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ris

13759浏览    673参与
(¬_¬)
对不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披萨店最近生意似乎不大好呢乁(•౪• 乁)

对不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披萨店最近生意似乎不大好呢乁(•౪• 乁)

付书
我好一万遍,草,朋友给画的稿子...

我好一万遍,草,朋友给画的稿子,太开心了

我好一万遍,草,朋友给画的稿子,太开心了

spare that spider

一件小事

*现代AU   


闹钟吵闹的响起来,克里斯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伸手把闹钟按掉,钻进被子里又睡着了。

 二十分钟后。

“啊!!!!!!!!”克里斯猛的从床上弹跳起来,意识到今天是考试的日子,他从床上滚下来,胡乱套了几件衣服,随便抹了把脸,拎起书包冲出门去,徒留满屋狼藉在身后堆了一地。


后面的戳

*现代AU   


闹钟吵闹的响起来,克里斯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伸手把闹钟按掉,钻进被子里又睡着了。

 二十分钟后。

“啊!!!!!!!!”克里斯猛的从床上弹跳起来,意识到今天是考试的日子,他从床上滚下来,胡乱套了几件衣服,随便抹了把脸,拎起书包冲出门去,徒留满屋狼藉在身后堆了一地。


后面的戳

spare that spider

Saint

*老威的存在主义哲学

*幻想中的体面退场  

*片段灭文


克里斯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威斯克——浑身上下冒着黑色触手的威斯克缓缓走过来,拎着他的脖子将他提起来。威斯克居高临下的看他。

“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他把脸凑过来,“克里斯。”

威斯克的语气近乎于切齿。克里斯艰难的睁开眼睛,嘴里的血让他有点说不出话,威斯克猛的啃上他的嘴唇。

克里斯被掐着无力的张开嘴,威斯克细细舔吮着他嘴里每一颗牙齿,放肆的纠缠着他的舌头,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些年来自己心中所思所想全部倒进他嘴里喂给他让他明白一样。 


很难说这一刻有多长,这晦涩难明的一刻里克里斯睁着无...

*老威的存在主义哲学

*幻想中的体面退场  

*片段灭文



克里斯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威斯克——浑身上下冒着黑色触手的威斯克缓缓走过来,拎着他的脖子将他提起来。威斯克居高临下的看他。

“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他把脸凑过来,“克里斯。”

威斯克的语气近乎于切齿。克里斯艰难的睁开眼睛,嘴里的血让他有点说不出话,威斯克猛的啃上他的嘴唇。

克里斯被掐着无力的张开嘴,威斯克细细舔吮着他嘴里每一颗牙齿,放肆的纠缠着他的舌头,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些年来自己心中所思所想全部倒进他嘴里喂给他让他明白一样。 


很难说这一刻有多长,这晦涩难明的一刻里克里斯睁着无神的双眼仰头看着天空,眼角淌下连绵的泪来,混着脸上的污浊滴在地下。朦胧中他看见浣熊市的夏天傍晚硫磺色的天空,紫色的冬青,弗拉格斯塔夫山的圣诞星,教堂的钟声,阿克雷森林上空的橙月亮——还有一九九八年之前那些美轮美奂,如磷光一般闪耀的时刻。

和STARS一起度过的时刻,和威斯克一起度过的时刻。

 

他慢慢的摸出枪来,颤抖着抵在威斯克的颈侧,流着泪哽咽着呢喃着:“杀了我吧......” 


威斯克猛的放开了他。


 克里斯跌坐在地上,看着对方退开几步,好整以暇的理理衣服,仿佛已经变了一个人,触手消失在他身后,他像个过路人一般的闲庭信步,之前不见的黑色墨镜又回到脸上。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威斯克慢慢扬起嘴角,“我穷尽一生发现的也不过是我们只拥有此世,所以就只好物尽其用罢了。”

克里斯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脏污,从地上爬起来,难以置信的问:“你......你不杀我?”

威斯克转过身去,像回答学生的问题一样耐心的说:“你瞧,我不是宗教主义者,也不是神秘主义者。我们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不会有任何传说中的神圣补偿,即便有,那也永远比不上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事物。好好享受你选择的人生吧,克里斯。”

“你!我...........我们............”克里斯隐约明白了什么又毫无头绪,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威斯克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一眼克里斯,最后比了一个告别的手势,从岩石边缘跳了下去。

“farewell, my best man.” 


“Wesker!”克里斯追上去,但下面缓缓沸腾的岩浆里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西西文庄

【第一夜】/【海森文】/【十二更】


Tom租的公寓不算太大,卧室门开着的话,Chris很容易听到浴室里的动静。


花洒的声音听的Chris心里发痒。


二十分钟后,水声终于停了。


Chris一手拿着浴巾,一手提着睡衣,朝浴室走了过去。


“Hey!你洗好了吗?”


“洗……洗好了。那个,你帮我把睡衣挂在门把手上就行。”


浴室里传来Tom害羞的声音,Chris笑着脑补他脸红的样子。Chris看着手里的浴巾,没有着急走开。果然,没一会儿,Tom又开口了。


“咳……那个,你有看到烘干机里的浴巾吗?”


“在我手里。”


“啊?!你把它拿出去干嘛?我要用...

【第一夜】/【海森文】/【十二更】


Tom租的公寓不算太大,卧室门开着的话,Chris很容易听到浴室里的动静。


花洒的声音听的Chris心里发痒。


二十分钟后,水声终于停了。


Chris一手拿着浴巾,一手提着睡衣,朝浴室走了过去。


“Hey!你洗好了吗?”


“洗……洗好了。那个,你帮我把睡衣挂在门把手上就行。”


浴室里传来Tom害羞的声音,Chris笑着脑补他脸红的样子。Chris看着手里的浴巾,没有着急走开。果然,没一会儿,Tom又开口了。


“咳……那个,你有看到烘干机里的浴巾吗?”


“在我手里。”


“啊?!你把它拿出去干嘛?我要用的。”


Tom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生气,又有点儿像委屈。有意思极了。


“我知道你要用,这不是给你拿过来了。你快开门,我递给你。”


Chris这么急着催他开门,除了着急想看他刚洗完澡的样子,其实还是有点儿担心他会感冒,毕竟水声已经停了半天了。



浴室的门缓慢的开出个小缝儿,Tom的手伸出来,五个指头乖巧的张开。


“好了,浴巾给我。”


Tom的手心和指尖都被染成了嫩嫩的粉红色,小臂上还挂着未干的水珠,像剥了皮的嫩笋一样,诱着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Chris的眼神盯在他朝自己伸过来的,半掩在门边的手臂,下意识的咽口水。


Chris把浴巾卷成个卷,递到他手上。


浴巾毛绒绒的触感刚染上指尖,Tom就急着关门,他完全没注意到Chris的手臂已经跟着那条浴巾被自己拽进了门里。


“啊!痛!”Chris的手臂被浴室门夹住了。


Tom一听Chris喊痛,条件反射一般,迅速拉开了浴室的门。


“有没有怎么样?手臂还能动吗?骨头有没有事啊?”


前一秒还在因为自己赤身.luǒ体只和心爱的人有着一门之隔而羞得不知如何自处的Tom,此刻已经毫不顾忌的挂着一身水珠站到了Chris面前。他还拖着他的手臂,拽着他依旧为自己攥着浴巾的手指,细心的为他检查。


Chris盯着他焦急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感动。刚才还想着逗弄他的心也突然柔软起来。


“没事,能动。没那么脆弱。”


“真的没事吗?这门挺重的。”


“真的没事,你别担心。你看,我能动的。”Chris把手臂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在他面前弯曲伸直,前后活动了两次,Tom担心的神情才缓和了些。


“这下放心了吧,快进去,你身上都是水,别感冒了。”


Chris把Tom的睡衣随手挂在了浴室门外的门把手上,自己则推着Tom进了浴室。


当他Tom披上浴巾的时候,Chris突然发现浴室里居然没有一点儿氤氲缭绕的雾气,反倒清冷潮湿得厉害。


“你洗的冷水澡?”


Chris摸了摸Tom的脖子,果然冰凉冰凉的。


“我经常洗冷水澡。对…对身体好。”


Tom低头躲他的眼神,他的触碰,光着脚转过身,想往角落里走。


“好什么好!现在这个季节根本不适合洗冷水澡。”


Chris强硬的扳过他的身体,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


“嘴唇都冻紫了,还敢说对身体好?”


Chris有些生气的压下他的下巴,然后转过身走到花洒前,用手试着水温慢慢调高热水器的温度。


等到温度调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转过头,低沉着声音对Tom说了句:过来!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洗就行了……”


“过来!”


“……”


Tom紧抓着身上的浴巾,一小步一小步的蹭到了Chris身边。


Chris唰的一下就拽掉了Tom身上裹着的浴巾,然后单手将他抱进了浴缸里。


Tom轻呼了一声,下一刻,温度适宜的热水就从他的脖颈缓缓浇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掉进冰窟的人突然获得了一个流动的火种,并且一瞬间就能温柔包裹住全身的那种。Tom享受在温暖的水流中,眯起眼睛享受着。他突然忘了害羞,忘了介意,甚至忘了,身边搂着他洗澡的人就是他梦寐以求,相思无限的Chris。他现在感受到的,只有温暖的热水,温暖的,抱着自己的手臂。


“你什么时候养成的洗冷水澡的习惯?我怎么不知道。”


Chris的声音和着雾气钻进Tom的耳朵里,温暖而诱·huò……


“今天……”


Tom抱着Chris自己的手臂,毫无意识的说了实话。


“因为我在这里,所以要洗冷水澡?”


“嗯……”


Tom乖乖点头,迷迷糊糊的偏着脑袋去望问自己话的那人。


那人有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漂亮的蓝眼睛,又亮又有神,比海浪的颜色还要美,还要充满拍岸的激情。那双眼睛,就是他最爱的那双。


Tom弯起嘴角,温柔的笑起来。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也好像醉了,醉在温暖的水里,醉在方才席间的红酒里,醉在Chris的眼神里。


Chris,


Chris来了。


Chris在我家里。


Chris在我家里!在我眼前!



Tom突然清醒过来。


是Chris!他在帮我洗澡!天啊!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我,我有点儿迷糊了……你,你先……唔……唔!”



Chris没有再让Tom开口说话,他这一晚上都不会再让他开口说话了。


刚才他迷迷糊糊说的那些话,他洗的冷水澡,他紧张他的样子,他已经不用再多说任何话了。


当然,他自己也不用再多说什么……


做,就是了。



















































冢

无人知晓的秘密基地


*红桶和这个克里斯剧情里是没见过的(至少我看过的剧情里都是没有遇上的,如果有求指正)

无人知晓的秘密基地


*红桶和这个克里斯剧情里是没见过的(至少我看过的剧情里都是没有遇上的,如果有求指正)

冢

超人家族与蝙蝠家族的巡逻胶带还有抱抱贴纸搞出来啦~

最后可能还会有修改或者随心加点小东西在贴纸上&努力在十一之前吧印调发出来……

*本来抱抱贴纸只有抱抱4*4,结果画了贴纸就……很想用家庭组合的贴手机……于是也给放到贴纸上去了 XDDD

*因为实在不舍得删于是两只Tim和Kon都放上去了,叠在一起不占位置好了。

超人家族与蝙蝠家族的巡逻胶带还有抱抱贴纸搞出来啦~

最后可能还会有修改或者随心加点小东西在贴纸上&努力在十一之前吧印调发出来……

*本来抱抱贴纸只有抱抱4*4,结果画了贴纸就……很想用家庭组合的贴手机……于是也给放到贴纸上去了 XDDD

*因为实在不舍得删于是两只Tim和Kon都放上去了,叠在一起不占位置好了。

腿超短的柯基(大学申请中)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结局 part 6


part 1-6顺序阅读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结局 part 6


part 1-6顺序阅读

腿超短的柯基(大学申请中)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5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5

腿超短的柯基(大学申请中)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4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4



腿超短的柯基(大学申请中)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3


翻译进行中

【搬运】【禁止二转,二改和商用】

图源于 twitter

画手:白熱

画手链接:https://twitter.com/FantuanTaika


授权见P5

part 3


翻译进行中

冢

一代,二代,三代,五代(……)


*虽说克拉克其实是一代Superboy,不过……就当那是古早漫画起名问题了……

一代,二代,三代,五代(……)


*虽说克拉克其实是一代Superboy,不过……就当那是古早漫画起名问题了……

冢

我们都不是孤独的

&

没有人会消失

我们都不是孤独的

&

没有人会消失

腿超短的柯基(大学申请中)

【授权搬运】iCaRUS 序章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有些翻译我进行了中英同时放上去,因为有一些对话是游戏里的,作者引用上去了. 柯基翻译水平有限,可能翻译不出游戏或者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都放出来是希望大家自己能够品味的出来,而不是光看我的翻译而去感受,我只是辅助罢了)

作者留言

这是生化6最后一个场景,Chris在吃牛排的另外一个故事线. 之后就会进入皮克模式. 皮克大法...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有些翻译我进行了中英同时放上去,因为有一些对话是游戏里的,作者引用上去了. 柯基翻译水平有限,可能翻译不出游戏或者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都放出来是希望大家自己能够品味的出来,而不是光看我的翻译而去感受,我只是辅助罢了)

作者留言

这是生化6最后一个场景,Chris在吃牛排的另外一个故事线. 之后就会进入皮克模式. 皮克大法好,我是皮克的忠实粉,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创作. 希望你能喜欢. 序幕主要是一个回顾,有一些读者没有玩过游戏,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耐心和忍受一下.

 

前言

当他(Chris)知道Piers已经从水下研究所中获救,并且BSAA正在对他进行追捕,Chris被迫进行选择…去服从命令还是保护他私下怀有感情的男人.

 

第一章:序章&回顾

华盛顿州,在一个安静的酒馆中,Chris Redfield独自的坐在桌前. 三天已经过去了,那三天或许是Chris42年来最沉重的一天. 他在Edonia(马其顿)失去了他亲自指挥的阿尔法小队,,而倍感痛苦. 还有不久之后的第二支小队.,更让他感到痛苦. 每个人,每一个在他指挥下的士兵都以离开人世. 每一次的死亡,从根部一点一点僵化了他的内心,但是,唯独有那一次死亡,那一次失去彻底的击溃了他, 也彻底地毁掉了他,使他感觉继续服从兵役已不再合适. 他的副手,26岁的天才狙击手,Chris曾亲自向BSAA推荐他“从不失误”的能力.

 

Piers Nivans. 这位杰出的男子在Edonia(马其顿)的一个不同的酒馆里找到了失忆的Chris. 看见他独自的喝着酒,想把自己灌死一样.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Chris会去骚扰那位美丽的女酒保,因为自己想再来一杯.

 

“很难在这附近找到这么好吃的牛排,不想家那边一样. (Hard to find a good steak around here. Not like back home)” Piers坐在了他的一旁说着. 切着盘子中的牛排,吃上一口. Chris并不认识他. 他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已经将Piers相关的记忆从他脑中彻底的删除掉了-还有阿尔法小队里的所有士兵.

 

“倒满它(Fill her up)” Chris说着,他的头微微的向前倾着,伴随着的是身体醉意般的摇晃.

 

“你喝得够多了(You’ve had enough)“随之而来的是一句短促却友善地回答

 

他从她的手中抢过酒瓶,将他杯中的酒倒满至杯沿. “听着甜心,你是来这里倒酒和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所以要不把你的嘴闭上?(Listen sweetheart, you’re here to pour drinks and look pretty, so how about you shut you month?)” 随后,Chris被泼了一脸的酒.

 

“那要不给我滚出去!(How about you get the hell out of my bar!)”那个女人用着浓厚的欧洲口音回击了他,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我已无处可去了…(Nowhere to go…)“ 放他从酒吧凳子上站起来时,他耸了耸肩,蹒跚地穿过灯光昏暗的酒吧. 不久之后,他突然停了下来,他准备把酒瓶砸向一个与他对峙的男人,Piers的手牢牢地抓住了想要砸下去的手.

 

“从来没想到我会找到Chris Redfield会在这样的地方浪费时间(Never thought I’d find Chris Redfield wasting away in a shithole like this)“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失望,甚至愤怒. 他自小如此敬仰并且崇拜的男人会变成这个样子.

 

Piers强行让他面对现实,面对在Edonia发生的一切,手中的收集,照片上的男人变成硬茧,蛹,源于Ada Wong这个女人的祸手. 但是之后才知道是她的分身,Carla Radames

 

“不管怎样,我们要把你带回去,队长(We’re taking you back, Captain. One way or another)” Piers将Chris从他原来一团糟的生活中拉了出来,然后给予了他新目标,成为了Chris的队员,将鲁莽的队长从”Ada“手中救了下来了

 

就在这场生化恐怖袭击的尾声时,他们找到了Jake Mueller,血液中有着治愈C病毒的男人. 之后又是一个B.O.W. Jake和他的同伴Sherry Birkin逃离了,可是Chris和Piers并没有被放过

 

在Piers开了数枪后,他并不能阻止这个B.O.W. 随后被一掌击飞,狠狠的摔在了墙上,被墙上的铁管刺中了手臂,之后又被重物彻底粉碎了自己的手臂. Chris被它狠狠的捏在手中,如同弱小的猎物一般. Chris看着Piers,拖着残缺的身体,一点一点爬向了那管病毒注射器. 不管Chris如何怒吼着,尝试着让Piers不要冲动,不要做傻事. 可是这是徒劳,Piers将病毒注射进自己的体内,看着他用着仅存的手臂,将针管刺入体内,将全新,前所未有的C病毒注射进自己只是为了拯救他的队长

 

Piers的左脸,和刚长出来的手臂,在数秒中恐怖的突变着. 伴随着的是新的放电的能力,他将B.O.W击毁,救回了自己的队长,他们在多次纠缠的“毁灭武器“看上去已经被解决掉了

 

那个设施在他们战斗的过程中被严重的摧毁了,Chris支撑着Piers,一只手扶着他,另外一只将他放在肩上.

 

“Piers,拜托,待在我身边!你会没事的!(Piers, come on, just stay with me! You’re gonna be okay)“Chris知道自己在欺骗自己,这只是想让Piers还有自己至少还能感受到一丝希望,这也足够支撑着他们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我很抱歉,队长. 为了BSAA, 为了未来…(I’m sorry, Captain. I did it for the BSAA. For the future…)”

 

“我知道,你真的干得很不错(I know, you did a real good thing)’

 

“只要你…(as long as you…)”

 

“我不想听!(I don’t want to hear it)“Chris在那瞬间,可能已经知道了. 知道Piers一直试图告诉他,每一处举动,身体透露出来的,还有他一直看着Chris的神情,直到最饥渴和最明显的相望之时. 他那6个月废寝忘食的寻找着自己的队长,寻找着那个他敬爱,尊敬的背影. 但是没有把他留给死亡,而是将他抬起来,用着Chris现在终于所明白的敬仰来行动着. Piers一直都是爱着他的. 然而Chris却是一直愤怒的反击着假Ada Wong, 一直被愤怒蒙蔽着. 他有注意到吗,除了愤怒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吧. 或许他对Piers也有感觉,所以他撒谎了,这瞬间他感觉好多了. 让他舒坦了,在作为一个队长他很失败,在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即将结束自己服役之后能够拥有爱情,他很失败. 有着回家能够投入爱人臂弯的机会,可是他却选择了任务优先.

 

所以,他拖着Piers,如同获得了救赎一般. 但是,就在他们即将到达逃生舱的时候,Piers拒绝进去,逃脱了Chris的手臂,将他推了进去,随后在Chris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关闭了舱门

 

“Piers!不,别这样!把舱门打开!(Piers! No, don’t do this! Open the door!)” Chris用力的捶着舱门,下一瞬间,是拉杆拉下,在无声的倒数中,将会是他和Piers永远的分别. Piers站在舱门外,伤心的看着Chris, 知道他已经无法改变命运. Chris咆哮着 ”该死的!听我说!我们能够一起逃离这里!我们还有时间!(Goddamnit, listen to me! We can still both get out of here! There’s still time!)“

 

然而,Chris所得到的回应是简单而安静的“不“ 他最后一次望着那双眼,在逃生舱弹射出去之后,一切都消失殆尽. 可是在发射的几分钟后,B.O.W再一次出现在逃生舱处,紧接着的是一发从深处的闪电将B.O.W永远的击落. Chris死死的看着无尽的水中,头上出现的直升飞机的声音吸引了他,他也在生化恐怖组织手中经受了最终的失去.

 

现在的他,独自的坐在一个小建筑中,有着一些顾客和酒保,那些不禁投向穿着深棕皮衣的男人.

 

“点餐“

 

Chris听见微微盘子放下的声音,在他面前是5成熟的牛排,搭配着蔬菜,和站在一旁的女子,他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刀叉在手中,切下一小块,就像Piers当初一样,放入嘴中,咀嚼. 蘸料的味道,肉的口感,就如同Piers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品尝他一样.

 

他希望…哦,他是多么的希望…

 

牛仔裤中传出来震动,他拿出手机查看,是一个未知号码,他还是接听了,尽管这三天他越来越藐视他所收到的无数的电话,都是些悼词,或者新的任务,要不就是他根本就不感兴趣

 

“Chris Redfield” 这是一名女性的声音,冷酷,自信的语气中,很好判断出来. Ada Wong “尽管随处我都可能碰见你,你却意外的难以追踪“

 

“你想要什么,Ada?”他叹了口气,试图掩饰自己的意外,他从来没有想过收到这样的来电. Ada从来不会给谁打电话. Ada如同幽灵,总是领先别人一步,虽然有时候意外的在一起了别人的安慰,特别是Leon S. Kennedy,一个浣熊市的幸存者和与BSAA有着神秘联盟中的一员. 也多次证明着自己是多么得不应该被信任,Leon似乎就是无法拜托她

 

“道歉或许是个好开头” Chris已经躲避她有上数日了,在中国执着无畏的追捕者她,相信她是造成阿尔法队伍的罪魁祸首,还有他的第二小队. 只有她被“杀”了时候,关于她分身的事情才得以曝光. Carla Radames,被Simon 作为实验品不停控制着,也因此让Simon变成了Carla一样的存在. 这也是Chris所肩负所有死亡的罪魁祸首. 真正的Ada,好奇这种毫无人性的真相,但是她从来没有承认自己做过,但是常常被Chris撞见,也逃离了

 

Chris喃喃的“抱歉”了

 

“我想一个如此拥有魅力,热血的男人像你这样的或许能够做的更好吧”

 

“对不起!”他的大喊将酒保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酒保挑了挑没貌,继续玩着手中的那瓶番茄酱

 

“好多了,不过你的语气还得多练习一下” 她还是一如既往做着如同冰山一样的女人,永远不会现身,而是悄无声息的暗杀掉挡路的人 “现在,麻烦你自己动一下,把酒吧里的电视打开”

 

“你怎么…”

 

“我自有办法,看看新闻,之后再慢慢感谢我吧“ 随后通话结束

 

Chris从他的位子上起了身,去开了柜台边上的电视,寻找着新闻

 

Chris看了大约半分钟后,知道他看见一个中国记者站在海边,她身后几英尺的地方,周围都是许多穿着服装的科学家们,他阅读了底部滚动的公告:“在中国海边的残骸中发现了C病毒爆发的残余物,BSAA拥有相关权限”

 

Chris继续看着,在一会儿之后,那个蛹开始抖动,微微的抖动,如同孵化一样. 一只手臂从中伸了出来,随后是另外一只,直到最后蛹被完全撕裂,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从里面出来了.

 

Chris成魔的谴责着记者和科学家们,他们就像羔羊一直盯着从刚从鸡蛋里孵出来的东西一样. 他们都楞住的时候,那个男人将胶状物从自己的脸上擦掉,Chris呆掉,摒住了呼吸

 

那是Piers. Chris能够瞬间认出他脸颊深深的憔悴,微微斜着的眉毛,自然且轻微的撅嘴,即使在众多人群之中,他也能认出来. 他的心,漏了一拍当他看见Piers颤抖着,双双膝跪在沙滩上. 记者惊吓,向后退步. 相机聚焦在了Piers身上. 变异的左臂和Chris最后一次见到的脸蛋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些伤痕已经不见了. 只有一些轻微的,很难被注意到的伤痕在他的左眼上

 

一个新的通知在下方出现 “B.O.W确认,是BSAA士兵Piers Nivans. BSAA到达现场”

 

酒保被Chris的瞬间起身,立马冲了出去给吓到了. 她发现,那位先生的牛排并没有吃完

 

甚至还没付钱…

 

柯基:等一下,这个结尾,没付钱…重点好像不对…不过……小皮复活了!!!卡婊什么时候把小皮带回来…等好久了

 

顺达通知:柯基在翻译完之后,查看了AO3的消息,又获得了2个生化文的授权

突然觉得我翻译不完…我觉得…我可能会被榨干…我好累,我去睡觉了,昨天3个小时的睡眠,加上今天熬着7个小时的翻译,我的大脑已经在翻译后面这部分的文的时候,已经停止了思考……坐等反馈,我觉得我得改进好多地方…不过还是感谢,能够喜欢柯基的翻译….我去了

Queena.Mincy

继续中二的表弟

我家第三个chris, 也是某人的表弟,是个coser

继续中二的表弟

我家第三个chris, 也是某人的表弟,是个cos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