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p可逆不可拆

329浏览    17参与
浅沫de蓝绿

长珩·水云天旧事(一)

主CP长青树·长珩×青苍

  副CP修言×流萤

  私设·带长珩妈咪,仙月两族还没大战。

  水云天和月族虽后世成为宿敌,但此时关系却是不错的,只是忘川为界各自为王罢了,甚至因着连接云梦泽的关系偶尔也会交集。

  ————

  言萤初识(上)。

  忘川尽头蓝绿色的极光恍如天地之极不断变换着格外漂亮。而修言正倚在一侧用一个碧绿的吊坠催动小舟缓缓地行在忘川之上,好不浪漫。

  “谁?!”修言只感觉一阵灵力波动传来还没见人便正坐起身,随即便被砸在怀里的人搞的怔愣片刻手上却动作不慢迅速把人推开。

  (女的?活的?有点好看呀!还是从...

主CP长青树·长珩×青苍

  副CP修言×流萤

  私设·带长珩妈咪,仙月两族还没大战。

  水云天和月族虽后世成为宿敌,但此时关系却是不错的,只是忘川为界各自为王罢了,甚至因着连接云梦泽的关系偶尔也会交集。

  ————

  言萤初识(上)。

  忘川尽头蓝绿色的极光恍如天地之极不断变换着格外漂亮。而修言正倚在一侧用一个碧绿的吊坠催动小舟缓缓地行在忘川之上,好不浪漫。

  “谁?!”修言只感觉一阵灵力波动传来还没见人便正坐起身,随即便被砸在怀里的人搞的怔愣片刻手上却动作不慢迅速把人推开。

  (女的?活的?有点好看呀!还是从天上掉下来?哇哦,那带回去当个宠物养?应该不会太麻烦吧?!)

周所周知,月尊东方修言说一不二最讨厌麻烦二字了。

  “这…不好意思,是我学艺不精打扰了这位兄长?!”那女子见状也赶紧往后退了两步远拉开距离。

  “你不认得我?”

  闻言那女子摇了摇头,容色倾城此时发簪微乱垂了两撮下来平添三分温婉“我谁都不认识,只是来云梦泽寻我师父她留信要我来云梦泽不可耽误可是我出了水云天便不认路了,怎料我仙术不佳迎上大风从上方掉了下来。”

  修言闻言淡淡歪了歪嘴角,竟是水云天蠢仙子?“你师父怎么放心你出去的,且不说这忘川乃两族交界…”

  “怕什么若是碰上月族我定让他拜倒在我石榴裙下不就成了!”

  “就你,你倒颇为自信啊,你连此处禁锢法力施展都不知道还是回水云天在修炼几万年吧!”说着抬手一挥,变出小巧的酒瓶抬手倒在杯中画风一转“这可是我北溟的好酒,小仙子可想试试!”

  “试试就试试,有何不敢我虽不是最美的可我也是最可爱的小鹿了。”

  “你这外表倒是于性子不符,聒噪!”

  “那是她们那些花花草草真身都比不上我,都不和我做朋友!”那女子说完也不客气仰头喝下。

  “我这酒哪里是给你这么喝的,糟蹋了我的好酒。”修言如此说着却是悄悄打量女子的原身,好像…还是只白色小鹿?抓回去当宠物倒不错!

  “这兄长,如今酒也喝了你看你能不能收留收留我我有灵石的。”那女子说着取下戒指变出了一堆灵石放在桌上。

  修言不由轻笑“你这小仙子倒不怕我是坏人,人都说财不外露你可倒好才见了一面便这般信任我?”

  “若兄长收留我,这些都给你可好?等我联系到师父就走行不行?何况兄长长的这么好看定不是坏人多笑笑就更好看了。”那女子说着伸手扯了扯修言的袖子柔声说到。

  “你倒是会攀亲我何时成了你兄长,让你一口一个叫的好生熟练!这一面之交我可不敢带你走!”

  “那你也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啊?你就带我走吧,难道你忍心我这白白嫩嫩的小仙子便宜了月族被月族骗走嘛。”女子手下还扯着袖子闻言抬起头来一双杏眼颇为可怜的看过来。

  修言莫名觉得心跳加速“我?我叫东方修言!那你呢?你刚所言可是见了月族骗人?”

  闻言那女子也不扯袖子了好像眼里的光都淡了一点,看上去好不委屈“我还是个才化形的小鹿仙子还没有名字呢!也没见过月族不过是从师父带回的话本里看到的。”

  “我刚看了你的真身你师父把你养的很好,不如就叫做流萤可好?”

  “好啊好啊,只要修言收留我叫什么都行!”

  “谁说我要收留你了,你刚还说月族专骗小仙女我就是月族!只是不知水云天那群人竟暗中如此编排我月族子民?!”

  “啊!这这这…不是,我都是从话本里看来的做不得数的!我不管、修言?修言哥哥你就带我走吧,好不好?”

  “你确定不悔?”“当然不悔呀!对了我们该去哪?”修言看了流萤两秒拉过流萤到岸上开口“殊离!”

  话落,一色白龙冲天而降落地变成一白衣少年冲修言行月族礼同时开口“主上何事!”

  “回苍盐海!”

  疏离看了看并未多说化为龙身载上二人腾空而起,飞往苍盐海的方向。

  ————

  苍盐海,寂月宫

  疏离在落地变为人形“主上,这小仙子如何安排?”

  “就把她先带到对面霁月宫里照顾着。”

  “是主上。”

  “那修言哥哥我先过去啦一会找你玩啊!你不愿意吗?”如此说流萤手上却是熟练的拉袖子了。”

  “…愿,愿意。你先同疏离下去休息。”

  “那就谢谢修言哥哥了。”说着跟上已走了几步的疏离身后。

  霁月宫里,流萤左顾右盼的看着摆设,四处都摆放着鲜花,就连地毯都是浅绿色的,床幔上还挂着一排翠绿的饰品一闪一闪的好生漂亮“你们月族的房间都这么漂亮吗?和传言一点都不像。”

  “你这小仙女莫要得意,这里是为未来月主准备的,照着云梦泽最好楼阁建造你定然是不曾见过。算了,我要回去复命你待在这莫要乱走待会我会通知些宫女照顾你!”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

  寂月宫

  “那小仙女怎么样了?!”

  “没半分稳重,主上莫非要她成我苍盐海月主?!主上三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说着竟跪下来“若主上实在喜欢大可封妃无伤大雅,可月主之位不可!”

  修言垂眸看向疏离不怒反笑“疏离本尊何时说要她当月主,不过是个有意思的小鹿罢了上不了台面你且寻些养鹿的书即可不必在此处瞎操心。”

  “是,是属下失言了我这就去找。”闻言疏离倒是颇为开心的退下。

  疏离走后,修言摔上门做到床上怒到“这该死的疏离竟觉得本尊会心悦一只蠢鹿?当真是脑子坏掉了,算了算了计较起来他怕更以为我对她有情,麻烦。”话落倒是真自我安慰到了不再生气。

  这边修言刚平复好,疏离又回来了,看着疏离手中那半人高的书籍颇为无奈“你,择重点讲来便是!”

  闻言疏离颇为熟练的放下手中的书开口总结“主上,刚我以读过大部分大同小异具体分为四个要点!1阻止近亲联姻,以免影响后代可忽略;

  2鹿的驯化,温柔感化鹿的性格程度有点难主上不必如此;

  3增强鹿的体质,每天正午前需晒一至两个时辰太阳也可行;

  4鹿的胃口挑剔,最好多元化进食,精心点可以做到。”

  修言扶额“本尊知道了你吩咐下去不可对她无礼,她这蠢鹿别真的被谁弄死那便没得玩了,她那师父还要全算在我身上!”

  “是,疏离告退。”

  “等等,顺便去水云天查查这小鹿什么来头,她师父又是谁。”

  “是,疏离领命!”话落转身离开寂月宫。

饭团酱要画画

居然做了个傻兮兮的过程图😂️😂️😂️,画的时候居然被我妈妈说是姐弟,蓝瘦香菇😭️

居然做了个傻兮兮的过程图😂️😂️😂️,画的时候居然被我妈妈说是姐弟,蓝瘦香菇😭️

饭团酱要画画
命名轰爆中华之旅~(场景真难?...

命名轰爆中华之旅~(场景真难🙂️)

命名轰爆中华之旅~(场景真难🙂️)

饭团酱要画画
痴汉轰(3)我就说吗,怎么会让...

痴汉轰(3)我就说吗,怎么会让你逃掉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ಡωಡ)hiahiahia

痴汉轰(3)我就说吗,怎么会让你逃掉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ಡωಡ)hiahiahia

饭团酱要画画
痴汉轰(1)发现上次发的画有点...

痴汉轰(1)发现上次发的画有点错误唉,真的是原谅我吧小轰轰

痴汉轰(1)发现上次发的画有点错误唉,真的是原谅我吧小轰轰

饭团酱要画画
#轰爆#痴汉轰(1)上线,终于...

#轰爆#痴汉轰(1)上线,终于抑制不住了的小轰轰太可爱了

#轰爆#痴汉轰(1)上线,终于抑制不住了的小轰轰太可爱了

饭团酱要画画

天啦噜!!真的是太可爱了啊!!银土我可以吃一辈子的~~快去结婚啊~~~

天啦噜!!真的是太可爱了啊!!银土我可以吃一辈子的~~快去结婚啊~~~

饭团酱要画画
最爱你了,所以你什么时候来我这...

最爱你了,所以你什么时候来我这啊?!(ฅ́дฅ̀)

最爱你了,所以你什么时候来我这啊?!(ฅ́дฅ̀)

饭团酱要画画
我的小可爱,可以妈妈不会画背景...

我的小可爱,可以妈妈不会画背景了π_π

我的小可爱,可以妈妈不会画背景了π_π

球家小墨

【苏流流苏】关于苏流流苏的qq群哦~

苏流流苏cp可逆不可拆哦~(仅对苏流或流苏粉说哒,所以可逆不可拆,其他的cp粉,理们随意)
欢迎加入
梅者为苏 飞湍为流,群号码:598047544
欢迎哦~群验证答案是:苏流流苏王道
不要弄错了哦~

苏流流苏cp可逆不可拆哦~(仅对苏流或流苏粉说哒,所以可逆不可拆,其他的cp粉,理们随意)
欢迎加入
梅者为苏 飞湍为流,群号码:598047544
欢迎哦~群验证答案是:苏流流苏王道
不要弄错了哦~

月亮今天也沒有營業

花乔七夕特辑

  “木兰,今天是乞巧节啊。”
  “木兰,今年是我陪你度过的第十个乞巧节了。”
  “木兰,你看啊,这是我绣的香囊,送给你,好不好看啊?”
  “木兰,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乔烟气鼓鼓的说道。
  乔烟忽然又泄了气:“抱歉啊,我又忘了你不会再说话了。”
  乔烟静静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有些疲惫地依靠在碑上:“或许七年前,就不该让你去。我是不是很自私啊,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你去,明明都知道了结果,却无法改变,太难受了……”泪珠滴落在碑上,浸润了“爱妻”二字。
  “木兰,乞巧节快乐。我祈求上天下一辈子让你,别再遇见我,就做个普通人家,安安稳...

  “木兰,今天是乞巧节啊。”
  “木兰,今年是我陪你度过的第十个乞巧节了。”
  “木兰,你看啊,这是我绣的香囊,送给你,好不好看啊?”
  “木兰,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乔烟气鼓鼓的说道。
  乔烟忽然又泄了气:“抱歉啊,我又忘了你不会再说话了。”
  乔烟静静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有些疲惫地依靠在碑上:“或许七年前,就不该让你去。我是不是很自私啊,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你去,明明都知道了结果,却无法改变,太难受了……”泪珠滴落在碑上,浸润了“爱妻”二字。
  “木兰,乞巧节快乐。我祈求上天下一辈子让你,别再遇见我,就做个普通人家,安安稳稳过完这一生吧。终究,是我负了你。”
  就在这时,花木兰的声音陡然响起:“喂喂,你还要抱着那块破木板子多久啊,怎么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自己上演了一出大戏啊。我不就是几天前没赶上你的生日了吗,怎么一言不合就把我写死了。还有这剧情能不能不要这么狗血,怎么每次都是我战死沙场然后你跟个深闺怨妇似的balabalabala”
  乔烟眨眨眼睛,踮起脚在木兰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即触即分。木兰的话戛然而止,摸着自己似乎还留着对方余温的唇愣了。乔烟摸摸自己不存在胡子的下巴,心里默默想到:话本子上写的以吻封缄这招还挺好用的嘛。
  乔烟牵起脸红彤彤的木兰轻声说道:“快走吧,今天集市很热闹呢。以后每年的乞巧节都要一起过呀。”
  花木兰声若蚊呐地低低应了一声:“好。”
 
  愿与你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甜菜贩卖社
我要为兴灿添砖加瓦,我萌的不是...

我要为兴灿添砖加瓦,我萌的不是188

线冷cp⁄(⁄ ⁄ ⁄ω⁄ ⁄ ⁄)⁄

我要为兴灿添砖加瓦,我萌的不是188

线冷cp⁄(⁄ ⁄ ⁄ω⁄ ⁄ ⁄)⁄

MID-J

真是个CP博爱党┑( ̄Д  ̄)┍

入股凯千

入股源宏

入股千源

入股航鑫

入股航其

入股其逸

入股程其

入股all其

入股逸其

入股凯千

入股源宏

入股千源

入股航鑫

入股航其

入股其逸

入股程其

入股all其

入股逸其

苏糖糖沉迷复古不可自拔

【楼诚AU/灵异】建国后不许成精 08

※楼诚AU设定,灵异向,主妖,lo主怕鬼

※私设无数,没啥考据,有兴趣可以先查看→脑洞

曼春OOC严重请注意不严重的时候我是不会特意提醒的


连载章节:【01】【02】【03】【04】【05】【06】【07】


08、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不了解的对手


阿诚最后还是回了卧室,明楼的那……不对,是有床的那间。


明楼还在浴室洗澡,阿诚盯着空了的床铺认真思考今天的睡觉形态。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六十年之前的那场变故之后,他就落下了一个不靠着明楼就睡不安心的毛病。可在成年男子的体型下,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阿诚思来想去,索性变回猫的样子,图一个心里...

※楼诚AU设定,灵异向,主妖,lo主怕鬼

※私设无数,没啥考据,有兴趣可以先查看→脑洞

曼春OOC严重请注意不严重的时候我是不会特意提醒的


连载章节:【01】【02】【03】【04】【05】【06】【07】


08、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不了解的对手


阿诚最后还是回了卧室,明楼的那……不对,是有床的那间。


明楼还在浴室洗澡,阿诚盯着空了的床铺认真思考今天的睡觉形态。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六十年之前的那场变故之后,他就落下了一个不靠着明楼就睡不安心的毛病。可在成年男子的体型下,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阿诚思来想去,索性变回猫的样子,图一个心里自在。

但现如今,明楼已经醒来,已经知晓这份无形中的依(sa)赖(jiao),如果还是以猫的模样睡下,阿诚生怕再次醒来又是在明楼的胸口上。

根本没想到“以人类的形态醒来睡在明楼胸口上其实是更可怕的一个命题”的阿诚,最终从衣柜的底层拽出了新的枕头和薄被,放在床铺的另一边。换了睡衣就把自己塞了进去,想了想,背对着门口又往床边挪了挪。


明楼沐浴归来,看到的就是一条近乎掉下床的被子精。

明家大哥无奈的摇摇头,阿诚是猫的时候,就瘦,变成人,还瘦,作为被子精还是那么瘦。

“阿诚。”明楼叫了一声,被子精完全没回应。

走上前,明楼想伸手拍拍阿诚的背,又怕他一躲直接掉下去,只好又绕到阿诚的那边。却没想到手刚接触到被子,被子就突然下陷了。

只留下很小的一团开始在被子下蠕动——阿诚变回猫了。


明楼失笑,他记得刚捡回阿诚那会,阿诚还跟他们认生,也不太熟悉怎么当一个人,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一旦做错了(或者觉得自己做错了)就心虚,一心虚就会先变回原形——这毛病多少年不犯了。


“阿诚,咱们家有吹风机么。我头发太多,不吹干明天可能有味道。”冲着蠕动的被子精,明楼柔声问道。

听见这话,被子精动的更快了。

被子太轻,阿诚喵废了不少劲,才成功的从被子里露出了头,“应该有,我去给你找。”

阿诚喵以猫的形态直接从床上跑出去了,奔到储物柜那里才想起来要变回人。


阿诚在被子里变回猫的时候,自然是没有鞋袜的。再变回人形,也是光着脚。翻到柜子深处的时候,便踮起了脚。

十只素白的脚趾在体重的压迫下,挤出了粉嫩的血色,倒显得脉络清晰的脚背更加的白净。

阿诚自己到没在意,倒是看的心中一凛的明楼特意拿来了拖鞋,放在他脚边,“穿上,别着凉。”

阿诚看了一眼明楼,又低头看了一眼拖鞋,什么都没多说,直接蹭着穿上,继续翻找。


废了一些功夫,总算让他找到了落了灰的吹风机。

这还是他去上大学的时候把自己当成一个“人”时买的,他平时不用这个。


擦净灰,插上电,吹风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质量不错,还能用。”对此,阿诚挺高兴。

把吹风机递给明楼,明楼却说,你帮我吹吧。


阿诚没拒绝。


阿诚没开热风,他的指尖本就微凉,卷着风,触碰到明楼温热的头皮的时候,后者打了个惊战。

关了吹风机,阿诚问怎么了?

明楼摆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架势,说没什么。

阿诚看了明楼两眼,确认了真的没事,才继续。


明楼的发质偏硬,但因为不算短,并不扎手,甚至有些顺滑,总体上手感不错。在发丝的缝隙间穿梭,一阵阵清新的橙子甜香便飘了出来,是他之前买的洗发水的味道。

阿诚突然想到,逛超市的时候应该买点橙子,现在正是吃橙子的好时候,怎么忘了呢。明台以前不爱吃水果,也没问现在的明小台爱吃什么。算了,回头还是接着给他买鱼吧。大姐爱吃这些,但是超市里的都不算新鲜。回头去找找有没有坐落在G市能24小时送达的网店,那里水果和蔬菜都新鲜。


吹风气嗡嗡的声响,阿诚一边胡噜着明楼的头发一边发散性走神。

明楼叫了他两声都埋没在了风声里。

还是明楼扭了一下头,才唤回阿诚的注意力。

“大哥?”关小了吹风机,阿诚问。

“明小台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明楼打着万分的注意,即使耳边有风声,也辨认的出阿诚的话语。

阿诚倒是选择关了吹风机,拿了梳子给明楼梳理着,顺便把关于明小台交代自己是明台和于曼丽的孩子,以及明小台暂时没有监护人这件事跟明楼一一说了了。


“还没查到是谁告诉他的?”明楼问。

“没有。我去查过他的养父母,只有一次出境记录,之后就在没有消息了。”说完,阿诚顺着替明楼梳好的发型,继续吹干事业。

明楼独自思忖,直到阿诚完工才继续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他说的没头没脑,阿诚却明白他的意思,“我不敢说。只是我叫他明小台的时候,我的言灵没起作用,但我也没……敢尝试别的名字。”

“你的意思是……”明楼显然也明白了阿诚的言外之意。

“但他为什么回来,是对方的允许还是逃脱,都说不好。我也不敢告诉大姐。”

“先不能告诉大姐。”明楼率先说道,“也不能坐以待毙。现在明小台在暑假还好,开学之后,我们就护他不及了。”

阿诚对此表示同意,“我再去查查御妖门的事情,也好给大姐一个交代。”

“恩,今天先睡吧。”明楼最后发表了总结性发言。


“我……去洗个澡……”已然换好干净睡衣,并不是很喜欢水的阿诚如是道。

说完就往浴室走。

“记得吹头发。”明楼笑着提醒。

“……”阿诚转身拔下电源,拎着吹风机出了卧室。


阿诚把自己收拾妥当了再回来的时候,明楼已经睡着了。

蹑手蹑脚的爬上床,阿诚才想起来猫的形态可能更安静。

好在明楼并没有被他吵醒。


阿诚本以为下午睡了那么久,自己应该睡不着了,却没想到很快就迷糊了……


等阿诚呼吸顺了,不翻身了,明楼挑开了一只眼皮一看,果然,阿诚又把自己睡得只剩支楞着的发梢挨着枕头的地步了。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蜷着身子,睡得还像个不安的孩子。

小心翼翼的把手臂穿过阿诚的脖颈,明楼抱着他的肩膀,把“人”薅到了自己的肩窝里。

移动过程还颇有心得——果然没长几两肉。

大概是躺舒服了,阿诚还在明楼的肩窝蹭了蹭。

搂着肩膀,明楼就着低头动作亲了下他的发顶,满鼻沁香的橙子味,他也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下了。


明楼醒来的时候,发现阿诚已经不见了。

下意识的去枕头边摸手机看时间,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现在大概还在电商的仓库里,却意外的摸到了阿诚的。手机上有一条推送的娱乐新闻,明楼顺手用自己的拇指去解锁,竟然真的开了。


明大少爷咧着笑表示,一个愉快的清晨是成功的一半。


明楼笑容满面的出屋,发现阿诚在做早饭。

大姐还在客厅睡得安稳,明小台却是醒了,不过是灰毛鸡,不对,是幼年孔雀的样子,在阿诚身边绕来绕去,不胜其烦。

阿诚面不改色的在厨房里转来转去,脚底下是加倍小心,但就是不给他变回来。

一问才知道,明小台一大早其实被变回来了,但趁着阿诚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准备溜出去。

这才被阿诚一气之下又变成了灰毛鸡。


明小台表示,宝宝心里委屈!

阿诚把他变成这个样子,他也不是不想找大姐去告状,但却被阿诚揪着翅膀威胁,“你猜大姐要是知道你这么没有安全意识,会不会让我们拿笼子把你关起来呢?”

他也只能围着阿诚小腿打转干着急。

但他不是不惜命的,他明明是听到楼下有动静才要出门看看的。

不过阿诚却说,“楼层之间是有结界的,屏蔽楼下的一切动静声响,你怎么可能听见!”

转述到这里的时候,明楼轻咳了一声,给明小台求情,“咱们之前也没见过小台这种血统么,也许他真能听到呢。”说话的时候,还给阿诚打眼色。

这次虽然没接到明楼的全部信息,但阿诚也就着台阶下了,把明小台变了回来,还不忘了说,“看在大哥的面子上。”

明楼摸摸鼻子,决定待会告诉阿诚一声,这个结界是当年他为了让阿诚睡的安稳从古籍里翻出来的,的确能屏蔽妖灵敏的五感,却不能隔绝人的。


明小台委委屈屈的看着两个哥哥,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大姐告状才不会挨骂。


明楼这才想起刚刚看的新闻,举着手机跟阿诚说,“如果新闻里这个,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我觉得我们应该下楼看看。”


明小台凑过去瞅了一眼,只见娱乐新闻的头条就是,“汪曼春再次施展消失大法,恶女专业户真的有遁地本领?”

这个汪曼春明小台是知道的,非科班出身,以演坏女人出道,能文能武,反派boss专业户,但行踪神秘,经常能逃脱狗仔们的围追堵截,细想,也是一个传奇。

不过不等他给明楼和阿诚科普,阿诚看着这次的失踪地点就是A市,已经得出了结论,面色发苦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关火,阿诚带头,明家三兄弟顺着楼梯来到了作为宠物诊所的一楼。


由于防盗帘还关得严实,虽然外头已然阳光普照,诊所里还是有些暗。但他们还是一眼看到了一条盘起的白蛇,占满了待客用的单人沙发,吓得一屋子小动物都禁了声。

就连已然有些见识的明小台小动物,也差点吓一跳。好在见识不够胆识凑,倒也没做出什么露怯的事情。

见此,明楼弯了下嘴角。


盘在沙发上的白蛇听见动静,直起了身子。

大概刚刚在睡觉,还有些迷糊,“呀,你们都来啦,看来是个好梦。”说完,窝起来要继续睡。


阿诚“啪嗒”一声,把日光灯打开了。


白蛇这下彻底清醒了,警惕的环视了屋内的情况,才滑动身躯下了沙发,将要沾地的时候,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模样。


只是相貌一般,明小台下意识的在内心评价了一句。

不过声音倒是好听,就是说出来的话十分不中听,“啊嘞,不是说一个死了,一个找死去了么,怎么都在?”


明家三个都没应她,明小台不明所以,明楼皱眉似乎在思索,阿诚直接回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想跟你一起吃饭了,我就来了。”说完,腰肢轻摇踱步到了阿诚身边,拽着阿诚就要往外走,还若有似无的给了明楼一个挑衅的眼神,“我来的时候看到这附近有卖汤包的,陪我去吃吧。”

而她等到的明楼的反应只有一个——明楼问阿诚,“这厮是谁?”


无视对方的怒气,阿诚抽回手,不那么认真的忍笑,“般若,把脸上的障眼法去了吧。”


“不许叫我那个名字,我现在叫汪曼春!”听到这,汪曼春也想起了脸上还有为了逃避狗仔的伪装。虽说是伪装,其实也是常用的障眼法,不过对付普通人的长枪短炮,简直不能更好用。


明楼“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啊。”

感受到明楼的敷衍,汪曼春到也不笨,“明楼,这么多年你是变傻了么,你不认识我伪装后的样子,你还不认识我的原形么?”

明楼倒是淡定,“世上白蛇千千万,我哪知道你是哪座塔里放出来的。”

阿诚继续忍笑,一旁观战的明小台也悟了——自家大哥跟这个蛇精有宿怨。


其实概括成宿怨是不准确的。

毕竟当年的般若倒追明楼的时候,也是轰轰烈烈潇潇洒洒的。奈何她的潇洒没撼动明楼半分。

熟读人间白话本之后,般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开始放弃明楼,努力缠着阿诚,尤其是看到明楼为此气急败坏的时候,就缠的更开心了。而且同样作为一个化形期超长的妖怪,般若缠阿诚缠的有分有寸,有理有据,只剩明楼对此嗤之以鼻。


般若其实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最初想让明楼吃醋的法子最后成功了,虽然这醋不是为她而生。但看着自诩聪明的明楼烦恼而不自知的样子,也很有意思,不是么?


当然,如今假装不认识她的明楼也是万分可恶的。

只不过在她彻底炸毛之前,阿诚出来打圆场,“我今天做了早饭,不过大姐还在休息,我们在楼下吃吧。”


“她也醒了?!”汪曼春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了。

“怎么,我不能醒么?”明家大姐准确的出现在了楼梯上,冷眼而视。

“当然不是,看见你们一家团圆,我特别为你们高兴。”汪曼春朝着楼梯走去,语气跟表情一样,写满了敷衍。

“那我就谢谢你了,般若妹妹。”明镜的回应也不带半分客气。

听到这个名字汪曼春皱皱眉头,“我现在换名字了,叫我汪曼春。”

“竟然换成了这个让人讨厌的名字。”

“大姐的名字彼此彼此啊。”


在明小台的目瞪口呆下,两个人横眉冷对的“携手”上楼。


只不过在剩下三个听不到的地方,假客气什么的就完全用不上了。


“阿诚是明楼的,你想都别想!”明镜低声警告。

“阿诚怎么就是明楼的了?!”汪曼春对此很不满,“明楼怎么就不能是阿诚的!”

明镜刚要反驳,却突然觉得不对,“你不是要拆散他们?”

“呵,说的他们好像在一起了似的。”心里想着‘我也得能拆散啊’的汪曼春,嘟囔完前半句之后,就表现的特别大度,“君子有成人之美。我就是看不惯明楼一副畏缩不前的样子,气气他。”

“般……曼春妹妹,我就知道你心地善良。放心吧,这次明楼也想明白了,不会像之前那么糊涂了。”明镜的表情温和了许多,“我看阿诚做了生煎,你吃得惯么?吃不惯的话我叫他们再去买别的。”

“我吃什么都行,不挑的。”汪曼春瞟了一眼楼梯的方向,半故意的对明镜加了一句,“只要是阿诚做的,我都爱吃。”

明镜也心领神会,对着汪曼春笑的甚是温暖,“喜欢吃就多吃点,不够了我让阿诚再做。”


“……”上楼的功夫还在担心爆发世界大战的明家三兄弟,这下彻底不懂了。

上个楼而已,怎么就从针锋相对转变为握手言欢了?


明楼心中更是警铃大作,一直站在反“般若”前线的大姐,这是要改旗易帜、改弦更张了?


下一章戳这里【09】

==================

答应我,即使不评论也给颗红心和蓝手好么……那个热度真的跟更新的动力挂钩的!仅次于评论给的动力!

果然我啰啰嗦嗦了五千字也没有走太多剧情……这篇文,好像又快被我写成流水账了……

下一章,我一定放老师出来!

P.S.下次如果我三天还没更新,欢迎催更= =!


未醉
大师兄又作死_(:з」∠)_请...

大师兄又作死_(:з」∠)_
请不要在意大师兄的衣服,窝画的时候忘记了!ಥ_ಥ上课不听课的结果_(:з」∠)_

大师兄又作死_(:з」∠)_
请不要在意大师兄的衣服,窝画的时候忘记了!ಥ_ಥ上课不听课的结果_(:з」∠)_

十月

凯源

今天看了生日会,觉得源源真的长大了,我一直都是站的凯源,但是今天站一秒源凯,今天源源的气场很强,不过在大哥和千玺上台后气势明显就弱了很多。cp可逆不可拆。不过我觉得源源攻的气质不怎么强,还是不要逆吧,有点小别扭。


纯属个人观点,请勿上升真人

今天看了生日会,觉得源源真的长大了,我一直都是站的凯源,但是今天站一秒源凯,今天源源的气场很强,不过在大哥和千玺上台后气势明显就弱了很多。cp可逆不可拆。不过我觉得源源攻的气质不怎么强,还是不要逆吧,有点小别扭。







纯属个人观点,请勿上升真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