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47.2万浏览    74927参与
病人爱德华

【国旻】上山寻你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唯有羁绊,不愿割舍。                                  ...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唯有羁绊,不愿割舍。                                  

                               ——《夏目友人帐》

 

 道士果x狐妖旻

  前世梗 HE

(暗藏南硕)


脑洞来自@种籽 老师的,谢谢老师授权!


新手小白,拖延症晚期,小学生文笔,还望多多指教!




孤寡老人又弧又鸽

[正泰]一辆软软的高速车

贼软的小老虎x有点想法的兔崽子(h!)

——

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流下来,淌在地面上。田柾国无奈的揉揉青年软蓬蓬的脑袋。


“……哥?”


半晌,金泰亨带着鼻音挤出一声轻哼,这便算作回应了。


田柾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看到这个傻傻的小老虎睡在浴缸里。


他看到金泰亨趴在边缘,嚼了嚼牙,把自己团起来埋在浴缸的一角里,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自己不在家,这个27岁的小孩子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伸出手把人环抱起来,看着金泰亨眯了眯眼,转头缩在自己怀里,田柾国突然心中一怔。


他探下头去,悄悄贴在青年的耳旁,小声念叨两句:“哥,醒醒。”


……依旧睡的很香。


等把人塞到床上...

贼软的小老虎x有点想法的兔崽子(h!)

——

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流下来,淌在地面上。田柾国无奈的揉揉青年软蓬蓬的脑袋。


“……哥?”


半晌,金泰亨带着鼻音挤出一声轻哼,这便算作回应了。


田柾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看到这个傻傻的小老虎睡在浴缸里。


他看到金泰亨趴在边缘,嚼了嚼牙,把自己团起来埋在浴缸的一角里,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自己不在家,这个27岁的小孩子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伸出手把人环抱起来,看着金泰亨眯了眯眼,转头缩在自己怀里,田柾国突然心中一怔。


他探下头去,悄悄贴在青年的耳旁,小声念叨两句:“哥,醒醒。”


……依旧睡的很香。


等把人塞到床上,田柾国盯着金泰亨的发旋看了很久,最后长叹一口气,转身想要快点离开床边。


“……嗯?囧菇。”金泰亨迷茫的睁开眼,伸出手把人衣角拽住。


刚盖上的被子顺着滑了大半,把人的小半块肩漏出来,金泰亨打了个哈欠,抬起头迷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田柾国。


没有理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哥,我还没洗澡。”田柾国把人摁在枕头上,探了探身下人的颈肉,到底是有些无奈。


显然,金泰亨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反手环上田柾国的颈肩:“内,洗什么……?”


田柾国噎了一口气,他就不该给这个小虎崽留活路。

↓↓↓↓

[删减部分传送] 


——————


等第二的天亮起来,金泰亨忍着把人从床上踹下去的想法,冷冷的盯着田柾国。半晌,他咬着牙说到:“你高兴了?”


“——高兴。”对面人笑着露了一口的白牙,把高兴写在了脸上。


“高兴是吧?那你他妈给·我·出·去·啊!”


金泰亨红着耳尖,一手推开还贴在自己身上的田柾国,感受到某些不太正常的粘/稠感,他算是彻底炸毛了。


“……你以后别想再进我房间。”

//

我失眠了,就……嗯,不要慌。

虽然很短,但是我怂🌝🌝

Aлиза
初次涉足厚涂 画画好难 告辞

初次涉足厚涂

画画好难

告辞

初次涉足厚涂

画画好难

告辞

孤寡老人又弧又鸽
我馋他,我下贱。 啊,心空……...

我馋他,我下贱。

啊,心空……!

我馋他,我下贱。

啊,心空……!

孤寡老人又弧又鸽
他们值得拥有彼此。 —— “内...

他们值得拥有彼此。

——

“内……哥,嫁给我吧。”

“我心动了。”

他们值得拥有彼此。

——

“内……哥,嫁给我吧。”

“我心动了。”

JINKOOK

鱼+稿

后两张是稿勿拿勿用

首张随意拿图红心蓝手小窗找我要无水印原图

鱼+稿

后两张是稿勿拿勿用

首张随意拿图红心蓝手小窗找我要无水印原图

包头市市民

你是我最爱的橘子汽水

你是我最爱的橘子汽水


*国旻


*ABO设定


*橘子汽水国

*茉莉味旻


“2020年年度演艺人鹿死谁手呢!!恭喜……朴智旻!”


主持人在舞台上讲着振奋人心的话语,突然被提名年度演艺人的朴智旻并不激动和高兴,反而是一脸从容不迫


礼貌性的对前辈鞠躬问好握手,然后整理衣服走上了舞台,接过奖杯,欲想说些话,就对上了下面一排在前面的田柾国


田柾国死死的盯着舞台上的朴智旻,乐开了花,对上视线更是激动的鼓掌,朴智旻移开视线


“谢谢粉丝”


简单的四个字,说完就下了台,顿时让主持人和其他艺人堂皇不已,全场大多数都是BETA,并不知道朴智旻已经脸色稍红,茉...

你是我最爱的橘子汽水


*国旻


*ABO设定


*橘子汽水国

*茉莉味旻



“2020年年度演艺人鹿死谁手呢!!恭喜……朴智旻!”


主持人在舞台上讲着振奋人心的话语,突然被提名年度演艺人的朴智旻并不激动和高兴,反而是一脸从容不迫


礼貌性的对前辈鞠躬问好握手,然后整理衣服走上了舞台,接过奖杯,欲想说些话,就对上了下面一排在前面的田柾国


田柾国死死的盯着舞台上的朴智旻,乐开了花,对上视线更是激动的鼓掌,朴智旻移开视线


“谢谢粉丝”


简单的四个字,说完就下了台,顿时让主持人和其他艺人堂皇不已,全场大多数都是BETA,并不知道朴智旻已经脸色稍红,茉莉的味道逐渐强烈


就像是发情的味道


朴智旻冒着细汗,作为alpha的田柾国当然是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茉莉味,也稍微有点反应


但是他也得忍,因为在朴智旻眼里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beta


朴智旻短暂的台词和速度下台更是引起粉丝的猜疑,下一秒就看见田柾国跟着朴智旻走进了后台


粉丝们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新世界,疯狂大叫,大叫原因让在场其他艺人粉丝更是疑惑


“泰亨,把抑制剂拿过来”


飞速跑进休息室的朴智旻,看到旁边的新经纪人,像是看到救命恩人一样的,让金泰亨赶紧行动


金泰亨微微一懵,朴智旻对上金泰亨的视线,看着他心虚的神情,便猜到了是什么原因


“你不知道我是O?”


金泰亨尴尬点头,本来快要晕过去的朴智旻更加头晕眼花,无奈摇头,解开领带坐在沙发上,深呼吸


“对不起智旻,我不知道你是O,没有充分准备是我的错”


马上认错的金泰亨让朴智旻也于心不忍训他,闭上眼睛挥手让金泰亨赶紧离开


朴智旻身体越来越热,下身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急需一个人来安慰他自己,头晕脑胀,很想跳进冰水里待上几个小时


是朴智旻现在想法


远处仿佛有一个人在叫朴智旻的名字,但是朴智旻已经撑不住了,迷糊面前人的样子,只有一身黑色西装,和一句JIMIN xi


橘子味飘进朴智旻的鼻子,带着一股汽水的二氧化碳,少年站在朴智旻面前,但是却看不清脸


想要扒开你的头发看清楚你的样子,你却消失不见,突然的不安让朴智旻马上慌了神


又出现在不远处少年对朴智旻笑着,笑的是那么开心


少年向朴智旻扔了一瓶橘子味的汽水,手上冰凉的温度让朴智旻有些安心,面前很熟悉的样子是谁,朴智旻想不起来,但是这橘子汽水让朴智旻很熟悉


“哥,你身上的味道很香啊,是茉莉吧”少年凑近朴智旻,在朴智旻脖颈吸鼻子,呼吸洒在朴智旻的脖颈,让朴智旻突然红了脸


“突然靠这么近,柾国”


少年一愣,朴智旻脱口而出的是田柾国的名字,朴智旻也一样对田柾国这三个字的脱口而出感到惊讶


少年回神,对朴智旻微笑


“哥……”


面前突然变得昏黑,朴智旻突然睁眼,橘子汽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左顾右盼已经没有人影,只有床头柜上的一瓶橘子汽水


马上下床拿起橘子汽水,跑到了客厅,也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就只留下了让朴智旻安心的味道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沮丧的朴智旻看着手里的橘子汽水,马上拧开就喝了一大口,二氧化碳在他的喉咙处挣脱开来,打了一个响嗝,橘子汽水的味道才在朴智旻嘴里弥漫开来


“智旻哥?”


熟悉的味道又重新在朴智旻身边蔓延,听到熟悉声音的朴智旻更是马上转头看向田柾国


一样是睡衣的田柾国,头发翘起,迷糊的样子是刚起床的样子,朴智旻突然眼眶染上了泪水,情绪在一瞬间爆发


“柾国,你是beta对吧,不是alpha对吧”


看见快要哭泣的朴智旻,田柾国顿时清醒,连忙解释


“我是beta,怎么了”


朴智旻本来还在期待的神情,又消失殆尽,如果你是alpha,会不会是他呢


“柾国啊,我的爱人,他是橘子汽水的alpha,只可惜你不是他”


朴智旻的眼泪没有掉下来,反而是温柔的笑了,握在手里的橘子汽水更加用力


田柾国并没有为自己解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明明……没有在一起


终于回来了,我的茉莉花



市民: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希堡细胞

《博弈》01/伪骨科/黑道/家族/OOC/HE

   金泰亨回到山庄时已经是深夜,仆人为他倒上了一杯红酒,这瓶红酒是上个月金南俊特地从德国带过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正当他想喝完红酒早些休息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破了原有的清静。


  “成姨,这么晚了,您怎么得空给我打电话了?”他笑着寒暄。


  三秒后,金泰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握紧了电话,在眼中沸腾的是危险的杀气,额头上的青筋突起,缓过一阵后,他冷静了下来。


  “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回去。”但声音还是抖的。...



   金泰亨回到山庄时已经是深夜,仆人为他倒上了一杯红酒,这瓶红酒是上个月金南俊特地从德国带过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正当他想喝完红酒早些休息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破了原有的清静。

 

  “成姨,这么晚了,您怎么得空给我打电话了?”他笑着寒暄。

 

  三秒后,金泰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握紧了电话,在眼中沸腾的是危险的杀气,额头上的青筋突起,缓过一阵后,他冷静了下来。

 

  “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回去。”但声音还是抖的。

 

  山庄的夜晚无比宁静,苍凉的月色映照在山庄的内湖里,金泰亨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昂贵的藏蓝色睡袍衬得他的脖颈更加白皙,精致得让人不敢靠近的一张冰山脸上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冷酷,高脚杯里的深红活似人血,那就是原原本本的他,精致的内里其实是一个血色的世界,他金泰亨是喝着人血熬过来的魔鬼。

 

  他打开床头柜,里头有一把随时上着膛的手枪,他拿出来细细打量了一番,深不可测的双眸望着窗外的月亮,他明白,局势又出现了倒戈,而如今,正是需要自己重新出山的时候。

 

 

  爆炸事件发生之后,成慧贞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合眼,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金家的担子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不到绝境她也不想找金泰亨求救,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如果金泰亨出手,事情也许会变得走向极端,但有极大胜算,如今各方势力看到金家的局势,纷纷卸磨杀驴,她实在是没办法。

 

  “你会体谅我的对吗?”成慧贞美丽的脸上只布满了疲惫,她看着病床上闭着眼睛戴着呼吸机的男人,只觉得更加心慌。

 

  她不知是何时睡着的,当再次醒来时她觉得病房内的温度升高了不少,身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条毯子,她依稀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前站着,她起身的动静让那男人转过身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金泰亨,两年未见,他看起来又成熟了不少。

 

  “泰亨..”

 

  “你醒了,这里我来照顾,你先回家继续休息吧。”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成慧贞有点不好意思地整理毛躁了的乱发,将毯子折叠整齐放在了一旁。

 

  “今天早上坐第一班飞机回来的。”

 

  “那..”

 

  “放心,没坐专机,直接就来医院了,没人知道。”还未等成慧贞开口,金泰亨的一句话让她安心。

 

  “对不起..”成慧贞站起身,她的声音小小的。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回来就是彻查这件事,让他们也得到报应。”金泰亨向她走近了点,那个向来高贵冷艳的女人这一刻竟多了一份小女人的柔弱。

 

  “泰亨,你大哥也肯定希望你不要做太过分的事情,你应该明白的。”她有些心虚。

 

  金泰亨没说话,他的眼神写满了无情,也有一些不解,他侧身看向还在昏迷中的金硕珍,成慧贞能看出他的复仇之心,这种复仇之心会让事情变得更乱。

 

  “是他们太过分,事到如今,竟想要了大哥的性命。”金泰亨的语气越来越低沉。

 

  “我倒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成慧贞淡淡地说道。

 

  “怎么讲?”

 

  “想害硕珍的人想必跟金家早就结下梁子了,但那天发生的爆炸,硕珍根本就不在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想要你大哥的性命,只是为了让金家元气大伤罢了。”成慧贞有条有理地分析,到让金泰亨重新冷静地思考了这次匪夷所思的爆炸案。

 

  “结下梁子?你这是暗指闵家?”

 

  “我对金家的世仇并不了解太多,只是那天的新闻发布会就闵氏集团没有来,确实让人怀疑。”

 

  “成姨有所不知,闵玧其上位以后,跟外界的来往少了很多,明哲保身是他的特点。”

 

  成慧贞不再说话,她也无法再找出别的理由,她只是金父的遗孀,了解的的确不多,此时,护士在外面敲门,成慧贞准备回公司整理一些资料,金泰亨继续在病房照顾金硕珍。

 

  护士替金硕珍换药,金泰亨一丝都不敢松懈,紧盯着她的手法,小护士被盯得紧张,匆匆换完药就要出去了。

 

  “病人现在什么情况?”

 

  “病人目前双目暂时性失明,而且昏迷不醒,但生命体征平稳。”


  金泰亨听到失明二字,差点忍不住情绪,他挥手让护士出去,金泰亨坐在椅子上,病房里没人时这才放下所有看似平静的伪装,平日里像大树一样沉稳的哥哥现在怎么会这样,他双手颤抖着握住了金硕珍插着针管的冰凉的手。

 

  “哥..我回来了。”

 

  “怎么会失明呢,怎么会..这样。”

 

  金硕珍一动不动地在病床上躺着,他从未看过哥哥这副样子,自从两年前他被哥哥派到国外打理着黑道上的事情后,他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家人,说不思念是不可能的,但能为金硕珍做事,他很开心,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再次回来的时候,竟是这样的相聚。

 


 

  闵玧其在办公室内放着古典音乐,他的一只手握着画笔,蘸满了鲜红色的颜料后,在那张本是岁月静好的风景画上抹上了长长的一笔,这显得格格不入,他却满足的笑了。

 

  田柾国悄悄开门走进来,给他递了一杯刚泡好的黑咖啡。

 

  “柾国啊,你快看,这幅画好不好看?”闵玧其兴奋得指了指那幅画。

 

  “好看。”他不懂画,也能看出来那道红的怪异,但他知道闵玧其喜欢画画,也不多说什么。

 

  “就是这颜料都没了。”

 

  “我再去买些放在这。”

 

  “不用,颜料用完就用完了吧,用完就毫无用处。”闵玧其的表情变得冷峻,仿佛刚刚那个笑眼盈盈的人不是他,他嫌弃地用毛巾擦了擦手上沾的一点红色颜料,将已经被挤得萎缩的颜料管扔进了垃圾桶里。

 

  田柾国心领神会,他轻轻地笑了笑,闵玧其转过身来,替他整理着领带。

 

  “只有那支画笔,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是。”

 


 


 


 


 


cheri

是合照! & 小企鹅泰泰🐧

是合照! & 小企鹅泰泰🐧

王玨个汪汪汪

《Superhero》(95/ABO哨向)

小糯米此时红着小脸熟睡了过去,冲进来的士兵总算松了一口气,此时另一间房间传来了大喊,嘶吼的声音差点没把小糯米吵醒,小肉脸又开始 哼哼唧唧,抱着他的那名士兵赶紧又开始柔声轻哄。 刚刚跑进来的人气都还没顺好,又立刻拔腿去了方才的房间。


 金泰亨死死抓着对讲机,声音在颤抖间压抑的迸出。

 “朴智旻你没事吗?说说话……你还好吗?”对讲机那头兹拉兹拉的,朴智旻的声音如丝一般无力飘忽。 


 “泰泰……我没事,你小声点,我耳朵疼。”


金泰亨抹了下眼角,握紧了对讲机很轻的说“那我等你,快些回来。...

小糯米此时红着小脸熟睡了过去,冲进来的士兵总算松了一口气,此时另一间房间传来了大喊,嘶吼的声音差点没把小糯米吵醒,小肉脸又开始 哼哼唧唧,抱着他的那名士兵赶紧又开始柔声轻哄。 刚刚跑进来的人气都还没顺好,又立刻拔腿去了方才的房间。

  

 金泰亨死死抓着对讲机,声音在颤抖间压抑的迸出。

 “朴智旻你没事吗?说说话……你还好吗?”对讲机那头兹拉兹拉的,朴智旻的声音如丝一般无力飘忽。 


 “泰泰……我没事,你小声点,我耳朵疼。”

 

金泰亨抹了下眼角,握紧了对讲机很轻的说“那我等你,快些回来。”

  

 /

  

 直升机上头,朴智旻带血的手被一旁下属捂在手心,递着温度,那双手却是越发的凉,精神壁被摧毁的残破不堪,朴智旻即便想修复,拼命冒血的腹部也让他 疼的无法集中精神。

 

一旁的医护兵拿着小镊子,仔细的挑出弹壳,那些金属深深搅入皮肉,和朴智旻体内的肌肉组织贴的密合,在不稳的飞行之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 子弹也不只一颗,它们各个依附在接近致命伤的地方。 冷汗涔涔,朴智旻抓着一旁下属的手,说道


“是不是要来拿走我当初许的愿了?”

  

 “我现在有些后悔了…你说他该怎么办?”

 “一辈子还有好长,他要怎么办?”

  

 没等到回答,朴智旻再次陷入了昏睡。 他被带到了以前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遇见金泰亨的地方。

  

 在陵园里头,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削的男人正在弯腰整理着花,挂在脖子上的军牌掉出了领口,在胸口前晃啊晃的。 那天是军人统一出营惦记故人的日子,在陵园打理的很干净,各个墓上头不一的放着花,身边来来去去一些不认识的军人。


 朴智旻就定格在那里,看着一阵凉风吹来,把那个人的眉目吹得更模糊--却也更加缥缈心动。


 第一次见他,便心动了,也很幸运的,他正是匹配给自己的向导。 那天塔的门被打开,他脚尖进来的瞬间,朴智旻便知道这人是他心动的那一个人。


 有特色的唇型,雕刻般的眉目,他礼貌的对着自己点点头,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金泰亨。”


 而自己也伸出了手,握住了那双比自己大了很多的手,然后他们就这样牵了好多好多年。


 抬头看了那好看的人,四周的场景又换了。


 金泰亨躺在床上,背后抵着的墙是一片一片的石头堆砌成的,然后对着自己招了招手,朴智旻走了过去,坐在床沿。

 

“我们到现在的人生都是在军营里过的,从少年到现在要结婚了,也是在军营里办的……。”金泰亨的语气很遗憾,视线垂了下来,塔里的光很微弱 ,四周都是石墙,唯一的窗在他们摸不到的那,用钢筋插在石头里,将光划成井字。


 “我们退役之后,一定要买一栋大大的房子,采光好,有大落地窗,也要有个小庭院。”


 “好。”朴智旻听到自己说,声音全是笑。


 四周黑了下去,只剩下规律的机器杂音和杂乱成一团的人声。 朴智旻的心在这时候彻底抽动了一下,指尖开始透着麻,他这一生最惶恐的时刻,正以规律的步伐,朝他突进。

王玨个汪汪汪

《Superhero》(95/ABO哨向)

田柾国这边还在等消息,他一边焦虑的敲着桌子,一边斜呢着摊在沙发的金泰亨。 双眼已经失神,手焦虑的在婚戒上的小钻摩挲,小糯米已经被另一名军人抱走。


 田柾国直起身子,拍拍一旁后辈的肩膀,往外走去。


 办公室附设的三合一咖啡在热水里被融化,搅成一杯浊浊的棕色甜和苦涩的味道交融,随着冒起的白雾混入鼻腔,田柾国端着它,走回刚刚的房间,小 糯米已经哭到累了,在那名军人肩头上睡着,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


 田柾国伸出食指接下了那颗剔透,又抬手...

田柾国这边还在等消息,他一边焦虑的敲着桌子,一边斜呢着摊在沙发的金泰亨。 双眼已经失神,手焦虑的在婚戒上的小钻摩挲,小糯米已经被另一名军人抱走。

  

 田柾国直起身子,拍拍一旁后辈的肩膀,往外走去。

  

  

 办公室附设的三合一咖啡在热水里被融化,搅成一杯浊浊的棕色甜和苦涩的味道交融,随着冒起的白雾混入鼻腔,田柾国端着它,走回刚刚的房间,小 糯米已经哭到累了,在那名军人肩头上睡着,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

  

 田柾国伸出食指接下了那颗剔透,又抬手顺了顺小孩柔软的头发。 那神似朴智旻的小脸扭动了一下,埋进那人的颈窝。 他侧头看了下那还在发呆的人,对着眼前的人点了点头。

  

  

 -再麻烦你了。

  

 那人回了个礼貌的笑,轻拍了几下小糯米的后背。

  

 还带着热气的咖啡递到了眼前,金泰亨抬头一看,对上田柾国纯真的眼睛。  “喝一点吧,还热的。”

  

 金泰亨接过,并没有喝,只是继续盯着田柾国。  “小国,你说他出意外的机率有多大。”

  

 田柾国摇摇头,没有回答。

 金泰亨讪笑了一下才啜了一口咖啡。

  

 “小国,你知道他那时候发给我什么简讯吗?”

 “他说他爱我们,很爱很爱,会永远的爱着,然后他说他是Superhero。”

  

 “你说永远会是多久,一年?一个月?还是在数个分钟前就结束了?”

  

 田柾国的瞳孔晃荡了一下,手指蜷曲的搅在一起。

 金泰亨的眼睛还在盯着他,却又不像,那里头没有聚焦,只是失神的对着后头那沾了油渍的混浊防水布喃喃自语。

 “英雄始终善始不善终,朴智旻是不是死了,所以小糯米才安静了呢。”

 ……

  

 帐篷内静默,连同操弄着对讲机的那双手也顿住了。

 空气凝结,大家都把视线转向,看着金泰亨,看着他带着钻戒的那双手抚上后颈,红着眼框继续开口。

 “我的后颈好滚烫,这是连接断开的前兆吗?我好像快要被窒息感绞死了。”

 “这是连接失衡之后的状况吗?那小糯米那么安静是不是已经窒息而死了呢?”

  

 其中一个站在桌子旁的小士兵被堵了一下,只见他立刻转头撒开腿跑,撞倒了一旁放着的文件夹,纸张飞散。

  

 锋利在寂静中破开了个可怖的伤口,金泰亨衔在眼框的泪也滚了下来。

  

 /

  

 ……

王玨个汪汪汪

《Superhero》(95/ABO哨向)

苳城军营内。

 小糯米不断的哭闹着,喊着全身都很热,他越是哭,金泰亨的心越是凉的透彻。 他脖子后头腺体已经因为那场意外,几乎没办法再感受到朴智旻的任何情绪或是状态,他现在只能靠着小糯米的反应来看。


 据田柾国说,那年小糯米也是这般的哭闹,涨红了小脸,咿咿呀呀的在他的怀里挣扎。

 那年,自己的状态近乎频死,朴智旻在医院里头附设的教堂,一整宿的祈求着,没人知道他那一宿究竟做出了多少的承诺,没人知道他究竟当时是揣着多大 的崩溃跪在神前理智的吐出愿望。

 而那会朴智旻收到他从手术里平安出来的消息时,几乎是摔...

苳城军营内。

 小糯米不断的哭闹着,喊着全身都很热,他越是哭,金泰亨的心越是凉的透彻。 他脖子后头腺体已经因为那场意外,几乎没办法再感受到朴智旻的任何情绪或是状态,他现在只能靠着小糯米的反应来看。

  

 据田柾国说,那年小糯米也是这般的哭闹,涨红了小脸,咿咿呀呀的在他的怀里挣扎。

 那年,自己的状态近乎频死,朴智旻在医院里头附设的教堂,一整宿的祈求着,没人知道他那一宿究竟做出了多少的承诺,没人知道他究竟当时是揣着多大 的崩溃跪在神前理智的吐出愿望。

 而那会朴智旻收到他从手术里平安出来的消息时,几乎是摔进走廊的,踉踉跄跄,脚步虚浮的狂跑,一到推床边像是被抽了力气般的重重地跪地 ,发出很沉的闷响。 紧紧握着他的手,一滴眼泪也没流,只是眼眶通红的重复着一句话。  “神听见我的请求了......太好了。”

 在推床往前时,才在其他人搀扶下站起,轻哄了下逐渐静下来的小糯米就坚持的握住推床的一侧,将金泰亨送进ICU。

  

 金泰亨听完,彻底脱力的倒到座椅上,空白麻木的情绪掺杂着小糯米在一旁房间的哭声,像是白杂讯。 颤抖的嘴唇蹦不出任何只字片语,他现在只想听见一声他的声音,即便只是简单的应声,他也满足。

 脑袋越是麻木,繁复的预想就会越来越猛,占满脑袋,金泰亨仿佛看见了自己同朴智旻那般虔诚跪在神前。

 

眼泪积在眼角,一颗颗硬生生的被逼回去,交握的双手微微抖着,口中不断的喃喃,用着自己觉得最珍贵的器官、最期盼的未来、生命、健康、一切 的一切,不断不断的许诺着,都快要将自己掏空,都快要将自己献祭给神,而神在他面前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垂着头,以受难之姿倾听着。

 

金泰亨微微昂起头,看了眼神像,再次的重复他重复了不知几百遍的恳求。 只怕不够虔诚,只怕交换的条件太凉薄,只怕神没有听见。

  

 他仿佛又看见了一众医生垂着头,各个眼神凄清。 而自己紧紧揪着白布,试图吼出那哽着的哀鸣,一口闷无处发泄,只能用另一手拼命捶打着胸口,想把那股压抑的死紧的东西从体内呕出。

 医院冰冰冷冷,每一处都是白的。 就连给他的最后一床温暖也是白的,不留任何色彩,只是悲伤的洁白。

  

 //

  

 “智旻哥、智旻哥,你听得见吗?”

 “哥,听见的话动动手指好吗?”

 “哥......!”

  

 /

  

 神,祈求您听见我的恳求。

 

祈求您带走我最好的那只躯干,祈求您带走我的健康,祈求您带走我剩余的所有幸运,祈求您抽走我一半的寿命,甚至是您想取走我的其他,也 都可以,这些我都可以不要,祈求您让我的爱人能够平安的活着。

  

 我愿意为您奉献一切。

 请求您一定要听到我的祈求。

  

 他这人很善良,是人民的英雄,为了他们的安全不惜舍身救命,祈求您一定要让他平安,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没见到的风景,祈求您多让 他在人间多待一会。

  

 神啊,我祈求您,让我的爱人平安。

  

 …...。

澄贤_💜珍的曜不行了🌙

以上是个人给几首喜欢的防弹歌曲填的中文歌词,听不到防弹中文歌的夏雨荷自食其力的成果(虽然感觉不怎么行但我觉得比泡泡茶可以)

P1是I NEED U P2是Fake Love

P3是小诗 P4是飞机2

希望有阿米姐妹提一些建议吧,本人会谦虚接受指教并认真修改的

以上是个人给几首喜欢的防弹歌曲填的中文歌词,听不到防弹中文歌的夏雨荷自食其力的成果(虽然感觉不怎么行但我觉得比泡泡茶可以)

P1是I NEED U P2是Fake Love

P3是小诗 P4是飞机2

希望有阿米姐妹提一些建议吧,本人会谦虚接受指教并认真修改的

JXAgus
就好喜欢末日题材 我爱战损

就好喜欢末日题材 我爱战损

就好喜欢末日题材 我爱战损

白漪Daisy

防弹的四张惊讶表情包

珍惊讶😂😂😂

防弹的四张惊讶表情包

珍惊讶😂😂😂

閔sugerkiyo

陷阱 CH.9

  

"我聽说了,取消订婚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是问原因你这臭小子!"

沉重的拳头一个劲得打在郑号锡的脸上,郑号锡稳住身躯,他顶了顶腮,些微的血腥在舌尖绽开。

"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念头,"郑号锡看著从未来亲家那得知消息后眼底怒火中烧的父亲,"不觉得太着急了吗父亲?我和娜英明明才交往不过两个月。"

是啊,仅仅两个月,一切顺利的像是有人安排好似的,连他都不禁要怀疑这些该不会都是串通好的。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急于和赵家打好关系,这么以来更能保证事业...


  

"我聽说了,取消订婚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是问原因你这臭小子!"

沉重的拳头一个劲得打在郑号锡的脸上,郑号锡稳住身躯,他顶了顶腮,些微的血腥在舌尖绽开。

"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念头,"郑号锡看著从未来亲家那得知消息后眼底怒火中烧的父亲,"不觉得太着急了吗父亲?我和娜英明明才交往不过两个月。"

是啊,仅仅两个月,一切顺利的像是有人安排好似的,连他都不禁要怀疑这些该不会都是串通好的。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急于和赵家打好关系,这么以来更能保证事业的稳固,可是一定得用结婚这方式吗。

"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和赵家的人交流,为什么要急于一时的订婚呢?"

郑号锡继续说道,他一旦收起往常和蔼可亲的面容,周围的空气便下降几分。

"你不瞭解......"郑号锡父亲重重坐到了椅子上,"当时是娜英救你一命的啊,我们欠了赵家一份人情......"

"如果我说不是呢?"

"你在说什么......"

"如果我说不是娜英救了我,您相信吗?"

"不要这么说你的救命恩......""我会找出证据,所以在那之前,"郑号锡面无表情,他拳头紧了紧,"我不会订婚的。"

他最後都没能说出口,他其实不喜欢赵娜英的这件事。

  

郑号锡从前就是个爱玩的纨裤子弟,在中学时认识了闵玧其后便跟著他混入了黑道,跷课群架无一不少,闵玧其成了黑帮老大,郑号锡就成了他的心腹。有人说闵玧其是月亮,皎洁而澄净、面色总带一丝清冷,抬头望而远之,总是不苟言笑,是刀锋向外刀背向内的,那么站在闵玧其后方的便是太阳,郑号锡是整个帮派的阳光、希望,他的光芒分毫不差的照在每个人的身上,他微笑彷彿能融化冰山。对待所有人一视同仁,甚至是自己的敌人,他好像都能带着微笑像朋友似的给人希望,他就像是能给別人不求回报的爱,但郑号锡从没真正意义上的爱上一个人,他只好跟著下面的人到处玩,身边的omega一轮一轮的换,他不要钱似的撒著名为爱的种子,就像是在冬天种下苹果核,没能等到春天便死在土壤里,郑号锡始终爱不上任何人。

也许自己爱人的能力早就死了,跟著微笑一起。

成年过后他开始不得不接手自己父亲公司的事业,渐渐淡出黑帮,但閒来无事仍常跑去找闵玧其,他的青春都在那裡,都在黑帮里。

闵玧其的帮派是正派,他们不做亏心事,不杀不抢不吸毒,只是隐匿於黑暗的一道光,就像郑号锡一样,闵玧其曾说过他创的帮派灵感来源是郑号锡,他简直笑到肚子抽痛。

但他很喜欢,这个黑帮是他的花样年华。

C区的帮派虎视眈眈的觊觎B区的闵玧其很久了,闵玧其完全称得上是一块未经打磨的宝石,无论是体能或是天生的戾气,他的才能简直被埋没在他自创的帮派里,他帮派的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等级,闵玧其的帮派成员有很大程度的落差,原因是他们常常在吸收无家可归的孩子,还有他们不怎么和人起冲突。

不起冲突的帮派不会成长,没有吵架就更不会打架一样,除了闵玧其以外的所有成员都是废物。

於是郑号锡替他们的成员挡刀了。

那天难得抽空找了闵玧其聚聚,一群人聚集在往常的地点,久违的开始喧闹,彼此心照不宣,闵玧其还没到场,八成是在自家睡昏过头,一群成员还拿着自家老大这事开玩笑,郑号锡久违的感觉到自己回到了初中,是那样的自由和快乐。

接着玻璃碎片与铁皮门被撞坏的声音同时响起,冲进一群C区的人拿着棍棒和刀子,C区想灭了他们。

他们只想要闵玧其,为了让闵玧其死心所以灭掉他的帮派,顺便并吞整个B区的帮派势力。闵玧其和郑号锡早就知道C区那傢伙巴不得把他们拆之入腹,他们肯定没想到,闵玧其还留着一张王牌。

 -  郑号锡。

攻势来的措手不及,郑号锡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自从他开始接手事业后就没怎么再打过架,更別说那些刚吸收进来,没打过几次群架的成员们。

几个帮派的老成员们让手无寸铁之力的忙内们趕紧联络闵玧其,郑号锡便自己走上前把他们挡在身后。

这是郑号锡的青春,是他们的希望。

忙内们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郑号锡操起一旁的铁棍,对着迎面而来的人就是一阵挥砍。

相较那些拿着刀砍来的人,郑号锡可以说是非常佛心了,他只是精準的避开他们的致命部位,一击一个的,一一打晕在地,其他老成员们也上前帮忙,他们都只有一个目标,守住闵玧其创的帮派、守住郑号锡的花样年华,守住成员黑暗中的光。

C区没想到只凭十几个B区的成员便与他们打得平分秋色,C区倒下的人越来越多,B区的他们一个都没倒。

"再来啊、不是人很多吗?"

郑号锡翘起唇角,郑号锡就像闵玧其说的一样,是这一片黑暗中的一道光芒,此时此刻的他就是太阳,是B区藏了很久的王牌。

就像是为了印证郑号锡的话一样,又一群从后门窗户跳进他们的地盘,将他们左右夹击。

"我去后面就好,你们守住前面。"

郑号锡只扔下这句话,便冲到后门处迎接他们的新客人,忙内们大部分都聚集在那,郑号锡想也不想的就对着C区的人一阵痛击。

以一挡百,如果要他们描述当时的情况,他们会这么毫不犹豫的说。

谁能想到这个从没见过的、不知是陌生人还是他们帮派的郑号锡,打起架来跟闵玧其一样,像个怪物。

也不愧闵玧其藏他藏这么久了。

只有老成员们知道郑号锡和闵玧其打起架时次次都没能分出胜负,闵玧其总是平静的挥动拳头、手起刀落,动作不拖泥带水,光是气场便使你折服,郑号锡总是面带笑容,好像与你玩闹似的,下手的劲毫不犹豫,一旦认真起来便收起笑容,就如同现在。

郑号锡体力有些跟不上了,他暗暗自嘲自己老了,手脚也没有以前灵活,可忙内们还在自己身后,只要C区的人还未倒下,他就得挡到底。

他一个肘击又打晕一个刚拿着棒球棍的敌人,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C区的人真的狠,也许他们真的不介意出人命,拿着匕首拿着小刀就毫无章法的砍来,闵玧其是绝不允许自己的帮派用刀的。

瞥见所剩无几的C区,郑号锡才稍微放下戒心,分神的看向身后那些小成员们,他们一脸担心又崇拜的目光直直的望着郑号锡,个个无助又稚嫩的样子,郑号锡的眼神都柔和了下来。

"你们还好吧,有人有受伤吗?"

郑号锡解决了剩下的人,悠哉悠哉走向忙内们,立刻捕获了各种尊敬的目光。

他不忘还有前门的人,但那些老前辈们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然他们就不会是B区里谁都不敢招惹的帮派了。

郑号锡抽出多餘的力气给忙内们安心的笑容,其实他的背刚被砍了一刀,他不知道多深,但还挺痛的,他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一直手插著腰耍帅似的面对望着他们。

某位成员忽然支支吾吾了起来,郑号锡还没看见,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前门的成员上,一旦他们有谁已经支持不下去了,他便会第一时间上前帮忙。

原本被打晕的某个C区,竟摇摇晃晃的起身,见郑号锡没有注意到他,抓起一旁落下的匕首便义无反顾的冲向郑号锡,忙内们突然叫了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郑号锡,只是个个"小心!""后面!"的叫,郑号锡才注意到不对劲,一个没有防备的转身,腹部迎面刺来一把匕首。

成员们对于眼前的景象非常冲击,那位在他们面前像个英雄一样的希望,翻过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血淋淋的刀伤,就在他们的眼前、近在咫尺、觸手可及之处,为了保护他们挨了一刀,因为背对着他们,只能看到地上唐突滴落的鲜血,还有他温柔又安心的、有些沙哑的嗓音,"会怕的把眼睛闭上,不要看。"

他手起挥下,一拳迅速的把C区给击倒,力气之大的把人揍得滑了一点距离,手中沾满鲜血的匕首飞了出去,落在他们的脚边。

"郑号锡!"

郑号锡愣神的站在原地,他聽见闵玧其的声音,他今天就是专门来见他的,怎么主角现在才到呢。

"哥,"郑号锡笑道,"你太慢了......"

没能看到闵玧其,他的意识先一步不聽话的远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