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ood

3075浏览    124参与
Nraka

迟到的电影。执念。

迟到的电影。执念。

YooSoo
我真的死于这张了……………太苏...

我真的死于这张了……………太苏了

我真的死于这张了……………太苏了

YooSoo

吸血鬼造型真的太可以了!!!

吸血鬼造型真的太可以了!!!

YooSoo

最近疯狂迷恋池珍熙………

最近疯狂迷恋池珍熙………

la vie

Death B:既定式存活

我到底是业已经历一切自身时间回来过去的我还是尚未开始所有提前知晓的人生事件的我。并不关心这种问题。

此刻是选择死亡还是毁灭(Kill oneself or Break up)。我的心情在彼此之间徘徊不决。

一切模糊的喜悦和悲伤从记忆里跳跃到我眼前,然后如同拍打岸边岩石的海浪回落一般以更快的速度消匿。

所有背景都似曾相识。

天空,土壤,墙壁。

灯光,虫鸣,蛛丝。

灰尘,落叶,呼吸。

唯一的不同——大概算是换了个相似的皮囊。

存活已经既定,在知晓的那些有关自身的事件发生之后死去。

选好了。

Breakup No.1。

首先检查一下妆容。

衣服是仿海因里希式。

领结没有戴反...

我到底是业已经历一切自身时间回来过去的我还是尚未开始所有提前知晓的人生事件的我。并不关心这种问题。

此刻是选择死亡还是毁灭(Kill oneself or Break up)。我的心情在彼此之间徘徊不决。

一切模糊的喜悦和悲伤从记忆里跳跃到我眼前,然后如同拍打岸边岩石的海浪回落一般以更快的速度消匿。

所有背景都似曾相识。

天空,土壤,墙壁。

灯光,虫鸣,蛛丝。

灰尘,落叶,呼吸。

唯一的不同——大概算是换了个相似的皮囊。

存活已经既定,在知晓的那些有关自身的事件发生之后死去。

选好了。

Breakup No.1。

首先检查一下妆容。

衣服是仿海因里希式。

领结没有戴反。

帽子边的红色花纹不太搭,换一个。

黑色小皮鞋。

透明晶体手环。

嗯。今天依旧是妄想派。

按照惯例写日记吧。

第一页

窗外的阳光绚烂夺目,发怔的三个小时里周围的人身上熠熠生辉。

树木投下阴影,偶尔拂过窗边。

好吧其实没什么可写的。

就算经历了这种事也没什么突如其来的感觉,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一切不打算阻止,也没想法再次参与的琐碎事件;无数次静默于空气和尘埃,漠不关心地冷眼旁观。
作为过早没有太多爱好的枯燥之人,照常端起一份并不关心内容的报纸,散乱地写下突发奇想又各自无关紧要的故事。
没有喝茶或咖啡的手艺和爱好,吸管刺穿塑料吸食果汁;这样的样子也毫无美感可言。
再次作为活着的生物感受阳光,呼吸空气,其实并没什么死后余生的庆幸或狂喜。我所热爱的始终只包括自己,所以一如从前爱我所爱,恨我所恨。

讨厌被打扰,厌憎吵闹和喧嚣,情益的钝痛和刺耳之言反而是微末之物。能一直如此就好。

沉闷的寂静被突兀打断,耳边是业已模糊印象的来自陌生之物的声音。

刺耳的振颤。

暴戾的念头顺着手臂传递到对方——噪音源的身体,我没有停歇,直到旁观的众人看到某样器具后拉开彼此。

这具身体要柔弱得多,力气用尽之后肌肉开始痉挛,外露的皮肤染上腥红之后也抑制不住兴奋地发抖。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东西,如此异常,如此美味。像是抹了盐巴的食物令使我食欲盎然。

蘸了一点放进口中。
有点腥,也许煮熟了会更好吃。

「终」

新奇的方式。

医生说会准备好所有需要的证明,我只负责出钱。

那场没人能知道成功率的手术,竟然意料之外地有人存活下来。
真是可喜可贺。

玩具准备好了。

四处漫无目的地游玩了一整晚,然后回去睡到日上三竿。

身体大概有了点进步,可以不费力做以前的事,好极了。

第二页

原来世界中还有如此有趣的故事和书籍。
有点陶醉其中了。

「终」

第三页

这是我。

这不是我。

数不清业已淡忘的认知不断崩碎复又重建,此刻又是念头纷杂。

过去了多久呢。

过去了多久呢。

睁开混浊到只剩模糊的视野,手放在胸口的位置,直到起身站到棺材外一同落满灰尘的木制地板。

没有心跳传来。

记忆破碎的画面一闪而逝。

狰狞的,没有温度的面容,血液离开体表,在半空厉叫。

阳光落在一侧,没有刺痛的热感。

收回因为脱水显出干裂的手脚,血液在里面鼓动着,充气般地回复。

好冷。

没有胃部的灼烧感,只是越发阴冷。

窗外一只白鸽凝附在玻璃表面,落下一行温热的体液。

这是,意料之外的怜悯。

「终」

第四页

什么才是我想要的?

没有人能回答,我自己也不能。

「终」

第五页

一片昏暗。

硫磺的气味分不清来自自身或是身旁的同伴,一起虚弱地等待虚无缥缈的恩赐降临。

「呐」

「什么?」

「后悔过吗?」

「…」

后悔吗?自然是没有的。眼泪是会流尽的,唯有暴虐冷漠的心不会改变。

反问,「你后悔吗?」

「…」沉默。

没有再次提问的心情;转头,看到突然而至的弱小之物。

「…」

「抽签?」

「…」

只是塞牙缝的东西,没必要争夺。

摇头,「你来。」

「终」

YESO

[瑞金]公路p

注意tag观看 

属于会为了脑洞剧情而扭曲人物属性的人

防屏蔽挂链接

2月10日 | YESO https://zine.la/article/d09186b966fc4ac6a5ee70507d249999/

 可以戳这里

注意tag观看 

属于会为了脑洞剧情而扭曲人物属性的人

防屏蔽挂链接

2月10日 | YESO https://zine.la/article/d09186b966fc4ac6a5ee70507d249999/

 可以戳这里

空鸟-SoCn

随便组了炮总的水仙

黑帮x警察

昂(沉默抹嘴角静静地不说话)

随便组了炮总的水仙

黑帮x警察

昂(沉默抹嘴角静静地不说话)

空鸟-SoCn

Blood

2013

条子家族的崩溃

Blood

2013

条子家族的崩溃

浪潮

请回答 1995 你付出的爱有多炽热

请回答 1995 你付出的爱有多炽热

米糕
ダイスキでダイキライ。

ダイスキでダイキライ。

ダイスキでダイキライ。

求求你!及格吧!

blood里面的小哥哥心疼死我了😭😭😭 不过真心觉得小哥哥最后的死是个很好的结局了……莫名其妙的感觉 第一次接受了人设死亡 。感觉blood里面就是为了自己一直信任的哥哥 保护了她的女人然后死了……当你沉睡里面也是 被男主救了一命以后 以身相许??? 听男主的 保护女主然后受伤?怎么都是这种感觉?一见男主误终身?👀

blood里面的小哥哥心疼死我了😭😭😭 不过真心觉得小哥哥最后的死是个很好的结局了……莫名其妙的感觉 第一次接受了人设死亡 。感觉blood里面就是为了自己一直信任的哥哥 保护了她的女人然后死了……当你沉睡里面也是 被男主救了一命以后 以身相许??? 听男主的 保护女主然后受伤?怎么都是这种感觉?一见男主误终身?👀

杪糖糖

【文豪/全职】BLOOD-1

本文为文豪野犬与全职高手的混合架空世界,是篇大坑,我也很坑【等】


ooc有,流水账有,慎入。


夜店paro双重身份有。


主线人物太中芥敦,周乐喻肖,cp本来是想写无cp向,但个人掌控能力极差所以开始加了小部分cp,主要是双黑周乐和王肖,芥川和敦我在思考要不要用全职的来对拉郎,写到的时候再说吧,其余人写到会打单人tag,写到cp再打cptag,应该不会触雷吧。


以上,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M国,某大厦对面...

本文为文豪野犬与全职高手的混合架空世界,是篇大坑,我也很坑【等】

 

ooc有,流水账有,慎入。

 

夜店paro双重身份有。

 

主线人物太中芥敦,周乐喻肖,cp本来是想写无cp向,但个人掌控能力极差所以开始加了小部分cp,主要是双黑周乐和王肖,芥川和敦我在思考要不要用全职的来对拉郎,写到的时候再说吧,其余人写到会打单人tag,写到cp再打cptag,应该不会触雷吧。

 

以上,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M国,某大厦对面楼顶不起眼处。

 

“目标出现,一点钟方向。”

 

“……”

 

“距离800米,移动到预定位置,狙击手准备。”

 

“……”

 

“风速6km/h,零速风。”

 

“砰。”

 

“确认目标沉默,重复一遍,确认目标沉默。撤退,月下兽准备接应。”

 

沿着早已规划好的路线飞速撤退,在刺耳的劲爆背景音中踏出废弃的楼层,早一步到约定角落中漆黑的车内,两人卸装备的同时驾驶座上的人已是一脚油门踩了出去,轰鸣的马达声将混乱一团的大厦抛之脑后,朝着夜色深处疾驰而去。

 

“呼,两位前辈辛苦了。”驾驶座上银色头发的少年透过后视镜对着两人微笑,将座位上早已准备好的水和糖果递给两人,“也没料到那人也会如此狡猾,连着三天换了五处,最后又回到了预定地点。”

 

“辛苦的是小周,我倒还好”刘海夹被取下,随手拨弄了下刘海靠在靠背上揉揉眼睛,“让我来做观测员,太宰也真是大胆,我有一阵子没摸枪了。”路灯一瞬间照亮车内,阴影勾勒出一副熟悉的东方面孔“不过看这车不是敦的吧?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还好,今天连夜赶回去吗?”护目镜被人一把扯下,随手将头发往后顺去用皮扣扎了一个小啾,仰着头灌下去小半瓶水。“汇报工作……喻来?”

 

“的确不是我的车,是肖前辈的,说是让我磨下轮胎再运回去。”中岛敦在导航上点了点,一打方向盘将路线重新规划,朝着私人机场开去“至于汇报工作,我已经加密发邮件回去了,连夜赶回还是可以在飞机上调整一下,加糖白粥似乎是两位期待的吧?”

 

“噗,你倒是把我们的喜好摸了个遍啊,”喻文州打了个哈欠强撑倦意,一旁的周泽楷倒是抱着枪咬着棒棒糖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只是那上下微摆的糖棍暴露了对食物的期待。“这次倒是不小,估计要隔一段时间才能接这边的活了。”

 

“这大概就是太宰前辈说的休整时间吧,听张佳乐前辈说最近的客流量有些下降,中也先生被迫顶了一阵周哥的位,好评倒也不少。”中岛敦停下车将钥匙扔给金主安排接应等候的人,提着两人的装备钻进一旁的私人飞机。

 

 ============================================

 

此时的C国,S市【遇见】酒吧内。

 

中午十二点,是个适合睡懒觉的时间点。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彻底阻挡在一边,宽大的双人床上寝具与被子混成一团,洁白的床单上橘色和酒红的发丝相互交叠,两人各抱着一个枕头挤在一起,不看环境单看两位睡颜的话,那绝对是赏心悦目的一副著作了。

 

“唔……”

 

张佳乐翻了个身,连带着中原中也也醒了过来,两人静默了一段时间,同时拉上被子倒回床上,时不时传来布料的摩擦声很是引人遐想。

 

“君との時間が一秒でも長くなるなら,ずっとじゃなくていい,雨が止むまでこのままいさせて……”

 

电话铃声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只手伸出胡乱的摸索了两下,抓着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什么啊……时钦这才几点啊要不是重要的事我可要把你的电脑拆了哦。”中原中也一边坐起来一边打哈欠略带抱怨的语气威胁着对面的人,一面听着电话的内容一边伸手推了推身旁的人,“哈?你是说前段时间投资xxx公司的那个?他的底儿我们不都快摸透了吗?拿到那东西就成功一半了。”三推两推也不见有反应,中也倒也是清醒了,干脆利落的一脚将人踹下床,伸手拿过本子用笔点着紧皱眉。

 

“砰!”的一声重物落地,肖时钦将手机拿远了些,心想这人叫张佳乐起床的方式倒也是简洁明了,指尖在键盘上飞速的敲过,将情报分门别类的隐藏好。“混进去的方式找到了,只是那家伙的喜好有些变态,等敦他们回来大概会讨论一下,不过除此之外我倒还查到了点有趣的事情,想知道就动作快点到游戏室。”肖时钦一蹬桌角坐在电脑椅上转着圈滑到另一台显示器前,电脑荧光的反射描绘出微微上翘的唇角。

 

“还卖关子,喂乐乐快起床,你家枪王要回来了”中也随手摁灭屏幕将手机扔到一边,倒了杯水出声催促着人。

 

“知道了知道了,把那条皮裤给我……chuya你是不是又拿我皮筋??”张佳乐叼着小粉红碎花的皮筋一阵不满,袜子在木地板上有些发滑,区分开两人的小皮鞋一脚踩一个,咬着中也随手递过来的小面包拽着外套边炸头发边开门。

 

等两人来到【游戏室】时里面已经传来些许的声音,不像是讨论倒像是打趣。

 

“我说太宰,你是不是上辈子跟厨房有仇啊?面包机都能把你烫成这样,乐乐知道了大概是要笑昏过去了。”推门映入眼帘的是肖时钦捧着人右小臂上着烫伤膏,地上随意放置着一小堆漆黑的绷带被嫌弃的踢开,那拥有着精致到压的过小周容貌的人此时正鼓着嘴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嘟嘟囔囔一脸无辜。

 

“可是我饿了啊——我看那个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伸手直接拿了,一切的一切都是chuya和乐乐买面包机的错!”

 

“混蛋/太宰!你找揍啊!/你欠揍吗!”

 

“……”

 

太宰和肖时钦同时抬头看向门口满头井号的两人,颇有默契的咽了下口水,肖时钦迅速拿过绷带给人往手臂上缠,力度大了些令人痛呼出声。

 

“时钦没骨气!”太宰做着只有漂亮孩子才拥有的那份完美的抱怨,对着人龇牙咧嘴表示着对人的控诉。“乐乐下楼去接一下,算算时间大概不到十分钟他们应该就回来了……时钦好痛哦!”

 

中也一把坐在太宰治身侧的沙发上,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嘲讽的意味,伸出手指狠狠的在人伤口旁戳了一指头,不出意外的听到了人嗷出声的一嗓子,“说起来,肖你发现了什么?”

 

张佳乐还并未完全清醒,衬衫扣子只扣了第三第四颗,露出线条流畅肌肉紧实的小腹,延伸到那条骚包的低腰皮裤边缘消失不见,头发潦草的扎了一个小辫搭在肩膀上,听着由远及近发动机的轰鸣声眼睛亮了亮,踩着小皮鞋拉开车库的大门便退至一旁,银白色的车身轰鸣的驶进车库,体积庞大的雷克萨斯稳稳的停在了一旁。【这都是些什么描写……】

 

开门接过枪袋,开封组装检查一气呵成,张佳乐点点头将枪安置好,转身还未曾开口便被人抱了个满怀,“呀泽楷,欢迎回来啊。”

 

“乐乐很偏心啊,你看我们的敦君都一脸委屈啊”喻文州跳下车靠在车门上看着狙击手向人讨吻成功还收获了摸头杀打趣到。

 

“文州前辈就不要打趣我了……”宽大的套头衫加紧身七分裤衬托出年轻人的青春与活力,“太宰先生在楼上等我们吗?”

 

“得了吧文州,你怎么开始学着太宰那家伙坑后辈了?”张佳乐侧头给抱着自己的人一个轻吻,随意撸了几把毛伸手招呼着众人上楼,“时钦说找到了混进去的方法,具体上去再说,没有尾巴吧?”

 

“要甩掉倒不是很容易,文州前辈的车还是有些让人侧目了。”敦锁好车库后快走几步跟上,“不过还好不是前辈的那辆’索克萨尔’,不然甩都甩不掉。”

 

=============================================


“好了人齐了,时钦说一下发现的东西吧。”太宰坐在中也身旁的客式沙发扶手上,敦缩在另一头,周乐二人霸占着屋内唯一的懒人沙发,芥川和喻文州拉着椅子围在一旁,肖时钦见状便席地而坐摁开投影,“这个爱好他隐藏的很深,毕竟也是那种上不了台面拿来与人打趣的那类。”

 

“乐乐还记得上周调酒时有人往你的皮裤塞美金的那个吗?”肖时钦却止住话题扭头去询问瘫成一团的人。

 

“记得啊,当时还差点没打起来,塞进来的美金也都是假钞,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类老鼠。”张佳乐皱皱眉捏着身后人搭在肩上的指节一脸不快,那的确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那人来玩一步,要是当时台上表演的还没结束那下手对象大概就是中也了。”肖时钦推了把眼镜,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这是大概六个月店内的监控,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从’夜色’被人带走并失踪的,都是昨天那个人。”放大图片拉伸画圈,肖时钦点点屏幕。

 

“几个月前偶尔露面的人记不住倒也正常,可这有什么共同点吗?”

 

“男,不高,腿长。”一直沉默的周泽楷突然开口,肖时钦满意的点了下头。

 

“这两位是我们的常客,平时文州还偶尔给他们做个僚机,”移动鼠标点击文档,三人的信息罗列其上,“再加上上个月发生的碎尸案,不难联想到一些事情,于是太宰让我尝试的入侵了那些看起来不重要却有些多余的电脑,不出意外有了收获。”

 

一张张照片逐渐浮现,众人微皱眉敦更是掩饰不住眼中的惊惧。

 

全部都是半身的标本,千姿百态层层叠叠就像是一个奇异的博物馆,上面还有标牌详细的标注了来源过程与制作时间,一时间屋内空气有些静止。

 

“……所以说,他是个变态?”张佳乐面色扭曲的看着肖时钦,周泽楷却已是有些昏昏欲睡的趴伏在人身上。

 

“可能还不止这些,这个人是恋腿癖,还有收藏和虐待的喜好,这人的内心大概已经是极度扭曲了。”喻文州摇摇头“可这种程度的心理疾病居然没有影响到他平日的生活,这有点不对劲。”

 

“当然,它本身可不具备制作标本的能力。”太宰治勾唇打了个响指“顺藤摸瓜,我们似乎该去找这位谈谈”

 

“张新杰。”

 

 

tb大概会有的c


HEYGa黑嘎

VanossGaming✧ Practice


嘎嘎嘎嘎嘎----------- (嘗試別的上色方式。

VanossGaming✧ Practice


嘎嘎嘎嘎嘎----------- (嘗試別的上色方式。

爬虫纲龟鳖目BX

持续发疯……虽然最推荐的是这两首但这张专辑其他的歌也很棒,starsailor的歌会让你觉得他们非常真诚!希望更多人喜欢上他们!(然后为他们花钱(划掉

持续发疯……虽然最推荐的是这两首但这张专辑其他的歌也很棒,starsailor的歌会让你觉得他们非常真诚!希望更多人喜欢上他们!(然后为他们花钱(划掉

Isabella Kung

    I stared without breathing across the long room, into dark eyes of the hunter, and he looked pleasantly back at me.
    Surely it was a good way to die, in the place of someone else, someone I loved. Noble, even. That ought to count for something.
    When...

    I stared without breathing across the long room, into dark eyes of the hunter, and he looked pleasantly back at me.
    Surely it was a good way to die, in the place of someone else, someone I loved. Noble, even. That ought to count for something.
    When life offers you a dream so far beyond any of your expectations, it is not reasonable to grieve when it comes to an end.
    The hunter smiled in a friendly way as he sauntered forward to kill me.
—— the Twilight Saga by Stephenie Meyer 💙

NANAME

【皇悅】─Blood (番外)

其實這篇番外寫得比序章早很多XD

但因為時隔已久,兩篇寫作的間隔差了三年,文風不太一樣

所以還是佔滿皇悅TAG的舊文搬運=w=

正文序章lof有放→點我

-------------------------------


感覺可能會被鬼遮,我們先走外連好了。

天空

密碼:皇悅王道

(密碼請用複製貼上的方式)

其實這篇番外寫得比序章早很多XD

但因為時隔已久,兩篇寫作的間隔差了三年,文風不太一樣

所以還是佔滿皇悅TAG的舊文搬運=w=

正文序章lof有放→點我

-------------------------------


感覺可能會被鬼遮,我們先走外連好了。

天空

密碼:皇悅王道

(密碼請用複製貼上的方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