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aekhyun

48808浏览    19577参与
怜.

【边伯贤】3 遇见

     

  你怎么会知道,其实是我先遇见你的。

  

  

  他看着我,仿佛有千言万语还没说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边伯贤喜欢宋星洋”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应该是这样的,没有回答他,我慌乱地逃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丢下这句话,我就像逃兵一样跑了,我们之前不应该存在爱情,或者说我们本就不平等,何来爱情一说。

  

  落日余晖泛着少女的心事,粉红色的晚霞倒映少年的笑脸。

  ...

     

  你怎么会知道,其实是我先遇见你的。

  

  

  他看着我,仿佛有千言万语还没说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边伯贤喜欢宋星洋”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应该是这样的,没有回答他,我慌乱地逃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丢下这句话,我就像逃兵一样跑了,我们之前不应该存在爱情,或者说我们本就不平等,何来爱情一说。

  

  落日余晖泛着少女的心事,粉红色的晚霞倒映少年的笑脸。

  

  “我等你”

  

  我听见他在我身后喊。

  

  在家门口看见朴灿烈我是很意外的。

  

  “你怎么在这”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到这来了” 

  

  他直起身挠挠头。

  

  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就请他进了屋子。

  

  “我住的地方不是很大” 我给他倒了杯水。

  

  “没事” 他摇摇头,咧嘴笑着看我。

  “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来看看,对了,我们加个微信吧,联系更方便一些” 

  

  他拿出手机将二维码展示给我。

  

  我进卧室拿出了爸爸为了能及时联系我给我的手机,款式不新,但是能用。

  

  “好了”   他的微信名字很简单,一个 “西” 字,头像是一只黑色的小狗。

  

  “这是你家的小狗吗” 我抬头看他。

  

  “是啊” 

  

  “它叫什么名字”

  

  “多芬”

  

  “啊 好可爱” 

  

  我很喜欢小狗,最开始因为爸爸对狗过敏,家里一直没养,到了我自己住的时候,我倒是养过一只流浪狗,但是没养几天,就被人打死了,它拖着瘸了的一条腿,在我的门前睡了一晚,第二天起床我才发现,它的身子已经凉了。

  

  “下次带来给你看看”

  

  我迟钝了一下,“好啊”

  

  “你.....”

  

   他眼睛大大的,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

  

  “怎么了” 我歪头看着他。

  

  “愿意陪我去个地方吗”

  

  我想拒绝,但是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

  

  “你吃完饭了?”

  

  “我请你吃” 他拉着我往外走,“走吧,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就当还给我了”

  

  走了很久,最后走到了一个小巷,街边的路灯忽明忽暗,他打开了一个小店的门。

  

  “这是你家的店啊” 我抬头看了看店的牌子,“Yeol”

  

  “不是店,是我自己的地方”

  

  “那还挂个牌子!” 我在心里笑他形式主义,但走进去之后才发现挂个牌子不过分。

  

  屋子里是各种各样的乐器,采光很好,墙上是写着事件的便签还有照片。

  

  “我给你弹首歌吧” 他坐在钢琴旁。

  

  “好啊”

  

   我笑笑,我没听过几首歌,他弹的那首也没听过,但是旋律很好听,很温柔很舒适。

  

  “我躲到光照不到的角落,

  

  我明白沉默算一种退缩,

  

  无人能诉说我装作洒脱,

  

  这街道能那么亮,

  

  不能模仿谁在我身旁。”

                          (取自歌曲《恋恋 》)

  

  朴灿烈的嗓音低低的,加上钢琴的声音,被他渲染的环境很悲伤。

  

  “很好听” 

  

  我勉强笑着看他,歌曲给我的感染力太大了。

  

  “下次给你听别的” 

  

  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

  

  “那我下次还来这里找你吗”

  

  “可以,你提前给我发消息,我在这等你”

  

  我点点头,“好的 ”

  

  天已经黑了,夜幕闪着点点繁星。

  

  “我送你回家吧” 他起身。

  

  “啊,不用了” 

  

  我抬手拒绝,

  

  “也不早了,你晚回家,家里人也会担心的吧”

  

  我拒绝了他坚持送我的好意,一个人悠悠荡荡地走回了家。

  

  街上的人很少,安静的不像话,我的耳边却全是那首歌的旋律和边伯贤的话。

  

  “早”

  

   没睡好觉的我早早地打开了门,站在门边对一脸惊讶的吴世勋无精打采地说。

  

  “你怎么了”

  

  他担心地看着我。

  

  “没睡好觉” 我揉揉眼睛。

  

  “考试紧张了?” 他低头询问我。

  

  “考试?考试!”

  

  我昨天晚上竟然忘了今天有考试!都怪边伯贤那个可恶家伙。

  

  吴世勋一边将早餐递给我,一边从我手中抽出临阵磨枪的书。

  

  “你干嘛!给我” 

  

  我伸手去抢书,他将胳膊抬高,手指曲起弹了一下我的头。

  

  “你吃,我给你念”

  

  今天的早餐是豆浆油条。

  

  “这是买的吧” 

  

  “油条是买的” 吴世勋一边翻书一边说 。

  

  “豆浆是自己做的?” 我睁大了眼睛。

  

  “是啊,伯贤哥早上起来榨的”

  

  他一边念着书,我一边听一边吃,吃的差不多了他念的那些我也忘的差不多了。

  

  “今天考试死定了”  我抬头望天,蓝蓝的飘着几朵云。

  

    “在看什么” 吴世勋顺着我的目光同样抬头看去。

  

  “我在想,我要是像云一样自由就好了”

  

  吴世勋笑了笑,“还是先担心考试吧”

  

  “你就不担心吗?” 我回过头问他。

  

  “不担心啊,我都学过一遍了” 他摊摊手。

  

  “???!?” 看着他欠揍的模样,我很想给他两拳。

  

  怕回班级撞见边伯贤,我就直接去了考场,上午的两科考完试后,我的坐的腰都酸了,正磨磨蹭蹭往外走,就撞见了边伯贤,他在我隔壁的考场。

  

  “考的怎么样” 明明是关心语气却很冷淡。

  

  “还行吧” 面对他我还是很尴尬的。

  

  他挑了下眉,“走吧,去吃饭”

  

  “我...我” 我想找个理由拒绝。

  

  “别磨蹭,世勋已经在食堂等我们了”

  

  听到有吴世勋在,我也没法拒绝了。

  

  一路上我都走在他身后,一是怕被太多人看到,二是怕挑起话题引起尴尬。

  

  就算我这么躲,还是没躲过。

  

  “不用躲着我的” 他走在前面没有转头,我看着他的后背。

  

  “我没有....躲着你...我就...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

  

  “没事,” 

  

  他顿了一下,

  

  “快走吧,去晚了世勋要着急了”

  

  他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大,我要小跑才能跟上,等坐到吴世勋对面时,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咋了你这是” 吴世勋拿出一张纸巾递给我。

  

  “谢谢” 我接过擦了擦额头的细汉。

  

  “考试着急了?” 他笑着看我。

  

  “没有!” 

  

  我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吃你的饭!”

  

  “这么凶” 他嘟囔着。

  

  考试过得时间很快,刚考完我恨不得立马躺在床上。

  

  放学路上,我的腿沉的像拖了两个铅球,背着书包更是走不动道。

  

  吴世勋走在我身旁,提着我的书包袋,拽着我走。

  

  “你能不能抬腿走路啊!”

  

  他终于累崩溃了。

  

  “我走不动了” 腿沉的像灌了铅。

  

  边伯贤就在一旁站着看我俩吵。

  

  “啊!” 几声惨叫突然传入我的耳朵。

  

  吴世勋看我突然直起身,疑惑地看着我。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问他。

  

  “没有啊” 他摇摇头。

  

  我顺着那微弱的声音,走到了一个小巷口,刚想进去,边伯贤就拉住了我。

  

  “怎么了” 我回头看他。

  

  “危险” 他抓住我的胳膊不打算放手。

  

  “他们是在欺凌吗” 

  

  我看着他,他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拽着我不放手。

  

  “你可以帮帮他吗” 

  

  吴世勋没有边伯贤的同意是不会冒险做这种事的,里边被欺凌的人很像曾经的我,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个人来帮帮我就好了。

  

  边伯贤,你会帮他的对吧。

  

  我在心里想。

  

  “你们俩在这呆着” 

  

  他将书包随手丢给吴世勋,抬步走进了巷子里。

  

  没过一会,他就从巷子里带出一个人。

  

  “你没事吧”

  

  我走上前问他,边伯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是在问他。

  

  “我没事”

  

  被他带出来的那个人嘴角流血,衣服上也布满了鞋印。

  

  “先离开这吧,别让里边那群人看到你们”

  

  边伯贤催促我们离开,

  

  “你认识他们吗” 

  

  我突然抛出的问题令边伯贤措手不及。

  

  “不认识”

  

  边伯贤的家世背景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到了我的家里,我拿出药箱,熟练地给他上药,他却躲了一下。

  

  “没事的,我不会弄疼你的”

  

  我轻声地说,他抬眼看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钟仁”

  

  吴世勋在一旁白眼都要翻到天上了,阴阳怪气道,

  

  “一个大男生害怕疼啊,多大的人了” 

  

  他撅着嘴看着天花板,我拍了他一下给了他一记眼刀。

  

  “今天谢谢你们” 

  

  金钟仁不内向,只是才回过神。

  

  “谢谢他就好了,多亏了他”

  

  我指向边伯贤,

  

  “她让我帮你的”

  

  边伯贤朝我看了一眼,气氛有些尴尬。

  

  “你们,要不,今天,在这吃个饭再走?”

  

  说出这句话我恨不得立马扔个原子弹炸死我自己。

  

  “好啊” 吴世勋兴奋地差点蹦起来。

  

  边伯贤没说话算是默许了,金钟仁本想推拒被我堵了回去。

  

  “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吃面条吧”

  

  我拿出挂面,下了个清汤面,

  

  “一人一碗,多了没有”

  

  吴世勋是第一个吃完的,我总感觉他在学校吃那么慢是故意的。

  

  金钟仁是第二个。

  

  “小洋洋,你这做的也太好吃了吧”

  

  吴世勋凑上前,露出牙齿对我笑了笑。

  

  我微笑的看着他,随即在他的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都说了别这么叫我”

  

  我看着边伯贤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心里暗有不爽,但还是笑着脸问道,

  

  “不好吃吗”

  

  边伯贤摇了摇头,正要回答却被吴世勋抢了话 ,

  

  “没有,哥他不喜欢吃面条”

  

  我看着边伯贤碗里只剩一半的面条,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不喜欢你早说就好了,我就不做这个了”

  

  我的语气里是对我自己的责备,他却慌了神,

  

  “没有,挺好吃的”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继续和他说话,就转身找了金钟仁。

  

  “你在哪里住,让他俩送你回去”

  

  “我在学校住宿”

  

  他的眼神又有些恍惚,应该是同寝室的人也欺负他吧。

  

  “这么晚了,你好像进不去了,要不就在我家住一晚上吧”

  

  三个 “不行” 的声音冲入我的耳朵。

  

  “我又不是让他和我一起睡,你们这么着急干嘛!”

  

  边伯贤在背后捅了一下吴世勋,吴世勋立马跳出来说,

  

  “你一个小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住不合适”

  

  “那你天天和我一起吃饭就合适了?”

  

  我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他听我的语气里有威胁他的意思,立马换了语调。

  

  “没没没,我的意思是,让他来我们家住吧,伯贤哥的房子很大的”

  

  边伯贤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

XANADU桃.
太过于慌张所以变得凌乱的头发被...

太过于慌张所以变得凌乱的头发被汗液浸湿粘在额角,他喘着粗气,声音大小参差不齐的话语被风声湮没。


他抬起眼来看向天空。你知道其实他分明看不见你,但在和他对上视线的时候还是会心头颤动。


“我所坚信的主啊,请你帮帮我,”他在颤抖,你不自然地摸了摸棕色的长发,想要掩饰些什么。


“无论以何为代价,我都愿意承受,”他的眸子猩红一片,“请让我脱离苦海,离开这个让我无限痛苦的地方吧——!”


你的呼吸没办法平静下来。烈阳升至天空的正上方,让人没办法睁开眼睛。你垂眸,他仍然不愿意闭眼。阳光刺得他眼睛发痛,眼角渗出血液。


心头一动,不自觉地从树上落下来。你能听见你的动作发出了窸窸窣窣的...

太过于慌张所以变得凌乱的头发被汗液浸湿粘在额角,他喘着粗气,声音大小参差不齐的话语被风声湮没。


他抬起眼来看向天空。你知道其实他分明看不见你,但在和他对上视线的时候还是会心头颤动。


“我所坚信的主啊,请你帮帮我,”他在颤抖,你不自然地摸了摸棕色的长发,想要掩饰些什么。


“无论以何为代价,我都愿意承受,”他的眸子猩红一片,“请让我脱离苦海,离开这个让我无限痛苦的地方吧——!”


你的呼吸没办法平静下来。烈阳升至天空的正上方,让人没办法睁开眼睛。你垂眸,他仍然不愿意闭眼。阳光刺得他眼睛发痛,眼角渗出血液。


心头一动,不自觉地从树上落下来。你能听见你的动作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森林里的几棵古树和成千上万的蝴蝶。


你伸出一只手,长期无法接触太阳所以青白色的指尖抚上了他的眼睛,清凉从你身上传递至他的体内,你用另一只手不慌不忙地将发丝撩至耳后,空气里的悸动震耳欲聋。


他虔诚地跪下,


“我将会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你听见他这样说。

XANADU桃.
“谁让你缩回去了?” “没有我...

“谁让你缩回去了?”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停下来……”

“谁让你缩回去了?”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停下来……”

2H_thst0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改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改了个背景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改了个背景啦~

赫拉

“滴——答——滴——答——”表针冷漠的向前走着。你蜷缩在沙发一角,不安地来回捏着手,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时间。


你们约定的底线时间就要到了,Baekhyun从来没有等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消息,这次的任务到底有多棘手?


不管了。你抓起衣服拿上钥匙,骑着哈雷往夜夭疾驰而去。


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在叫你的代号,转过头去,你松了口气,心一瞬间落回肚子里。


他挑眉,给了你一个飞吻,好像在说:看,爷回来了,毫发无伤。



“滴——答——滴——答——”表针冷漠的向前走着。你蜷缩在沙发一角,不安地来回捏着手,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时间。


你们约定的底线时间就要到了,Baekhyun从来没有等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消息,这次的任务到底有多棘手?


不管了。你抓起衣服拿上钥匙,骑着哈雷往夜夭疾驰而去。


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在叫你的代号,转过头去,你松了口气,心一瞬间落回肚子里。


他挑眉,给了你一个飞吻,好像在说:看,爷回来了,毫发无伤。



2H_thst09

2022.12.7〜2023.1.27的第二幅跨年钜作(假的)也收尾画完啦🥹

D-9就要回家啦 D-99就要过生日啦 快点见面吧~🥳

希望大家--过得开心!

记得天天开心喔🤫

2022.12.7〜2023.1.27的第二幅跨年钜作(假的)也收尾画完啦🥹

D-9就要回家啦 D-99就要过生日啦 快点见面吧~🥳

希望大家--过得开心!

记得天天开心喔🤫

彩璊琳
一起逛街为灿烈买礼物的亲故吖~

一起逛街为灿烈买礼物的亲故吖~

一起逛街为灿烈买礼物的亲故吖~

2H_thst09

2022.12.4〜2023.1.26-5:06的跨年画终于画完啦🥹好时间好日期好日子

D-10就要回家啦 D-100就要対生日啦 我想你啦💭

希望大家--过得开心!初五快乐 新年快乐喔🥳

2022.12.4〜2023.1.26-5:06的跨年画终于画完啦🥹好时间好日期好日子

D-10就要回家啦 D-100就要対生日啦 我想你啦💭

希望大家--过得开心!初五快乐 新年快乐喔🥳

田亩子(MUZI)

你对我说的,我同样也想对你说

“我真诚的,全心全意的,把手放在胸口起誓,我爱你”

我爱你,伯贤

你对我说的,我同样也想对你说

“我真诚的,全心全意的,把手放在胸口起誓,我爱你”

我爱你,伯贤

是飞飞飞仔啊

 “宝贝,你在哪里?” 

    “在家里啊...”

 “那为什么,桌子上有酒?”

 “哦~口渴吗?”

 “呵...”

 “看来,牛奶是喂的不够了...”

 “宝贝,你在哪里?” 

    “在家里啊...”

 “那为什么,桌子上有酒?”

 “哦~口渴吗?”

 “呵...”

 “看来,牛奶是喂的不够了...”

草莓味凡凡子

【边伯贤×你】“怎么会这么呆?”

       “你的练习册。”


       看着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的边伯贤,你一个急刹车压低声音,而后小心翼翼地将手里最后一本练习册放在他的手臂旁边,老师叮嘱的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到底没有说出来。


        无奈的耸了耸肩,你回到自己地位置上坐下,自然不知道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边伯贤就睁开了眼睛,随手抓起练习册塞进桌堂里,动作无比熟练。


  作为班上从未写过作...

       “你的练习册。”


       看着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的边伯贤,你一个急刹车压低声音,而后小心翼翼地将手里最后一本练习册放在他的手臂旁边,老师叮嘱的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到底没有说出来。


        无奈的耸了耸肩,你回到自己地位置上坐下,自然不知道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边伯贤就睁开了眼睛,随手抓起练习册塞进桌堂里,动作无比熟练。


  作为班上从未写过作业的学生,以往的你只觉得边伯贤实在是条好汉,但是作为新上任的课代表,一想到以后的生活,你就觉得眼前发黑。


        坐以待毙显然不是你的风格,回想着往届课代表对待边伯贤的态度,你知道来硬的行不通,低头哀求更是下下之策,所以你另辟蹊径,打算采用苦肉计。


        心中有了计划,你悄悄扭头瞥一眼坐在角落正望着窗外走神的边伯贤,不免感慨一句他姣好的容貌。


  第二天,边伯贤照例交给你一本空白的练习册,你看着他毫无波澜的俊颜,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点上一烛蜡。


        果不其然,下午当你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首先迎接的就是来自科任老师的质问-


        “边伯贤今天交过来的怎么还是空白册子?”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在心里嘀咕一句,低着头上前小声回一句-


        “我今天再催催他。”


        说完这句话,你抱起桌子上所有的练习册就准备回教室,结果一抬头就和不远处的边伯贤来了个对视,看起来刚刚进来,应该没有听到刚才你和老师的对话,这么安慰着自己,你快步从他面前飘过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其实边伯贤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同时他也清楚昨天你并没有对他说多余的话,看来这其中有隐情呢,边伯贤嘴角微扬。


        快速拿过请假条回到教室,刚刚好撞上你准备把练习册放在他桌上的场景。


“老师让你跟我说什么?”


        边伯贤饶有兴味的声音从你背后传来,吓得你一个激灵。


        “什么都没有!”


         你急忙回答,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后知后觉自己的反应有点大,你脸颊一红,将练习册塞到边伯贤的怀里就跑回了位置,只留下边伯贤拿着还带有你体温的练习册,肩膀微耸,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第三天,边伯贤破天荒的主动把作业放到了你的桌上,你呆愣的翻开,看到的就是写的满满当当的练习册,所以你的计划成功了?


        看不出来嘛,原来边伯贤喜欢出其不意这种类型的,你老道地摸索着下巴,脑海中已经开始琢磨着如何调整自己的策略。


        不过边伯贤没再给你大展身手的机会,接连几天都主动把作业交给了你。


        你乐得轻松,再加上好几天没有听到老师的唠叨,连带着送作业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只是乐极生悲,你脚下一个没看就踩空台阶摔在了地上。


         怀里的练习册散落一地,你忍不住哀嚎一句--


         “完蛋了完蛋了。”


         顾不上脚腕处传来的酸痛,你急忙起身把地上的练习册捡起来,然后就看到面前多了一双好看的手,顺着向上看去就对上了边伯贤那双含笑的眼睛--


        “怎么会这么呆?”




怜.

【边伯贤】2 偏爱

  本文不接受换头,转载,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

  

  “你们没吃早饭?”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垂眼看着我和吴世勋的早餐。

  

  “哥,你吃吗” 

  

  吴世勋答非所问。

  

  “不吃” 边伯贤的眼底出现明显的嫌弃。

  

  “哦” 吴世勋也不生气,自顾自的吃起来。

  

  边伯贤转头看向我,“给我看看你的书”

  

  “?什么书” 我懵了。

  

  边伯贤面色有些难看,咬牙切齿地说,

  

  “你是打算只用脑子复习吗”

  

  “啊” 我看着他的表情,...

  本文不接受换头,转载,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

  

  “你们没吃早饭?”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垂眼看着我和吴世勋的早餐。

  

  “哥,你吃吗” 

  

  吴世勋答非所问。

  

  “不吃” 边伯贤的眼底出现明显的嫌弃。

  

  “哦” 吴世勋也不生气,自顾自的吃起来。

  

  边伯贤转头看向我,“给我看看你的书”

  

  “?什么书” 我懵了。

  

  边伯贤面色有些难看,咬牙切齿地说,

  

  “你是打算只用脑子复习吗”

  

  “啊” 我看着他的表情,隐隐约约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我以为你们这种学霸都能把知识记在脑子里呢,既然这样,那我回家拿书去”

  

  边伯贤学习好,但是具体好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我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回家好好睡一觉。

  

  我刚起身准备走,就被边伯贤按住了肩膀,被强迫坐下,吴世勋对我投来怜悯的目光,我求助地看向他,结果这个家伙装作没看见,低头喝牛奶。

  

  最后边伯贤逼我做了一上午的数学题,难的我想死,但是他讲的很清楚,这一天也算没白来。

  

  但是我隐隐有些不安,不应该和他们走的太近的,我在心里说,边伯贤的身份特殊,吴世勋又是个引人注目的主儿,不应该走太近的,

  

  而且,有一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边伯贤对我这么好,不能算说是好,但是之前听说边伯贤说话都是冷冷的,看人的眼中都带着阴翳,以至于最开始被分到和他做同桌的时候我是有些害怕的。

  

  终于在中午的时候,边伯贤先生的起床气散了,

  

  “中午吃什么” 吴世勋问。

  

  “我回家” 不想再呆在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 边伯贤挑眉看看我,也没多说什么。

  

  “那我送你” 吴世勋送我上学放学回家这件事好像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你俩吃饭吧” 我摆摆手。

  

  “但是,我俩不会做饭” 

  

  吴世勋委屈巴巴地看着我,意思是要去我家蹭饭。

  

  我假装没懂他的暗示,

  

  “那叫外卖呗 我突然想起我家里还有衣服没收,你看这天估计马上就下雨了,我先回家了”

  

  没等他们反应,我就跑了出去,边伯贤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大晴天,一言不发。

  

  倒是吴世勋一直嘟囔,

  

  “没见过这样没义气的人”

  

  傍晚的时候再见到边伯贤我是很意外的,上午从他家逃离之后我回家睡个长长的午觉一直睡到黄昏日落。

  

  我打开门,边伯贤就站在门外。

  

  “啊!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被他吓了一跳,毕竟他从来没有来过我家,

  

  “就散步,走到这来了” 他摸摸鼻子。

  

  “啊” 我被他弄得有些发懵,我家和他家开车都要十多分钟才能到,散步怎么能散到我家里来。

  

  “你吃饭了吗” 他转移话题,

  

  “还没有” 

  

  毕竟我刚睡醒,刚刚还在床上磨叽好一阵。

  “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叹了口气,

  

  “去哪?”

  

  “我请你吃饭” 

  

  我本来是拒绝的,在他说请我吃饭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关上了门,谁能想到!谁能想到!这个狗卡住了门,把我硬拖了出来。

  

  无功不受禄,吃亏才是福,他突然这么反常真的让我有些心慌。

  

  是因为早上的起床气还没消吗,我认命地想。

  

  “你不舒服吗” 他低头看看我。

  

  “没有” 我摇摇头,“你找我出来到底是要干嘛”

  

  他顿了顿,停下了脚步,

  

  “世勋说我总是冷着脸,可能会吓到你”

  

  其实也没有,我在心里想,至少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向我打招呼,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挺好的。

  

  我没有抬头看他,就径直地看着他的衣服,沉默了好久,听见他说 

  

  “不要害怕我了”

  

  这种感觉很怪,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今天怎么了” 我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没事” 他别过头,“走吧,我们去吃饭”

  

  “我没有害怕你”

  

   在他向前走的时候,我站在他身后说道,

  

  “只不过是我们两个,不对,还有吴世勋,你们俩和我本不该有交集的”

  

  “什么意思?” 他转身向我走来,

  

  “你应该知道吧,我没有妈妈” 我抬头看他,努力地憋着泪水,

  

  “那又怎样?” 他不解地看着我,“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自卑的理由”

  

  像是被戳穿了秘密,我不知所措地低头看着鞋尖。

  

  “万一我不是好人呢 ,你也听说过吧,我偷东西,辱骂同学” 我闷闷地说。

  

  边伯贤被我气笑了,他说了让我记一辈子的话,以至于多少年后我再想起来还是会泪流满面,他说,

  

  “我不信别人的话,我只信你,你说,我就信”

  

  我猛地抬起头,“边伯贤,你凭什么信我”

  

  这是从我认识边伯贤之后最大的疑惑,他为什么帮我,凭什么信我。

  

  我以为他答不出来,抬头看他,却看到他眼底的坚定,他说

  

  “凭我是边伯贤,不是别人”

  

  

  

  “早啊,洋洋” 吴世勋一如既往地来找我上学,顺手给我带了早餐。

  

  “三明治” 我接过他手里的早餐,“什么味道的”

  

  “草莓酱” 他一边吃一边说。

  

  他单肩背着我的书包,

  

  “你和边伯贤住在一起,不用给他带一份早餐吗” 

  

  吴世勋每次买的早餐都很好吃,而且好多天都不重样。

  

  “不用啊,伯贤哥在家就吃了” 吴世勋撇撇嘴。

  

  “他自己做早餐?” 我挑了下眉实在想象不到边伯贤在厨房能做出个什么来。

  

  “当然啊” 吴世勋骄傲地说,“我们每天吃的早餐都是伯贤哥做的,伯贤哥没和你说吗”

  

  他的表情从最开始的疑惑到现在跟吃了土一样只用了一秒,

  

  (吴世勋os:完了,这个是不是不能告诉小洋洋)

  

  吴世勋一脸天杀的表情懊悔不已,我看着笑了出声。

  

  “我装作没听到好了” 我眯眼笑着看他。

  

  “洋洋你太好了!” 吴世勋作势要抱我,我立马伸出手保持安全距离,

  

  “打住,有要求的”

  

  “什么要求” 他像小鸡一样蹦蹦哒哒,

  

  “这个月你不许来我家蹭饭” 我铁面无私。

  

  “你也太狠心了啊啊啊!” 吴世勋悲伤到大叫,周围好多人纷纷向我们投来目光。

  

  我立马捂住他的嘴,

  

  “边伯贤做饭那么好吃,你就回去和他一起吃呗”

  

   我白了他一眼,只见他瘪瘪嘴,

  

  “伯贤哥不做晚饭的”

  

  还没等我反驳,就已经到了班级门口,吴世勋等我坐到座位上时才离开,边伯贤一向都是踩着铃或者铃响之后才到的,

  

  一个女生靠了过来,坐在了边伯贤的位置上。

  

  “宋星洋,你是怎么认识吴世勋的啊” 

  

  我记得她,好像是叫李乐凌,之前我和边伯贤分到一起坐,她好像还.......很不高兴。

  

  “就是有一天放学偶遇到了”

  

   我省略了边伯贤,随便扯了个谎,也不算谎,毕竟我和他是真的遇到了。

  

  “啊!你们家也住在翰林小区啊” 那个女生有些不可思议。

  

  “没有没有,他那天好像有什么事,没回家” 我心想这谎越扯越大。

  

  “这样啊” 李乐凌眨眨眼,

  

  “中午我能和你一起吃饭吗,我和我的好闺蜜分开了,没人陪我一起吃饭”

  

  因为是同班同学我也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应下,看样子她应该是冲着吴世勋去的,吴世勋脾气那么好,应该不会生气吧。

  

  边伯贤今天难得早到了一分钟,进了教室就看见坐在他位置上的李乐凌,微不可察地皱了眉。

  

  “对不起啊,边伯贤同学,我刚刚在和宋星洋说话” 

  

  李乐凌赔笑地对他说。

  

  边伯贤看向我,我尴尬地笑了笑,他不再皱眉,等李乐凌离开后,将书包胡乱塞进桌子里闷头睡觉。

  

  我本想谢谢他的早餐,看他心情不好,也就放弃了,听吴世勋描述 他的起床气还挺吓人的。

  

  很快就中午了,边伯贤在第三节课睡醒之后就去篮球场打篮球了。

  

  李乐凌下课铃一响就拉着我往外走,

  

  “快走啊,星洋,去晚了要排好久的队”

  

  她突然这么亲密地叫我,我还有些不习惯,僵硬地拉住她,

  

  “等等,吴世勋来找我,我们和他一起吃”

  

  她好像很惊讶,眼睛睁的好大,眼里有欣喜还有另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小洋洋,我来了” 吴世勋露出个脑袋,忽略了我身边的李乐凌,径直走进来。

  

  “说了多少次别这么叫我!”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去了趟办公室,耽误了一会” 他丝毫不理会我的控诉。

  

  我叹了口气,看着一旁被忽略的李乐凌面色好像有些不好。

  

  “对了,今天我们和她一起吃饭” 我走到她身边。

  

  “啊 好啊” 吴世勋挑下眉,“你同学啊”

  

  “嗯嗯” 我点了点头,吴世勋没再多说什么。

  

  打完饭之后我们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边伯贤已经好久没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往常都是我和吴世勋,今天突然多了个人,我们俩都异常沉默。

  

  还是李乐凌率先开口,

  

  “世勋,听说你和边伯贤住在一起” 她好像有点兴奋。

  

  吴世勋似乎对她的称呼有些不满,皱了皱眉,但出于礼貌又考虑到她是我的同学,

  

  “嗯” 

  

  吴世勋说完就闷头吃饭没有给她继续找话题的机会。

  

  李乐凌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疏离,还在努力的找话题,我看吴世勋不回应她,只能偶尔应付几句缓解尴尬的环境。

  

  “我吃完了”

  

   吴世勋放下筷子,往常他吃饭比蜗牛都慢,今天这么突然反常....我意识到我好像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你吃这么少啊” 李乐凌率先发问。

  

  “嗯” 吴世勋没想搭她的话。

  

  “你吃饱了?” 我抬头看看他,

  

  “今天食堂的饭不好吃,等下午我让伯贤哥从外边买些别的回来,我给你送一份去” 

  

  说起边伯贤,这几天他好像很忙,忙到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他这几天在干嘛”

  

   我装作无意问了一句。

  

  “他啊,他最近好像在准备数学竞赛” 吴世勋摆摆手。

  

  “竞赛?” 我有些吃惊,怪不得他最近这么困。

  

  “这你都不知道啊” 

  

  李乐凌凑过来,

  

  “亏你还是他同桌呢”

  

  “你怎么知道的?!” 我更惊讶了,看着她冲着我俏皮地眨了眨眼。

  

  “我吃完了” 

  

  我放下筷子,李乐凌平时好像根本不屑进食堂这种地方,没吃几口。

  

  “走吧” 吴世勋催促,“等会我们去门口等伯贤哥去”

  

  他推着我往校门口走。

  

  “那个,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李乐凌凑上来。

  

  吴世勋皱了下眉,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就应下了。

  

  到了门口,就看见远处的边伯贤提着一盒奶油蛋糕还有两份饭和两杯奶茶一杯冰美式,拿着那么多东西,吴世勋也没有上前帮他一下的想法,站在原地笑着看他,

  

  “谢了哥” 眼睛弯的像月牙。

  

  “下次想吃自己出去买” 边伯贤眼底一片阴暗,恶狠狠地对着吴世勋,顺手把小奶油蛋糕和奶茶递给了我。

  

  “世勋说你想吃这个” 

  

  我一脸震惊,我什么时候说我想吃蛋糕了!

  

  还没等我反驳,吴世勋在我身后就一直戳我,

  

  不过,是挺想吃,草莓蛋糕呢,看牌子好像还挺贵。

  

  我接过蛋糕,看着一旁的李乐凌两手空空,我有些尴尬,将奶茶给了她。

  

  边伯贤这才注意到她,

  

  “你朋友?” 边伯贤挑了下眉。

  

  “这....这是我们班同学” 我稍微靠近他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尴尬地说。

  

      他也感觉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

  

  “边伯贤” 算是自我介绍了。

  

  李乐凌胡乱地点着头,“嗯嗯嗯嗯嗯嗯”

  

  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个认识呢........

  

  放学的时候,边伯贤难得没有提前出教室,铃声一响就背着我的书包拉着我往外走。

  

  “世勋还没来呢” 我拉住他。

  

  “今天不等他了” 边伯贤不给我反驳的机会,就拉着我出了校门。

  

  “不用告诉他一声吗” 

  

  “没事,等会我给他发微信”

  

  “我们去哪” 看着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我忍不住问。

  

  “我也不知道” 边伯贤摸了摸鼻子。

  

  “嗯?” 我疑惑地看着他。

  

  “没事”

  

  “你最近很奇怪” 我歪头看看他,

  

  “哪里奇怪” 他同样歪头看看我。

  

  “边伯贤,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沉默了好久,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也想了好久,没再看我,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光洒在他的眼睛里像点点星光,可是眸子却温柔的能溢出水来。

  

  “刚分班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小女孩,瘦瘦的,矮矮的,穿着尺码大一倍的校服到处找自己的班级”

  

  我惊了一下。

  

  “我当时想去帮帮她,但是又怕吓到她,她太可爱了,但是四处找教室的样子又想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兔子,所以我就跟在她的身后走,走了好久,小兔子终于找到了她的教室”

  

  他转过身看着我。

  

  “好巧,我和小兔子是一个班级的”

弦禮日记

边伯贤|当你想放弃他时却失忆了(下)

/失忆俗套的爱情故事

/HE


-


夜里乔颂礼躺在床上,一直无法整理好与边伯贤之间的关系。她明明不抗拒边伯贤的亲近,只是当他靠近时,心脏并不是紧涩地跳动甜蜜,而是泛着酸。


究竟是为何?


乔颂礼始终没有想明白。


边伯贤进房间的声音轻到极致,等乔颂礼意识到房间内多了个人时已经被边伯贤抱住了。

“在想什么?”他轻声问道,眼神却落在她的手腕上,皓白纤细。指尖缓慢抹上她的手腕,“瘦了好多,要补补了。”边伯贤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乔颂礼哪里想到边伯贤还有这举动,顿时脸红红地想要往被窝里缩去。


“晚安。”


确定心意之后他并没有后退,愈......

/失忆俗套的爱情故事

/HE





-


夜里乔颂礼躺在床上,一直无法整理好与边伯贤之间的关系。她明明不抗拒边伯贤的亲近,只是当他靠近时,心脏并不是紧涩地跳动甜蜜,而是泛着酸。


究竟是为何?


乔颂礼始终没有想明白。


边伯贤进房间的声音轻到极致,等乔颂礼意识到房间内多了个人时已经被边伯贤抱住了。

“在想什么?”他轻声问道,眼神却落在她的手腕上,皓白纤细。指尖缓慢抹上她的手腕,“瘦了好多,要补补了。”边伯贤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乔颂礼哪里想到边伯贤还有这举动,顿时脸红红地想要往被窝里缩去。


“晚安。”


确定心意之后他并没有后退,愈加主动地前进,俊脸几乎要贴到乔颂礼眼前,他满目皆是今夜的月色,温柔得不像话。


“明天想吃什么?”


即使是在失忆前,乔颂礼仍未有过与异性如此亲密时刻,更别说被男人温柔注视。她不太懂与男人的相处之道,更不能快速投入她现在是人妻的身份中。


她红着一张脸摇摇头。

“你决定就好,我不挑食的。”


想来以前还是他辜负了乔颂礼,这般相处下来,多少还是能感觉到乔颂礼对他的刻意保持距离,边伯贤垂下眸子,再次抬眼时又恢复了那满眼的温柔,“好。”他摸了摸乔颂礼的脸。


乔颂礼发觉他眼里复杂与深情,不由得一愣,摁住心底的紧张悄悄向边伯贤的方向移动了些,她看着她的脸,小声问道:“我想知道我们以前的事情,你可以告诉我吗?”

想起边伯贤之前说的关系一般,乔颂礼每每思即此,心口总是泛着酸。

她很好奇,好奇他们以前的事情。


淡定的是乔颂礼,可边伯贤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僵,他定定注视着乔颂礼,发现她脸上并没有其他情绪之外,边伯贤微微张唇:

“好。”


而当他缓慢地叙述完一个故事之后,乔颂礼的内心愈加平静,她似乎回忆起那些日子,边伯贤不在身边的日子,她独自带着小孩子的那些日子,内心复杂酸涩。


她失去了记忆,无法回忆起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爱边伯贤的这件事,以及——她对边伯贤有多么失望。


整个过程边伯贤都注视着她,生怕错过乔颂礼脸上的表情。


没有想象的崩溃与无奈,她眼里的平静像是对他的举动作无声地抵抗。


边伯贤想,若是她哭起来或许还会更好,可是乔颂礼没有,她一直安安静静地,就像是他离去前,她一样是那份安静的性子。


他有些害怕,害怕乔颂礼会突然离开。


“颂礼……你在想什么?”


“嗯?”乔颂礼回过神,只见边伯贤一脸紧张,她看着,忽然笑了,“你紧张什么?该紧张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边伯贤张唇,他无法反驳乔颂礼的话,该紧张的人的确是她,而他只是担心,乔颂礼会不会抛弃他罢了。


“颂礼,你怎么想?如果你需要冷静期,我…我可以答应你,这……”唇上柔软的触感令他微微失神,她大胆的靠近中沐浴过后的芳香便笼罩了他。


可以理解为她原谅他的意思吗?

边伯贤想。


在失忆的乔颂礼记忆中,这是她第一次亲吻她的丈夫,她不懂得什么技巧,生涩地舔了舔他的唇后红着脸躲进他的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腰。


“别担心啦,现在你爱我就好了,我们都回不了过去,那么就好好珍惜现在和未来吧。”


乔颂礼不清楚她婚后的性子如何,现在的她总归是希望自己能够把握当下,不留遗憾的。

因此边伯贤在说出他们以前的故事时,虽更多是心酸与无奈,但乔颂礼还是坚定她的想法,试一试吧。


她的内心也蠢蠢欲动,小声地说,可以再信他一次啊……


边伯贤拥住,轻声道:“好,我们好好珍惜现在和未来。”


幸好,上天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好好把握住应该的人。

他不会再错过了,再也不会。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无比香甜。


-


清晨,边伯贤醒来时满怀温香令他失神。他垂眼看了下仍在熟睡的乔颂礼,像是小考拉抱树似的抱着他不放手。边伯贤抿唇轻笑,抬手碰了碰她的唇。


“唔……睡觉…”她嘟囔着往他怀里拱去。


可爱——

进化为老婆痴汉的某人已经笑眯眯地收回他作恶的小爪子,乖乖搂着老婆又赖了几分钟的床后才轻轻送开她出去看孩子。


糯糯醒了有小一会,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们那帅气的爸比,然后才咿咿呀呀地想要他抱。带了老婆和孩子可可爱爱滤镜的男人自然抱着孩子亲亲哄哄。没过几分钟成功俘获了糯糯的心,抱着爸比的脖子呀呀笑得开心。


乔颂礼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面,暖日阳光温散,她的丈夫抱着孩子又哄又宠的。人生的满足好似也不过如此了。


边伯贤看到乔颂礼,朝她笑,“醒了,过来抱一下糯糯吧,我去给你们做早饭。”


糯糯见到妈咪也是高兴,到了妈咪怀里眯眼笑得只露出一对小月牙。


乔颂礼喊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还是我来吧?我应该先给你做早饭来着……”哪有说结婚第一天让老公给做饭的呢,虽然——只是和失忆后的自己第一天罢了。


“没关系,我出差的时候可是学会了很多菜式,你要试试再指导下我。”


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再说显得也奇怪。乔颂礼点点头。


吃过早饭后,边伯贤牵着她的手神神秘秘说要出去玩。


“你会喜欢的。”


可无论如何乔颂礼都没想到边伯贤会带她去婚纱店,满目精致漂亮的婚纱,乔颂礼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他。


“带我来这干嘛呀?”


糯糯窝在她帅气老爸的怀里呼呼。


“来这里当然是选婚纱,颂礼,我想和你重新拍一组婚纱照。”


没什么能比他现在站在她面前深情真挚说出这句话还要动人的语句了。


“我知道我们以前不爱,可是现在,我们很爱,时间留不住,就让照片保存吧。”


柔和阳光中,他缓缓朝乔颂礼走来,在她脸颊上留下一个吻。


“好。”


那就让照片永远记得他们的相爱。

 






END

Park_念白

第二张拔贤哥怎么比女伴舞的坐姿还妖娆啊?😂哈哈哈 

第二张拔贤哥怎么比女伴舞的坐姿还妖娆啊?😂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