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othersconflict

2288浏览    137参与
吾妻沙罗~dish~

吐槽一下,玩兄弟战争游戏真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心累,本来就是日常居多,但是一个场景至少得去三遍才能触发全部剧情,其实上每个剧情内容不多,前面部分又是重复的,观感有很大违和感,三个场景剧情完全可以放在一起非要为了时长分三段就总感觉每天都在和昴去同一个地方玩,养成系统挺可爱但是多了也有点烦(比如都跟昴睡了两遍了第三遍去睡他还害羞得跟第一次一样)

吐槽一下,玩兄弟战争游戏真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心累,本来就是日常居多,但是一个场景至少得去三遍才能触发全部剧情,其实上每个剧情内容不多,前面部分又是重复的,观感有很大违和感,三个场景剧情完全可以放在一起非要为了时长分三段就总感觉每天都在和昴去同一个地方玩,养成系统挺可爱但是多了也有点烦(比如都跟昴睡了两遍了第三遍去睡他还害羞得跟第一次一样)

吾妻沙罗~dish~

【Drama翻译】校内放送(第一部分)

风斗:大家好,午餐时间过得怎么样?高中里美好的午休时光放送的广播,我是主持人朝仓风斗。

风斗,侑介:校内放送

风斗:接下来我将阅读来自校内发来的邮件,这次有特别的嘉宾,我最尊敬亲爱的哥哥(这个态度…好腹黑啊),朝日奈侑介同学,欢迎!

侑介:大…大家好

风斗:怎么了哥哥?和以往一样开心的聊天吧(真的好腹黑)大家也很想听我们兄弟俩平时的对话

侑介:是,是的额

风斗:哥哥,你好害羞,不过放送才刚开始嘛,哥哥上节目太紧张了。首先听一首新曲,这是我作的曲,《名字》

风斗:已经插入曲子了,你可以随意说话了

侑介:哦,哦

风斗:你这什么样子啊,现役偶像的哥哥是个土鳖男就不帅了,但是因此表现...

风斗:大家好,午餐时间过得怎么样?高中里美好的午休时光放送的广播,我是主持人朝仓风斗。

风斗,侑介:校内放送

风斗:接下来我将阅读来自校内发来的邮件,这次有特别的嘉宾,我最尊敬亲爱的哥哥(这个态度…好腹黑啊),朝日奈侑介同学,欢迎!

侑介:大…大家好

风斗:怎么了哥哥?和以往一样开心的聊天吧(真的好腹黑)大家也很想听我们兄弟俩平时的对话

侑介:是,是的额

风斗:哥哥,你好害羞,不过放送才刚开始嘛,哥哥上节目太紧张了。首先听一首新曲,这是我作的曲,《名字》

风斗:已经插入曲子了,你可以随意说话了

侑介:哦,哦

风斗:你这什么样子啊,现役偶像的哥哥是个土鳖男就不帅了,但是因此表现出奇怪的成熟感的话就很困扰了,你就不能再一点吗

侑介:烦死了,我为什么非要在这种地方慢吞吞地说话

风斗:我也不是想跟笨蛋搭档主持的

侑介:谁是笨蛋!

风斗:总之,既然收到了朝仓风斗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的邮件,作为专业的那就要回答吧,作为专业人士

侑介:我又不是专业的

风斗:这个态度,真是啊。不要拖我后腿啊

侑介:开什么玩笑,谁管你啊。不干了不干了,你接下来一个人干吧

风斗:嗯~这样真的好吗

侑介:你什么意思

风斗:这个广播,姐姐也在听着呢

侑介:这,这又怎么了

风斗:笨蛋侑介突然不干了的,太紧张了逃走了的

侑介:啊

风斗:从今天开始到毕业(抱歉没听清)

侑介:开什么玩笑

风斗:那要怎么办?要干吗?还是不干?

侑介:我干,我干就行了吧!

风斗:别在这里叫啊

侑介:干要怎么干,刚刚的介绍是什么鬼啊,什么尊敬的哥哥?你一次都没尊敬过我好吧

风斗:一次连一秒都没有这才是问,再说,说出来的话哥哥的好感度和我的好感度都会同时上升,是双赢的吧,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真是个笨蛋啊

侑介:那,话先说在前头,像平常一样讲话是现在这样吧,好感度什么的都会没有吧

风斗:这些都无所谓,只是演一下而已

侑介:好恶心

风斗:因为在业界练习过了,所以和某个纯情小学生不一样

侑介:随便了

吾妻沙罗~dish~
侑介生日快乐🎂🎉!!

侑介生日快乐🎂🎉!!

侑介生日快乐🎂🎉!!

时昼

【CD翻译】猫咪骚动*2.2

这段是由05:20-11:39 


 

啊啊~小猫咪好暖和呢ノ*°▽°*) 


 

让我也摸摸可以么? 


椿 

当然可以!请尽情地摸个够吧★就用梓你那纤细的手指把我送到天国去── 


 

我在指猫。 


椿 

切。▔•з•▔  


侑介 

………哇啊啊啊!哈…哈…我,我拿上来了!哈啊…… 


 

你回来得也太...

这段是由05:20-11:39 


 

啊啊~小猫咪好暖和呢ノ*°▽°*) 

 

 

让我也摸摸可以么? 

 

椿 

当然可以!请尽情地摸个够吧★就用梓你那纤细的手指把我送到天国去── 

 

 

我在指猫。 

 

椿 

切。▔•з•▔  

 

侑介 

………哇啊啊啊!哈…哈…我,我拿上来了!哈啊…… 

 

 

你回来得也太快了吧?从物理上来说很奇怪… 

 

侑介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得快点给猫咪披上毛巾才行…哈啊…哈啊…… 

 

 

啊,侑介你不做也可以。 

 

侑介 

…诶? 

 

 

你不喜欢猫,不是么? 

 

 

那就由我来吧──!♪ 

 

侑介 

…哈? 

 

雅臣 

如果是这样,那就由我来抱住牠吧。 

 

侑介 

…诶?? 

 

…为什么我要说不喜欢猫啊?这不是完全接近不了吗…! 

 

 

侑介,你怎么了? 

 

侑介 

啊啊,昴哥。 

 

…难道刚刚我说的你都听见了? 

 

 

…没啊?

 

侑介 

呼… 

 

 

好了,这样就能变得暖和起来了哟。(´。• ᵕ •。`) 

 

 

喵~ 

 

雅臣 

弥,你卷得过头了,这样就变得跟太卷一样了… 

 

(注:太卷,需要用力卷紧的一种寿司) 

 

 

太卷──!★ 

 

椿 

还真是♪和太卷一模一样,这不超级可爱吗?♡ 

 

侑介 

超可爱…… 

 

梓 

…嗯?刚刚有谁说话了? 

 

侑介 

是听,听错了吧? 

 

椿 

对了!用手机来拍张照吧★ 

 

雅臣 

好主意~那我也来拍。 

 

椿 

刚刚的姿势真棒♪表情也好可爱♡ 

 

 

那我也拍一下好了。 

 

梓 

昴也拍? 

 

昴 

社团里有个喜欢猫的人在,就打算发给那家伙看看。 

 

侑介 

…啊,那我也用手机拍几…… 

 

椿 

那侑介,你用手机帮我拍两张我和小猫的照片吧。 

 

侑介 

诶? 

 

梓 

我也要。 

 

雅 

我也是。弥也一起来拍吧。 

 

 

嗯!和太卷小猫一起拍照♪ 

 

侑介 

啊…我也想和猫一…… 

 

椿 

咦?奇怪了~~侑介明明是讨厌猫的,可刚刚是在郁闷吗~? 

 

侑介 

…要准,准备拍了哦… 

 

雅臣 

拍得真不错呢。 

 

侑介 

这算什么啊… 

 

雅臣 

这张就把它设为待机画面吧。 

 

 

嗯! 

 

『有电话来了哦,会是谁打来的?好了别呆着,快点接起来听吧。有电话…』 

 

棗 

这个声音是…? 

 

椿 

啊!是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梓 

椿?你差不多该打住用我的语音做铃声了吧。 

 

椿 

都行啦都行啦。 

 

(电话)辛苦了。怎么了,小理惠? 

 

 

小理惠? 

 

 

是我们的经纪人。 

 

椿 

(电话)诶,台本?你等一下,我确认完再联系你,那等会再说。 

 

我得先回房间一下。 

 

 

怎么了吗? 

 

椿 

好像是事务所把昨天整理的台本搞混了,我去看看。 

 

 

虽然看上去那副样子,但对工作就很认真呢。 

 

 

因为是喜欢的工作呢。 

 

侑介 

…好!这样敌人就少一个了。 

 

猫 

喵~ 

 

 

噢。你怎么了?因为没人理你所以在闹别扭吗?


真是个怕寂寞的孩子呢,简直就跟梓一样。 

 

 

到底哪里和我一样了。 

 

 

喵~ 

 

雅臣 

啊,这孩子真的是很可爱呢,看上去长大后会是个小美人。 

 

侑介 

这种事情也能看出来么? 

 

雅臣 

大部份都可以哦。 

 

来,你仔细看下牠的脸,靠得再近一点看看── 

 

侑介 

嗯? 

 

(心动特效)……哇…唔。 

 

雅臣 

是吧? 

 

侑介 

…也不能一口咬定是个美人啦? 

 

 

侑介,你声音弱下去了哦。 

 

侑介 

才没有弱下去… 

 

雅臣 

也没办法,毕竟侑介不擅长面对猫呢。 

 

侑介 

…对,就是这样…! 

 

雅臣 

咦,说起来侑介你今天好像说了要出门对吧。时间还赶得上吗? 

 

侑介 

啊… 

 

那个,对了!那个要事好像取消了。 

 

雅臣 

这么突然? 

 

侑介 

就…就是这么突然! 

 

对了梓哥,椿哥他是不是回来得有点慢了?不如你去看看他吧? 

 

 

嗯?但他不是刚走没多久吗。 

 

侑介 

是吗? 

 

 

…不,梓你去看看比较好。


反正椿的房间还是那么杂乱的对吧,找东西什么的,他自己一个肯定搞定不了。 

 

 

说得也是…那我稍微去帮一下忙。 

 

 

侑介…你难道… 

 

侑介 

…唔,干嘛啊。 

 

 

从刚刚起你就── 

 

 

哈唔──… 

 

雅臣 

弥,想睡觉了吗? 

 

 

嗯……… 

 

雅臣 

那要回房间里睡吗? 

 

 

不想睡…──还想跟小猫一起玩… 

 

雅臣 

嗯…闹过头了所以累了吧。 

 

 

把他背回去房间睡吧? 

 

 

嗯,把我的白大褂也拿过来吧。 

 

 

雅哥,我之前就想说了,在家里穿白大褂很奇怪哦? 

 

雅臣 

会吗?但是白大褂的口袋很大,很便利的呢~ 

 

 

根本就不算是回应的回应。 

 

侑介 

好…!已经完全摆脱话题了…! 

 

棗 

──那侑介,我们回到刚刚的话题… 

 

侑介 

…没摆脱?! 

 

 

我说,不用给这家伙喂饲料之类的吗? 

 

侑介 

Nice,昴哥。 

 

雅臣 

给弥? 

 

 

啊?我说猫。 

 

 

雅哥…会在那种地方搞错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虽然不知道牠是什么时候被人遗弃的,但牠肚子肯定饿了吧。 

 

雅臣 

你说得也是。可是,到底给小猫吃什么才适合呢… 

 

有谁知道吗? 

 

侑介 

鱼──之类的? 

 

还会一边吃着一边跑的… 

 

 

那是电视上才会发生的事吧… 

 

 

幼猫啊…那两只家伙还是幼猫的时候到底是吃什么的呢…我给忘了。 

 

侑介 

啊,话说这种事情,在网上搜一下是不是就能知道了? 

 

雅臣 

也是呢,那我回房间用电脑搜一下吧。 

 

侑介 

…耶★! 

 

 

…侑介,为什么要出做胜利姿势? 

 

侑介 

啊…那个…嗯,是在表达雅哥GO★GO,加油。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嗯?


【猫咪骚动2/End】

时昼

是弥的彩蛋上色嗯。


画质糊是因为原图800x800

画布调大了完全不会用了..对不起我太废了

是弥的彩蛋上色嗯。


画质糊是因为原图800x800

画布调大了完全不会用了..对不起我太废了

吾妻沙罗~dish~

[Drama翻译]记忆丧失(第二部分)

要:话说,去游乐园真是久违了

祈织:果然只有小时候啊,兄弟会做这种事

要:大概是吧

祈织:有点遗憾,我是不是原来也这样和兄弟们一起玩呢

要:祈织…

祈织:抱歉,特意带我出来玩,却没能感到高兴,还有,什么也没能想起来

要:不用道歉,就算记忆没有回来,你是我弟弟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祈织:要哥哥

要:今天就回去吧,我们家一定也有让你回想起来的契机

祈织:嗯

要:怎么了

祈织:真的,真的,我的记忆回来了就好了吗

要:为什么那么说

祈织:脑袋被撞到了是原因,但是失忆说不定是我想忘记那些回忆,那么想的

要:祈织…

祈织:是不是不该说这种事

要:不可能的

祈织:那为什么,要哥...

要:话说,去游乐园真是久违了

祈织:果然只有小时候啊,兄弟会做这种事

要:大概是吧

祈织:有点遗憾,我是不是原来也这样和兄弟们一起玩呢

要:祈织…

祈织:抱歉,特意带我出来玩,却没能感到高兴,还有,什么也没能想起来

要:不用道歉,就算记忆没有回来,你是我弟弟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祈织:要哥哥

要:今天就回去吧,我们家一定也有让你回想起来的契机

祈织:嗯

要:怎么了

祈织:真的,真的,我的记忆回来了就好了吗

要:为什么那么说

祈织:脑袋被撞到了是原因,但是失忆说不定是我想忘记那些回忆,那么想的

要:祈织…

祈织:是不是不该说这种事

要:不可能的

祈织:那为什么,要哥哥一脸悲伤

要:额

祈织:要哥哥,你可能没有发现,有些时候看着我会一脸悲伤。我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祈织:如果想不起来会比较好的话,我也想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要:这样不行!

祈织:要哥哥

要:确实,如你所说,最近我们之间的关系没那么好了,原因是一个悲剧

,所以说实话,听到你失忆了,我有一点的高兴。记忆要是没回来的话,我和你就能像从前那样,成为要好的兄弟。但是,那是不对的

祈织:唉?

要:我所期望的是,你想起一切,在这基础上,我和你的关系再进一步变好

祈织: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要哥哥(这里bgm也好好听,叫什么呢)就这样,回去吧

要:回去?

祈织:你还没注意到,这里不是我们本该存在的世界(突然泪目)

要: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本该存在的世界是?

祈织:已经不得不回去了

要:祈织

祈织:再见了,要哥哥(泪目)

要:祈织,祈织!

雅臣:要,要,能听见我的声音吗,要!

要:这里是?

雅臣:我们家的电梯里

要:现在是?

雅臣:现在?

要:和祈织一起去了游乐园和动物园

祈织:你在说什么?

要:祈织,你的记忆

祈织:记忆怎么了的,是要哥哥吧

雅臣:要,你没事吧,是撞到了脑袋昏迷时做了梦吗

要:梦,是梦啊

雅臣:有哪里痛吗

要:胸这里,有点痛

要:即使被认为是绝望的时候,也一定会因为某种契机而好转,如果把它叫做奇迹的话,我愿意相信奇迹

吾妻沙罗~dish~

[Drama翻译]记忆丧失(第一部分)

要:奇迹,那是因为平常不会发生才叫奇迹,有着奇迹的人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很悲伤的事。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会祈求奇迹。这就是,人的特别的精神(大概)。我是朝日奈要,因为职业关系,我对神佛信仰理解的很深。但是,我不相信所谓的奇迹。因为,我连最重要的弟弟的关系都没能变好

祈织:啊

要:祈织,今天也在照料花园啊。辛苦了。呀嘞呀嘞,又被无视了

祈织:不是无视,只是没什么话好说

要:不要说那么冷淡的话

要:这就是我和祈织没有任何意义的平常的对话。但是那件事,突然发生了。奇迹,打破了什么都没有的日常

祈织:啊,额嗯

要:祈织!啊!好疼,话说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香蕉皮?还直接让两个人摔倒了。没关...

要:奇迹,那是因为平常不会发生才叫奇迹,有着奇迹的人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很悲伤的事。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会祈求奇迹。这就是,人的特别的精神(大概)。我是朝日奈要,因为职业关系,我对神佛信仰理解的很深。但是,我不相信所谓的奇迹。因为,我连最重要的弟弟的关系都没能变好

祈织:啊

要:祈织,今天也在照料花园啊。辛苦了。呀嘞呀嘞,又被无视了

祈织:不是无视,只是没什么话好说

要:不要说那么冷淡的话

要:这就是我和祈织没有任何意义的平常的对话。但是那件事,突然发生了。奇迹,打破了什么都没有的日常

祈织:啊,额嗯

要:祈织!啊!好疼,话说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香蕉皮?还直接让两个人摔倒了。没关系吧。祈织?

祈织:祈织?

要:怎么了?撞到头了?

祈织:这里是哪?

要:唉?

祈织:你是谁?

要:你不会?

要:失忆了吧

要:因为强烈撞击导致一时的记忆丧失

雅臣:嗯,检查结果除了记忆其他没有问题,只能暂时静养了

要:祈织的记忆什么时候恢复?

雅臣: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看上去是一时的。可能一个契机,记忆说不定会恢复。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要:这样啊…

雅臣:要?

要:啊不,我在想要是能快点回来就好了

雅臣:也是呢。我先回医院了,祈织拜托你照顾了

要:好的。雅臣哥,谢谢你

要:祈织突然记忆丧失,说实话,我对自己有点高兴感到很惊讶,这样下去记忆不要恢复就好了,我一瞬那么想到

祈织:嗯,啊

要:醒来了

祈织:这里是?

要:你的房间

祈织:那个?

要:我是要,你的哥哥

祈织:我的哥哥?

要:怎么了?

祈织:抱歉,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没关系,不要勉强自己。雅哥说只是一时的

祈织:雅哥?

要:雅臣是我和你的哥哥。我们家负责的长男,是个医生

祈织:这样啊

要: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祈织:那个,对不起,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不用道歉,现在好好平复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祈织:谢谢,要先生

要:要先生…

祈织:咦?怎么了

要:啊没事,和以往的叫法不一样,稍微有点惊讶

祈织:我以往都是怎么叫你的

要:要哥哥

祈织:要哥哥,额啊!

要:怎么了!

祈织:一旦要想起什么时,脑袋就特别沉重,胸很痛

要:不用去勉强想起也可以。总之今天先休息

祈织:好的

要:醒来之后说不定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祈织:是呢,那个

要:嗯?

祈织:不好意思,我想快点想起来,作为普通的兄弟在一起聊天

要:啊…普通的兄弟,是的呢

祈织:晚安

要:晚安

要:但是几天过后,祈织还是没有恢复记忆

祈织:来了

要:感觉怎么样

祈织:要哥哥,对不起,今天也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这样啊,那个,要不去外面逛逛

祈织:去外面

要:带你去个想去的地方

祈织:为什么去动物园

要:虽然你不记得了,小时候你和我一起来过,我背着你,你对去动物园感到很高兴,不过,也没法背着你了。

祈织:是呢

要:终于来了

祈织:那是天鹅吗

要:嗯,你最喜欢天鹅了,一直盯着看,都不想离开了的

祈织:啊

要:你想起什么了吗

祈织:啊不是,只是有一种我来过的感觉

要:是吗。无论怎么样繁琐的小事情,都有可能成为契机,真好啊

祈织:是的

要:怎么了

祈织:刚刚一瞬间觉得很难过,野生动物,哪怕是兄弟,为了生存而互相残杀是很普遍的事,真奇怪,会想到这种事(这里bgm好好听,是哪首来着)

要:祈织会想到这种事,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啊不是,但是人和野生动物是不同的。人是会为了活下去互相帮助,兄弟的话就更是这样了

祈织:是的,虽然还没想起来,但我们一定是要好的兄弟

要:对的,是要好的兄弟。对了,去那边看看吧

祈织:那边?

要:呼----哈哈哈。从小时候祈织就不怎么怕鬼怪什么的,现在也没变啊

祈织:确实,没感觉有多害怕


时昼

补旧图

有些画质较糊已经尽力补救了

P8是我私心想让你们欣赏的Juli美人

补旧图

有些画质较糊已经尽力补救了

P8是我私心想让你们欣赏的Juli美人

吾妻沙罗~dish~

[翻译]家族会议(第二部分)

昴:不是,弥倒是可以

椿:唉?既然要制定规则,就不能有例外

梓:椿,又不是小孩子了

椿:那么梓不和我一起洗也可以吗?

枣:椿,声音小点。你以为在哪啊

椿:我们的爱又不需要隐藏,梓

梓:椿,太近了

枣:(敲桌)可以继续了吗?

雅臣:果然把枣叫过来太好了

枣:这群家伙真是

雅臣:饮料和芭菲来了。香蕉汁和草莓芭菲是弥的。给,弥

弥:哇!(没听清)

雅臣:谁的咖啡欧蕾?

梓:我的

雅臣:卡布奇诺?

椿:我的

雅臣:给。唉?这个是咖啡欧蕾?咖啡欧蕾和卡布奇诺又什么区别?

侑介:一样的吧?

昴:不一样,名字不一样

雅臣:那么那个是咖啡欧蕾?那个是卡布奇诺?

枣:那个...

昴:不是,弥倒是可以

椿:唉?既然要制定规则,就不能有例外

梓:椿,又不是小孩子了

椿:那么梓不和我一起洗也可以吗?

枣:椿,声音小点。你以为在哪啊

椿:我们的爱又不需要隐藏,梓

梓:椿,太近了

枣:(敲桌)可以继续了吗?

雅臣:果然把枣叫过来太好了

枣:这群家伙真是

雅臣:饮料和芭菲来了。香蕉汁和草莓芭菲是弥的。给,弥

弥:哇!(没听清)

雅臣:谁的咖啡欧蕾?

梓:我的

雅臣:卡布奇诺?

椿:我的

雅臣:给。唉?这个是咖啡欧蕾?咖啡欧蕾和卡布奇诺又什么区别?

侑介:一样的吧?

昴:不一样,名字不一样

雅臣:那么那个是咖啡欧蕾?那个是卡布奇诺?

枣:那个都无所谓吧,比起这个,可以进入正题了吧


吾妻沙罗~dish~

【翻译】家族会议2(第一部分)

侑介:还要特意去到家庭餐厅开家庭会议吗?

雅臣:有别人在的话,就能冷静下来说话了吧。以及,弥说他也想来家庭餐厅

弥:正在举行秘密战队(大概)的活动哦

昴:秘密战队?

弥:昴不知道吗?

梓:周日早晨放的特摄战队节目

昴:哦

雅臣:被委托拿到活动的奖品,(后面的没听清)

弥,雅臣:对吧

侑介:到家庭餐厅开会的主要原因绝对是这个吧

昴:我觉得连一半兄弟都没聚齐才是问题吧

弥:唉?雅君,梓君,侑君,昴君,四人?

雅臣:加上弥是五个人

枣:是六个人

弥:枣君!

侑介:怎么连枣哥也

枣:我才想问呢。我已经不在家里住了所以跟我没关系吧,为什么还被叫出来啊

雅臣:是一家人,所...

侑介:还要特意去到家庭餐厅开家庭会议吗?

雅臣:有别人在的话,就能冷静下来说话了吧。以及,弥说他也想来家庭餐厅

弥:正在举行秘密战队(大概)的活动哦

昴:秘密战队?

弥:昴不知道吗?

梓:周日早晨放的特摄战队节目

昴:哦

雅臣:被委托拿到活动的奖品,(后面的没听清)

弥,雅臣:对吧

侑介:到家庭餐厅开会的主要原因绝对是这个吧

昴:我觉得连一半兄弟都没聚齐才是问题吧

弥:唉?雅君,梓君,侑君,昴君,四人?

雅臣:加上弥是五个人

枣:是六个人

弥:枣君!

侑介:怎么连枣哥也

枣:我才想问呢。我已经不在家里住了所以跟我没关系吧,为什么还被叫出来啊

雅臣:是一家人,所以有参加的义务

枣:这个义务那么多人没有遵守

雅臣:啊,虽然是这样

侑介:话说,当事人椿哥不在啊

梓:椿可能会迟点,抱歉啊

侑介:梓哥不需要道歉

雅臣:过分拖延也没办法,在这里的人先开始吧。傍晚的话右京也会过来的吧

昴:突然被叫出来?

弥:我想喝(大概是名字)香蕉汁!

雅臣:先来点餐吧。能点一下餐吗

侑介:那个,我要可乐

梓:我就要咖啡欧蕾和牛角面包吧

侑介:吃的也行吗?那我要咖喱

弥:我也要我也要,草莓芭菲也行,(没听清)也行…额那个,那个

昴:哪个都行吧

弥:嗯。。。。决定了!我要小兔子草莓芭菲

雅臣:以防万一我说一下,这是家庭会议,不是大家在家庭餐厅吃饭

枣:我要摩卡

昴:混合蔬菜汁

雅臣:那我要红茶。就这样吧

椿:我要卡布奇诺

枣:椿?

椿:唉?枣也在啊,昴往那边去点,我要坐梓旁边

侑介:椿哥好慢啊

枣:真是的,不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拜你所福,难得的休息日一半就泡汤了

椿:不要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跟我和梓一起是难得的休息日(大概)

枣:(生气)

雅臣:服务员小姐,再要一杯卡布奇诺,以上这些。咖喱不要

侑介:为什么啊?草莓芭菲就行?

雅臣:甜点可以

侑介:牛角包呢?

雅臣:可以

侑介:那么咖喱呢?

雅臣:不行

侑介:一样的吧!

昴:不是一样的

枣:什么都行啦,快点进入正题吧

昴:赞成

雅臣:不要咖喱没问题吧。那么朝日奈家家庭会议正式开始。

弥:好的!

雅臣:因为要重新制定家里的规则,因为要重新审视家中的规则,首先是关于五楼浴室的使用方法。比如说限制时间

椿:限制时间!不要啦,又不是居酒屋(大概)

雅臣:(没听清)

昴:两个人一起洗才是问题吧。一个人洗的话就不用那么多时间了

弥:我不能和雅君一起洗嘛?


吾妻沙罗~dish~

[Drama翻译]家族会议1

(在浴室里)

椿:不要哭了,看到你的哭颜,我不知道怎么办

梓:无路赛,不要管我了

椿:笨蛋,我不能不管你,我从小时候就对你…

侑介:喂,椿哥,梓哥,还在洗澡吗

椿:我们正在对台本呢,不要打扰行吗。啊!台本掉水里了。变得湿哒哒的了,这个是复印的太好了。喂侑介,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啊

侑介:烦死了,是先霸占浴室的你们不好吧

椿:啊,好不容易拿来的

梓:接下来就这样吧,离正式录音还有好几天

椿:梓这么说就没办法了,话说回来,我们俩好久没有一起共演了呢,梓。我超期待的说 o((*^▽^*))o 。

梓:椿,一起进浴缸的话热水就溢出去了

椿:我听不见╮(‵▽′)╭...

(在浴室里)

椿:不要哭了,看到你的哭颜,我不知道怎么办

梓:无路赛,不要管我了

椿:笨蛋,我不能不管你,我从小时候就对你…

侑介:喂,椿哥,梓哥,还在洗澡吗

椿:我们正在对台本呢,不要打扰行吗。啊!台本掉水里了。变得湿哒哒的了,这个是复印的太好了。喂侑介,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啊

侑介:烦死了,是先霸占浴室的你们不好吧

椿:啊,好不容易拿来的

梓:接下来就这样吧,离正式录音还有好几天

椿:梓这么说就没办法了,话说回来,我们俩好久没有一起共演了呢,梓。我超期待的说 o((*^▽^*))o 。

梓:椿,一起进浴缸的话热水就溢出去了

椿:我听不见╮(‵▽′)╭

梓:真是的

椿:咦?梓,你皮肤这里有点红啊

梓:哪里?哦,大概是被虫子咬了

椿:那么美丽的肌肤得好好保养才行呢,这块地方,看

梓:啊,好痒啊

椿:没办法没办法啦,不挠不知道,嘿嘿,这里啦这里,哈哈哈(椿和梓)

侑介:你们俩适可而止!!!!

梓:侑介?

椿:别一下子就把门打开呀,色鬼

梓:色鬼

侑介:才不是!!!!你们洗太久了

椿:所以说,我们两个是在对台词啦

侑介:哪里有!!!再说了不要在浴室里对台词,昴哥和我都等着呢

梓:抱歉啊,侑介

椿:哈?要洗澡的话在自己房间洗也行啊

侑介:这里的比较大啊。那椿哥也可以去自己房间洗啊

椿:但是我想和梓一起洗。我们两个人一起洗多花点时间也没办法。你的脑袋想得出来吗?快想想快想想,呼哩呼哩

侑介:别这样!!我说啊,哥哥们洗澡用的时间太多了,这都几小时了(可能有误)真是的,昴哥也说点什么吧

昴:长时间泡澡不太好

侑介:不是这个!!!

雅臣:发生了什么?大晚上的不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侑介

侑介:不是我啦

雅臣:刚刚是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椿梓昴:侑介

侑介:连昴哥也

椿:侑介,总之先把门关上好吗,我们在洗澡呢,很冷的。还是说,你 想 看 我们的呢?

侑介:完全不想!我关上了

椿:好的~

侑介:可恶

雅臣:不要坐在这种地方,侑介

侑介:是椿哥他们的错,发出那么响的声音也没办法

雅臣:侑介,比起大喊大叫,还有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法。

侑介:那是什么?

雅臣:周末举办一个家族会议吧

时昼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要CD(CV諏訪部順一)


SCENE5~きみへ 【献给你】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要:


自从和你相遇后,我每天都坠入了爱河。 


随着每一天过去,我对你的爱也变得更加的深。 


我总是在想,对你的这份爱已经不能再深了。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心底里对你的思念却越来越多地满溢出来。 


爱无止境…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我已经体会到了。 


可是反过来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人只要还活...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要CD(CV諏訪部順一)


SCENE5~きみへ 【献给你】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要:


自从和你相遇后,我每天都坠入了爱河。 

 

随着每一天过去,我对你的爱也变得更加的深。 

 

我总是在想,对你的这份爱已经不能再深了。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心底里对你的思念却越来越多地满溢出来。 

 

爱无止境…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我已经体会到了。 

 

可是反过来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人只要还活着,就不能永远保持不变。 

 

就像每天,和自己的意愿无关,但身体里的细胞依然会自主重生一样。 

 

也许终有一天,爱枯萎的那一刻将会到来。 

 

因为太过深爱彼此,所以互相伤害到对方的一天也将会到来的吧。 

 

可是我认为,如果是我们的话,就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正如在我还未向你诉说爱意前,直到如今你主动牵起我的手的每一天,这段时间一定都发生了很多事情。 

 

就算如此… 

 

不,正因如此。当你告诉我你愿意永远待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真的…感到非常高兴。 

 

不管今后有什么困难在等着,只要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就一定可以跨越困难。 

 

我希望未来也可以和你一起去克服。 

 

我想亲手让你得到幸福。 

 

也希望将来,我的归宿是你,而你的归宿,也是我。 

 

请妳…嫁给我吧。



【献给你/End】



翻译:我


视频:我


音频: 提取码h654 


↑客戶端要用浏览器打开,直接点是加载不到的↑


    

时昼

【十三x绘】她的生日礼物

*短小段子

*插图雅哥


Q:绘麻的生日礼物会送什么?


雅臣:嗯…各种的药吧?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呢。

  

右京:进阶版的练习题册,希望多多少少也能辅助她学习。

  

要:我会请她到店里来放松一下。如果小妹妹之后不小心喝醉了,那我就可以悄悄欣赏一下她的睡颜了♡

  

光:化妆品。因为那孩子还不懂怎么化妆呢,由我亲手为她画上妆容也不错♪

  

椿:一百部我推荐的妹妹养成GAME──!然后在假日就可以邀请她到房间来一起玩了★

  

梓:好看的饰品…吧?感觉那种纤细的装饰会很适合她。

  

棗:公司新发行的《丧尸危机》。毕竟她专心打游戏的表情很可……咳,没有。...

*短小段子

*插图雅哥


Q:绘麻的生日礼物会送什么?


雅臣:嗯…各种的药吧?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呢。

  

右京:进阶版的练习题册,希望多多少少也能辅助她学习。

  

要:我会请她到店里来放松一下。如果小妹妹之后不小心喝醉了,那我就可以悄悄欣赏一下她的睡颜了♡

  

光:化妆品。因为那孩子还不懂怎么化妆呢,由我亲手为她画上妆容也不错♪

  

椿:一百部我推荐的妹妹养成GAME──!然后在假日就可以邀请她到房间来一起玩了★

  

梓:好看的饰品…吧?感觉那种纤细的装饰会很适合她。

  

棗:公司新发行的《丧尸危机》。毕竟她专心打游戏的表情很可……咳,没有。

  

琉生:…裙子。这样一来…下次,就可以和穿着新衣服的小千,还有朱利,到公园散步了…。

  

昴:…不知道,大概是篮球比赛的入场劵吧。

  

祈織:漂亮的花,像她一样的动人。

  

侑介:…你说要是去唱卡拉OK,那家伙会高兴吗?…………!不,当我没说…!

  

風斗:哈?生日礼物?那种东西我才不管。不过如果姐姐无论如何也很想要礼物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啦?比如我的Kiss什么的──

  

弥:当然是一整天都黏着姐姐一起玩,然后跟她说很多很多的生日快乐♡


  

  

  

情侣Ver.(只有两个,其他的我想不出来)


雅臣:这个…其实我还没决定好呢。姑且有想送的东西,但又怕太堂突了…而且到了真送出去的那一刻,我大概会非常紧张吧,哈哈。 

 

祈織:…胸针。希望可以待在离她心脏最近的位置。



时昼

补旧图,已经尽量把噪点去了

补旧图,已经尽量把噪点去了

时昼

【CD翻译】猫咪骚动*2.1

这段是由00:00-05:20 


 

就为了这种事情特意叫我过来? 


椿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棗可是在接完我的电话之后极速赶到呢~ 


 

“有紧急事件”、“快救命啊”,说出这张夸张的话的人是谁啊?! 


呵,算了,我都猜到结果会是这样了。 


椿 

诶?就那么担心我吗?棗真是温柔~ 


啊,梓,没问题的。你不用吃醋也可以,因为我的心是属于你的哦★ 


 ...

这段是由00:00-05:20 


 

就为了这种事情特意叫我过来? 

 

椿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棗可是在接完我的电话之后极速赶到呢~ 

 

 

“有紧急事件”、“快救命啊”,说出这张夸张的话的人是谁啊?! 

 

呵,算了,我都猜到结果会是这样了。 

 

椿 

诶?就那么担心我吗?棗真是温柔~ 

 

啊,梓,没问题的。你不用吃醋也可以,因为我的心是属于你的哦★ 

 

 

哈…你放心吧,我完全没有吃醋。 

 

 

…今天在家里的人,只有你们? 

 

 

嗯,如你所见哦? 

 

椿 

难道说,是想见到可爱的妹妹? 

 

 

…那种事我可一句都没有说过吧。

 

椿 

什么嘛,原来是想见她一面啊。不过很可惜★她的话早上就出门去了。 

 

虽然我觉得棗会极速来到什么的本来就够可疑了,但目的果然是为了她啊~? 

 

啊好痛…! 

 

 

是你叫我过来的好么!! 

 

椿 

踢我了!刚刚这家伙踢我了! 

 

只是伸展了一下长腿,真是不好意思呢。 

 

椿 

梓──刚刚的你看到了吗,他绝对是故意的对吧?! 

 

 

虽然的确是故意的,不过也没办法吧? 

 

椿 

梓也一样好过分── 

 

 

三胞胎的漫才表演就到这里行吗。 

 

 

别随便给别人取昵称啊。 

 

…所以,到底在说什么事情来着? 

 

侑介 

在说猫啊,猫! 

 

 

棗棗,棗棗的家可以养这只猫吗? 

 

 

我家的话,早就养了两只猫了,再怎么说要养第三只也有点… 

 

 

这样啊… 

 

 

那些家伙也还真够袖手旁观啊,又任性又自由过头。 

 

大概是因为名字取得太差了吧?嗯。 

 

椿 

那是什么,你什么意思── 

 

 

好了,我会试着去问认识的人能不能养这只猫。这种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雅臣 

真是不好意思,那就拜托你了,棗。 

 

椿 

在找到饲主之前让棗养着也不错呢,有空的时候还可以随时去探望一下牠。 

 

侑介 

太好了,弥。 

 

 

谢谢棗棗!最喜欢你了!ヽ(≧□≦)ノو 

 

 

喂你们给我等等,别无视完我之后擅自把话题发展下去啊。


谁说要养那只猫了? 

 

 

棗,帮帮忙?毕竟被右京哥发现了的话会变得很麻烦。 

 

椿 

只是养到直至找到新饲主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内多养一只也没多大关系吧?★ 

 

 

…你们,把别人当成什么了。 

 

雅臣 

棗,谢谢你了~ 

 

啊,难得你人都来了,不如就在这里慢慢的休息下吧? 

 

 

喂!所以我都说了… 

 

 

不过最好在右京哥回来之前就走。 

 

 

呃,就说了给我等等── 

 

 

在这之前,我要和小猫一起玩! 

 

 

我说啊… 

 

侑介 

这样啊…还会暂时在棗哥的家里住一阵子啊… 

 

不…不对!才,才跟我没关系呢。 

 

 

…唉,这个家的男人就是这样的呢… 

 

喵~ 

 

 

老实投降怎么样?这孩子好像也很中意你。 

 

 

…啧,真没办法。 

 

乖,到这边来。 

 

 

喵~ 

 

 

身体这么小只…你还是只幼猫吧?还真会有那种把你狠心扔掉的过份家伙在呢。 

 

好好,乖,乖,已经没事了哦,嗯? 

 

 

喵~ 

 

椿・梓 

…嗯唔… 

 

 

你们怎么了?一脸微妙的表情。 

 

椿 

棗,原来你对着猫… 

 

 

会用那么腻歪的声音说话啊… 

 

 

我才没有用那种声音说话。 

 

你说是吧? 

 

 

喵~ 

 

侑介 

呜…呜哇── 

 

(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了侑介,你也想抱抱牠吗? 

 

侑介 

…才,才不是── 

 

为为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啊? 

 

 

没啊,因为你一直在看着这边。 

 

侑介 

我我才没有特别喜欢猫── 

 

雅臣 

诶…原来侑介你讨厌猫啊?我都不知道呢。 

 

侑介 

不…不是。也不是说…特别,讨厌…什么的啦… 

 

椿 

啊啊★我我我!我想抱抱小猫,递给我递给我★ 

 

 

给你── 

 

椿 

乖──嘻嘻嘻。 

 

侑介 

唔唔…果然还是坦率点比较好吗,直接说“让我也摸摸小猫”… 

 

不不不不不对,那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来啊…! 

 

雅臣 

侑介? 

 

侑介 

尤其是在椿哥面前绝对不可以说出来…天知道会被他取笑得多惨啊…! 

 

雅臣 

我说侑介,你怎么了?一直在咕哝咕哝的。 

 

侑介 

雅哥!我我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雅臣 

…嗯?? 

 

 

喵,喵~ 

 

椿 

呜哇~牠真的好小★ 

 

 

但感觉牠好像有点抖呢,是觉得冷了吗? 

 

椿 

那些小小的生物不都是会常常颤抖嘛?你看,就像吉娃娃那样也经常奶奶地吠啊。 

 

 

“奶奶地”是什么啊。 

 

 

啊,我去下面拿毛巾上来! 

 

椿 

那交给侑介去拿怎么样? 

 

侑介 

哈?为什么是我去拿啊。 

 

椿 

弥也想抱抱这只猫的对吧? 

 

 

想──!! 

 

椿 

然后,侑介你是不想抱的对吧? 

 

那,你去下面拿毛巾不就好了。 

 

侑介 

……唔!


…………啧,知道了──我去就行了吧!


【猫咪骚动2/Tbc】

时昼

【CD翻译】猫咪骚动*1

可以配合CD一起听


雅臣

咦?侑介,今天不出门吗? 


侑介

啊,再歇一会我就出去了。毕竟周末要我在家待一整天是不可能的。 


雅臣

明明偶尔在家悠哉地度过一天也不错的。 


侑介

倒不如说,雅哥你是太悠哉了吧,明明是偶尔外出活动一下身体才… 


啊? 


要偷偷的…悄悄的…不被发现的… 


侑介

喂,弥。 


哇啊──!Σ░(꒪◊꒪ )))) 


侑介

嘿嘿,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侑…侑君!什么事都没有哦!再见! ...

可以配合CD一起听


雅臣

咦?侑介,今天不出门吗? 


侑介

啊,再歇一会我就出去了。毕竟周末要我在家待一整天是不可能的。 


雅臣

明明偶尔在家悠哉地度过一天也不错的。 


侑介

倒不如说,雅哥你是太悠哉了吧,明明是偶尔外出活动一下身体才… 


啊? 


要偷偷的…悄悄的…不被发现的… 


侑介

喂,弥。 


哇啊──!Σ░(꒪◊꒪ )))) 


侑介

嘿嘿,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侑…侑君!什么事都没有哦!再见! 


侑介

哟,想这样就算了?你以为这么简单就能从哥哥大人的手下逃走吗?嗯? 


都说了什么都没有,所以快放开我啦── 


侑介

罗嗦,什么都没干的家伙才不会这么偷偷摸摸地出现。 


呜…侑君你欺负人… 


侑介

快从实招来,到底做了什么坏事呀~?吼咧呃咧吼咧~ 


哈哈…侑君,很痒的啦。 


侑介

直到你坦白为止我都不会住手哦,看我的,吼啦吼啦吼啦吼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 


雅臣

好了侑介,放开弥吧。 


侑介

我,我才不是欺负他哦?是这家伙他… 


 

呜哇──雅雅── 


雅臣

乖,乖。然后,弥,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诶?Σ(๑0ω0๑) 


雅臣

该不会是想做一些危险的事吧? 


我没做我没做,弥才不做危险的事! 


雅臣

那你溜到厨房里干什么? 


那个,那个── 


侑介

说到偷偷溜进厨房里的话,是想偷吃吗? 


才不………(*`д´*)


…嗯!对!就是偷吃! (•̀o•́*)


雅臣

什么嘛,原来是肚子饿了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明明只要跟我说一下就可以拿点零食给你了。 


来,给你。 


哇,谢谢雅雅! 


雅臣

嗯,不过吃得太多可不行哦。 


嗯!那我就回房间去了,拜拜! 


侑介

等等雅哥,别这么简单就被骗过去了。话说弥也没说要零食吧。 


唔唔。(⊙_⊙;) 


雅臣

诶,我…是被骗了?是这样吗?弥。 


才不是!我才没有骗人! 


侑介

如果是这样,那你一直很不自然地藏在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啊。 


啊…! 


雅臣

牛奶…?为什么要拿着这种东西… 


椿

我说,我听到了些奇怪的声音,也不知道从哪个房间传出来的。 


雅臣

啊,椿。 


椿椿!


侑介

奇怪的声音? 


椿

对。「呜啊」,「呜啊」的。 


侑介

「呜啊」,「呜啊」? 


猫咪 

喵~喵~ 


椿

原来是小猫啊?! 


侑介

啊…好可爱…


呃,哦咳咳咳!咳咳咳。


雅臣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也就是说小弥把被遗弃的小猫捡回来了。 


侑介

咳咳咳咳──


嗯… 


椿

侑介你好吵。 


侑介

唔咳唔咳── 


因为,小猫猫也说了“请把我带回家”,对吧? 


猫咪

喵~ 


雅臣

这样啊…弥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椿

不对,重点才不是这里吧! 


雅臣

不过呢弥,也是有不能喝牛奶的猫咪的,所以要注意些哦。 


是这样吗? 


雅哥,我觉得重点也不在那里。 


椿

呜哇昴!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啊?挺早之前就在了。就在侑介和弥说什么偷吃的事的时候。 


诶是那样的吗?完全没察觉到! 


椿

明明长得那么高大,存在感也太薄弱了。 


侑介

不要说这种话!虽然昴哥的确是长了一张不起眼的脸,但再怎么说他都是天才啊。 


雅臣

侑介…你那样不算接上了话题吧。 


侑介

诶,真的?为啥? 


……哈,都说了不用管我了。 


在说些什么? 


椿

梓~!欢迎回家,好想见到你呢~! 


好的好的,早上也见过面了吧。也不用每天都这样扑过来抱这么紧。 


椿

什么嘛,今天的梓真冷淡。 


知道了知道了。然后呢,在说什么事? 


椿

在说昴没有存在感的事。 


…不对,是猫的事才对吧。 


猫咪

喵~ 


猫…是在说这只小猫?怎么了? 


椿

好像是弥捡回来的。 


所以弥,为什么想要隐藏小猫的事? 


侑介

对,是在说这事! 


唔…因为觉得会被说不准养宠物… 


也对,右京哥应该不会批准的。 


椿

“毕竟也对一楼和二楼的住戶说过禁止养宠物,要是我们家先打破了这个规定,规则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应该会这样说的吧~? 


嗯,的确是。 


雅臣

嗯…也是呢,如果我们家要养的话是比较困难呢… 


雅雅…qaq  


侑介

说…说服一下右京哥不就好了?反,反正我是怎样都可以的啦。 


说是要说服右京哥,由谁…倒不如说,谁可以说服得动他? 


全员 

(沉默) 


椿

弥,今次就放弃吧?任务对象太困难了。 


诶──── 


总而言之,我觉得今天碰上右京哥不在家已经足够幸运了。 


失望… 


侑介

也,也对呢… 


嗯?为什么连侑介也要失望? 


侑介

哈……哈啊?!我,我才没有失失,失望! 


可是这只小猫,该怎么办? 


雅臣

嗯…也不是说要再次丢掉牠啦… 


不要丢──掉──牠──啦──!)╥﹏╥) 


椿

我想到了!要不去问问那家伙吧? 


…那家伙?


【猫咪骚动1/End】

 

CHINA-鸭蛋

兄弟战争10

绘麻“哥,你要去参加家政社的学术交流啊~”

麻里“嗯,好久没有碰女生了。”

绘麻“我不是嘛……”

麻里“我一直没有把你当女的看过,我说的碰可不是你这个假纯洁理解的那个”

朱利“吱吱吱(**你不能不教小千一些奇怪的东西嘛)”

――――――――有点有趣的第10章―――――――――――― 

“我想……你可能做出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我的好妹妹。”麻里用着一种特别奇怪的调看着眼前那彩虹色的混合液体,他实在不知道他的妹妹是如何……嗯……把好好的一瓶饮料做成这个样子的。

 “你加了什么?”他又问道。

 “哥,如果我知道,我不会来问你,虽然这个鬼东西是我造出来的。...

绘麻“哥,你要去参加家政社的学术交流啊~”

麻里“嗯,好久没有碰女生了。”

绘麻“我不是嘛……”

麻里“我一直没有把你当女的看过,我说的碰可不是你这个假纯洁理解的那个”

朱利“吱吱吱(**你不能不教小千一些奇怪的东西嘛)”

――――――――有点有趣的第10章―――――――――――― 

“我想……你可能做出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我的好妹妹。”麻里用着一种特别奇怪的调看着眼前那彩虹色的混合液体,他实在不知道他的妹妹是如何……嗯……把好好的一瓶饮料做成这个样子的。

 “你加了什么?”他又问道。

 “哥,如果我知道,我不会来问你,虽然这个鬼东西是我造出来的。”绘麻无奈的回答道。

 麻里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说道“你有没有拿我的东西?”

 绘麻略思索了一下,脑袋轻轻的有歪,那个弧度意外的让人感觉她有点无辜。

 “我想……我想一下啊……我用了你专用的菜刀?这算吗?我只是想切一点东西,然后把各种饮料混合而已 。”

 “我的菜刀?!”麻里突地直起身子,他刚刚是弯着腰,正仔细的观察那奇怪的液体着的。

 这让绘麻吓了一跳,她不想说做的时候她有点困有点迷糊,一不小心拿错了刀之后想着应该没有什么事的,就顺理成章的用了。当然这么丢人的事情,不需要说吧,哪怕是哥哥。

 “呼,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是的,我说过,千万不能用我的菜刀的……哦,是的,你不要告诉我你还用过我的其它东西。”麻里显然有一点捉急?他无奈的,夹杂着一点气愤,看的出来――他似乎很小气?

 绘麻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不会说的,她用了许多她哥哥的东西,可是之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啊?反正她所认为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哦,不,天啊,我的妹妹啊。那好吧,那你有喝过这个……嗯……鬼东西吗?”麻里不确定的问道,他有点紧张。

 “当然不!”绘麻大声的肯定道,然后渐渐的声音弱了下去,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郁介……喝过了。” 

那个时候,绘麻大半夜,因为想着家政课的交流会,不好空手就去,于是起夜来用了一下厨房。

正好那个时候,被偷偷摸摸下来拿夜宵吃的郁介看到了,他现在还在发育期,正是食欲最旺盛的时间段,然后他把绘麻亲手做的饮料给喝了,并且狠狠地(当然还是很别扭)夸赞了绘麻一下,当时,他喝了很多。 

麻里听完绘麻的描述,叹息了一下,并且很确定的说道“一定出事了。”

 “为什么?”绘麻抱着侥幸心理的问着,“可能不会啊。人嘛,都要往好的想。”

 麻里有点无奈的随意点头着“是的是的,那要看什么情况,你拿了我的菜刀,哦该死的,我忘记我上次拿菜刀是干什么的了,时间有点久了,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吧。”麻里无意识的说着,他对他的妹妹很放心,他可以说这些。而绘麻呢,这么一听之后,立马黑线“哥,你可是过目不忘的啊~你这样你的人设可怎么办。”

 “过目不忘还是看是什么东西的,我真的都记住,我的脑子会崩溃的。哪怕我像爱因斯坦这么聪明,甚至比他更聪明,但是我还是懒,我多么希望把一切都忘记啊。”说着说着,麻里叹气了一下,继续说道“妹妹,你知道我真正的人设的。而且,人本来就千变万化,我想我改变一下我自己也是很正常的,虽然我不是人。”麻里一本正经的说着,他们仿佛已经忘记了那鬼东西的存在,忘记了可怜的受罪的郁介,他们平和的聊着家常便饭,他们是最亲密的,虽然他们两个并没有血缘关系,也并不是什么情侣关系,可是他们就是这样,似乎就是亲情可又超过了亲情,他们相依为命,好吧,只是绘麻靠着麻里为生。 

因为绘麻没有麻里那些神奇的小能力,有点像童话故事里面出现的魔法,但是却不是。

……

“好吧,让我们把话题扯回来,我真的是不知道自己了,每次和你聊天都会扯出去。来吧,我们可以先讨论讨论郁介,或者直接去找郁介,我觉得直接去比较好。你觉得呢?”

 麻里这个已经不是一个问句了,他已经确定好了,只是在问绘麻去不去而已 。

 绘麻有什么理由不去?毕竟是她闯出来的祸 

绘麻自认自己还是很有担当的,自己的锅自己背啊。

 “那好吧,我的好妹妹,我想你这个样子是愿意和我一起去的?”

 “哦,我的好哥哥,”绘麻学着她的哥哥的说话方式,“你其实可以不用问的,我相信你知道。”

 麻里的脸一阵抽搐,“我觉得听你叫我好哥哥特别的……嗯别扭。”

 “就像你叫我好妹妹一样。”绘麻淡淡的说道。

 “我只是觉得这么说出来很有趣而已。”在接受到绘麻的死亡射线之后,麻里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好吧,绘麻,我知道了。” 

他们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寻找着。

因为今天是周末,人不是一般的多,但是一般情况下,郁介都是在足球场或者篮球场上和他的兄弟们玩,并且那些地方都离学校或者家不远。

 但是神奇的是,他们跑遍了那些场地,都没有看到他。电话也打过了,是在郁介的房间里面响起的,他可是真的粗心大意的。

 “哥,这要怎么办,”突然绘麻好像看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哥,你等一下我。”

 接着她跑向前方的一堆男孩子,那些人都是和郁介玩的比较近的,或许他们会知道,或许郁介就在里面,只是被挡住了。

 绘麻失望的扫了一眼,又强打起精神,腆着一张脸“对不起,打扰了,能问一下郁介在哪里吗?”

 那群男孩子呆了一下,立马发出哄笑“是郁介君的女朋友在找郁介君啊。”“郁介~说的多亲密啊。”他们都还不知道绘麻已经是郁介的家人了。

 等哄闹够了,他们还是好心的告诉了绘麻,毕竟是郁介的女朋友嘛,“我们也不知道,本来说好一起打篮球的,郁介君可真不够意思,中途说不来了。不过我们可以告诉你,他会去的几个地方,你去那些地方找找吧,郁介的小女朋友~”说着又是一阵哄笑。

 最后绘麻在那些人的善意的哄笑中,得知了郁介常去的几个地方。

 “郁介的小女朋友~”麻里挤眉弄眼的说道。

 “哥……”绘麻眼刀一瞥,“郁介是我们的家人,我只是他的妹妹而已。”

 “可是没有血缘关系啊可以成为女朋友哦

 “我不喜欢他……”“真的?”

绘麻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他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我想我的心都是她的了。”

 麻里奇怪的看了一眼绘麻,“我总觉得你这个愿望会实现的,我有这个预感。”

 “别,哥,我觉得如果真的实现了,我可能会惊悚到的。” 

“如果是你,我愿意退出他的生活。” 

这次轮到绘麻奇怪的看他了,就好像麻里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你原来还想对郁介下手的嘛?!”绘麻爆躁的跳起,麻里嘴巴动了动,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告诉绘麻,其实他已经在郁介的小时候就上过他了……没办法,谁叫郁介可爱的让人犯罪呢。 

可是之后就没有了啊。

 “你……真是个人渣。”绘麻恶狠狠的说道,一面又非常可怜郁介。

 “嗯哼。”麻里不置可否,他习以为常了。

 顺便说一下,他们并没有别朱利带出来,此时的朱利正昏昏欲睡着,它“一不小心”喝了绘麻做的鬼东西,仿佛他知道那个药效一样。

 绘麻蹑手蹑脚的离麻里远了一点儿,“你干嘛?”

 “我要离你远一点儿。”

“为什么?”“我怂。”“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去上你,而且我们是兄妹啊兄妹。”“郁介是你的兄弟啊,你还是上……”绘麻果然还是有点难以启齿 。

 “以前不是。”“可是现在是,而且你还不准备放过他。”“我没有别他们当我的兄弟。他们还不配。”完美的唇形吐露出令人心寒的话语。

 我早该习惯的,因为这就是她的哥哥啊,她唯一的哥哥,为什么她会该死的高兴?她的哥哥只属于她,这个事实,突然的就让她放心了下来。

 但是绘麻不会说的,哪怕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她在她的哥哥面前总是毫不掩饰,他们从小在一起 。

这个就是羁绊,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又超越亲情;没有爱情,但是又超越一切;就像是……半身。 

CHINA-鸭蛋

兄弟战争9

No.9

绘麻“你们这么回事?”

麻里“一点事也没有。”

――――――――――――――――no9――――――――― 

走到xx高中,麻里便和他们分开了,他们可不在同一个教学楼。 

绘麻和麻里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了,可以说多出来这么多兄弟对他们来说――至少是现在,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对于郁介…这可就难说了,但是他现在很乖巧,不清楚原因的,没有像以前一样火爆一样的……爽直?

 生命中总有许多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我们走路时马路上那些过客,有与我们背道而行的,也有与我们走向同一个方向的。

 但是背道的也不是说要分开吧,短暂的离别不过是为了下次更加亲...

No.9

绘麻“你们这么回事?”

麻里“一点事也没有。”

――――――――――――――――no9――――――――― 

走到xx高中,麻里便和他们分开了,他们可不在同一个教学楼。 

绘麻和麻里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了,可以说多出来这么多兄弟对他们来说――至少是现在,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对于郁介…这可就难说了,但是他现在很乖巧,不清楚原因的,没有像以前一样火爆一样的……爽直?

 生命中总有许多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我们走路时马路上那些过客,有与我们背道而行的,也有与我们走向同一个方向的。

 但是背道的也不是说要分开吧,短暂的离别不过是为了下次更加亲密偷偷的做着铺垫。

  不过郁介是谁?该这样的还是要这样做下去啊,不能为了一个人就困扰成这样,他有意忽略了电车上的事,但是他不说谁知道呢?

 郁介明明很有男子气概啊,在班上甚至还有点像社会上的小青年小混混,谁叫他一头红发还扎两个小辫子?

 绘麻正在日常品味生活的同时 ,心里有不禁奇怪的想着她哥和郁介发生什么了?可不要小巧她的敏感度啊,她直觉告诉她他们两个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郁介不打算说,她也不会去问,有这个闲功夫还不如想想要这么追人吧。

 绘麻这里依旧吵吵闹闹,可麻里那里倒不对劲的很 。

 麻里在这整栋教学楼里名望蛮高,他成绩优异,容貌俊美,运动大概是……全能的,而且为人很和善,按绘麻的话说就是笑面虎一只。 


这可能也就是导致麻里身边总是不会停下喧闹的主要原因吧。管靠近他的人都抱着什么想法,麻里心里就是有一丝烦躁,这次搬家多出来的13个兄弟果然还是对他的生活整出了影响,还不小。

 右京竟然是他消失的奴仆嘛―这个是他从未想过的,他以为来到这个很正常的世界的只有他一个人,他是不是可以像一个平凡人一样奢望着什么?奢望着他以前的世界的人儿都来了这个地方? 

或者说……死去的身边亲信都来了这里?只是自己没有发现?像右京一样。

 

正在麻里思考的时候,一个脸红扑扑的小女生走到他的面前,她手中抓着一张被她揉皱了的海报。

她怯怯的问着“麻……里同学,能……能邀请你参加我们社举行的学术交流嘛?诺……诺……就是这个。”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张海报递了上去。

 学术交流不过是说的好听了一点儿,其实也不过就是联谊,而且那位女孩子还是家政社的,那里可基本上全部都是女孩子啊,当然也不是没有男孩子,可太少了。

 这位看上去很害羞的女孩子,不要看她这样,她可是家政社里的社交担当啊,她的性格温温和和的,总是各种照顾同班同学,所以很少有人有脸去拒绝一个总是照顾自己的人,而这次她邀请的可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说实话,还是有很多人等着看那女孩的笑话的。谁知道呢,想着事情的麻里,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麻里扫了一眼海报上面的字,“今天晚上7点是嘛?嗯……我会准时到的,谢谢你邀请我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呐,不过…请务必多准备点好吃的,听说你们家政社做的东西都可以媲美五星级了。”赞美的话人人都爱听,那位女孩也不例外,听到她一直喜欢的人夸赞她的厨艺(她选择性忽略了麻里其实在夸家政社整个社) 便开心的冒花。那个女孩子开始期待晚上的到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