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g dream

73.9万浏览    4127参与
壳聚糖

Dislocation 15

  从未设想过的画面此时显现于眼前。


  时隔遥远,再次与文静纤弱的挚友见面时,她的心田被暖流填补。


  盛在玻璃杯的翠绿饮品被木勺翻搅,芦荟切块随之沉浮。牛込里美舀了一勺递入口中,在品尝到那份清淡的蜜甜后不由眯眼,用餐巾擦净嘴唇,她随后有些困惑地看着目光揶揄的有咲。


  「里美你还是老样子呢,进食的时候像小动物一样可爱。」


  「有咲ちゃん……!」


  白净的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满绯红。


  稍微腼腆的里美缩紧身子,向有咲投去羞窘的眼神。而当彼此眸光相接的时候,两人又不约而同地捂嘴微笑。


  这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像在广袤雪原上前行的人在...

  从未设想过的画面此时显现于眼前。


  时隔遥远,再次与文静纤弱的挚友见面时,她的心田被暖流填补。


  盛在玻璃杯的翠绿饮品被木勺翻搅,芦荟切块随之沉浮。牛込里美舀了一勺递入口中,在品尝到那份清淡的蜜甜后不由眯眼,用餐巾擦净嘴唇,她随后有些困惑地看着目光揶揄的有咲。


  「里美你还是老样子呢,进食的时候像小动物一样可爱。」


  「有咲ちゃん……!」


  白净的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满绯红。


  稍微腼腆的里美缩紧身子,向有咲投去羞窘的眼神。而当彼此眸光相接的时候,两人又不约而同地捂嘴微笑。


  这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像在广袤雪原上前行的人在被雪模糊双眼的时候,有另一只陌生的手在拉拽着帮助行进。点点惧意包裹着暖意,有咲鼓起勇气去直视着那位既熟悉又陌生的友人。


  无法想象十一年后POPIPA会变成怎样,时至今日都给了自己以解答。


  「真希也会对这样的事而感到困扰吗?……唔,感觉和平时形象有所不同呢。有咲明明看破了为什么又不提醒呢?」


  「恋爱是会让人成长的事物,作为家长,要给孩子这个独自成长的机会。这是仅属于真希的感情,必须要让她一人摸索。」


  述说着近期琐事的有咲十指相交,琥珀的眼眸盈满光芒。她转念想到意料之外的事情,又假装成忿忿不平的模样。


  「不过没想到沙绫那家伙居然还真的在我背后说坏话啊,下次见面要教训一顿才解气。」


  「咦呃呃?有咲ちゃん,沙绫是我们的朋友,不可以对她使用暴力的……!」


  里美心有余悸地劝诫着,五官几乎焦急地拧作一起。因为瞥见有咲缓和的面容,她才最终知晓这只是谎言。


  

  而在其后的谈话过程里,里美放缓声调,主动向有咲掷出疑问。


  「有咲ちゃん,最近过得怎么样呢?」


  「……我感很幸福。」


  种种画面交织在一起,有咲最终毫不犹豫地作答。放在暗处的手重新注力握紧,她努力地攥紧一团空气,直至手背浮出青筋,而后脱力地垂下。


  「因为对方是香澄吗?」


  像是敏锐觉察到有咲的细微动作,里美小心翼翼地追问。有咲淡淡地点头,嘴角不自觉噙笑。


  「有咲,还记得登台演出之前POPIPA的惯例吗?要是缺乏信心与勇气,就在彼此的掌心上写下『人』字。」


  「在听到沙绫的转述时,是想在有咲手上写『人』的,但在今天,我觉得完全不必了呢……」


  在离开的前一刻,她很是恰巧地瞥见里美按捏左手的动作。刹那间所有微小的线索都连贯在一起——

       因为贝斯弦很粗,长时间弹奏是会导致摁弦的左手僵硬酸痛。而太久没有使用乐器的人重新拾起乐器,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运指不流畅等现象。


  谎称是RAS赠送的乐器配件、还有那个准备中的惊喜。


  包住秘密的茧被一层层剥开,这有咲微微睁大眼眸。眼前的一切仿佛陷入静止,对面的女子明明没有说话,她却能轻易听见散逸空中的每个音符拼凑成的回响。


  『贝斯是整个乐队的低音声部。音色低沉,总是毫不起眼地支撑着大家,明明是毫不突出的存在。』


  『但却想要,和大家一起弹奏出更美的和声……』


  飘逸在半空中的音符破碎,有咲在它消失无踪前却听见所有传达入耳的声音。她颤抖着抬起眼眸注视女子。


  她在看着贝斯手。


  「里、里美——!」


  「有咲。」一点都不像是毫无防备的样子,里美侧过身轻笑着与自己对视。她稍稍斜过脖颈,语调一如如旧时那般柔软温和。


  「之后要是有空的话,一起去沙绫家买巧克力螺吧。还有香澄和惠惠也要一起。」


  「这是和有咲的约定,我很期待那天的来临……」


               



         

  深咖色的液体表面冒出气泡,漂浮的纯白奶精被搅拌着,混合进这份深色里。距离友人离开已过数十分钟,僵坐许久后,因脑袋剧痛而有些晕眩的人开始强迫自己反思。


  她看见腕表上显示时间已晚,随即揉捏着太阳穴离开。


  溅在玻璃窗上的雪悄然化作水,许许多多的雪水融汇再一起,随后划过不再倒映人影的窗面。


  



         



     




  在昏暗的橘黄灯光里,时钟指针悄然指向夜间十点。恬淡微笑的人躲在门沿处窥探,安静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伏在书桌前细细书写。


  仿佛在不曾间断地思索着,真希将圆珠笔抵在下颚处紧皱眉头。有咲则蹑手蹑脚地阖上门扉,只身离去。


  夜间十点,整座城市浸浴在凄清静寂之内。


  束起窗前的白纱,她终于看见冬季的夜景。


  简谱被零散地搁置在地面,在回头瞧见后,有咲将其弯腰拾起。将目光停滞于空无一人的沙发上,她还是不由浮想起先前的画面——


  在这寂寥的冬夜里,穿着家居服的香澄正埋头独自练习,自己则是静静在旁守望。


  『有咲,别看我现在运指都那么笨拙,可是经验都还乖乖待在脑袋里。』


  『以下,就由知名吉他手户山香澄来一展才艺!现编现奏——!』


  只要一碰到RandomStar,她就像抱着猫薄荷不放的猫咪那般迷醉。拨动着崭新的琴弦,惬意自在地歌唱。


  『有咲呀~~我亲爱的妻子~~♪』


  『想吃的蛋糕,却不买给我~~♪』


  当听清歌词内容时,香澄像害怕挨打一样蜷缩紧身子。而略感好笑的有咲则佯装成愠怒的样子双手叉腰。


  『香澄……!』这样去警告她。


  此后,那双聚满亮光的眼眸柔和耐心地注视着自己,那个人在若有若无地轻笑。指尖掠过琴弦,流畅细腻的琴声入耳。


  『可是我啊,看见你的笑颜,就已足够~~♪』


  想到这些,她的唇角上翘。


  仿佛未来所有的艰难险阻都形同虚设,在淡淡阴翳处端坐的有咲侧身望见靠在一旁的吉他。


  深红色的星型吉他仍旧完好无损。在暖调的光里向琴身望去,还能清晰瞧见泛起的光泽。


  直至多年后的今日,她才彻底相信香澄将这把吉他视若珍宝的事实。


  而在距今甚远的过去,在那处落满灰尘的阴暗角落,悉心珍存的《KISSALIVEⅡ》的唱片被舍弃放在架子上,和打算卖掉的废弃品放在一起。


  刚给盆栽浇完水后的她只是路过,就恰巧遇见那个形迹可疑的人。


  这是所有故事的开端。



       

         

           


  愈加浓重的睡意像潮涨般涌流,在海面中央的有咲终于陷进被甜蜜与压力细细编织的梦里。靠着沙发,抱着星型抱枕熟睡过去。


  再没有噩梦,也不是像添附品一样强硬嵌进脑髓里的记忆。


  只是干净而单纯的梦而已。号称“梦之精灵”的恋人没有出现其中,但有咲却好似真实地受到庇护。


  在梦中,所有灰色水泥建筑都悬浮于半空,落满碎片的漆黑长河在空中横亘流淌。她悬空飘过城市与河流,向漫天繁星的方向前进。


  仅仅如此,无意义的梦境戛然而止。


  精神虚弱的有咲睁开双眼,入目的不是却白茫的墙壁一角,她出乎意料地看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香澄……」


  在半梦半醒之间,有咲注意到自己已被裹上毛毯,身体被刚出浴的恋人悬空抱起。清甜的体香围绕在身畔,而稍显沉稳的眼瞳正温柔望着自己。


  「有咲,在沙发睡觉很容易感冒的…一起去床上睡觉吧。」


  隔着刺入眼眸的朦胧光线,连香澄脸上的细微毛都近在咫尺。无论是纤弱的眉眼,抑或是微乱的发丝,都极其诡异地与脑海深处的另一青涩面容相融。


  此时此刻,想要支撑一个人的心情是那样强烈。望着那张相似的面孔,她把脑袋埋进臂弯里,


  虚弱无力地揪住香澄胸口处的衣料,就这样十分不安地吐露心声。


  「香澄,我是POPIPA的Keyboardist喔!」


  「咦?」


  不是没有察觉到怀中之人的异样。香澄放缓了移动的步伐,继续安抚着她。


  「是的,有咲是我最喜欢的keyboardist,我是Vocal和Guitarist。」


  「沙绫是drummer,里美是Bassist,多惠是Guitarist!」


  「嗯,是这样的,我们是Poppin'Party,是天各一方却又永远在一起的挚友呢……」


  仅是听见熟稔无比的乐队名称,有咲不平缓的情绪又开始猛烈波动。她艰难地从唇齿间挤出言语反驳,泛起酡红的脸也溢满倔强。


  「可是,正是因为我是keyboardist……!」


  「——唔……」


  她没能再说下去,因为在下一秒香澄便弯下脖颈将脸凑近。毫无瑕疵的脸与自己无限制贴近,有咲乖巧地闭上双唇。


  头脑已混沌不清,在瞧见水润的唇瓣逐渐凑近之际,很是奇妙的心情与杂乱思绪相混合,于是,她迷糊地闭上眼眸。


  「有咲,你的额头好烫……发烧了吗?」


  「体温真的有点偏高……」


  聆听软糯的音调同时,低血压再次侵扰头脑,让有咲不禁感到头晕目眩。


  浑身都像在发散着炽热的温度,她在浑浑噩噩间虚弱地闭上眼眸。


  

智リン

画渣瞎画,作业本上的

p1是sayo

p2是hina

p3是p1的原型(虽然差得有点多)

没cp成分就不打双子标签了

画渣瞎画,作业本上的

p1是sayo

p2是hina

p3是p1的原型(虽然差得有点多)

没cp成分就不打双子标签了

るるるん~

我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好😭😭😭

我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好😭😭😭

KIKOKUTO

在邦邦tag拿的表格~(p2原表格)

表格最后有我的B服ID!一起邦邦!

在邦邦tag拿的表格~(p2原表格)

表格最后有我的B服ID!一起邦邦!

Efreet

🈶🈚邦邦人来扩一下我,我的十人小群需要大家来组车队,水群要素有,什么人都有(?)遍地菜鸡互啄,求大佬带队,新人也行,黑车要素有(?)只是聊cp也🉑,总之请大力扩我

QQ:3512398928

我这人废话很多,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一直说下去。

cp因为过分杂食,所以。

非常感谢,以上。

🈶🈚邦邦人来扩一下我,我的十人小群需要大家来组车队,水群要素有,什么人都有(?)遍地菜鸡互啄,求大佬带队,新人也行,黑车要素有(?)只是聊cp也🉑,总之请大力扩我

QQ:3512398928

我这人废话很多,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一直说下去。

cp因为过分杂食,所以。

非常感谢,以上。

白卷

リサゆき/ゆきリサ 无差电子刊同人志向喜欢ykls/lsyk的老师们展开征稿

(🙏!!占tag致歉!!🙏)

咱纠结半天之后还是决定搞一次试试,但由于个人的圈子和生产力都有限,所以来朝大家征稿🙏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下面的内容!


刊名:《甘い思い出、きらびやかに今》(暂定)

限制级:全年龄


【稿件要求】

插图: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大小为B5,分辨率300像素。完成度要保证进行到上色或有较完整的调子。

漫画: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大小为B5,分辨率300像素。完成度要保证进行到有较精细的线稿或简单的铺色/调子。

文: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字数不得少于1500...

リサゆき/ゆきリサ 无差电子刊同人志向喜欢ykls/lsyk的老师们展开征稿

(🙏!!占tag致歉!!🙏)

咱纠结半天之后还是决定搞一次试试,但由于个人的圈子和生产力都有限,所以来朝大家征稿🙏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下面的内容!


刊名:《甘い思い出、きらびやかに今》(暂定)

限制级:全年龄


【稿件要求】

插图: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大小为B5,分辨率300像素。完成度要保证进行到上色或有较完整的调子。

漫画: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大小为B5,分辨率300像素。完成度要保证进行到有较精细的线稿或简单的铺色/调子。

文:对水平没有上下限要求。字数不得少于1500字。论坛体、诗歌体裁不加限制,完全的对话流请尽量避免。

附加要求:请保证湊友希那×今井莉莎之间的故事或关系性为整体的绝对主基调,其他角色之间组成的CP允许小幅度出现,湊友希那、今井莉莎这两位角色与其他角色组成的CP请尽量避免。


【成本与收益处理】

很抱歉我无法为大家的稿件提供稿费。同时我不会从刊物的售卖中赚取费用,从该活动中得到的所有利润我会全部捐出去并公开相关证明。(目前不考虑红/十/字,捐赠渠道待议)


【征稿截止期与截稿期】

征稿活动报名预计于2020/3/1截止(视情况可能进行提前或延后)。

截稿期预计为2020/5/1。


【关于电子刊的发行】

(*很抱歉我现在还不太确定电子刊在什么渠道上发行是最上策,今后一段时间里会不断进行诸多尝试。如果有哪位老师有相关经验或建议,非常欢迎您来联系我,我会将您写进特殊鸣谢的。)

发行日期预计在2020年的暑假。


【参与方式】

请私信给微博@白色卷毛宇宙猫 或lofter ID:baijuan994。我会单独私给您我们的门牌,谢谢!


感谢您看到这里!🙏如果您感兴趣,希望您能积极加入我们!

\ykls世界第一/

巧克力曲奇薯

“欢迎来到心心公主的米歇尔王国!”

你愿意一辈子陪她去冒险吗?(说的就是你msk 


小白的绘画初尝试  毫无章法可言

为啥画的不是奥泽美咲小姐姐而是米歇尔?熊好画

“欢迎来到心心公主的米歇尔王国!”

你愿意一辈子陪她去冒险吗?(说的就是你msk 


小白的绘画初尝试  毫无章法可言

为啥画的不是奥泽美咲小姐姐而是米歇尔?熊好画

🥬苟

🐟

眼、头疼,鱼变菜了,见谅

🐟

眼、头疼,鱼变菜了,见谅

海色水母

【Bang Dream!/ちさかの】寵溺

*用了摩卡和花音的中之人的梗✓ 

*角色屬於邦邦,ooc屬於我 


01 


花音她啊,其實是那種比較傳統保守的類型。 

雖然看起來給人的感覺是軟綿綿又輕飄飄的、很溫和也很好接近的樣子,對朋友也不會吝嗇自己的懷抱,但實際上對親密行為的進度把控的很嚴格。 

在我看來交往的第一天就交換初吻也沒有關係——反正對象是花音,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但花音似乎並不這樣想。 

明明以朋友的身份相處了很多年...

*用了摩卡和花音的中之人的梗✓ 

*角色屬於邦邦,ooc屬於我 

 

 

 

 

 

 

 

01 

 

 

花音她啊,其實是那種比較傳統保守的類型。 

雖然看起來給人的感覺是軟綿綿又輕飄飄的、很溫和也很好接近的樣子,對朋友也不會吝嗇自己的懷抱,但實際上對親密行為的進度把控的很嚴格。 

在我看來交往的第一天就交換初吻也沒有關係——反正對象是花音,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但花音似乎並不這樣想。 

明明以朋友的身份相處了很多年,牽手和擁抱都不知道做過多少次了,成為了「戀人」之後關係卻微妙的疏遠了起來。 

比如說交往之前一同出行時碰到熟人,即使牽著手被看到也無所謂,成為了戀人之後卻突然變得在意了。雖然不會在被撞見的時候立刻鬆開我、反而會把手指扣緊,但我明白,那也是她在緊張的時候才會有的表現。 

因為我的職業背景擔心被人懷疑,我也是可以理解的——花音比我自己還要擔心我,這一點也讓我覺得很可靠,不過該數落的地方還是要說。 

直到交往的第三個月才嘗試著接吻、這個發展速度真的很令人堪憂了吧? 

如果只是因為沒有時間才沒什麼進展的話,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焦慮——但每次我提議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花音看上去都很動搖、可最後還是會委婉地拒絕我。 

難道我和花音還需要再度過一段冗長的磨合期嗎? 

本來因為工作的緣故,平時能夠和花音待在一起的時間就不多,戀愛關係的進展還像蝸牛爬行一樣緩慢,確實會讓我經常在工作期間感到心煩意亂,一有空閒就忍不住去多想、會不會是在關係更親密了之後被花音看到了不喜歡的地方,而她又不忍心開口說出來等等這樣那樣的情況。 

所以在兩天前、也就是交往三個月來的第一次約會結束後,我終於忍不住詢問了她的想法。 

當時的場景我還記憶猶新——能記得這麼清楚大概是因為在問出口之前,她終於沒有再拒絕我想接吻的提議了。 

說是這麼說,也只是比蜻蜓點水的吻停留了更久一點而已。

「為什麼……不肯再深入一點呢?」 

分開的時候花音的臉頰就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紅撲撲的,聽到我有些嗔怪語氣的疑問,她愣了一下,臉色肉眼可見地漲得更紅,眼神也不知所措地不再敢看向我,我卻不打算放過她。 

「花音,可以給我一個解釋嗎?」 

我不覺得現在向她尋求答案會破壞幾秒鐘前營造出來的好氣氛——倒不如說、如果能搞清楚花音不願意有更快進展的原因,我們的關係才會更好吧? 

「呼欸欸……」 

被意料之外的問題衝擊到,還被我步步緊逼地追問,花音發出了一聲悲鳴。 

她低下頭,視線落在我們相握的雙手上,指尖也不自覺地用了些力氣、連同我的手一起攥緊了。稍微有點痛,但我還可以忍受。 

「那個、我……喜歡千聖ちゃん、這份心情是真的!也沒有故意和千聖ちゃん保持距離什麼的……只是……」 

「只是?」 

說到後面,她的聲音几近耳語。 

其實聽到她肯定地說出「喜歡我」的時候,心裡一直漂浮著的巨石就已經在緩緩下落了,不過終於觸及到了問題的核心,我的語氣還是忍不住急切了些。 

她怯怯地抬頭看了我一眼。 

「千聖ちゃん……這種事情說出口、真的很難為情……」 

「和我之間還有不能說的——」 

熟悉的電話鈴聲突兀地插進了我們的對話。 

我親愛的經紀人很是時候地打了電話過來,告訴我事務所臨時增加了工作,要我立馬趕到公司去和其他人匯合。 

我和花音之間的談話只好被迫中止。 

……結果到了最後,我還是沒有聽到花音的答案。 

但即使再匆忙,我也沒有錯過離開前花音向我道別時、臉上明顯是鬆了一口氣的神色。 

心裡那塊快要落地的石頭不禁又被高高的懸吊起來。 

 

02 

 

 

「可以結束了吧。」

因為心裡賭氣的緣故,疑問的語氣被我硬生生地變成了陳述句,本來已經將「辛」字說出口了的經紀人一下子被我噎得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她不知道我和花音之間的事,當然也不會知道我隱隱透露出來的火氣來源於哪裡,只好無措地看著我。 

「啊……是可以結束了。」 

她困惑地摸不著頭腦的無辜樣子讓我想起來花音的臉,本來就很複雜的心情變得更難以言喻了。 

「……抱歉。」 

將自己這無法言說的煩悶遷怒到他人身上,真是差勁呢。 

從助理那裡拿回工作期間被收走的手機,解鎖屏幕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花音發來的訊息。 

昨天一整天都沒有機會聯繫她,不知道她會不會多想些什麼不好的事情。 

除了慣例的「早安」和「晚安」外,花音很少會在我有工作的時候發消息過來,一般都是等我有空閒的時候主動去找她。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的。 

就算是花音,也有意外地黏人的一面。 

因為昨天一直沒有回復她的緣故,她確實發了很多條訊息過來,不過最讓我在意的是昨天下午三點二十七時發來的最長的那一條—— 

「千聖ちゃん都不回我消息了QwQ走的時候也不說什麼時候回來……剛剛青葉さん發來消息問我可不可參加一個小聚會,因為沒什麼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我就答應了,不過不知道會在那裡待多久……我會盡早回家的!如果千聖ちゃん先到家了的話、不用擔心我哦( • ᵕ •)◞♡」 

雖然現在說已經晚了,但怎麼可能不擔心啊。 

而且一想到花音從熱熱鬧鬧的聚會地點離開、興高采烈地回到家裡結果發現還是空無一人的場景……就更令人擔心了啊。 

只是在腦內想象一下花音臉上神情失落的樣子,心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揉捏了一下,感覺很難受。 

好想立刻就回到她身邊去、然後緊緊抱住她。 

打開花音的動態,彈出來的第一條就是關於昨天下午的那個「小聚會」的照片。 

人還不少。 

照片的背景是我和花音很常去的羽澤咖啡廳,而畫面的中心是青葉さん,花音和羽澤さん分別坐在她的兩側,彩ちゃん和日菜ちゃん在畫面最左邊的位置上鬧成一團。 

但讓我更加在意的地方是——青葉さん、什麼時候和花音關係好到可以摟著肩膀靠在一起了?明明在聯合學園祭之前根本毫無接觸—— 

「啊……」

想到這兒我才發覺,照片的人都是參與了「那場」演出的人。配字里寫了今井さん因為自家樂隊的訓練時間衝突了沒有到場。 

我的視線又落回到青葉摩卡さん搭著花音肩膀的手臂上。 

「打工組」嗎……花音的朋友越來越多了呢。 

「白鷺さん,你的表情有點陰沉哦?」 

開往我家方向的車子因為等紅綠燈停了下來,大概是從後視鏡裡看到了我的表情,經紀人開口調侃我說。 

「小心別被狗仔拍到了,萬一傳出來什麼「疑似團隊不和,原童星白鷺千聖或遭偶像團體成員排擠」之類的新聞處理起來很麻煩的喲?」 

在馬路上可不會有狗仔追著車子拍我的。 

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我還是擺出了公式化的微笑。 

「多謝提醒。」 

手裡的震動感將我的注意力又拉回到了手機上。 

是花音。 

「已經第三天了千聖ちゃんQAQ難道說……是生氣了嗎?」 

翻看了太久,我都忘記拿到手機後還沒有回復她的事了。 

只是想象著她無措又苦惱地發來這條訊息的樣子,就忍不住心軟了。 

「我沒有在生氣哦,因為工作的關係手機不在身邊沒法及時回復而已,花音不要想太多了。」 

敲打完要按下發送鍵之前,我突然猶豫起來。 

說實話,從認識花音到現在,我們從來沒有鬧過彆扭,更沒有吵過架,一直都是安安穩穩的狀態,連一向措辭犀利的日菜ちゃん都說過「完全沒有辦法想象千聖ちゃん和花音ちゃん吵架的話是什麼樣子呢~」這樣的話。 

——如果告訴花音、我確實是在生氣的話,她會怎麼做呢?會不會……稍微主動一點? 

也就遲疑了這麼一下,我最終還是按下了「發送」,順便在後面又補充了一句「我馬上就到家了」,然後放下手機。 

只是因為自己的慾望無法滿足就生氣什麼的……感覺像是故意在欺負她似的啊,這可不行。

不過說到「生氣」,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 

還在學校裡午休一起吃便當的時候,我曾經對挑食的花音開玩笑說「蘑菇和水母長得很像吧?花音為什麼不喜歡呢?」。 

當時聽到我的這句話,花音的臉色頓時就變了,然後頭一次那麼激動地反駁了我。 

後來仔細想想,花音對水母的癡迷程度和對蘑菇的厭惡程度簡直是成正比的,這個玩笑針對於花音來說,確實開得有些過分——但實際上花音也沒有因此生我的氣,反駁了我的觀點之後反而立刻就向我道歉了,甚至後來還邀請我一起去了水族館看真正的水母。 

或許,我在花音心裡的地位比水母還要高一點? 

彩ちゃん不止一次地在我面前感歎過「千聖ちゃん對花音ちゃん真好啊~簡直可以說是溺愛了吧?」這種話,也不知道依據是什麼。 

但要說「溺愛」的話——花音也在用她的方式縱容著我吧。 

 

03 

 

 

「啊啦——白鷺さん?」 

一踏進山吹麵包房,就聽到了有人叫了我的名字,那極富個性的綿長語調,怎麼猜都是青葉さん。 

她本來是趴在櫃台上巴望著裡面的山吹さん的姿勢,看到我了之後就站直身子面向了我這邊,還帶著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也來等新出爐的菠蘿包嗎?」 

「欸?並不……我之前在這裡定制了糕點,今天來取罷了。」 

車子快要開到家門口的時候突然在手機的記事簿裡看到了這條消息,因為一直忙著工作差點把它忘了,發現後只好讓經紀人調轉車頭再開回去一段距離。 

「嗯~準備和花音さん一起吃嗎?」 

糕點是昨天讓經紀人用我的手機下的單,是打算結束工作後回去和花音一起吃的沒錯。 

但青葉さん為什麼會知道? 

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似的,青葉さん又慢悠悠地小聲補充了一句。 

「昨天聚會的時候聽花音さん說起好多和白鷺さん你之間的事——因為難得看到那麼健談的花音さん,就猜你們是不是交往了。」 

「!?」

「然後花音さん也承認了。」 

青葉さん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沒想到居然是這麼敏銳的類型。 

不過、花音會在別人面前提起我……? 

「啊啦~看這表情摩卡ちゃん我是搞到真的了。」 

「花音……昨天都說了些什麼呢?」 

「嗯?」 

既然已經被猜到了,我也就不再掩飾什麼了。 

「身為戀人,在意一下在對方眼裡的形象,這很正常吧?青葉さん,可以告訴我嗎?」 

「欸——居然還要讓摩卡ちゃん再回想一次放閃過程嗎……」 

青葉さん作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起來稍微有點浮誇,不用想也知道是故意做出的樣子。 

以前從來沒有了解過,但今天這麼一看,青葉さん也挺有趣的。 

「我想想哦……話說~白鷺さん和花音さん進展不順利嗎?」 

「你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呢?」 

「因為問了感覺像是沒有安全感的一方才會問的問題。」 

「!」 

青葉さん……真的很敏銳呢。 

花音總是拒絕我、雖然很委婉,但結果還是一樣,次數多了,確實很讓人不安。但如果她喜歡的話,按照她的節奏來走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花音さん一說起白鷺さん的事,臉上的笑就完全停不下來呢。」

「嗯?」 

「「那麼優秀的千聖ちゃん、可是只對我一個人敞開心扉哦?我超有優越感的!」——花音さん說了這樣的話,嗚哇~摩卡ちゃん都要變酸了~」 

青葉さん模仿花音說話的語氣倒是很像,慢悠悠的語調還特地加快了幾分,像到我都能在腦海中想象得出來花音的說這句話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了。 

「優越感啊……」 

我忍不住輕笑出聲。 

花音她,居然會因為我產生優越感嗎? 

「連摩卡ちゃん調侃說「兩個人在一起會經常迷路吧」的時候也笑瞇瞇地回應了「一起迷路也覺得很幸福」什麼的……」 

說完青葉さん又露出了很牙酸的表情。 

「真是的、摩卡ちゃん說不下去了——白鷺さん還是去聽花音さん親口說吧。」 

「抱歉,麻煩你了。」 

憋笑有點痛苦,但我還是忍住了沒在青葉さん面前笑出聲。 

「雖然不知道白鷺さん你因為什麼感到不安,但花音さん不管怎麼看都很喜歡你來著……」 

「我知道的。」 

花音喜歡我,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也不知道昨天的小聚會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舉辦的,不過看青葉さん表現出來的樣子,花音應該玩得很開心吧——而且,也沒有忘記我。 

之後又和青葉さん聊了一會兒,山吹さん就把我的那份糕點包裝好遞了過來,青葉さん想要的、新鮮出爐的菠蘿包也在之後被端了出來。 

「花音さん應該會有點改變吧?」

「什麼?」 

我們兩個的家在相反的方向,所以出了店門後就要分開了,但青葉さん突然又說出了讓我一頭霧水的話。 

她很壞心眼地瞇起眼睛笑了。 

「摩卡ちゃん什麼都不知道~白鷺さん還是趕緊回家吧~」 

雖然對青葉さん的話抱有疑問,但心緒早就飛回家裡了的我已經沒有了追問的心情。 

畢竟第一次從其他人口中聽到花音對我的感覺,心情簡直雀躍地像是上升到了製高點的雲霄飛車——不自覺地就有些飄飄然了。 

「那麼再見了,青葉さん。」 

好想快點見到她。 

明明就很喜歡我,為什麼不肯和我親近呢? 

 

04 

 

 

上了大學之後,花音就從家裡搬出來住了。 

每天出了家門沿著去商業街相反的方向直走就可以到達大學門口了,就算是花音也不用擔心會迷路了。 

和她一起合租,一方面是想幫她減少房租費的負擔、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已經交往了嘛、想要多一點兩個人共處的時間和空間也沒有錯吧? 

雖說現在只達成了第一個目的而已。 

我進家門的時候,花音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用電腦打字,她抬頭看向我,眼神亮晶晶的,像是期盼主人回家的小狗狗——就差沒有像Leo一樣歡騰地撲到我身上來了。 

「歡迎回來!千聖ちゃん!」

「嗯、我帶了花音之前想吃的點心回來哦。」 

「呼欸欸、我只是隨口提了一下……千聖ちゃん真的買了啊?」 

「恰好看到了推送而已,沒什麼麻煩的。」 

我把裝著糕點的包裝盒放到桌上,脫了外套之後,又拿起它去到廚房里。 

從櫥櫃裡拿出碟子的時候,我注意到花音就靜靜地靠在門邊。 

「怎麼了?」 

「沒、沒什麼……」 

花音只是在半拉開的門後偷偷看我,好像也沒有要進來幫忙的意思——雖然也沒什麼可幫的就是了。 

「那坐在沙發上等著就好了啊。」 

「嗯……」 

把盒子裡的點心分開重新裝進碟子裡,我轉身又走回客廳,花音還是不聲不響地跟在我身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花音?」 

「嗯?」 

「是碰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嗎?」 

「欸、沒有啊。」 

思來想去,我也只想得到一個解釋,但這樣問了之後,她反而很疑惑地看著我,好像沒有察覺到自己行為的反常。 

「倒是千聖ちゃん之前一直不理我、讓我有點不安……」 

她挨著我在沙發上坐下來,我們靠近的那隻手先是碰到了指尖,然後輕輕交握在一起。 

「那只是因為工作……抱歉,下次不會了。」 

「千聖ちゃん不用道歉啊、本來就是我做得不對……!」 

花音忽然噤了聲。 

我瞇起眼睛。 

「什麼不對?」 

花音想要縮回手去遮住自己紅起來的臉龐,但是還沒用上力氣就被我緊緊扣住了掌心,她沒被遮擋住的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我,不過這次我可不會再給她機會逃脫了。 

「千聖ちゃん……」 

「怎麼?」

她稍微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像被打敗了似的垂下肩膀,歎了口氣、再次用力握住我的手。 

「……我都明白的,千聖ちゃん的心情、」 

一直低著頭的花音終於抬眼看向我,有些無奈地笑著開口。 

「昨天聚會的時候、因為交往了三個月才接吻的事被摩卡ちゃん和日菜ちゃん說教了……」 

花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樑。 

「我、我也想……和千聖ちゃん變得更親密些。」 

「嗯。」 

「也不是不好意思……但、只要靠近一點……就會忍不住想索要更多……」 

「嗯……嗯?」 

難得聽到花音說起袒露真心的話。她每說一句,我的笑意就忍不住增添一分。但最後那句索要更多……的意思是——? 

愉悅和激動參半的心情像是往可樂中投入了一塊薄荷糖,快速地滿溢上來,填滿了我整個心房。 

花音是個怯懦內斂的孩子。比起用嘴說、她的眼神往往才會是我察覺到她真正想法的證據。 

就像我向她告白的時候那樣——盡管她還沒有給我什麼回復,在她眼底不斷閃動的情緒就已經把答案告訴了我。 

而現在——這雙眼中沉澱著的愛意,像是來勢洶洶的烈火,在觸及到的瞬間就將我融化。 

「所以說、這種話說出來……真的很讓人害羞啊……千聖ち……!」 

我湊過去親了她一下,又立刻退開。 

花音頓時沒了聲音,只是睜大了眼睛愣愣地註視著我。 

「花音你明明知道的吧?」 

我鬆開她的手,沿著她的衣袖向上,搭上她的肩膀、摟緊。 

「只要你想,我不會拒絕你的。」 

「……就是因為這樣。」 

她一直糾結著什麼而皺起來的眉皺得更緊,但同我對視了片刻,又自顧自地舒展了。 

「千聖ちゃん這麼溺愛我的話,我會被寵壞的。」

她刻意放緩了自己有些灼熱的呼吸,像是不想被我察覺到、但唇上傳來她的溫度時,我還是碰到了她微燙的臉頰。

 

05 

  

「真是的……做點更「過分」的事情我也完全可以接受的啊。」 

「!……不行,那種事情成年以後才可以。」 

「……花音、真保守啊。」





天,6k字,我越來越短小了.jpg

這篇實際寫出來的內容,和我一開始想寫的故事完全不一樣emmmᵕ᷄ ≀ ̠˘᷅

因為看到了一句話說「全邦邦都知道,鬆原花音是白鷺千聖的寶」(甚至還看到一張類似內容的沙雕表情包.jpg)所以本來是想寫「如果先被寵壞的人是千聖的話」會是怎樣……結果不知道怎麼了整篇文的主題突然就偏了(狗頭)

之前在資料卡上看到描述說花音是個很傳統的女孩子(所以比較悶騷)……傳統和遲鈍應該區別挺大的叭(   :∇:)?不知道有沒有傳達到……

以後大概會寫成年車吧(不管怎樣先把flag立起來)

南 極 煎 餅

爽(水)图 是滤镜画的画

第二个滤镜很喜欢但是也没办法丢掉第一个于是就都用了(?

爽(水)图 是滤镜画的画

第二个滤镜很喜欢但是也没办法丢掉第一个于是就都用了(?

Oilrny
『这首歌和你们所有人&midd...

『这首歌和你们所有人···都是我的骄傲。从今往后、永远都是』

夕阳红太好啦

『这首歌和你们所有人···都是我的骄傲。从今往后、永远都是』

夕阳红太好啦

戒律牧严
沙雕四格使我快乐。 为什么没有...

沙雕四格使我快乐。

为什么没有342g+兰凑+彩千圣+日菜摩卡的文!!!!!我怒吼!!!【请学会自己产粮orz】

沙雕四格使我快乐。

为什么没有342g+兰凑+彩千圣+日菜摩卡的文!!!!!我怒吼!!!【请学会自己产粮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