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uce.Wayne

243浏览    6参与
凯米尔

【蝙蝠水仙】不义蝙和领主蝙的联姻

领主蝙黑化预警

不义蝙厌世警告

不义超单箭头蝙,然而不义蝙爱领主蝙

本文设定平行宇宙间同位体基因不同,无血缘关系,允许结婚。

在两个平行宇宙之间,时空漩涡的中央,最危险的时空风暴之眼,存在着一所漆黑的监狱,风暴监狱,它的名字,一般这两个平行宇宙的居民称呼它为暴君监狱。

因为它唯二的两个囚徒,两个超人,卡尔.艾尔,他们都曾掌管世界,被世界所畏惧,现在,不过是两个失败的暴君,不值一提罢了,倒是拜访者身份值得尊重。

战靴踏在金属地面的脚步声使红太阳下的两位囚徒抬起头来,漆黑的披风,高科技战甲包裹着蝙蝠侠精悍完美的身躯,面具牢牢勾勒出蝙蝠侠的脸型,苍白的护目镜使他看起来像苍白的幽灵。

但...

领主蝙黑化预警

不义蝙厌世警告

不义超单箭头蝙,然而不义蝙爱领主蝙

本文设定平行宇宙间同位体基因不同,无血缘关系,允许结婚。

在两个平行宇宙之间,时空漩涡的中央,最危险的时空风暴之眼,存在着一所漆黑的监狱,风暴监狱,它的名字,一般这两个平行宇宙的居民称呼它为暴君监狱。

因为它唯二的两个囚徒,两个超人,卡尔.艾尔,他们都曾掌管世界,被世界所畏惧,现在,不过是两个失败的暴君,不值一提罢了,倒是拜访者身份值得尊重。

战靴踏在金属地面的脚步声使红太阳下的两位囚徒抬起头来,漆黑的披风,高科技战甲包裹着蝙蝠侠精悍完美的身躯,面具牢牢勾勒出蝙蝠侠的脸型,苍白的护目镜使他看起来像苍白的幽灵。

但他看起来依然如此的迷人,富有魅力,却变得更加危险难测。

“卡尔.艾尔。”蝙蝠侠的声音嘶哑。

领主超人注视着他,走到金属牢笼旁,手脚上的镣铐彼此撞击着,发出属于金属的清脆声音。

“布鲁斯。”昔日的白色独裁者语气不明“你是来炫耀你的成功吗?”他即使被囚禁,仍然显得冷漠,不近人情并高高在上。

另一个牢房的暴君怒吼着说:“我的布鲁斯呢?让他来见我!告诉他,我只是暂时落败了!我会卷土重来的!”

蝙蝠侠并没有理会他,他的唇角翘起轻微的弧度:“我只是来通知你们,我和布鲁斯要结婚了,明天是我们的婚礼。”

“你们的婚礼?”白色独裁者的声音难得有点人性化。他发现他已经完全不认识布鲁斯了,他以为时间磨平了布鲁斯的棱角,使那个强横、控制欲强盛的男人变得温和,但他错了,他推翻了正义领主,摧毁了效忠超人领主的所有势力,当他发现,蝙蝠侠已经将他关进了监狱,他被众叛亲离,被世界讨伐。

“两个世界的联姻。”蝙蝠侠的声音近乎温和“他同意了。”

他的眼睛转向红太阳灯顶端的绿色氪石,“人类正在投票是否要将你们处死,一半的人同意,另一个因担心外星入侵而犹豫不决,你们的手下一半被流放驱逐出地球,另一半已被判刑。”

“戴安娜呢?”白色领主敛下眼眸问。

“她被永久驱逐,流放到一个特殊星系,天堂岛已经不再承认她,能帮助你们的人都自身难保了。”蝙蝠侠说出事实。

他们都无视了那个愤怒疯狂的暴君。

时间到了,蝙蝠侠还需要去准备婚礼。

他转身向出口走去,声音依然平静“忘了说了,失败的暴君,他是我的。”声尾拉长,危险,带着警告气息,含着浓郁的血腥气仿佛扑面而来,蝙蝠侠不杀人类,但他又杀了多少超人的外星盟友和军队呢?

然后将不义超的所有反应抛在身后。

他乘上时空穿梭机,坐在操纵室内,“欢迎您进入飞船,韦恩先生,我能为您做什么?”“返回地球。”

次日

婚礼举行在哥谭公园。

由杰森.彼得.陶德牧师主持婚礼。

人们微笑着,尖叫欢呼着,道路两旁洒满了风信子、迷迭香和曼陀罗。

他们在热烈庆祝着两位将自由带给世界的英雄的结合,这也标志着两个世界的正式联合交流。

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停在了婚礼举办地前,布鲁斯.韦恩穿着Welsh&Jefferies的高定白色男式西装,打着黑色的温莎结领带,钢蓝色的眼眸映着前来祝贺的英雄们,微笑恰到好处,只有看见蝙蝠侠出现时微笑才会真心一点。

蝙蝠侠则穿着同款的黑色西装,白色领带,笑容客气有礼,午夜蓝的眼睛已不再纯粹,他拥着布鲁斯,低语:“布鲁斯。”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担忧。

布鲁斯眼睛中是难以掩饰的厌倦,不是厌倦这场婚礼,不是厌倦爱情本身,而是厌倦生命,渴望死亡,他抬眸,微笑仍如布鲁西宝贝般甜蜜浪漫,如沉迷在一场永不觉醒的迷梦。

他们并列挽肩,走过洒满花瓣的路和花圈塔。

观礼的正义联盟的蝙蝠侠脸色黑如他守护的哥谭黑夜。

闪电侠虽然想调笑,但面对婚礼还是保持了微笑和祝福。

他们宣誓,向杰森牧师说出忠贞的誓言:

We the couple of Bruce.Wayneand Bruce.Wayne, in order to form a more perfect union, establish justice, insure domestic tranquility, provide for the common defense, promote the general welfare, and secure the blessings of liberty to ourselves and our posterity, do ordain and establish this vow for our marriage.

接吻在祝福和尖叫中变得甜美,如一场神圣的仪式,在这个云霞袭卷的天空下,在温柔的苏格兰风笛中柔和,旧日之迹终将过去,未来正在向两个结合成Partner的人缓缓送上祝福。

纳西瑟斯的lily

Wayne管家的日常(2)

第二人称会不会很别扭?要改成第三人称吗?

       "首先,Lily,保证你的礼仪,未来的小小姐或小少爷会由你来教引,你要树立良好的榜样!”说着Alfred递给你一个大大的本子,上边是所有礼仪的注意事项。你抱着本子有些想翻白眼。

        “其次,三个月后,这份单子上的东西永远不能出现在餐桌上”

        你看了看那份单子,很长,牛奶,乳酪,含麦的饼干,以及其它的东...

第二人称会不会很别扭?要改成第三人称吗?


       "首先,Lily,保证你的礼仪,未来的小小姐或小少爷会由你来教引,你要树立良好的榜样!”说着Alfred递给你一个大大的本子,上边是所有礼仪的注意事项。你抱着本子有些想翻白眼。

        “其次,三个月后,这份单子上的东西永远不能出现在餐桌上”

        你看了看那份单子,很长,牛奶,乳酪,含麦的饼干,以及其它的东西「乳糖不耐症,小麦过敏……这倒霉孩子过敏原太多了」你又想翻白眼。

        “第三,当Master晚归时不要太早叫他,比如今天你要在六点叫醒他,而他晚归时则要在午饭前叫他”

        「夜夜笙歌……」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要到四楼以上的地方去,等你过了实习期,你可以去,最后,不要乱问,这点你做的不错!”

      你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

      “剩下的事情就和普通的管家差不多了,随着时间的增长,如果你值得,我会在接下来的一年告诉你更多的东西,前提是,你是值得信任的。”

       “当然,前辈”你向他鞠了一躬

      「那人就是在五楼……」你忽然又想到那个水仙般的青年

        你随着Alfred去厨房准备好一天食谱,接着是日程安排,然后你看到了一条「参加拍卖会」你忍不住多嘴,“据我所知,最近没什么慈善拍卖会,最近几个拍卖会上也没什么珍奇异宝”

       Alfred看了你一眼,眼里忧喜半参,“首先,Lily,我很高兴你对这类事物的敏感性,其次,Master总得有点自己的爱好不是吗?慈善拍卖会是必要参加的,显示善良和慷慨着很重要。”

        你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想法,心里却想到了东方的一句话「扮猪吃老虎」Wayne可不像那里的败家子,Wayne在他手里蒸蒸日上,更胜从前,这样的人参加乱七八糟的拍卖会也太奇怪了,除非,他想让人觉得自己花天酒地,果不其然,你在最后一条看到了「去夜店」

     你有些无奈“前辈,夜店也可以去吗?”

     Alfred带着几分愉悦的说,"当然,Lily,Master已经长大了!"你无奈的点了点头

      当你们一路废话,一路走时,六点钟,你们准时来到了Bruce的卧室前,你不禁惊叹起Alfred完美的办事能力

      Alfred恭恭敬敬的敲了三声门,在得不到任何回应后一下推开了门里面浓郁的水仙香和雪松气让你呛的慌,但闻不到信息素的Alfred则不受任何干扰,直接走到了里间,你无奈的随着,却透过帘幕看到了两个人,从身形判断,那个紧紧抱着对方的是Bruce,怀里的,估计就是那个水仙少年了,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昨晚有多激烈,以至于到现在还睡着。

       你无奈的捂着脸,Alfred回头一脸的抓狂,他背对着他们,而你垂着头,Alfred敲了敲床柱吵醒了Bruce他慌忙用被子盖住了怀中的少年,一副被捉奸的样子,不过很快便缓了过来,当他掀开床帷时你发现他只是不想让你们看到自己怀中赤裸的少年而已。

       “哦!Lily!你既然闻得到信息素,那么,当你问到水仙香时就不要和Alfred进来了!”

        “Yes,Master”你故意鞠躬,看见床上的少年眼眸半拢,似有似无的瞟了你一眼,长长的眼帘忽闪了一下,美得惊心动魄,你觉得自己的魂快被钩跑了,你及时直起了腰,却不得已的垂着头。

        Alfred带着你在他卧房的门外等候,冷着声音对你说“Lily,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当然,不过,前辈,只是欣赏而已那样美丽的Omega,谁都会心动”

       听到你如此坦诚的说法,他撇了撇嘴角,“可能是我不懂你们年轻人了,但,Lily最好只是如此。”

调和级水

【batfam】Saphire01(中世纪AU)

衍生:蝙蝠侠

配对:大部分亲情向,腐向会提前标明

分级:PG

Summary:一个毫不靠谱的中世纪AU,请接受不捉虫再阅读(。

    布鲁斯.史塔克(X   不过并不会有人死掉

    说它是权游我会生气的

他闻见冰和灰尘的气味,这是早春一个相当寒冷的晚上。他的脸颊紧贴着地面,由于趴着的缘故他的脑袋向前推进了一点,这使得他的一侧脸火辣辣的疼。他应该并不是被打到地上的,因为刚才那个人很快地骑马走了,甚至显得比他本人还要慌张。于是他慢悠悠地爬起来了,他的嘴里什么地方正在流血,使得他快要...

衍生:蝙蝠侠

配对:大部分亲情向,腐向会提前标明

分级:PG

Summary:一个毫不靠谱的中世纪AU,请接受不捉虫再阅读(。

    布鲁斯.史塔克(X   不过并不会有人死掉

    说它是权游我会生气的


他闻见冰和灰尘的气味,这是早春一个相当寒冷的晚上。他的脸颊紧贴着地面,由于趴着的缘故他的脑袋向前推进了一点,这使得他的一侧脸火辣辣的疼。他应该并不是被打到地上的,因为刚才那个人很快地骑马走了,甚至显得比他本人还要慌张。于是他慢悠悠地爬起来了,他的嘴里什么地方正在流血,使得他快要因为寒冷和血腥味呕吐了。马蹄声很慌乱地消失了,传到小巷的这一边同时很快地流窜掉,像一只老鼠钻进阴沟里那样再也听不见声响。现在很安静了,他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他终于可以冷静地注视着这一切——他倒在地上的双亲,两人腹部都捅了一个洞,在那里面是血液,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是被这世界有意隐藏起来的一切。血从他的双亲里面流了出来,淌到他的膝盖,他跪着的双腿之间。他自己的血应该也流得差不多了,他应该也已经死了,只不过他现在还可以跪在这里而已。

那两张脸显得那么冷漠又可怖,人一旦死了,恶魔会很快占据那些身体——永远不要靠近死者。可是他像求饶一样跪趴着爬向他们身边了。他想不出什么会让他遇到这种事,他只能示弱和求饶而已,不论是向谁,如果一个人也没有了,那就匍匐在地上吧。他爬到父母余温尚存的身体之间把自己蜷缩起来,野兽的孩子是不能死掉的,因为死掉了连蚂蚁也不会记起它们来。可是如果父亲和母亲都死掉了呢?他就只能被遗弃在这个春天的夜晚里,被遗弃在冬天的最后一丝寒气之间。

他母亲的头发散开了,她头上的一圈珍珠像无数只亮晶晶的白鼠一样,飞快地逃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把脑袋枕在他双亲的一滩血污当中,缓慢地闭上了眼睛。四处是潮湿的长着青苔的墙砖和石头地板,全都咧着嘴向他笑着。不远处两盏燃着鲸脂的火把伸长了它们的火焰,像蛇一样蜿蜒着从他眼前飘过,消失在小巷尽头。他感到他人生中最后的一点光也这么走掉了。

 

 

布鲁斯睁开了他的眼睛。火把整夜都没有熄灭,窗户透过的一点微弱的光线把蛇的火焰困在墙上铁环周围的一小块地方里,火焰盘旋着,盘旋着,温顺地盘旋着,照亮房间里所有干燥的石砖和帷幔。天还没有亮,而布鲁斯从他的睡梦中醒来。

他从床上翻身下去,披上斗篷。火把已经燃得差不多了,于是他点燃了一支新的。他的房间所在的这一层非常靠上,所以他没走几步就到了城堡最顶部的平台。尽管已经是春天,但是昨晚刚下过小雪,石砖地面相当湿滑。他小心翼翼地走着,脚下是寒冷,稳固,坚不可摧的韦恩城堡,和它里面的人一样熟睡着,发出只有不死者才有的安稳吐息。

火把像破开漆黑的海水一样在雾气中穿行,布鲁斯走到围墙边上,远处,松树林的影子被冻在群山和天际之间,海湾内巨大的浮冰,随着海水的起落一动也不动。田野和望不到边的,蜥蜴脊背般的空地向着天幕的另一边延展开去,雾气将他视线所及的一切环绕起来,并随着风向内蒸腾。

他站了很久,直到雾气散去,太阳使海面发出金光,城堡内钟声响了两下,农人来到田野上。

 

 

布鲁斯.韦恩远称不上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他继承的土地尽管广阔,但是都在王国最北的地方,冬天常年盘踞在他的领地上。他的海湾常常结冰,不过他有训练有素的船员,和比“其他地方所有的船加起来还要多”的船队。他们抗击北方的海盗,或者跟随商船在城市之间往返。田野能种的作物很少,山林间野兽常常出没。一年中大半时间都只能看到结了冰的土地,海雾每天定时来访。能够贸易的有皮毛,烈酒和冰块——从城堡往东走大约三座山的距离就有一片小小的湖群,结了平整的冰,像是被嵌在地里一样。夏天可以看见湖底的白沙和鱼群,温暖的日子一过就有凿冰的人用绳索和斧头把半人厚的冰切成块运出去。在码头经常可以看到运冰船——你能见到的最大的那种船——摞了一层又一层的冰块,不用固定,船员往上泼水来使他们彼此冻结在一起。这些船又大又笨拙,总是很快就走了。

 这里的人与南方那种温暖和善的长相相差甚远。他们大部分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和外界少有沟通。普通人既是农民又是猎户,住所之间离得很远,必要的时候他们也能拿起斧头上战场。韦恩祖上因为军功和姻亲得到了这块封地,到布鲁斯已经是五代人。他的骑士很少穿铁甲,因为在冬天上身只会变得又冷又重。

由他的祖辈修建的这座城堡立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仿佛自从风和雪在这里扎根的第一天起,它就在这儿了似的。城堡外表平淡无奇,足足有五十米高,四座方形的,笨重的塔楼把一块空地圈在中间,南北两座稍高稍窄而东西两座稍矮稍长。然而这一点差别无关紧要。它是方形的,结实稳固的一个整体,是被切好了把地面压住的一块筹码。有船只来到港湾,首先看到的只有城堡和它之上,在苍白的天空之间的一轮红日。

筑墙所用的石头都是从周边山里取得,当时山上的切口到现在也没有被土,被植物,被其他的东西覆盖住,一直光秃秃地裸露着。城堡的外墙正中间,格格不入地装饰了大理石雕刻的滴水兽,向八个方向展示獠牙和翅膀。冬天挂在它们上的尖利冰凌,来年春天掉在还未融化的雪地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

布鲁斯.韦恩并不具有任何人们口中所说有的代表性的长相。他额头宽阔,鼻梁挺拔,脸庞棱角像被切割后刻意地打磨过。他黑色的鬈发修剪得很短,从来没有人见过他长胡茬的样子,他的脸总是光滑得像新铸的银币,一双蓝眼睛像是从南部海域里取来的水,冻住又化开了。他相貌英俊,英气逼人,临近四十了还没有结婚,有很多关于他的几个养子身世的猜测,他全部否认掉。他们全都同他一样,长着黑色的鬈发和湛蓝的眼睛,常常陪同他去周边几个小堡垒巡视。

关于他的双亲,那是一直被悼念的对象。领主夫妇生下儿子的那年,雪下得比任何一年都要大,在接下来的一整年里都没有融化。布鲁斯在这种寒冷的环境里被养到十二岁。他有一个做国王的表哥,还有一个当女大公的表姐。在他十二岁那年和双亲去首都参加加冕仪式的时候,在王城的一条小巷里,他没带随从的父母被不明不白地捅死了。

他的老管家带着他们自己的人,把他从首都接回来了。他名正言顺继承了公爵头衔。

 

城堡内部的墙面上,修筑了错综复杂的阶梯,可以通到任一座塔楼的任一层。布鲁斯从顶台下往下走的时候,空地上的人已经开始忙活,结了冰的水洼每天早晨都要被重新踩破。来往的人都要经过一滩冰和水的碎屑。厨房的人在宰杀一头鹿,于是鹿血把冰染成红色,旁边有人架起了一口锅,水已经沸腾了,等着煮切割好的鹿肉。水汽,燃烧柴火的烟尘和人来来往往互相招呼的嘈杂声响,稍微驱散了笼在城堡之上的冰冷寒气。

他下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在等他了。

他的忠诚的朋友兼长辈自他很小的时候起就陪伴着他,他记忆里的管家和现在比起来也没有年轻多少,仿佛北方的天气减缓了他的衰老。管家显然已经查看过早晨到的信鸦,布鲁斯接过他递来的一小卷纸。纸用麻线捆得很紧,不知道在天上飞了多久,此刻在手上散发一种潮湿的寒意。他用小刀割断麻线,把纸铺平。“提姆就要回来了,”他说,“不过鉴于这消息是昨天他在路上写的,所以我想他过会就到了。”

管家留在了空地上,有许多事情需要他打理。鹿肉已经放好了血,切成盘子那样大的一块块,被投进了咕嘟冒泡的锅里。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