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autiful

5730浏览    3232参与
冼莳

Beautiful - Virginia To Vegas

You’re beautiful right where you are 

You’re perfect with all of your scars

无论深陷何处你美丽依然

就算伤痕累累你完美依旧

Beautiful - Virginia To Vegas

You’re beautiful right where you are 

You’re perfect with all of your scars

无论深陷何处你美丽依然

就算伤痕累累你完美依旧

💦养只爱吃汉堡排的小柴犬💛💰

綺麗事だけでは生きていけないし


きっとこれからも悩みは尽きない


ただ一人じゃない そう一人じゃない

綺麗事だけでは生きていけないし


きっとこれからも悩みは尽きない


ただ一人じゃない そう一人じゃない

藤原烧烤店

活出风格活出水平😂

活出风格活出水平😂

九思公子的善仁居
超美,超喜欢,壳子那点劣质塑料...

超美,超喜欢,壳子那点劣质塑料可以忽略不计的,哈哈哈哈

超美,超喜欢,壳子那点劣质塑料可以忽略不计的,哈哈哈哈

轩邈

给今天也加点料

让心情也轻轻摇动起来

用美丽的视角

来装点这个城市吧

给今天也加点料

让心情也轻轻摇动起来

用美丽的视角

来装点这个城市吧

天国的希花,地狱的寒色组

【原耽】Beautiful(四)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21固执忠犬攻×19虚势逗比受


第四章


半小时过得很快,苏江洋一路上也没干什么别的,就尹泰发来了一两条骚扰消息,无不是关于尹温珊的。苏江洋随便敷衍了下便不理会了。


到棉口厂的交通工具只有203路公交,苏江洋下了高铁便直奔公交车站,不久就等来了203路。


到棉口厂还要十多分钟,虽然也不久,但随着站数越来越少,苏江洋的心也越捏越紧。有些熟悉的事物映入眼帘,苏江洋心里很不是滋味。


“203路提醒您,下一站,棉口厂……”


苏江洋下车后都还很恍惚,这里的一些太熟悉了,熟悉得陌生。


地上湿漉漉的,昨天应该下过雨,苏江洋想。...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21固执忠犬攻×19虚势逗比受


第四章


半小时过得很快,苏江洋一路上也没干什么别的,就尹泰发来了一两条骚扰消息,无不是关于尹温珊的。苏江洋随便敷衍了下便不理会了。


到棉口厂的交通工具只有203路公交,苏江洋下了高铁便直奔公交车站,不久就等来了203路。


到棉口厂还要十多分钟,虽然也不久,但随着站数越来越少,苏江洋的心也越捏越紧。有些熟悉的事物映入眼帘,苏江洋心里很不是滋味。


“203路提醒您,下一站,棉口厂……”


苏江洋下车后都还很恍惚,这里的一些太熟悉了,熟悉得陌生。


地上湿漉漉的,昨天应该下过雨,苏江洋想。


他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迈不开腿。


“一直走,第二个路口右转,第一条巷子从外数第五户……”苏江洋低声念到,声音有些哆嗦,他自己也能感受到。


“嘭!”铁盆落地的声音。


苏江洋转头。


“姜洋?是姜洋吗?”芳姨布满时光流逝痕迹的脸庞闯进苏江洋的视野。


苏江洋张了张嘴。芳姨没有听见面前这个大男孩的声音,但她认出来了,他的口型:芳姨,我找到家了。


芳姨瞪大眼睛,嘴唇张张合合,没有说出来什么。


这是苏江洋哭的最多的一个月,过去已经流干眼泪的大男孩哽咽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强撑着不掉下来。


“孩子,欢迎回家。”


苏江洋哭了,真真正正落泪地哭了,但他在笑。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颤动着——他很激动。


芳姨缓缓走过来,拍拍苏江洋的肩,声音沙哑:“快回家看看吧……刚好小姜昨天也回来了,一家人可以好好聚一聚了。”


“好。”苏江洋抱了抱芳姨,“芳姨,我顺路帮你把东西提回去。”


也没等芳姨说什么,苏江洋自顾自开始捡芳姨掉落在地的东西。


这里的地不是水泥的,也没有地板砖。石子铺成的泥路在下雨后变得很是麻烦。芳姨是去附近菜市场买完菜回来,现在东西全掉泥里了。


苏江洋也不嫌脏,一个个捡起来,摔坏了的捡到一个袋子里,还能拯救的放另一个袋子里。


芳姨连忙跟着蹲下捡东西:“你一回来哦就帮姨做事,多不好的,姨自己来吧,你快回,你妈和弟弟都想你了,见到你肯定很高兴。”


苏江洋手里动作顿了顿,又继续动气来:“姨,我已经到家了。”


这孩子……芳姨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热泪。


把芳姨送回店里,苏江洋还想帮忙收拾,被芳姨轰了出来。


苏江洋悻悻地摸了摸鼻头,看着对他禁闭的店门,有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苏江洋对屋里喊了句再见,按记忆中的路线往家走。


……


走到家门口,墙上大大的“拆”字很是刺眼。


苏江洋上前敲了敲门,没人响应。


苏江洋皱眉,瞥见一旁柱子上的寻人启事,心里一阵难受,艰难地辨认出已经模糊的电话号码,忐忑地播了过去:“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姜磊面色难看地又播了几遍,号码拨通是拨通了,但一直处于占线状态。


姜母不安地在一旁看着,过会儿才忍不住开口:“这号码是阿洋那孩子朋友给的,也确认了照片和信息的,应该错不了。磊儿你再播播?”


苏江洋是姜母的亲儿子,原名姜洋,姜磊是姜父去世前最后留下的弃婴。姜母并不偏爱两人中的哪一个,但毕竟是亲身骨肉,说不疼都是假的。


“等下再打吧,说不定哥他有事在忙……”还没等姜磊把话说完,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苏江洋的号码。


姜磊看向姜母,姜母点点头,姜磊接通了电话,点了免提。


“喂。”


苏江洋愣了愣,小心翼翼地开口:“是姜磊吗?”


姜母捂住脸,无声地哽咽起来。


姜磊忽的声音哑了:“是我,哥。”


苏江洋没敢说话,他怕他一说话就憋不住心中的情绪。


“哥,你现在在哪儿?我和妈妈来你这边找你来了。”


“……我在咱家门前。”说完,苏江洋还是憋不住哭出了声。


姜磊试图稳住情绪,深呼吸:“哥你在门口等着不要乱走,我们马上回来。”


“不走,永远都不会走了。”


姜磊赶忙带着姜母去赶高铁,苏江洋也席地而坐靠着墙休息,却一不小心睡着了。


大概是太累了吧,终于找到了安心休息的理由。


——————————————


心疼苏狗狗,终于回家了,老母亲甚是欣慰啊!


记得有错字的话告诉我哦⊙∀⊙!


天国的希花,地狱的寒色组

【原耽】Beautiful(三)

是义兄弟关系

21岁固执忠犬攻×19岁虚势逗比受

时间不变的话年龄就不会变

第三章

苏江洋一路走一路觉得头大,他这些年一直在往来的方向找,从未想过找错方向了,难怪一直都没结果。

苏江洋气恼地锤了自己一下。

“先生,您确定是购买去xx市的票吗?”导购员小姐负责地又问了一遍,小脸因为苏江洋的微笑有些红。

“是的,麻烦姑娘了,我有急事能快点吗?”苏江洋又礼貌地笑了笑。

“先生,这是找您的钱。”导购员小姐点开车次表,“哦!抱歉!这般车次马上要发车了,先生我帮您换下……”

导购员小姐抬头,哪里还找得到苏江洋的影子:“一班……天!”

导购员小姐是新来的,才刚上任没多久就犯了...

是义兄弟关系

21岁固执忠犬攻×19岁虚势逗比受

时间不变的话年龄就不会变

第三章

苏江洋一路走一路觉得头大,他这些年一直在往来的方向找,从未想过找错方向了,难怪一直都没结果。

苏江洋气恼地锤了自己一下。

“先生,您确定是购买去xx市的票吗?”导购员小姐负责地又问了一遍,小脸因为苏江洋的微笑有些红。

“是的,麻烦姑娘了,我有急事能快点吗?”苏江洋又礼貌地笑了笑。

“先生,这是找您的钱。”导购员小姐点开车次表,“哦!抱歉!这般车次马上要发车了,先生我帮您换下……”

导购员小姐抬头,哪里还找得到苏江洋的影子:“一班……天!”

导购员小姐是新来的,才刚上任没多久就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要是被投诉就坏了……导购员小姐默默在心里念着阿门,祈祷刚才的小哥是个好人,什么都好说别投诉!

苏江洋是个急性子,拿了钱听到导购员半句话就开跑,“换班次”这半句已经化作泡沫飞天了。

苏江洋也不知道自己撞了多少人,说了多少句对不起、抱歉,他只知道他要赶不上车了,他想赶上这班车,赶快到达目的地,亲眼辨别消息的真伪!

当然,车,还是错过了。

苏江洋一头撞向旁边的柱子:“该死!”

“妈妈,那个叔叔是不是在自杀?”小男孩天真的声音响起,“我去救他!”

苏江洋汗颜,抬头,才发现周围全是看神经质的眼光。苏江洋尴尬地挠挠头,跟小朋友道谢后返回售票处。

叔叔?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苏江洋摸了下自己的脸。

当导购员小姐看到苏江洋的时候简直要激动死了,刚好又没有人在排队,连忙叫住苏江洋:“苏先生!苏先生!”

苏江洋有些哭笑不得:“姑娘,工作期间大喊大叫,恐怕不太好吧?”

导购员小姐脸红了个透,没有说话。

苏江洋看着这个容易害臊的姑娘,真的是哭笑不得,一方面她是导致他浪费时间还被围观的罪魁祸首,一方面苏江洋看她这样又很想笑,完全生气不起来。

“我,我帮您换票。”导购员小姐咽了下口水,“您,能不投诉我吗?”

苏江洋彻底憋不住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姑娘,哈哈哈,我笑点低,别再逗我笑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导购员小姐脸更红了,有点像,那个啥,红椒炒青椒,一块绿一块红。

等苏江洋停下来,才接着说:“谁说要投诉你了阿喂,快帮我把票换了吧,我这真有急事啊姑娘。”

导购员小姐红着脸点点头。

拿到换好的票苏江洋并没有急着走,:“姑娘,知道你自己掏钱又买了张票了,微信号给我,回头给你转过去。”

“这是我的微信,但你不用转给我!”导购员小姐有些激动。

“好,”苏江洋抱以一个大大的笑容,“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尹温珊,你呢?”

“苏江洋。那我走了,下次有缘再见!”

尹温珊朝苏江洋挥挥手,手机突然一震,“苏江洋请求加为好友”,点击同意,手机又一震,“苏江洋向您转账xx元”。

尹温珊愣了,眼眶有些湿。这个人怎么这么好,比她那个便宜老哥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要是有这么一个哥哥就好了。

尹温珊随即发了关于这件事情的朋友圈,顺便艾特@了她那便宜老哥,只见@后面加粗的两个字——尹泰。

还没上车的苏江洋成功接到了尹泰的电话:“你他妈怎么知道珊珊的……(此处省略粗鄙之语)”苏江洋猝不及防被骂。

“你个老畜生老gay不准对我无敌可爱美丽的妹妹动手不然,不然我跟你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江洋挑眉,好像明白了什么:“哟尹泰,还藏了个妹妹啊,认识这么多年都不介绍介绍啊。话说回来,她确实还挺可爱的。”还有点蠢乎乎的,苏江洋没敢说出来。

三言两语解释了这件事,苏江洋挂了电话,确实觉得有趣,苏江洋又给尹温珊发了消息。

苏江洋:尹泰是你哥哥?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是在忙还是因为别的。

尹温珊:你认识他?是,她妈妈是我继母,我们不是亲兄妹……

苏江洋:哦,不是一个父亲啊?你两同姓?

尹温珊:恰巧而已。

还没等苏江洋敲字回复,尹温珊那边直接打断了他想说的。

尹温珊: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忙了,来客人了。

苏江洋:好。

刚好高铁也来了,苏江洋上了车。

另一边,尹泰快把呀咬碎了,决定悄悄去看一看尹温珊。

——————————————

以后尽量保持周更x

尹家孩子也是有故事的,以后有机会会细讲,这也是两个好孩子哦w

有错别字请小窗告诉谢谢!

天国的希花,地狱的寒色组

【原耽】Beautiful(二)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21岁固执忠犬攻×19岁虚势逗比受

(没有时间变化前这个年龄)

第二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着床上的一团,团子又往里挪了挪,终究抵不过光线的照射,认命爬了起来。

镜子里的人顶着一头鸟窝,刘海已经厚长到快遮完半张脸。苏江洋随便捞了捞过长的头发,让头发看起来顺眼些,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去把头发剪短。

一把将遮脸的刘海别起来,露出一双好看的璀璨光亮的眸子,有梦的人才有那样的眸子。

简单洗漱了一下,苏江洋顺手捎了一瓶堆在床头的纯牛奶,跟合租的舍友打了个招呼出门了。

苏江洋一路小跑,路过包子店时买了几屉,又小跑起来。跑到俱乐部时踩点了,差点迟到。调整了下呼吸,...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21岁固执忠犬攻×19岁虚势逗比受

(没有时间变化前这个年龄)

第二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着床上的一团,团子又往里挪了挪,终究抵不过光线的照射,认命爬了起来。

镜子里的人顶着一头鸟窝,刘海已经厚长到快遮完半张脸。苏江洋随便捞了捞过长的头发,让头发看起来顺眼些,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去把头发剪短。

一把将遮脸的刘海别起来,露出一双好看的璀璨光亮的眸子,有梦的人才有那样的眸子。

简单洗漱了一下,苏江洋顺手捎了一瓶堆在床头的纯牛奶,跟合租的舍友打了个招呼出门了。

苏江洋一路小跑,路过包子店时买了几屉,又小跑起来。跑到俱乐部时踩点了,差点迟到。调整了下呼吸,苏江洋踏进了这个工作快两年的地方。

苏江洋高中勉强考上后没能考上大学,也不是不爱学习,是天生学不好,所以在好哥们的推荐下来了这家拳击俱乐部打杂。虽然有时候委屈了点,但总体还不错,特别是工资待遇不错。

好哥们叫汪海诚,苏江洋初中认识这哥们,关系好得堪比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兄弟。但苏江洋命比不上人家,两人拳击天赋都是难得一见的佳玉,奈何苏江洋既没人雕琢,又没有靠山。当年俱乐部新人选拔,经理说什么也不让苏江洋过,汪海诚也是托了关系才把苏江洋送进来干这份工作。苏江洋倒也知足,觉得工资不错,还可以偶尔围观偷师学艺。

将包子分给众人后,苏江洋留了一屉放进保温盒,放在了汪海诚个人练习室里。

苏江洋运动了下筋骨,拿起消过毒的拖把,开始完成今天的第一项任务——拖完俱乐部大厅的地板。

汪海诚训练完便看到了苏江洋留的包子,忍不住骂了句傻逼,抱起保温盒,找苏江洋去了。

苏江洋真的好找,不是吹的,你一眼望过去嘛,头发最非主流,干活最卖力,看背影就是个傻大个的,不说多的,准就是他了。

“江洋!”汪海诚喊住苏江洋,嫌弃地递了条毛巾给他,“看看你这汗,怕是举行个什么拖地打扫的比赛,你准给我们俱乐部赢个冠军回来。”

苏江洋嘿嘿一笑:“不敢当,不敢当。”

汪海诚无奈地摇摇头,他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丢脸还傻逼的家伙。

汪海诚不由分说地把苏江洋拉到一旁坐下休息,将怀里的保温盒塞给苏江洋:“又不吃早饭,不知道的以为你铁做的。”

“我,我喝了牛奶。”苏江洋有些心虚。汪海诚就那么直直地盯着他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把戏。”苏江洋保持假笑。

汪海诚挑眉:“不就是又倒给Max喝了。”苏江洋当即转头朝向窗外,哼起小曲。

汪海诚想打人,但他不能,怎么可能下得了手,无奈。

汪海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哦对了,你找的那个地方,有消息了。”

汪海诚很明显感觉到苏江洋整个人僵住了,叹了口气:“发你邮箱了,你自己看一下。”苏江洋半点反应没有,汪海诚只好拍拍他的肩:“不管怎么样,我还在。”

苏江洋机械地点点头,憋出一句“谢谢”。

汪海诚若有所思地看了苏江洋最后一眼,把思考的空间留给他,回练习室了。

……

这是苏江洋这两年来第一次请事假。俱乐部的请假机制很变态,每年的年终奖金只要请上三次假就直接没有。

前头有一段时间苏江洋大病了一场,请了将近一个月的假,管事经理直接扣上两次假的记录,所以说这次请了奖金就飞了。

苏江洋其实是肉疼的,年终奖俱乐部给的很大方,有没有奖金决定着苏江洋这一年会不会过的没那么艰难,不用每天省吃俭用,还能攒一笔小存款。

苏江洋可是看上一款机车很长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想办法攒钱。

先不说机车是很多男人的梦想,有个代步工具苏江洋有时也是方便很多。

这一个套一个的原因,总而言之,年终奖很重要,但苏江洋等不急了,这件事把他激得飞蛾扑火!

苏江洋基本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大概13年前,苏江洋与家里走散,孤身一人阴差阳错到了这个城市。已经六七岁的他有意识地找到警局,但他发现他根本听不懂普通话,毕竟当时他没上过幼儿园,小学也还没开始上,只能听懂家乡话。那个时代工具有限,实在没办法的警局只好把孩子往福利院送。

老院长是个慈祥但也严厉的老爷子,让从小父亲就去世的苏江洋感到了不一样的爱。

老院长教他识字,说普通话,苏江洋也是个老实勤快的人,经常帮着院里的阿姨照顾小孩子们,打扫卫生什么的,再加上苏江洋个人支出也少,福利院也愿意收着这个大孩子。

这么多年来,苏江洋也有试着从他来的方向找,但终究无果。当听到汪海诚说有消息时,他一颗沉寂已久的心开始疯狂跳动。他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必须得去。他的直觉这么告诉他,不去,会后悔一辈子。

回到合租房,苏江洋立马借来是有尹泰的笔记本电脑,登录邮箱。

“大概查到一处拆迁区,比较符合你的描述,之前一直没注意是因为跟你说的方向是完全反的,最近要开始拆了才突然注意到。也不太确定,地址图发给你了,你想好了再做行动,需不需要我陪你去?【图片】”

“棉口厂……”苏江洋喃喃。啪地一声站起来,苏江洋赶忙收拾了一些随身的东西。地址显示离这里也不是太远,半个小时高铁应该能到。

现在才九点过,一天往返绝对来得及的事!

尹泰见他急急跑回来,拿了出远门的东西又马上要走,拉住他:“苏哥,干嘛去呢这么急?”

苏江洋转过头,尹泰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苏江洋眼眶红的吓人。

苏江洋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找!家!”

——————————————

不是很了解拳击的一些东西,如果有误专业人员请多指教!

苏大宝贝儿的头发太长了我琢磨着什么时候安排给他剪一下哈哈!

汪可爱人真的很好不会是坏蛋的!

老规矩有错字记得讲一下谢谢!

下周再更了肝遭不住qwq

天国的希花,地狱的寒色组

【原耽】Beautiful(一)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固执忠犬攻×虚势逗比受

如没有更改那么年龄是攻21受19

第一章

“203路提醒您,下一站,棉口厂……”

天阴沉沉的,这里一直都这样。突然下起了雨,到也好,冲走些空气中漫布的灰尘。

少年扣上卫衣的帽子,下车,冲进愈演愈烈的雨幕。

途中突然有人叫住他:“小姜吗?傻孩子快来,这么大雨也不怕感冒?把姨这伞拿着!”

姜磊也不客气,跑到店前,抖了抖湿透的衣裤:“谢了芳姨,这个点您店还开着啊?”

“这不等你叔从厂里回来嘛,你叔也没带把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咯!”

芳姨心疼地拍拍姜磊背了个大包的肩:“又给你妈带了东西回来吧,我家雷二娃要有你一半的孝心我就...

是失散的义兄弟关系

固执忠犬攻×虚势逗比受

如没有更改那么年龄是攻21受19

第一章

“203路提醒您,下一站,棉口厂……”

天阴沉沉的,这里一直都这样。突然下起了雨,到也好,冲走些空气中漫布的灰尘。

少年扣上卫衣的帽子,下车,冲进愈演愈烈的雨幕。

途中突然有人叫住他:“小姜吗?傻孩子快来,这么大雨也不怕感冒?把姨这伞拿着!”

姜磊也不客气,跑到店前,抖了抖湿透的衣裤:“谢了芳姨,这个点您店还开着啊?”

“这不等你叔从厂里回来嘛,你叔也没带把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咯!”

芳姨心疼地拍拍姜磊背了个大包的肩:“又给你妈带了东西回来吧,我家雷二娃要有你一半的孝心我就谢天谢地了。”

姜磊咧嘴大笑起来:“他能比吗哈哈,就他天天打游戏那个劲儿有啥闲心孝敬您啊!”

姜磊长了张天生适合笑的脸,芳姨也被感染了似的,跟着笑了起来:“哈哈也是,姨给你拿干毛巾去啊,看你给淋的。”“姨,不用……”姜磊还没来得及拒绝,芳姨已经走进了屋。

姜磊叹了口气,望向灰蒙蒙的雨幕。

这条街已经没几家原住民了,四处墙上印上了“拆”的大字。熟悉的店似乎只剩下了芳姨这一家,物是人非。人非?是啊,姜磊有一瞬间呼吸不上来。

芳姨门前有一排小石凳,好像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石凳上,正冲着他笑,但马上又化为虚无。

“小姜?小姜?”

芳姨的呼声唤醒了姜磊,姜磊扬起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容,在芳姨复杂的眼神下又黯淡了。

芳姨把毛巾搭在已经比她高一个半头的人儿的肩上,有些语重心长地说:“从前到现在,一直,姨都把你们等同二娃一样看待。你哥走得早,你也找了他十几年了,你妈也是,一直不肯走,就怕那孩子哪天回来了找不到家回……唉,都不说这些了,快回家陪你妈去了啊。”

姜磊点点头:“知道了,谢谢姨。”说完和芳姨道别后,一头又扎进雨幕。

……

姜磊站在自家门前,贴了十多年的寻人启事在风中摇摇欲坠,一旁墙上的“拆”红得刺眼。

姜磊收拾了下心情,打开家门。

“妈!我回来啦!”

“哎哟!总算把咱们小磊儿等回来咯!”姜母赶忙迎了出来,却见姜磊浑身湿透,一脸严肃地呵斥:“怎么没让妈出来接接你?看把我宝贝儿淋的。”

“噗嗤!”姜磊被妈又是严肃又是肉疼(?)的表情逗笑了。“这不是怕你累着嘛,好啦,我去冲个澡换身衣服,很快就出来。”

姜磊放下包,甩甩酸胀的右臂,低声骂了句。

“妈,记得把包里的东西整理一下。”姜磊神神秘秘地说,“带了给你的惊喜。”

姜母从厨房探出个头来:“好嘞!饿了吧?妈正好给你把饭菜热上。”

从浴室传来一声大喊:“妈我爱死你了!”

姜母乐呵呵地回到厨房:“这小子,嘴倒是越来越甜了。”

霎时间,孤零零立在拆迁房里的小屋里,飘出一阵阵名为家的温暖气息……

——————————————

磊磊宝贝是姜妈妈家收养的孩子哦

下一章会讲苏大宝贝的故事!

开篇两章可能会比较少,最近考试可能更新会很慢,你们的喜欢是我的动力!

故事背景参照了WANNA ONE二单主打歌Beautiful的微电影MV,身为一个碗妹是真的很想写这个题材了!

如果有错字请跟我讲一下谢谢!

@阿庚啊_

!我又循环了!循环了两天//
这种很轻的曲调太吸引我了/完全被伴奏迷住//歌词写的也很好(!(也可能是中文翻译得好然后拉我入坑了?)
刚开始听只是觉得很好听,后来循环循环也渐渐听出了一点东西)是一种…“亲爱的你不要悲伤我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这样子的感觉吧//
「You are beautiful right where you are
    You are perfect with all of your scars
    And maybe to them
    You may not be anyone...

!我又循环了!循环了两天//
这种很轻的曲调太吸引我了/完全被伴奏迷住//歌词写的也很好(!(也可能是中文翻译得好然后拉我入坑了?)
刚开始听只是觉得很好听,后来循环循环也渐渐听出了一点东西)是一种…“亲爱的你不要悲伤我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这样子的感觉吧//
「You are beautiful right where you are
    You are perfect with all of your scars
    And maybe to them
    You may not be anyone or thing
    But darling you are everything to me」
还有还有一句!!!
「You light up my world like the Sun and the stars
     你光辉了我的世界,就像太阳之于辰星」
我反正中招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