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aptain Salazar

170浏览    22参与
淡定猫

我最近没什么时间安心脑肉啊……
公司事好多……
草稿还被我写的太残暴了,根本不能放出来啊……
军雀早晚有一天要被我玩死……
放点巴登的图好了……

我最近没什么时间安心脑肉啊……
公司事好多……
草稿还被我写的太残暴了,根本不能放出来啊……
军雀早晚有一天要被我玩死……
放点巴登的图好了……

淡定猫

海盗萨X海军雀 《囚鸟》
NC17/NC21/NC27……

肉……流产了……
前奏……爆字数了……
但是我把X玩具都给这俩准备好了……
下章一定肉下章一定肉(大概……)
看了看自己写成刑讯风的草稿……
唉……

海盗萨X海军雀 《囚鸟》
NC17/NC21/NC27……

肉……流产了……
前奏……爆字数了……
但是我把X玩具都给这俩准备好了……
下章一定肉下章一定肉(大概……)
看了看自己写成刑讯风的草稿……
唉……

淡定猫

海盗萨X海军雀 暂定名《囚鸟》 NC17/NC21/NC27……

第二篇前奏,今天晚上我尽量把肉炖出来。话说我写的如此苦大仇深,老萨要怎么从麻雀身上讨回来呢~

Armando Salazar ,前西班牙无敌舰队的舰长之一,军舰沉默玛丽号的船长,生平最恨海盗,杀死的海盗不计其数,人称"海上屠夫"。

Jack Sparrow,掠私船船长出身的英国皇家海军军官,准将军衔。在还是掠私船船长的时候带领手下船只成功劫掠西班牙珍宝船,重创护卫舰队,得到皇家封赏,获得爵位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一路升到准将军衔。

当年Jack 所掠夺的西班牙珍宝船便是由Armando Salazar 率领沉默玛丽号进行护卫的。当时Jack纠集了当前海域上一大半的海盗船,向沉默玛丽...

第二篇前奏,今天晚上我尽量把肉炖出来。话说我写的如此苦大仇深,老萨要怎么从麻雀身上讨回来呢~




Armando Salazar ,前西班牙无敌舰队的舰长之一,军舰沉默玛丽号的船长,生平最恨海盗,杀死的海盗不计其数,人称"海上屠夫"。

Jack Sparrow,掠私船船长出身的英国皇家海军军官,准将军衔。在还是掠私船船长的时候带领手下船只成功劫掠西班牙珍宝船,重创护卫舰队,得到皇家封赏,获得爵位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一路升到准将军衔。

当年Jack 所掠夺的西班牙珍宝船便是由Armando Salazar 率领沉默玛丽号进行护卫的。当时Jack纠集了当前海域上一大半的海盗船,向沉默玛丽号和珍宝船发动伏击,然而沉默玛丽毕竟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军舰,在沉默玛丽密集的炮火攻势下,Jack一方损失惨重。但是Jack利用自己驾驶的帆船体型小灵活性更高的特性,刻意的用语言去激怒Salazar 将沉默玛丽号引入魔鬼三角的暗礁区,致使其困在暗礁区动弹不得,之后大摇大摆的登上珍宝船徜徉而去,而Salazar 只能束手无策的在沉默玛丽号上对珍宝船上的Jack怒目而视,Jack 甚至还向他行了一个脱帽礼。当沉默玛丽号终于安全驶出暗礁区之后,珍宝船早已消失在海平线了。

这艘满载西班牙无敌舰队所掠夺的珍宝的珍宝船为Jack 带来了贵族的爵位和封赏同时也为Salazar 和他的船员带来了灭顶之灾。满载皇室贡品的珍宝船被劫,沉默玛丽一旦靠岸,Salazar 和他的船员必然逃不过上军事法庭的命运,轻则上绞刑架,重则连累家人。Salazar 孑然一身还好,他的船员们还有家人,妻子甚至刚出生的孩子在等着他们。思考了片刻之后,Salazar 做出了决定,让沉默玛丽行驶回西班牙深水港口,趁着夜色在距离港口还有几海里的地方放下小船,让所有有妻儿老小的船员乘上小船回到西班牙,向国王报告说是Salazar 贪图珍宝船的财宝发起了叛变,Salazar 念在旧部的情义给了他们小船放他们回来了。

至此,Armando Salazar 正式从西班牙海军上将变成了了加勒比海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屠夫",成为了他曾经最讨厌的一种人。他执着于英国的掠私船和商船以及一些误闯他所掌控海域的倒霉海盗们。


TBC.



如果有什么史实问题或者什么行船常识出错,请尽量无视,一心写肉没太去查资料……

淡定猫

开个肉坑,来自 @红叶狩十九 的梗
海盗萨X海军雀
题目还没想好,暂定"囚鸟"好了
目的就是肉肉肉,玩肉梗
会是HE的,相信我,我的HE
(≖‿≖)✧ 妥妥的~

开个肉坑,来自 @红叶狩十九 的梗
海盗萨X海军雀
题目还没想好,暂定"囚鸟"好了
目的就是肉肉肉,玩肉梗
会是HE的,相信我,我的HE
(≖‿≖)✧ 妥妥的~

淡定猫

重发今天份的露露……上一个不知道是被举报还是小狼狗的屁股太性感被lof吞了
我们特别喜欢叫年轻时候的巴登小狼狗,因为骚骚的,还有小尖牙……
露露里的小狼狗Jimmy 更是骚的飞起

重发今天份的露露……上一个不知道是被举报还是小狼狗的屁股太性感被lof吞了
我们特别喜欢叫年轻时候的巴登小狼狗,因为骚骚的,还有小尖牙……
露露里的小狼狗Jimmy 更是骚的飞起

淡定猫

今天在做露露的cut和截图的时候突然感觉这个演受的小哥有那么几个角度神似普子啊……
(论自己男神是演情/色/片出道的好处……不缺肉的素材啊)

今天在做露露的cut和截图的时候突然感觉这个演受的小哥有那么几个角度神似普子啊……
(论自己男神是演情/色/片出道的好处……不缺肉的素材啊)

淡定猫

我亲爱的西班牙雄狮❤💛💚💙💜

我亲爱的西班牙雄狮❤💛💚💙💜

香灰灼衣

【萨杰】芙丽雅之泪 Ⅰ


分级:NC17
私设:人鱼与人类结合有几率生下雄性人鱼
警告:有添加原创人物,为了体现其虚构性,陌生名词全是我瞎编的,剧情撑不了多久,回忆杀里有大量的那啥,后面也有大量的那啥(…)
————————————————————

Jack Sparrow被单脚吊在桅杆上,他按着自己的帽子,在半空中像根腊肠一样摇荡。
“Jack Sparrow,”失去了右臂的海盗把剑尖顶进他的帽子里,“我知道芙丽雅之泪在你这里。”
Jack皱起脸:“你需要…”他把手指在龇出的牙齿前比划。
剑捅穿了他的帽子,把那顶碍眼的东西甩在甲板上,Jack老实地垂着双手,瞪着眼睛看他的新敌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尖叫赛琳娜的船长——那个把他帽...


分级:NC17
私设:人鱼与人类结合有几率生下雄性人鱼
警告:有添加原创人物,为了体现其虚构性,陌生名词全是我瞎编的,剧情撑不了多久,回忆杀里有大量的那啥,后面也有大量的那啥(…)
————————————————————

Jack Sparrow被单脚吊在桅杆上,他按着自己的帽子,在半空中像根腊肠一样摇荡。
“Jack Sparrow,”失去了右臂的海盗把剑尖顶进他的帽子里,“我知道芙丽雅之泪在你这里。”
Jack皱起脸:“你需要…”他把手指在龇出的牙齿前比划。
剑捅穿了他的帽子,把那顶碍眼的东西甩在甲板上,Jack老实地垂着双手,瞪着眼睛看他的新敌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尖叫赛琳娜的船长——那个把他帽子叉下脑袋的海盗——往下蔑视的眼睛,还有干瘪下垂的眼袋。
“您不该随便相信流言…船长。”Jack从齿缝里挤出后面那个词。
“我有可靠的情报,”Gleot不耐烦地走到Jack的另一边,又一剑叉中了他躺在甲板上的船长帽,“一个西班牙海军军官委托我,芙丽雅归我,你归他。”
“不——”Jack叫嚷起来,“骗子!那块琥珀不在我这里,满嘴谎话的西班牙人!”
Gleot把他腰间的罗盘摘下来,用大拇指弹开盒盖,指针直直地向着Jack,毫不动摇。
“我感到很奇怪,”独臂的男人围绕着Jack慢慢地踱步,他的剑竖在帽子中央,“我不能凭借这个破玩意儿找到芙丽雅,它总是指着你,所以我猜,”Gleot拔出Jack腰间的剑,剑尖抵着他的腹部,“芙丽雅在你身体里。”
“胡说!”Jack好像不畏惧他大声争辩会使肚子划伤似的,仍旧否认芙丽雅之泪的下落:“它的确不在我这里,不过我知道怎么找到它。”
Jack指指他的帽子:“能先把我的帽子还给我吗?”
Gleot砍断缚住他右脚的绳子,用干枯的声音持续威胁他:“你无处可逃,Jack。”
“我知道,我知道,”Jack拿回他的帽子,“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得做好准备和海军来一架了,因为芙丽雅就在那个西班牙海军军官手里…”他还没说完,Gleot手中的剑就指向了他,Jack小心翼翼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自己的剑:“我说的全是实话,如果那个军官姓Salazar,并且拥有一艘沉默玛丽的话。”

Gleot并不是加勒比海的常驻海盗,多年来他一直四处搜寻芙丽雅之泪。芙丽雅是北欧神话中的美神,传说她的泪水落在土地中会变成金子,落在沙滩上会变成琥珀,人们称美丽无暇的琥珀为芙丽雅之泪。但Gleot所寻找的芙丽雅之泪不是普通的琥珀,而是字面意思上的芙丽雅的眼泪。相传真正的芙丽雅之泪会使人生出鱼尾,可以在水下自由地呼吸。这个噱头足以吸引所有觊觎人鱼宝藏的海盗,然而人鱼族已经掌管芙丽雅之泪长达数百年,近些年传出的圣物被窃的消息引发了不小的波动。Jack Sparrow在成为海盗之前的事鲜为人知,再加上Salazar与他做的交易,他深信这个找到过不老泉的海盗见过芙丽雅之泪。Gleot是臭名昭著的游走海盗王,他的船前身是一艘海军军舰,经过改造后成为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大的尖叫赛琳娜。他凭着这艘旗帜暗红的海盗船猖獗多年,直到被沉默玛丽逮住。
要他说来Salazar就是个嗜血残暴的疯子,所有和海盗做交易的海军都是疯子,要么就是傻瓜。他给Gleot开出诱人的条件,他对芙丽雅之泪不感兴趣,当然了这个东西就像不老泉和海神的三叉戟那样虚无缥缈是个传说,摆在眼前的是令政府深恶痛绝的Jack Sparrow。
“我要怎么相信你?”
“Jack Sparrow有个罗盘,它会指出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去验证我说的话。”
Gleot不得不承认自己更喜欢疯子。

Jack被拷住脚踝和桅杆待在一起,他有点昏昏欲睡,在巡逻的水手经过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那个放哨的大块头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望向黑沉沉的海面。Jack睁开一只眼,确定没有人在监视他之后,从屁股底下掏出了在巡逻的水手身上顺来的钥匙。或许把监牢改成火药库是尖叫赛琳娜最大的错误。

Gleot在望远镜中看见Jack滑下救生船,熟练地握住浆奋力划动,离尖叫赛琳娜越来越远。他用仅存的左手从笼子里带出他的鹦鹉,亲密地对它低语:“去吧小宝贝儿,该是你大显神通了。”
Jack并没有划多久的船,他趁着夜色一头扎进水里,水面溅起小小的水花,变成一圈圈波纹扩散开。在他的小船上方的鹦鹉怪叫一声,掉转头往尖叫赛琳娜飞回去。

潜入Salazar府上不是什么难事,他有个大花园,花园里有个养鱼的大池子,是连通码头的活水。他还以为这条路会被堵住,看来Salazar还是留着点良心的。他从池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如果西班牙人的习惯不曾改变,他这会儿应该在房中挑选今天穿的衬衫。Jack从外墙延伸出来的种花的阳台爬进二楼的主卧,水从他的一头脏辫流下来,他快被冻死了,一踩着地板就在窗户下蜷缩起来,用窗帘裹住自己瑟瑟发抖。Salazar还在对着穿衣镜整理领口,他目不斜视地扣好了扣子,开始扣袖扣。
“这么说那个游走海盗已经离这里不远了,”西班牙人说着丢给他一件衬衫,“你见过他了,感觉如何?”
“…什么?”Jack抖着问他。
“白浪湾。”
海盗这才明白过来他在说的事,Jack用窗帘擦去腿上的水,还没有立即回话的打算。Salazar在他面前蹲下身,把手掌在他嘴边摊开。Jack瞪他一眼,不情愿地鼓动腮帮,从嘴里吐出一块琥珀,琥珀里凝结着还在缓慢流动的金沙。
“他几乎要把我肚子剖了,”Jack嘟囔着,捡起衬衫给自己套上,“他还有只讨厌的鹦鹉,比猴子还让人反胃。”海盗的声音软下来,他扒住西班牙人:“你得给我弄艘船,要不然就先帮我找回黑珍珠。”西班牙人不为所动地回应他含情脉脉的眼神:“不要弄歪我的肩章。”

———————————TBC——————————

这个船船赛琳娜和第四部的人鱼没有任何关系(…)

香灰灼衣

【萨杰】The One Last Dance

清水,短小不精悍,一发完。
我真的是乱写,除了pwp我啥都不擅长(倒地哭泣
————————————————————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é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Salazar把手搭在Jack腰上,他把这动作做得如此自然,仿佛他们共舞了无数遍。对于西班牙人的音乐喜好,Jack是不敢恭维的,安静的氛围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跳舞的音乐则使他腿软。海盗是被临时抓来做舞伴的,刚卸下镣铐的手腕还印着红痕,硬底的短皮靴踏在木地板上,不如踏在船板上那样安心。当...

清水,短小不精悍,一发完。
我真的是乱写,除了pwp我啥都不擅长(倒地哭泣
————————————————————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é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Salazar把手搭在Jack腰上,他把这动作做得如此自然,仿佛他们共舞了无数遍。对于西班牙人的音乐喜好,Jack是不敢恭维的,安静的氛围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跳舞的音乐则使他腿软。海盗是被临时抓来做舞伴的,刚卸下镣铐的手腕还印着红痕,硬底的短皮靴踏在木地板上,不如踏在船板上那样安心。当他被迫随着西班牙人的舞步迈腿时,他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们的初次相遇,在一个贵族的晚宴上,Salazar那时同其他被Jack掠过的人一样。海盗穿上贵族小姐的衣裙潜入府邸,随便找了个舞伴来避免露馅,他用扇子遮住面容,跳了一支宫廷群舞,有高跟的靴子踩得响亮。在随人群转到楼梯的时候,Jack跟着步骤交出自己的右手,他的舞伴凌厉地盯住他露在扇子外面的双眼,他的手一瞬间暴露出性别。Jack放下扇子对着高鼻子的男人露齿一笑,转身窜上楼梯。那男人伸手拽他的裙子,把外面那层丝绸扯了下来。Jack边跑边发出尖叫:“粗鲁!”

A few hours left ’til the sun’s gonna rise
Tomorrow will come and it’s time to realize
Our love has finished forever

Salazar似乎不满他低头专注地分心,捏了一下手心里的手指,Jack倏地抬起头看他。房中没有点灯,光亮来自于远处的桌子上的一根蜡烛。Jack置身于昏暗之中,他的双眼却像牡鹿一样湿润而明亮,透着永不褪色的狡黠和恰到好处的疑惑。Salazar想着有机会的话要同他一起看海上的日出,看霞光映在他眼中的模样。黑珍珠已靠近港口,Jack感受到它的召唤,这不过是他牢狱生涯中的一小段时间,短到他一跳上船就能忘干净。日出的时候,他将站在心爱的甲板上,沐浴自由的海风。虽然此刻他还在进行这支该死的莫名其妙的舞。

How I wish to come with you
How I wish we make it through

得知Jack是个海盗是在他们上床之前的事,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上了床。Salazar皱了一下眉头,用力带着Jack转了个圈,把他狠狠甩了一把,海盗不满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把腿抵进男人的双腿间,超出了舞蹈幅度地把他们的上半身往下压。这让他凑得足够近,可以嗅到西班牙人身上的味道,嘴唇几乎要贴上去。他迅速地站直了,手心里沁出汗水。西班牙人的愿望是消灭所有的海盗,Jack该庆幸自己并不想消灭所有的海军,但是鸿沟显而易见地横亘在他们中间,一个找不出解决办法的巨大问题。Jack不在乎这个,他都能和海军军官上床了,算计情人算什么,他正握着的还是屠戮了数以百计的海盗的手呢!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
When we sway and turn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遥远的暖光摇摇晃晃地打在Jack背上,他转到另一边的时候,光就被Salazar完完全全地挡住,他垂下眼,不必担心被看穿表情。他并不能以同样的身躯遮挡照亮Salazar脸上的光,他又矮又瘦的,就算是只麻雀也绝不是圆滚滚的那种。背对光线的时候他坦然地凝视西班牙人的脸,Salazar有个高鼻子,这是他对他的第一印象,当他们还在那个灯火通明的晚宴上的时候。或许是烛光柔和了他的脸部线条,西班牙人看起来没有其它时候那么冰冷可怖,他显得平静,一副回忆往事的表情。他微微低头和Jack对视,好像永远都会注视他。海盗终于忍不住这种肉麻般地移开视线,他发现西班牙人的第二颗扣子歪了,犹豫了半秒,他抽出手去把那颗扣子摆正,Salazar自然而然地将空出的那只手也搭在他腰上。这个海盗的腰太美好了,就像握住了中国瓷器花瓶的细瘦颈部,Salazar甚至有把他举起来的念头。

Just one more chance
Hold me tight and keep me warm
Cause the night is getting cold
And I don’t know where I belong

弄完扣子后的Jack有点无所适从地把手放在搁在Salazar胸前,西班牙人的心跳强稳有力,他像是把一只蝴蝶拢在了手里。他们的关系不怎么和谐,Salazar不止一次抓住他,把他关在牢里,受海盗该受的苦。Jack也没对沉默玛丽心软,打仗的时候他亲吻大炮,让自己的好姑娘尽全力把贵族大小姐打沉。Jack的再一次分心让他自己踩了Salazar一脚,他尴尬地想收回来假装若无其事。Salazar挑眉盯着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他掐着腰把Jack稍稍举起来,让海盗两只脚都踩在了他的皮靴上。
“西班牙人的小伎俩,嗯?”Jack笑着压在他身上,由Salazar抱着他跳完最后几步。
“仅限于我们对中意的人。”Salazar缓缓地说。他本不想说话的,但是他看到Jack飞扬的神情,眯起的眼睛尾端出现细密的纹路。他几乎要不受控制地叹口气,他们都不再年轻了。Jack是被下了诅咒一样的充满活力与自信,或许是自恋。他痴迷于这样热情的灵魂,自由的气息满溢在一举一动之间。

The wine and the lights and the Spanish guitar
I’ll never forget how romantic they are

“我不会忘记这一切。”Jack服了软般地低喃,他把脑袋的重量逐渐施加在对方肩膀上。
“你是指什么?”Salazar开始踩标准的结束前奏。
“你的鞭子、藏宝图、酒…”他扬起一边嘴角,“或许还有这里。”他用膝盖顶了顶西班牙人的双腿之间。
“你肯定只记得最后一个。”西班牙人果断又迅速地作出结论。

But I know, tomorrow I’ll lose the one I love
There’s no way to come with you
It’s the only thing to do

“天要亮了。”Jack抬头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光,仿佛一只看到粟粒的鸽子。
“你的下个计划是什么?”Salazar不经意地发问。
Jack露出警惕怀疑的目光,他凑近西班牙人,在他踩下最后一步时吻上去,像多年前一样,他丢下舞伴转过身,从敞开的窗户跳出去,干净利落得不像个被饿了两天的囚犯。
“安息秘境,亲爱的!”
Salazar原地站了一会儿,狠狠地拉响门口的铃。

Just one last dance
Just one more chance

Jack祈祷他不要再见到Salazar,下次肯定没有踩着他的脚跳舞这种好事了。

香灰灼衣

【萨杰】Vale Of Tears Ⅲ

三发连着再看一遍会更爽(没有亲测,无效不退

"车门"

三发连着再看一遍会更爽(没有亲测,无效不退

"车门"

香灰灼衣

【萨杰】Vale Of Tears Ⅱ

我敢打包票这更没有上一更好吃…

"车门"

我敢打包票这更没有上一更好吃…

"车门"

香灰灼衣

【萨杰】Vale Of Tears Ⅰ

"车门"
他太可爱了,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干嘛了,我好恍惚,我在写什么,怎么辣么爽

"车门"
他太可爱了,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干嘛了,我好恍惚,我在写什么,怎么辣么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