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ttercallsaul

120浏览    3参与
shannonjjj

番外 离亭非旧国

今年七夕的第二天就是立秋,但仍然暑气灼人。蔡小玲,春草和阿姨忙着照顾孩子们吃早饭。现在虽是暑假,胜文胜武家的四个大孩子饭后有补习班,小武和三宝还要喂饭。各种糕饼,肉蛋奶,清粥小菜摆了一整桌。林宗辉只吃了小半碗白粥,小玲以为他赶时间上班,也没有在意。好容易安顿好了孩子们,小玲没有吃饭,先游了半小时泳。她上岸的时候竟然看到林宗辉坐在泳池边的藤椅上看文件。前方传来剪草机的哒哒声。小玲走到林宗辉面前,蹲下身,手搭在他肩膀,“辉叔,外头热,还吵。去书房看呀,我一会泡好茶给你送过去。”林宗辉把文件扔在一旁,顺势揽住她的腰,小玲瞄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文件,《股权转让书》?不禁一愣,林宗辉轻...

番外 离亭非旧国

今年七夕的第二天就是立秋,但仍然暑气灼人。蔡小玲,春草和阿姨忙着照顾孩子们吃早饭。现在虽是暑假,胜文胜武家的四个大孩子饭后有补习班,小武和三宝还要喂饭。各种糕饼,肉蛋奶,清粥小菜摆了一整桌。林宗辉只吃了小半碗白粥,小玲以为他赶时间上班,也没有在意。好容易安顿好了孩子们,小玲没有吃饭,先游了半小时泳。她上岸的时候竟然看到林宗辉坐在泳池边的藤椅上看文件。前方传来剪草机的哒哒声。小玲走到林宗辉面前,蹲下身,手搭在他肩膀,“辉叔,外头热,还吵。去书房看呀,我一会泡好茶给你送过去。”林宗辉把文件扔在一旁,顺势揽住她的腰,小玲瞄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文件,《股权转让书》?不禁一愣,林宗辉轻轻勾住她下巴,两人几乎抵着额,外人看来分外旖旎。剪草小哥连忙背过身去。“小玲儿,你听我说,别插话。刘凯,他是警察的人。”小玲倒吸一口冷气,“房子和你的车是他和你一起买的吧,可能有监控设备。”剪草机还在聒噪,小玲冷汗顺着额角留下来。林宗辉轻轻摇头,拿起毛巾帮她擦头发。“辉叔,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泰国那边的师傅死了,他们还弄不到麻黄酥,现在他们要来找我了。我一个泰国朋友冒着生命危险告诉我的”。小玲大脑飞速运转着,难怪胜文胜武是制冰技术担当,难怪原材料管控那么严格,胜文还能私制,原来源头在辉叔。小玲双手攀着林宗辉的胳膊,手不停的抖,“辉叔,那我们一起走吧。”胜武外逃最终惨死,彼时还有林宗辉护她周全,而今还能指望谁啊。林宗辉拨开她的手,扶着她双肩,“走,走的了吗?看着我,下午阿和就过来,你带着四个孩子先偷渡出去。你们一起走。到了美国有我的律师 Saul goodman接应你。有事就找他,不必客气,他收我二成的佣金。”小玲已经泪眼婆娑,“辉叔,那你呢?”林宗辉轻叹口气,“我不死这件事儿没完。别哭了,出去后不要和国内任何人联系。我这边好了就去找你,最慢半年。我开车送你们出去,记住在车上别乱说话。”小玲哽咽着说“辉叔,我自己可以,阿和留下帮你吧,你身边也要有人啊”林宗辉帮蔡小玲理好鬓边的乱发“听话,我有办法。”说完便拾起文件去换衣服了。

林宗辉在没有摄像头的路段把小玲和孩子们交给了阿和。又在外面闲逛了一阵,快中午了才回厂里。中午和刘凯一起吃饭时,他兴致不错,“刘凯,去广州的汽车厂学习学习吧,和那边的对口人员搞好关系,供应零部件的这件事儿兴许还真的能成。”刘凯不敢推辞,当日下午就开始交接手头的工作。林宗辉摊开上半年的财报,抚着额头,其实是半个字都没看进去。

大概是九零年的时候吧,那时候这个厂还是国营企业,效益不好,工厂停工,员工放假回家。林宗辉的岳父和他也是一筹莫展。此时来了两个泰国人,其中一人是华裔,他们提出要租用工厂一个月,事后付20万的使用费。老岳父迫于员工讨薪压力,觉得这是一个好买卖,正想答应。林宗辉有自己的算盘,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有这么好的生意,何不带着厂内工人一起做。他向泰国人提出可以不要使用费,但是他要全程参与。泰国人略微迟疑,但仍然答应了他的要求。这样出了几批货,但是生产过程中污染严重,气味刺鼻,他心生疑窦,和早年移民在外的乡党打听,才知道生产的是冰。林宗辉处事向来圆滑,他借了一个环保部门不允许的由头停了这摊生意。泰国人也算客气,付了点使用费就走了。冰这件事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秘密。零八年林耀东,林耀华回来制毒,他本是反对的,但是三房当时已经人丁凋敝,好多年轻人都去临近的大城市打工去了。他双拳难敌四手,竞选村主任落败,本想仍旧回惠州。三房的族人们来求他,让他和林耀东说说,想加入这个一本万利的买卖。他冷眼瞧着林耀东,知道他的那套制du技术就是三脚猫的功夫,纯度不够,品相不佳,销路,价格自然都会受到影响。三房的人轮番登门,林宗辉不堪其扰,最终还是心软了。他暗中把方法传授给了胜文胜武,并要求两人保密。他俩的货纯度高,品相好,林耀东这才让三房加入。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两三年,眼看着林灿和天昊也学的差不多了,胜文又偏偏作死拍了不该拍的东西,林耀东借这个机会把胜文胜武铲除了。他一直忌惮林宗辉家中人丁兴旺,在此之前已经害的二宝三宝一死一残。林宗辉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自己了。与林耀东周旋的这几年,无异于与虎谋皮,虽然节节败退,但林宗辉的手段也日渐精进,对于即将到来的泰国人,他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他看看腕表,已经下午三点了,刘凯的航班应该快起飞了。破冰行动之前,他给警方提供的名单中故意漏下一处冰仓库。但是被被蔡永强识破了,蔡永强其实从未信任过他,擅用线人又是蔡的一贯伎俩。保险起见林宗辉在刘凯的车上安装了定位和录音设备,果然不出一个月就有了端倪。他倒是希望刘凯真的是线人,这样可以借用刘凯稳住警察。他本就没想再重操旧业,现在的这个塑料厂是合法生意,不需要遮遮掩掩。所以子得知刘凯身份之后,林宗辉和刘凯反而更加亲厚,走到哪里都带着他,各种会议也都带上他。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还是要先把刘凯打发出去才行。

林宗辉乘坐出租车到了林兰家。林兰在家里照顾女儿平安,平安也快两岁了,看见林宗辉奶声奶气的喊外公。他拿出准备好的股权转让书,让林兰签好了字,“兰兰,工厂以后就交给你了,爸老了,想退休了。塔寨的事情,你不要怪爸爸。”林兰笑了“爸,你还年轻,退什么休呀?”林宗辉抱着平安,捏她的小胖脸,平安咯咯笑着“兰兰,平安和阿军一模一样啊,你小时候比她漂亮多了。每个人都会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你就是阿军的那个人,他会照顾好你的。”林兰愕然,她心里一直压着快石头,“爸,你的那个人是蔡小玲吗?”林宗辉没有回答,此时蔡军推门进来了。“阿军,我有事儿找你,去书房说吧。”蔡军关好书房门,硬着头皮听林宗辉讲完,“爸啊,你这是要坑死我呀,自从塔寨出了事,我在刑警队的日子不好过,升迁肯定无望了,你现在又让我…,”林宗辉拍拍蔡军的手背,“阿军,我知道你的难处。我已经把股份转给了兰兰,虽然现在生意不好过,但是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还是绰绰有余的。”蔡军话锋一转“好吧,我尽力吧。”

又过了两日,前台打电话进来“老板,有两个泰国来的客人着急要见你”。林宗辉暗想,该来的躲不掉“哦,让他们进来吧”。他靠在椅背上不动声色的打量进来的两个人,一个和他年龄相仿,大腹便便,虽然满脸堆笑,但透出一股狠狡诈之气,另一人二十出头,这人应该就是朋友电话中提到的毒枭的私生子,年长的那位是他亲舅舅,二十多年前来过。他没有站起来,挑眉问道“请问两位是?”年长者笑着说,“我们是巴颂的朋友。”“哦?”林宗辉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原来是朋友介绍的客户,那先和我去生产车间看看吧。”林宗辉吩咐前台拿来劳动保护用品,三人穿戴好了一起去了注塑车间,注塑车间机器轰鸣,林宗辉和两人草草的握了握手,“抱歉,但是在这说话安全”。一行人边走边谈,舅舅笑着说“林老板贵人多忘事,其实二十多年前我们见过的,也是在这个厂。”林宗辉懊恼的拍头“对不住啊,想起来了。是坤春吧”坤春说“巴颂师傅对你可是念念不忘啊,一直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有天分的cook,可惜师傅仙逝了。”林宗辉淡淡的说“过奖了”坤春继续说“这是我家少爷,巴颂师傅走的突然,想请你帮帮忙。不知道林老板是否有兴趣啊,”林宗辉知道其实是这位私生子少爷想和嫡子竞争,解决眼下的供货瓶颈,在老毒枭面前邀功。他漫不经心的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去倒是可以去,我手边还有点现货,给你们应急怎么样。”少爷用生硬的汉语问道“品质有吗?”林宗辉蹲下身,拿起一个模具仔细查看,他招手叫来一名工段长,交代了几句,拍拍他肩膀,缓缓站起身,眼中流露出不满,“塔寨的货你不放心?我是看在故交的份上,既然这样…”坤春忙着打圆场“宗辉,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耀东的事我也有耳闻,你的货现在也不好出吧,我们有物流网络,价格方面要优惠些啊”林宗辉冷冷的看他一眼,“我按照国内价给你,出了境你把款打到我国外账户上。钱到了,我再过去带你的人做几批。”少爷喜形于色,“成交,成交”。早在塔寨时,每一单林宗辉都想办法私存一点,交代胜武埋在地下,以备不时只需,虽然不多,但现在也有150公斤。这批款足够他们日后在美生活所需。林宗辉把详细定位告知少爷和坤春,两人安排车辆连夜提货。货物顺利出境,saul告知林宗辉货款已到账。林宗辉长吁了口气,他约坤春和少爷见面。坤春向来多疑,“宗辉,我们来日方长,在泰国也能见,和我们去泰国吧”。林宗辉说,“你也太谨慎了些,这个号码查不到我头上,我们在九龙峰见面,那边没几个人。我把女婿引荐给你,他是警察,日后也有合作的机会。”到了约定那日,林宗辉先到了,少爷和坤春到了之后,一行人准备爬山,刚到山脚,这时一辆越野车呼啸而过,几声枪响,少爷和坤春抱头鼠窜。待车已走远,林宗辉已经倒地,他胸口中了数枪,一股血腥味儿扑鼻而来,少爷本事纨绔子弟,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吓呆了,坤春毕竟年长,他靠近林宗辉,林宗辉一把抓住坤春的手腕,“救我…”他犹豫之际,少爷大喊,“舅舅,快跑,有车过来了,是那个警察女婿。”坤春心有不甘,看了一眼林宗辉,后者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奄奄一息,只得作罢,连忙发动车辆,想尽快摆脱这个是非之地。蔡军下了车,迅速把岳父背到车上,兜了好几圈,确认没人跟踪,“爸,你怎么样?”林宗辉脸色苍白,解开衬衫,把防弹衣甩了出来,摆了摆手“没有尾巴吧?”蔡军摇摇头。“爸,你这个律师还真厉害,请来的杀手技术不错啊。”林宗辉长吁了一口气,“送我到蛇头那里,幸好这次来的是坤春和少爷,不然不会这么容易脱身。阿军,兰兰就托付给你了。”

天刚擦黑,才十月份,阿拉斯加的温度就逼近0度了。林宗辉在街口的便利店下了车,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他裹紧大衣,快步走进便利店,快万圣节了,店门口摆着各种各样的南瓜灯,他挑了几个,又买了一包甜甜圈和一盒蔡小玲爱吃的可颂。他算好了价钱,拿出一张50的钞票,和店主说“keep the change please.”店主连忙道谢。林宗辉一手提着最大的南瓜灯,一手抱着购物袋。顺着门牌号来到一栋房子前,他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门的瞬间,恰好和正在吸尘的蔡小玲四目相对,林宗辉放下纸袋,摇摇南瓜灯,低声说“surprise”小玲如梦初醒,跑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环着他的腰,喜极而泣。拥抱来的太突然,林宗辉一个趔趄,勉强站稳,轻刮蔡小玲的鼻子,“偷着吃什么好东西了,胖了不少”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