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lackpink

908.9万浏览    38674参与
不如明天见面?

 疯了


朴女士你真的要把我惊呆了!


我宣布你是澳1了!


 疯了


朴女士你真的要把我惊呆了!


我宣布你是澳1了!

鮭欧欧欧

喜欢的人是你5

一整天下来金智秀都没来找金珍妮。一方面金老师还要上课备课,另一方面傲娇的小猫不想去主动找金智秀。


另一边的金智秀正在和姜涩琪轰轰烈烈的讨论如何转换目标追到金老师。


姜涩琪提议先试试金老师对金智秀的想法和感觉。

“金队,要不你假装还在追朴彩英,看看金老师有什么想法?这样也好知道金老师对你的态度。”


“哦莫?这是要利用彩英吗。”金智秀毕竟追了朴彩英两三个月,说突然放下也不可能。


“你就保持你之前的追朴彩英的那股劲儿不就好了,也不算利用啦。毕竟被金队你这样的帅气大美女追捧,咳咳...也不亏是吧?......

一整天下来金智秀都没来找金珍妮。一方面金老师还要上课备课,另一方面傲娇的小猫不想去主动找金智秀。

 

 

 

另一边的金智秀正在和姜涩琪轰轰烈烈的讨论如何转换目标追到金老师。

 

姜涩琪提议先试试金老师对金智秀的想法和感觉。

“金队,要不你假装还在追朴彩英,看看金老师有什么想法?这样也好知道金老师对你的态度。”

 

“哦莫?这是要利用彩英吗。”金智秀毕竟追了朴彩英两三个月,说突然放下也不可能。

 

“你就保持你之前的追朴彩英的那股劲儿不就好了,也不算利用啦。毕竟被金队你这样的帅气大美女追捧,咳咳...也不亏是吧?”姜涩琪扫视了一眼金智秀。

 

“......你说的有道理啊姜涩琪!可是珍妮......啊不金老师她让我每节课下课了去她哪儿呆着,我怎么在她面前假装还在追彩英啊。”

 

“你就balabalabala......然后balabalabala......”

 

两个人热火朝天地聊了一整天,以至于金智秀都忘记去金珍妮办公室。

 

 

 

直到放学金智秀要去篮球训练了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没找金老师。转念一想金老师居然没主动来拉走自己,金智秀的眼神默默黯淡了。

 

化悲伤为动力,金大队长拉着一旁悠哉的Lisa要求打一场比赛。

 

“快来操场,快来操场,咱们篮球队的金队长要和那个超帅的金发教练Lisa打比赛!”

 

“走走走,一起去看看。”

 

本来周围零零散散的围观群众变得多了起来。朴彩英也被裴珠泫拉着来看。

 

下了班的金珍妮耐不住性子,想来找金智秀问问今天怎么没来找自己。顺着人流和喊声来到了操场。

 

金智秀和Lisa一人带一队,双方打得不可开交,Lisa作为教练也没给金智秀放水。

 

在Lisa一队的队员们全都全力以赴,害怕拖了后腿La教练罚他们。

 

金智秀和姜涩琪两人默契的传球,投篮,扣杀,带动着整队的节奏。

 

“Lisa好帅啊!!!!金队长也好帅!!”

“Lisa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看见没有,刚刚Lisa跳起来投篮露出腹肌了,斯哈斯哈......”

“你们这些墙头草,金智秀!你是最帅的!!”

“我们金队也有腹肌,快看快看。”

 

 

“姜涩琪,你也很帅!”裴珠泫听着周围的呼喊声忍不住了,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莫?珠泫你喜欢姜涩琪同学吗?”朴彩英一脸疑惑的看着裴珠泫。

 

“彩英你个呆子,我和姜涩琪一个月前就在一起了啊,别人都看出来了,难道就你不知道?!”裴珠泫大方的承认,看着自己的情感白痴闺蜜无奈摇头。

 

“我......不太懂这些。”朴彩英呆呆的回答。

 

 

 

33:37

金智秀一队输给了Lisa一队

 

“这次打得不错,技术提高了不少,大家伙下次继续努力。”Lisa看着汗流浃背的篮球队队员们,拍了拍队长金智秀的肩膀说道。

 

“还是打不过La教练啊——”拿着裴珠泫递来的毛巾擦汗的姜涩琪嘶吼道。

 

队员A:“副队你这不废话吗,要是打得过,La教练那还能是咱们教练吗。”

 

队员B:“这次比赛队长和副队进球率很高呢。”

 

缓过来的姜涩琪眼尖的看到了操场边金老师的身影,捅了捅一旁坐着休息的金智秀,“喂,金智秀,金老师来找你了好像。”

 

“在哪儿?”

 

顺着姜涩琪的目光金智秀朝那里望去,金智秀对上了金珍妮的猫眼。

 

金智秀挥了挥手,站起身来刚想迈开步子走到金珍妮那里,身后却传来熟悉的蜜嗓,“智秀,喝口水吧。”

 

转过身来的金智秀习惯性的接住了朴彩英递来的水,打开瓶盖喝了几口。

 

“智秀今天篮球打的也不错,很帅。”朴彩英微笑的看着喝水的金智秀。

 

“嘿嘿是吗,谢谢彩英的水。”被夸的金队长害羞的挠了挠头。

 

 

 

金珍妮看着操场边亲密互动的两个人,忘记了来找金智秀的目的。


“好你个金智秀,迷妹这么多,金校长还让我看着点你,这我怎么管得住你!”愤愤不平的金珍妮嘟囔着离开了。

 

姜涩琪看着走远了的金珍妮,忍不住踹了一脚还在傻笑的金智秀。

 

“干嘛呀姜涩琪!疼死我了。”

 

捂着屁股的金智秀看向姜涩琪指的方向,原本金珍妮待着的地方空空的。

 

这才反应过来的金智秀想要追上去找金珍妮,却看到金珍妮的车从面前开走。透过车窗看见金珍妮老师严肃的板着脸。

 

那可怕的神情吓得金大队长一激灵,眼看着追不上了便回到姜涩琪身边说了说刚看见的画面。

 

“莫?金老师该不会是看见你和朴彩英接触这么亲昵吃醋生气了吧?有戏,有戏啊金智秀!”情感指导大师姜涩琪分析了一番。

 

金智秀:(///▽///)

 

 

 

 

 

 

 

 

 

 

 

 

 

 

 

 

 

 

.总攻.

偏偏孤倨引山洪.45.

失忆幼稚🐱×冷清长情🐰

🎶:Apologize

泡在醋坛子里的猫


“曾经是。”

崔恩静怔住。

jennie笑了一下:“有什么好震惊的吗?只是那是以前了。”

崔恩静一时消化不下这么庞大的信息量。

可你明明之前找人的时候,什么也没说。

崔恩静又看了看远处坐着沉默的金智秀,说:

“呃...那祝你们以后都能幸福。”

jennie笑了一下,崔恩静没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没用,只有jennie自己知道那是苦笑。

....

金智秀没有和同学寒暄的想法,来了十五个同学,有十四个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只有崔恩静。

她看向jennie所在的方向,崔恩静正贴着jennie...

失忆幼稚🐱×冷清长情🐰

🎶:Apologize

泡在醋坛子里的猫


“曾经是。”

崔恩静怔住。

jennie笑了一下:“有什么好震惊的吗?只是那是以前了。”

崔恩静一时消化不下这么庞大的信息量。

可你明明之前找人的时候,什么也没说。

崔恩静又看了看远处坐着沉默的金智秀,说:

“呃...那祝你们以后都能幸福。”

jennie笑了一下,崔恩静没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没用,只有jennie自己知道那是苦笑。

....

金智秀没有和同学寒暄的想法,来了十五个同学,有十四个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只有崔恩静。

她看向jennie所在的方向,崔恩静正贴着jennie的耳朵说着什么,jennie也在笑。

正常,jennie和她不一样,她长得好成绩也好,人缘自然也好,不是那种疯玩的打打闹闹的好,就是天生的招人喜欢,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同学都喜欢亲近她,有几个格外亲密的同学,其中就有崔恩静,她和崔恩静还互相吃过醋...但崔恩静并不知道她们的关系,这么想似乎有些多余,她们的关系谁也不知道。

还在说话,还有说有笑...

金智秀有点郁闷,掏出手机无聊的玩了起来。

jennie无意的看了一眼金智秀,看到金智秀在玩手机,对崔恩静说:“抱歉,我还有点事,先过去了。”

“去吧去吧。”崔恩静摆摆手,向另一位同学走去。

这包厢里面走动的人不少,皮鞋、靴子、高跟鞋等等,走路的声音也各异,可金智秀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来自自己身后的一道脚步声,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慢一点。

间质性放轻呼吸,侧耳去听。

是jennie吗?她撩完了?

肩上被搭上了一只手,轻轻的按了一下,一个身影在旁边落座,金智秀脑筋急转弯,还没想好用什么表情面对对方,好不容易调整出一个不过分亲近的笑容,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陡然隐去。

她身旁坐的不是jennie!

金智秀扭头看过去,看到了站在她身后几步的jennie。

“...”

她都快走过去了,突然来了个同学横叉一杆子,占了她位置不说,还拍了金智秀肩膀?....

金智秀冷冷的看着这个不认识的同学。

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动作上的越矩,还是因为心里的期待落空。

对方被她的眼神吓住,差点以为哪里得罪了对方,讪讪道:“不好意思。”

平心而论,搭肩膀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只是金智秀不习惯被别人触碰而已,何况对方是个女同学。

金智秀压下心里的郁闷,收起冷脸,挤出一丝温和的笑容:“没事也是太突然被吓到了。”

同学说:“不好意思,我是有点激动。”

金智秀疑惑:“嗯?激动?”

同学说:“我也是做游戏美术的,以前听说过你的名字了,只是不太敢确定。”

金智秀:“??”

她没在微博露过脸的..

同学猜出了金智秀的疑问:“我对你右手手指那颗痣印象怪深的,然后看到了你微博发的画画视频,右手食指的那颗痣让我确定是你!”

说着同学还激动的抓住金智秀的手,给金智秀指认:“你看...”

话没说完,一只手已经从天而降,把手搭在了两个人得手上,jennie浑身笼罩着低气压,脸一脸黑线。

那同学看了看两人,想到两个人是一起来的,脚底抹油似的跑了。

jennie坐到那个同学坐的位置上,拍了拍金智秀的肩膀,又拍了拍金智秀的手说:

“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出口的话酸不溜丢的,醋味能传出十里远。

她顿了顿,为自己的反常打了个圆场。

“本来就是因为我才来的同学聚会,我是觉得你被别人打扰的不开心了,我心里不舒服..”

金智秀嗯了一声,心里的郁闷散开。


小猫吃醋就是不讲道理。


jennie看着金智秀平静的模样,没话找话道:“刚刚那个同学...你粉丝?”

jennie知道那个同学的名字,但是不想叫出名字来。

她希望金智秀下一秒就就忘记那个同学。

金智秀一脸无辜的说:“不算吧,我不知道。”

jennie忍了忍,没忍住:“你很惹人喜欢。”

金智秀:“....??”

金智秀看着jennie,眉头微皱,生气的猫?

眼神里透露着莫名其妙,还有一丝好笑。

到底是谁招人喜欢呢?

哦金智秀忘了。

小猫吃起醋来是不讲道理的。






...抱歉啊想看甜的目前就只能以回忆的形式来。

写回忆就会耽搁主线故事...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会两天一更或者三天一更...一周一更也有可能...抱歉抱歉!!!


玻璃海苔

初见岳父

自从Lisa和朴彩英同居以后,按照虞静的话来说朴彩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几斤肉,朴彩英只好开始控制自己的饭量


这不,虞静推开办公室就是一股浓浓的饭香味,Lisa和朴彩英正坐在沙发上吃饭,看见虞静进来lisa往朴彩英那边坐了坐“你吃饭没,一起呗”


“不用不用,你们吃”虞静坐在了一个单独的凳子上“彩英,朴总明天要回来了”


“他回来干嘛?不陪她老婆?”朴彩英一下子严肃起来,把筷子放下,这朴老头现在知道他还有个女儿了?


感觉到朴彩英情绪的Lisa,撇头看着朴彩英“怎么了?”


朴彩英看了看虞静,虞静很识趣的走开了“我爸要回来了”


“你爸...




自从Lisa和朴彩英同居以后,按照虞静的话来说朴彩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几斤肉,朴彩英只好开始控制自己的饭量



这不,虞静推开办公室就是一股浓浓的饭香味,Lisa和朴彩英正坐在沙发上吃饭,看见虞静进来lisa往朴彩英那边坐了坐“你吃饭没,一起呗”



“不用不用,你们吃”虞静坐在了一个单独的凳子上“彩英,朴总明天要回来了”



“他回来干嘛?不陪她老婆?”朴彩英一下子严肃起来,把筷子放下,这朴老头现在知道他还有个女儿了?



感觉到朴彩英情绪的Lisa,撇头看着朴彩英“怎么了?”



朴彩英看了看虞静,虞静很识趣的走开了“我爸要回来了”


“你爸?”


“我们这几天住另外一套房,先避避他”


“欧,等一下!另一套?你到底有几套房”


朴彩英思考了一会“不多啊,就三套”


“就…三套………?”有钱人的世界Lisa不懂,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一下班朴彩英便载着Lisa去了公寓,靠近市区,晚上显得有些嘈杂,房子不大是两个人刚刚好,虽然这里很久没有住人但朴彩英每周都会请人来打扫所以收拾的很干净



从Lisa进门朴彩英就一直在关注她,好像一直在找什么似的“Lisa,你在找什么?”



lisa痴痴地看着朴彩英“就一间卧室?”



朴彩英一脸理所当然“不然呢,公寓能有多大?”朴彩英看着有些别扭的Lisa“你不愿意?”



“没有啊”Lisa放下包“你不回家叔叔真的不生气吗?”



朴彩英冷笑“谁知道他回来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他回来准没好事”



其实朴彩英说的没错,上上次他回来就把朴彩英骂了一顿原因是朴爸觉得朴彩英没有管理好公司,带头和员工有说有笑,其实当时是因为午休时间正常的谈笑。上一次就是说朴彩英也不小了还不谈恋爱之类的话,导致朴彩英更厌烦朴爸了




“那,你妈妈回来吗?”



“我妈?她不是我妈,我妈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



听到这儿的Lisa才知道原来朴彩英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和她说,一直一个人憋在心里,说完Lisa上前环抱住朴彩英“对不起”



朴彩英双手捧住Lisa的脸“你干嘛对我说对不起,错的不是你”




第二天朴彩英本来说和Lisa一起去上班,但是Lisa想着万一朴爸在公司岂不是很尴尬,于是拒绝的朴彩英的想法,自己坐地铁到达了公司,一到公司门口Lisa就看见许多穿着黑色西装墨镜的人站在公司门口,一个个都看上去不好惹



Lisa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您好,请出示证件”



Lisa哪敢问什么,吓得手都有些抖翻着包里的工牌,但她好像忘在朴宅了“呃…我没有带,但…但我是朴总的助理”



那男人盯着Lisa“朴总的助理不是个男的吗?如果您不是公司员工请您离开”



说完站在Lisa两边的保镖就要靠过来“等一下!我是朴彩英的助理”她看到那几人不相信“我发誓”



“你是大小姐的助理?”



“嗯!”Lisa疯狂点头,但那几人还是不信,Lisa只好打电话给了朴彩英



“喂?”想起那头的人声音有些冷淡,看样子应该又被骂了


Lisa小心翼翼地开口“彩…朴总,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


“呃…门口这个人不让我进去,我…”


“我马上下来”



朴彩英打完电话边看向一边的朴父“我下去一趟”



朴父撇了朴彩英一眼“我在给你讲话朴彩英!你去干嘛?”



朴彩英努力压住她心中的怒火,没和他吵起来“你的人在楼下不让我的人进来,你说呢?”朴彩英没有理会朴父一个人下了楼



Lisa看见朴彩英从里面出来,门外的保镖恭恭敬敬地和朴彩英打招呼,完全没有刚刚赶Lisa的气势



“大小姐好”朴彩英微微点头



“进来啊,愣在那干吗?”



最后Lisa还是被朴彩英拉进去的,一路上Lisa都跟在朴彩英后面不敢说话,刚要进门Lisa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出来,Lisa随即拉住朴彩英的手“等…等一下”



朴彩英转头过来看着Lisa“怎么了?”



“大朴总在里面?”



“嗯”



Lisa听闻赶紧甩开朴彩英的手“那…那我去虞静那儿,我…我有点害怕,我还从来没见过朴总”



朴彩英勾嘴笑道“你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



“不是,欸!欸…”Lisa被朴彩英强行拉入了办公室,里面的几人先看了朴彩英一眼便一直盯着Lisa看



“Lisa?”其中一个男人开口












Aurora杨欲

God damn④

可怜忠犬雇佣兵🍐×古灵精怪大小姐🌹


      夏威夷很热,Lisa换了身工装马甲,里面一件短上衣,下身则还是短裤加军靴。


      这么一个看起来美丽无公害的真人娃娃,指节上的蒂芙尼戒指藏着毒针,手枪别在后腰处被马甲盖住,军靴内测放着淬毒匕首,马甲口袋里装着指虎。


      她是一条黑曼巴蛇,神秘美丽又危险。......


可怜忠犬雇佣兵🍐×古灵精怪大小姐🌹




      夏威夷很热,Lisa换了身工装马甲,里面一件短上衣,下身则还是短裤加军靴。


      这么一个看起来美丽无公害的真人娃娃,指节上的蒂芙尼戒指藏着毒针,手枪别在后腰处被马甲盖住,军靴内测放着淬毒匕首,马甲口袋里装着指虎。


      她是一条黑曼巴蛇,神秘美丽又危险。


      维西便宜地笑着牵上朴彩英的手,朴彩英愣了一瞬又不自在地和他十指相扣。Lisa就在后面跟着走,莫名的不爽上来,她翻了个白眼带上墨镜,拿着对讲机指挥小队排查去了。


      三人出发去海边别墅。


      走到半路,大小姐心血来潮要去逛商场。


      “不行,商场人流复杂,我无法保护好彩……Rosie小姐的安全。”


      “让你去就去,一个打工的哪那么多废话?”维西嘬了口雪茄,神色轻佻地看着Lisa转过来的侧脸。


      朴彩英在心里骂了维西一万多遍,但她还是换了副笑脸看向Lisa,“去吧Lili,我会很小心的。”


      “我需要十几分钟。”Lisa示意司机往商场开,自己则摸出后腰的枪支进行检查。


      维西有些不悦,这个Lisa处处透露着“老娘最牛比”的气息,大长腿十头身又偏偏动不得。


      他一手扶着Lisa的车座,把头凑近Lisa,“小爷没时间陪你玩007,别借着什么名义偷懒啊,小走狗。”


      Lisa微微挑眉,小走狗?


      维西说话的声音很小,朴彩英歪着头想听些什么却听不到,她只能看着维西的嘴型,但下一秒枪口便抵在了他的下颌。


      “路过个掏粪车您都得拿勺子尝尝咸淡?保护Rosie小姐是我的本职工作,你质疑我就是在质疑教会懂吗?”


      “把……把枪拿下去!”


      “你可没资格命令我,我脾气可不好,再激我我可就开枪啦。”


      “疯女人!走狗!”


      Lisa神色一凛,大拇指扣下保险,使劲把枪抵在维西的下巴,“你到底有什么资本在这跟我狗叫啊维西先生。”


      维西一笑,“我没有,但我女朋友有,是吧baby Rosie?”


      朴彩英一阵犯恶心,“都闭嘴,很吵。”


      进了商场,那么多的人来回晃荡像沙丁鱼罐头似的,Lisa警惕地紧紧贴着朴彩英,冷眼看着四周的人。


      朴彩英连价格签都不看,看到心仪的包包就直接让人包起来,转身去下一家,临走时还不忘对柜台说一声:“这位先生付款。”,留下脸都绿了的维西刷卡。


      “喂,哪位?”


     Fredo震惊地张了张嘴,这丫头连父亲的手机号都不存?


      “不说话?有病。”朴彩英直接把手机扔进Lisa怀里。


      Lisa有些无语,自己一个堂堂中尉,被一个黄毛小子几番侮辱不说,还要当朴彩英的保姆?


      所以她接Fredo电话时也没什么好语气。


      “教父。”


      “你们这一个两个吃了C4了?”


      “没有。”


      “让Rosie晚上替我去参加个慈善晚宴,等会Adam会把地址发你。”


      “好的C4……不是,好的教父。”Lisa挂了电话,一把推开朴彩英身边像个寄生虫一样的维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Rosie小姐,教父让您晚上去参加晚宴。”


      “知道了,真是麻烦。”朴彩英顶了顶腮,进了试衣间。


      Lisa推了推墨镜,抱着膀站在试衣间门口环视四周,冷眼盯着心不在焉和别人聊天的维西。


      狗男人,迟早把你阉了。




附赠一张学校的天空。(苹果的像素真的顶)

(今天没上学只是头疼耳鸣请一天假啦,更三篇怎么样?

苦瑶

戒指

——你送我的戒指  我代言了


照片上的自己  好像跟自己很不同  


她优雅  成熟  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质  而自己呢……金智秀划开后台页面  把那张代言卡地亚的照片划下去  然后  点开了电话本


置顶的黑色爱心是她思念的人  

🖤Jen


我们有多久没说话了呢  我又多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呢?  如果给你...

——你送我的戒指  我代言了





照片上的自己  好像跟自己很不同  



她优雅  成熟  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质  而自己呢……金智秀划开后台页面  把那张代言卡地亚的照片划下去  然后  点开了电话本



置顶的黑色爱心是她思念的人  

🖤Jen



我们有多久没说话了呢  我又多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呢?  如果给你打  你会接听么?



无助的食指在屏幕通话键上方伸出又收回  仿佛隔了一层屏障



“果然还是没有勇气”  



电话本被划开  切换到隐私空间(假设有!)壁纸是金智秀和金珍妮的照片  演唱会上  她毫无顾忌的去亲吻躺在腿上的金珍妮那张



金智秀很喜欢  因为她  好像从没在自己的眼睛里看过那样的神色  她为金珍妮沦陷了



闲出的手指碰碰中指上的戒指  微凉激到皮肤  一股颤栗  金智秀把手抬起来  拿到嘴边  轻轻用唇吻了一下



你说过不让我摘下来的  所以我永远都不会摘下来



我听话吧……



电话按开了免提键  就那么被放在桌子上  金智秀手紧紧摩擦着戒指  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1秒  2秒……7秒 8秒    接通了



“喂?智秀么?”



久违的声音!  金智秀用舌润了下嘴唇



“珍妮  内个  你看了最近的Ins么?内个戒指  我代言了……”



“看到了  恭喜”



“谢谢”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金智秀的嘴张张合合  想说些什么打破这僵硬  却发不出声来



短暂的沉默过后  手机那头回话了



“那我……我送你的那枚戒指……还在么?”



“在呢  没有弄丢”  



金珍妮那头有杂音  她好像不在家里  反而像是在大街上  有鸣笛的声音



“你这么晚了  没有在家么?”  手上的戒指已经被扒下来攥在手心里了  仿佛是她力量的来源



“我在等人开门”



“谁?”



“你猜呢?”



猜?  在楞空了2秒后  金智秀立马重新戴上戒指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  门把手扭动  门外是她思念的人



金珍妮脸颊微红  手握成拳头缩进衣袖里  另一只手抓着头上的线帽  怕被外面的大风吹掉  金珍妮看着她  正要开口说话  便被金智秀的手拽进屋里来



“怎么大晚上来了  夜晚很冷的”  金智秀脱去金珍妮的线帽  头发由于静电的原因四散开来  也许是习惯养成  金智秀用手在金珍妮的脑袋上一下一下抚着



几秒钟的事情  金智秀才反应过来  抚到一半的手灰溜溜的拿下来



“对不起  我忘记了  你不喜欢别人的碰触的”



“是你的话没关系”



金珍妮冲她一笑  转身坐到了沙发上面  



明明还有自己的痕迹  沙发的靠垫  门厅的摆设  屋里点燃的香薰味道  还是她手上依旧戴着的戒指  金珍妮看着这一切一切  相信自己这次定是赌对了



金智秀还是爱着她的 



“喝杯热饮”  金智秀端了杯果汁过来  放到金珍妮前面的桌子上  



“拍的很不错呢  我是特意来恭喜你的”  



“那也不用大晚上过来吧……多危  不对!”  



对方的身体  对方的性情  明明比自己都还要了解了  金珍妮身上的寒气散去  金智秀立刻察觉出金珍妮的异样



“你喝酒了?”



“被你发现了呢  果然每次都会被你知道”



金珍妮依旧对着金智秀笑着  日思夜想的人就冲着自己笑呢!  金智秀往前挪动身体  双手往前按在沙发上  



“你是傻瓜么?喝了酒还在外面乱走  出事了怎……”



“欧尼~”  软软的一声欧尼  打乱了金智秀要继续训斥的话语  



金珍妮伸出双手拽住金智秀的手往后倒  躺在沙发上看向在自己身上的金智秀



“欧尼还爱我的对吧  我们和好吧”



“我……”



金珍妮见此  抬起头就对上了金智秀  金智秀本以为接下来面临的是金珍妮软软甜甜的吻  可金珍妮偏不正常出牌  对准金智秀的耳垂  用她的小虎牙  轻轻咬了上去



“很痛!jendeuk!”  下意识说出口



“你看啊  你都叫我jendeuk了  ”



金珍妮离开金智秀的周围  重新躺在沙发上  动手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  诱人的锁骨暴露出来



“所以  欧尼  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唇瓣  真的不想尝一尝么?”



“尝!当然要尝”










骇人恶🐛
相见就有好大的力量

相见就有好大的力量

相见就有好大的力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