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ade runner

1572浏览    99参与
安妮王子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


所有的这些片段,
那所有的瞬间,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
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


#Blade Runner 1982

#银翼杀手

截修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


所有的这些片段,
那所有的瞬间,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
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


#Blade Runner 1982

#银翼杀手

截修


许州莲

“我在人类渺小而落寞的时间中,试图撕破一道霉湿的裂口,得以一窥永恒。”


p1.2自截。p3源网侵删。

“我在人类渺小而落寞的时间中,试图撕破一道霉湿的裂口,得以一窥永恒。”


p1.2自截。p3源网侵删。

垃圾单纯好吧

【银翼杀手】含Rick/Rachael Roy/Rick

暴力表现有

一个进度 剧情接电影2019

反正这⭕没人

【银翼杀手】含Rick/Rachael Roy/Rick

暴力表现有

一个进度 剧情接电影2019

反正这⭕没人

老万是个场面人

Joi

“Sometimes, to love someone, you got to be a stranger.”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told me about that story?”

“I don’t wanna die.”


“Sometimes, to love someone, you got to be a stranger.”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told me about that story?”

“I don’t wanna die.”


5544554

听归乡的OST有强烈的画面感,于是就做了这个,完全跟着画面感走的视频。

厚着脸讲“非线性叙事”“意识流”之我也不知道我在做啥,生命也是一种巫术吧。

听归乡的OST有强烈的画面感,于是就做了这个,完全跟着画面感走的视频。

厚着脸讲“非线性叙事”“意识流”之我也不知道我在做啥,生命也是一种巫术吧。

Laurence Anyways

James Cameron's Story of Science Fiction. 2018.

Blade Runner. 1982.

Blade Runner 2049. 2017.

我们耗费了太多时间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去寻找自我的灵魂。

我们连理解自身都做不到,却想要触手未来 去挑战自然。

或许生命本身,就是去闻一朵破碎的黄花,去触碰拍打着翅膀的蜜蜂,让烟雾从身旁飘过,让雪花在手心融化。


James Cameron × Ridley Scott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James Cameron's Story of Science Fiction. 2018.

Blade Runner. 1982.

Blade Runner 2049. 2017.

我们耗费了太多时间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去寻找自我的灵魂。

我们连理解自身都做不到,却想要触手未来 去挑战自然。

或许生命本身,就是去闻一朵破碎的黄花,去触碰拍打着翅膀的蜜蜂,让烟雾从身旁飘过,让雪花在手心融化。


James Cameron × Ridley Scott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长城守夜人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ness at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in rain. Time...to die.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ness at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in rain. Time...to die.

允子

[BLADE RUNNER 2049]
“你們是由四個字母構成的,而構成我的只有0和1”
想哭的故事,心疼的故事。電影的基調之沉重,整部電影過程我無數次想要越過屏幕對K呢喃,這個世界沒有綠草和生物,沒有活著的樹,沒有陽光和星辰,不值得留戀的。生活的一切都那麼....先進又破舊,追尋的事物彷彿至關重要,對K的日子彷彿又毫無相關,他完成任務、他進食療傷、他探究、他死去。謝謝導演讓他死去,讓Luv死去,活在殘忍的世界上真的過份荒唐。
K,作為複製人,曾經在幾個日子裡成為Joe,人類的他死去了複製人的他似乎也死去了。我喜歡K獲知"someone lived this memory”那瞬間的反應,他...

[BLADE RUNNER 2049]
“你們是由四個字母構成的,而構成我的只有0和1”
想哭的故事,心疼的故事。電影的基調之沉重,整部電影過程我無數次想要越過屏幕對K呢喃,這個世界沒有綠草和生物,沒有活著的樹,沒有陽光和星辰,不值得留戀的。生活的一切都那麼....先進又破舊,追尋的事物彷彿至關重要,對K的日子彷彿又毫無相關,他完成任務、他進食療傷、他探究、他死去。謝謝導演讓他死去,讓Luv死去,活在殘忍的世界上真的過份荒唐。
K,作為複製人,曾經在幾個日子裡成為Joe,人類的他死去了複製人的他似乎也死去了。我喜歡K獲知"someone lived this memory”那瞬間的反應,他呢喃然後大吼,成為人類的瞬間竟也是他反應最像人類的瞬間了。
-
最近一直挑到複製人相關的沉重書本還有影片。

卡文底虚的黑洞

【SW】【PKD】幻觉猎手 I


食用须知:


  • cp后文名均取自PKD所著作品。

  • PKD原著梗偏多,包含少量电影成分。

  • 仿生人设定还是电影里的,除了是批量生产出来的和普通人无差。

  • 可以点cp啊只要不是太雷的(怎么可能没人理你这不存在的= =)


【Tarkinnic】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董事长塔金的眼神里有一丝不耐烦,他的助手像机敏的兔子觉察到老鹰的气味一般捕捉到了这一微变。“董事长,您会惊叹于这一例特殊样品。他采集自地球,生理指标却能达到移民的优良水准。”他语调柔缓,...


食用须知:

 

  • cp后文名均取自PKD所著作品。

  • PKD原著梗偏多,包含少量电影成分。

  • 仿生人设定还是电影里的,除了是批量生产出来的和普通人无差。

  • 可以点cp啊只要不是太雷的(怎么可能没人理你这不存在的= =)



【Tarkinnic】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董事长塔金的眼神里有一丝不耐烦,他的助手像机敏的兔子觉察到老鹰的气味一般捕捉到了这一微变。“董事长,您会惊叹于这一例特殊样品。他采集自地球,生理指标却能达到移民的优良水准。”他语调柔缓,音量克制,说的时候余光没离开过塔金变动微妙的眼部——这唯一让他有一点感情色彩的区域;这句话像是一份包装精美的定制商品送到塔金耳里。 

   “我去看。”机械似的冷酷的声音在尖顶高悬的办公室内回旋,不锈钢柱反射的人造阳光在青灰半透的玻璃墙上刷下苍白的两横。助手总有一种错觉:董事长其实是一个偷渡成功的仿生人,他是泰勒公司还未批量生产的最新样品、先进到足以应付任何移情测试装置。董事长节奏分明的有力脚步声驱走了他脑中的胡思乱想。他惶恐地压低脚步声、以最快速度跟上塔金,变成了他身后一重卑微的影子。

办公室在最高层,这是塔金自己选的。上仰,天顶和他们之中空空荡荡,浮尘在冷冽的空气中缓慢漂游,时光仿佛在头上凝滞不前。静止之感重若千斤,无顾忌地压迫在观者的两眼上;俯视,错落的甬道在两栋楼之间僵硬地交叠、不知疲倦地玩弄视线,直至深渊之下——它们依旧不止……透视法则让这个景象变得更加难以忍受。这令人眩晕的地方有点像在噩梦中出现的中古塔楼群:摇摇欲坠,高耸入云,楼之间用枯藤破败、木板腐朽的吊桥联结。

助手曾经很想问,他为何要选这一层,这一间;不过他很快自己琢磨出来了。塔金身旁绝没有愚蠢的人,也没有随意问问题的人。

熟悉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经过昏暗的杀菌区后,就是充斥着冷蓝萤光的科研部。这里的静默里透着荒芜,恍若刚从月球上收割而来;工作员身着白色连体服和护目镜,自然而然呈现的冷漠幽幽地溶解在充足的光线中。两人像是被邀请而来的外星人,在一汪白色的环绕下来步履迟缓,向“神圣的”观察室迈进,森森的仪式感笼罩着他们——一群各不相关、毫无相似之处的融合体。

进来,塔金示意在液压门前迟疑的助手。你不会产生好奇吗?猜猜谁躲过了核辐射和放射尘的利爪?他的目光好像在这样说。

单向可视的玻璃后,墙壁、天花板、地板和设备一尘不染,是纯净无瑕的白色。灯光白中透着暖黄,模糊了所有物件的尖锐棱角。样本在远离观察者们的房间一角调试着一台古董留声机,单薄即膝的白衬衫虽起了些褶皱、但还算一丝不苟。塔金觉得他的侧脸莫名眼熟,可是过长的距离让他无法轻易判定。

“……他的智商甚至比正常的移民还高一大截,血液里没有重金属元素或有毒物质堆积,脏器运行如常……”连珠炮似的评论从操控台的扩音器里喷涌而出,而塔金毫不在意。他令人畏惧的蓝眼睛盯着摆弄古董的样品,白衣男人的正面转向了他,样品有着狭窄的脸,深邃的眼窝,塔金能看出他外貌英俊、姿态中透露着傲慢。

“……目前我们正在对样品的基因进行检测,如果是他基因转变导致了抗逆性——那是最好的情况,只要比较低端的基因技术就能找到改善全人类遗传库的关键……”在这段口若悬河中,塔金想着一幅动图:样品皮里包裹的琼汁一点点被垄断企业的资本家(包括自己)吸干。

“我想知道他在里面放什么。”塔金唐突地打断。昏暗中,助手想象出工作员发出一片窸窸窣窣的咕哝声。样本从留声机下的柜台下拿出一本精装书、席地而坐开始翻阅。塔金不想放过他动态中任何一个细节,他盯着似曾相识的一套动作,大脑却空空如也。

“《历史不断重演》①。”

“开一下采音。”

浑厚而略带悲伤的女中音款款而来,带着唱针摩挲唱片的少许沙哑音。他眯起双眼,样品朝着观察者的方向散漫地走去,在造型奇诡的硕大服务机侧面取出了一小碟特浓咖啡。塔金依旧没看清他的脸。突然,样品生活区的灯光变成了浅橙色,像某种招摇而无意义的宣告。他写字用的是左手。

“董事长?”塔金都没意识到工作员已停止汇报良久,直到助手无数次提醒中的一次令他回过神。样品拖沓着双腿去拿戒烟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走吧。”塔金冷冷地说。助手读不懂他眼角里滚动的、蛛丝般纤细的感觉,却莫名觉得他有些不合时宜的兴奋?

克伦尼克望着塔金和自己前助手远去的背影,狡狯的笑意爬满了眼角。他凝视着左小指中间的指节,这块骨骼上雕刻着他的生产编号。

 

①出自电影《天生杀人狂》,History(Reapeats Itself)

废弃面包炉

一次相遇 【2】

Blade Runner 2049/Altered Carbon   crossover
Takeshi Kovacs/K

4
“您有贵客来访。”
Kovacs走进乌鸦酒店时,带着英国口音和两撇小胡子的AI管家冒出来,跟在他身后穿过大堂,并且对Kovacs的不耐烦熟视无睹。“是班克罗夫特夫人,经分析后我认为您不应该拒绝,就为您做了决定。”
AI世界有没有管理者或者新天主教?Poe确实需要被某个人教训一下。Kovacs捏紧拳头登上电梯。

米利亚姆·班克罗夫特,和她的丈夫一样是个疯子,长寿的、性感的,被压缩成数据的200岁寿命的人生经验塞在20岁的完美女性躯体里。像那间满是旧世界地图的...

Blade Runner 2049/Altered Carbon   crossover
Takeshi Kovacs/K


4
“您有贵客来访。”
Kovacs走进乌鸦酒店时,带着英国口音和两撇小胡子的AI管家冒出来,跟在他身后穿过大堂,并且对Kovacs的不耐烦熟视无睹。“是班克罗夫特夫人,经分析后我认为您不应该拒绝,就为您做了决定。”
AI世界有没有管理者或者新天主教?Poe确实需要被某个人教训一下。Kovacs捏紧拳头登上电梯。

米利亚姆·班克罗夫特,和她的丈夫一样是个疯子,长寿的、性感的,被压缩成数据的200岁寿命的人生经验塞在20岁的完美女性躯体里。像那间满是旧世界地图的房间,貂皮地毯和象牙相框,精确的温湿度,遥远得几乎触摸不到。


“你杀死了你的丈夫吗?”Kovacs克服了微妙的坐立不安,把装着威士忌的玻璃杯放下。
“我不在乎那个。杀死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为什么不呢?这并不是你的本意。”米利亚姆嘴唇轻挑,随意得仿佛在谈论天气。她很快脱掉了她的衣服,发出邀请。

Kovacs把手在对方的胴体上。那段克隆皮肤混杂着香水、体液和沐浴剂的气味,扭成一条紧俏的弧线,在人造月光下几乎闪闪发亮。那股闻起来让人昏头的味道变得浓郁起来。鱼水九号,对,她说那个小岛上有多少个她的克隆躯体来着?


第二天早上,有人打开了他的门。

身为乌鸦酒店唯一的正式居住者,Kovacs对不请自来的服务一向保持着万分不满。
“放在门口。我可没有要早餐。”早晨的阳光有点刺眼,他揉了揉脸,懒洋洋的说。裤子皱巴巴地躺在地上,衬衫在扶手沙发上,他觉得离自己有些远了。
“抱歉,Takeshi先生。”
那是个和油嘴滑舌的口音完全不同的男声。Kovacs愣了一下,快速起身捞起了那条裤子。
“班克罗夫特夫人已经走了,管家让我这个时候上来。”

这段看起来简单的话里含着不一般的信息量,甚至似乎带着一点微妙的指责,警方那些繁杂的条条框框里肯定有禁止和调查对象的家属距离过近的条例。他希望那位复制人没有闻到空气中鱼水九号的味道,也不要去思考他的衬衫掉了几个扣子的原因。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湾区警局都是吃闲饭的吗?”
西装外套在房间另一头。Kovacs叹了口气,转过身。

按照现实时间来说他们刚分开48个地球标准时,或者更少。复制人警探看起来和两天以前,甚至和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被风沙雨水磨出痕迹的大衣,一样的黑色制服,除了脸上几块淤青和豁口,不怎么清晰地写着一段死而复生的经历。
他把老式餐车停在沙发旁。“Ortega警官给我指派了任务,包括文书和……”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Kovacs停下穿上衬衣的动作,盯着复制人的眼睛,加重语气再次强调了一句。

K的脸上突然冒出一点点纠结的神色,他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移开了目光。
“她让我来监视你。”


5
哈,Ortega。她当然不会是什么简单角色,但特意安插一个眼线在他身边,还是有些超出他的意料。他原以为那位女警官会派他做一些杂事,总之离自己这个头号问题人物越远越好。
Kovacs的思绪在武器、警局和复制人中不断地跳转着,像阳光被楼房和钢铁切割成块状,投在地上时明时暗,一些走漏的光斑蹦蹦跳跳,打亮铁皮屋顶上剥落的涂鸦。
这也间接说明了K似乎并不受信任。他想到那个复制人几乎没有反抗地说出他的目的,笑了笑。这也许不能怪Ortega。

他在军火商店门口转了好几个弯,确认了一下新认识的“朋友”给了他正确的地址。
在迷迷糊糊的早晨结束以后,K立刻尽职尽责的“工作”了起来。Kovacs出门时,瞥眼看见对方正在大厅角落喝着茶;然后对方下一秒就稳重地起身准备出门,甚至还礼貌地和AI说了再会。
Kovacs发现复制人对追踪确实很在行,那身旧大衣在贫民窟里让他像披上了隐身衣。

Kovacs确认对方看到了自己离开仓库的身影,甚至朝他亮了一下手里新买的枪。被发现可是跟踪的大忌,至少在天黑之前,Kovacs觉得这一切甚至有点有趣。

他在新旧城区的交界处转了两圈,成功甩掉他的复制人跟班。旧街区以乱闻名,就连空气到这里都急转直下,往腐烂的臭味变化了过去。路灯普遍没有上半截,霓虹灯在呻吟、尖叫和脏话中闪烁,阴影和烟雾里瘫坐着若隐若现的失去意识的躯体。
塞满堕落灵魂的肮脏混乱的乐园。

Kovacs再次拐进了杰瑞会所。门口的旧机器人一如往常让他拿一条毛巾,Jack It玩Off的灯牌短路了两秒,又继续工作起来。


6
谁他妈是瑞克?

Kovacs昏沉的脑袋里飘着大小不一的数百个同样的问号。他发现自己在一张铁床上醒来,白色的墙壁和发亮的穹顶映得他眼睛发花。
刚才在地下妓院他打趴下的、名叫吉米的金发男人洋洋得意地走在他身边,“放心吧,像你这样的人会很享受的,瑞克。”

Kovacs不停地回忆吉米的“兄弟”在乌鸦酒店一楼被轰成几块的尸体形态,借此试着保持理智。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疯狂的大吼,但受限于镇静剂和肌松剂,他只能像一只待宰的小动物一样躺在案板上。
露易丝死去的躯体在半途与他分别,那位年轻女士被推向另一个房间,血液沿着病床滴滴答答地淌了一路。他努力移动眼球,在玻璃门合上之前看见那个房间里悬挂着金属色的奇怪工具。

“又来了一个?这次你得快点,超时了要加钱。”
工作人员翘着二郎腿,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转身在屏幕上戳了几下。
然后在一阵轻柔得令人发笑的音乐声里,Kovacs被强制送进了虚拟世界。

在第三十多次感受到肢体被烧灼的钻心的痛的时候,面前的吉米不耐烦了起来。
Kovacs已经分辨不清现实和虚拟,他眼里除了那个眉飞色舞的吉米以外还有另外一百来个长得和吉米一样的孪生兄弟。他把成为特派探员时学到的那一段“通过胡言乱语让对方认为自己失去理智”记在心里反复默读,但到了第二十次皮肤在火焰下吱吱尖叫着变色皱缩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把心里话说出了声。

第二十四次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其实听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因为舌头被牙齿和其他冰冷坚硬的东西绞掉了半截。

吉米的面部表情在变化,他手里的刑具在变化,甚至他的脸都因为情绪过于愤怒而变化。唯一不变的只有那个该死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有什么东西在震动。

有一次Kovacs喊着我不知道,躲过对方甩来的铁棍,然后用拳头揍到了对方的胖脸。他的手关节因此折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和吉米的颧骨契合。
那一次对方没有下手折磨,而是痛快地杀死了他。

背景的震动越来越明显,像是数据传输出现了延时和短暂的中断。吉米的脸因为掉帧而在他的脖子上不断扭动,狰狞的表情不断变换着仿佛在找一个信号良好的角度。
然后,像听到无数个死去的虚拟Kovacs撕裂的叫喊,虚拟审判的背景突然变成了一片空虚,肮脏而死气沉沉的的房间没有了,吉米骂骂咧咧地消失在空气里。
Kovacs以为是他死了,可能强行让心脏停跳确实是可以做到的,或者是某种强制的意识中断。他仍然躺在那块屠宰厂的铁桌上,瑟瑟发抖,口齿不清,感到血液涌上他的大脑,然后从那附近若有若无的空洞里流出去。

一双手突兀地碰到了这个黑色的世界,Kovacs真切的感受到这个透明的空间正随着那双手的动作发生改变。它们温和地触摸了几下,然后随着一声轻响,被抽离许久的意识终于长叹着透过电流回到了躯体里。

Kovacs颤抖了几秒,对上了复制人的眼睛。对方说了些什么,他试着听但是大脑不听使唤。于是对方弯下腰,靠近,看着他的眼睛,确认Kovacs是否恢复了神志。
“嘿,该起床了。”
这是Kovacs回到人世听见的第一句话。

复制人离开他,走向不远处的工作台,Kovacs看见他收起了自己的警官证,朝那两个操控台前的工作人员说了一些动用私刑,派人审查的废话。吉米就站在那几个人后面,不甘心地攥着拳头,吊着眼睛盯着他。
K很快结束了聊天,表情看来对结果并不满意。他抱起西装外套和小马背包,把他们递给Kovacs,
“你要走吗?”


拉开小马背包、掏出枪和把K推到角落,像是一道写在Kovacs肌肉记忆里的公式,敲下回车动作便瞬间执行。一气呵成,毫无保留。子弹弹出枪管,穿过皮肉、骨骼,碰到脖颈上的堆栈发出咯啦的轻响。鲜红色的血兴奋地从工作人员胸口或者腹腔的口子里冲出来,染在苍白的医疗服和锃亮的大理石地板上,和其他血液朋友合流分流,不亦乐乎。吉米瞪大的双眼定格在他的脸上,那枚子弹穿过了他的眉心,巧妙地避开了五官。
鲜血和着子弹出膛的声音溅在Kovacs的西装上。他推开里间的门,忍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率先打死了那群抱头鼠窜的工作人员。
露易丝躺在一张真正的砧板上。她字面意义上被大卸八块,内脏器官像垃圾一样被放进地上随意排列的几个塑料箱子里。她的脸还没有被剖开,还睁着眼,失去装饰品遮蔽以后脖子上的瘢痕更加刺眼,就像Kovacs在这个夜晚最开始看到她时一样。

他红着眼踢翻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往他们的堆栈开枪。


“好了,走。”
Kovacs提着吉米堆满横肉的头颅,甩开染血的玻璃门。
复制人警官意料之外地保持着一贯的冷静。他看起来对刚刚发生的可以称之为屠杀的恶性事件保持着不予置评的表情,安静地跨过地上的血迹,跟在Kovacs身后。
即使K看到对方提着人头的手臂仍在微微发抖,他也没说什么。






*【祝贺Blade Runner 2049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以及最佳视效!】
*章1中出现了人物伊瑞妮的小bug,现已修改。

废弃面包炉

一次相遇

副本/银翼杀手2049 crossover
Takeshi Kovacs/ K

1
第一次遇到K时,Kovacs正在玛里坡萨大街突出的街牌下奔跑。他刚通过一个飞扑躲过蒙古人迎面打来的脉冲子弹——事后他知道了那人的名字,在Kovacs把他的储存器踩得稀巴烂之后。
警局飞行器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头顶,吱吱哇哇地悬停在空中,扩音器传出的“站在原地”和“放下武器”显然彻底激怒了那个蒙古人,他调转枪头,把胡乱发射的目标换成半空中画着LAPD的警车。那台警车在空中摇晃了几下,立马采取了反击。一阵鸡飞狗跳的对峙后,蒙古人抓住机会钻进路边一条小巷,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Kovacs扭了扭脖子,看见打过交道的女警从警车上下来,...

副本/银翼杀手2049 crossover
Takeshi Kovacs/ K


1
第一次遇到K时,Kovacs正在玛里坡萨大街突出的街牌下奔跑。他刚通过一个飞扑躲过蒙古人迎面打来的脉冲子弹——事后他知道了那人的名字,在Kovacs把他的储存器踩得稀巴烂之后。
警局飞行器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头顶,吱吱哇哇地悬停在空中,扩音器传出的“站在原地”和“放下武器”显然彻底激怒了那个蒙古人,他调转枪头,把胡乱发射的目标换成半空中画着LAPD的警车。那台警车在空中摇晃了几下,立马采取了反击。一阵鸡飞狗跳的对峙后,蒙古人抓住机会钻进路边一条小巷,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Kovacs扭了扭脖子,看见打过交道的女警从警车上下来,后头跟着几个举着仪器的片警。那几个年轻人熟练地四散开来,逮住路边惊恐的眼神问东问西。
其中有一个穿着深色风衣的身影,没有像他的同事一样举着鼻子和录音设备寻找引起这场争端的各种证据,而是抬着头,打量着被脉冲子弹扫剩一半的霓虹灯牌和本就摇摇欲坠,这下彻底宣告死亡的交通信号灯。他看起来不像站在以混乱著称的红灯区的一个枪案现场,倒像天穹观景台上看流星的旅人。
Kovacs不由得对他多了些关注。他注视了一会,看到了他的脸,温和而不易激起争端的五官表情,没有代表过去的伤疤痕迹,那个人看起来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这种家伙只消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一个地球特色产物复制人,批量生产,通常和消耗品而不是人类挂钩。

女警官的声音越来越大,敲在生体强化后的耳廓上梆梆作响。Kovacs把脸摆回去,从片刻的观景台重新回到他有些狼狈的夜晚。


2
地球人喜欢把尸体扔在路边?
他看见那台有些眼熟的警车,那台车变得破旧了许多,明显不如之前那样功能齐全了。追踪Bancroft的痕迹显然比他想象中还要麻烦得多,加上那个马萨拥有很多异于常人的私人爱好。例如制造梦境,一百零八个美女的香艳美梦看上去会在那个人的需求清单里。
他沿着杰瑞会所里某一条若有若无的线索一路追查到了这座石质建筑之前,然后在门外停下了脚步。
Kovacs看到了那个被埋在雪里的身体。那个复制人躺在石阶上,脸色和雪差不多一样惨白。积雪笼罩在四周,张牙舞爪地带走他身上的热量。Kovacs闻到冷冽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
他大概可以想象到发生了什么,进而得出“此地不宜久留”的结论。
“我很抱歉。”他皱起眉给地上的复制人一个点头,转身要走。
雪变得大了起来。Kovacs走回到车旁时,不远处另一台破破烂烂的车已经看不太清楚。积雪压在他的肩头和金色的头发上,沿着某一个轨道滑落。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座白色的台阶,不知哪里生出了一股怪异的惋惜,那是身为特派探员早就该被摒弃的感知之一。乱七八糟的感情像随机数一样突然浮现出来,搅乱了他的思绪,像是见到奄奄一息的小动物却未能施以援手的挫败感袭上心头。Kovac正使用的这个人在成为一具可怜的义体之前一定曾经养过电子犬。
“至少该把他的储存器拿出来。”Kovacs叹了口气,关上车门,重新向石阶走去。


3
K在一张触感不错的床上醒过来。
他挣扎着睁开眼,恍惚间听到一阵舒缓的电子音在询问他感觉如何,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升上了不知何处。复制人应该不能升上天堂,他刚清醒过来的大脑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去处,就把那个名词的空白留在了那里。
“你醒了。真是麻烦啊。”
视野里出现一张靠背沙发,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吐出一股烟。K努力想要认清他的脸,然而对于他现在的脑袋来说同样有些吃力。除了同事以外他并没有什么朋友,这副皮囊也不允许他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武先生?”到底把眼前的男人和卷宗上的某一张脸对上号,K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然而成效不佳。腹部的伤口也开始清醒过来,裹在透明纱线下不住跳动 ,让他下意识扯出一个疼痛的表情。
“那个。我不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只好用这里能提供的东西应付了一下。”Kovacs眯着眼,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绣花沙发的边缘。“希望你和新闻上那个复制人起义没什么关系。”
K有些呛咳,仿佛喉咙里塞进了一团棉花。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没法分辨面前的救命恩人是敌是友,更何况眼下的自己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也许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一场虚拟审判。
“我知道你有。”Kovacs看见复制人突然绷紧的身体姿态,不置可否地把烟头熄灭在水晶烟灰缸里 ,“但我不在乎。”

在发现复制人没有储存器,他只能让他死,或者把他带回自己的酒店房间藏着以后,Kovacs查阅了面前这个人的基本上所有资料,力求物尽其用。他有一个案底,是伤害一个复制人致死,看通缉日期还是新鲜案子,和他伤痕累累躺在雪地里明显搭得上钩。
此外,都是漂亮的查案记录和结案奖励。这个家伙对侦查很有一套,看样子几乎马上能升职成为组长或警长,但因为某种没有明说的原因进行了职位更迭,他变成了一个追杀违法复制人的执法者。
Kovacs看见银翼杀手这个又称时差点笑出声。地球人确实富有诗意。
新认识的那家黑客对这张通缉令会很感兴趣的。Kovacs看了看时间,这会儿这张表估计还没传输到火星,任何一位黑客拦截它不用费吹灰之力。
而班克罗夫特在脑子有问题这件事上绝对比偏执的华莱士要进一个档次,复制人调查员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棋子。

“我在Ortega那里给你疏通了一下关系,湾区警局会欢迎你回归的。此外,你的身份系统也更新了,”Kovacs指指自己的脖颈。K学着他的动作,在颈椎最后一节偏下摸到一小块变硬的皮肤。
“你可是欠了我很大一笔钱。”事实上是欠了Bancroft,但Kovacs不打算纠正这个细微偏差。烟盒就在不远的桌上,他觉得自己的指尖有些痒。
“我要做什么?”
复制人警探偏着头,看起来很认真地把话都记在了还不太清楚的脑子里。
“Lauren Bancroft,你应该知道他的案子。就是很久以前在自己的卧室里被枪杀了,但是拒绝相信是自杀的那个马萨。”Kovacs最终还是取过了烟盒,“而你要做的就是滚回警局,老实地坐在凳子上替我收集资料。案子结束以后你就自由了。”
K张了张嘴,但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别的话来。他静默地看着对方点亮另一根烟,闻起来是新鲜栽培的烟草,不是复制货。
“欢迎回到这个操蛋的世界,复制人。”金发男人把烟雾吐向天花板,满意地听见过滤系统运转的嗡嗡声。







*擅自把警车改成了LAPD(

*黑客伊瑞妮在此内容时间线尚未出现,已修改


Gif Collection

帅爆了!

土问这段是谁画的??

帅爆了!

土问这段是谁画的??

直言

【Blade Runner 2049 /银翼杀手2049】逻辑决策(短)K/Rick Deck 无差

银翼杀手2049

k/deck

无差


逻辑:人类认为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制造了人类,于是人类便这样制造复制人。

延伸:人类喜欢绝对服从却又具有创造性的生命。

悖论:创造性与绝对服从不兼容。

辨析:尽管很多人宣称自己是上帝奴仆,但驱使他们屈膝的不是外力,而是他们自己。目前已知物种,只有人类会奴役人类(即使以神名义)。

结论:假如人类也有造物主的话,它一定并非是人想要成为的那种神。

决策:……


想什么?

他指头弹在你的额头,发出轻轻一点击打声。

在痛感之下、压感之上的一种微妙触感信息通过钝化后以方便执行任务的末梢神经一路传达到你的神经中枢,你本该条件反射地出...

银翼杀手2049

k/deck

无差




逻辑:人类认为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制造了人类,于是人类便这样制造复制人。

延伸:人类喜欢绝对服从却又具有创造性的生命。

悖论:创造性与绝对服从不兼容。

辨析:尽管很多人宣称自己是上帝奴仆,但驱使他们屈膝的不是外力,而是他们自己。目前已知物种,只有人类会奴役人类(即使以神名义)。

结论:假如人类也有造物主的话,它一定并非是人想要成为的那种神。

决策:……



想什么?

他指头弹在你的额头,发出轻轻一点击打声。

在痛感之下、压感之上的一种微妙触感信息通过钝化后以方便执行任务的末梢神经一路传达到你的神经中枢,你本该条件反射地出手,攥握对方的手腕,采取军用模板里的那套应激策略,以避免接下来可能遇到的危险。

危险?

你的大脑已经下意识把他排除在威胁之外,被人类雕琢过的思维已经经由其他存在打磨过,逐渐脱离原本的设定。

你不是自然出生的生命,所以一直活在这样的自疑:纠结哪一个想法是真的出自自己的自主判断后的选择。

但现在看来,近乎人类的构造终究还是继承了人类最大的优点。

可塑性。

可以被刻意地快速雕刻,但也会因风雨抚过在时间里随缘化形。

你想,或许如何诞生并不重要,只要保证具有可塑性,所有意识都终将成为生命。

你在做白日梦吗?唉,是不是每次重新醒来都要“运动”一下你才能恢复正常?

后脑勺被拍了一下,你摸摸体温曾经叠加的部位,转动眼珠,看着鬓角斑白的老款复制人不耐烦地嘟囔。

你伸手去摘他额发上的雪,冰花融在你的指尖。他嗤笑你的傻,摇头叹气拽着你继续向前。

自由不能与生俱来,但是可以被学会。

执行:留在他身边,接受随意的侵染,且看看,会变成什么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