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uceWayne

3798浏览    235参与
沒糧

慶祝JOKER男主角得奬!!

去年CWTHK時無料

慶祝JOKER男主角得奬!!

去年CWTHK時無料

sunnysdraw

2020/01/21Bruce.
最近好像画太多男人
應該開始画點奶子了

2020/01/21Bruce.
最近好像画太多男人
應該開始画點奶子了

松果油
呃…是临摹 画错了几个地方真的...

呃…是临摹

画错了几个地方真的DBQ😭


我爱老爷!

呃…是临摹

画错了几个地方真的DBQ😭


我爱老爷!

这岛

【Brujay】《铃声叮咚》上

配对:布鲁斯·韦恩/杰森·陶德

分级:R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

《阿卡姆骑士》混《红头罩之下》

圣诞文章~24号放全文。

+

圣诞节正庆祝有人死而复生,此时亲吻将有好运。

+

杰森·陶德讨厌铃铛声。


那种近乎清脆的声响,叮咚叮咚的敲击着耳膜,他会感到恶心,无论是街道上路过的自行车亦或者是推开杂货铺沉重木门而响起的提醒铃。有什么刻在骨头里,让胃袋拧着生疼,可这种声音便是你不在意时便不在意了,可在乎起来又发现他无处不在,如同一种黏黏糊糊的诅咒,缠在躯壳之上,杰森揉了揉肚子,抱着纸袋走进冰冷黑夜,...


配对:布鲁斯·韦恩/杰森·陶德

分级:R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

《阿卡姆骑士》混《红头罩之下》

圣诞文章~24号放全文。

+

圣诞节正庆祝有人死而复生,此时亲吻将有好运。

+

杰森·陶德讨厌铃铛声。

 

那种近乎清脆的声响,叮咚叮咚的敲击着耳膜,他会感到恶心,无论是街道上路过的自行车亦或者是推开杂货铺沉重木门而响起的提醒铃。有什么刻在骨头里,让胃袋拧着生疼,可这种声音便是你不在意时便不在意了,可在乎起来又发现他无处不在,如同一种黏黏糊糊的诅咒,缠在躯壳之上,杰森揉了揉肚子,抱着纸袋走进冰冷黑夜,

 

哥谭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可他忘记了很多东西,脑中只剩下自己跳下悬崖后,是如何跌入河水之中,断裂的骨头和脑震荡带来疼痛,一次又一次叫嚣着他正活着。几乎是本能性的,杰森用树枝固定住小臂,又用清水清洗了伤口。可他并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学会这些技巧的,野外生存也并不困难,直到有人将他带回哥谭,那人一头白发似乎与自己熟识,却对过往闭口不提。

 

如今,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餐店店员而已,做着城市中的工蚁,拿着微薄工资为了活下去。

 

平安夜愈发靠近,天气便愈发寒冷,雪花稀稀疏疏落下,覆盖在道路上又被鞋底碾成肮脏污水。杰森将围巾拉紧,抄近路走过犯罪小巷,这地方总让他有一种错觉,很轻,像是一片羽毛在心底瘙痒。恍惚间,他没有发觉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和枪支上膛的声音。

 

蝙蝠侠是在凌晨四点左右回到蝙蝠车附近的,今夜的工作几乎是无聊与平静,只是几起抢劫案与继续侦查线索,而圣诞前夕,上帝给他惊喜。他嗅到一股子血腥味儿,浓郁到难以忽略,男人蹙起眉头掏出钩锁,从楼顶落下,而眼前景象让英雄甚至忘记将工具收回。那死去已久的男孩儿便蜷缩在角落里,黑色额发被血液打湿了,一滴一滴掉落在下巴上,又顺着肌肤淌进衣领里。他手边零散着一些居家用品,被踩碎的牛奶盒子与几块儿看不出原型的奶油面包,布鲁斯能看出来对方过得并不好——但,不该如此。以杰森的能力他能够在这里好好生活,或者干出一番事业,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选择回家,回到自己身边。

 

男人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抱起这不算轻的身体,这时他看到男孩大腿上的枪洞正缓缓渗出血,或许这就是理由,枪支弹药永远可以伤害一具肉身,罗宾也不意外。

 

那些雪花儿掉落在杰森冻得发红的鼻尖儿上,让布鲁斯从喉头挤出一声轻叹,继而尽可能温柔地将他放在蝙蝠车的副驾上。如果自己并未察觉到,哪怕仅仅是没由来查看,他的男孩儿就会在自己眼下再死一次,这一次,他可以救他。

 

他醒来。

 

应当是清醒过来了,杰森将无意识蜷缩起来的身体伸直,柔软床垫与羽绒被子包裹着自己,让男孩儿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吟。这里静悄悄地,太安静,只剩下呼吸声在黑暗中震耳欲聋,他睁开眼睛,却仍然是一片黑暗,浓稠的阴影泛着一种白光,但本质性——他的眼前一片虚无。不,杰森听不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只能胡乱动作着,直到从床上摔落,闷痛落在尾椎上,提醒着年轻人这一切都是真的。

 

“有人在吗?谁在这里?”

 

他悲伤地喊着,听上去像是快哭了。

 

+

“杰森回来了,但他看上去不太好。”布鲁斯对着一份体检报告半晌后,说道,男人眼底泛着一圈青紫,一天一夜,他总是在心烦意乱时去看看依旧在沉睡的罗宾。男孩就躺在那里,平静呼吸着,脸上的字母J已经泛起冻伤后的血色。他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于事无补,好在,杰森·陶德现在就在这里。

 

“这个说法很乐观,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轻轻为他斟上红茶。“陶德少爷在离开我们的时候经历了很多,我想他一定有理由拒绝回来。”

 

“我知道。”

 

布鲁斯长叹着,旧伤疤又被掀起,在夜色中渗出血来。

 

“提姆在做什么?我们今天的夜巡要快点结束了。”

 

当布鲁斯处理好自己手掌上的擦伤后,首先听到什么东西跌落在地面上发出的闷响,继而是怒吼声,他立刻咬断了绷带,任由其散落,继而冲上大宅。会客厅的灯光被打开,杰森像是看不到他似的,蹙起眉头努力将身体从楼梯上撑起来,他大腿上的伤口又被扯开,溢出丁点儿红色。

 

“杰森?”他喊道,男孩儿瑟缩了一下,向声源张望着,紧张的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雪豹。

 

“杰森,是我,布鲁斯。”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布鲁斯·韦恩,你的朋友,你的伙伴。”

 

“那么,我是谁?”他低哑的声音在耳畔炸开,布鲁斯从未觉得此事如此棘手,但如果他忘记了一切,说不定是一件好事。“而你为什么现在才找到我?”

 

一切事情并不好,杰森向他说了一部分自己如何回到哥谭的事情,又是怎样维持自己生活的,他活得像每一个十七岁男孩儿那样,普通又不受管教,拥有自由同时也小心且过。这让布鲁斯不得不思考自己当初对于街头少年的判断是不是正确的,假如对方并未成为罗宾,遇到小丑——这是否就是他应得的生活,他们之间将再无交集。那层层叠叠落在心口上的盔甲被剥落,没有失望也没有对于蝙蝠侠的憧憬于渴望。男孩儿蜷缩在床头,紧紧地,紧紧地攥着男人抱着纱布的手掌,好似再轻一点点,对方就会离开。类似某种雏鸟效应,杰森开始依赖,露出从未有过的脆弱姿态,低声询问着自己是否能够重见光明。而蝙蝠侠只能轻轻抚顺过他柔软的发丝儿,安抚着,告诉他会的,一定会的。


加百列安

(甜饼还是BE目前无解)脑洞(bat的Gotham)

蝙蝠侠X哥谭
刚刚建立完成的哥谭诞生了意识,然后掉到了老爷刚出道的时间点,被蝙蝠侠捡回去,交给布鲁斯养了很久,然后在二代罗宾死亡前失踪了,其实是回到了正确的时间。本来哥谭被布鲁斯和阿弗养的三观端正的,刚回去也好好的,但是随时间过去,哥谭市一点一点开始步入混乱,哥谭因为这混乱陷入长时间沉睡,苏醒却只觉得朦胧恍惚。等到哥谭再遇见蝙蝠侠的时候是二代罗宾复活,蝙蝠侠身边的罗宾已经换成三代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哥谭已经从三观端正的好孩子,成功长成了白切黑的病娇。

蝙蝠侠X哥谭
刚刚建立完成的哥谭诞生了意识,然后掉到了老爷刚出道的时间点,被蝙蝠侠捡回去,交给布鲁斯养了很久,然后在二代罗宾死亡前失踪了,其实是回到了正确的时间。本来哥谭被布鲁斯和阿弗养的三观端正的,刚回去也好好的,但是随时间过去,哥谭市一点一点开始步入混乱,哥谭因为这混乱陷入长时间沉睡,苏醒却只觉得朦胧恍惚。等到哥谭再遇见蝙蝠侠的时候是二代罗宾复活,蝙蝠侠身边的罗宾已经换成三代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哥谭已经从三观端正的好孩子,成功长成了白切黑的病娇。

Der Schnee

哥谭宝贝3(蝙丑)


移步随缘居吧直接搜哥谭宝贝,屏蔽使我生无可恋,甜饼,肉馅儿

鸣谢给我发博尔赫斯的肉肉

配图不是同人出处见最后一张


Abo,mpreg后期有伪ntr,甜,甜,甜!
私设Arthur单方面把Bruce当同父异母的宝贝弟弟看设定
Joker不知道哥谭宝贝就是蝙蝠侠设定(一开始)
Ooc啊,不撕


(8)

Joker又在电视上看见bruce了,热门品牌晚间节目,时间段和嘉宾都是黄金的,直播会出现在所有公交车上,甚至哥谭市中心购物广场那块最大的灯屏。主持人提到他前几天参加的宴会遭遇恐怖袭击,戴小丑面具的暴徒试图绑架他却直到警方赶来也没找到他的新闻时,joker还玩着他...

哥谭宝贝3(蝙丑)


移步随缘居吧直接搜哥谭宝贝,屏蔽使我生无可恋,甜饼,肉馅儿

鸣谢给我发博尔赫斯的肉肉

配图不是同人出处见最后一张


Abo,mpreg后期有伪ntr,甜,甜,甜!
私设Arthur单方面把Bruce当同父异母的宝贝弟弟看设定
Joker不知道哥谭宝贝就是蝙蝠侠设定(一开始)
Ooc啊,不撕



(8)

Joker又在电视上看见bruce了,热门品牌晚间节目,时间段和嘉宾都是黄金的,直播会出现在所有公交车上,甚至哥谭市中心购物广场那块最大的灯屏。主持人提到他前几天参加的宴会遭遇恐怖袭击,戴小丑面具的暴徒试图绑架他却直到警方赶来也没找到他的新闻时,joker还玩着他的小手枪笑了笑。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哦,我那天遇到了一位非常迷人的omega,跟他一起离开帮我躲过一劫。”
“他?”台下一片沮丧或兴奋的起哄声,主持人敏锐又惊喜地抓住了这个点,“我猜你们离开后一定不会各自回家?”
“当然,那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哥谭宝贝wink的时候根本是可爱的。“那真是我的Mr lucky,可惜他回家后一直没给我打电话,我猜如果不是我太糟糕,就是他现在都没摸一摸衬衫口袋。”
他说得简直委屈,主持人和台下大片观众一样,发出一连串像看一只讨零食失败的黑猫咪般夸张的awwwww~~~
“也许这位Mr lucky正在看我们的节目呢,你有什么想跟他说的吗?”
“哦,我想想。”bruce坐直了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准确地找到了最近的摄像头,Arthur觉得自己耳边心跳声突然大得无法忽视。
“我的确有些话想说,但是,如果再见面我就告诉你。”
他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镜头,眼睛蓝的惊心动魄,主持人还在说要帮他在哥谭日报登寻人启事,又立马改口说报纸一定自己就会刊登。Arthur耳边嗡嗡作响,盯着屏幕里依然无懈可击的俊脸和嘴唇,几乎心脏停跳。
这个花花公子的恶习正在如此完美地满足他的幻想,甚至,曾经的梦。
被选中,被善待,被眷顾,被定位成特别的那一个。
电视机前他甚至头晕目眩,他在找他,他每句话都像咒语,joker看见自己的理性和防备以从未有过的方式片片剥落,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想被王子注意吗?
王子一个眼神,空杯就会灌满香槟。王子皱一下眉头,身后就掉落一大片女孩轻柔的叹息。王子微笑地站在那里,大家就对着他举杯,王子一点办法也没有。王子不知道自己城堡里有多少个房间,就像Arthur不知道这样一夜意外的自己有多少个。
变成joker才有人看见他,重视他,那些是Arthur没有的一切。
可是突然,Bruce都给了Arthur,包括他从没得到过的关注。Joker跟蝙蝠侠的游戏完全是不同的性质,他在bat面前是个彻底的疯子没救的婊子,和世界上一切好东西都没有联系也没机会展示,那样得到的关注和联系一开始就注定代价高昂,两败俱伤,恶性循环。
但bruce,他在bruce面前好像还有机会。
唯一的弟弟,唯一的机会。温柔其实也要有对象,各种意义上,只能是你。就算不是没有余力,实际上也没有别人出现了。
后知后觉地,Arthur摸着那张在衬衫口袋里沉寂了好几天才被翻出来的名片,发现自己这几晚虽然状态飘忽,吃了抑制剂也没有多少缓解,但他都没有想起蝙蝠侠。



(9)
直到真的看到停在楼下的big black car,Arthur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跟bruce Wayne约会。

他成为小丑后基本就没买过日常普通的新衣服了,现在他来身上还是旧旧的卡其色外套和深灰色毛衣,衬衫洗了太多次,领子软软地从毛衣领口支棱出来,头发也有点欠修剪,但好歹干净多了,他伸手对着旁边的玻璃门扒拉头发。
就看到镜像里,身后那辆大黑车停稳,哥谭宝贝降下车窗,头探出来一些,抬起眼睛看他。不用开口,就能听到。
你不来吗,你怎么还不来。
这肢体语言的声音真大,不知怎么,宛如路边纸盒子里一只等待领养的黑猫。
他怎么总是这样,Arthur低下头抿抿嘴,像是制止了一个笑容。
那一天的哥谭正是秋初,有点凉意,但更多的是舒适,没有下雨,也没有大太阳。
Bruce没带司机,Arthur发现他自己开车的时候非常认真,而且安静,是非常少见的开车不骂人不感叹的那一种,途中有按喇叭的情况他按喇叭的方式让Arthur笑得停不下来,首先前面已经有一辆插队了但是还有一辆暗戳戳要挤进来,bruce先小声念叨“ok,let’s do some···”然后他像摸什么烫手的东西一样并不长按方向盘中间的喇叭开关,而是点一下又收手,点一下,又收手。
Arthur不常有机会坐副驾驶,甚至好像是从来没有过,但他也知道一般人绝不这么开车,而习惯了小丑的哈哈哈的蝙蝠侠,不,今天是bruce,也没有对他车里这点小打小闹的笑声感到奇怪,毕竟他犯罪现场的尖叫大笑字面意思能穿墙。
“我开车是在国外自学的,一开始总闯祸,后来阿福为这个专门跑到我学校来。”等Arthur笑到放松在副驾驶喘气,他开口解释到。“oh这是我见过最棒的开车风格了宝贝。”
“我也不总是这么开。”这是真的,虽然能发挥承受他本身的开法的应该只有水陆空蝙蝠车。

(9)(10)

肉馅儿甜饼走随缘居,是一个网站不是APP,百度直接搜就好,想养肥可以的ao3我完结发(坑坑发言)

花哪不知春

【BatFam】Destined

很短。

>>

  Tim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常常問Bruce,為什麼瞭望塔高高在上,蝙蝠洞卻得被藏在地底,暗無天日。
 
  長大後,他明白天有日月,燈有光影,正義聯盟在天上閃閃發光,自然要有人管住光明背後的那一片黑暗。所以Bruce與整個聯盟背道而馳,他把自己黑色的蝠翼越織越大,直到他能把整個黑夜納入懷中。
 
  他把所有人推向光明,黑暗中只剩他自己用蝙蝠燈充當月光--本該是這樣的,但羅賓出現了,像一顆星星,在他身邊閃閃發光。
 
  然而星星和月亮終究有本質上的差異--月亮的光來自太陽,星星的光微弱,卻是燃燒自己散發的。
 
  他們是光的孩子。
 
  然而星星的火光太過微弱,比起藍天飛鳥,夜...

很短。

>>

  Tim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常常問Bruce,為什麼瞭望塔高高在上,蝙蝠洞卻得被藏在地底,暗無天日。
 
  長大後,他明白天有日月,燈有光影,正義聯盟在天上閃閃發光,自然要有人管住光明背後的那一片黑暗。所以Bruce與整個聯盟背道而馳,他把自己黑色的蝠翼越織越大,直到他能把整個黑夜納入懷中。
 
  他把所有人推向光明,黑暗中只剩他自己用蝙蝠燈充當月光--本該是這樣的,但羅賓出現了,像一顆星星,在他身邊閃閃發光。
 
  然而星星和月亮終究有本質上的差異--月亮的光來自太陽,星星的光微弱,卻是燃燒自己散發的。
 
  他們是光的孩子。
 
  然而星星的火光太過微弱,比起藍天飛鳥,夜晚顯然更適合他們。所以當Bruce放開他一個個孩子,想讓他們自由高飛,選擇自己的未來時,Tim卻偷偷在心裡嗤笑這個家庭可笑的一切。
 
  蝙蝠標誌烙印在他們身上的每分每秒都讓他們注定只能成為團隊的黑夜,他們只是一群普通人,一群人類,他們的一切注定一成不變,打從他們選擇進入蝙蝠洞,命運便已定下,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所以紅羅賓覺得,在他即將離開的那晚,蝙蝠俠不看向他的背影很好笑。
 
  裝什麼清高,你明明是最清楚的。
 
  我們終究只能成為你。


Lesley以何牧心

物理课的快乐摸鱼

p1是一个脸不知道哪里来的桶,桶上不改乱画眉毛的

p2是一个很变态的皮卡丘蝙蝠侠,有一种介乎于van和兔女郎的怪异气质

斗鸡眼真的不是我加的,男魂也不是,上完体育课回来就这样了

p3是个放飞自我的大米

物理课的快乐摸鱼

p1是一个脸不知道哪里来的桶,桶上不改乱画眉毛的

p2是一个很变态的皮卡丘蝙蝠侠,有一种介乎于van和兔女郎的怪异气质

斗鸡眼真的不是我加的,男魂也不是,上完体育课回来就这样了

p3是个放飞自我的大米

懒成一坨的Andrea

【Bruce Wayne X Bruce Banner】班纳博士的哥谭养老计划

Summary: 

一不小心穿越到DC宇宙的班纳博士与一不小心就包养了班纳博士的哥谭都市传说的稳重带皮恋爱史。


Attention:

1. 奇妙拉郎:DC & Marvel crossover,Bruce Wayne(本蝙) X Bruce Banner(漫威电影版)

2. 继《复联4》,《正义联盟》后剧情

3. 两位布鲁斯都知道对方是漫画人物,他们将不得不接受自己是对方宇宙的漫画人物。


0. 



又是平常不过的一天。



超人依旧在哥谭之外的地方飞来飞去,丝毫不知一桥之隔的城市高空正缓慢裂开一个口子。...



Summary: 

一不小心穿越到DC宇宙的班纳博士与一不小心就包养了班纳博士的哥谭都市传说的稳重带皮恋爱史。


Attention:

1. 奇妙拉郎:DC & Marvel crossover,Bruce Wayne(本蝙) X Bruce Banner(漫威电影版)

2. 继《复联4》,《正义联盟》后剧情

3. 两位布鲁斯都知道对方是漫画人物,他们将不得不接受自己是对方宇宙的漫画人物。




0. 




又是平常不过的一天。




超人依旧在哥谭之外的地方飞来飞去,丝毫不知一桥之隔的城市高空正缓慢裂开一个口子。




口子越来越大,一道绿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砰”地一声砸在韦恩大厦楼顶。




绿影在楼顶待了几秒,仿佛在掂量大厦的承重能力。




绿影突破楼层,继续往下降。伴随着弥漫的石灰、飞扬的尘土,“啪唧”一下摔落在总裁办公桌前。




总裁坐在办公桌后,眼睁睁地看着坑内的大只绿肤类人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为小只白皮肤黑头发类人生物。






1. 




类人生物在坑底蜷缩成一团。




他(它?)面部朝上,面色苍白而显露着痛苦,鬓角发白,双目紧闭,鼻翼以一种缓慢而有序的节奏抽动。




除此之外,坑底还散落着一副黑框眼镜、一些明显用过的、散开的绷带和一块裂开的平板。




他(它?)的眼皮动了动。




类人生物正在醒来。






2. 




“抱歉,我在哪里?”布鲁斯·班纳问道。




“韦恩大厦。”




“哈?”班纳撑着混沌的脑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布鲁斯·韦恩。”




“蝙蝠侠?这可真是……”话还未说完,一只蝙蝠镖朝门面飞过来。




班纳的一只手掌泛起一丝绿意。他用手接住了蝙蝠镖。




总裁眯起眼睛:“真是什么?”




班纳瞪着手上的蝙蝠飞镖,一脸不可思议。他下意识回应:“好名字。”






3. 




“多谢赞赏。”总裁将手伸向装有联盟呼叫器的口袋,继续问道:“请问你是?”




班纳来回翻了几遍蝙蝠镖,再扒拉了会儿乱糟糟的卷发。他看起来还是对目前的遭遇难以置信。他警惕地办公桌后的总裁,将其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又从下到上扫了一遍。他几次想要张口,却又似乎艰难到难以吐字。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又睁开眼。




“班纳。布鲁斯·班纳。”他试探般地、小心翼翼地说道。




总裁沉默了几秒,从他久远而黑暗的记忆里翻出某个绿色的形象。一阵荒谬之感袭来。




“啊,浩克。当然。”他干巴巴地说,“外星人都出现了,氪星人都能复活,还有什么是不能出现的呢?”




“比如在砸穿一幢楼后,还能和漫画中的人物面对面聊天?”班纳露出一个虚弱但友好的微笑:“顺便说一下,托尼和我都是你的大粉丝*。”




“钢铁侠,哈?那可真是……受宠若惊。你也许想知道,我曾有一段时间痴迷于寻找核物理专家**”总裁走上前去,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右手往前一伸,“来吧,博士,让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聊聊时光穿梭等之类的玩意儿。”


TBC






  • * 有可能是真的,有可能只是为了表示友好(起码钢铁侠的部分是这样),但更大可能只是为了表示友好。



  • ** 核物理是班纳博士的专业领域之一。蝙蝠侠这样说的话,80%是为了表示友好。






    追逐正义的脑残粉

    归雁 二 brujay

    abo有私设 alpha蝙Xomega杰

     ooc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时间线有变!

    杰森并没有像自己预料的在一年后返回哥谭,他再次踏上了中东的地界时,遇上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两个朋友,这让他在第十一个月又从医院拿了为期一年的抑制剂。


    被绿箭赶出奎恩家门的军火库就像另一个处境下的他,两人有关养父的吐槽让他平复着从绿色池水中重生而出带来的愤怒,而外星的公主则为他带来了一个极好消息。他是三个人中唯一的omega,那天罗伊进门正撞上杰森打抑制剂,其惊讶程度不下于他知道奥利弗追上了黑金丝雀,他从不知道住了一个屋子三个多月的红头罩竟然是个omega。罗伊默默退出屋子...

    abo有私设 alpha蝙Xomega杰

     ooc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时间线有变!

    杰森并没有像自己预料的在一年后返回哥谭,他再次踏上了中东的地界时,遇上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两个朋友,这让他在第十一个月又从医院拿了为期一年的抑制剂。


    被绿箭赶出奎恩家门的军火库就像另一个处境下的他,两人有关养父的吐槽让他平复着从绿色池水中重生而出带来的愤怒,而外星的公主则为他带来了一个极好消息。他是三个人中唯一的omega,那天罗伊进门正撞上杰森打抑制剂,其惊讶程度不下于他知道奥利弗追上了黑金丝雀,他从不知道住了一个屋子三个多月的红头罩竟然是个omega。罗伊默默退出屋子关上了房门,杰森也讶于他的反应,他还没找到跟罗伊谈谈的机会,就赶上了一场三人难得聚在一起的晚上。


    军火库坐在桌前,右手是蝙蝠家出身的红头罩,左手边塔玛兰星的公主星火,会议召开的不明不白,军火库的第一句话就让公主正式起来,他抬手指向右手边“他是个omega。”公主噌的坐直了身子,两个alpha和一个omega的组合已在中东打下隐秘的赫赫威名,但坐在这个基地里谁也不曾和谁谈论过自己的第二性别。“你没说过。”红头罩抱胸靠在椅背上,“这与行动无关。”“要是你突然发情就有关了。”军火库倒是压不住脾气了。“每月月初的抑制剂我可都乖乖打着,扎的腺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杰森不屑的抬起下巴。“你扎腺体?”军火库怒极反笑。橙色皮肤的公主撑着下巴,看着眼前两个人的争吵,“你不想被标记了是吗,别告诉蝙蝠家没教过你激素紊乱的后果!”红头罩脾气也上来了“别提他们!”重重的拳头砸在了桌上,罗伊也是桀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两人在桌前快要上演一出全武行了。公主救了场,她拍拍手,“好了,罗伊收收你的信息素,你是想和我拼拼气场吗。你们两人谁能向我解释一下地球omega的腺体问题?”红头罩哧了口气,军火库也坐下来,“抑制剂从腺体打入发情期的几率会下降到百分之零点零一,但是扎针留下的伤口不会愈合,最终标记时,有人活活痛死过。”公主正过身子,看了眼对面的不说话的红头罩,倒是对着罗伊开口了,“摘了它就行。”对面的红头罩眼睛都亮起来,“摘了什么,腺体吗!”“塔玛兰星技术保障,无后患,没有发情期,没有标记。”两人完全忽视了坐在主位的军火库,迅速商量好了计划,解决了刺客联盟就跟星火回家,彻底解决这个困扰。拉尔斯.艾尔.古尔的失败与公主的突然离开不过前后,塔玛兰星的内乱让她仅留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地球。军火库也有了其他计划,杰森并没有解决omega 的问题,还是踏上了返回哥谭的道路。


    犯罪巷的黑夜枪声总是见怪不怪的,红头罩在哥谭的第一次出手并不是什么大事,酒吧门前的一枪好像只让一个兜售dp的小头目闭不上眼而已。哥谭地下的毒品流通有了小小的空白,哥谭大学及周围的几个校区仿佛只是一夜dp贩售就销声匿迹了。蝙蝠侠第二日就发现了这个流通网的空白,罗宾的资料找不到原因,监控没有奇怪的地方,夜巡的路程有了新的调整。平静的大学校园正常的不像是哥谭,小巷里都少见闲散人员,周边的区域也无状况,蝙蝠侠抬腕重新设定了夜巡路线,呼叫罗宾关注这边区域。平静的水下暗涌非常。


    哥谭大学一面临海,滨海大道一路到底就是港口,dp这种对哥谭来说的小生意交货总不外乎几个点,夜视的韦恩出产监视器被一只只红色的飞镖打碎了最后一个只来得及捕捉一声的枪响,蝙蝠洞里支援的罗宾调整着周边监控的角度,试图捕捉那个港口的动静,同时向西城区的蝙蝠侠发去了信息。蝙蝠车的行经路程并不是没人调查过,但是没有人能找出夜巡规律,但这次港口的枪响让蝙蝠侠与罗宾都惊醒了,午夜一点的港口巡逻不见蹊跷,两个小时后相隔一座城的蝙蝠侠收到了罗宾的消息,这意味着有人看穿了蝙蝠侠的夜巡。罗宾已经从蝙蝠洞赶往港口,蝙蝠车一路奔来。红头罩站在集装箱上,脚边是数个毒贩的尸首,偷运来的东西还没卸下船,有人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现在不是碰面的时候。”红色皮衣一闪而过,摩托车的轰鸣让赶来的罗宾听在耳中,这辆车内的自动瞄准系统已经不能捉到那道身影,只有红色的背影,红色的面罩,和回头的一眼。


    蝙蝠侠赶到时枪战结束已久,照片已经发到了手腕电脑上,罗宾绑住了运来东西的船长,正低头看着滨海大道的监控,地面的血未干,顺着地缝落入大海。黑色的身影罩住了月色,强烈的alpha信息素让罗宾露在外面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低着头把人物资料发过去“死的大都是毒贩,”他指指尸体中的一具,“这个是哥谭地下流通网的二级人物,看来都是来拿货的。”双手被绑在背后的船长面对着墙面,只听到背后可怖的嘶哑声音,可怕的气场让他一点都不敢动。“不是新人。”有人把他提了起来,涕泗横流是此时最真实的写照,他被alpha的气场压的抬不起头,蝙蝠侠的传说跑这一路的都听过,出航前就有人警告过他,枪战、尸体、穿着红绿紧身衣的奇怪少年,黑夜里的恐怖他一次遇了个全,“那个人他一直带着一个红色的头罩,我没见到他的脸,我真的没见到。”又是来自黑夜的可怕声音,“第一枪。”“是他开的,是他开的呀,船还没靠岸他就开枪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人在蝙蝠侠手里抖成了筛子,强烈的信息素压制的人喘不过气来,一翻白眼就吓晕了。


    “红头罩。”

    Alèthe凯米尔

    [Brujay]旧神时逝,新神时代

    采取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背景人物设定 
    美国众神AU  

    老爷正义神设定,凡塞堤(Forseti)

    桶是枪支之神

    “今天是林肯诞辰200周年,为纪念这一节日,美国铸币局推出了一枚面值一美分、印有林肯住房的硬币。这很合适,因为现在房子大概就值这么些钱了。” -克雷格·弗格森

    寂静的莱尔斯小镇来了一个陌生人,这对于宁静慵懒的冬日小镇如一颗石头在水面激起了层层波澜。

    他披着漆黑修身的大衣,戴一顶EMPOLIO ARMANI的宽檐帽,一副灰色太阳镜挡住了并不明媚的明尼苏达州的阳光,如一个冷酷的旧时代的黑衣法官,评判着周围。

    陌生人伸手扶了扶太阳镜的框架...

    采取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背景人物设定 
    美国众神AU  

    老爷正义神设定,凡塞堤(Forseti)

    桶是枪支之神

    “今天是林肯诞辰200周年,为纪念这一节日,美国铸币局推出了一枚面值一美分、印有林肯住房的硬币。这很合适,因为现在房子大概就值这么些钱了。” -克雷格·弗格森

    寂静的莱尔斯小镇来了一个陌生人,这对于宁静慵懒的冬日小镇如一颗石头在水面激起了层层波澜。

    他披着漆黑修身的大衣,戴一顶EMPOLIO ARMANI的宽檐帽,一副灰色太阳镜挡住了并不明媚的明尼苏达州的阳光,如一个冷酷的旧时代的黑衣法官,评判着周围。

    陌生人伸手扶了扶太阳镜的框架,深蓝眼眸平静地打量了一下小镇,像一个初来乍到的友好访客,身边尖锐而黑暗的气质消失无踪,如同一个错觉。

    湖上冰蓝色的冰层覆盖着薄薄的六边形的雪花,一位老妇人从屋内步伐稳健地走出来,拎着一篮子的馅饼,散发出烤热的浓郁香气。

    “嗨,这位先生,你是杰德.彼得森先生的朋友吗?”老妇人热情的打招呼“他说最近两天会有朋友来拜访他。”

    “哦,是的。”陌生人礼貌又疏离的回答。

    “那要来点馅饼吗?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叫我威廉斯夫人。”老妇人主动递出一块馅饼。

    “弗什.罗恩。我想我不需要馅饼。”陌生人看了眼油腻腻的超大馅饼。

    “真的不要吗?这可是美国西部的正宗馅饼,当初那些淘金者带来的传统美食,他们爱死这个了。”

    “我想在美国这样的土地上并无传统可言。”陌生人低沉的说。

    “那要不要一条围巾?”

    “这个小镇最低温度能下降50摄氏度,罗恩先生。”

    “我并不冷。”

    陌生人的声音依然客气有礼“谢谢您的好意。”

    他拉低帽檐,长靴在雪地下留下一行渐行渐远的脚印,他径直的毫不怀疑地走向镇上唯一一家酒吧,也是唯一一个正在营业的娱乐场所——At Sunset.

    雪落满了老妇人的白发,她愣了一下,又缓缓回屋“杰德的朋友有点奇怪啊。”

    他踏进酒吧门,将帽子和大衣挂在了进门的衣帽架上,衣沾雪都在室内温暖的暖气融化成陌生人脚下的水渍。

    酒吧里只有酒吧老板在吧台旁点着一支希尔顿,烟草淡淡的气息弥漫在酒吧里,甚至超过酒精的气息。

    “杰德,看来你很喜欢这里,甚至开了一个酒吧。”陌生人说。

    “是吗?”杰德,不,杰森在烟盒里按熄烟,倒了一杯威士忌,琥珀色的液体在玻璃杯里摇晃“这只是伊斯特名下的,她送给我了,布鲁斯。”

    “那位黎明女神?”布鲁斯的声音染上一丝疑惑,据他所知,他的恋人与那位黎明女神并不认识。

    “嗯,我们碰见过,她很喜欢我,兴起送给我的。”杰森抿了一口威士忌,“不过在这样宁静的小镇开酒吧是挺不错的。”

    “你知道除了那个赫因的湖畔镇,没有一个美国小镇是安宁的。”布鲁斯压下心中的占有欲,他没有资格去责问恋人为什么接受另一个女人的礼物。

    “战争。”杰森哼了一声“他妈该死的战争,每一个小镇都有各种各样的灾祸,该死的没有信仰的美国。”

    “布鲁斯,我不想谈那个了——听说你有了个私生子。”杰森抬头,对之前的问题感到有一点厌倦,绿眸里满满都是兴味“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有孩子就像中了大奖”他皱了皱眉“你是不是遇见了比奇丝那家伙了。”

    “我的确在洛杉矶遇见她了。”布鲁斯说“至于孩子,那是意外,他很”他的言辞努力往温和那边形容“活泼。”

    “活泼?”杰森笑了一声“我听疯子斯维尼说你对他相当头疼啊。”

    “他已经毁掉了我的整座花园了。”布鲁斯坦然说“阿尔弗雷德经常以一种心痛的目光看着我。”

    “我都有点心疼阿福了。”杰森转动着高脚酒杯“面对一个大熊孩子和小熊孩子真是痛苦。”

    “……”

    “你会参与战争吗?”布鲁斯刻意回避话题。

    “谁知道呢?毕竟按划分,我是新神,枪支与暴力之神,你是北欧旧神,要参与,就是敌对阵营,实际上,他妈哪来那么多划分,都会被人遗忘。”

    “他们想要的是一场屠杀。”布鲁斯冷静地指出这场战争的核心。

    ZASAZ萨斯
    brucedick我爽了(动作...

    brucedick我爽了
    (动作有参考)

    brucedick我爽了
    (动作有参考)

    亚马逊汉化组

    【亚马逊汉化组】女猎手:第一年#5 暴揍布鲁斯·韦恩

    为了让杀手“乌默它”血债血偿,海伦娜一路追踪到了哥谭,回到了阔别十几载的家乡。然而,她发现初恋情人托尼即将成为新郎,而婚宴举办的地点居然是……韦恩庄园!!!


    大名鼎鼎的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怎么会和黑手(和谐和谐和谐)党头目尼诺沆瀣一气?他们似乎想达成某种罪恶的交易……但他们打错了算盘——海伦娜绝不会手下留情!于是,女猎手与蝙蝠侠的初次对决就此展开!!!当然,海伦娜无从知晓韦恩的另一张面孔,更不会知道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芭芭拉·戈登也将加入战局……



    女猎手:第一年#5

    提取码:fc08

    为了让杀手“乌默它”血债血偿,海伦娜一路追踪到了哥谭,回到了阔别十几载的家乡。然而,她发现初恋情人托尼即将成为新郎,而婚宴举办的地点居然是……韦恩庄园!!!

     

    大名鼎鼎的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怎么会和黑手(和谐和谐和谐)党头目尼诺沆瀣一气?他们似乎想达成某种罪恶的交易……但他们打错了算盘——海伦娜绝不会手下留情!于是,女猎手与蝙蝠侠的初次对决就此展开!!!当然,海伦娜无从知晓韦恩的另一张面孔,更不会知道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芭芭拉·戈登也将加入战局……










    女猎手:第一年#5

    提取码:fc0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