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w

41967浏览    2646参与
冲田总司

电浆团(指团队发型)

关键在于七贤人都是男的,视频里有几个女的,’已经离谱了到位了

一还有博士你的发型呢

电浆团(指团队发型)

关键在于七贤人都是男的,视频里有几个女的,’已经离谱了到位了

一还有博士你的发型呢

海阔天空呦呦呦呦
来自导剪的片场照,靓男靓女工作...

来自导剪的片场照,靓男靓女工作中

来自导剪的片场照,靓男靓女工作中

海阔天空呦呦呦呦
在他们高傲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

在他们高傲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温暖的心

在他们高傲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温暖的心

海阔天空呦呦呦呦
“我们曾经离爱情是那么的近,可...

“我们曾经离爱情是那么的近,可惜天不遂人愿…”

“我们曾经离爱情是那么的近,可惜天不遂人愿…”

行止

【ABO】大狗勾有N朋友嘛

*一些乱七八糟的小脑洞

*我喜欢类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Thyme应该归Kevin,就好像Sarawat归Tine、Bright归Win

*希望我宝快点好起来呜呜呜


Thyme分化的时候已经满十八周岁了。


这确实不太寻常,毕竟他身边的几个哥们儿,Kevin、MJ都是不到十六岁就完成了第二性征的分化,如所有人所料的那样晋级成了完整体Alpha。Ren稍稍比他们晚一些,但也不到十七岁就分化成了Beta,倒也并不算很令人惊讶,毕竟在横行霸道的F4里,Ren一直是更温和冷漠袖手旁观的那一个。


Thyme的易感期迟迟没有到来,他自己倒是并没有很...

*一些乱七八糟的小脑洞

*我喜欢类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Thyme应该归Kevin,就好像Sarawat归Tine、Bright归Win

*希望我宝快点好起来呜呜呜






Thyme分化的时候已经满十八周岁了。

 

这确实不太寻常,毕竟他身边的几个哥们儿,Kevin、MJ都是不到十六岁就完成了第二性征的分化,如所有人所料的那样晋级成了完整体Alpha。Ren稍稍比他们晚一些,但也不到十七岁就分化成了Beta,倒也并不算很令人惊讶,毕竟在横行霸道的F4里,Ren一直是更温和冷漠袖手旁观的那一个。

 

Thyme的易感期迟迟没有到来,他自己倒是并没有很着急,毕竟,F4的牵头人、哪怕是在本就已经足够骄奢淫逸的上流社会都能以不讲道理和横行霸道出名,他好像没有理由会是除了Alpha以外的第二性征。

 

直到他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普通晚上躺在家里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就发起了烧,他的房间晚上是不进人的,没有经验的Thyme也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发疼的后颈腺体。


直到第二天早上Kevin因为连续四个电话一个都没被接到而闯进了Parama大宅,才把已经因为过量信息素和过高的体温烧迷糊了的Thyme从地毯上捡起来。

 

Parama家的小儿子分化成了一个Omega。

 

这事儿搁谁谁不迷糊啊。

 

F3围在Thyme的病床前站成了一个半圆,床上的男孩子哪怕闭着眼睛睡着也还是那个随时准备冲出去创天惹地的样子,Omega这个性征似乎只是让他现在保持一个短暂安静的状态。

 

Ren揉了揉鼻子,把两个同样不知所措的年轻Alpha打发出去。

 

 

 

 

 

 

 

 

 

 

 

 

分化确实是一件大事。

 

但Thyme生活中的大事实在是很多,于是这件对一般人来说堪称命运转折点的大事,对他而言好像就是他生了一场病那么简单。

 

只是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比Alpha还能惹事还能打架的Omega而已。

 

 

 

 

 

 

 

 

 

 

Thyme第一次遇到Gorya,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姑娘,是在一个同样普通的中午。

 

他那天心情属实是不太好,先是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大庭广众之下打了一拳,虽然后面那个家伙被人揍得妈都不认了,然后是他去找家庭医生给他开即将要到来的易感期必须要用的喷雾、药剂和腺体遮盖贴纸,收获了每两个月例行一次的唠叨。

 

药剂总归不如自然的对冲来的好,而且有副作用。

 

废话,这点生理学常识难道他Thyme没有嘛?

 

但凡他要是找的出来一个合适的Alpha他也不会搞这个东西,总不能叫MJ咬他一口吧,那他接下来几天哪儿都不用去了,那嚣张的伏特加味儿的信息素足以让方圆十里路过的人都知道这个Omega被他MJ标记了。

 

他就在一个这样一脑门官司的炎热的午间餐厅里,遇到了那个敢为了朋友出言顶撞他的女孩。

 

她在害怕。

 

Thyme从上而下俯视女孩的头顶时,注意到了她因为紧张而充血的耳廓。

 

性征在绝对的地位差距之间可以说不值一提,更何况在场的人里除了F4没人知道Thyme分化的结果是Omega,毕竟他从不和学校里除了F3的任何人交往,而大家众所周知的Alpha,Kevin学长和MJ学长,有时都不一定能拦得住Thyme学长的暴躁。

 

“那就发张红牌吧。”Thyme甩下一句话给后面不知道有谁在听的跟班,直接翘掉了下午所有的课开着跑车出校门准备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

 

他从拳击室里出来的时候心情好了很多,大概是汗水带走了他郁结已经的坏脾气,但这些让他愤怒的情绪在他看到Ren为了Gorya淹掉了学校之后又开始攀升,在他看见Kevin左右手各一个美女Omega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于是他狠狠地把不知廉耻的跟班的头摁进了游泳池里,企图用施暴的方式把那只花孔雀调笑的侧脸从自己脑子里赶出去。

 

直到边上的MJ看不下去了上来拦他。

 

 

 

 

Ren在保护那个被发红牌的女生。

 

Thyme知道。

 

按照平时他的跟班们对被罚红牌的人的打击程度,这个女生一早该崩溃退学了才是,但她现在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就说明有人在保护她,而且这个人,威望并不在Thyme之下。

 

Thyme并不在乎Ren想做什么,那个女生也没有真的让他到有这么生气的地步,取消红牌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至少这么点微小的事情当真不足以跟他和Ren的兄弟情比。

 

但如果开口的那个人是Kevin。

 

Thyme觉得自己又按耐不住要揍人的冲动了。

 

面前穿着白色毛衣开衫的男人嘴张张合合,Thyme却觉得自己好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头心思都停留在了那张脸上。

 

他的眼睛怎么可以这么勾人。

 

他的皮肤怎么可以细腻到这么近看都没有毛孔。

 

他的门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到像兔子。

 

 

 

 

 

“Thyme?Thyme?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Kevin觉得自己也很无奈。

 

受Ren所托来游说Thyme取消Gorya的红牌,虽然自己也觉得给一个女生发红牌有点过分,但说服Thyme这个事情真不是什么人都想干的好嘛。

 

不说别的,谁说服的了这个大少爷啊。

 

更何况他现在盯着自己的眼神好瘆人。

 

F4应该不会被发红牌吧。

 

Kevin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嘛。

 

 

 

 

 

 

Thyme没有取消Gorya的红牌。

 

Gorya也没有退学。

 

因为他俩都不来学校了。

 

Gorya是被Ren藏起来了。

 

藏在他自己的公寓里。

 

高两级的学长教个题目还是绰绰有余的,Ren乐得把小姑娘留在身边,一边画画一边陪着她干什么都好,曼谷的阳光总是充裕到不要钱,年轻女孩毛绒绒的脸颊像新鲜的水蜜桃,和她的信息素一样,热烈却不刺鼻。

 

Alpha性征的女孩确实不多见。

 

Ren深深地吸了一口弥漫在空气中淡淡的桃子味信息素,觉得特别满足。

 

 

 

 

 

Thyme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他是躺倒在家里了。

 

因为他的易感期和发/情期一起来了。

 

理论上来说没有被Alpha标记过的Omega是没有发情期的,而Thyme确确实实一直靠的都是药剂和喷雾,家庭医生对此也束手无策,只能先把老宅里有可能引起Omega发情期不适的Alpha先迁出去,只留了Omega和Beta伺候。

 

发/情期的Omega对曾经标记过他的Alpha会表现出超乎寻常的依赖,但Thyme没有被Alpha标记过,所以他只是持续不断地陷入像是要把自己热死的温度里,骨头发酸没有力气,只能恹恹地躺在床上,柠檬味的信息素飘的到处都是。

 

好在房子里已经没有Alpha了,等在外面的Beta女佣只觉得房子里好像同时切开了一万个柠檬,酸的呛鼻子。

 

“Kevin少爷,您不能进去。”

 

楼下传来骚动,有脚步声三步并两步地泡上了楼,女佣站在角落都没来得及上前阻拦,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推开了主卧的大门闯了进去。

 

Kevin直到冲进了Thyme的房间才被炸开的信息素熏了一个跟头。

 

他太担心了,Thyme失联了两天不见踪影,不回信息不接电话,要不是亲眼看见了床上躺着的人,他几乎都要以为这个捣蛋鬼是出去飙车不小心撞到哪儿不省人事没人找着他了。

 

海盐味的Alpha信息素被他的主人无意识地释放了出来,对冲掉了空气中过量的柠檬酸,混合成了一种好闻的汽水香味,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的女佣悄悄地松了口气,在管家暗示的眼色下悄悄关上了主卧的大门溜之大吉。

 

床上的Thyme却没有这么好受了。

 

Alpha的信息素本来就很容易催化哪怕不在发/情期的Omega,更何况是已经在期中的Omega对信息素的反应会更大。

 

Kevin走到床边去看Thyme的情况的时候,只看到被子里露出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从来用发胶打理的根根分明的卷毛软软地贴在额头上,让Kevin想起了新生的小奶狗。

 

Thyme长得真的挺好看的。

 

Kevin鬼使神差地想着。

 

 

 

 

 

 

 

Thyme也不知道为什么床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人。

 

明明家庭医生走之前把方圆五十米以内的Alpha都赶走了,说Alpha的信息素会让Omega的发/情期更不舒服。

 

但现在自己边上躺着的这个人明明白白是个如假包换的Alpha,还是最风流倜傥收放自如的那种。可他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边上,握着自己的手也不说话,Thyme却觉得自己的症状好像减轻了。

 

脖子后面的腺体也没有酸的那么厉害了,好像也没有热的自己无法思考魂不守舍了,被握住的手像是冰凉贴一样,把自己身上的燥热源源不断地吸走,像是一不小心掉进了温度太高的温泉的小狗,被人捞起来又妥帖地裹上毛巾。

 

而小狗只想更努力地和让自己舒服的人贴贴。

 

Thyme其实有好几天睡不好觉了。他很讨厌自己Omega的第二性征,那让他变得不像自己一样的娇气又脆弱。

 

他讨厌别人觉得他脆弱。

 

但如果那个是Kevin,是他喜欢的海盐味的Alpha,那又另当别论。

 

 

 

 

 

 

 

 

全员回了学校的F4好像有了小小的变化。

 

这是F4的跟班发现的。

 

比如本来就喜欢游离在团体之外只在重要场合回归的Ren学长游离的频率更高了,比如本来在女生群里游刃有余的Kevin学长抛弃了MJ学长开始和女孩们保持距离了,比如本来保持着每个月发出一张红牌的Thyme学长好像很久没发红牌还把之前发的那张取消了。

 

有黏在MJ身边的女孩们说他们路过F4专用的休息室的时候看见Thyme学长躺在Kevin学长腿上,Kevin学长在跟他说话,神情温柔的不像话,甚至最后好像还低头亲了Thyme学长一口,也有可能是太紧张他们看错了。

 

有分配去打扫天台的学生说,他们看见Ren学长和一个女孩子在天台上拥抱,他们只瞄到了一个背影就匆匆退了出来,但那个背影很像之前被Thyme学长发过红牌的那个女生Gorya。

 

有篮球队的男生说MJ还是一如既往陪他们打篮球。

 

 

 

————end————————


海阔天空呦呦呦呦
他们之间总有一种令人沉醉的温柔

他们之间总有一种令人沉醉的温柔

他们之间总有一种令人沉醉的温柔

海阔天空呦呦呦呦
卧槽!!今天重刷超人王朝时才发...

卧槽!!今天重刷超人王朝时才发现原来女侠已经爱上老爷了!!!“带面罩又凶残”的还能有谁!!!!!

卧槽!!今天重刷超人王朝时才发现原来女侠已经爱上老爷了!!!“带面罩又凶残”的还能有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