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alvados

68浏览    12参与
槐序贰十六.

Vermouth与卡尔瓦多斯的故事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亲爱的,如今,你就在我身边,我们却不能在阳光下相爱。


                                         壹
砰!砰!砰!三声枪响,三人应声倒地。
“尾巴干净了。”对讲机那头只传来一声简短的报告。
“啊……多谢了。”Vermouth愣了愣神,这次任务应该是单人执行,那个人到底是谁……

Vermouth将任务要求的黑色手提箱交到了BOSS面前,盯着他不说话。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安排了killer B?”BOSS打开了手提箱,抚摸着里面的百万现金。
“你不信我?”Vermouth冷冷地说。
“不不不,你可是我最中意的情人啊。这次卡尔瓦多斯只是在执行任务时碰巧遇到你,我只是让他帮你一把罢了。”BOSS挑起Vermouth的下巴,想吻上去。
Vermouth后退一步,留下一句多管闲事便推门离去。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直觉告诉她,他便是卡尔瓦多斯。她妩媚地将手搭在男人的肩上:“真是多谢你了~”勾人的尾音在男人耳边缠绵,他却不为所动推门进去。
那一天,他不知道BOSS说了什么。他的脑海里全是她金色的长发与水波流转的眼眸。



                                         贰
此后,她与卡尔瓦多斯的合作很多,在一次次的任务种,她见识了卡尔瓦多斯精准的枪法。这种高效率让她更快的完成任务。唯一让她无奈的是在任务时,她与其他男人缠绵,总被高效率的卡尔瓦多斯扫兴。
“目标瞄准。”对讲机里传来了卡尔瓦多斯机器般的声音。
“叮~叮……叮!”在第三声铃铛响的同一时刻,子弹从黑色的枪管中射出,目标当场毙命。
“目标击杀。”

他来到侧门口接应Vermouth,已经超过约定时间20秒。他扔下烟,抽出手枪径直而入。
他在房间找到了腹部中枪的Vermouth,血已经染红了她的白色连衣裙。他抱起她杀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没有麻药,你忍着点。”卡尔瓦多斯提醒着Vermouth,拿来一条毛巾让她咬住。他自己也扯开衬衫,伤口众多,只是简单处理,然后准备为Vermouth取子弹。
子弹从腹部取出,他为她包扎了伤口。疼痛让她满脸汗珠,他细心地为她擦拭。
“你好好休息,我回去报告。”他抱起她,她柔软的肌肤让他慌了神,他告诫自己别多想,深呼了一口气,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上了被子。
她昏昏沉沉地醒来,她看到卡尔瓦多斯留下的纸条:锅里煮了粥,多休息几天。



                                         仨
Vermouth让他去接她,卡尔瓦多斯早早的来了。他看到她家门口停着保时捷356A,那是Gin的车。他调头将车停到阴影处,抽出烟缓缓抽起来。
穿黑色风衣戴黑色礼帽的男人上车离开,他启动车开到门口。
“让你久等啦~卡尔瓦多斯。”Vermouth从房子里走出,戴着卡其色夏威夷草帽,身穿白色长裙,这是她平时最喜欢的装扮。只是,今天的她,多了一份女人味。

他没想过她今天是约他去银座逛街,穿了一身黑色夹克。因为他想当然地以为她只会叫他出任务,车子的后备箱甚至装了整整齐齐的武器。
“卡尔瓦多斯,你怎么穿成这样?准备去抢劫银座吗?”Vermouth佯怒道,随后对着卡尔瓦多斯发笑。
到了银座,果然每个女人都是一样。即便是像她这种女人。
“卡尔瓦多斯,这件怎么样?”
“卡尔瓦多斯,这个戒指适合我吗?”
“这双鞋符合我的魅力吗?卡尔瓦多斯~”
……
卡尔瓦多斯敷衍着她,他不想和她搭话。一是他不知道如何回应,二是他不想和她太过亲密。他承认他对Vermouth有种异样的感觉,但他也有自知之明。



                                         肆
“卡尔瓦多斯,你在搞什么鬼!”Vermouth向对讲机那头大喊,可那头静默无声。
五个黑衣人已经把Vermouth包围,按计划,这五人早已成为枪下亡魂。
领头的刀疤脸举起枪,与Vermouth对视:“交出文件,说不定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你知道多少男人和我说过这话么~你可知他们的结局?”Vermouth面对死亡的威胁,仍是冷静下来,美艳的容颜让对手动容,可他们自然知道眼前的女人可比他们可怕百倍。
砰!一声枪响,刀疤脸被爆头。正在众人慌忙时,Vermouth利索开枪。

“怎么回事?给我一个理由。”Vermouth瞬间换了一个弹夹,抵住卡尔瓦多斯的太阳穴。
卡尔瓦多斯呼出一口气,冷静说道:“被算计了,狙击位置被查觉,不得不更改方案。我们得马上走,不能在耽误了。”
“暂且信你,到组织在解释吧。”此时的Vermouth竟意外的冷酷。

砰!砰!砰!三声冷枪响起,Vermouth寻声瞬间击毙偷袭者。等到她回来查看卡尔瓦多斯,先前为Vermouth当下子弹的他已倒在血泊中。腹部,右腿,左臂各中一枪。
“哈……V……Vermouth,真是抱歉,被算计了……”卡尔瓦多斯断断续续地说着,刚说完便被呛了一口腥红的血液。
“你别说话!我马上请求支援!”此时的一切怀疑都烟消云散。Vermouth急忙制止了卡尔瓦多斯,扯下衣服,慌忙地帮他止血。他依稀看到,Vermouth的眼里有两颗碧蓝的水晶在流转。
“V……Vermouth……我……”他极力想把心中最想对她说的话说出,他怕再也来不及表达他对她的爱,可是这该死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给我闭嘴!你再说话我一枪毙了你!”她对卡尔瓦多斯吼道,“Gin……他马上就来。”
呵……Gin……吗……
Vermouth的喊声渐渐细微,他坦然地闭上眼,他好困,好困……

他在组织的医院里醒来,呼吸器的导管让他觉得难受。看样子自己算是活过来了,Gin还真是利索。
他睁着眼,就这么看着天花板。麻药还未完全失效,脑子无法清楚地回忆任务时的情景。他期望护士快点来拔掉导管,否则这样的他看起来像个废人。
他呆视着天花板,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容,只是眼影有点花了,不然就堪称完美了。
“原来你没事啊,真是白高兴了。本来想着这次任务的酬劳可都归我了呢~”Vermouth抚摸着卡尔瓦多斯的面庞,为他擦拭了嘴角的血迹。
她没事就好,卡尔瓦多斯在心里说。只有Gin能让她毫发无伤,他其实感到安慰。
他再次闭上眼,Vermouth也知道他说不了话,也就不再打扰他休息,安静离开。


                                         伍
他一进门就被抵到门上,还没愈合的伤口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Vermouth眼神炽热,没给卡尔瓦多斯反应的机会,便用唇堵住了他的嘴。双唇热烈的吻着,她如水蛇般的舌头探入他的唇。
“Vermouth!”卡尔瓦多斯按住她的肩膀,迫使自己从沉浸的感觉中醒来。
“怎么了?”她的眼神迷离,想要挣开他的束缚继续吻上去,“你难道不想和我调杯酒吗~”
卡尔瓦多斯沉下脸,帽檐的阴影让Vermouth看不清他的眼神。
“别再戏弄我了,Vermouth。”
沉默让时间变得静止,双方都不再说话。卡尔瓦多斯开门离开,沉闷的关门声响起。


                                         陆
卡尔瓦多斯和Vermouth依旧是搭档,他们在组织的杀手榜上名列前茅。

“卡尔瓦多斯~这次又要麻烦你了。”Vermouth的声音依旧是玩世不恭。那件事对她似乎没产生什么影响,这倒是让卡尔瓦多斯松了口气。他回了句收到,便开始调试他的狙击枪。

满月的夜色下,她揭下面具,他则看到淡金色的流光。她是那样的耀眼,迷人,让他一时间慌了神。

危险的气息瞬间弥漫卡尔瓦多斯的全身,随之而来的便是双腿的刺痛。
名叫赤井秀一的男人,是他仍在欧洲时组织的优秀干部,和Gin不分上下,后来听说是FBI的间谍。
刺骨的疼痛和大量的失血让卡尔瓦多斯神志不清,视线渐渐模糊。可Vermouth仍在下面,两把手枪已被赤井秀一拿走,他只能挣扎着去掏仅剩的在胸口的手枪。

Vermouth险些死于赤井秀一的霰弹之下,好在顺利逃生。
卡尔瓦多斯看着她驱车而去,安心地露出笑容。他想着曾与Vermouth的一幕幕,自顾自的摇起头来。他自叹自己的可悲,懦弱,最终也只是一只永不见天日的老鼠。可她的出现,让他的太阳终于升起。
那一晚她吻着自己时,他是多么想把她拥入怀中,让她只属于自己。可他明白,她不属于他。那晚的她不过是为了回报他替她挡下的子弹。他爱她,绝不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他爱她,希望能得到她对Gin般的爱。可是,Gin是Gin,而他是卡尔瓦多斯。他永远无法替代Gin,他也不想去替代Gin。
他举起枪,抵住自己的头。


                                         柒
黑色的棺木静静安葬,泥土一点一点将它掩埋。大雨不期而至,似乎诉说着死去之人的悲哀。十几把黑伞静静伫立,目送着最后一程。
墓碑没有写名字,只有一行字刻在黑色碑面:
                                 I miss you.


                                      后记
那晚,他抱着受伤的她。她贴在他的胸膛,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加快的心跳。

同样是那晚,她清楚地看到楼下停着的车和抽了一地的烟。他没有走,他守了她一整个晚上。

Gin来的那晚的第二天清晨,她看到他停在了角落,等Gin离开才假装刚来不久。

他中枪的那天,她的声音已经颤抖,慌忙到不知所措。当他在手术室里病危,她在外面哭花了眼。

当那晚他对她说出了那句话时,离开的关门声在她的心上扣下沉沉一击。

当他扣下扳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那一声枪响,让她觉得天旋地转,手已握不住枪,泪水决了堤。



墓碑上的那句
I miss you 是我遇见你。
I miss you 也是我想念你。
I miss you 最终是我错过你。

许无

越长大越厌世

越长大越厌世

许无

2020年才开始一个月

有无数灾难发生

希望全国人民都能挺过这次考验

平平安安


来法国已经四个月了

什么也没做

根本就收不起心学习

真的很久没有认真学习了

要努力啊


希望2020一切顺利


2020除夕夜

2020年才开始一个月

有无数灾难发生

希望全国人民都能挺过这次考验

平平安安


来法国已经四个月了

什么也没做

根本就收不起心学习

真的很久没有认真学习了

要努力啊


希望2020一切顺利


2020除夕夜

许无

2020

继续努力

继续幸运

(~_^)

2020

继续努力

继续幸运

(~_^)

BlingBling
我的刮刀油画 70x90cm...

我的刮刀油画

70x90cm

快乐的长颈鹿

我的刮刀油画

70x90cm

快乐的长颈鹿

滴滴叭叭

爱生忧怖

想你放过我 想结束这种没意义的来回拉扯 又不想你真的说"算了吧" 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贪婪又怯懦的人

爱生忧怖

想你放过我 想结束这种没意义的来回拉扯 又不想你真的说"算了吧" 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贪婪又怯懦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