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anna

7680浏览    73参与
Teki

【看卡】Lemonade

Canna X Cuzz


纪实文学


成年人的感情大概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幸福美满,酸涩才是常态,最后又像水一样流走。


“用刀尖入水 用显微镜看雪 

就算反复如此 还是忍不住问一问 

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它们和小鸟一样 总在我胸口跳伞”


------------------------------------------


01


   文友赞去T1试训的时候,是抱着一些重建的决心的,他需要全新的环境、更宏大的舞台,重新构筑内心的天坛,...

Canna X Cuzz


纪实文学


成年人的感情大概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幸福美满,酸涩才是常态,最后又像水一样流走。


“用刀尖入水 用显微镜看雪 

就算反复如此 还是忍不住问一问 

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它们和小鸟一样 总在我胸口跳伞”


------------------------------------------





01

 

   文友赞去T1试训的时候,是抱着一些重建的决心的,他需要全新的环境、更宏大的舞台,重新构筑内心的天坛,或者是彻底毁掉。他想他大概是幸运的,打野市场的贫瘠,让他不需要拥有一份完美的履历也可以加入历史辉煌的功勋战队。


   和新队友见面的时候他有点社恐,除了成名许久又交过手的中单和上下路,剩下的都是刚从青训提上来的生面孔,小朋友们还总是喜欢成群结队,一起出现在休息室里,乌央乌央的,让原本宽阔的空间都显得逼仄起来。


   个子很高,长着一双狐狸眼的弟弟最先看到他,中气十足地跟他打招呼:“友赞哥好!”


   旁边的小选手也纷纷向他致意,三三两两地喊他友赞哥或是Cuzz哥


   他看过staff给的资料,但还处于脸对不上号的阶段,扯着笑脸打个马虎眼应下,你好你好,你们好。听起来像什么巡视的领导。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露出标志性的心形嘴。


    晚上回到宿舍,在整理桌面的是那个狐狸眼弟弟。室友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于是自信地打招呼:彰东啊,收拾的挺快。金彰东大半个行李箱里的东西还杂乱无章地堆着,他扫了一眼,很耿直地回答,没有,东西还多着呢。


    文友赞对金彰东挺宽容的,宽容他整理东西磨蹭半天和过分实诚。刚入社会的年轻人带着自己的棱角和傻气,学不会敷衍迎合也很正常。


    超大的行李箱摆在门口,金彰东一次拿几样东西去自己的区域,来来回回地走。文友赞看得眼睛有点花,他说把箱子拖近一点吧,挪了几步才意识到箱子的尺寸挤不进夹在两张床铺间狭长的过道。金彰东说,还是我来吧。他利落地合上箱子,单手拎到自己的桌子前,如果不是刚刚切实感受过箱子的重量,文友赞会以为金彰东拎的是个空箱子,他发出了一声惊叹,说你的力气很大啊。金彰东不知道这是什么值得欢呼的事情,他在进入青训队之前在电子厂上过班,还有起早贪黑搬苹果的工作经历,有力气才有饭吃,这不应该是从蛮荒时代起就刻在基因里的常识吗?他有些疑惑,所以最后只回了一个嗯。


    金彰东也很宽容文友赞,宽容他偶尔的小迷糊和被宠大的天真与想当然。


    等到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了生活的气息,他们终于没有借口逃避沉默。金彰东倒是读不懂空气里弥漫的尴尬,他只是想到明天就要正式训练,有点兴奋,开始没话找话,说自己是打上单位的。文友赞想,这我知道啊,staff说过的,他出于礼貌回了一句我是打野,说完就意识到这金彰东应该也知道,于是找补了一句,我以后会多多照顾上路的。


    金彰东并不知道这句话的重量,也没有放在心上过,他只是觉得说这句话的文友赞才终于有了点哥哥的样子。平常的文友赞离哥哥这个形象很遥远。留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锅盖,直播时候表演吹笛子,排队无聊还会模仿吸盘魔偶,一言不合就往灌木丛里钻的人,怎么会是哥哥呢,他三岁的侄子现在都很少会哭闹着要大人们抱了,反正在庆州的时候,金彰东是没有把背上的人当作哥哥的。


    他的力气确实很大,背着文友赞跑步都不带喘的,更何况,小个子的打野真的很轻,他回忆起刚刚这人聊天聊着聊着就跑到灌木丛里的行为,开始胡思乱想,这算不算现生打野,如果丢去无人岛的话好像也可以在丛林里灵活穿梭活得很好,但是连个行李箱都不大搬得动,造房子会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吧。他一路天马行空,太阳开始西落,文友赞说在他背上太高了,很冷,嚷嚷着要下来。金彰东不知道一米八的高度对气温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但他知道文友赞现在只穿了一件卫衣,他把人放下来,敞开了自己的羽绒服。文友赞挤进他的怀抱里,落日余晖照得他眯起双眼,顺从地将双手搭上瘦削的肩膀。他想,文友赞一个人一定没办法在无人岛好好生活,他太娇弱了,应该在温室里好好长大。


    一点点的风吹雨打好像就能摧毁他。


    看到监视器里的广告图后,金彰东调动自己仅有的那一点贫瘠的想象力,也只能用花去形容。文友赞的五官很精致,绚烂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就像是绽放的鲜花。


    到拍摄的休息时间,文友赞拉着他的手腕要去看他的成品图。金彰东眯着自己的狐狸眼笑他,现在哪有什么成品图,都是没来得及P的,叫什么来着,应该是生图。文友赞牵着他凑到电脑前,用那种语调有点高的声音说,哦?我们彰东是要做爱豆吗?staff把图片调出来,文友赞看了好一会儿说,好像确实可以当爱豆哦,氛围感很好呢,看起来像……


    金彰东以为他要说像狐狸什么的,选手们的动物塑在粉丝那早就是约定俗成的标准答案。就像辰成哥是熊,相赫哥是猫,他因为细长的双眼,荣膺了狐狸的标签。这是很容易想到的。


    但文友赞在短暂的停顿后,说他像一只眼神锐利的飞鸟。


    这个形容听起来是比他的想象力丰富很多,但一时间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难道友赞哥不上网吗?他问,我不是狐狸吗?


    文友赞啊了半天,说,大家好像是觉得你像狐狸。

    

    

    02

 

    只有文友赞自己知道,他的那句“好好照顾上路”,并不是随口一提的客套话,当初说的时候或许是,但在赛季拉开帷幕后,他在场上场下都战战兢兢地践行了这句话。


    Rank里排到,不管是不是在同一边,都会详细解释说明自己的每一步动向以及应对方法,哪怕训练赛效果很好,休息时间里也拉着上单絮絮叨叨地讲哪个草里要做眼,哪个地方打野喜欢蹲,对面打得很激进可能是在演,躲在小兵后面有时候可以救自己一命……他口若悬河,事无巨细地巴不得把自己打LOL这几年积累下来的、从各位优秀上单哥哥那里学来的经验和技巧,一股脑儿全塞到金彰东的脑子里。


    他是第一次扮演哥哥这个角色,不清楚该说什么,该说多少,又总是觉得每个嘱咐都很重要,仿佛他忘了提点哪个地方,金彰东就会在比赛里跌跟头。上路是个危险重重的地方呢。


    讲完了他又怕金彰东记不住,就开始重复,最后又担心这样会不会太啰嗦,听说现在的小孩叛逆心理很重。他止住话头,长篇大论戛然而止。金彰东看向他,问怎么了,是不是想到别的什么了。他说没有,然后反问,知道了吗。知道什么呢,是知道上单要这样提心吊胆的生存,还是知道打野会时刻关注上路不用怕,文友赞自己也不知道。但金彰东眯着眼睛笑得傻傻的,声音软软的跟他说,知道了,哥。


   金彰东应下的那三个字也不像随口的敷衍。至少他在上路,越来越混得风生水起,开始还只是拿一些工具人稳住,后来渐渐可以用大核英雄分担队伍一部分的输出压力。文友赞以前不理解追选秀节目的快乐在哪里,现在他有点明白了,养成确实很快乐。


   所以他其实并不介意在队伍里充当一个绿叶的角色,地图上的资源总共就那么多,平均分配显然不是取胜之道,有人吃饱,就要有人挨饿,资源守恒定律,多简单的道理。被视作是队伍的唯一短板也没关系,他清楚自己的价值,况且,Canna选手的功勋章有他一半的功劳呢。


   春冠的舞台上,金彰东哭着说谢谢哥哥们带着他走到这里,文友赞在他的身边看着,非常自觉地把自己划入哥哥的范畴,他有点臭不要脸的想,彰东的眼泪里,有几滴是属于我的。这让他可以很自豪地挺起腰板,无声地向世界宣告:你们看,这是我带出来的冠军上单。


   休赛季的直播,他闲得无聊在电脑上画画,他激情创作了很多幅画,最满意的是穿着T1队服的飞机,聊天室里的粉丝纷纷夸他画功了得,他高兴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如果今年拿到S冠,他就去说服相赫哥给英勇投弹手一个新皮肤,然后把这幅大作寄给英雄联盟设计师,多好看啊,照着上面画就好了。


   KKT上金彰东的消息弹出来的时候,他正在思考怎么把T1的队标加到大招特效里。


   聊天框里,金彰东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自己正在窥屏的事实,并且堂而皇之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说哥你上次说我像飞鸟,是什么鸟,画给我看看吧。


   文友赞都快忘了这件事,他很努力地去回想说这句话时候的心情,早知道就说像狐狸好了,反正大家都这样说。他无意识地晃动变成画笔的鼠标,又意识到金彰东可能还在窥屏,在摄像头外发消息拖延了一下,他说现在在直播不方便,下播了再说。但金彰东好像做得出来围观他画画这种事,文友赞想象了一下那种压迫感,追加了一句,画好了会叫你的。


   他那天下播的很早,绞尽脑汁的构思,完全忽略了拒绝这一个选项。他大概是第一次做哥哥,不太清楚,面对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其实应该直接拒绝。


   总之金彰东过来的时候看见了一只有着很丰满双翼的并不清楚品种的鸟,周围的云朵还有右上角的太阳说明它的飞翔能力很好,飞得很高。


   这根线是什么?金彰东指着从尾巴处延伸出来的一根细线,他问,哥画的是飞鸟风筝吧。


   你觉得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啊。文友赞飞快地关掉文档,在金彰东的抗议声里,面对是否保存的选项果断点了否。


   他们相伴着走回宿舍。那天天气很好,抬头可以看见一闪一闪的星星,文友赞停下来,数了一会儿,金彰东问他今天有几颗星星。他摇摇头,说数不清楚,像小鸟一样,总是在跳动。金彰东笑他视力不好,然后眯着自己轻度近视的眼睛一颗一颗的数。


   那一刻,文友赞心里产生一股冲动,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知道怎么排解,只能不停地眨眼睛来掩饰,他只是觉得下一秒首尔发生灭世灾难好像也没关系,因为这会成为他眼睛里最后的定格。


   听起来好像很惊悚诡异,但这是合理的,他如果多读点书,就会知道俄罗斯有位作家曾经说过:


   “谁珍惜幸福,谁就得及早辞别人间。世上无持久的幸福,正如没有永不融化的冰雪一样。”

 

 

03

   

   夏季赛的时候金彰东已经完全成长为一个可靠的上单选手了。他享受着队内资源的倾斜,输比赛也手握免死金牌,哪怕队伍的总体成绩称不上理想,队友说他打得好,教练说他发挥出色,媒体们把他捧上单杀王的宝座,粉丝更是直言叫他带着李相赫跑路,他想,他打得一定很好,至少称得上一句问心无愧。


   但艳阳天好像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舆论的风霜刀剑,面对文友赞的时候好像从不手软。他以前经常看到文友赞逛队伍论坛,或者是搜索自己的名字,现在他很少这样做了。有粉丝抖内骂他这件事,金彰东很后面才知道。他措辞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能嘴笨地说一句,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论了。


   文友赞张了一下嘴,又合上了,他思考了很久,最后说,我知道的。他当然什么都知道,他只是觉得怒斥他抢指挥权的控诉很莫名其妙,这明明是莫须有的一件事,可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或许没有人需要他的解释,相信他的人不需要,不相信他的人也不需要。这一切本身也没什么的,粉丝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队伍需要一个转移矛盾的靶子,真相并不重要。就算现在义愤填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的这群粉丝,以后再提及这件事也只会当作一场笑话。可这终究是望风捕影的一句污蔑,哪怕不足以在法官面前来个当庭对质,它都会是一个黑色的烙印,打在无处不在的互联网上,烙在他的灵魂里,他每次自我审视的时候都会看见。


   和他一起挨骂的AD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他说友赞啊,你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他想说,他也不想和自己过不去,只是他没办法当一个不会思考的机器,每次看见T1 Cuzz的ID他都会忍不住的怀疑,没有一份完美履历的他是否真的不配站在这个伟大的队伍里。


   转会期的动荡也很大,相浩的离开让他意识到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就算是白纸黑字签好的合同,花了钱也可以任意撕毁,离别和遗憾才是人生的常态。


   他在直播间里说,不要这样说相浩,相浩也是有心的,他会难受。聊天室里是一串意味不明的哈哈哈哈哈,隔壁金彰东直播间的笑声也很响,他想新来的弟弟更多了,年轻人和年轻人一起好像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不知道是第几次自己回宿舍的时候,他抬头没有看见星星,只剩一弯残月。他想,和我好像。


    可是又好像不大像。


    春季赛的每个人都在悄无声息地崩溃,像小熊一样高大的哥哥却会扶着他的肩膀轻轻地摇晃,他说,友赞啊,我们友赞。这哥是有什么超能力吗,可以一瞬间让别人鼻子发酸的那种,这样真的很犯规。


    金彰东的日子也不好过,他第一次暴露在这样铺天盖地的谩骂中,甚至沮丧地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要就此断送。文友赞刚刚酝酿起来的情绪就这样被打断了,他说这是什么悲观主义者的发言,今年没有出成绩还有明年,这个队伍不合适还有下一个队伍,只要努力总会有出路的。一句话说完,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金彰东想谁会在转会市场上给发挥不好的选手抬价,不被人看见有什么意义。


    文友赞想努力就有回报这句话简直是人类社会最大的谎言,不然为什么他可以轻松地打穿韩服,却没办法在比赛里有稳定的高水平发挥。


    对于夏季赛的首发名单文友赞多少有点惶恐,金彰东却将它视为最后的机会。他把绝大部分的心力放在如何保住自己的首发这件事上,实在分不出太多别的心思。他对一些事早有预感,比如鲜花经不住风吹雨打,但他刻意地去回避,仿佛就可以当它并不存在。


   黑夜的翻涌,绷紧的长弓,总有事物是真实存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文友赞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崩塌,连他自己也无法抗拒。


   他躺在床上睁眼看漆黑的天花板,他问,首尔会有大地震吗?


   金彰东不知道为什么也还没睡,他翻了个身,往过道那边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隔壁床的文友赞是不是在说梦话。


   房间重归了寂静,文友赞在心里默默地想,首尔有大地震也没有关系,所有人都会失去身份,到时候,在重建的队伍里,我如果不认领自己的名字、不再开口说话,会有人自人群中将我领走吗?

 

 

04

  

   如果真的有一天,灾后重建,朴辰成一定是那个能够准确无误报出所有人名字的人。他刚从医院回来,满脸的倦容,他说友赞啊,歇一下吧,别把自己逼太紧了。


   文友赞愣了半天,他想说我在逼自己吗?可是达不到监督的期待怎么办,我是被选择的人啊,我可以说放弃吗?他想说辰成哥我真的好累,首尔发生大地震的话,我不要自己的名字,我也不会期待被人认出,让钢筋混凝土铸成我的躯干,做一个刚毅不折的钢铁人吧。他说辰成哥,首尔什么时候能够见到星星。


   教练团队被管理层开除后,他才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朴辰成就差直接亲自动手压他去医院了。他带回来一本病历本、几张鉴定报告和几盒药,随手放在床头柜上。他现在没有力气去掩盖这件事,瞒着朝夕相处的室友,难度太大了。


   金彰东确实发现的很迅速。当他亲眼看到诊断结果的时候,他就没办法假装这件事不存在了。他很难说清楚自己抱着什么样的情绪,他只是开始频繁地粘在文友赞身边,好像要亲眼看着,才能确定他的存在。


   但是这真的很奇怪,明明是个病号,现在却突然有了上位者的威严,金彰东每次进他直播间的时候都格外小心,时间稍微久一些,或是靠得太近,都会惹得哥哥焦躁不安,语气强硬地喊他出去。金彰东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哥哥会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话,他不自觉地抿了一下唇,最后只是靠着门框安安静静地坐下。


   文友赞冷眼瞧着他的动作,出奇地冷漠。他不会感到抱歉、心软或是喜悦,他的情绪就像是死者的心电图,没有一丝波澜。他甚至有些恶劣的想,这是做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呢,我汹涌的河流已经干涸见底,这点露水确实可以短暂地浸润我贫瘠的河床,但最终只是消失在裂开的土块间。你能指望什么呢,我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我没有感触,不会回应,我只剩下这片旱地,在记忆里澎湃。


  不过这种陪伴也不是全无用处,回宿舍的路上,那盏路灯坏了,有人陪着他走过短暂的黑暗,总是比一个人要安心很多。

    

   他的睡眠质量开始变得很差,整夜整夜的失眠,难得入睡的夜晚,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能将他唤醒,更多时候,连声响都不需要——他一翻身,就撞进金彰东的视线里,他没说话,后者倒是受到惊吓似的浑身一颤。文友赞只是平静地望着他,和窗边漏进来的那点月光一样,无波无澜。


   于是,金彰东自顾自的说一些白天里的事,有些文友赞知道,有些不知道。他絮絮叨叨讲了很久,但他的一天实在无趣又普通,记流水账一样很快就到了头,他最后只能说,哥,我睡不着。


   文友赞觉得他的灵肉大概是分离了,身体留在人世间,遵照着自然规律,发出疲累疼痛的抗议,灵魂却好像飘到了另一个泥潭里,糊满了厚重的泥土,隔绝一切的感知。他只是喃喃自语了一句,我睡不着。


  那要不要…去吃点什么?哥今晚都没吃多少…


  金彰东的声音里不自觉带上了点哀求。虽然有些费时又费劲,但文友赞还是像在考古现场历尽艰难困苦最终挖开泥块的一角那样,成功捕捉到了这一信息。


  饥饿感没有和那句哀求一起突破厚厚的泥土,但他还是和金彰东去了一趟便利店。


  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间隙,他无聊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突然听见金彰东说,今天天气还不错,可以看见大概十颗星星,但是我没戴眼镜,可能数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文友赞就注意到绿灯亮了,他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走完一半斑马线还是忍不住驻足回头,他看着金彰东向他跑来,带起的风吹散了刚刚堆起的焦躁。


   放假的时候,金彰东买了一只老鹰风筝,邀请他去公园玩,文友赞接过来,塞到衣柜里,他说我画的不是这个。


   金彰东没有再提过风筝的事。夏决结束的那个假期,文友赞自己一个人带着那只老鹰去了公园,他不是很会,来回跑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旁边的小孩看不下去,说我来帮你。


   那只风筝飞得很高,和他当初画的一样,看起来快要和云朵、太阳并肩了。小孩把风筝线递给他,他摆摆手说,你玩一会儿吧,我就看看。


   他就这样看了很久,久到放风筝的小孩都失去了兴趣。那只老鹰从天空坠落,慢慢地、慢慢地掉在远处的草坪上。文友赞这时候才接过那根风筝线,他一点一点地往回收,看着那只鸟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尖尖的鸟喙触到他的脚尖。


   文友赞弯腰把它捡起来,然后抱在怀里,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他哭得很凶,好像要把一切的负面情绪排走。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眼泪治愈。


   但金彰东很惊讶他在冰岛的街头抢走了自己的雷锋帽。他问,友赞哥你冷吗,要再加一件羽绒服吗?文友赞说不用了,有这个帽子就可以了。


   然后他戴着这顶雷锋帽跟着朴辰成走了。


   在海岸边的礁石上,朴辰成指着满天绚烂的自然奇景跟他说,首尔没有星星,但是冰岛有极光。文友赞抬头去看那片勃勃生机的绿光,他说是啊,总有更好的。


   转会之后,因为疫情的缘故,他和金彰东撞比赛了,才在LOL PARK里有近段时间的第一次相遇。他们聊了好一会儿,到他要上场调试的时候,金彰东突然叫住他:“友赞哥。”

    

    文友赞回头看他,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问你最近还好吗?又想问画的那只飞鸟到底是什么,他买的那只风筝究竟是样子对不上,还是本质就不一样。可他自己好像知道答案。


   他想说我有点想你了。


   可是到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


   文友赞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张开自己的双臂,他说:“彰东啊,抱一下吧。”

------------------------------------------

END


So when life gives u lemons, make lamonade.




凌风踏雪

【Candyker】大难临头

听取了意见在T1和NS没打之前吃一口断头饭,也祝Canna选手和Teddy选手新赛季可以快乐比赛😿

预警:强制,三人行。

↓句號需要被點擊 

听取了意见在T1和NS没打之前吃一口断头饭,也祝Canna选手和Teddy选手新赛季可以快乐比赛😿

预警:强制,三人行。

↓句號需要被點擊 

凌风踏雪

【看壳】膝枕慎重

HP设定,斯莱特林五年级生Canna×黑魔法防御课教授Faker


🚗,Wid.1919544

HP设定,斯莱特林五年级生Canna×黑魔法防御课教授Faker


🚗,Wid.1919544

打野奇亚娜

【看壳】群星坠落之日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ooc注意

*不是吧,我一看怎么没人做饭,我快饿死了呜呜呜我饿的乱叫

于是随便摸一个甜饼了,没拿捏住性格,被反拿捏了,我emo了

朋友明天竞赛结束希望她加油,我今天发一下😪

————————————————————————————————————————

        那天训练的时候,李相赫的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大多是祝贺他们战胜韩华,成功守住了自己三号种子的位置。或许是觉得太吵,即使手机铃声被调到了最小李相赫犹豫着还是关掉了铃声提示。...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ooc注意

*不是吧,我一看怎么没人做饭,我快饿死了呜呜呜我饿的乱叫

于是随便摸一个甜饼了,没拿捏住性格,被反拿捏了,我emo了

朋友明天竞赛结束希望她加油,我今天发一下😪

————————————————————————————————————————

        那天训练的时候,李相赫的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大多是祝贺他们战胜韩华,成功守住了自己三号种子的位置。或许是觉得太吵,即使手机铃声被调到了最小李相赫犹豫着还是关掉了铃声提示。

        金彰东的视线自从李相赫的手机开始振动就没离开过李相赫,这也导致他rank效率不高。但是有些时候,他真的想永远永远注视着相赫前辈。

他说自己是他最喜欢的后辈。是吧?他对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吧?

        金彰东不甘心。每次团建或是赛后采访,他跟李相赫对视,就会忍不住笑。李相赫眉眼弯弯,带着年长者的温和耐心,那时候金彰东总觉得,要是能一直让李相赫笑就好了。要一直笑着,就要一直赢下去啊,金彰东这么想到。也许有一天我会成为相赫前辈的骄傲吗?那时候自己又是相赫前辈的什么人呢。

        ……想要成为李相赫的特别的存在。金彰东心想。

        金彰东又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还要再努力一点啊。

        “喂,你小子,干嘛呢,你一直都没好好rank啊!”路过训练室的监督nim提醒了一句金彰东,其他人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李相赫是转过头去看金彰东,金彰东立马转过身专心开始打自己的。

        他在看自己吗?李相赫这么想着。他不是很确定,但是他视线的方向,说到底也就是自己一个人吧。他看我干什么呢?但是李相赫又想了想,彰东似乎一直都有频繁看向自己,他是有什么话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吗?

        李相赫搞不懂,但李相赫准备问问。金彰东可是他最看好的后辈,关心自己的后辈队友也是一个前辈应该做的,李相赫说服了自己。

        快到休息时间了,大家都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准备睡觉,李相赫叫住了金彰东。

        “内,彰东啊,等一下有时间吗?”李相赫转过头去问道。

        金彰东收拾桌面的手顿了一下,没回头,而是看着电脑屏幕回答李相赫:“相赫哥有什么事情吗?”

        “嗯,是有些事情想问一下彰东呢。”

        金彰东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他发现了吗?金彰东不敢确定,但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是这件事。那相赫前辈是不是也知道自己的心意呢……

        金彰东陷入了迷茫,他看着李相赫那个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发现了他的心意。李相赫在感情方面一直是个笨蛋,他从退役的MaRin前辈那里知道一点点。

        “啊……这样啊……我有时间的相赫哥。现在就有。”金彰东停下了手边的事情,走到李相赫的位置上等着他结束这一把。

        金彰东的手放在李相赫的电竞椅背上,他低头没看屏幕,而是看着李相赫的黑色发旋,然后盯着发呆。

        “啊,我这一把快结束了,马上就好了哦。”李相赫的语气像是哄小孩子,金彰东有些不满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相赫哥一直把他们这些年纪小的选手当作弟弟一样,这不是金彰东想要的。虽然某些时候,这个身份也十分好用就是了。

        “没关系的,我会一直等哥。”金彰东这么说道。

        金彰东不是没有想过,进世界赛之后的美梦。那是打夏决前的某个晚上,他看着偌大的世界赛舞台飘下纷纷扬扬的丝带,他看向李相赫,李相赫看向那个冠军奖杯,笑容明亮得像夜空中最亮的星。一个很美好的梦境,他醒来后是这么评价的。

        金彰东胡思乱想的时候,李相赫也结束了那一把的中单VN,起身的时候差点把金彰东吓一跳。

        “打完了吗?”金彰东条件反射问了一句。

        “啊呀彰东真是的,你在我身后这么久都没看我屏幕的吗?那你在干嘛?”李相赫用着玩笑般的语气说着责怪金彰东的话,金彰东也只是尴尬笑笑。

        “不是啦哥……只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金彰东解释说。

        李相赫也不追问,只是带着金彰东一起到了门外。

        金彰东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问李相赫有什么问题想要问他。

        李相赫说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一直在分心,这样进世界赛可不行的。

        金彰东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说的是我一直在分心想你。

        李相赫见金彰东不愿意坦白,也只是语重心长的安慰他,然后让他不要有压力,世界赛好好打好好享受游戏,什么鸡汤都给金彰东灌一点,金彰东听的晕头转向,最后抓住机会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都这么关心所有后辈啊哥?

        李相赫愣了一下,然后还认真思考了一下,最后他说了不是。

        “诶?!不是吗?”金彰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比如一场告白?还是此生仅有的机会?

        不是的,我说了,我最看好你。李相赫这么回答他。

        这样啊……金彰东以为自己能听见什么意料之外的答案呢,果然李相赫前辈就是一个感情笨蛋。这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说不定就是此生仅有的机会,就是今晚,就在现在。所有星星都藏匿起来,就连月亮都不愿露头。

        辰星与晦月都在等待着这一刻,它们都在乌云身后静静的听着,等着金彰东表达一场平凡却又郑重的爱意。

        “那个……相赫哥……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金彰东看着李相赫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李相赫也跟着紧张起来,他看着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的后辈,突然觉得有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要发生。

        “哥——”金彰东叫李相赫的声音拉的很长,“哥——喜不喜欢我啊?”

        李相赫有些摸不着头脑,眼前的金彰东眼神小心翼翼的望着李相赫自己,像是想亲近又不敢的小狗一样。李相赫就心软了。

        李相赫说,我不是最喜欢你了吗?

        不是的,金彰东使劲摇摇头,我要的喜欢不是那种所有小辈都有的喜欢,相赫哥,哥,你知道的吧?我说的是哪种喜欢。我对哥就是这种喜欢,我真的很喜欢哥。

        李相赫一点也不意外,他是迟钝但不是傻。当年就是因为迟钝,才会错过景焕哥的那通电话。但现在,有些人已经要按耐不住先表白了吗?

        “哥可不可以也试着喜欢我一下?要那种恋人之间的,情人之间的喜欢。要跟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的。”金彰东鼓起勇气说。

        “啊啊……彰东的要求真是难办呢……不过……这样的话,我答应了哦?”李相赫最后还是答应了。

        什么时候自己也发现了自己对金彰东的心意呢,要追溯到这个后辈刚来T1的时候了吧。说自己最喜欢李相赫前辈,是他的粉丝,能跟他做队友真的很开心,李相赫也很开心,能认识这样一个可爱,有实力的后辈。

        最后金彰东又问了一句:“哥最后会不会甩了我啊?”

        李相赫倒是被他整不会了。

        “说什么呢你小子,我看起来很像那种人吗?”李相赫嗔怪道。

        “那MaRin前辈呢?”金彰东追问。

        “你也知道当年的事情?”李相赫有些惊讶,眼睛望向远方夜空的某处,两颗流星划过,轨迹交叉再分开,从此各不相干。他说,“都已经过去了。他也有新的生活了,他的未婚妻很漂亮,有机会的话,我会给你看看照片的。”

        “他们,很般配的。”李相赫轻声说。

        金彰东走过去把李相赫揽进自己怀里。

        金彰东说,以后哥的依靠就是我了,我也是很可靠的。

        李相赫笑他说,我当然知道你很可靠啊,不然我也不会最看好你。 

        沉默良久,金彰东最后说,那哥,我想要成为Faker正牌男友之后的一个亲亲认证。

        啊,你幼不幼稚啊。李相赫说着,但还是把脸凑上去让他亲。

        我向你索吻,在群星隐逸的夜晚。

        原本被监督nim派下来准备找一下Faker和canna的keria还没完全下楼,就俯下身看见了在门口贴贴的两人。他不敢说话,悄咪咪又爬上了楼。监督nim,有人偷偷谈恋爱啦呜呜呜。

        


鹤筱

skt虽有低谷,但绝不会没落

前途未卜,但请加油

一名老将和四名小将以及代理教练组

不管结局如何

都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夏天

skt fighting!

skt虽有低谷,但绝不会没落

前途未卜,但请加油

一名老将和四名小将以及代理教练组

不管结局如何

都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夏天

skt fighting!

義式白醬佐鮭魚
-未來可期 T1 Fighti...

-未來可期


T1 Fighting!


相赫啊帶著弟弟們再拿一次冠軍吧

你要是迷茫了的話

弟弟們怎麼辦呀


所以請一定要加油💪 


-------

比賽輸贏沒有指定誰對誰錯

再努力的不去看網路評論的我還是忍不住看有沒有任何一點點的人願意一直給他們加油

我認為作為粉絲我沒辦法評斷他們有沒有打好或者誰做錯了比較多

所以我只想一直支持他們不管他們是好是壞 想要再跟他們走過榮光

-未來可期


T1 Fighting!



相赫啊帶著弟弟們再拿一次冠軍吧

你要是迷茫了的話

弟弟們怎麼辦呀


所以請一定要加油💪 



-------

比賽輸贏沒有指定誰對誰錯

再努力的不去看網路評論的我還是忍不住看有沒有任何一點點的人願意一直給他們加油

我認為作為粉絲我沒辦法評斷他們有沒有打好或者誰做錯了比較多

所以我只想一直支持他們不管他們是好是壞 想要再跟他們走過榮光

義式白醬佐鮭魚

-CANNA x CUZZ - 情話

摊的上野组 他们两直播感情好好ㅠㅠ

突然蹦出小段子一發完,后续会发直播截图反正就是那个小表情我已经沦陷了ㅠㅠㅠ(什么

-canna x cuzz

-勿上升真人

-ooc

-国际三禁

先这样欢迎喜欢的小伙伴跟我聊天ㅠㅠ(?


---------------以下正文


     看了眼手机荧幕上面显示着2:50,金彰东比预定的时间还要早下播,下播的时候他友赞哥才刚开始一把新的积分,原本约好两人一起回宿舍的,那他只好跑去他哥的直播间等他了。


    文...

摊的上野组 他们两直播感情好好ㅠㅠ

突然蹦出小段子一發完,后续会发直播截图反正就是那个小表情我已经沦陷了ㅠㅠㅠ(什么

-canna x cuzz

-勿上升真人

-ooc

-国际三禁

先这样欢迎喜欢的小伙伴跟我聊天ㅠㅠ(?


---------------以下正文



     看了眼手机荧幕上面显示着2:50,金彰东比预定的时间还要早下播,下播的时候他友赞哥才刚开始一把新的积分,原本约好两人一起回宿舍的,那他只好跑去他哥的直播间等他了。


    文友赞的直播间很明亮看起来也很宽敞,金彰东觉得这跟他哥给人的感觉一样很舒服,所以他很喜欢去他哥的直播间。


    坐在视讯镜头外的位置上,看着他哥打游戏的样子,认真的表情又带着一点幼年感,过于投入的时候嘴巴还总是闭不起来。尽管看起来有点傻,但总归是可爱的。


    专注的哥哥,好想调戏啊..脑内无法控制的想法,让金彰东下意识的做出了动作。伸脚把自己的脚背贴在对方穿短裤露出来的小腿上,金彰东因为穿着袜子的关系,刺刺的感觉让文友赞猛然的缩了一下脚,虽然只是脚上的动作但还是大动作到从椅子上蹦起来。


     文友赞故作冷静的看了眼屏幕又抬头看了眼金彰东以示警告,在撇到留言区齐刷刷的一排问号后捏了把冷汗,再看到捉弄自己的人,对方不仅没有一点愧疚甚至有些小骄傲的表情,文友赞也决定行动上的报复将脚直接伸到金彰东的脚边,但因为腿实在是不够长,伸到一半就直接被对方反应过来反被抓住,这倒是文友赞没有想到的,他慌张的蹬了蹬腿但他弟弟的手劲十在太大..


    无奈之下他只好张口认错“我错了错了错了错了”没有发出声音但金彰东看出了他的口型,他微笑。把抓着的对方的腿往自己方向扯了扯,文友赞一个踉跄从椅子上摔到了镜头外,恰好的金彰东把他接住了,在他耳边道“笨蛋弟弟喜欢你”


  电脑屏幕上从泉水复活的豹女从5分钟前就一直站在原地疯狂的被队友闪问号,而站在金彰东怀里的文友赞也耳根子红到直接站在原地,直播的聊天室里也被问号刷屏了。



   

“你真的对你哥毫无尊重呢”事后文友小声的抱怨着

“莫?”金彰东露出天真浪漫的表情,好像之前的事都不是他做的一样


“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有啦,这样就很好了,哈哈”他真的不想在直播里承受一次这样的事了,再也不想被约谈了..文友赞苦笑

義式白醬佐鮭魚
被文友贊的萌袖萌到了(什 齁呦...

被文友贊的萌袖萌到了(什


齁呦而且game2結束後上野還互看對對方笑🥺🥺🥺🥺笑的我直接走心(?


小k的採訪真的是0國語言擁有者🤤🤤

什麼可愛鄰家弟弟啊

被文友贊的萌袖萌到了(什


齁呦而且game2結束後上野還互看對對方笑🥺🥺🥺🥺笑的我直接走心(?


小k的採訪真的是0國語言擁有者🤤🤤

什麼可愛鄰家弟弟啊

義式白醬佐鮭魚

齁呦原本想比賽前發圖的但我就比賽太緊張了而且他們打太快(什麼


所以我一直摸摸摸到睡著現在才發🥺🥺


首發五人這樣的狀況一定要保持下去啊🥺🥺昨天開幕戰你們真的好棒

接下來也一定要加油🤤🤤🤤🤤🤤


嚶嗚而且看到贊寶笑的開心我真的哭了ㅠㅠ(誇張


後面就是一堆有的沒的直播截圖反正就是大家都可可愛愛🥺🥺🥺🥺🥺🥺

齁呦原本想比賽前發圖的但我就比賽太緊張了而且他們打太快(什麼


所以我一直摸摸摸到睡著現在才發🥺🥺


首發五人這樣的狀況一定要保持下去啊🥺🥺昨天開幕戰你們真的好棒

接下來也一定要加油🤤🤤🤤🤤🤤


嚶嗚而且看到贊寶笑的開心我真的哭了ㅠㅠ(誇張


後面就是一堆有的沒的直播截圖反正就是大家都可可愛愛🥺🥺🥺🥺🥺🥺

義式白醬佐鮭魚
畫完了... 21攤的大家(...

畫完了...

21攤的大家(

奶茶人(?

衣服捏造 勿上升真人

畫完了...

21攤的大家(

奶茶人(?

衣服捏造 勿上升真人

義式白醬佐鮭魚
好可愛.... 笨蛋哥哥跟笨蛋...

好可愛....

笨蛋哥哥跟笨蛋弟弟...


毫無知覺娜寶的喜歡的卡子跟害羞的娜寶


上野可可愛愛


其實這個cp真的不知道打什麼tagTTT

佔tag的話會刪tag的

好可愛....

笨蛋哥哥跟笨蛋弟弟...


毫無知覺娜寶的喜歡的卡子跟害羞的娜寶


上野可可愛愛


其實這個cp真的不知道打什麼tagTTT

佔tag的話會刪tag的

義式白醬佐鮭魚

畫了T1五人的 獸化趴嘍(?

ooc有人勿上升真人⚠️


娜-🐭

卡子-🐑

小k-🐱

殼-🦊

泰迪-🐻

畫了T1五人的 獸化趴嘍(?

ooc有人勿上升真人⚠️


娜-🐭

卡子-🐑

小k-🐱

殼-🦊

泰迪-🐻

鹤筱

夏季赛见

调整好状态多多磨合吧

今年一定要来中国


夏季赛见

调整好状态多多磨合吧

今年一定要来中国


vivian小染

210121看壳撞车,壳圈子妈vscanna卡莎,过程极其好笑

1.两人在下路玩了一分钟,壳一直w捉迷藏,canna很想杀没蓝的琪亚娜,结果……

2.又在下路黏糊,结果又……

3.Canna打断壳回城,壳给他亮了小企鹅,又蹲草里吓唬了canna一套

4.又……

5.壳一波神奇抢大龙和完美团战

6.最后一波团战壳直接把canna秒了

这一天还撞了一把纳尔打辛德拉也挺好笑,但是还没ob

210121看壳撞车,壳圈子妈vscanna卡莎,过程极其好笑

1.两人在下路玩了一分钟,壳一直w捉迷藏,canna很想杀没蓝的琪亚娜,结果……

2.又在下路黏糊,结果又……

3.Canna打断壳回城,壳给他亮了小企鹅,又蹲草里吓唬了canna一套

4.又……

5.壳一波神奇抢大龙和完美团战

6.最后一波团战壳直接把canna秒了

这一天还撞了一把纳尔打辛德拉也挺好笑,但是还没ob

vivian小染

《相赫哥去哪儿了》

摊玩极限闪击团建,第二把看壳在同一队乱杀,第三把壳和teddy互换了,娜娜切进游戏发现相赫哥不见了。

娜娜:哎呀,相赫哥呢,相赫哥哪儿去了?

短:相赫哥去对面

娜娜:不行呀,要怎么办呀

Teddy:??


《相赫哥去哪儿了》

摊玩极限闪击团建,第二把看壳在同一队乱杀,第三把壳和teddy互换了,娜娜切进游戏发现相赫哥不见了。

娜娜:哎呀,相赫哥呢,相赫哥哪儿去了?

短:相赫哥去对面

娜娜:不行呀,要怎么办呀

Teddy:??


RyeSherry
[看壳甜饼] 《你找借口的样子...

[看壳甜饼]

《你找借口的样子就像少年藏不住心事了》

[看壳甜饼]

《你找借口的样子就像少年藏不住心事了》

vivian小染

李相赫,就决定是他了吗。。。

李相赫,就决定是他了吗。。。

RyeSherry

[看壳甜饼] 

p1:《关于猫猫壳的狗勾男友有多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通过黏人贴贴来宣示主权这件事》

《关于高岭之花傲娇猫猫为什么越发会做出一些诱惑性调戏小动作 比如在拍照的时候摸他小狼狗男友的大腿根这件事》

🆘看宝你的手又在猫猫壳腿下面干什么?这就是表面小奶狗撒娇依人 暗地里挑逗哥哥手不停是吗


p2:《关于年下小男友捕猫计划的千层套路从何而来这件事》

[看壳甜饼] 

p1:《关于猫猫壳的狗勾男友有多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通过黏人贴贴来宣示主权这件事》

《关于高岭之花傲娇猫猫为什么越发会做出一些诱惑性调戏小动作 比如在拍照的时候摸他小狼狗男友的大腿根这件事》

🆘看宝你的手又在猫猫壳腿下面干什么?这就是表面小奶狗撒娇依人 暗地里挑逗哥哥手不停是吗


p2:《关于年下小男友捕猫计划的千层套路从何而来这件事》

RyeSherry
[看壳甜饼]壳画的Hide o...

[看壳甜饼]壳画的Hide on 🌿  很难不让人想起全明星看壳的小菊+狮子狗包下 著名的梗:白天给哥哥🌿 晚上哥哥给🌿

[看壳甜饼]壳画的Hide on 🌿  很难不让人想起全明星看壳的小菊+狮子狗包下 著名的梗:白天给哥哥🌿 晚上哥哥给🌿

RyeSherry
[看壳甜饼]《穿他衣服的程度》...

[看壳甜饼]《穿他衣服的程度》

OMG!圣诞节小视频看宝穿了壳设计的那件T恤!

想必不是在宣誓主权就是昨晚衣服被壳弄脏了所以顺手拿一件壳的穿吧(?

[看壳甜饼]《穿他衣服的程度》

OMG!圣诞节小视频看宝穿了壳设计的那件T恤!

想必不是在宣誓主权就是昨晚衣服被壳弄脏了所以顺手拿一件壳的穿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