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igbang

31.5万浏览    40186参与
KASSIE—卡子
〖④〗宿舍 有模板 不喜勿喷...

〖④〗宿舍

有模板

不喜勿喷

不喜误入

下面是一些设定


KPOP高校的宿舍都是家庭式宿舍

应该有的都有


一般都是五到六个意识体睡一个寝室


二代男宿舍(一)

宿舍长:TVXQ

宿舍成员:SJ,SHINee,BIGBANG,2PM


虽然都有各自的房间,但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喜欢在睡觉之前挤在一起玩游戏,总是热热闹闹的。


SJ:他们说多揉会变大诶…

TVXQ:老蓝你个流氓…

SHINee:你俩注意一点啊!!

BIG BANG:他俩在干嘛呢?

2PM:鬼知道……诶诶诶走位走位!

〖④〗宿舍

有模板

不喜勿喷

不喜误入

下面是一些设定


KPOP高校的宿舍都是家庭式宿舍

应该有的都有


一般都是五到六个意识体睡一个寝室


二代男宿舍(一)

宿舍长:TVXQ

宿舍成员:SJ,SHINee,BIGBANG,2PM


虽然都有各自的房间,但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喜欢在睡觉之前挤在一起玩游戏,总是热热闹闹的。


SJ:他们说多揉会变大诶…

TVXQ:老蓝你个流氓…

SHINee:你俩注意一点啊!!

BIG BANG:他俩在干嘛呢?

2PM:鬼知道……诶诶诶走位走位!

梓凝不吃辣咖喱

【GDYB】远方/Prayer祷告者⑤

是约稿放出,写手署名:湫客

时隔很久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坑(并且在回顾的时候恨自己没写完.jpg),但是想吃点新饭,遂约稿

可以当成Prayer的后续,也可以当成新短篇

冬去春来。

  

  远方/Prayer

  

  “平安夜了。”

  晚餐过后,东永裴感叹了一句。他们坐在公寓里,仍未出门,电视上播放着近日新闻,窗外大致传来一些青年男女在远处庆祝派对的欢呼声。权志龙把他的手放到东永裴的掌心中,浅浅地阖起眼,自然而然地蜷缩在这一片温暖里。东永裴看向他,只是轻轻笑了笑:“待会我要去参加子夜弥撒。”

  “之后再陪我去江边走一圈,好吗?”权志龙将尾音拖长,似乎沉溺在这片暖意中。他主...

是约稿放出,写手署名:湫客

时隔很久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坑(并且在回顾的时候恨自己没写完.jpg),但是想吃点新饭,遂约稿

可以当成Prayer的后续,也可以当成新短篇

冬去春来。

  

  远方/Prayer

  

  “平安夜了。”

  晚餐过后,东永裴感叹了一句。他们坐在公寓里,仍未出门,电视上播放着近日新闻,窗外大致传来一些青年男女在远处庆祝派对的欢呼声。权志龙把他的手放到东永裴的掌心中,浅浅地阖起眼,自然而然地蜷缩在这一片温暖里。东永裴看向他,只是轻轻笑了笑:“待会我要去参加子夜弥撒。”

  “之后再陪我去江边走一圈,好吗?”权志龙将尾音拖长,似乎沉溺在这片暖意中。他主动地靠到东永裴身旁,下颌抵在他的肩膀上,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低声地补充道,“我和你。”

  “好。”他若有所思地回复。多年竹马,他们早已失去了在对方面前伪装的能力。在他眼前的权志龙褪下了光芒之下闪烁如星钻的外壳,把内里的柔软、感性与温柔逐渐流淌,他能够清晰地看见这样的形状,乳白、光滑,好像将灵魂剥离出,任凭亲吻与融合。东永裴不自觉地扣紧了他的手指,指腹小力摩挲着关节处。权志龙的手很漂亮,令他回忆起他弹琴的模样,流水般的乐声自他的指尖倾泻,这是权志龙天生的才能,独属于音乐、鲜花与舞台。

还在练习生时期。曾经在琴房里,他为他一人而弹奏。爱德华·埃尔加所谱写,名为爱的礼赞。

  “走吗?”权志龙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时间差不多了。”

  “走吧。”

  两人一路漫步到教堂,权志龙等候在门外,微笑着说“在这里等你就好了”。他一人步入高悬的穹顶,挑选了木椅的一端。唱诗班的孩子穿着纯白的衣裳,吟咏出圣洁的歌谣。他一时间产生出些许恍惚,好像他的确身处天堂,而非脚踏人间。他的信仰即将带他飞翔,飞向他不曾前往、不曾目视的远处。但这又让他感到迷茫:那样的远方是什么?似乎身后有一个怀抱便足够,陪伴了他十多年的拥抱,在某一瞬间裹挟他一同奔赴未来。

  “弟兄姐妹们,如果你内心的伤口在呼喊:‘你算什么,你一文不值,你永远得不到想要的爱’,”神父的声音有一种不容置喙的力量,东永裴不禁微微出神,“今夜天主作出回应并:‘我爱你本来的样子。你的微小吓不倒我,你的脆弱不会令我不安’。”

  “‘为了你,我成了小孩子。为了成为你的天主,我做了你的兄弟。我和你在一起,只要求你一件事:相信我,向我敞开心扉’。”

  我们的主吗?他默默地笑了笑。权志龙在聚光灯下,向下俯身,一种近乎令人膜拜的神圣,何尝不是立在教堂前,垂头微笑而悯怀世人的大理石像。我的兄弟、我的主。他在心中反复咀嚼着这些词句。自十三岁起的陪伴让他们的感情更为纯粹,家人、友人、爱人,无论哪一项词语都太简单,不足以概括与形容他与权志龙的关系。他们纯粹地在相爱,向彼此袒露出最深处的心声和信任。他的翅膀一直在伴随着他飞翔,现在或将来,乃至面对过去的风吹雨打,他都无需畏惧。

  毕竟,这是他们的远方。

  待到弥撒结束后,东永裴走出教堂,终于发现天空飘起了小雪。夜空暗沉,权志龙站在橙黄色的路灯下,照耀着一层透淡的光辉,双手放在风衣口袋里,抬头看着飘零的雪花。他的背影被无限拉长,在砖石地面上留下灰色的痕迹。阴影是存在的印记,他记得在舞台上,在权志龙靠近的刹那,他们的影子就此在刺眼的镁光灯中划落至地下,面部相贴,好似在无人之处小心翼翼地亲吻。

  权志龙翘起的发丝上挂着一抹薄薄的白。东永裴忍不住笑了笑,大约是一种看见心爱之人的雀跃,快步走过去,帮他拈掉那一朵雪花,轻声念起他的名字:“志龙。”

  “永裴?”他转过头,眼角噙着笑意,“刚才突然下雪了。”

  “会冷吗?”

  “还好。”他向东永裴展示着他的外套,“穿够了。”

  沿着江边,他们缓缓向前走。为了今晚的出行,他们都特地戴上了遮挡面部的围巾与鸭舌帽,权志龙已经挂上了黑色口罩,甚至特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即便如此,依旧有经过他们的路人不时回头,又扯着身边人神色奇怪地讨论着。东永裴看着前方匆匆经过的姑娘,颇为感慨地对他说:“你现在确实出名了。”

  “是吗?”权志龙倒是笑得开怀,看起来没有太多被认出来的担忧。真是洒脱。他在心里暗想。

  今夜的江风好像出奇的平和,冬风吹过他的耳畔,私语着浪潮的秘密。在夜幕下呈现出钴蓝的江水拍打岸边黑色礁石,翻涌出白如雪粒的碎浪,偶尔有雪花飘过他的眼前,挂在眼睫上,随之被权志龙的指节轻柔地擦去。他们聊起最近生活上的事情,开了一两句玩笑,说起新出的音乐、专辑和Bigbang。虽说不太看得出权志龙的担心,但这次约会被粉丝认出来也不会是好事,都必须保持着基本的警惕。因此他与他的距离拉得很近,几乎能够嗅到权志龙的男士香水味道,手臂也在摩擦相撞着,让他产生出一些想要挽住权志龙的手、或者十指相扣的想法。

  “十二月末尾了,”东永裴看着眼前的雪,“很快就要跨年了。”

  “今年跨年夜也一起过吧。”

  “嗯。”

  “春天很快到了。”权志龙看向他,“来年的春天。”

  “是啊。时间过得太快了。”他们相识的年数里,又要做一次加法了。

东永裴垂下眼。有时候,他会希望时间稍微放慢脚步。比如此时,让他继续保留着这份鲜活的时刻。又闲谈了好几句话,不知道走了多久,都有些累了,权志龙缓缓停下来,靠在一旁的护栏上,眺望着江的对岸。东永裴保持着恰当的默契,渐渐地沉默下来。

  “太阳啊。”

  他又用那种漫不经心一般的语气,认真地喊着他。圣诞节的起源是罗马帝国的太阳神诞辰,权志龙无端地想起从前在东永裴口中听过的科普。在基督徒的眼中,上帝是永恒的太阳。因此到了最后,十二月二十五日成为了圣诞日。私底下,他更习惯于念诵他的姓名,永裴啊永裴,水到渠成般地,模糊着咬字和发音。唯独此刻,他想要唤他的太阳,陷入爱中的人是无可救药的信徒,他在平安夜里,向他的太阳诚心地祈祷着。

  “唔?”

  在东永裴回头的须臾,权志龙拉下口罩,吻上他的唇。蜻蜓点水、不太霸道的吻,只有在今夜里、依属双方的、信徒间的亲吻。是榭寄生下,一个需要被偷走方才生效的吻。

  “圣诞夜快乐。”

  他贴着他的唇说。气流传到他的心间,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 

晓月24

【TG】乱世倾城(第三十章)

民国au,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TG,沪jun卝将卝领Tx梨园花旦G,副豆花赫海

有过期cp,BE,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拆家碰瓷

长篇不定期更新,催更打钱


“胜铉怎么样了?”接到金在中的电卝话,金贤重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赶来,“怎么会突然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权相宇来过了。”

“什么?”狐疑地蹙眉,“他来做什么?”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在中哥,你知道的,我向来愿意先苦后甜。”

“坏消息是胜铉知道了志龙的事!”注意到金贤重情绪的变化,伸出食指抵在他的唇上,“听我说完,好消息是车将卝jun选择站在......

民国au,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TG,沪jun卝将卝领Tx梨园花旦G,副豆花赫海

有过期cp,BE,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拆家碰瓷

长篇不定期更新,催更打钱


“胜铉怎么样了?”接到金在中的电卝话,金贤重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赶来,“怎么会突然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权相宇来过了。”

“什么?”狐疑地蹙眉,“他来做什么?”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在中哥,你知道的,我向来愿意先苦后甜。”

“坏消息是胜铉知道了志龙的事!”注意到金贤重情绪的变化,伸出食指抵在他的唇上,“听我说完,好消息是车将卝jun选择站在胜铉这边,他已经是上卝将的军衔了。”

“那件事是权相宇告诉胜铉的?”

“不然还会有谁?”想起早间郑允浩在走廊里同自己说得那番话,不由得攥紧了双手,气息也变得有些急促,“贤重,医生刚刚来给胜铉打了一针镇定剂,眼下算是睡了,但我不敢保证他醒来之后会怎样。既然事情已经被捅破,我们当想好对策才是。”

“权相宇将罪过推到了崔东旭的身上,是不是?”

“他倒是不曾这么说,但胜铉却已经这么认为了。”轻叹出声,深邃的眼眸中尽是浓重的担忧,“警署若是还不能查出些蛛丝马迹来,我担心胜铉不会这么乖的呆在医院里。说到底,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的眼睛。李赫宰方才来看过,他说胜铉急躁的情绪对视力的恢复极其不利,镇定剂也会影响伤口的愈合。志龙那边我们暂且瞒着,等到实在瞒不下去了,再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毕竟,这是崔胜铉与权志龙之间的事,你我皆是外人,插不上手,所以……”

“三少!”小五子推门而入,许是急着赶来的缘故,呼吸还显得有些急促,“查出来了!”

“是谁?告诉我究竟是谁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卖主求荣的腌臜事!”

“是……是海利!”

小五子几乎不忍心说出这个名字,他打小卝便跟在金贤重身边,知道那孩子几乎算是他一手调卝教出来的。小五子甚至还能想起初次见到海利时的场景,稚卝嫩的面庞,生涩的动作,还有那双澄澈的眼眸。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唯有自家少爷,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该好好培养这个孩子,却不想……

“怎么会是海利?”金贤重似乎也不愿相信,上前一步,用卝力抓卝住小五子的双肩,“你确定没有弄错或是有人冤枉陷害他吗?海利那个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

“三少,我也不愿相信是他。”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原本明亮的眼眸里一片黯淡,“您有多看重那个孩子,我不是不知道。每次接到任务,您都愿意派他出去历练,甚至想将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到头来却发现他是权相宇派来害您的人,我……”

“眼下不是心痛的时候。”斜斜地勾起眼眸,瞥了一眼病床卝上躺着的崔胜铉,睡梦中还皱着眉头,“崔少对崔东旭的成见一时半会怕是消除不了,海利那边也不方便叫他过来对质,先关卝押起来吧。小五子,看好底下的人,别叫他丢卝了性命。”

“少爷放心,小五子知道分寸。”

床边站着的两人皆无奈的摇头,复杂的眼神中夹杂着各自难以化开的情绪。将加了药的牛奶放在床头柜上,先后离开了崔胜铉的特护病房。天黑之后,权志龙自会过来照顾他的爱人,眼下他们还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处理。

醒来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虽然看不见,但崔胜铉本能的察觉到天已经黑了。开口唤了一声金在中,却无人应答,想来应该是回去了。正想开口叫医生,却听到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身为jun卝人,天生就该是多疑敏卝感的性格,不懂声色地躺在床卝上,想知道进来的是谁。

“胜铉,我又来看你了。”熟悉的声音传来,身卝体立刻僵住,权志龙并未开灯,恰好掩饰了崔胜铉的动作,“你今天为什么发脾气呢?在中哥说你发了好大的脾气,最后还是医生来帮你注射卝了镇定剂才算完,为什么不好好养病呢?”

颤巍巍地伸手,修卝长的指尖划过缠绕在眼眸上的纱布。顺着鼻梁往下,指腹摩擦着他紧闭的薄唇。

“胜铉,我知道我已经不配拥有你,可你知道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原以为会是唯一的一个,却不想……造化弄人。”轻轻卝抚卝弄着男人略显消瘦的面庞,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落在唇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敢过来看你,才敢这么放肆的亲近你。胜铉,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触手可及的幸福就这样失去了?”

“不,你什么也没有失去。”

“你说什么?什么没有……”权志龙突然意识到方才的声音是从崔胜铉的口卝中传出,大惊失色地往后退去,“你……你怎么……”

“今天我还没有来得及喝那杯牛奶。”撑着坐起,双臂在半空中摸索,想要抓卝住权志龙瘦弱的身躯,“志龙,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TBC.

虐了好几章了,即将慢慢苦尽甘来,信我

记得投喂小红心,想要有评论,欢迎提问箱找我玩,啾咪~

🦦

库存

我不管,大姐姐和小妹妹一定会永远在一起

库存

我不管,大姐姐和小妹妹一定会永远在一起

晓月24

【TG】乱世倾城(第二十九章)

民国au,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TG,沪jun卝将卝领Tx梨园花旦G,副豆花赫海

有过期cp,BE,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拆家碰瓷

长篇不定期更新,催更打钱


“胜铉,你怎么起来了?”推开病房的大门,只见崔胜铉坐在病床卝上,一言不发,双手死死地攥着被单,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怎么了?可是眼睛又疼了?”

“郑允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

“我问你郑允浩说志龙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突然提高了嗓音,几乎是朝着金在中咆哮,“他并未同志龙相处过,凭什么那样诋卝毁志龙?凭什么用‘破卝鞋’去形容志龙?”

“胜铉,你冷静一点,他说得是气......

民国au,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TG,沪jun卝将卝领Tx梨园花旦G,副豆花赫海

有过期cp,BE,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拆家碰瓷

长篇不定期更新,催更打钱


“胜铉,你怎么起来了?”推开病房的大门,只见崔胜铉坐在病床卝上,一言不发,双手死死地攥着被单,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怎么了?可是眼睛又疼了?”

“郑允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

“我问你郑允浩说志龙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突然提高了嗓音,几乎是朝着金在中咆哮,“他并未同志龙相处过,凭什么那样诋卝毁志龙?凭什么用‘破卝鞋’去形容志龙?”

“胜铉,你冷静一点,他说得是气话!”纵然金在中见惯了大风大浪,此刻也难以平心静气地同崔胜铉交谈,可越是遮掩,就越是怕被他发现了什么,走到在床边坐下,覆上他的双拳,耐着性子解释,“你不是不知道郑允浩的脾气,他是为了气我才……志龙在上卝海那么红,有多少人花费千金,只为听他一曲《霸王别姬》。郑允浩也是靠嗓子过活的人,虽然是生角,但志龙的名气他不是不知道。他之前看见我同志龙呆在一起,心里一直记恨着,今日恰巧遇上我,难免口不择言,你不必同他一般计较。”

“那……志龙还好吗?在中哥,你没有告诉他我受伤的事情吧?”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曾对他提起过。”微微停顿了一下,“崴基那边贤重也去打过招呼,凡是登出你负伤的报纸都不会被志龙瞧见。不过话说回来,你该好好养伤,早些出院去见他才是,他真得非常想念你。”

“这是自然,我也……很挂念他。”

“哎呦,这不是从前丝梅的台柱子金老板吗?”刺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金在中明显感觉到崔胜铉的拳头一紧,不悦的回头,但见权相宇一身戎装地站在床尾,身后跟着的卫卝兵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果篮,“久闻金老板大名,却一直被公卝务所累,不曾有幸听过金老板的《贵妃醉酒》,实在是太可惜了!”

“权上卝jiang,幸会!”寒着一张脸起身,客套的伸出手,眼眸里却满是厌恶的神色,“没想到你会来看崔中卝jiang。”

“金老板这叫什么话?”笑着同金在中握手,眼神却停留在崔胜铉缠在眼睛上的纱布上,“胜铉是我沪卝jun的人,眼下他受了伤,我自然是要来看看的。”

“权上卝jiang,有劳了。”

“胜铉呐,以后你大可不必这么称呼我了。”心不甘情不愿地从jun卝装口袋中掏出一枚勋章,亲自送到崔胜铉的手中,“这一次你替沪卝jun立了大功,又负伤归来,车将卝军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故而向大总卝统提出表彰申报。如今,你我已是平起平坐,一样是上卝jiang了!”

“你说什么?”

“崔胜铉,你以后也是沪卝jun的上卝jiang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出声,金在中面上隐藏不住的笑意竟让他觉得如此刺目,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冷笑,“但说起来,有件事作为同卝僚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既然已经是中卝jiang了,戏卝子什么的就别在玩了,传出去会有损沪卝jun的名望。再说了,即便想要养个兔爷,也该挑金老板这样冰清玉洁的主,向权志龙那种随随便便就可以被人压在身下的货色,还是早些抛开的好。”

“住嘴!不许你侮辱志龙!”

“怎么,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吗?”故作惊讶地摇摇头,“我忘了,你眼睛看不见,怎么会知道这种肮卝脏事呢?在你受伤之前,权志龙就已经被人给办了,听说还因为失血过多险些死了,你说这……”

“权上卝jiang,请你慎言!”

很是满意金在中一瞬间愤怒的表情,不等他下逐客令,自己便领着卫卝兵退了出去。望着紧闭的房门,不禁冷笑出声。就算崔胜铉成了上卝jiang又怎么样,就算车将卝军选择支持他又如何,只要有权志龙这个软肋在一天,他崔胜贤就休想在沪卝jun翻身。

“胜铉,你听我说,事情不是……”

“是真的吗?”

“你听我慢慢跟你解释!”

“是真的吗?”

“志龙他也是……”

“权相宇所言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

金在中最是清楚他的脾气,在男人的逼问下,无奈咬牙承认了权相宇的话。崔胜铉一言不发,攥在手心的被单几乎要被扯碎,那枚上将的勋章亦被扔了出去。

“崔东旭,我要杀了你!”


TBC.


这事真不是七哥干的,七哥也是背黑锅罢了

记得投喂小红心,想要有评论,欢迎提问箱找我玩,啾咪~

留下温柔一刀

笑起来的龙哥简直太可了,少年满满

笑起来的龙哥简直太可了,少年满满

xx

出道实录小知识

Bigbang出道(2006.08.19)实录出道前120天2006.4.21

李在旭,编舞老师

[图片]


李东旭舞蹈老师


吴祖龙,舞蹈讲师

[图片]


金锦书,break编舞老师

[图片]


李宝型,招聘主管 。智恩,造型师。

[图片]

[图片]


sean,企划室长

[图片]


jinu,企划室长

[图片]


音乐讲师,崔元锡

[图片]


辉星,歌手上音乐课

7哥,歌手

gummy,歌手

[图片]


big mama(yg歌手):李智英,

[图片]


申妍儿

[图片]


朴敏慧

[图片]...

Bigbang出道(2006.08.19)实录出道前120天2006.4.21

李在旭,编舞老师


李东旭舞蹈老师


吴祖龙,舞蹈讲师


金锦书,break编舞老师


李宝型,招聘主管 。智恩,造型师。



sean,企划室长


jinu,企划室长


音乐讲师,崔元锡


辉星,歌手上音乐课

7哥,歌手

gummy,歌手


big mama(yg歌手):李智英,


申妍儿


朴敏慧


申景儿,crazy舞蹈队


权志龙 (2001.),太阳 6年级进yg过6年


开始拍

权志龙1988.8.18(17)狮子

母亲:韩姬兰


东永裴1988.5.18(17)金牛

爷爷:东韩得


李胜贤1990.12.20(15)射手

母亲:姜贤淑


崔胜铉1987.11.4(18)天蝎

姜大声1989.4.26(16)金牛

姐姐:姜宝罗


父亲:姜中殊


张贤胜1989.9.3(16)处女

母亲:吴英淑


出道

权志龙(18)

太阳(18)

胜利(15)

top(18)

大声(17)


公司看向亚洲,日文和中文选一个

权志龙,会中文,房间有沙发,还有桌子和电脑,宝物一号是歌词本正式喜欢rap的时候是四年级[2008.1223.想象plus]

[2010.0716.柳熙烈的写生簿]

太阳《so sick》日语,主观思想强,很有主见,很照顾别人的感受,乐观派 负责洗衣服,抱怨洗衣机太小

[2010.0716.柳熙烈的写生簿]


志龙和太阳当了6年的练习生,对要组成偶像团队很失望来着,当时他和太阳还以为会走地下乐队的样子[2011.0110.每天每夜]


在以bigbang出道之前,他们以为他们会以二人组合出道,名字叫gdyb

[2010.0716柳熙烈的写生簿]

大声(4个半月) 京仁高中读书2年级1班,真正想当歌手的时候是初三 女生粉丝最多 唱歌的时候最认真,看到他别人就会说“yg真的不看外貌”,出道后的一年,练习生翻了一倍


贤胜 2005.1(一年多)四人中最早的,心灵最敏感脆弱,性格内向,柔弱的外表,权志龙经常关照,倔强,努力程度第一名


top 5-6年级就开始rap,听到音乐就停不下来(与大声相差一周来到公司的)


权志龙和太阳13岁认识,top是相互认识甄试合格,大声与top隔了一周才来的,胜利最后来的

[2008.1223.想象plus]


胜利舞蹈实力是最强的


留下温柔一刀

这场帅呆了,我直接:Hi老公

这场帅呆了,我直接:Hi老公

留下温柔一刀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反复爱上权志龙,已经学会了擅长等待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反复爱上权志龙,已经学会了擅长等待

酉贤.

头给我笑飞

哈哈哈BigBang的平替组合的名字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名字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组合名字叫

“BigDuang”

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BigBang的平替组合的名字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名字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组合名字叫

“BigDuang”

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⁷柯圓*🍿

Bigbang团体签名典藏礼盒

写真集➕精美海报➕有声明信片➕书签➕徽章➕歌曲光碟➕应援手环


Bigbang团体签名典藏礼盒

写真集➕精美海报➕有声明信片➕书签➕徽章➕歌曲光碟➕应援手环


A醒沫(周边🎫)看置顶

Bigbang团体签名典藏礼盒


写真集➕精美海报➕有声明信片➕书签➕徽章➕歌曲光碟➕应援手环


Bigbang团体签名典藏礼盒


写真集➕精美海报➕有声明信片➕书签➕徽章➕歌曲光碟➕应援手环



xx

蝴蝶梦回.16

成员确定下来了,现在就要开始接受训练了,而书瑜晚上就帮大声赶上学习进度。


“啊!好累”书瑜无视大声的无病呻吟,卷起一本书打了下去“打起精神来”志龙看到了也默许她的做法。


“哎呀,让大声哥休息一下吧”奇怪的忙内间的感情出现了,书瑜感觉不妙,胜利这个团宠发话了其他人还能怎么办呢。不过,现在他们感情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或许她能期待一下?


“那我们来聊下天吧”果然,被浇灭希望的书瑜垂头丧气的。“书瑜,你有谈过恋爱吗?”书瑜不用思考就回答道“没有哦”


top和志龙怀疑的盯着书瑜“真的?”书瑜坦然的点点头,太阳也觉得不可思议来着“你长得也不差,性格也不差,怎么没有谈过恋爱呢”...


成员确定下来了,现在就要开始接受训练了,而书瑜晚上就帮大声赶上学习进度。


“啊!好累”书瑜无视大声的无病呻吟,卷起一本书打了下去“打起精神来”志龙看到了也默许她的做法。


“哎呀,让大声哥休息一下吧”奇怪的忙内间的感情出现了,书瑜感觉不妙,胜利这个团宠发话了其他人还能怎么办呢。不过,现在他们感情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或许她能期待一下?


“那我们来聊下天吧”果然,被浇灭希望的书瑜垂头丧气的。“书瑜,你有谈过恋爱吗?”书瑜不用思考就回答道“没有哦”


top和志龙怀疑的盯着书瑜“真的?”书瑜坦然的点点头,太阳也觉得不可思议来着“你长得也不差,性格也不差,怎么没有谈过恋爱呢”


胜利看到太阳出声了立马补刀“书瑜和哥你一样都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诶”


“永裴,这样下去不行啊 怎么可能现在都还没有和女生一起看过书,我们唱歌都要带感情的,你没谈过恋爱怎么办呢。”


听到志龙这么说,感觉有点道理的太阳一本正经的问“没谈恋爱不能出道吗?”志龙笑着附和“那当然”


“那你给我介绍一个”志龙笑喷了“呀,难道我有女朋友吗?我还着急呢,现在我们处于出道的重要阶段,找女朋友这件事稍微上点心就行了”听着自己偶像的一番发言,书瑜冒出了青筋,只好安慰这是思春期很正常。

“呀,书瑜呢?要我帮你找吗”书瑜眯着眼睛打量着胜利“你有当红娘的习惯吗?”正在胜利疑惑的时候,她又开口道“我不像你,你可厉害了,两个转学生追你呢?”


胜利那一个筋直接无视书瑜的话中有话“啊~你知道那件事啊,我真的超有人气的”反观书瑜听了后表情简直跟吃了屎一样 ,两只手挡住胜利那嘚瑟的嘴脸。


“对了,书瑜冰箱里的饮料喝完了……”

“哈!?”

书瑜头疼的不行,“少喝点饮料,多喝点牛奶吧”胜利讨好的笑了笑“会的会的……”书瑜知道他没放弃买饮料这个想法,于是转过头不理他。

胜利眼看这样行不通,于是又改口道“大声哥,学习很重要的,你还是听书瑜的吧”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忙内,大声惊呆的说不出话。


突然想起来胜利的学习好像很不错来着,书瑜现在有点半信半疑,或许是眼光太炙热了胜利有所察觉的转过头“怎么样,要给我买饮料吗?”书瑜疯狂摇头!


某一天,宝型姐突然找来拉着书瑜偷偷摸摸的说了些什么“社长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然后递给书瑜一个眼神,接受信号的书瑜完美消化比了个OK

编了个理由出去的书瑜打算去买一些食材还有给他们准备一下礼物……


然而才走下去没几步,志龙就出来了“你去干嘛?”书瑜讪笑“不是说了嘛,我去买点吃的”志龙 听到回答后也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我跟你一起去吧”大概是最近几天太忙了忽视了书瑜的愧疚感,以至于志龙想要帮忙做点什么。


“你要帮我?”书瑜认真思考怎么打发他来着,但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知道这条路行不通


“好吧 其实我想给你们准备庆祝出道的礼物”说起来她再怎么了解他们肯定比不上志龙“或许你可以在挑礼物这方面帮的上忙”


那你呢……话还没有问出口,志龙就看到书瑜已经落后他好远了。“你……怕黑?”漆黑的楼梯间传来书瑜的一阵阵笑声“不怕,只是看不太清”


志龙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应该是夜盲症”他听了微微点点头“你想要什么?”书瑜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认真想了一下最后发现没有想要的就摇了摇头


“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怎么挑食”

“喜欢什么颜色”

“没有”

“喜欢干什么”

“不知道”


两两相望无语片刻,志龙苦恼的挠挠脑袋继续带着她往前走,书瑜也在这安静的时间里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上。


“我想到了”书瑜高兴的晃了晃手“给我设计一个纹身吧”这个礼物倒是有点新奇,志龙也开始有兴致了。


采购回来的两个人,送完礼物准备开始设计纹身。拿出画笔的志龙无从下手“画什么好呢?”正在放空的书瑜被打断“你觉得我适合什么样呢?”思考着纹在哪里的书瑜,最终指着自己的的脖子“或者,你觉得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形容我?”


“脖子?”志龙瞟了一眼“我觉得小腿不错,你的腿很好看,纹在那里应该会不错的”书瑜盯着自己的小腿若有所思“要不锁骨和小腿都纹一个?”


想要得到回应的书瑜看向志龙 ,发现他已经开始‘工作’了。无奈之下只好闭嘴,看着志龙认真的样子,书瑜拿起了画笔……


“画好了!”志龙得意的向书瑜展示自己的作品—是两只蝴蝶,转头发现书瑜一脸脏兮兮的,五颜六色的在脸上晕成了一朵朵花,看上去是在画的了不起的东西,眼睛异常的亮。专注的志龙给她擦擦脸才发觉般的抬起头。

看到志龙手上的纸巾也不觉得尴尬,只傻傻的笑“嘿嘿嘿”志龙被她这个样子逗笑了“画什么呢?”

书瑜开心的递给他看看,是一幅日出的景象,整个画面是橘中带粉,单这么看着就让人心情特别好。


“你喜欢画画”这不是一句疑问句,书瑜看着自己手上的蜡笔 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我刚刚画画的时候很享受”说着说着书瑜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所以我喜欢画画”


志龙还没来得及替她找到喜欢做的事情感到开心就被告知电视台的人要来看他们,一瞬间大家又紧张又兴奋。

“书瑜也去”听到宝型姐这么说,大家不知怎么的安心了一点。“太好了”书瑜听了好笑道“有什么好的,你们先去我要洗个脸,反正看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大家也没磨蹭,跟着宝型姐到达了目的地,“就在五楼,快去吧”随着志龙一行人脚步声越来越近,社长让里面的人准备好。在志龙开门的一瞬间,礼花漫天飞舞,后面的孩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纷纷冒出头来观察。


 姗姗来迟的书瑜进门就看到志龙坐在哭,本来也不是经常在别人面前哭的人,现在忍不住哭了也还是把帽子拉下了挡住眼睛不让人看见,书瑜走过去一番交流后镜头转过去了不再对着志龙。书瑜静悄悄的坐在志龙旁边,红着脸犹豫片刻,紧紧的握住志龙的手,志龙情绪好了很多后在镜头面前表达了感谢。

在气氛达到高潮的阶段,大家终于拿到了为他们精心准备的礼物,是独一无二的项链。


出道实录.11 






xx

对于卖萌的忙内,top直接就是一个飞踢式在线‘驱魔’─=≡Σ((( つ•̀ω•́)つ


对于卖萌的忙内,top直接就是一个飞踢式在线‘驱魔’─=≡Σ((( つ•̀ω•́)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