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eaking bad

8066浏览    244参与
adamlambert③胖

👓 Walter White & Jesse Pinkman ✨


自学练习画一张绝命毒师里的场景

👓 Walter White & Jesse Pinkman ✨


自学练习画一张绝命毒师里的场景

Viora
随便发个半成品脑袋证明我还活着...

随便发个半成品脑袋证明我还活着。大晚上拍的,av 画质完美。。。@manmade_yellow 老白好👍小粉好可爱我死了(虐爆我)

随便发个半成品脑袋证明我还活着。大晚上拍的,av 画质完美。。。@manmade_yellow 老白好👍小粉好可爱我死了(虐爆我)

鳄鱼紧张

会有人用这个情头吗 绝命毒师breakingbad

会有人用这个情头吗 绝命毒师breakingbad

adamlambert③胖

🖤 J E S S E    P I N K M A N  🖤


继续自学练习

🖤 J E S S E    P I N K M A N  🖤


继续自学练习

Alkaid

【授权翻译】Clean(Walt/Jesse,NC-17)

*

看文点我

随缘放一下老福特(激寒双关)

大力推荐原文!好病好带感,我翻不出一半内味儿

希望2020了还能有更多白那个粉看

*

看文点我

随缘放一下老福特(激寒双关)

大力推荐原文!好病好带感,我翻不出一半内味儿

希望2020了还能有更多白那个粉看

六神喝露水
A guy opens his...

A guy opens his door and get shot. No. I am the one who knocks. 

A guy opens his door and get shot. No. I am the one who knocks. 

大白的可爱小白

Farewell

Jesse Pinkman在与父母闹翻之后彻底搬到了姨妈Michelle家。


Michelle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甚至能感觉到癌细胞全部侵占了她身体领地。她是极爱面子也极爱美的女人。她看不得自己病恹恹的疲态,每天都要挣扎着化妆遮掩。


Michelle没用粉底——死人样的脸色也用不着,倒省下几个铜子。她哆哆嗦嗦好大半天抠开眼影盘,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盘中其他颜色几乎没怎么动,唯独粉色和金色的小方格见了底。刷子已经蘸不着粉末了,Michelle气急,奋力将刷子掷到地上。只制造了轻微的响声。

她闷着一口气,似乎要通过剧烈咳嗽才能释放,不受控制地颤抖,胳膊乱舞着,扫落了梳妆台许...

Jesse Pinkman在与父母闹翻之后彻底搬到了姨妈Michelle家。


Michelle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甚至能感觉到癌细胞全部侵占了她身体领地。她是极爱面子也极爱美的女人。她看不得自己病恹恹的疲态,每天都要挣扎着化妆遮掩。


Michelle没用粉底——死人样的脸色也用不着,倒省下几个铜子。她哆哆嗦嗦好大半天抠开眼影盘,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盘中其他颜色几乎没怎么动,唯独粉色和金色的小方格见了底。刷子已经蘸不着粉末了,Michelle气急,奋力将刷子掷到地上。只制造了轻微的响声。

她闷着一口气,似乎要通过剧烈咳嗽才能释放,不受控制地颤抖,胳膊乱舞着,扫落了梳妆台许多药瓶。


Jesse听到响动匆匆上楼,哐啷一下撞门进来,冲过去抱住姨妈。“That's OK.That's OK. "他语气很轻,像哄吃东西噎住的孩子一样,轻抚Michelle后背助她顺气。他摸到一动一动的肋骨。

她倚靠Jesse身上,脸转过去,干干地淌眼泪。


“今天我来给你化妆好不好?从女朋友那儿学来的,保证专业。”Jesse故意轻浮地说,意图搅动压抑的空气。

“你个死小子,咳咳”,Michelle声音小了一些,“哪来的什么女朋友……”

“您是不知道我有多讨女孩欢心,一群围着我打转,赶都赶不走,像蜜蜂一样嗡嗡乱叫。他妈的可太烦人啦!”Jesse夸张地说,想逗姨妈开心。

Michelle配合着干笑一下,又引出两声咳嗽。她由着侄子轻松地把她抱起来重新安放到床上,掖好被子,然后缓缓而郑重地吻了她额头。她听话地阖上倦怠的眼皮。


Jesse从一片狼藉中翻捡出眼影盘和腮红,用指甲抠索粉色方格边缘残余的眼影末,洒在姨妈的眼皮。然后用小指肚轻轻按压、抹匀。又用同样的方法在眼尾加涂了一些金色亮片。扑上的腮红好歹使苍白的面颊恢复了些生气,哪怕是假的。

Jesse看着自己的“杰作”,觉得少点什么却看不出来,掉过头来回扫视梳妆台上下,希望能够得到线索。


“口红。”Michelle吐出口气儿。

“什么?”Jesse耳朵俯贴下去。

“口红。”Michelle气息更微弱了。

“口红!口红!”Jesse 忽然慌乱,语速很快地不断重复着,似乎一闭嘴,这个词就会溜走。

“口红!口红!”


他在过期的时尚杂志、消遣的闲书、光盘碟和瓶装盒装袋装药物的海洋里翻找,像饿极了的狗在垃圾堆扒拉剩饭。

乒乒乓乓,哗哗啦啦。


Michelle听见从遥远地方传来的声音,飘渺地聚集又离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召唤,她该走了。

她很平静,甚至觉出即将解脱于病痛的轻松,只是放不下那个孩子气的大男孩。


喑哑的抽噎刺进Michelle尖锐的大笑里,“哈哈哈哈哈——”,他吸了口长气,骄傲地邀功,“Michelle我找到啦!”

他连滚带爬,踩着一堆有用无用的破烂扑到床边。一只手臂环住Michelle,让她的头枕在胳膊上;另一只打着哆嗦,旋开口红,在她嘴唇上点着。

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Jesse用胳膊使劲一抹,很响地吸溜了鼻子。他狠狠地咬着嘴唇,把呜咽的声音吞下去。

“I bet you will definitely like it.You just look gorgeous,beuaty.”

“Sure I am. ”Michelle丧失了睁眼的力气,言语模糊。


“嗨,我给你唱小时候你哄我入睡的摇篮曲好不好?”

Jesse 搂着姨妈,脸贴着她头发脱落大半的冰凉头皮,不成音调地哼哼。

“睡吧,睡吧,做个香甜的梦……”


Michelle呼吸渐弱,身体不再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是几个钟头,终于,她去了。嘴角含着隐约的微笑。


Jesse恍然不觉,两句词翻来覆去地哼着,抱着姨妈轻轻摇晃,像小时候她哄着自己一样。

他要有耐心,要等她睡熟。


Jesse的心随着姨妈的体温一点点凉下去。

他大张着嘴,却叫不出声。

他想哭泣,却没有眼泪。

他一拳一拳捶向胸口泄愤,要把内脏震碎。终于,他如愿以偿地吐了口血沫,颓然地瘫软下去。


心被剜走一块,空白的缺口滴着血。




ps:追剧很心疼小粉,觉得他和姨妈很亲。emmm没注意有没有提到姨妈的名字所以自己编了个,大家见谅唔(๑• . •๑)

adamlambert③胖

🖤H E I S E N B E R G🖤


点画✍🏻

🖤H E I S E N B E R G🖤



点画✍🏻

反射狐๛ก(ー̀ωー́ก) 
It’ over Hey,re...

It’ over

Hey,remember!

there’s still the

kid

It’ over

Hey,remember!

there’s still the

ki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