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endy

32.1万浏览    3471参与
Lost路牌(iCi)

这几天被作业折磨死了,画阴影的时候也差点死了太久没画阴影了不知道该咋画了,第一张只是为了防止有雷者真的没其他意义,p2为原图后面几张是加了滤镜的真的他妈美如仙境(什


不理解为什么我画的时候头会疼还有点发热不会是大脑过热了吧(什


就这样了跑了

这几天被作业折磨死了,画阴影的时候也差点死了太久没画阴影了不知道该咋画了,第一张只是为了防止有雷者真的没其他意义,p2为原图后面几张是加了滤镜的真的他妈美如仙境(什


不理解为什么我画的时候头会疼还有点发热不会是大脑过热了吧(什


就这样了跑了

HymnAlt+
:没活了可以咬打火机而不是用你...

:没活了可以咬打火机而不是用你的画创死双厨!


好好好好好什么人类少年与小恶魔(?)

:没活了可以咬打火机而不是用你的画创死双厨!


好好好好好什么人类少年与小恶魔(?)

TRANSPARENT MENTHOL

其实更喜欢画铅笔画……

练习画Audrey

其实更喜欢画铅笔画……

练习画Audrey

Algae
兄妹 反复强调:我只画亲情向

兄妹

反复强调:我只画亲情向

兄妹

反复强调:我只画亲情向

Algae

不知道能不能动

是的我没找到它导出动图在哪,我拿手机录的

越画越暴躁所以不流畅

不知道能不能动

是的我没找到它导出动图在哪,我拿手机录的

越画越暴躁所以不流畅

万年寡王

  一些脑洞,到现实世界去后,班迪两个形态的性格融合什么的(啊?)

  我想看兄妹贴贴呜呜呜呜呜

  一些脑洞,到现实世界去后,班迪两个形态的性格融合什么的(啊?)

  我想看兄妹贴贴呜呜呜呜呜

艾米Amy
  尝试了一种新的方法(。&o...

  尝试了一种新的方法(。ò ∀ ó。)

  尝试了一种新的方法(。ò ∀ ó。)

冷门大冰箱可还行☕

我的第1个圈子第1个老婆


就是说终于画了(

我的第1个圈子第1个老婆


就是说终于画了(

JoyverXD

第一次画人脸

啊!!!!!!隔了3年再画bendy

我配色好烂!!!!!

:((((((((

第一次画人脸

啊!!!!!!隔了3年再画bendy

我配色好烂!!!!!

:((((((((

一只喜欢吃肉的羊,但是暂退

【班亨】跳舞

给我喜欢的两个冷圈都写个跳舞嘿嘿,第二篇是派扫感兴趣可以去看看。两千字无脑短打,我流有,注意避雷

二编:发现这个有热度刚好求助一下,问问咱班亨有没有群啊


墨水在流淌。

男人大口喘息着奔跑,他的身影飞快的穿过走廊。他能听见墨水恶魔在身后发出的低吼声,还有那些墨水滴答流下的声音。

先前攥在手中的武器管子早已被身后的怪物折成两半,算是剥夺了他反抗的权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再加上刚才被身后怪物一爪撕开的伤口,亨利感觉自己几乎要痛的昏厥过去。但是他只能强撑着逃,即便那曾经是他最喜爱的造物。

“Henrrry!”怪物紧随其后。


快了,快了,安全柜就在拐角处...

给我喜欢的两个冷圈都写个跳舞嘿嘿,第二篇是派扫感兴趣可以去看看。两千字无脑短打,我流有,注意避雷

二编:发现这个有热度刚好求助一下,问问咱班亨有没有群啊






墨水在流淌。

男人大口喘息着奔跑,他的身影飞快的穿过走廊。他能听见墨水恶魔在身后发出的低吼声,还有那些墨水滴答流下的声音。

先前攥在手中的武器管子早已被身后的怪物折成两半,算是剥夺了他反抗的权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再加上刚才被身后怪物一爪撕开的伤口,亨利感觉自己几乎要痛的昏厥过去。但是他只能强撑着逃,即便那曾经是他最喜爱的造物。

“Henrrry!”怪物紧随其后。


快了,快了,安全柜就在拐角处——

他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努力的奔跑过,终于他的手碰到了柜门,飞速的打开它并钻了进去。

不过是几秒钟之后,那怪物就出现在柜门旁。

亨利透过柜门上的缝隙看到他最亲爱的造物逼近。被追逐的场面哪怕是经历了无数次此时他也忍不住因为恐惧而发着抖,就这样颤颤巍巍的缩在柜子角落,尽管这柜子本身也没有多大。

亨利用手捂着嘴努力阻止自己发出因腰部一大块撕裂伤而泄出的嘶嘶声,心里祈祷着恶魔的离去。

反常的是距离恶魔最初站在柜门前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他还在原地没有像往常一样远去。该死的,这家伙怎么还没走。亨利在心里抱怨着。腰部的伤口已经有血透过他脏兮兮的白衬衫渗了出来,铁锈的味道在空气中扩散。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滴下,他的处境十分危险而他无能为力。



一个简单的事实,他的造物主在逃离他。

而这个事实是他造就的也不是他造就的。

班迪就站在柜门前,他能听到男人难耐的喘息,这使他有些兴奋。他鲜少看到对方如此虚弱的样子:通常都是一击毙命——这样的捉迷藏才有压迫感。

他希望自己的父亲死亡吗?不,当然不。恶魔只是想要一些有趣的时光来弥补30年的寂寞而已。所以他设立了一个个的复活点,好让自己的父亲能够永远的和自己继续这场没有尽头的捉迷藏。他享受看着他一步步落入他陷阱的过程,喜欢看他以为已经逃出生天却又回到囚笼的绝望。

他们的游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当他看见自己的父亲已经躲起来的时候,就假装没有看见以给他的造物主不切实际的侥幸。



但男人泄出的喘息使得此刻恶魔有点想破坏这个规定。



就在亨利疑惑的时候,柜门被破开了。几乎是同一瞬间,他被粗暴的拖出柜子,重重的砸在一旁的墙上。

惊愕于被发现的同时,亨利咳出一滩血。他四肢脱力的摊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他以为他将等到的。

脸上传来奇怪的粘稠触感,他猛然睁开眼睛,让他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的是他看到恶魔用一种近乎温柔的力度抚摸他的脸,从眼睛到鼻梁再滑到嘴唇,留下一条斑驳的墨色痕迹。

温柔不过半晌,造物主又被自己的造物猛的扛起往不远处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带。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的,总之他腹部的伤口刚好磕在恶魔的肩膀上逼得他不禁叫了出来。

他总觉得自己听到了坏笑声,然而这想法的真假还没被辨出,他就已经被带到了那个房间里。

天呐。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老动画师熟悉这里。他记得这是多年前他第一次画出穿芭蕾裙的班迪随着音乐舞动的地方。不同的是,此刻这里真的多了一个唱片机,以及,他的班迪已经不再是他的班迪。

他们曾经有过真切的欢乐时光。

他不禁感到有些悲伤。

动画师被放了下来,恶魔用一只手揽着他防止他因为脱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亨利试着挣扎但是很快他感受到恶魔垂在自己腹部的手指探入了他的伤口。亨利又不是傻子,他小幅度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这微不足道的挣扎很快就熄灭了。

他的造物看起来心情不错,就这样用另外一只手打开了老旧的唱片机,恶魔耐心的拨弄着它使其唱出沙哑的歌声,他的尾巴在随着节奏舞动着,自然的贴上亨利的躯体。牵起亨利垂在身侧的手,直接就拽着亨利跟着自己主题曲的节奏舞蹈——还贴心的把女步留给了自己的父亲。

亨利的大脑当机了,动画师哪里想到自己的造物会这样对待自己。腰际的疼痛却让他浑身软踏踏的没有办法再顾及其他,只能被动的让怪物抓着瘫在他怀里吸着冷气迈出舞步。


班迪很满意自己父亲的表现。作为奖励,动漫人物牵着自己父亲的手微微张开,让自己的手指缓缓的滑入亨利的指缝中和他十指相扣。

大概是自己奇怪的举动吓到了他的造物主,班迪看到他抬起头望着自己,看到他眼里半含不含着些许泪水。

欺骗着自己这眼泪的缘由是对两人一同跳舞的感动而不是生理上的痛觉,恶魔揽着他父亲的手猛地缩紧,带着对方往自己怀里靠,沾染上独属于自己的黑色。不带一丝反抗的,他渴望了30年的人就这样在他的怀里被拢着,距离近到他都能闻到亨利身上的他所熟悉的气味。

啊,迷人的造物主。

这点发现让他有点失控到无法自己,只能在这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转着圈跳着舞以发泄自己的难耐。

恶魔的舞姿是优美而丰富的,配合上他伴侣濒死的姿态莫名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喜欢。悄悄地趁着转圈的空隙把头探向自己父亲的颈窝嗅着,班迪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有的满足感。

墨香和亨利持续裂开的伤口引发的血味混合在一起,伴着老唱片机发出的声响和恶魔打着节拍的脚发出的声音混合成一曲独一无二的伴奏,侵略性的压迫着动画师的感官。




似乎没有尽头。

他们就这样跳舞直到亨利的血被耗尽,倒在班迪身上,连尸体也染上墨水,然后他的灵魂又在复活点被墨水塑成他真真切切的肉体。

最终他们又会继续猫捉老鼠的游戏。

似乎亨利可以当这次事故没发生过。

但是于恶魔而讲他真的会放弃新寻得的游戏方式吗?





墨水仍在流淌。

Lost路牌(iCi)

第一张原图后面几张是加了不同滤镜的,别问我为什么画个墨团子都要整那么高大上,问就是我闲的(不是)爬走写作业去了明天还得去吃席

第一张原图后面几张是加了不同滤镜的,别问我为什么画个墨团子都要整那么高大上,问就是我闲的(不是)爬走写作业去了明天还得去吃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