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uckethead

5569浏览    241参与
酥皮炸鸡

【桶迈】Shape of a Spirit (六)

人和鸡精之间的肢♂体冲突(不)出现了。

感恩节决定还是可以更新一章嘻嘻嘻嘻嘻嘻。

存货又尼玛放完了。。。。灵感如同挤牙膏

——————————————————————————————

“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我,不,需要。”Bucket回答,把“不(Don’t)”和“需要(Need)”分开。

Michael纠正着,“‘不需要’。”,其实就是在比划“需要”这个词的时候一边摇头。

“‘不需要’?”Bucket学着。他知道这两个表达是一样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

“因为,”Michael趁机教了一个新的词,食指点在额头上,在移开的时候屈起,“这样比较……简单,E-...

人和鸡精之间的肢♂体冲突(不)出现了。

感恩节决定还是可以更新一章嘻嘻嘻嘻嘻嘻。

存货又尼玛放完了。。。。灵感如同挤牙膏

——————————————————————————————

“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我,不,需要。”Bucket回答,把“不(Don’t)”和“需要(Need)”分开。

Michael纠正着,“‘不需要’。”,其实就是在比划“需要”这个词的时候一边摇头。

“‘不需要’?”Bucket学着。他知道这两个表达是一样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

“因为,”Michael趁机教了一个新的词,食指点在额头上,在移开的时候屈起,“这样比较……简单,E-A-S-Y。”

Bucket恍然大悟,这个词他在书上看到过。“因为,我,不需要。”他很快重复道。

他们开始练习提问和回答,“是什么”,“为什么”,“在哪里”之类的简单问题。他们只要有点空闲,就开始互相问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大多都很简单,譬如 “你好吗”,“这是哪里”之类,然后变成“今天天气怎么样”,或是“现在几点钟了”。

当然,Bucket经常会问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

“你是什么?”

Michael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想纠正他。“不对,应该是‘你是谁’”。

“不,”Bucket很固执,“你是什么?”

不明所以的Michael决定作弊。“我是Michael。”

Bucket愣了一下,还是接受了这个回答。他的白面具没有任何表情,但他的肩膀稍稍垮了一下,毫不掩饰的无奈,似乎是在叹气一般。Michael决定反问一下。

“那你是什么?”

“我是一只鸡。”

Michael无法反驳,他看过Bucket的那些小魔法,看到自己的书里夹着的羽毛。一个被自己从夹娃娃机里扯出来的精灵,如果他说自己是一只鸡,他当然就是。

“我……”Michael想了想,“我是人,H-U-M-A-N。”

“不是鸡?”

“不是。”这个对话实在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没有……尖叫。”虚抓的手掌在脸前猛地提起,模仿忽然拔高的音调。夸张的动作配上没有表情的白面具,效果有些滑稽。

Michael心下一动。他忽然觉得答案近在咫尺。

 

清晨六点,又是一个被叫醒的早晨。

不过今天有点不同,Bucket并没有把他从床上挤下去。一只嫩黄色的小鸡站在他的下巴上,在叮他的脸颊。

“不要啄我的脸!”Michael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来。小黄鸡“叽”地叫了一声,跳到了Bucket的掌心里。

Bucket在床下,无声地笑着,Michael注意到他床头的玩偶不见了。

“为什么总是一大早叫醒我……”Michael嘟囔着,有些不满。

“对不起,”Bucket打出了手语,“鸡,喜欢白天。早上好。”

Michael哀嚎一声把脸埋到了枕头里,觉得他还能再睡一下。每天一大早都被吵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脾气快绷不住了。你再这么胡闹下去,Michael在心里恶狠狠地想,我就把你做成炸鸡。

只是这个一大早被鸡仔叮醒的场景,似乎有些熟悉呢……

 “是你!”Michael猛然惊醒,瞌睡虫都被气跑了,“那天叮我鼻子的鸡仔,是你搞的鬼吧?!”

Bucket缩了缩脖子,一副有些害怕的模样。那只嫩黄色的鸡仔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叽喳乱叫了几声,砰地一声变回了胖嘟嘟的玩偶,无害地躺在Bucket的手臂里。

“Bucket,”Michael一把抓过玩偶,用力捏圆捏扁,发泄他的起床气。“是——不——是——你——”

猛点头,Bucket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求生欲,生怕下一个被掐的就是他。

“那我把你夹出来那天呢?”Michael眯着眼睛,考虑着应该掐他还是挠他痒痒,“那只在凌晨四点打鸣的公鸡,是不是你?”

 “对不起,”Bucket说,“我,睡着了。他,在外面。”

Michael想象着一个被机器夹子抓住的Bucket,惊慌之中被扯出来的模样,暗暗觉得好笑。“你睡觉的时候他们都喜欢恶作剧吗?”

“他们,好奇。”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捻着,在喉结处点了点。“他们,想,看,学习。”

Michael叹了口气。那些烦人的鸡仔,书页里的羽毛,忽然出现的家禽味道还有出故障的设备,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你可真是会捣乱。”

Bucket低了低头,似乎有些愧疚。Michael的心稍微软了一下,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他垂下眼帘思考着怎么安抚床边的大型宠物,却看到手里鸡仔玩偶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这些刻意在早上六点叮他鼻子的小混蛋们绝对不安好心。

Michael瞟了一眼Bucket,看到他的双手紧张地搓着。他一定是在密谋下一个恶作剧,Michael气不打一处来,嘴巴一张,往鸡仔玩偶的圆肚子咬下。

砰!鸡仔玩偶在他咬下去的前一秒消失了,Michael除了一嘴羽毛什么都没咬中。他呸呸呸地把嘴里的绒毛吐掉,而床边那个上一秒还委屈地低着头的Bucket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Michael还是听到了嗤嗤的鼻息声。

这么恶劣的人,搁谁都受不了。

Michael脑子一热,朝Bucket扑了过去。

大型家禽大概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愣住了。在他发愣的这个瞬间,Michael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

叫你乱丢羽毛,叫你当闹钟,Michael心里一阵窃喜。他在Bucket身上一阵路乱捏,专挑腋窝,颈侧和腰眼这些敏感的地方呵痒。叫你叮我的脸,叫你乱翻书,Michael想着,还把手伸到了Bucket的头发里用力呼噜,把原本就蓬乱的卷发变成了一头鸡窝。

Bucket挣扎着,慌乱地举起双手企图挡下密如雨点的进攻,奈何被摁在地上处于劣势,完全不能招架。他扭来扭去发现还是躲不过,情急之下伸手一推,正正推在Michael的脸上。

“唔——!” 这一掌立刻把Michael的脸推开了。他努力地想挣脱,但他的脖子被推得往后仰着,别扭之极。Michael两只手拼命往下伸却怎么都够不到,而摁在脸上的大掌干扰了他的视线,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Bucket见这一招似乎很有用,愈是用力地推搡Michael的脸,甚至抬起腿来就要四肢并用把他推开。Michael发现自己很快就要失去高地的优势,干脆一矮身形躲过那条抻直的手臂,双手揪着明黄色雨衣的下缘,一把掀起。

一片白花花的肚皮就这么露了出来。

这下轮到Michael愣住了。Bucket的肤色有些苍白,大概是因为不见阳光,肤色略微缺少血色,那些细小的雀斑和痣看得一清二楚。他能看到腹肌的形状,两道略显纤细的肌肉线条,还有隐约可见的腹股沟,随着呼吸起伏。

他身上居然不是长满了羽毛,Michael眨了眨眼,脑海里的想法乱七八糟地往外蹦。

Michael的视线无法克制地往下挪移。他看到了棕栗色柔软的毛发,从肚脐之下冒出,一条淡褐色的线向下延伸,逐渐变得卷曲而茂密,然后被裤子的边缘截断。这个景象实在是太令人遐想了,Michael暗暗地咽了一口唾沫,克制着扯开那个裤头的冲动。

不要扯他的裤子,也不要这么盯着看,太没礼貌了。Michael忽然回过神来,他的初衷并不是要扒他的裤子。他原本是想干什么来着?

是那个鸡仔玩偶,Michael的脑袋疯狂转动着,在一片混乱之中抓住了重点:他只是想咬那只鸡仔玩偶而已。

他低下头,一口咬在了那个白生生的肚皮上。



TBC

————————————————————————————

我承认写这一章的时候我想吃炸鸡,嘤

酥皮炸鸡

【桶迈】Shape of a Spirit (五)

鸡精,现出了本相!!

(这辈子是不能好好写简介了

------------------------------------------------------------------


自从这个小插曲之后,Bucket学习的速度忽然突飞猛进。床边的识字读本堆的越来越高。就像是一个可见的进度表一样,Michael开始期待和Bucket的对话。

他掌握的词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听懂Michael说的话。他最初只能理解手语和拼写出的单词,但他已经能将那些单词和发音联系起来。Michael开始考听写,说出一个单词,让Bucket比划出对应的拼写和手语。他从来没有出错过。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学生,...

鸡精,现出了本相!!

(这辈子是不能好好写简介了

------------------------------------------------------------------


自从这个小插曲之后,Bucket学习的速度忽然突飞猛进。床边的识字读本堆的越来越高。就像是一个可见的进度表一样,Michael开始期待和Bucket的对话。

他掌握的词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听懂Michael说的话。他最初只能理解手语和拼写出的单词,但他已经能将那些单词和发音联系起来。Michael开始考听写,说出一个单词,让Bucket比划出对应的拼写和手语。他从来没有出错过。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学生,Michael想。他从不抱怨,也从不偷懒,而且勤于发问。奇妙的是,他也不着急。如果Michael有时间,他就陪着Michael练习;如果Michael忙起来,他就会自己去翻那些识字读本。当然,Michael自己的手语课本里总是会出现细碎的小鸡绒毛。

每次他发现Bucket又自己学了新词,Bucket的回答总是那只鸡仔玩偶。但是Michael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玩具怎么能看书呢?他只有等,等他能和Bucket沟通的那天。

 

和急速增长的词汇量一般,Bucket的好奇心也开始往上蹿。

他开始想往外跑。

一开始他总是有点害怕,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他开始翻所有他能拿到的书,无论他能不能看懂。Michael出去的时候,他会尽可能地从门缝里往外瞥。他开始扒着窗沿往外看,所有的肢体语言都散发着好奇。

Michael还记得他第一次看见Bucket时,他慌慌张张往房间里跑的模样。但现在的情形正相反,他迫切地想要出去,去看外面到底有些什么。Michael决定帮忙。他挑了一个晴天的下午,带着Bucket一起去散步。

Bucket看着打开的门,有些紧张,迟迟不敢迈出第一步。之前他总是急匆匆地跑过,要么是躲到Michael的房间里,要么是冲回夹娃娃机里。这是他第一次可以不用跑,可以走去新的地方。

“我,有点,害怕。”Bucket盯着门外的草地,双手在胸口攥紧又张开。

“别担心,”看到他的焦虑,Michael率先踏了出去,站在了门外。“我会帮你的。”左手掌心向上,比着拇指的右手轻轻敲在左手的掌心。

Bucket点了点头,看起来放松多了。他伸出右脚,踩在了草地上。

软的。Bucket歪了歪头,看到足趾陷入了泥土中。他似乎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另一只脚也踩了上来。

“怎么样?”Michael问。

Bucket想了想,回答道:“O-K。”

他开始慢腾腾地往前走。他走起来的模样很奇特,因为他根本没有挥动手臂。上臂紧贴着身侧,前臂却在胸口前举着。他看上去好奇又拘谨,像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一样。

Michael曾经以为,一个生物面对陌生的环境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但他意识到自己错了。与“未知”相对应的并不是无所不知,而是好奇。即便害怕也要继续往前,迫切地想要知道更多。

Bucket在前面走着。Michael看到泥土和草叶粘在了他的脚上,但他根本不在意,因为他忙着看别的东西。他看庄园里的建筑,看那些游乐设施,看庄园里悠闲散步的动物。他专注得忘记了走动,呆呆地戳在原地。

他让Michael想到初生的动物,像是无辜的小鹿,或是羽翼未满的雏鸟。好奇心驱使幼崽学会走路,驱使雏鸟展开翅膀,因为他们急切地想要探索这个世界。Michael喜欢小孩,因为他们身上保留着这份纯粹。人类想要保持这份好奇是多么困难。

Michael拍了拍Bucket的肩膀。“你可以坐下来。”

Bucket犹疑了两秒,还是坐了下来,两条细瘦的腿直直地伸着,双脚交叠在一起。他盯着草地看,然后伸手碰触。指尖轻触草叶,接着用整个手掌拂过。他玩得很专心,专心得甚至低下头嗅了嗅,面具的鼻尖几乎要摁到土里。

草地有这么好玩吗?Michael在Bucket身边盘腿坐了下来。他忍不住也低头闻了闻,一股奇妙的味道冲进了鼻腔,不算好闻却也不让人讨厌。干燥的泥土散发着一股热气,仿佛带着太阳的味道。Michael从不知道泥土的味道可以这么热烈。他干脆躺了下来,双手在脑后交叠枕着。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把整个人都烘得暖洋洋的。真的是个惬意的下午。

Bucket学着他的模样躺了下来,卷曲的发丝和草叶缠在了一起。他大概真的是第一次接触草地,因为他并没有像Michael一样歇着,而是开始蹭来蹭去。他开心得开始在草地上开始打滚,一时间草叶和土屑纷飞,Michael不由得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听到Michael的笑声,Bucket有些赧然,不再胡乱翻滚。但他还是忍不住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伸展四肢在草地上躺着。他看上去放松极了,像是一根紧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Michael看着他安静地躺着的模样,只觉得整个人都跟着一起放松下来。

他在草地上滚了一圈,头上的桶居然没有掉下来呢,Michael一边胡思乱想着,感到眼皮开始往下掉。但Bucket忽然戳了戳他,像是想说些什么,Michael立刻坐起身。

Bucket比划着:“你,我的,朋友。”

Michael点头。

“鸡,”Bucket继续说,“我的……家人。”

“鸡?”Michael百思不得其解,“C-H-I-C-K-E-N?”

Bucket抓住了Michael的手。他的动作很轻,只是用左手轻轻地扣住了Michael的手腕。他的右手在Michael的掌心里轻轻一拍,一只小鸡出现在Michael的掌心里。

是魔术?

一只活生生的,嫩黄色的小鸡,在Michael掌心里啾啾啾地叫着。鸡仔的小翅膀挥了挥,似乎很自豪。

“他,”Bucket说,“我的家人。”

意思是,他也是一只鸡?Michael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鸡仔。鸡仔在他的指缝中啄了啄,痒痒的,让Michael不得不承认这并非幻觉。

小鸡从Michael的掌心中跳下,在草地上走了几步,脑袋随着脚步一伸一缩的。它开始变化,绒毛变成羽毛,嫩黄变成白色,头顶和颊下生出了鲜红的肉冠。小鸡变成白羽的公鸡,雄赳赳地踏着步。白羽公鸡扑棱棱飞了起来,停在Bucket的头顶,冲Michael拼命瞪眼。

“这、这是——”Michael脱口惊叫,惊讶得连手语都忘记了,“这是怎么回事!!”

Bucket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纸桶顶上的公鸡。公鸡甩了甩头,身上的色彩又开始变化。胸口白色的羽毛变成棕红色,尾羽逐渐变长,呈现出浓厚的墨绿色。它的腿开始变长,脚爪上长出了尖利的距。花羽公鸡张开了翅膀,冲着Michael竖起了颈上的羽毛,仿佛是在挑衅,活脱脱的一只随时可以上场痛揍对方的斗鸡。

Bucket伸手摸了摸花羽公鸡的背,似乎是在安抚一般,但公鸡很不满地在Bucket的手背上叮了一口。一个人伸着手摸脑袋上的公鸡真的太奇怪了,但Bucket的动作自然得很,让Michael看得发愣。他不由得也想伸手去摸公鸡的羽毛,但花羽公鸡忽然又立起颈羽,扑打着翅膀,拒绝Michael靠近。

公鸡扑扇的翅膀打到了Bucket头上的纸桶。Bucket抓住了那只气鼓鼓的公鸡,很随意地往前一丢。公鸡在那个瞬间变成了一只雉鸡,蓝绿色的脖颈,通红的脸颊,棕色的羽毛上带着黑白的斑点,还有修长的尾羽。雉鸡在空中张开了翅膀往远处滑翔,消失。

精灵, Michael明白过来。Bucket是个精灵。

 

“他们,”Bucket对着呆愣的Michael打起手语,“我的家人。他们,教我,手语。”

“怎么教?”

“他,看,你的书,教我。”

“为什么?”Michael问,“为什么自己学?”

“L-I-K-E,喜欢,”Bucket的右掌按在胸口,在移开手掌时合起拇指和中指的指尖。这个手语的意思是喜欢。“我,喜欢,你。”



TBC

--------------------------------------------------------------------

说实话鸡精本相在我心目中是西游记里的卯日星君模样,“原来是一只双冠子大公鸡,昂起头来,约有六七尺高”。


……我不大好(

而且存货又你妹放完了,瘫软。


甬戈

让眼泪在心里满成海,下面铺着宽阔的深沉的海床,浪涛摇动,也不溢出来,水面盈盈闪光。一支如此好的曲子啊。

让眼泪在心里满成海,下面铺着宽阔的深沉的海床,浪涛摇动,也不溢出来,水面盈盈闪光。一支如此好的曲子啊。

酥皮炸鸡

【桶迈】短剧场,八

起名字

            “你下一张专辑要叫什么名字?”

            “今天中午我们吃的米粉……就叫《面馆》好了。”

            “?????????”...


起名字

            “你下一张专辑要叫什么名字?”

            “今天中午我们吃的米粉……就叫《面馆》好了。”

            “?????????”

            【我并没有在唬烂,请参考专辑《Kevin’s Noodle House》。】

 

问题

            “Bucket,如果你演出的时候鼻子痒怎么办?”

            “忍着。”

            “Bucket,你打了喷嚏之后怎么抹脸?”

            “忍着。”

            “而且聚光灯那么热,你流汗了怎么办?”

            “忍着……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那如果内裤忽然夹到屁股里了呢?你会伸手扯吗?”

            “这是什么鬼问题??”

            “我只是好奇,你说嘛。”

            “我可以不穿内裤……”

 

后续

            “你来求证一下我穿没穿内裤嘛!我这就脱裤子了!”

            “不,我不想,你走开。”

吵架

            “Michael,把你的白老鼠拿走。”

            “为什么?!你要是爱我你也得爱我的老鼠!”

            “我不管!你要是再让它乱跑来啃我的吉他弦我就——”

            “就怎样?怎样??嗯????”

            “你别忘了,Michael Myers吃过老鼠。”

            “????????”

 

练习

            “亲爱的,我的吉他呢?”

            “哦,我拍MV之前想练练手,借了你的吉他用一下。”

            “别忘了从片场拿回来……你往门口走干什么?”

            “呃,那个……吉他嘛,嗯,我已经砸掉了。”

            “???????????”

            “我下回给你买个更好的——你别过来!!啊!!!救命!!”

            【MV请参考《Scream》】

 

角色扮演

            “我们来玩角色扮演吧。”

            “你又有什么想法了吗?说好的医生和病人呢?”

            “我还没买到听诊器……老师和学生怎么样?”

            “——????”

            “对,你是老师,我是学生。”

            “然后呢?”

            “我犯了错误放学后被留堂,老师可以生气地惩罚我。”

            “……”

            “好不好嘛!”

            “我只是对这个场景有些疑惑。”

            “怎么?”

            “这样的‘惩罚’,被留堂的时间不是更长了吗?”

            “……”

            “而且要是学生很喜欢这么被‘占便宜’,以后变本加厉犯错误被留堂怎么办?”

            “……”

            “这样很不利于他的学业,对不对?”

            “……”

            “再说这个学生天天被留堂,脚步虚浮地回家,家长不会很担心吗?”

            “……”

            “Bucket??Bu——Brian,亲爱的??你别走啊——”

 

Man Cold

            “亲爱的,你觉得我的声音好听吗?”

            “你已经咳嗽好几天了,说这么多话喉咙不痛吗。”

            “可是我觉得这种烟嗓声音很好听。”

            “那是因为你把嗓子咳坏了。”

            “……你好粗鲁。”

            “Brain你要是再不好好喝咳嗽药水我就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残暴。”

 

大棒加胡萝卜

            “咳嗽药水好难喝呃呃呃呃呃呃呃——”

            “那我给你一个亲亲,就不苦了哦。”

            “好的。【消停】”

 

压力球

            “Bucket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你是——嗯唔呜呜呜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你掐我做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压力球。”

            “你掐得好痛【抽泣】”

 

不再管用的胡萝卜

            “那我给你一个亲亲……”

            “【打断】同一个招数就不要重复使用了。”


---------------------------------------------------------

考试什么的真的好累,脑力枯竭。

酥皮炸鸡

【桶迈】Shape of A Spirit(四)

佛系更新。

嘻嘻嘻嘻嘻嘻(闭嘴

--------------------------------------


他什么意思啊?

Michael躺在床上,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是不是在说,那只鸡仔玩具,叮了他的鼻子?

他怎么知道有鸡仔叮过他的鼻子?

嫩黄色的鸡仔玩具在床头,两只眼睛气鼓鼓地瞪着。甜甜的糖果味从玩偶那里飘来,Michael叹了一口气,既然这个玩偶闻起来挺可爱的,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吧。他听到床下Bucket的呼吸声,细微又平稳。他总能从Bucket的嘴里撬出答案的,Michael暗暗地想。


鉴于Bucket急需增长的词汇量,Michael...

佛系更新。

嘻嘻嘻嘻嘻嘻(闭嘴

--------------------------------------


他什么意思啊?

Michael躺在床上,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是不是在说,那只鸡仔玩具,叮了他的鼻子?

他怎么知道有鸡仔叮过他的鼻子?

嫩黄色的鸡仔玩具在床头,两只眼睛气鼓鼓地瞪着。甜甜的糖果味从玩偶那里飘来,Michael叹了一口气,既然这个玩偶闻起来挺可爱的,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吧。他听到床下Bucket的呼吸声,细微又平稳。他总能从Bucket的嘴里撬出答案的,Michael暗暗地想。

 

鉴于Bucket急需增长的词汇量,Michael买了几本给儿童看的识字读本。白天他可以安心地待在房间里翻看那些书,或是跑回夹娃娃机里;当Michael有空的时候,就慢慢把那些单词的手语教给他。

Michael从来没有想过学习一门语言的困难。他在学校里学过法语,但那是建立在他知道一门语言的基础上。而他的学生,Bucket,只能是从那些最基础的词汇开始学起。

这给Michael带来的不少困难。他的手语课本是给那些会英语的人学的,从字母表和数字之后就变成了一些简单的词汇和句子。那些“朋友”、“谢谢”、“为什么”、“在哪里”,这些都没什么用。

Michael只能从最简单的名词开始教起。他在房间里贴满了便签条,便签上写着对应的物品的名称,床、书架、桌椅、被子等等。他发现自己不得不控制好自己的双手,因为他开始习惯性地在说话时一边做手语。当他看到一件物品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怎么用手语来表达。求知的欲望是平等的,老师和学生都一样急切。

除了物品的名称之外,Michael开始慢慢地教一些打招呼的句子。他开始每天都对Bucket说“你好”,无论是用手语还是用声音。这个手语很简单,就像打个招呼一样,右手在头边往前轻轻一挥。他在早上起床的时候说,在外出回来的时候说,只要一见到Bucket的时候就说。他终于教会了Bucket这个打招呼的方式。H-E-L-L-O,Bucket总是习惯在说了手语之后把这个词再拼一遍,就像是努力背单词的小学生一般。

接下来,Michael会在白天的时候在“你好”之后加上“早上好”,在晚上之后就加一句“晚上好”。Bucket也很快学到了白天的晚上的说法。他并不迟钝,Michael得承认他的悟性很不错,只是他无法或是不愿开口罢了。Bucket更愿意用他的双手交流。

他学得很快,那几本识字读本的书页不久就被翻得卷边。Michael买了新的读本回来,让他自己去翻看。增加的词汇让Michael意识到,他准备可以教一些简单的句子了。

 

Michael很快发现了新的问题。

——Bucket到底是怎么吃东西的!?

Michael看着手语课本上“饱了”“饿了”的表达,忽然反应过来,他从来没看见Bucket吃过东西。

他需要吃东西吗?如果需要的话,他会吃些什么呢?他吃不吃肉?会不会只吃蔬菜?还是说,他只需要喝水就可以了?

他吃东西的时候,会摘下脸上的面具吗?面具下的脸又长什么样呢?

Michael决定做一个实验。

 

“苹果。”Michael左手拿起一颗苹果,右手比出了手语,食指指节抵在脸颊的苹果肌上转了一下。

“苹果。”Bucket也打出了手语。这个词他很早就学会了,但他还是拼了出来,A-P-P-L-E。

“我,”Michael继续打着手语,“吃,苹果。”

这个动词Bucket没有学过。“吃?”他学着Michael的手势,五指指尖合拢,在面具的嘴唇前碰了碰。

“E-A-T,”Michael拼写道。

“吃,E-A-T。”

“吃,苹果。”Michael说完,咬了一口苹果,脆生生的苹果在嘴里嚼得咔嚓咔嚓地响。

Bucket愣了一下。“吃,苹果?”

点头。 Michael拿起另一颗苹果,递到Bucket面前。Bucket摇了摇头。

他不吃苹果? Michael想了想,“橘子?”

摇头。 

“香蕉?桃子?鸡蛋?玉米?萝卜?黄瓜?”Michael把他能想到的蔬菜和水果都问了一边,答案都是否定的。

Bucket想了想,用手语做了“吃”的动作,然后摇了摇头。

看来他真的不吃东西。 “喝水?”Michael坚持不懈。

歪头。他还没有掌握多少动词。

“喝,D-R-I-N-K。”Michael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一点点。”Bucket回答,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虚捏着,表示很少。

Michael把水杯往前推了推,问他需不需要喝水。

Bucket握住了水杯,表示他的确需要。但他并没有开始喝水,而是四处环顾着,似乎有些为难。Michael忽然想到他的面具的问题,起身找了一根吸管插到了水杯里。

Bucket瞪着多了一根吸管的水杯,还是毫无头绪。Michael叹气,只能亲身示范,捏着吸管啜了一口。Bucket这才明白了这是用来喝水的,立刻学着Michael的模样咬着吸管喝了一口。他们用了同一根吸管,这让Michael脸上有些发烫。

Bucket指着吸管,无声地询问着。

“吸管,”Michael说,“S-T-R-A-W。”

Bucket把这个单词拼了一遍。“谢谢。”他用手语说道。

“你是怎么……”Michael惊讶极了。他从来没有教过这个词,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解释。Bucket是怎么知道的?

Michael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询问,只能皱着眉头。

Bucket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伸手指了指床头的嫩黄色鸡仔玩偶。

又是这只鸡仔玩偶?Michael更加迷惑了,不知道Bucket想说什么。难道他是说,这只鸡仔玩偶教了他怎么说“谢谢”的手语吗?

Bucket四下看了一下,找出了Michael的手语课本,翻到了有“谢谢”的那一页。Michael凑过去,看到书页中间夹了一根雏鸟的绒毛。

荒谬至极。 一只鸡怎么可能看懂人的书!?一个鸡仔玩偶怎么可能留下真的鸟的绒毛?Michael越想越糊涂。他看着Bucket,不知从何问起,也不知道怎么问。他只能指了指那只鸡仔玩偶,然后指了指手语课本,一脸迷惑。

Bucket点了点头,然后笑了起来。他的双肩颤抖着,没有发出笑声,只有一阵轻轻的鼻息。Michael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Bucket自己学的第一句话,是对他说谢谢呢。

这个怪人真的有点可爱。 

“谢谢。”Bucket又说了一遍。右手五指并拢,指尖在面具的下巴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将手掌稍微往前移,一个再标准不过的感谢。“T-H-A-N-K,Y-O-U。”




TBC

----------------------------------------------------------------

ASL手语大业还在进行。。疯狂打手势

欢迎讨论。

酥皮炸鸡

球球不要再问桶的中国巡演了!!!

不可能的!!!


(射孔戴着面具过不了安检也上不了飞机真的


(欧洲没有,热爱的霓虹也没有,甚至离的不远的加拿大或南美都不愿意去,跨太平洋来中国是不可能的,不用想了

(好好吸GOAT就好(Greatest Of All Time

球球不要再问桶的中国巡演了!!!

不可能的!!!


(射孔戴着面具过不了安检也上不了飞机真的


(欧洲没有,热爱的霓虹也没有,甚至离的不远的加拿大或南美都不愿意去,跨太平洋来中国是不可能的,不用想了

(好好吸GOAT就好(Greatest Of All Time


甬戈

我如何能够没有音乐而生活呢

我如何能够没有音乐而生活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