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e狂魔求生系统

42万浏览    1483参与
亦承欢

[知许解夏]传说中的解西亚大大

提问:

如今的流量作家解西亚的文,你有什么看法?


L1:谢邀:

作为一名资深的小说读者,甜到牙疼的感觉可能只有在解西亚大大这里才能体会个痛快。

校园文还是刑侦文,是现代都市还是古风仙侠,没有最甜!只有更甜!

不过身边的一些更资深姐妹告诉我——

江湖上传闻的西亚大大可不是这个样子……


虽然本人也翻过他早期的作品,但是被小甜饼毒害的久了,在为数不多的互动中,也能找到那么一丝丝的糖渣。

所以我很严肃的告诉我的姐妹们:

他不是曾经写的刀,不是爱be,只是曾经把甜甜蜜蜜的互动按在小说最深处,你需要用心体会。

现在放到明面上,轻轻一品就能品的出来!


然后我收到了她们鄙...


提问:

如今的流量作家解西亚的文,你有什么看法?


L1:谢邀:

作为一名资深的小说读者,甜到牙疼的感觉可能只有在解西亚大大这里才能体会个痛快。

校园文还是刑侦文,是现代都市还是古风仙侠,没有最甜!只有更甜!

不过身边的一些更资深姐妹告诉我——

江湖上传闻的西亚大大可不是这个样子……


虽然本人也翻过他早期的作品,但是被小甜饼毒害的久了,在为数不多的互动中,也能找到那么一丝丝的糖渣。

所以我很严肃的告诉我的姐妹们:

他不是曾经写的刀,不是爱be,只是曾经把甜甜蜜蜜的互动按在小说最深处,你需要用心体会。

现在放到明面上,轻轻一品就能品的出来!


然后我收到了她们鄙夷的目光:

“完了,她一定是甜文看傻了”

“是我的解西亚宝贝提不动刀了吗?快来让这个孩子清醒清醒”

……

诸如此类。


为了向她们证明不是我傻了,而是她们看的不仔细。

我把西亚大大的专栏里在be分类那一栏,看了很多次,甚至买来实体书圈点勾画,逐步破解。

所以,我基本可以确定,西亚大大就是一个写甜饼高手,不容置疑!!!


L2:支持姐妹!


L3:我赌三根辣条,西亚大大今晚新更新的一章会表白。


L4:我赌五根!


L5:说不定还能do点什么不让do的事。


L6:楼上你穿条裤子吧!


L7:不得不说,西亚大大的car也超猛的哦


L8:河南拔智齿!


L9:我感觉修了文的牧遥叶涵那个写的超级绝!


L10:支持楼上,苏凛的番外我也可以!


L11:快被各位的裤子拌死了


L12:这次这对我超喜欢,甜甜的互动,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啊!


L13:更新了更新了,西亚更新了!!


L14:速看速看,据说今晚表白。


……


L117:卧槽卧槽,我破防了,这个攻这么死了?


L118:不是吧不是吧,这是be了?


L119:这章满地的刀啊,这是一个人写的吗?


L120:盗号了这是?


L121:我有个朋友……


L122:十年好友不请自来

OS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L123:这怎么说死就死了。那个刀真的就直接插攻心脏里了,主动脉一切一个准。


L124:受不会守寡一辈子吧


L125:求求来场复活吧。


L126:等等看微博,西亚二更了!


L127:!!我就知道大大不会抛弃我们的


……


L229:所以,这个受殉情了……


L230:所以直接标完结了,连个番外都没有吗?


L231:这算烂尾吗?


L232:天灾人祸这类的应该不能算。


L233:我的cp,呵,死掉了呢。


L234:我是楼主。看完了两章新更新的,我觉得我应该收回一下我的话了。


L235:传说中的解西亚大大又回来了。


L236:难道这就是传说江湖上的,杀cp不眨眼的解刀大大。


L237:[微笑][微笑]死的好,死的太妙了,be了才好。


L238:???


L239:楼上什么意思?


L240:我的小祖宗,求求你了别闹了


L241:卧室门打开行吗?


L242: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L243:我朋友说她比较关心为什么卧室门锁了……


L244:我们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朋友


……


许其琛:你又喝酒!!!我说过你在喝酒就把你关外头!

夏知许:你舍得吗?

许其琛:现在舍得了。

夏里春几许

雨天

雨天路滑,小心摔倒


许其琛去了趟饭局,结束时已经很晚了。

喝了不少酒,脸被熏红,外层套着走时夏知许给他穿上的黑色大衣,衣服下摆直达他的膝盖窝,衣袖也有些长还挽了一层,不用想就知道是夏知许的衣服。


许其琛也是正常成年男人的体型,但被这大的多的衣服包裹到显得有些小,最能激起保护欲。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淋了一会儿雨了,而且这雨越下越大,他便加快步伐甚至到最后跑了起来。


许其琛不知道自己在醉酒的状态下会分泌超乎平常的依赖感,以至于他想跑着尽快去见某个人。


他的耳边是风的呼啸声,是雨的坠地声,他头脑发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被酒精刺激的发酵,像要喷发出来...


雨天路滑,小心摔倒


许其琛去了趟饭局,结束时已经很晚了。

喝了不少酒,脸被熏红,外层套着走时夏知许给他穿上的黑色大衣,衣服下摆直达他的膝盖窝,衣袖也有些长还挽了一层,不用想就知道是夏知许的衣服。


许其琛也是正常成年男人的体型,但被这大的多的衣服包裹到显得有些小,最能激起保护欲。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淋了一会儿雨了,而且这雨越下越大,他便加快步伐甚至到最后跑了起来。


许其琛不知道自己在醉酒的状态下会分泌超乎平常的依赖感,以至于他想跑着尽快去见某个人。


他的耳边是风的呼啸声,是雨的坠地声,他头脑发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被酒精刺激的发酵,像要喷发出来


即将喷发的那一刻却被一只手臂拦截,把许其琛的腰固在怀中,把人移到伞下,许其琛大脑死机做不出任何思考,他只知道他和这个人贴得很近,他想说话却被那人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下巴。


嘴唇相贴的那一刻许其琛收到了一个熟悉的味道


柠檬味硬糖


夏知许压着声音轻笑着,虽然黑夜但许其琛仍然看得见那颗尖尖的小虎牙


“雨天路滑,先生要小心啊。”

灺骋

日常•煮饺子

许其琛打开冷冻格,看见两包速冻水饺其余什么都没有。

“知许,我们该给冰箱囤货了!”许其琛伸长脖子往沙发望。

夏知许正在展开激烈的追逐之战,一听到许其琛的话,就出神输掉了这场比赛。

夏知许自己踩着一双拖鞋,手里拿着一双朝许其琛走去。

许其琛看见夏知许手里的拖鞋,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在冰箱里翻找。

“来,穿上”夏知许把拖鞋放在许其琛脚边,意思是不容拒绝“我们吃完午饭出去采购吧。”

许其琛听到一起出去采购很太开心,但还是不想穿鞋,踩上夏知许的脚环住他的腰。

“不穿吧,就一次好不好。”许其琛抱住夏知许往他怀里钻了钻。

夏知许叹了口气,想着不穿会着凉的,可是许其琛向他...

许其琛打开冷冻格,看见两包速冻水饺其余什么都没有。

“知许,我们该给冰箱囤货了!”许其琛伸长脖子往沙发望。

夏知许正在展开激烈的追逐之战,一听到许其琛的话,就出神输掉了这场比赛。

夏知许自己踩着一双拖鞋,手里拿着一双朝许其琛走去。

许其琛看见夏知许手里的拖鞋,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在冰箱里翻找。

“来,穿上”夏知许把拖鞋放在许其琛脚边,意思是不容拒绝“我们吃完午饭出去采购吧。”

许其琛听到一起出去采购很太开心,但还是不想穿鞋,踩上夏知许的脚环住他的腰。

“不穿吧,就一次好不好。”许其琛抱住夏知许往他怀里钻了钻。

夏知许叹了口气,想着不穿会着凉的,可是许其琛向他撒娇唉,用手捏了捏许其琛的脸,低头亲了一口“不行,会着凉。”

许其琛只好把拖鞋穿上,转身把水烧上。

“我们将就着速冻水饺吃着,晚上我再给你做好吃的,这几天真的辛苦我家夏同学了,得好好犒劳一下。”

夏知许在许其琛身后,环住许其琛脑袋趴在许其琛锁骨处深吸了一口气,手却不安分,弄得许其琛发软。

许其琛把饺子下去水后,转过身去,手托着夏知许的脸,踮了踮脚(应该知道干嘛了,我就不写了)

“夏知许小朋友,不可以这样哦,等会饺子皮会破掉的。”许其琛按住还在自己腰上乱动的双手。

“宝宝,我好累啊。”说罢,夏知许又把头埋进许其琛的颈窝,头发蹭着皮肤痒痒的。

“等会饺子煮好了我给你捏捏肩,给我们劳累的小朋友放松放松。”

夏知许还不安分,还在乱动。

“某夏同学,等会饺子皮破了,信不信我让你也破了。”许其琛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来最没有压迫感的话。

“破就破吧,不知道哥哥想让我破哪里呢?”

“你!”听到这里,许其琛耳根子都红了。

夏知许俯身亲了上去,趁许其琛换气之际,径直闯入,舔舐着他的上颚,掠夺他的氧气,唇舌交缠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许其琛也沦陷在着名为爱情的沼泽之中,忽然想起了什么,咬了夏知许一口。

“唔,宝宝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啊。”

“谋杀什么亲夫啊,走开!”许其琛把夏知许推开,脸上和耳根上都藏不住他的那股害羞劲,接吻让他身子发软,推夏知许也只是徒劳,反而被夏知许圈得更紧了,无奈,只能伸手把火关掉(这里是来自地中海秃头的提醒:注意消防安全至关重要!)

“饺子皮破了。”

“没关系,哥哥,我也破了。”说着带着许其琛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

许其琛看着都心疼,摸了摸冒着小血珠的嘴角,怪自己下嘴太厉害了(小许同学心疼死啦)

夏知许却不以为然,伸出舌头舔了许其琛的大拇指一口“哥哥就是好,连手都是香香的。”

许其琛顿时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但还是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忘记了轻重。”

夏知许本来都想说没关系了,但许其琛又接着说了句“但是你活该,谁叫你来打扰我煮饺子的。”

夏知许叹了口气,刮了一下许其琛的鼻梁。“对啊,我活该,栽到小傲娇手里了,不想逃出去,小傲娇我想在你这里呆一辈子。”

———————友好的分割线———————

我应该只想写一百来字的,为什么啊?!?!

今天也是励志写che的一天!!!

我就是他们爱情海里面的摆摆,每天扑水最快乐的就是我。

小许小夏要一直在一起啊。

雾散云消。
占tag致歉 欢迎各位妈咪来玩...

占tag致歉

欢迎各位妈咪来玩!

(tag放不下了)

占tag致歉

欢迎各位妈咪来玩!

(tag放不下了)

逢君

在签售会上掉了马甲还顺便公开了

OS(时间线就定在和自习一起录完逃出狼人镇吧)


“知许,天好热啊,感觉可以把我烤熟了都。”许其琛刚走下车就被太阳晒得额头多了层薄汗。


夏知许听到后环顾了四周看到一家奶茶店,他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扣在许其琛头上说“你先进去签售,我十分钟后再去找你。”


“好吧”许其琛看着夏知许长腿一迈就走了,疑惑的和工作人员先进了场馆。


馆内冷气开的很足,许其琛感觉自己瞬间活了过来。


这是他第一本he小说的签售会所以他也是蛮期待的。


许其琛刚刚坐下一会,前面就排起了很长的一条队,每个小姐姐或小哥哥都把笑容呈在脸上。


待轮到一个小姐姐,她有些害羞的问“西亚大大。我可以问你一个问...

OS(时间线就定在和自习一起录完逃出狼人镇吧)


“知许,天好热啊,感觉可以把我烤熟了都。”许其琛刚走下车就被太阳晒得额头多了层薄汗。


夏知许听到后环顾了四周看到一家奶茶店,他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扣在许其琛头上说“你先进去签售,我十分钟后再去找你。”


“好吧”许其琛看着夏知许长腿一迈就走了,疑惑的和工作人员先进了场馆。


馆内冷气开的很足,许其琛感觉自己瞬间活了过来。


这是他第一本he小说的签售会所以他也是蛮期待的。


许其琛刚刚坐下一会,前面就排起了很长的一条队,每个小姐姐或小哥哥都把笑容呈在脸上。


待轮到一个小姐姐,她有些害羞的问“西亚大大。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当然”许其琛笑了笑,诠释了何为温柔本身。


“就是,有人说,您和续编的关系,我有点搞不明白”小姐姐又说“您和许编就是习清哥哥的那个许编真的超级像。”


“啊这”许其琛签名的笔顿了顿,随即摘下来自己的黑色口罩“我以为你们都知道我是许其琛啊”他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表示无辜。


“天,我喜欢的作家和编辑是同一个人!”小姐姐和身后队伍里的人惊呼道。


“那您和……”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清脆的男声打断了“琛琛,我的小祖宗啊,你可好让我找”夏知许匆匆跑过来手里还提着两杯冒着冷气的奶茶。


“谁知道你要去买奶茶啊”许其琛被夏知许放在自己脸旁的奶茶冰到了,缩了缩往他怀里。


“诶呀,怕你热嘛~”夏知许自然的坐在他旁边给他插上吸管。


“琛...啊不,许编,你和虎牙哥哥你们...”女孩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我当然是你们解夏大大的男朋友喽,啊不,是老公啊”夏知许笑到。


漂亮的小虎牙漏了出来,他整个人像一个小太阳🔆一样。


最后签售会是在粉丝的起哄声中,夏知许吻了许其琛的额头后结束的。


许其琛红着耳朵恼怒道“不要脸”


“我这不是帮你宠粉嘛,许编~”


夏知许笑着把他搂进怀里“回家”


至此微博热搜

“许其琛和夏知许的甜美爱情”

“解西亚=解夏=许编”

“我磕的cp又又又成真了”

诗雨江南^_^

推荐两首超级温柔的歌,我特别喜欢。

话说你们知道第二首是唱哪对CP的吗?猜对了没奖励。

我是在系统送的音乐里听的,所以别问我在哪里听,我也不知道。

话说回来,别人在这是推文我是推歌哈哈哈。

对于第一首歌,我表示又是不带非人的一天。

推荐两首超级温柔的歌,我特别喜欢。

话说你们知道第二首是唱哪对CP的吗?猜对了没奖励。

我是在系统送的音乐里听的,所以别问我在哪里听,我也不知道。

话说回来,别人在这是推文我是推歌哈哈哈。

对于第一首歌,我表示又是不带非人的一天。

双吉为喆

一点稚楚相关。

P1是be九十几章知许跟琛琛说要把他做成“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包๑乛v乛๑嘿嘿。

P2是琛琛。

P3,4是幸存者偏差第十章。

一点稚楚相关。

P1是be九十几章知许跟琛琛说要把他做成“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包๑乛v乛๑嘿嘿。

P2是琛琛。

P3,4是幸存者偏差第十章。

夏里春几许

情书

我给你的情书是什么呢


一个下雨天

许其琛独自一人在家,稿已经赶完了,他准备把家打扫一遍才想起昨天夏知许才大扫除了一次,干脆让自己放松一下午好了。


走到冰箱面前,一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盆砂糖橘,上面贴着张便利贴:


前天买的砂糖橘你昨天就吃完了,这是我今天早上新买的,还是少吃一点(算了知道你不会听话,你吃完我在买。)...


我给你的情书是什么呢


一个下雨天

许其琛独自一人在家,稿已经赶完了,他准备把家打扫一遍才想起昨天夏知许才大扫除了一次,干脆让自己放松一下午好了。


走到冰箱面前,一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盆砂糖橘,上面贴着张便利贴:


前天买的砂糖橘你昨天就吃完了,这是我今天早上新买的,还是少吃一点(算了知道你不会听话,你吃完我在买。)

                                          小祖宗的专属奴才


许其琛没发觉笑意已经爬上了脸,端着那盆砂糖橘放到茶几上,在盘腿坐在沙发上。


打开电视准备找一部电影看,找了约莫二十多分钟他放弃了,把遥控器放到一边准备躺着玩手机,一不小心手肘和遥控器亲密接触电视屏幕上里面呈现熟悉的绿屏和神龙。


许其琛:...行吧,就当命中注定我看你。

手里盘着砂糖橘十分惬意。


影片开始,一片雪景,加上背景音乐多了一分寂静,故事从一场祭奠开始。

整整两个多小时,许其琛都坐在沙发上,等到影片黑屏。


盆里的砂糖橘却还剩了一大半,外面天有些暗了,许其琛心里却落空空的,他脚踩地走向书房,书房最底下的一层有一个箱子,许其琛将盖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没有多少


一条发带,还有那个日记本。


许其琛不由想起那次夏知许看到这个本子时的表现,不禁笑了笑。


许其琛把日记本拿起来,大拇指内侧不停摸索。


一条发带

还有我无法对你说出表达的感情


都可以谱写成一封封只有我对于你的情书。


夏里春几许

进京

be古代章

ooc归我

纯属脑洞


“其琛啊,这些都是你进京需要带的东西,小姨都给你收到这箱子里的。”


白伊祐忙活了一上午,都在给许其琛收拾会试进京的东西,眼下才腾出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顺了口气。


“多谢小姨了,为我忙活许久”许其琛对她笑了笑,又把茶给她续上

白伊祐看着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上,又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你虽然十七了,但还是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一想到你要独自一个人去京,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许其琛带着安抚的说:“小姨你就放心吧,我身边还有同窗,并不是一个人。”


“哎,想到你当初这么小,我就开始带你,现在我们琛琛都是举人老爷了,到时候...

be古代章

ooc归我

纯属脑洞


“其琛啊,这些都是你进京需要带的东西,小姨都给你收到这箱子里的。”


白伊祐忙活了一上午,都在给许其琛收拾会试进京的东西,眼下才腾出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顺了口气。


“多谢小姨了,为我忙活许久”许其琛对她笑了笑,又把茶给她续上

白伊祐看着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上,又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你虽然十七了,但还是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一想到你要独自一个人去京,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许其琛带着安抚的说:“小姨你就放心吧,我身边还有同窗,并不是一个人。”


“哎,想到你当初这么小,我就开始带你,现在我们琛琛都是举人老爷了,到时候在成个贡生,在中进士,那多风光。”


白伊祐眼里却有了点泪光,一直在眨眼,却笑着说:“到时候,再给你爹娘做一场大法事,让他们在天上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可是二甲进士,当官儿的。”


许其琛不忍心看到小姨这样,每次她提到许其琛一家总是情不自禁的掉眼泪。

刚想开口,却闻到一股味,劣质的烟味混着酒味,如此难闻的气味许其琛却再也熟悉不过,白伊祐更是,她立马把箱子递给许其琛,拉着许其琛走到后门


“琛琛你快点去官府领火牌,小姨今天就不送你了。”见许其琛不动她直接把门拉开把人给推了出去


“小姨!”


   嘭


一下都静了下来。

许其琛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他背着木箱子走在街上,走到官府门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和湛兄!”那人向许其琛跑过来,“和湛兄也是来领火牌的?”


许其琛对严禋微笑,“对,中林兄这是领完了?”

“还没领呢,刚刚才下马车,你看还停在那呢”说着给许其琛指了指“一起领吧和湛兄。”

许其琛点点头。


官府里出来一人,给他们两人分别发了火牌,给了严禋一面黄旗,上面“奉旨会试”四个大字十足威风。


严禋把他插到自家马车上拍了两下手。

“诶,和湛兄你难道一个人进京吗?”

许其琛又点点头。


严禋揽过他的肩,“要不咋们一起上京?你坐我家马车也快。”

许其琛原想婉拒谁料严禋一把把他拉马车,还想说什么严禋直接跟从属说:

“子玄,赶车上京!”


许其琛只好把话吞回去,默默坐在车内铺好的软垫上。


路途有些远,奈何这小厮赶车技术到不是很好,路还有些颠簸,许其琛忍不住困意,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儿,但每次都是在睡着的关键时刻被这马车颠醒。


他一直闭着眼睛但却注意着外面的声音,原本还山林余静,过了不久传入耳中的便是小贩的叫卖声,街头卖艺的吆喝声,捧场欢呼的叫好声,还有


“嘭”的一声。。


许其琛一下惊坐起,差点跳了起来,眼睛放大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


旁边的严禋被颠簸的早就不耐烦了,骂骂咧咧的下车,许其琛也跟上,原来他们的车撞到另一架马车的后面。


“不长眼睛吗!这是天黑了还是雷公电母布乌云了啊,大白天的还能撞到你也真是个人才!要是我们家公子出了什么事你付的起责任吗!”

说话的是一个身高偏矮的小厮,有些微胖,说话到是劈里啪啦说的快而且还很清楚。


子玄原本想反驳两句看见他家公子来了很自觉的没有说话。

严禋刚想骂人却被一只手拍了拍后背。


许其琛拱手作揖,“这位兄台对不住了,吾等不是有意为之,还请原谅,我们愿意赔偿。”


那小厮刚想说什么却被一声打断。


“想不到在这京城多年,能碰上一个真真切切的老实人。”

跟着光.
“知许解夏,长长久久” “我唯...

“知许解夏,长长久久”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哪怕重来再多次。 我都会毫无例外地重蹈覆辙。 陷入对你的贝叶斯定理”


“知许解夏,长长久久”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哪怕重来再多次。 我都会毫无例外地重蹈覆辙。 陷入对你的贝叶斯定理”


夏里春几许

醉酒的标准

琛琛喝酒很多次

那夏知许醉酒是什么样呢?


平常只要和夏知许喝酒,最先倒得绝对是许其琛,只有中了他的计,夏知许绝对会一脸得逞抱他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等他酒醒过后再来逗他,跟他说:“琛琛我给你讲你昨晚……”


夏知许当然也醉过,到后来许其琛甚至能根据他的表现判断出他到底喝了多少。


要是只喝了一点,夏知许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和平常并无二样。


要是喝的有些醉了,有一次许其琛倒是至今记得,夏习清请了他们两个一起去家里吃饭,后来夏知许和夏习清两个人斗酒斗的猛了,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好在也不是特别醉,于是许其琛跟夏习清和周自珩二人告别带着夏知许回家。


外面下了雨,路面积水反...

琛琛喝酒很多次

那夏知许醉酒是什么样呢?


平常只要和夏知许喝酒,最先倒得绝对是许其琛,只有中了他的计,夏知许绝对会一脸得逞抱他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等他酒醒过后再来逗他,跟他说:“琛琛我给你讲你昨晚……”


夏知许当然也醉过,到后来许其琛甚至能根据他的表现判断出他到底喝了多少。


要是只喝了一点,夏知许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和平常并无二样。


要是喝的有些醉了,有一次许其琛倒是至今记得,夏习清请了他们两个一起去家里吃饭,后来夏知许和夏习清两个人斗酒斗的猛了,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好在也不是特别醉,于是许其琛跟夏习清和周自珩二人告别带着夏知许回家。


外面下了雨,路面积水反射出光,道路两旁孤零零竖着路灯,汽车的鸣笛声和街上的行人组成城市夜景。

夏知许突然变得特别黏人,平时在大街上,两个人总是悄悄咪咪的牵个手,此时的夏知许直接挽着许其琛的手臂,巴不得整个人黏在他身上,脑袋还时不时靠在许其琛肩上一蹭一蹭的,许其琛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他便蹭的更凶,嘴里还念叨着

“琛琛你好乖啊” “琛琛我好喜欢你啊” “琛琛你嫁给我吧”


许其琛苦笑,还真像条大型犬。

而且许其琛还能借这种事第二日也来调侃调侃夏知许,倒也是很有意思。


但有些也不是很有意思。


一次夏知许许其琛吵架了,吵的还挺凶,房子留着许其琛住,夏知许倒在外面住酒店。这样连续了三天,许其琛终于受不了了,准备去找夏知许,在跟他道个歉,谁知一打开门就看见夏知许站在门口,把许其琛吓得退后两步。


夏知许面无表情,甚至神色阴郁,眼睛里布满血丝,眼下还有黑眼圈,嘴周还冒出点小胡渣,夏知许看到许其琛退后两步,忍不住一把把人拉入怀中,抱的特别紧,要是平时许其琛一定会说让他松一点,可这时候他却不想说,他承认,他很想念夏知许的怀抱。


落入他怀抱吧那一刻,许其琛感觉到了熟悉的温度,同时也闻到了夏知许浓浓的酒气。


许其琛回抱住他,就这样默默抱了许久


许其琛喜欢拥抱,因为在拥抱的时候全世界只剩下和他肌肤相贴的那个人,没有任何人打扰,因为这是两个人的事。


“知许”

“嗯”

这声嗯有些哑,像是很久才冒出的一个音

“我...”


还没说完,夏知许直接把人扛起丢到床上,许其琛还没缓过来,人直接压在他的上方。


夏知许唇贴上来的那一刻却是慢慢的,连亲都是柔柔的,许其琛感觉心上有无数只蚂蚁再爬,不敢用鼻子呼出气来,感觉比热烈的吻还要难受。


夏知许离开他的唇,就这样看着他,脸色阴郁暗沉,行为时轻时重,许其琛居然有些怕。


夏知许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琛琛我错了”


许其琛一愣然后笑出来,夏知许瞳孔一下子放大,眼里又射出光来,把许其琛搂起来抱住


“喝酒了?”

“嗯...”

“喝的还很多?”


夏知许没有回答,良心说不能说没有。


许其琛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背。


还是让他少喝点酒,就做一只开心黏人的大狗勾好了。


然后许其琛就发现之后夏知许没控制住喝多了也是变得很凶,不要问怎么知道的(都是许编亲生实践ʚ̴̶̷́ .̠ʚ̴̶̷̥̀)


泡泡Oo
假装他们高中在一起的!! 是表...

假装他们高中在一起的!!

是表白,知许做的第一个全息玫瑰投影

假装他们高中在一起的!!

是表白,知许做的第一个全息玫瑰投影

夏知许其琛.

夏知许其琛

有私设 人物属于稚楚 ooc属于我

  窗外夜已深 而在窗这边的书桌上 台灯来亮着 电脑散发的微弱光亮反射到许其琛的脸上 显得他双眸下的黑眼圈格外明显 

  凌晨一点零八分 许其琛还在码字 前两天因为和夏知许去重庆玩 鸽了书迷一个星期没更新 粉丝们都纷纷留言“解西亚大大 快更新!”“大大有了小太阳就不要我们这些小粉丝了嘛(bushi)”

  自从上次新书签售会上夏知许在他旁边又是给他擦汗又是喂他喝水的 ...

有私设 人物属于稚楚 ooc属于我

  窗外夜已深 而在窗这边的书桌上 台灯来亮着 电脑散发的微弱光亮反射到许其琛的脸上 显得他双眸下的黑眼圈格外明显 

  凌晨一点零八分 许其琛还在码字 前两天因为和夏知许去重庆玩 鸽了书迷一个星期没更新 粉丝们都纷纷留言“解西亚大大 快更新!”“大大有了小太阳就不要我们这些小粉丝了嘛(bushi)”

  自从上次新书签售会上夏知许在他旁边又是给他擦汗又是喂他喝水的 再加上许其琛之前分享的日常 两人现在处于公开状态 时不时有书迷在留言里Que夏知许

   看着让他鸽文我们的夏知许趴在他旁边睡得正香 许其琛无奈地笑了笑 一个小时前 夏知许今晚不知道第几次催许其琛去睡觉 他决定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码文 试图以炙热的眼神让许其琛乖乖去睡觉 然而许其琛不愿让嗷嗷待哺的书迷等 他意志坚定的没有扭头看夏知许 

  没过半个小时 夏知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其实出去旅行最累的是夏知许 他准备了好多好多 做了很多攻略 只想让琛琛每次和他出去都很开心 

  怕夏知许冻着 他把空调调高了几度 想摸摸夏知许的手冷不冷 谁料刚有点温热的触感 夏知许反倒抓住他的手腕 嘴角上扬 保存 关机 抱起许其琛 回到床上 关灯 搂着他睡觉 一气呵成 可怜了我们的琛琛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就进了一个熟悉的臂弯 被迫睡觉 

  只剩屏幕那头的书迷们“伤心欲绝”

江逾.

【原耽联动】卷死你们哈哈哈哈哈

ooc慎入!!

全篇玩梗 雷者勿入

小学鸡文笔勿喷

撞梗就是我抄您对不起

天天被卷于是我奋起了

——可是我依然不想写作业

————————————

124.

盛望第一次知道内卷还是在网上,当时他并没有将这个词放在心上,殊不知,这造就了他为期至少一年上不封顶的悲惨生活。


125.

事情的起因在于叶斯某天写数学时忽然觉得手感奇好,于是把第二天的回家作业也写了。

——然后他第二天就少了一项作业,作业进度拉出别人一大截,并且由于那张破嘴,疯狂嘲讽许盛:“哟许盛你是不是不行啊,这么简单的作业竟然还没写完??”

许盛原本没放在心上,结果叶斯那张欠揍的嘴,不停地叭叭叭。...

ooc慎入!!

全篇玩梗 雷者勿入

小学鸡文笔勿喷

撞梗就是我抄您对不起

天天被卷于是我奋起了

——可是我依然不想写作业

————————————

124.

盛望第一次知道内卷还是在网上,当时他并没有将这个词放在心上,殊不知,这造就了他为期至少一年上不封顶的悲惨生活。


125.

事情的起因在于叶斯某天写数学时忽然觉得手感奇好,于是把第二天的回家作业也写了。

——然后他第二天就少了一项作业,作业进度拉出别人一大截,并且由于那张破嘴,疯狂嘲讽许盛:“哟许盛你是不是不行啊,这么简单的作业竟然还没写完??”

许盛原本没放在心上,结果叶斯那张欠揍的嘴,不停地叭叭叭。他写完数学叭叭叭为啥还没写完英语,他紧赶慢赶赶完英语叭叭叭怎么还没写完物理。

叭叭叭一直持续到宿舍熄灯,许盛忍不住了,当场愤起,第二天提前一小时起床写英语。

邵湛很疑惑他怎么起这么早,竟然还开始认真学习了。

许盛捏捏笔,关节咔咔作响,咬牙切齿道:“昨天叶斯在我面前炫耀了一天他提前写完作业了,烦死我了,我今天必须比他先写完!”

邵湛无奈,只好掏出竞赛题集陪许盛一块儿写。


126.

悲伤的事情发生了,邵湛去训练的时候,贺朝探过头来讨论解法,看见他本子上一溜儿题全写完了。

“嚯,湛哥你不讲义气啊,背着我们偷偷提前写题。”

于是贺朝也开始奋战了,连带着周围一圈人本着就算被累死也要卷过别人的根本理念,开始奋笔疾书。一时间原本因为聚集了一群学霸吵吵嚷嚷的教室,忽然只剩下沙沙的写字声。


127.

带队教师老吴高兴坏了,最近手底下那群懒懒散散没个正形的尖子生突然变得勤奋起来,连带着整个教学进度都超了别校一大段。

那肯定要和别的竞赛老师嘚瑟啊。

于是英竞组知道了,生竞组知道了,物竞组知道了。

就连那体育音乐美术老师也知道了。

——都开始逼迫鞭策手底下学生加快教学进度,提升质量。


128.

一年一度的艺术节开始了。其中各项活动包括且不限于:心理剧、独唱、乐器演奏、舞蹈、绘画、摄影……

甚至还有小程序开发。

班里一听来劲了:自家人卷自家人干嘛?为什么不去卷卷其他班呢?

于是唯一一个点亮了写作技能树的许其琛被迫当上了编剧。


129.

许其琛背负着作业、作文比赛、日常更新、编剧的四座大山,终于扛不住了。

他向夏知许控诉。

夏知许坐在电脑前,眼下的乌青在白色的屏幕光中完全无法掩盖。他探过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代码,边上的手机还亮着,显示着林浔刚刚赶制出来的算法。

“这里,漏了个分号。”许其琛吞回嘴里的话,艰难地指向某一行。

“……好的。”夏知许痛苦地加上分号。

你看我给星海专门做个内部APP怎么样?


他向夏习清控诉。

夏习清发尾上仍沾着星星点点的白颜料,指腹上还留着炭笔的黑色。

隔壁的许盛抬起头,幽幽道:“我从未在画室熬过这么久的夜。”

他们身后是一叠一叠画废了的画稿。

“要不我还是给星海画个官方同人图吧。”

许其琛看向颜色乱七八糟的颜料盘,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啥。


他向方觉夏控诉,方觉夏刚从舞蹈房出来,额间汗水淋漓,眼尾薄红。身后的裴听颂嘴里念念叨叨,听起来像是一段rap。

“F**k,我干脆给星海重新编首校歌得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

许其琛叹了口气。


130.

大型心理剧《内卷》

编剧:许其琛

导演:周自珩

主演:顾依凉、卫言梓

配角:若干

友情出演:顾延舟、周自珩、顾青池、池青

舞美设计:方觉夏

背景音乐:余年、凌澈

专业咨询:林辰、费渡

“谨以此剧纪念我满是内卷的青春。”

(doge)


131.

评委们纷纷打出了高分,最后喜得一等奖。

其他表演也大获全胜,八班狠狠地卷了一次其他班。

——唯一的代价是走进班级一眼望下去全是熊猫。

老师以为进了动物园。


132.

秦究没事突然被加了一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正郁闷着,思考着“今天的作业昨天写完了,明天的作业才写了一半,卷不过那群疯子了怎么办”。

然后他想到一个新的打开方式:干嘛不卷一下偷懒时间呢?

于是在体育老师的威压下,秦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摸完了一场训练的鱼。


133.

偷懒之风盛行。

“想不到吧昨天我睡满了8个小时。”

“就这?我卷子写名都写缩写的。”

“你这算啥?我的答题过程直接消失好吧。答案不都是张口就来?”

奇奇怪怪的偷懒方式层出不穷,老师看着一群在底下手撑着额头看似在听课实际上在打盹的小兔崽子,大吼一声:“干嘛呢都?给我听课!!”

可惜小崽子们不听,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好像,这样也不错?


———————————————

随便打几个tag

各位新年快乐!祝如虎添翼,事事顺心!(顶锅盖逃)

2022.01.25留:翻了翻合集才发现合集里的序号和备忘录的序号不一样呜呜呜呜呜 连夜改了

陌屿

#确认过虎牙,就是那个喂我吃糖的人#

技术大佬·巨痴情·计划通·腹黑攻VS修文狂魔·感情废·白软乖·佛系受

#确认过虎牙,就是那个喂我吃糖的人#

技术大佬·巨痴情·计划通·腹黑攻VS修文狂魔·感情废·白软乖·佛系受

软甜草莓在线学才艺
想弥补琛琛没有送出去的发带,所...

想弥补琛琛没有送出去的发带,所以不是牧瑶,不是哥哥的发带,只是许其琛的夏知许

想弥补琛琛没有送出去的发带,所以不是牧瑶,不是哥哥的发带,只是许其琛的夏知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