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ircus

24160浏览    136参与
Silent traveller(看置顶)

排雷警告:此乃CIRCUS的同人作品!草稿流!画风极其粗糙!脑洞来源于第一张图,可能有服装不符合的部分!部分角度和绘制参考了帅鸽鸽的画风,cp为杰裘杰!!脑洞源自原著的神仙太太们讨论的设定!!

先知目前出场集数里,基本没啥正经衣服能参考的了(bushi)主任在群里吐槽厨艺时,我脑壳子一抽,想歪了。

盘子里说话的那个是黑暗料理自带的毒雾——有意识、会说话,执着的让别人吃自己。这个毒雾源自于杰克对自己厨艺的迷之自信以及想让裘克吃自己做的料理的奇妙执念(总之,是我瞎鸡儿脑洞的ooc产物)

群里有人吐槽每次杰克折腾完黑暗料理后,负责清扫的是最痛苦的,因此我加了原创的女仆小姐(专业负责如何回收腐蚀...

排雷警告:此乃CIRCUS的同人作品!草稿流!画风极其粗糙!脑洞来源于第一张图,可能有服装不符合的部分!部分角度和绘制参考了帅鸽鸽的画风,cp为杰裘杰!!脑洞源自原著的神仙太太们讨论的设定!!

先知目前出场集数里,基本没啥正经衣服能参考的了(bushi)主任在群里吐槽厨艺时,我脑壳子一抽,想歪了。

盘子里说话的那个是黑暗料理自带的毒雾——有意识、会说话,执着的让别人吃自己。这个毒雾源自于杰克对自己厨艺的迷之自信以及想让裘克吃自己做的料理的奇妙执念(总之,是我瞎鸡儿脑洞的ooc产物)

群里有人吐槽每次杰克折腾完黑暗料理后,负责清扫的是最痛苦的,因此我加了原创的女仆小姐(专业负责如何回收腐蚀性武器,并负责如何处理被腐蚀的地面与餐具)

公司里的电脑和我带的手绘板严重相冲,压感时好时坏,只能摸摸鱼——

因为画的太丑,于是用主任的气泡框挡着——巨怂的我只能趁着主任睡觉时发出来,冒个泡

希望主任现在已经睡了

一只晨星砸
(是CIRCUS的三创~) “...

(是CIRCUS的三创~)

“……这…是什么?!”

“…爱心小饼干喔,不喜欢吗?”

“……魔王大人你给我远离厨房啊啊啊啊!!!”

(这个还从未出场就让我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jpg

另外……迟来的祝@CIRCUS 连载一周年!!!我爱鸽晞❤️❤️❤️❤️❤️~~~

(是CIRCUS的三创~)

“……这…是什么?!”

“…爱心小饼干喔,不喜欢吗?”

“……魔王大人你给我远离厨房啊啊啊啊!!!”

(这个还从未出场就让我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jpg

另外……迟来的祝@CIRCUS 连载一周年!!!我爱鸽晞❤️❤️❤️❤️❤️~~~

Silent traveller(看置顶)

排雷警告:此乃CIRCUS的同人作品!同人作品!!草稿流!画风极其粗糙!共3页,可能有服装不符合的部分!部分角度和绘制参考了主任大大的画风,cp为杰裘杰!!脑洞源自原著的神仙太太们讨论的设定!!

脑洞来源:

中午帅鸽直播画画时和晞主任讨论杰克的厨艺到底有多糟糕时,我脑补了一会的产物。

因为参考有限、画画太慢了,所以在我彻底咕掉了其他坑后,才勉强在今天把它产出来。顺便在末尾添加了作者组cp,这是我最爱的cp之一哟~嘿嘿嘿~(痴汉笑)

设置了定时发布,本人出去买菜买零食了,作品发布时不一定在。

总之,我是鸽鸽和主任的忠实的腿部挂件,近期目标是每天都在读者群里为她们疯狂打call

【之前...

排雷警告:此乃CIRCUS的同人作品!同人作品!!草稿流!画风极其粗糙!共3页,可能有服装不符合的部分!部分角度和绘制参考了主任大大的画风,cp为杰裘杰!!脑洞源自原著的神仙太太们讨论的设定!!

脑洞来源:

中午帅鸽直播画画时和晞主任讨论杰克的厨艺到底有多糟糕时,我脑补了一会的产物。

因为参考有限、画画太慢了,所以在我彻底咕掉了其他坑后,才勉强在今天把它产出来。顺便在末尾添加了作者组cp,这是我最爱的cp之一哟~嘿嘿嘿~(痴汉笑)

设置了定时发布,本人出去买菜买零食了,作品发布时不一定在。

总之,我是鸽鸽和主任的忠实的腿部挂件,近期目标是每天都在读者群里为她们疯狂打call

【之前用杰裘tag是为了防止吃裘前的踩雷,因为我以前画过裘前。现在为了评论区的和平,我直接改成杰裘杰tag。】





一只晨星砸
约瑟夫的下睫毛(1)(? 䃼档...

约瑟夫的下睫毛(1)(?

䃼档教廷孩子的脑嗨摸鱼……那么会有后续吗,真的会有么)

……然后吹爆主任和咕咕!!!两位老师辛苦了!!!

约瑟夫的下睫毛(1)(?

䃼档教廷孩子的脑嗨摸鱼……那么会有后续吗,真的会有么)

……然后吹爆主任和咕咕!!!两位老师辛苦了!!!

CIRCUS

「無責任番外」入殮師和亡靈法師的劇本吐槽大會

*之前的投票結果,是無责任番外。

*和正劇無關,大量OOC和玩梗警告。

*寫得非常非常的草,是劇本版本的番外。

*如果OK的話,GO↓

---------------------------------------------------------------------------------

杯中澄清的红色茶汤倒映着一片暖光。约瑟夫悠然地喝了口茶,他跟卡尔面前摆放着精致的糕点。这张桌上除了茶点,正中央还摆着两张小椅子,鸽子跟面包正坐在上边颤颤发抖。

这一定是可以被断定成是”荒唐“的一幕吧,毕竟“作者”是不可能与“角色”沟通的才对。——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这里的茶倒是比你...

*之前的投票結果,是無责任番外。

*和正劇無關,大量OOC和玩梗警告。

*寫得非常非常的草,是劇本版本的番外。

*如果OK的話,GO↓

---------------------------------------------------------------------------------

杯中澄清的红色茶汤倒映着一片暖光。约瑟夫悠然地喝了口茶,他跟卡尔面前摆放着精致的糕点。这张桌上除了茶点,正中央还摆着两张小椅子,鸽子跟面包正坐在上边颤颤发抖。

这一定是可以被断定成是”荒唐“的一幕吧,毕竟“作者”是不可能与“角色”沟通的才对。——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这里的茶倒是比你家的好。”约瑟夫笑眯眯地询问卡尔,“你说是吧?”

卡尔垂着头,正对着糕点怄气呢,根本没有回答他。


“看来对我上次不小心吃了他点心的事儿真的意见很大……小鬼就是小鬼。”

约瑟夫悠然地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带着点笑,侧脸看向了桌上的两只作者。

“好了,谢谢你们提供的下午茶,我们也是时候该言归正传了。”

看着逐渐逼近的约瑟夫,咕咕们瑟瑟发抖。


“来吧,解释一下。”约瑟夫笑得越发和气,脸色却黑沉沉的。“我作为百年难见的天才法师,挥挥手就能杀了你们这些小面包……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出场居然是在棺材里爬出来的?”他愤怒地指着右手里抓着的一页漫画。

面包:“毕、毕竟你好歹是死在200年前的——”

“那又怎样?”约瑟夫手指直指剧本,“你见过谁家的法师是用这种方法出场的,法老复活吗?”


面包冤枉:“但法老也没你这么防腐啊……你都赶得上隔壁剧组沉在海底的某个吸血鬼了。”


约瑟夫笑眯眯,头顶上却冒出了青筋:“别看我这样,我对鸽子三明治还蛮感兴趣的。”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礼!”面包一秒道歉。
“…但是约瑟夫先生,你看你每次出场都会有打光和特效,下睫毛也给你安上了。”咕咕试图解释,“全剧组的钱基本上都花在你和魔王身上了呀,这待遇真的没人有。”


“甚至连某位魔术师的特效都没你多。” 它举起画着瑟维头像的木牌。
“……唔,说起来你们的确是穷到发指。”约瑟夫喝茶喝茶,视线却移开了。“勉强可以接受这个当做补偿。”

「呼……危机解除」←松了口气的鸽子面包


紧接着响起的是饼干被掰碎的声音。

「!!!」←重新紧张起来的作者们


卡尔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的表情隐藏在一片阴影中。

“既然约瑟夫先生问完了……”

“——到我了。”


「?」←笼罩在阴影里 瑟瑟发抖的作者们


“为什么在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我都一直在惊恐和不解状态中度过?”卡尔紧紧皱着眉,透出强烈的怨气来,“明明我的设定上还有「看淡生死」!”

“…看淡生死根本不适用于看见尸体复活吧?这已经是超强心理素质了。”面包挥舞手臂,“也要考虑合理性的嘛。”


“但这样——”卡尔猛地抬起头。

“这样—这样……”

卡尔噎住了,然后他缓缓地低下了头,声音低得快听不见:“根本就…不像是个主角……”

卡尔完全自闭了


「等下有没搞错这个真的超可怜的!!」←咕咕震撼
“那,那我们给你换一个初见剧本?更帅一点的?”咕咕挥舞翅膀,举起了一个小画本,“就来一个……「对复活的尸体一点惊讶感都没有的入殓师卡尔」!”


-无比冷漠的卡尔!-←绘本风格的封面

约瑟夫从棺材里爬起来,银发的青年被亡灵包围着,他踏出灵柩,饶有趣味地看见自己面前的入殓师面色如常,甚至连呼吸都没乱。约瑟夫对上卡尔的视线,他哼了一声,带着点讽意地开口问道:“你就是叫醒我的人吧?”
“……。”

卡尔面无表情。沉思了一下。

约瑟夫:?

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卡尔微微侧过身,“不明白为什么你喜欢装成尸体,但既然没死,可以走了。”
约瑟夫豆豆眼:?

约瑟夫突然有点心动:第一次见到这么清纯不做作的人哦……


“停!”

约瑟夫一手锅铲一手刀,头上顶满青筋:你们是想被烤是直接做成三文治?

咕咕一秒跪地:对不起。


“不如,不如我们换这个?”面包举起手里的文本,“虽然这个是在正文里根本不可能有的发展,但是介于读者们都很想看所以拜托您高抬贵手!”


约瑟夫拿过来跟卡尔一起看了。

“我看看……噗,月光与重逢?这什么破名字。”

“是参考了各种少女漫画之后得出来的浪漫作品,请不要小看这个标题。”面包一脸严肃。


卡尔震撼:浪 漫 作 品


约瑟夫单手托腮,翻动书页。

“那本应该是一个平静的月夜……”他念。

黑屏切镜头。
【书页……在飞舞。】
那真的是十分美丽的场景。
书页在飞舞,月光中似乎有跃动的光粒…处于其中的青年半撑起身体,他身边是簇拥的鲜花,白色的花瓣几乎跟他银白色的发丝交融在一起。


卡尔与那个青年对上了视线。

“……哦,有趣。”青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别动。”卡尔一瞬间无法动作了,他的下巴被约瑟夫伸出的手捏住。卡尔因为震惊而瞪大的双眼里倒映着青年放大的脸。
“真的很像。”约瑟夫眯眼,“这种接触亡灵所带来的阴冷气息……有趣,真有趣。你的气息似曾相识。”
“没准我曾见过你的前世也说不定?”
“我们虽有前缘,但你我人鬼殊途,你……”


约瑟夫一边爆笑一边继续朗读:“居然……噗…敢这么冒失地召唤我,还真是个不要命的小——”


卡尔:不要再继续了啊!!!(撕裂剧本


约瑟夫:第一次听见他发出这么惨烈的声音 你某种意义上也算蛮强的嘛。

面包:虽然这句话我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但还是对不起。


鸽子用翅膀抚摸趴在桌上自闭的卡尔的脑壳,一脸义愤填膺:如果是这种少女剧本还不如用我的冷漠人设!

卡尔:(不需要那样的发展 放过我。)(举牌


约瑟夫拿起了画本 明显也是兴致上来了:“冷漠人设,再改一下那个糟糕的重逢剧本,没准还行。”

卡尔:连你也!?


【再这么下去一定会往更糟糕的地方发展的!!】

卡尔震撼,他看向坐在那边聊天的三人,瞳孔地震:【这三个人都太不靠谱了。】


“啊,说起来今天应该还有一位客人——噗。”

面包还没说完的话就被一道黑影的出现打断了。嘤嘤飞来,它冷静地踩住了扭动尖叫着“役鸟!”的面包,口吐人言。

“在?教廷对卡尔保护协会想问问你们为什么要迫害卡尔?”


“不…不要啊!!”

卡尔从床上蹦起,力度巨大甚至撞飞了一个枕头。

他在惊愕中瞧见自己柔软的鹅毛枕头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到了刚刚推门进来的约瑟夫脚边。约瑟夫脸上倒是笑眯眯的,但卡尔完全没有放下心来,因为他看见了约瑟夫背后一张顶着睡帽,十分怨念的脸。

——是魔王杰克。


“你这个小鬼大早上的闹腾什么呢……”

杰克颇为怨念,乃至于连背景都是冒出的黑炎,“你该不会是因为要去找那两只作者才兴奋到睡不着?太幼稚了吧,你们这些人类。”


“………????!!!”卡尔石化了。


“别傻愣着了,不是你自己说要去找作者抱怨剧情的吗?”约瑟夫一把推开怨念中的魔王,“你滚开点,一大早看到你的脸也太倒胃口了。”

杰克:“?你一个尸体还能有胃口?”

约瑟夫:“我唯独不想被一个能用料理融化餐具的厨师指责这点。”


在这样的争吵声中,卡尔选择安静去世。


Aurora Polaris
祝第五人格二周年快乐! 赶个末...

祝第五人格二周年快乐!

赶个末班车呜呜呜画了好久,

@CIRCUS漫画组的私设合照!

入坑快两年啦,没想到真的那么久了)


祝第五人格二周年快乐!

赶个末班车呜呜呜画了好久,

@CIRCUS漫画组的私设合照!

入坑快两年啦,没想到真的那么久了)


顾安安安

  Circus连载一周年,摸个图纪念一下…

(如果要问为什么不是遗照组,问就是因为我菜。。)

  Circus是我入第五看的比较早的作品(当时大概更新到第四话),如果可以的话就一年一张图吧,也算见证一下自己每年画画的变化…

  目前一共更新13话,就算是学业实在紧张一年平均下来也是一月一更,很正常的周期。更何况两位作者是学生主业不是漫画,希望同是粉丝的大家不要向作者们催更。

  虽然一看就能猜出来,但还是请别揭我马甲嘛毕竟署名都在那,也是考虑后才把它发在这个号上hhh

(浏览的人多了很多,那么这段话忽略...

  Circus连载一周年,摸个图纪念一下…

(如果要问为什么不是遗照组,问就是因为我菜。。)

  Circus是我入第五看的比较早的作品(当时大概更新到第四话),如果可以的话就一年一张图吧,也算见证一下自己每年画画的变化…

  目前一共更新13话,就算是学业实在紧张一年平均下来也是一月一更,很正常的周期。更何况两位作者是学生主业不是漫画,希望同是粉丝的大家不要向作者们催更。

  虽然一看就能猜出来,但还是请别揭我马甲嘛毕竟署名都在那,也是考虑后才把它发在这个号上hhh

(浏览的人多了很多,那么这段话忽略就好,请不要关注我,我只是个卑微的躺尸户我不配…)


(p2去滤镜原图,p3是最开始的草稿)

晞

【西幻paro】CIRCUS(1)

*是[Circus」漫畫的文本版,文本版。

*很久很久以前發過。

*湊合湊合著看看吧,如果感興趣請去看漫畫,傳送門走這邊→ @CIRCUS 

*西幻paro,有年齡操作,ooc預警。

*本章对应章节为漫画「第一章」回憶①-②


「第一章」回憶


「母亲拥抱了死神。」

那明明是让人感到无比悲伤的事情才对。


“无需害怕死亡。“养父说。


年幼的卡尔沉默地站立在男人身后,近乎茫然而懵懂地注视着母亲的尸体在入殓师灵巧的手上重新焕发光彩。

他注视着棺木里母亲熟悉而陌生的面孔,看着她因为死亡而青白的脸在养父的手下逐渐红润。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但那瞬间他的确感觉到那个...

*是[Circus」漫畫的文本版,文本版。

*很久很久以前發過。

*湊合湊合著看看吧,如果感興趣請去看漫畫,傳送門走這邊→ @CIRCUS 

*西幻paro,有年齡操作,ooc預警。

*本章对应章节为漫画「第一章」回憶①-②


「第一章」回憶


「母亲拥抱了死神。」

那明明是让人感到无比悲伤的事情才对。


“无需害怕死亡。“养父说。


年幼的卡尔沉默地站立在男人身后,近乎茫然而懵懂地注视着母亲的尸体在入殓师灵巧的手上重新焕发光彩。

他注视着棺木里母亲熟悉而陌生的面孔,看着她因为死亡而青白的脸在养父的手下逐渐红润。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但那瞬间他的确感觉到那个“活着”的母亲又重新回到他的面前了。


“死亡是安宁,是每个人人生中的必经之路。”


养父为母亲簪上细碎的白花,耐心地将女性的发丝挽好,随后他站起来,向卡尔展示。


“瞧,人们远离了绝望和叹息,神赐予的死亡是仁慈的解脱和永久的沉眠。”

“而我们的职责——就是帮助他们,使逝者不再彷徨,接受神的恩赐。”


也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卡尔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些茫然地想道。因为母亲看上去,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1-


啊,说起来。

造成一切混乱的罪魁祸首,似乎还要从那个充斥着「不协调感」的人开始说起。


-2-

那明明只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午后。


卡尔近乎将自己完全缩进了那张狭小的、还堆着几件外套的椅子里,只为离对面的这个奇怪法师远点——继父说过,“要离拿着奇怪法杖的法师远些,他们会打扰入殓时劝说死者的流程”——而这个法师几乎把所有的条件都占了。

无论是强硬地打断了他入殓的流程也好,还是手上那根光辉流转的法杖都好,全都跟父亲说的一模一样。


可怜的黑发入殓师差不多要把自己全部埋进那几件外套的遮蔽里了,但不速之客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卡尔恼怒的目光,只是微笑着一挥魔杖。


“别那么紧张,这位先生……您是入殓师吧?”带着圆滑的笑容和得体的语调,法师微微鞠了一躬,继续说道:“我的名字是瑟维,是个魔术师兼法师,无意打扰您的入殓流程,只是对您入殓时使用的魔法感到了惊奇而已。”


「……魔法?」

卡尔眯了眯眼睛,他并不理解这个法师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但瑟维全身上下带着的违和感让卡尔感到了毛骨悚然,那份不安让他忽视掉男人亲近的笑容,并没有开口回答他。


“如果可以的话,您是否能告诉我那是什么魔法呢?”

魔术师对棺材里隐约的呻吟声充耳未闻,他像是想要辨别对方有没有说谎般,认真地打量着卡尔不安的双眼。


“咦?”

他露出了有些诧异的表情来。


“真少见,是个具有“天赋”却不自知的先生啊……还没被教廷那边发现的先天者,太幸运了。”


他饶有兴味地重复了好几次“太幸运了”之后,朝着缩进椅子里的年轻入殓师站起了身。


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在卡尔紧张的目光中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那就让好心的我——”男人拉长了声调开口。


他朝着毫无防备的卡尔头顶,狠狠地挥落手臂!


“赐予你星光的祝福!”


-3-


好痛。

真的很痛。


要怎么形容那种痛楚呢?不清楚,不明白。但那瞬间的痛苦仿佛被人击穿灵魂,是连自己仍在世间的概念都感觉被一同击散的强力痛感。

对这份痛楚而言,这毫无疑问的是「诅咒」。


卡尔捂着自己仍旧残留着痛感的发顶,向法师投去了指责的目光。

“这样的话就不会被教廷发现了。”
像是解决了什么难题般,魔术师一点都不在意卡尔投来的目光。他潇洒一拍手,像是来一般轻松自在地转身开启房门,踏了出去。


“祝你好运,千万不要被教廷发现你是个先天者了。入殓师先生。”



晞

【西幻paro】CIRCUS(序)

*是[Circus」漫畫的文本版

*很久很久以前發過。

*湊合湊合著看看吧,如果感興趣請去看漫畫,傳送門走這邊→ @CIRCUS 

*西幻paro,有年齡操作,ooc預警。


序章-一份委託


如果给伊索·卡尔一个选择的空间,在深夜两点被漂浮的书页跟灵柩包围绝不是他的首选。不过生活有时候就会带给人不少“惊喜”,从突然闯入的法师再到莫名其妙的委托,于是连突然复活的尸体也算不得什么了。

 ——才怪。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可怜的入殓师脑海里只剩下这样的疑问了。


风在低声地呜咽着,如同一只垂死的、正在发出最后喘息声的幼兽...

*是[Circus」漫畫的文本版

*很久很久以前發過。

*湊合湊合著看看吧,如果感興趣請去看漫畫,傳送門走這邊→ @CIRCUS 

*西幻paro,有年齡操作,ooc預警。


序章-一份委託


如果给伊索·卡尔一个选择的空间,在深夜两点被漂浮的书页跟灵柩包围绝不是他的首选。不过生活有时候就会带给人不少“惊喜”,从突然闯入的法师再到莫名其妙的委托,于是连突然复活的尸体也算不得什么了。

 ——才怪。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可怜的入殓师脑海里只剩下这样的疑问了。


风在低声地呜咽着,如同一只垂死的、正在发出最后喘息声的幼兽。它从卡尔的指间急匆匆的溜走,想要逃离这个充斥着淡淡福尔马林气味的房间般四处乱撞着,吹起房间里遮光的厚重窗帘,让月光落进屋内。


月色照亮了那些狰狞的,在地上匍匐着的人形。它们喉咙里发出破旧风琴般的嘶声,脖子或四肢以不正常的角度歪斜着。


这样的画面荒谬得像是噩梦,卡尔转了转视线,如果这是噩梦的话他倒是宁愿能早些醒来,但晚间冰冷的夜风和舌尖微微传来的痛觉告诉他一切皆为真实。


卡尔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咚。

好像所有人只是陷入了一场梦境,现在却因为某种原因再次苏醒了过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充斥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就连蜡烛的烛火也在不正常地摇曳著。


咚咚。

烛火映照下的每张脸都带著拥抱死神后带来的青白,就连眼白也是浑浊的颜色。


就算是再有经验的入殓师也无法接受死而复生。

卡尔被这异常所吓,他的腿再也无法支撑他的体重了。

风吹起他的额发,可怜的入殓师跌坐在地上,脑海里仍混乱一片。 他眼中的房间完全变了样——灵柩全都大开着,死者在冰冷的地板上爬动挣扎,还有书页因为某种不自然的力量而在空中漂浮——发生这样的“异常”是因为自己的入殓还不够完美吗?还是他们仍在“彷徨”,无法接受自己的死亡?

入殓师回想起那些人在棺木中安详庄重的面孔,头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答卷。


「为什么会…」
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再让卡尔继续沉浸在他的疑惑里了。入殓师惊恐的发现自己刚刚打开整理逝者仪容的棺木中,一只漂亮的手缓缓伸了出来。


那双手在烛火照耀下带上了点属于人的暖色,骨节纤细修长,如果在舞会中见到这双手可能会更为合适也说不定——但卡尔见过这双手的主人,他就躺在“那个人”送来的棺木里,跟许多死者一样被芳香的鲜花簇拥着,紧闭的双眼仿佛沉睡。


但现在,灵柩主人的脸也渐渐露出来了,他似乎还是有点行动不便,就连坐起来的动作也摇晃了一下。


“你……”


尸体开口了,声音跟那张年轻的脸不同,出意料地沙哑。


卡尔再次往后挪了挪,他并不畏惧死人,但面前这个情况更像是某个不上心的仆从把自己睡著了的主人塞进了棺木里,一路送到了入殓师手中。「活……活人。」


卡尔快被这个可能性吓背过气去了——特别是在那个人继续慢悠悠地讲出下一句话之后。


“你就是叫醒我的人吧。”


哦呼,是叫醒的陈述句,卡尔被这事实惊得头晕目眩。
完蛋了,是活的。

对方的视线仿若实质,这位不走运的贵族(姑且看作是贵族吧,瞧瞧他那身衣服)出意料地拥有著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他眨了眨双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似乎是卡尔的沉默让对方不快,一声轻响后,卡尔身旁的某具女性尸体像是被什么力量强行从棺木里拽了出来,无力支撑身体的女性像是块破布般瘫倒在地上,发出了令人胆寒的呻吟声。她在冰冷的地面上打滚,痛苦地撕扯著自己的领口,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瞪著卡尔的方向。

她在用亡者的语言控诉着。


“嗯,嗯……是这样,你是被送过来的啊。”


漂亮的贵族青年在那痛苦的呻吟声中听懂了什么,他的笑声低沉沙哑,像是被砂纸磨过的琴。

他冰冷的目光在卡尔身上打了几个圈,随后又将视线重新移了回去。他打量着女性青白的脸,重点放在了对方已经浑浊了的,黑色的眼眸上,那里边几乎一点光也映不出了,尽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墨色。


“看这模样,灵魂被直接抽出来了吧。”

青年笑咪咪的,他从棺木里踏出,踩进一片月光里。“真是粗糙的手法……低劣的亡灵法师,你唤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被质问了。

明明语气上没有任何斥责的意思,但青年所说的话语就是拥有著这样的感觉。


随著语句落下的瞬间,风呼啸着,将烛火扑灭了。


“……哎呀?”

在紧绷的意识跟随著黑暗断开的一瞬间,听见的是青年稍微诧异的语调。


因为异象而无意中抬起头,与始作俑者的眼睛遥遥对视了一瞬的卡尔,总算因为「自己被满屋子的“活人”包围著的事实」过载晕倒了。


Yellow

有时你意识到真爱的绝对形态,在生命中有不同的存在目的。

其实不止是关于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来,或者是浪漫、灵魂伴侣、甚至终身陪伴。

我们过去有的、未完成的、未经考验的、遗失的爱对已选择安稳的我们来说,看起来太简单、太孩子气。

但其实它是最纯粹、最浓烈的。

—《Modern Love 》

有时你意识到真爱的绝对形态,在生命中有不同的存在目的。

其实不止是关于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来,或者是浪漫、灵魂伴侣、甚至终身陪伴。

我们过去有的、未完成的、未经考验的、遗失的爱对已选择安稳的我们来说,看起来太简单、太孩子气。

但其实它是最纯粹、最浓烈的。

—《Modern Love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