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a

167.6万浏览    8905参与
壬栗酥啤

可丽饼告急(CA/GO)

-伦敦深夜书店里的不速之客有

-睡前故事大编造


>>>>>

      市中心的街头有些冷清。

      Aziraphale看了一眼墙上的复古挂钟,细小的时针正在缓慢的划过十二这个数字,这个时间节点,一部分的人类都已经在被窝里做梦了,书店里才不会有什么访客的,特别是这间被Aziraphale刻意布置的有着难闻湿气和怪异营业时间书店。

      黑色本特利古董车借着...

-伦敦深夜书店里的不速之客有

-睡前故事大编造



>>>>>

      市中心的街头有些冷清。

      Aziraphale看了一眼墙上的复古挂钟,细小的时针正在缓慢的划过十二这个数字,这个时间节点,一部分的人类都已经在被窝里做梦了,书店里才不会有什么访客的,特别是这间被Aziraphale刻意布置的有着难闻湿气和怪异营业时间书店。

      黑色本特利古董车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停在了书店门口,Crowley关掉车载音响系统,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门口挂着的小牌子。

      上面写着一行字,正在营业,Crowley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

      很好。


      最后一遍踮着脚尖整理完最里面书架上的所有藏书,Aziraphale看着排列整齐的一整套王尔德初版书和错版圣经,还有精装的《宣告无罪圣经》和《蜜糖圣经》。

      好的,今天也是完美的一天,Aziraphale本人很是满足。

      伴随着身后轻微的响动,Aziraphale被吓了一跳,尽管想着这么晚了还会有客人造访书店吗,但还是从里间库房走出来迎客。

      毕竟,虽然他愿意诚实的承认这是他储存书籍的地方,而不是一个销售场所,但他还是得面对突如其来的客人们。

      “欢迎光临……呃。”

      Aziraphale吃了一惊,“怎么是你?”

      Crowley熟门熟路的绕过挡路的书架,在愣住的Aziraphale面前坐下,两手撑着桌子,表情很无辜。

      没错,就是无辜。

      “我不能来吗。”Crowley耸了耸肩膀。

      书店里忽然变得静悄悄的,连不远处的那小盆绿植都挺直了腰背一动不动。


      Aziraphale转过身去架子上寻觅他的点心盒子。他今天的午餐是配着莳萝酱的盐渍鲑鱼片和金枪鱼寿司,他现在饿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承认,他现在很想吃可丽饼。

      “要喝一杯吗?”在Aziraphale端着点心盒子慢悠悠坐到桌前的时候,Crowley已经悄悄打开酒瓶,将杯子住满了。

      “你别想引诱我,你这个恶魔。”在Crowley的冷冷的注视下,Aziraphale打开了盒子,“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吃可丽饼。”

      盒子打开了,很遗憾,里面是空的。


      一贯镇定的Aziraphale脸上的表情忽然空白了,转而开始思考自己什么把存货吃完了。

      都是他自己的错,Aziraphale感到有些丧气和委屈,这个夜晚再也不圆满了。

      “天堂可没有多余的可丽饼。”

      Crowley看着空盒子,若有所思的提起话头。可他一抬头看到Aziraphale变得呆愣的表情,又忽然接着说,“我的意思……呃,我的意思是,他们关门了。都是他们的错,我建议他们把所有的店都改为二十四小时营业。”

      很懊悔,Crowley现在很懊悔,就像错过了M25大道的世纪大塞车。

      他将杯子推到Aziraphale面前,清了清嗓子。

      “明天,明天好吗?我去给你买,……如果你想要的话。”

      得到了恶魔的许诺,Aziraphale重重的点了点头,微笑着,小口小口的喝着杯中的酒液。


      外面的夜空中雾气稀薄,气温开始缓慢的回落,威尔士语电视广播里面说明天不是黑沉沉的雷雨天,生活不再乏善可陈。


      这则预告将完全正确。


      

蒜缸儿

在浴缸里燃烧,在篝火中化成水。


嗯嗯嗯可能就是当一对cp太甜了我就想画刀子(叛逆)

在浴缸里燃烧,在篝火中化成水。


嗯嗯嗯可能就是当一对cp太甜了我就想画刀子(叛逆)

温九梦

来点小情侣吵架之19年文艺复兴(😈

怎么会有人吵架都那么甜啊,天使你其实很想和老蛇do哒,对吧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来点小情侣吵架之19年文艺复兴(😈

怎么会有人吵架都那么甜啊,天使你其实很想和老蛇do哒,对吧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鸢尾花酿酒

【CA小脑洞】

一个小设想——


看完好兆头后的我:妈妈,我再也不用下楼去晒太阳了,也不用天天喝牛奶了!!

妈妈:为啥?

磕CA磕疯的我:因为我天天磕CA,不缺Ca了!!!

[图片]

虽然但是放了张自己修过的大提提——

一个小设想——


看完好兆头后的我:妈妈,我再也不用下楼去晒太阳了,也不用天天喝牛奶了!!

妈妈:为啥?

磕CA磕疯的我:因为我天天磕CA,不缺Ca了!!!

虽然但是放了张自己修过的大提提——

Fengris

不得不说,为GGAD产粮的太太好会开啊,苦茶籽都呼我脸上了,因为不怎么磕虹林檎,所以就没打tag了(鞠躬)

不得不说,为GGAD产粮的太太好会开啊,苦茶籽都呼我脸上了,因为不怎么磕虹林檎,所以就没打tag了(鞠躬)

漂浮

第一场雨和以后的每一场雨

第一场雨和以后的每一场雨

雪音暮铃

是新手书预告啦!

依然是小学生画风(抱歉我真的很菜)

希望大家喜欢呀!

是新手书预告啦!

依然是小学生画风(抱歉我真的很菜)

希望大家喜欢呀!

油炸鼠条

公爵的糕点师(8)

这是(7) 


下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小风吹着,晒暖儿鸭子惬意极了,其中两只鸭子依偎在一起戚戚我我,一黑一白。


crowley盯着那两只鸭子想的出神。


这年头鸭子都出来秀,crowley却在想怎么才能让aziraphale开心。


可恶的鸭子,我一定要把aziraphale追到手,我可是公爵!crowley下定决心了。


哦,男人这奇怪的胜负欲。一个大男人,跟鸭子比个什么劲。


“aziraphale,你说……”他又闭嘴了,他的大脑还没有组织好语言,嘴就先张开了。


“怎么了?”aziraphale在喂鸭子。他正把面包碎屑撒进湖里


“怎么了?...

这是(7) 



下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小风吹着,晒暖儿鸭子惬意极了,其中两只鸭子依偎在一起戚戚我我,一黑一白。


crowley盯着那两只鸭子想的出神。


这年头鸭子都出来秀,crowley却在想怎么才能让aziraphale开心。


可恶的鸭子,我一定要把aziraphale追到手,我可是公爵!crowley下定决心了。


哦,男人这奇怪的胜负欲。一个大男人,跟鸭子比个什么劲。


“aziraphale,你说……”他又闭嘴了,他的大脑还没有组织好语言,嘴就先张开了。


“怎么了?”aziraphale在喂鸭子。他正把面包碎屑撒进湖里


“怎么了?”他扭过头,和鸭子一样,他十分享受小风和暖阳。


“没事。”crowley悻悻地说,他现在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时间陷入了一小会儿的尴尬。


这段时间内,crowley的大脑卷入一场不小的风暴。


我要直接告白,不行不行,这太快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最后还是aziraphale打破了僵局,“crowley,你知道吗,我挺喜欢你的,就是,呃,你很棒,”他的手扣在一起,好看的手指缠在一起,不难看出,他现在很慌。


“我想说,呃,我很,”到了嘴边的话却改了口没有说出来,这得怪他自己胆子不够大“呃,我谢谢你的邀请,今天我真的玩的很开心。”


crowley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抓住了aziraphale语言中的一个单词开始大做文章。


“你确定你要说的单词是‘like’而不是‘love’?”他大胆的发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听天由命吧。


“什么?是,啊!我的意思是不是,不是,我……”aziraphale脸变得通红,像不会撒谎的孩子正好被抓了个现行。


“哦?”这盘稳了,crowley心想。“真的?你敢肯定?”


“我,我我,敢……”Aziraphale的眼神飘忽不定的,一看就是在撒谎。


“真的敢?”Crowley看着Aziraphale飘忽不定的眼神和通红的小脸,好像发现了新的玩法,不停的发问。


“真,真的Crowley,再问,我我就再也不跟你说话了!”Aziraphale飞似的就逃离了现场。


靠,靠靠靠!玩笑开大了,咋办!


天不怕地不怕的Crowley公爵第一次迎来了人生的囧境。他现在很慌。

温九梦

谁组队连夜火烧书店(不是


谁组队连夜火烧书店(不是


泠

浴室危机

微博:要发疯的泠

求个评论孩子这篇真的太难了

微博:要发疯的泠

求个评论孩子这篇真的太难了

泠

这合理吗

纯属吐槽,站tag抱歉


没了20次……

最离谱的是我截了10张图,每张镜 像加倒置,他把第一张给我没了3次

???第一张什么也没有!

好家伙我把第一张删了。

他不过,这次连猴的提示都没有,我都不知道是哪张让他别住了

就???

还有上一次好好写了个情水,没了4次……

……家人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啊

我发不出去真的好难受啊!

我真的尽力了,好家伙想尽了办法

二编:我真没想到这也能没两次


纯属吐槽,站tag抱歉









没了20次……

最离谱的是我截了10张图,每张镜 像加倒置,他把第一张给我没了3次

???第一张什么也没有!

好家伙我把第一张删了。

他不过,这次连猴的提示都没有,我都不知道是哪张让他别住了

就???

还有上一次好好写了个情水,没了4次……

……家人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啊

我发不出去真的好难受啊!

我真的尽力了,好家伙想尽了办法

二编:我真没想到这也能没两次



漂浮
嗯嗯啊啊庆祝我嫖到了大师的饭嗯...

嗯嗯啊啊庆祝我嫖到了大师的饭嗯🤤啊啊啊@真的不会做饭啊 

嗯嗯啊啊庆祝我嫖到了大师的饭嗯🤤啊啊啊@真的不会做饭啊 

油炸鼠条

公爵的糕点师(7)

这是(6) 


害,俩月没更这个了,都忘了当初是怎么想的了,又回去看了看之前我是咋写的。(真就老六行为了),所以这边建议看这篇之前先补一下前面的几章,(真的是很对不起)


“先生,您的餐。”丽兹饭店的服务员总是很有礼貌,即使今天他没有称呼crowley为“公爵先生”。


不过这怎么能怨他呢,毕竟crowley昨天发的传单十分奏效。


“谢谢你,”aziraphale很喜欢有礼貌的人,他朝服务员笑了笑。


“快尝尝,虽然量小,味道还是可以的。”crowley抿着香槟对他说。


aziraphale拿着刀叉切下一小块蛋糕,放...

这是(6) 


害,俩月没更这个了,都忘了当初是怎么想的了,又回去看了看之前我是咋写的。(真就老六行为了),所以这边建议看这篇之前先补一下前面的几章,(真的是很对不起)




“先生,您的餐。”丽兹饭店的服务员总是很有礼貌,即使今天他没有称呼crowley为“公爵先生”。




不过这怎么能怨他呢,毕竟crowley昨天发的传单十分奏效。




“谢谢你,”aziraphale很喜欢有礼貌的人,他朝服务员笑了笑。




“快尝尝,虽然量小,味道还是可以的。”crowley抿着香槟对他说。




aziraphale拿着刀叉切下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享受的咀嚼。




“真的很好吃,你想来一小口吗?”aziraphale问,“也许我们可以在要一份。”




“不了,我比较对酒精感兴趣一些。”crowley仍旧抿着他的香槟。




量不大,但好吃,aziraphale很快就解决了他的小甜品。




这是他们的午饭,吃的非常不错。




好的午餐能让人忘掉一些不愉快的事,他已经把前一阵子尴尬的事抛到脑后了。




“接下来我们去干什么?”要知道,他们还有整一下午可以挥霍呢。




“唔,还去公园吧,那里真的挺有趣的。”这个是aziraphale最喜欢的一个公园了,其实他可以在这里呆几天不嫌烦的。




“可以,走吧。”Crowley边走边说,“我也喜欢那里,我喜欢那儿的鸭子,就是太能吃了。还有一条小河,咱们可以坐在河边的凳子上。啊,太美好了。”









泠

天使与宾利价值换算准则

前情提要:亚茨拉斐尔突然很好奇——克劳利开着宾利冲进火场时在想什么。于是他那样问了。


已交往设定

纯情恶魔和坏天使的第一个亲亲!


克劳利视角


他们坐在丽兹酒店熟悉的位置上。天使正在品尝一份草莓蛋糕卷。


噢上……撒旦,他可爱的蓝眼睛都快淌出蜜了。

克劳利愉悦地盯着亚茨拉斐尔进餐,手指在喉间来回滑动。天使甜分爆表的笑容就是他最好的餐饭。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恶魔先生快乐地享受同可爱男友亲密的时光。


直到他的天使男友优雅地擦了擦嘴,抬起那双灵动的、水润的眸子看向他,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

克劳利认得这个笑容,这通常代表他的天使要开始使坏...


前情提要:亚茨拉斐尔突然很好奇——克劳利开着宾利冲进火场时在想什么。于是他那样问了。



已交往设定

纯情恶魔和坏天使的第一个亲亲!





克劳利视角


他们坐在丽兹酒店熟悉的位置上。天使正在品尝一份草莓蛋糕卷。


噢上……撒旦,他可爱的蓝眼睛都快淌出蜜了。

克劳利愉悦地盯着亚茨拉斐尔进餐,手指在喉间来回滑动。天使甜分爆表的笑容就是他最好的餐饭。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恶魔先生快乐地享受同可爱男友亲密的时光。


直到他的天使男友优雅地擦了擦嘴,抬起那双灵动的、水润的眸子看向他,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

克劳利认得这个笑容,这通常代表他的天使要开始使坏了。而不幸的是此刻餐厅里天使的能整的熟人只有他。


恶魔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亚茨拉斐尔眨了眨他的蓝眼睛。

“克劳利,你开着宾利冲进火场时在想什么?”

预感成真。


克劳利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已知克劳利冲进火场的原因是要脱离那个该死的M-25高速,要脱离那个弱智高速的原因是他要完成天使嘱托快速和天使汇合

即克劳利是为了亚茨拉斐尔激情报废宾利


又已知宾利对克劳利很重要——他保养了九十年没一道刮痕,天天给他的美人放皇后乐队的歌。

故得出结论:亚茨拉斐尔对克劳利来说比宾利重要无数倍。


他的天使想听他花式告白


克劳利沉默了。

要这事放暧昧期他完全可以张口就来一万字调侃三万字表白。保证把小天使撩得面泛桃花结结巴巴,磕绊着跑回书店。

但现在吗——

巧舌如簧的恶魔先生看着他天使男友的狡黠笑容,脑子里一片空白。


恋爱使人智商降低。

热恋使恶魔脸皮变薄。


克劳利觉得这样不行

怎么能被天使撩得团团转,他可是个恶魔!恶魔!从来只有他撩人,没有人撩他!


心里的小人疯狂呐喊,克劳利八风不动稳若泰山眼神锐利笑容邪魅——他A上去了!


“……天使和宾利价值换算准则……”

艹他都说了什么。克劳利想一巴掌扇死刚刚的自己。


他绝望地看见亚茨拉斐尔的目光变得迷惑,会说话的蓝眼睛开始泛出委屈。

恶魔先生觉得他还能补救一下。


“……呃你知道的……那,那辆宾利就陪了我九……九十年,还是你和我一起去提的车。而天使,你陪了我六千年了,咱们一起看过无数辆车……虽然车在十四世纪还没发明。你知道的我讨厌十四世纪……人类真的是一种聪明的生物……”


噢,去他上帝和撒旦的。

克劳利现在是真的麻了,他想去和地狱派发身体的员工好好“聊一聊”他的舌头是怎么回事。

这根本不是他想说的内容!


克劳利沮丧极了。他的天使想和他调情,他却把一切都搞砸了。这让他有些气馁。


正丧气时,克劳利听到了他的天使轻柔的嗓音。


“My dear,you are so lovely.Can you give me a kiss,and would you like to go home with me together?”

(我亲爱的,你真可爱。你能给我一个吻吗?我可以邀你一起回家吗。) 

“Yes,Yes my angel.Of course I'd love to”

(好的我的天使,我当然愿意)


恶魔打了个响指。时间的流动从此暂停。时空罅隙里,天使与恶魔是彼此的唯一。

亚茨拉斐尔闭上了他的蓝眼睛,微微仰起了头。克劳利可以看到他的牙齿轻轻地咬着下唇。


这次他不会搞砸了。克劳利倾身而下。


天使和恶魔的唇碰在了一起。


天使和恶魔的亲吻是什么味的?

要克劳利来说,是蛋糕卷的甜,恋人的软和六千年的痴念成真。


克劳利从耳根红到了脖子。




亚茨拉斐尔视角


丽兹酒店的蛋糕卷还是那么好吃。他要为里面的奶油打十星好评!

亚茨拉斐尔快乐地抿着甜点。当然他并没有放弃优雅的餐桌礼仪。

只是稍稍吃快了点。

天使带着愧疚安慰自己。


克劳利就坐在他的对面,这个事实让他心安。他刚刚转正的男朋友怎么看怎么帅,但就是老笑。


天使愤愤地想,笑什么笑,不知道你笑得有多好看!已经有三个女服务生往这边瞄了不下十次了。


好吧他耳根其实也红了。男朋友身份的克劳利魅力加倍增长。

天使悄悄叹了口气,暗暗戳了戳甜品。他承认他有点泛酸。

他决定对男友小小地使个坏。

Bad angel


恋爱使人智商降低。

热恋使天使醋意横生。


天使没有想到,吸引来的女性也可能是他甜甜的笑容,更没想到小姐姐们看到他们这桌满满的粉红泡泡后就只有两个想法:

妈妈我搞到真的了!靠,又一对gay!

都是来磕cp的。


但无辜的、可怜的、笑容“招蜂引蝶”的克劳利先生还是糟了殃。

“克劳利,你开着宾利冲进火场时在想什么?”

天使满意地看见恶魔白皙的脸一点一点红透了。

Bad Angel !


克劳利结巴着说话时,说实话亚茨拉斐尔有点懵。他跟不上恶魔跳脱的思路。

但这有什么关系,他害羞了啊!

他的男友实在是太可爱了!


害羞的恶魔没注意到天使的脸也悄悄浮上红晕。


众所周知天使是一种可以感受到“爱”的生物。

亚茨拉斐尔可以感觉到克劳利在吐出磕巴的单词时,整个餐厅里洋溢着无比温暖的爱意。

那爱意是绵长的、细腻的,也是青涩的、温柔的。一点一滴,汹涌成波涛将他淹没。亚茨拉斐尔整个天使像是被泡在了阳光下的海水里,说不出的惬意柔软。

噢,而且那片海洋一定名为克劳利。

他无法对克劳利生任何气了。


于是亚茨拉斐尔小心翼翼地开口,不想让自己满腔的爱轻易泄露出去导致某个恶魔得意忘形。


“My dear,you are so lovely.Can you give me a kiss,and would you like to go home with me together?”


好吧他还是有点害羞。他们六千年没接过一个吻。

不过这点羞涩都在看到恋人骤然点亮的金色眼眸时化作了欣喜和甜蜜。

亚茨拉斐尔很高兴他的话能让克劳利开心。


“Yes,Yes my angel.Ofcourse I'd love to”

于是亚茨拉斐尔得到了他的第一个吻。


空气中的“爱”更活跃了。酝酿了六千年的爱意滔天在这个吻中变得更加缠绵。

还是天使和恶魔双份儿的。





所以天使和宾利的换算准则到底是什么?

对克劳利来说,这是个伪命题。

当他飙着宾利进入火海时,恶魔燃烧的金色蛇眸里只有一件事情——他的天使在等他


天使和宾利的换算准则,即没有任何宾利能比上他的天使亚茨拉斐尔,两者不具备换算基本条件。




——————我是沙雕的分界线——————

哈斯塔视角


地狱公爵开始尖叫——有一说一他音域可真高,起码这是他比记者小姐更像名女性,还是16岁青春尖叫少女。

“你怎么敢向我问那个叛徒的事!我半个字都不想跟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白痴雌性生物说话”


他突然哽咽起来

“那个混蛋把车开进那个傻逼火圈时没有半点犹豫啊!他甚至换了张唱片!我的躯体就这么无形体化了啊,被活活烧得无形体化了啊!我一千年的工资都赔进去了!全赔进去了!”


他痛哭流涕

“但撒旦在下就因为那个混蛋在人间胡作非为泡天使,老子又被派去人间监视,不得不买一副新身体!


他哆嗦着,面目狰狞地指着墙角一具黑发亚洲女性躯体。

“去他上帝的我预支了三千年的工资还不得不接受一个和我适配度低到极点的垃圾女性仿真身体”

(记者小姐觉得小姐姐长得挺好看到,属实是蛆叔不配了)


“你不是问我那个混蛋的混蛋天使和混蛋宾利怎么换算吗?”

他又开始尖叫

“他们都一文不值!一文不值的垃圾无需换算!一文不值的垃圾没有换算价值!”




因被采访者情绪过于激动,采访提前结束。

记者小姐再次提示您,关爱没钱且单身的空巢打工人哈斯塔,无人需要负责( '▿ ' )




宾利视角


…………

我以为他爱过我,毕竟他保养了我九十年没有划痕,每天给我听皇后乐队,还叫我美人。

…………

但他凶我

他让我开进火海还凶我让我不许着火?!!

呵呵,终究是错付了。

男同就应该只和自己老婆卿卿我我。

男同不配有爱车。





老蛇关于本篇的帅图




无聊的碎碎念

1我其实很想看天使对宾利说

你觉得你死了,克劳利会为你哀悼吗?(串场隔壁GGAD)

但是吧这样太崩人设了,只能忍痛割爱。

咳咳,也许下回可以来个cp乱炖性格转换器?(被打)


2我一直感觉老蛇亲车零件那段很帅,但又莫名委屈。就好像在和天使说:“我爱车都因为你烧没了,你还催我,而且你还不给我亲,我只能亲车零件。”

所以本篇安排了亲亲!


本篇的初衷是想看老蛇的结巴解释,但写着写着就变成男同秀恩爱了。不过写的很开心!

本篇是目前为止蠢作者最喜欢的一篇!

能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吗վ'ᴗ' 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