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rett

6376浏览    465参与
Puppy-Love Violinists

一个刀脑洞

他俩不更新我就喜欢脑刀


时间大概是在50年以后。Eddy的儿子在爹去世以后翻他的遗物翻出了小提琴,但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从来没有听过爹拉琴,于是好奇顿生(遗传),想要探索爹迷雾般的青年时代
(那时候可能Youtube都不存在很多年了)
于是崽以写家族传记的名义开始找爹的旧友。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认识的家族朋友跟爹的交往时间基本都不超过30年,因此要找超过30年以上的旧友本身就极具挑战性,不过还好最终他找到了爹的大学同学。这里面有已经几十年没跟他家联系过的人,接到他电话都非常惊讶
不过老人家么,发生过再多事都是前尘往事了,所以聊起来都只是开心的回忆。崽听着一堆叔叔阿姨聊起那个年轻的Eddy......

他俩不更新我就喜欢脑刀


时间大概是在50年以后。Eddy的儿子在爹去世以后翻他的遗物翻出了小提琴,但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从来没有听过爹拉琴,于是好奇顿生(遗传),想要探索爹迷雾般的青年时代
(那时候可能Youtube都不存在很多年了)
于是崽以写家族传记的名义开始找爹的旧友。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认识的家族朋友跟爹的交往时间基本都不超过30年,因此要找超过30年以上的旧友本身就极具挑战性,不过还好最终他找到了爹的大学同学。这里面有已经几十年没跟他家联系过的人,接到他电话都非常惊讶
不过老人家么,发生过再多事都是前尘往事了,所以聊起来都只是开心的回忆。崽听着一堆叔叔阿姨聊起那个年轻的Eddy Chen,感觉跟自己爹完全不是同一个爹
然后每个人都跟他提起Brett Yang——而且提的方式都是“你如果想了解Eddy,为什么不去问Brett?”
崽:Brett Yang是谁?
然后这些叔叔阿姨才忽然想起来似地一拍脑袋:哦我忘了他们当年……然后自动陷入了沉默
崽追问,叔叔阿姨们就跟他讲Brett Yang,小个子圆脸蛋戴眼镜,精力充沛,长袖善舞,小提琴拉得超级好,等等等等……这种人跟我那沉默寡言的爹是朋友吗?崽越听越疑惑了,而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小个子圆脸蛋人缘很好……而且从小被说个性跟亲爹一点都不像(

(别想多了其实儿子一般都像妈妈

最终崽在Eddy的墓前见到了来扫墓的Brett(可能是因为他东跑西跑去采访爹的老同学,所以有人给Brett通风报信了
然后Brett打量了他一下说,你是Eddy的儿子吧,挺像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崽愣了一下就很不服气,说我跟我爹一点都不像,然后面对这个人,忽然好像心里有什么奇怪的开关打开了一样,开始疯狂抱怨爹在自己成长过程中,一直是个很沉默的存在,感情内敛得很
Brett说是啊是啊那家伙社恐
结果两个人在墓碑前面坐着喝着咖啡聊了一下午(崽把Brett带给他爹的咖啡喝了
最后崽说我总算见到你啦,我问了很多人,人家都说你才最了解我爹
Brett说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了解他到这么多年后还能一眼认出他儿子
崽说,但我听人形容,我觉得我跟你相似都多过我爹
Brett就乐了,说,这种胡思乱想也挺像他的
又聊了一会儿,两人也要告别了,然后Brett欲言又止。崽说您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嘛
Brett就说,你虽然觉得你爹一直都不咋直白地表示对你的关心,但是你回想一下他言辞之外的行动
崽一边回想,Brett一边继续说,他可能没有把爱你挂在嘴边,但是当你在场时,他一定注视着你
崽想了想还真是
Brett说,你看,他如果爱一个人,一定会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然后挥挥手走了

ハニアイキ

🐈‍⬛❔🐏❔


(我怎麼可以把每張🐏都畫得不一樣^^?

原諒我 我還在摸索怎麼畫這個三次元男人👊👊)

🐈‍⬛❔🐏❔


(我怎麼可以把每張🐏都畫得不一樣^^?

原諒我 我還在摸索怎麼畫這個三次元男人👊👊)

DQR

画了既像又有点不像的Brt

琴吻是好文明(痴汉笑)


二编:补了一个发色加深ver.


画了既像又有点不像的Brt

琴吻是好文明(痴汉笑)


二编:补了一个发色加深ver.


虞世皖
临摹的!是新年第一画!谁不爱摘...

临摹的!是新年第一画!谁不爱摘掉眼睛的布莱特羊呢?

临摹的!是新年第一画!谁不爱摘掉眼睛的布莱特羊呢?

Puppy-Love Violinists

给推上今年的Secret Santa活动画的图,“我们之间:不是真的一见钟情”。里面有画the Thought of Us的小彩蛋!祝大家节日快乐!

灵感来自于辛波斯卡那首著名的《一见钟情》:
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 所以他们确定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从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
他们也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给推上今年的Secret Santa活动画的图,“我们之间:不是真的一见钟情”。里面有画the Thought of Us的小彩蛋!祝大家节日快乐!

灵感来自于辛波斯卡那首著名的《一见钟情》:
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 所以他们确定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从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
他们也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慕我如金 第三章:如歌的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Color me in gold


有这么个显而易见的事实——Brett已经对他最好的朋友暗恋上头很特么久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太阳打东边出来再打西边下去,就像他的世界以陈韦丞为轴心打转一样。

但重点是:他绝不会开口告诉Eddy的。告白就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像把自己扔进滚滚车流的正中央——告白意味着失望,意味着受伤。而且,唉,被说是胆小鬼也没办法,但Brett就是会怕,只要他的自我保护功能还没掉线,这种事就是永远不会发生的嘛。

然而总有些时候,老天。总有些时候,话语在他嗓子眼里点滴蓄集,汇作拦不住的河流奔涌,......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Color me in gold


有这么个显而易见的事实——Brett已经对他最好的朋友暗恋上头很特么久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太阳打东边出来再打西边下去,就像他的世界以陈韦丞为轴心打转一样。

但重点是:他绝不会开口告诉Eddy的。告白就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像把自己扔进滚滚车流的正中央——告白意味着失望,意味着受伤。而且,唉,被说是胆小鬼也没办法,但Brett就是会怕,只要他的自我保护功能还没掉线,这种事就是永远不会发生的嘛。

然而总有些时候,老天。总有些时候,话语在他嗓子眼里点滴蓄集,汇作拦不住的河流奔涌,从他永远、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中喷薄而出。

他以前对那种“能改变人的爱”可是嗤之以鼻的——那种,因为无望得到回报而折磨得人掏心剜骨的爱——直到他隔着舞台朝他的挚友远远望去,只觉自己的心都被扯出胸膛,直到Eddy Chen——哎。Brett现在是明白了:爱有多么能影响人,有多么危险。

那么,装作什么感觉都没有总是容易些的。冷若磐石的Brett Yang。摆扑克臭脸的大师。两人里不动如山的那一个。这样总比另一种选择要好——总比看着他的挚友心怀厌恶地离开要好。

假装若无其事,是他最起码能做到的事情。


令他惊慌失措的是,那些信画风一转,开始直奔下三路而去——而当他脑内想的是“令他惊慌失措”的时候,他实际上的意思是“令他硬到不自在的程度”。

现下里他努力把所有不必要的念头都推在一旁,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目标上。迄今为止,关于Eddy情书的神秘对象,他能推断出来的有:这是一个Eddy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的人——至少从大学就认识了,而且是他们音乐学院的校友。在他俩的社交圈里,朋友的性格类型向来是天差地别,这得归功于Brett左右逢源而且总喜欢顺道叫上Eddy,于是乎现在,他不只得考虑Eddy那个年级的人选,还得考虑其他所有人。见了鬼了。

不过这终究是件好事,真的。不去想目标之外那些会让他立刻麻烦上身的事情;不让那些草蛇灰线的疑虑渗进来搞得他一团糟——噢,他确实是心存疑虑的——他想要在读到这些信之前的那种自觉更加踏实的心理状态:老天,他不愿意去想这些,但刨根问底的念头却仍然挥之不去,仿佛皮肤下一处刺痒,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嫉妒如苦口药片哽在喉间,而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帮忙把它顺着咽下去。

让情况难上加难的还有——信里Eddy的渴望,唤醒了某种他在自己内心的笼子里锁了很久的东西。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挚友之间的距离。不论何时,Eddy即便是轻轻一触,他的皮肤就像支嗑得嗨坏了的温度计一样时冷时热。原本大把能拿来练琴,或者录更多双琴视频,或者字面意义上干点别的啥事的时间,都被他拿来盯着虚空发呆,努力找回自我了。这对他的日常生活而言真他妈是个障碍,随着事态发展,Eddy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不对劲的。

那可是Brett绝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唯一能打破这种状况的办法——唯一能确保Eddy的幸福和Brett稳定的心理状态的办法——是搞明白这堆情书的收信人位置上到底应该是谁。唯一能打破这种状况的办法,是找出谁是这世界上Eddy最爱的人——而Brett会搞明白那个混蛋是谁,即使这会让他余生心上都捅着一把刀子过活。 


  我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是幻想着你。

  黑暗,是避开评判眼光和分心事物、让我得以喘息的空间。我爱他妈幻想你多久就能幻想你多久,而今晚,我为私亵之事躲进自己的脑海。

  不乖哦。我妈妈可能会这么说——可恶,这里可没有给她留的地方,在这里——在我跪在你身前的这里——在我四肢大开,准备好被予取予求的这里?不行。爸爸妈妈或者任何长辈权威,都不许出现在脑内我们俩共享的牀上。

  在这里,在这寂静之中,在这沉默之中,在这黑暗之中——我能触碰你,比起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能触碰你的程度,此时我被允许得更多;我能触碰你,以你允许其他人触碰你的方式——此时我被允许这样触碰你。该死的,我可不想浪费这样的时光。

  你话总是很多,你知道吗?旁的人会说他们你的声线令人迷恋,但我比他们了解得更深。你是脑子里有太多的想法,嘴巴才别无选择,不得不把其中一部份一吐为快。这真是非比寻常。我可以整天整天地聆听你的声音——如果我可以的话。

  也许,当我就在这里索求你的时候,这就是我应该追求的标准——逼着你用回我们的母语,再逼着你直到你口中不成词句,只剩甜蜜的、爱的声音。亲爱的你啊,再伟大的作曲家的笔下,也写不出我在你身上奏出的这支交响曲。

  所以我就这样幻想着你,令我心间的纠结在余韵中散开,而我沉入梦乡,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

  眼下,光是幻想就已令人满足——它必须令人满足——在下一次我见到你之前,在下一次我可以看到你的笑容之前,在继续一起过着我们最好的日子之前。

  ——在某时某刻,我终究能拥你入怀并对你说“我爱你”之前。

  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甜心。我可以等你等到永远。



(然而,因此,有些东西让他只想一路带进坟墓——)

一定这么些自我压抑的力量弄得他脑子里哪一处坏掉了——因为他绝少梦到如此露骨的场面。就算渴求的脉动牵扯着他全身每丝每缕,他也未曾幻想过潮红的双颊,肉贴着肉擦出的官能愉悦,还有一同登上顶峰时顺着脊椎攀升的火花。

他的脑子是驯服过的,是尽在掌握之中的——被他的自制力牢牢绑住已有多年。但那天晚上,当他闭上眼睛,顷刻间——喔,老天,那些画面,那些幻想,那些渴望——全来了。

用不着怪自己太压抑:肯定是那堆信让他哪里坏掉了,这样。

在这个梦里,Eddy朝他俯身过来。

(中间的部分请去嗷3)

在律动和你和我在一起——这一切之中,他就此沉沦——

 

他怀着自己能有不一样的感觉的希望醒来,但他的感觉依然如旧——该说是完全如旧。太阳仍然高照,世界闪闪发光:甚至在Brett Yang坐在自己床上,感觉到自己的释放在内裤的布料里面慢慢干掉的时候,这地球也特么在继续旋转。

他叫了披萨和意粉外卖当早餐,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的手不会抖:真的,对于这屋里的两位住客而言,从食品安全和用火安全两方面来看,做饭的时候手抖都会有点危险嘛。

他越过桌面注视坐在另一端的Eddy,想象顺着那苍白的脖颈的皮肤一路舔舐而上,随即悲剧地把一只空叉子塞进了嘴里。他脑海里野火燎原似地念诵着那些信那些信那些信,只有圣像才能在那些威胁要打破他的理智的魔鬼面前挡上一挡。

但彼时他仍目不转睛,心都跳进了嗓子眼儿——一切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样了。

TBC

BLACK★PA
补完了!!画点Brett狗狗…...

补完了!!画点Brett狗狗…他真的好可爱!!!

补完了!!画点Brett狗狗…他真的好可爱!!!

Aspi-1

救命!古早羊这该死的少年感!饿到翻古早视频然后彻底出不来了

救命!古早羊这该死的少年感!饿到翻古早视频然后彻底出不来了

Puppy-Love Violinists

一个炖羊肉引发的脑洞

素食妖怪cwc在山中修行,但一直没办法成功。于是问妖怪师父。

师父:你吃个人就可以了

cwc:???不行不行

但还是心有不甘,就下了山,在人间晃来晃去

路人:小兄弟,你很瘦啊,要不要补一下身子,冬天吃羊最好啦

cwc:?哦还可以吃羊啊(于是准备去偷羊

然后在牧场摸羊的时候摸到了在羊圈里守夜睡觉的yby

yby吓一跳,发现是个年轻人摸进羊圈,就一副很懂的样子说:哦,你是来……

cwc:对,我是来……

yby:也没必要找羊,我也可以的,反正大家互相帮助,对吧

cwc正在疑惑,怎么就互相帮助了,不是我要吃了他吗

然后就见yby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就另一种意义上把yby给吃了...

素食妖怪cwc在山中修行,但一直没办法成功。于是问妖怪师父。

师父:你吃个人就可以了

cwc:???不行不行

但还是心有不甘,就下了山,在人间晃来晃去

路人:小兄弟,你很瘦啊,要不要补一下身子,冬天吃羊最好啦

cwc:?哦还可以吃羊啊(于是准备去偷羊

然后在牧场摸羊的时候摸到了在羊圈里守夜睡觉的yby

yby吓一跳,发现是个年轻人摸进羊圈,就一副很懂的样子说:哦,你是来……

cwc:对,我是来……

yby:也没必要找羊,我也可以的,反正大家互相帮助,对吧

cwc正在疑惑,怎么就互相帮助了,不是我要吃了他吗

然后就见yby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就另一种意义上把yby给吃了

修炼了500年的童子功前功尽弃,师父听说了气到把他赶出师门

于是某天yby放羊回来,发现cwc可怜兮兮蹲在门口

yby:……?你又想……

cwc:我不是那个意思

yby:……那你想怎样

cwc:无家可归,求收留

yby:能干体力活吗

cwc:你看上次那种体力你满意吗

yby:还行,那你留下来打工吧

于是就这么变成了两个人的牧场,时而放羊,时而吃羊,时而吃羊

END

Enqilras_Ap

看了不止一眼!不要太明显了!!!(虽然只截了这一次……)还有张小🍊的个人

看了不止一眼!不要太明显了!!!(虽然只截了这一次……)还有张小🍊的个人

Enqilras_Ap

本来是截了发在ins上,发现加了个ins上的滤镜好看点,可以给各位画手太太做参考(递笔

本来是截了发在ins上,发现加了个ins上的滤镜好看点,可以给各位画手太太做参考(递笔

饱和盐水末日
第二季好看好看 速速摸了!

第二季好看好看 速速摸了!

第二季好看好看 速速摸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