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g dream!

67598浏览    209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31 14:57
魔法少女蜜柑

授权汉化

作者推特:@akni105


这位太太的冰川双子粮很!好!吃!💕

授权汉化

作者推特:@akni105


这位太太的冰川双子粮很!好!吃!💕

魔法少女蜜柑

授权汉化

作者Twitter:@akni105


p7—p8:ykls注意

p9:あこリん注意


今天也是嗑冰川双子的一天💥

授权汉化

作者Twitter:@akni105


p7—p8:ykls注意

p9:あこリん注意


今天也是嗑冰川双子的一天💥

魔法少女蜜柑

授权汉化

作者Twitter:@38sBang


mskk好吃!!!💥💥

授权汉化

作者Twitter:@38sBang



mskk好吃!!!💥💥

津波硝子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转载和商用】


猫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


画师:恭(きょう)

主页:https://twitter.com/kyou_fr39

请大家多多支持原画师!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转载和商用】


猫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


画师:恭(きょう)

主页:https://twitter.com/kyou_fr39

请大家多多支持原画师!








津波硝子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日菜「髪伸びたな~」



画师:恭(きょう)


地址: https://twitter.com/kyou_fr39/status/1203252878736949249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日菜「髪伸びたな~」




画师:恭(きょう)


地址: https://twitter.com/kyou_fr39/status/1203252878736949249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诶诶-

先介绍一下,本人国服开了才入坑,补了两季动漫和沙雕小剧场。之前一直在狂磕ykls,后来同时开始吃mskk。昨天抽到kkr三星卡,又为了分析mskk的感情进展而夜不能寐(不是)



kkr的三星卡真的透露了太多,kkr其实早已看穿熏哥哥华丽外表下的懦弱、注意到软萌花音关键时刻的勇敢、知道看起来没心没肺的育美才是五人中最女孩子气最在乎自己形象的那个。kkr平时表现得我行我素、完全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其实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以自己独特的个性带领着大家前进。kkr当然知道美咲就是米歇尔的“中之人”,但聪明如她也无法理解美咲为什么总是妄自菲薄、轻易给自己下定论;或者说,正是因为kkr在各种方面都做...

先介绍一下,本人国服开了才入坑,补了两季动漫和沙雕小剧场。之前一直在狂磕ykls,后来同时开始吃mskk。昨天抽到kkr三星卡,又为了分析mskk的感情进展而夜不能寐(不是)




kkr的三星卡真的透露了太多,kkr其实早已看穿熏哥哥华丽外表下的懦弱、注意到软萌花音关键时刻的勇敢、知道看起来没心没肺的育美才是五人中最女孩子气最在乎自己形象的那个。kkr平时表现得我行我素、完全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其实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以自己独特的个性带领着大家前进。kkr当然知道美咲就是米歇尔的“中之人”,但聪明如她也无法理解美咲为什么总是妄自菲薄、轻易给自己下定论;或者说,正是因为kkr在各种方面都做到了“无敌”,她才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作为“隐藏天才”的美咲会这样贬低自我,无论对待什么都是一种负面悲观的态度。而kkr又偏偏是那样在乎美咲,或许是因对美咲的天才本质产生共鸣,又或许是因难得遇见完全不会被自身氛围所带偏的人;正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她会说,每次看到充满负面情感时的美咲就忍不住感觉心被揪紧。米歇尔这个角色,既是hhw的绝对吉祥物、万能的精神领袖,也是kkr为美咲创建的面具,希望在面具之下,她能更轻易地敞开心扉。




另一方面,通过这张三星卡里mskk的对话,感觉美咲应该也知道kkr知道她就是米歇尔的中之人(好绕2333),但她可能还是不懂为什么kkr平时要表现得好像不知道这点。她可能知晓了kkr对自己的期许,但又习惯性地认为自己做不到。即使如此,无论是平时的美咲还是作为米歇尔的美咲,她对kkr的宠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虽然有时美咲也会把kkr的任性和魅力归结为家族实力撑腰的结果,其实她应该很清楚kkr的天才之处,以及她为乐队、为大家以及为自己能露出笑容而做出的一切努力。




还是觉得动漫第二季经典跳伞集里kkr对慌乱的米歇尔说的那句“你为什么是这副表情呢”实在是太神了。如果试着从比较严肃的角度分析这段搞笑剧情,首先,我们必须要接受kkr就是一个绝对天才的设定,她能从米歇尔还没变成高达(x)这一点中看出美咲在头套里的慌乱;kkr当然相信美咲,相信她完全有能力救起自己,所以才会没带降落伞就直接从热气球上一跃而下。她希望美咲能轻松反转局势、认识到自身的能力,从而露出真心的笑容。不管kkr有没有注意到,其实她每次看向米歇尔时,真正注视着的都是其中的美咲。

津波硝子

【授权搬运】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モカ「いい景色ですな~」


摩卡:景色很好~



画师:恭(きょう)


P站主页网址: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972875 


请大家多多支持原画师!!!

【授权搬运】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モカ「いい景色ですな~」


摩卡:景色很好~




画师:恭(きょう)


P站主页网址: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972875 


请大家多多支持原画师!!!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作者: Ha...

授权转载\^O^/
作者: 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4658211&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 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4658211&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IAN
两位同框出现的密集程度让我很是...

两位同框出现的密集程度让我很是怀疑私下里你们俩是不是成天贴在一起

两位同框出现的密集程度让我很是怀疑私下里你们俩是不是成天贴在一起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337510&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请多多支持下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337510&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请多多支持下原作者!\^O^/

津波硝子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转载和商用】

ハロー、ハッピーバレンタイン!

情人节快乐!

画师:恭

首页网址: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972875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转载和商用】

ハロー、ハッピーバレンタイン!

情人节快乐!

画师:恭

首页网址: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972875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Ha...

授权转载\^O^/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2005516&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2005516&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睡眠余额不足迟早困死

【bang dream!】 Good morning

*居然真的写了www然而并没有出货,本来是想写事后的早上突然就变成了沙雕段子,内含冰川双子,友希那莉莎,摩卡兰,彩千圣自觉避雷,祝观看愉快  

さよひな 

冰川纱夜有固定的生物钟,晨光刚拨开窗帘的缝隙钻进一抹小小的金黄时,她就醒了,但还是安分的躺在床上,让身体充分缓冲再起来。

她侧目看到某人睡得有些翘起的头发末梢,悄无声息的曲起手肘撑高身体小心翼翼和紧贴着自己的妹妹拉开些许距离避免惊扰对方美梦,可手尚未从日菜的腰上撤离时,怀中人似乎有所察觉一般,向后骨碌碌地滚了小半圈填上空缺的距离,立马又撞回她的怀里。

 “姐姐。”冰川日菜的声音满是浓浓的倦意,...

*居然真的写了www然而并没有出货,本来是想写事后的早上突然就变成了沙雕段子,内含冰川双子,友希那莉莎,摩卡兰,彩千圣自觉避雷,祝观看愉快  

さよひな 

冰川纱夜有固定的生物钟,晨光刚拨开窗帘的缝隙钻进一抹小小的金黄时,她就醒了,但还是安分的躺在床上,让身体充分缓冲再起来。

她侧目看到某人睡得有些翘起的头发末梢,悄无声息的曲起手肘撑高身体小心翼翼和紧贴着自己的妹妹拉开些许距离避免惊扰对方美梦,可手尚未从日菜的腰上撤离时,怀中人似乎有所察觉一般,向后骨碌碌地滚了小半圈填上空缺的距离,立马又撞回她的怀里。

 “姐姐。”冰川日菜的声音满是浓浓的倦意,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看上去像是睡糊涂的感觉,但却稳稳当当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天才的涵盖面这么广阔的吗?

 “抱歉,吵醒你了吗?”纱夜重新睡下,伸手将半梦半醒的日菜捞进怀中,日菜顺着她的动作背对她像狗狗一样蹭了蹭,似乎找到了最舒服的的位置,心安理得的霸占头等舱。纱夜低头埋进日菜的脖颈间,轻轻地吸气,熟悉的沐浴露香气又勾起了她的零星睡意。

日菜乖巧向来不过两秒,不知怎的,又向后退,一副想朝这边转身的样子倒更像是在水里扑腾的狗狗,奈何两人之间间距为零,翻到一半就过不来了,只能半瘫在纱夜身上。

 “······不多睡会吗?”纱夜一边后撤给她腾出足够的地方翻身一边掖了掖被那人一阵折腾弄掉的被角。

 “唔·····想和姐姐一起吃早餐”日菜放弃掉转身的伟大计划,硬是赖在她身上,嘴角挂着一如既往地笑容,但整个人显得有些懒洋洋的。

 “早饭想吃什么?” 

“味增汤。” 

“虽然没问题,不过这又是什么梗?”纱夜从侧方将日菜如猫咪般狡黠的笑容尽收眼底估摸着这熊孩子又要坑害自己。

 “诶?真的可以吗?”日菜猛地抬头,眼里满是兴奋。

 纱夜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就是这人自己的要求好吧。

 “既然决定起床的话,那就马上起来。”

 “好,感觉噜噜噜起来了。”

日菜扭头朝向纱夜,纱夜收拢双臂加深这个拥抱,探身向前。

 两人鼻尖轻碰,一触即分。

 “早上好,姐姐” 

“早上好,日菜”   

あやちさ  

没有静音的手机就像夏天中间被挖去一大块的西瓜,是不完整的,尤其是在难得的假期,丸山彩深有体会。  

负隅顽抗了两秒后果断缴械投降,认命地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早上好,千圣。”是松原花音的声音,在接通的瞬间就有被治愈的感觉。

 “早上好~但不是千圣哦。”鼻音有点重,冷到了吗?她漫无边际地想,瞟了一眼旁边拖着被子团成团的千圣,讪讪收回目光。

“诶····彩?”花音也没想到这边的人会是彩,“抱····抱歉,那个·····我好像打错电话了,真的对不起不小心吵到你了。” 

 “没事没事,也该醒了。”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聊了一会才挂掉电话,然后彩一头栽回被子里打算来个回笼觉。

“刚才,谁的电话?”千圣揉揉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但仍是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花音,找你的。”彩半瞌着眼答道。

 “哦,这样啊·····”千圣点点头表示理解。

 ········好像哪里不对,花音找自己,为什么是彩接的电话?等等,为什么花音会打电话给彩找我?一般来说不都打给我的么? 

 “·······” 

垂死病中惊坐起,千圣连忙伸手够起柜子边的手机,想都没想就打通了电话。

 “早上好,花音。” 

“彩····诶?千圣?”花音愣了愣,似乎有些措手不及。

“那个····彩刚好在我家,然后,刚好有点事,电话就让她接了,没吓着你吧?”千圣想这叫细节性隐瞒,不算欺骗好友,不用愧疚,事实上千圣没有告诉花音自己和旁边这位接别人手机接的这么熟练的小姐已经是恋人关系,倒不是刻意隐瞒,只不过总是错失开口的机会就不清楚要怎么开口了。

 “没有吓到啦,不用担心,” 

安全上垒!

 “但是·····” 

 “但是?” 

 “为什么千圣你用彩的手机打过来啊?” 

千圣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粉色的手机,再机械的把目光移到彩旁边手机上——是自己的手机没错。 

 “·······” 

之后两人去土下座道歉道了个爽。

摩卡兰  

美竹兰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被青叶摩卡圈在双臂之间,目光在怎么上移也只能将视线停留在摩卡久未补水显得纹理分明的樱粉色嘴唇上。

 不知缘由,开始有些躁动不安。  

“喂,摩·····”她想从摩卡怀里脱出,冷不防地瞟到对方漂亮锁骨上淡淡的红痕。  

······昨晚几点睡来着?

 美竹·心虚的一批·兰同学暂时的放弃把摩卡叫醒的任务,然后····然后就开始觉得超无聊了,又不能乱动,又不能起来,只好任凭神志发散以消耗时间,可视线好死不死又回到摩卡的嘴唇上。 

那人睡得格外安稳,呼吸都几不可闻,平日里的慵懒乘以数倍放大,双唇轻轻地开合,像沾上水滴的花瓣,鲜艳欲滴。 摩卡睡这么沉,碰一下也不会醒吧?

这么想着不由自主探出手指,如她所想,是稍显湿润的感觉却柔软的可怕,兰到还不至于忘记干亏心事的时候留个心眼,观察摩卡的动作,一有动弹她就会及时刹车,大家就当无事发生,但摩卡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真的好软·····棉花糖?大福?团子?兰感觉脑海里所有能排到软字号的食物正一溜吹着口哨从她眼前呼啸而过,手指就就停留在那人的唇角,细细还能体会出点潮意,这家伙是梦到吃什么了啊·······  

这不怪我,她想,只是因为刚起床有点饿,饿到胡思乱想,说起来压根就是这家伙的不对吧,为什么睡得这么安稳啊?! 

所有冗长的掩饰最后只留下了实诚的欲望。  

只尝一口的话,是不会被发现的吧?  

于是兰慢慢地靠近摩卡,额发擦过线条清晰的下巴,她有预感自己能得到饱腹感,仅差毫厘——纤长的手指封在了她的唇上。

  带着与平常无二的散漫声音悠悠传来。“诶~兰要袭击我么?摩卡大危机!”

リサゆき

 

 

今井莉莎是在疑惑中醒来的,睡得迷糊,下意识想把被子拽上睡觉不安稳的枕边人肩上却扑了个空,因为对方似乎起床了。

 

 

凑友希那可是那种能为了多睡五分钟连早餐都不要的人哦???

 

 

她随便套了个T恤,急匆匆打开房门准备去找人,谁知道压根不用找,从厨房飘来的缕缕黑烟简直就是GPS,吸了一客厅的焦味赶到厨房,只见自家素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唱大人正一手拿着铲子,一手拿着平时被自己擦得能用来当镜子用的不粘锅——现在已经有点非洲一日游的锅子,认真地皱眉。

 

 

友希那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莉莎,一脸正色道“莉莎,早上好”

 

 

“嗯,早上好友希那·····这是?”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锅子先动的手。”

 

 

‘嗯·····我信我信。”莉莎满脸“我信你个鬼”的了然神情,两人隔着宛如战场般狼藉的厨房对视了一会,相顾无言。

 

 

“培根煎蛋······”最后是友希那不情不愿地开了口。

 

 

 

莉莎觉得自己实在不能捂着良心说还不错就是糊了点的场面话,所以她带笑把友希那推搡出厨房,让她乖乖坐好,随即熟练地收拾厨房心说幸亏没把防火警报器弄响,还顺手在整理的过程中煎好培根和蛋,端到了友希那跟前。

 

 

友希那有点委屈地低头吃培根打心底觉得自己可能和自己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对了,为什么突然想做饭?”莉莎端着另一盘煎蛋坐在了她对面。

 

 

友希那闻言蹙起眉头,嘴里嚼着培根满脸别扭

 

 

“嘛嘛·····不说也可以·····”莉莎突然想起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昨天的友希那其实有些反常一个劲的问她早餐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于是她随口回了一句“你想吃什么?”,之后还被不折不挠的一直追问。

 

 

 

啊·····是这样的么······友希那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在体贴自己。

 

 

莉莎眨了眨眼睛,笑了笑“其实其他方式也可以啊”只要不是做饭就好了。

 

 

友希那似乎想到了什么,撂下刀叉,走到莉莎跟前,躬身在她的耳垂上落下一吻。

 

 

“这种,可以吗?”

 

 

“·········不,那个·····”莉莎一时有些混乱,半晌之后顶着一张红透的脸问她,“谁教你的?”

 

 

“日菜。”主唱大人说罢,不争气的率先移开目光

水阿卡
彩:“千圣酱,你知道喜欢是什么...

彩:“千圣酱,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千圣:“..闭上眼睛。”


彩:“嗯?........?!!”


⁄(⁄⁄•⁄_⁄•⁄⁄)⁄

彩:“千圣酱,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千圣:“..闭上眼睛。”


彩:“嗯?........?!!”


⁄(⁄⁄•⁄_⁄•⁄⁄)⁄

AK

醉酒

纱夜注意到自己的妹妹除了看地图外还有一件很不擅长的事情,是在两人升入大学后两年的时候。


起因是周末例行的采买食材,买齐下周所需的部分后,日菜对着超市冷藏柜内的啤酒突发奇想说想要尝尝味道。


都已经成年了确实可以喝酒了,而且只买一罐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纱夜抱着这种想法默许了日菜把啤酒也放进购物篮内的行为。虽然后续的发展证实了她的天真。


当晚,纱夜毫不意外地看到日菜仅仅喝了两口就苦着脸说啤酒真难喝,看着她对自己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纱夜一边想着下次不能再纵容她浪费东西一边还是接过了剩下的啤酒。然而没等她替日菜解决完剩下的部分……就发现了日菜...











纱夜注意到自己的妹妹除了看地图外还有一件很不擅长的事情,是在两人升入大学后两年的时候。


起因是周末例行的采买食材,买齐下周所需的部分后,日菜对着超市冷藏柜内的啤酒突发奇想说想要尝尝味道。


都已经成年了确实可以喝酒了,而且只买一罐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纱夜抱着这种想法默许了日菜把啤酒也放进购物篮内的行为。虽然后续的发展证实了她的天真。


当晚,纱夜毫不意外地看到日菜仅仅喝了两口就苦着脸说啤酒真难喝,看着她对自己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纱夜一边想着下次不能再纵容她浪费东西一边还是接过了剩下的啤酒。然而没等她替日菜解决完剩下的部分……就发现了日菜状态不对。


即使坐着还是有点摇晃的身形,脸颊异于平常的红润,朦胧的眼神,以及对自己所有提问迟一拍的回答……太夸张了吧,才喝两口都能醉的吗?


纱夜疑惑着是不是日菜在恶作剧故意装醉,然而捏了捏她的脸,得到的反应也只有异常乖巧歪着头看她的样子。


有点可爱……纱夜阻止了脑内冒出的感叹,还是迅速切换回了“以后要禁止日菜喝酒免得她遇到危险”的姐姐模式。


所幸日菜在第一次喝酒时就体会到了“酒很难喝”这个感受,并没有再出现让纱夜担心的情况。


直到两人大学临近毕业前。




这一天是周末,日菜要去事务所练习,而纱夜在公寓内收拾屋子。


听到门铃响时,还在无奈地想着日菜怎么回来这么早还又不带钥匙。然而打开门所看到的场景却让她在愣在了那里。


门口是日菜所在的事务所内她打过照面的工作人员,而在她身旁站立不稳整个人趴在她肩头的,正是日菜。


“抱歉,你是日菜的姐姐纱夜吗?能不能让我先把日菜送进屋再解释。”那位似乎没想到纱夜开了门后就一言不发盯着她们,有点尴尬地开口。


纱夜这才反应过来一样地道歉并伸手接过日菜,让开了门。


等两个人齐心协力把日菜扶到客厅的沙发上靠着后,这位工作人员一脸苦笑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纱夜。


起因是事务所今天的下午茶里有酒心巧克力,日菜吃的时候还被其他人叮嘱了偶像要注意身体管理不要多吃,不过因为她一向不易长胖到是大家没有特意再说。


只是没想到,到头来比起吃胖,日菜会光是吃酒心巧克力就醉倒了。


本来paspale的其他几位要送日菜回来,但练习的课程还没结束,所以就让工作人员送回来了。


纱夜听完,原本有点黑着的脸缓和下来,然后一脸歉意地向她道了谢。


对方看着纱夜的反应,一边笑着说纱夜果然和小日菜说的一样严格,一边制止了纱夜准备给她泡茶的举动,说着还得回公司继续工作,就起身回去了。




房间内再次只剩两人,纱夜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日菜,她看起来有点酒醒的迹象了,正表情迷糊地努力睁开眼睛看过来。


“日菜,醒了的话就去洗个澡然后到床上睡吧。”


因为日菜这次醉倒并不是故意的,所以纱夜语气也没有很严厉。


她走近沙发,担心日菜还走不稳,试图扶她起来。


然而下一秒就被扑了个满怀。


“小纱夜……”软糯又含糊的声音。


很久没有的称呼,让纱夜在本来因为日菜扑过来而惊讶的状态下更进一步呆住了。


“……日菜?……酒还没醒……吗?”


怀中的人没有回话,而是在她身上蹭来蹭去似乎想找一个舒服一点的位置趴住。纱夜被日菜毛绒绒的脑袋蹭得脖子很痒,但是因为担心自己让开日菜就会掉下去,所以还是努力抱住日菜转身一起靠在沙发上。


日菜刚刚在公司醉倒时也是这种粘人的状态吗……纱夜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日菜从身上转移到沙发上,脑内一边闪过这样的思考。


她长出一口气,无视掉这个想法所带的闷闷的感受。不管如何,酒心巧克力以后也要列上对日菜的食物禁单了。


“……小纱夜”


这个称呼再次中断了纱夜的思考,虽然明白醉酒的人不能用平常的状态来考虑,她还是忍不住一本正经地低下头直视日菜,问出了从刚刚起就有的想法:“日菜……为什么今天不是叫我姐姐呢?”


“因为……唔……对哦,小纱夜也是姐姐……”日菜捂着额头,似乎思考转不过弯,“但是……姐姐也是小纱夜……嗯……”


完全答非所问的回答,没有录下来之后再给日菜看真是有点可惜。纱夜忍住笑,心情瞬间好转,难得地起了这样恶作剧的心思。


“对了……小纱夜,我带了好吃的糖回来……”


面前的日菜在刚刚困难的思考后,像总算想起什么一样努力坐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了几颗包装完整的巧克力塞到纱夜手里。


“这个真的很好吃,我差一点就吃完了……还好想起来你没有吃到。”


纱夜握着巧克力,久久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着面前醉到和平时行动完全不同,却依然在把巧克力递给自己时开心地仿佛能看到尾巴在后面摇的妹妹。内心柔软成一片。


忍不住抱住了她。




说来,那个时候也是吧。


因为眼前事物的即视感,已经遗忘的小时候的事情,再次回到纱夜脑内。


那是小学时的万圣节。


和周围的小孩子一样,两个人每年都会扮成鬼怪的造型去附近要糖果。


日菜大概在这方面也特别有天赋,性格活泼本来就被大人们喜欢,又很会恰到好处地恶作剧。总是能拿到比自己多很多的糖果。


虽然那时对日菜的嫉妒心还没有那么旺盛,可拿到的糖果少了也依然有点沮丧。


那时,日菜就会“小纱夜,我拿到了很好吃的糖果,也留了你的份”这样把她觉得好吃的糖果分一半过来。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因为吃糖太多牙痛被父母责备了。




脑内温馨的回忆到那个让纱夜有点哭笑不得的结尾结束。


那么,醉倒的日菜脑内现在是和自己小时候的相处模式吗?


这么想着,纱夜感受着怀内人再次昏昏欲睡的均匀呼吸,在她耳边小声呼唤道:“小日菜……”


“……小纱夜?”回应着她的称呼,日菜抬起了头。


虽然看起来就快睡着的样子,还是在听到她的呼唤后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脸朝她靠近。


然而等等……是不是靠地有点太近了…………不过,小时候也确实会……


纱夜身体有点僵硬,对日菜即将到来的举动,不知道作为两人中唯一清醒的自己该不该躲开。


距离在思考中被迅速拉近。


纱夜闭上了眼。




然而后一瞬,感受到的仅仅是鼻尖被鼻尖轻触的感觉。


睁开眼,看到日菜亲昵地用鼻尖触碰自己后就离开了刚刚那个过于近的距离,以明显困倦到无法再支撑的声音喃喃低语:“晚安,小纱夜。”


然后再次闭眼埋头到了她怀内,沉沉睡去。




努力抑制住比平常快了几分的心跳,纱夜把日菜抱回了她房间的床上躺好。


坐在床边盯着自己妹妹的睡脸,思考不知道为什么轻快了起来。


晚餐前……不知道日菜会不会醒来呢?做点她爱吃的菜好了。然后等日菜醒来后,再来一起聊一聊小时候的事情吧。


偶尔这样,也不错呢。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主题: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作者备注:RinAko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意识到对彼此的感情…

作者:冨久壽屋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7750298&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主题: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作者备注:RinAko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意识到对彼此的感情…

作者:冨久壽屋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7750298&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IAN
「累了吗?来杯蜂蜜茶吧❤️」...

「累了吗?来杯蜂蜜茶吧❤️」


(其实画得不太满意但是改了半天始终改不好是我太弱了哭哭 不改了下一张见吧)

「累了吗?来杯蜂蜜茶吧❤️」






(其实画得不太满意但是改了半天始终改不好是我太弱了哭哭 不改了下一张见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