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ircus Baby

269浏览    16参与
安静的小美女
自家的baby!!!。◕‿◕。

自家的baby!!!。◕‿◕。

自家的baby!!!。◕‿◕。

魔王今年三岁半

【FNaF×明日方舟】五夜方舟——Circus Baby/马戏团宝贝

Circus Baby/马戏团宝贝【★★★★★★】
性别:女
职业:术师
阵营:希丝特
职能:实验原型体
专精:歌唱,料理(甜品),源石技艺(精神)
年龄:16岁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维多利亚王国
生日:3月12日
星座:双鱼座
种族:萨科塔
身高:16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未公开,但根据希丝特所提供的数据,确认为感染者
Tag:远程位,位移,治疗,术师干员,女性干员,高级资深干员
特性:技能可以使敌人产生位移;没有攻击目标时,回复范围内单体干员生命
可阻挡敌人数:1
属性侧重:生命最高,攻击及防御较高,法抗较高,满信赖提升攻击,攻击速度一般,再部署时间慢
攻击方式:用四肢蕴含着精...

Circus Baby/马戏团宝贝【★★★★★★】
性别:女
职业:术师
阵营:希丝特
职能:实验原型体
专精:歌唱,料理(甜品),源石技艺(精神)
年龄:16岁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维多利亚王国
生日:3月12日
星座:双鱼座
种族:萨科塔
身高:16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未公开,但根据希丝特所提供的数据,确认为感染者
Tag:远程位,位移,治疗,术师干员,女性干员,高级资深干员
特性:技能可以使敌人产生位移;没有攻击目标时,回复范围内单体干员生命
可阻挡敌人数:1
属性侧重:生命最高,攻击及防御较高,法抗较高,满信赖提升攻击,攻击速度一般,再部署时间慢
攻击方式:用四肢蕴含着精神力的圆顶天线进行远距离法术攻击,用伸缩钳子将敌人拉到身前,用纸杯蛋糕回复其他干员生命

天赋:
【来吃蛋糕】(精英化1)没有攻击目标时,每秒回复攻击范围内单体干员相当于自身攻击力6%的生命。(精英化2)没有攻击目标时,每秒回复攻击范围内单体干员相当于自身攻击力8%的生命。
【情绪吸收】(精英化2)攻击敌人时额外回复2点技力,消灭敌人后额外获得6点技力。

攻击范围:
(初始)
□□□
■□□
□□□
(精英化1/精英化2)
□□□
■□□□
□□□

干员技能(皆满级):

①屠杀之钳(自动回复·自动触发):攻击范围变成直线超远距离,下次攻击会用伸缩钳子将敌人较大力度拉扯到面前,并对其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00%的法术攻击。可充能一次。
屠杀之钳攻击范围:
■□□□□□

②冰淇淋制作机器(自动回复·手动触发):攻击力+80%,停止攻击并治疗攻击范围内所有干员相当于自身攻击力75%的生命。持续时间30秒。

③报废宝贝(自动回复·手动触发):停止为友方单位治疗,攻击力+240%,生命上限+80%,攻击范围扩大,伤害无视防御和法抗。持续时间30秒。技能结束后Circus Baby强制退场。
报废宝贝攻击范围:
    □□□
□□□□□
□□■□□
□□□□□
    □□□

基建技能:
精神感染(初始携带·宿舍):进驻宿舍时,使该宿舍内除自身以外心情未满的某个干员每小时恢复+0.2(同种效果取最高)。
冰淇淋美食家(精英化2·宿舍):进驻宿舍时,自身心情每小时恢复+0.4。

客观履历:
干员Circus Baby/马戏团宝贝,前希丝特研究对象,重度感染者。拥有优秀的源石适应性和使用能力,以及一定的情绪吸收和精神感染能力。但进入希丝特之前的履历缺失,
现根据披泽瑞尔和希丝特之间的合约协定,加入披泽瑞尔作为术师干员提供协助,并且接受披泽瑞尔的治疗和限定范围内的研究。
目前在披泽瑞尔内由医疗干员Ballora/宝萝拉担任监护人和保护人,监控Circus Baby在披泽瑞尔内的行动。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标准
【战术规划】普通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卓越

潜能提升信物:
一个有些血污的圆筒冰淇淋玩具,白色冰淇淋球的最顶端有一个红色的樱桃。

合同描述:
【她不该是屠杀机器。】
“我们需要你,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前希丝特研究对象Circus Baby,为了自己深爱的伙伴而战斗。

临床诊断分析:
【应希丝特要求,不予公开。】
她虽然有按照自己的意愿过来进行体检,说是想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体检报告后来被Ballora医生拿走了,检查结果连我也不知道。
虽然听说是希丝特保护患者隐私的要求,但我总感觉有什么猫腻。
——医疗干员C.P

档案资料一:
虽然无法确定干员Circus Baby在进入希丝特前的履历,但是能确定的是她在进入希丝特进行治疗以后很快就对希丝特的研究人员产生信任——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起医患关系,更像是亲人。
Circus Baby也不止一次提到过治疗她的工作人员们,并且表现出对他们的极其信任,甚至自称是为了他们才加入披泽瑞尔成为干员的。这种医患之间的信赖虽然让人感动,但是也开始让人怀疑希丝特方是不是进行什么洗脑而导致她对他们的极为信任。但这种想法由于过于心术不正,而被大家抛之脑后。
而Circus Baby在作为希丝特的医疗对象的同时,还是一名“原型体”研究对象。虽然无法得知是因为她的什么体质,但是能确定的是,她对希丝特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希丝特方才会在关于她的治疗和研究内容里对披泽瑞尔进行了严格的限制,甚至连体检报告也一并收去。
但Circus Baby仍然是披泽瑞尔医疗组里较为重视的医疗对象,所以即使治疗内容被严格限制,但披泽瑞尔医疗组还是竭尽全力在限定范围内对Circus Baby进行相对较好的治疗方式,而其余范围外的治疗,则由跟随Circus Baby一同来到披泽瑞尔的主治医师Ballora来负责。

档案资料二:
在治疗过程中,干员Circus Baby提及到她关于过去的一些破碎记忆。内容是关于她和一个金发小女孩之间的接触,但详细内容并没有透露、或者说回忆起来。在进行多次访问以后,可以确定这意味不明的记忆对Circus Baby影响很大,以至于她在梦中也有勉强记忆。
这应该是Circus Baby在进入希丝特之前的记忆,但她无法详细回忆,并且由于和希丝特官方的协议,于是很快就停止了对于她的这一记忆的回访记录。
而同时,在Circus Baby经过访问的回忆刺激以后,Circus Baby的情绪吸收和精神感染能力比以前要加强许多。以至于她能开始无差别干扰身边的其他干员甚至敌人的情绪和精神,对其他干员造成了一定影响和困扰。于是在控制能力之前,Circus Baby被限制于其他精神力相对较差的干员进行接触。
而在经过控制训练以后,Circus Baby开始能逐步控制自己的精神感染能力,于是解禁了Circus Baby和其他干员的接触限制。但由于Circus Baby这一能力的未知性,所以仍有部分干员被限制与Circus Baby进行接触。

档案资料三:
【权限记录】
根据目前的治疗进程,可以确定干员Circus Baby的病情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严重多。但是由于希丝特官方的限制,我们并不能进行更加深入的检查和研究。即便披泽瑞尔向希丝特说明如果不进行深入调查是无法对患者进行治疗的,但是希丝特方还是拒绝了披泽瑞尔的检查申请,并声明要是披泽瑞尔方进行限制范围外的调查,会立刻终止和披泽瑞尔的合作。
可以确定的是,Circus Baby在此前希丝特接受的治疗对她的帮助甚少,甚至有加重她病情的迹象。但是跟她的监护人Ballora医生说明以后,和蔼的Ballora医生却表示拒绝透露关于在希丝特里Circus Baby的治疗的任何过程。
在检查过程中,Circus Baby逐渐放下对医疗干员们的警惕,而似乎是由于对披泽瑞尔——或者说博士的信任,她秘密地主动透露出自己身体的一些异样——她体内有不明能量驱动的神秘装置,在特定情况下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无差别攻击。但经过希丝特方的一些调整以后,可以让她暂时阻止这一过程的发生。
虽然因为限制而无法完全确定,但是猜测可能是用希丝特的改造技术对Circus Baby进行过人体改造,而不明能量有可能是她体内的源石能力产生的能源。但由于只是猜测,而且也可能会违反和希丝特的合作协议,于是没有人继续深入研究这件事了。
“感觉这个孩子真可怜呢……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进行这样的改造,而且可能还有比我们所想象的更加惨无人道的实验……希丝特到底是什么组织啊。”——医疗干员B.P

档案资料四:
【权限修改记录】
1、禁止提及关干员于Circus Baby在限定范围外的研究资料,并将Circus Baby在公开档案中的任何相关研究报告即刻删除。
2、禁止在干员Circus Baby面前提及关于干员Ennard的任何信息,并尽力阻止两人的碰面。
3、相关医学检测和治疗报告调入医疗部门最高权限记录。
4、禁止任何对相关记录和资料的查询与再整理。
5、即刻销毁实验数据记录。

晋升纪录:
“我不认为这件事需要告诉‘她’。”
“那么,你觉得她被蒙在鼓里好吗?”
“我自己知道应该怎么保护好我的‘女儿’。”
“你真有意思,Ballora医生。你真的把自己的感情全都砸在一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实验体上了吗?”
“我希望您能闭嘴,这样可以省去我很多脾气。”
“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哎,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一直依赖着的‘母亲’是这样的人的话……?”
“请闭嘴。按照我们和披泽瑞尔的协议,你们不该继续跟我深入探讨到这个地步,你们只负责帮忙医治‘她’,您现在已经越界了,懂吗?”
“好好好,我不说了。但是,按照你们对‘她’的改造来看,我们能治好‘她’的可能性可是少之又少哎。”
“……我希望你们能尽全力。”
“尽量尽量。”
——于医疗部门,Ballora办公室的一段对话

台词语音:
认命助理:让我来当你的助理吗?完全没问题哦,倒不如说非常乐意。
交谈1:Ballora她……就像妈妈一样爱护着我。我们应该是没有血缘关系才对的,但是我总是在她身上,找到了母亲的感觉……
交谈2:……请不要提Ennard这个名字,拜托了。
交谈3:Bon Bon和Bonnet他们就像兄弟姐妹一样,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弟弟妹妹呢。
晋升后交谈1:他们都说我有战斗的天赋,但说白了就是有杀人的力量吧?虽然不想要这种力量,但是如果能帮上忙,我会勉强接受的。
晋升后交谈2:我明白,披泽瑞尔需要我,是因为我的力量吧?但是没关系,不管是杀人力量还是什么都好,只要能让他们安定下来就好。
信赖提升后交谈1:既然希丝特的大家都说披泽瑞尔是同伴,那么我也会将博士你当成我的同伴、我的家人的,请放心。
信赖提升后交谈2:我是作为原型体研究对象而留在希丝特的。但是在那里,大家都像家人一样对待我,让我几乎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实验体的事呢……
信赖提升后交谈3:我……曾经做了错误的事。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好像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只剩下这个了……
闲置:嘘……难得的机会,做个好梦吧,博士。
干员报道:嘘……别紧张,我是来帮你的。我的代号是Circus Baby,你可以叫我Baby。听上去有点奇怪?没事的,习惯就好了。
观看作战记录:我不想伤害别人……但这也没办法。
精英化晋升1:晋升了吗?伤害的人越多,晋升得也越快了吧……我不希望这样。
精英化晋升2:我们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才会伤害敌人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希丝特的大家,我会接受这一切的。
编入队伍:要上战场了啊,那也没办法……
任命队长:我来当队长吗?会不会有点勉强呢?
行动出发:要准备好了,在取得胜利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行动开始:大家都要小心一点,我不希望失去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选中干员1:你在哪?
选中干员2:我在这。
部署1:啊……
部署2:嗯。
作战中1:这就像我的生日一样……你们有礼物要送给我吗?
作战中2:我可以听到你们的呼吸……但不会持续太久的。
作战中3: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们……
作战中4:三……二……一……零。
4星结束行动:大获全胜吗?这样挺好的呢。
3星结束行动:虽然还是伤害了很多人,但是胜利了就好……
非三星结束行动:抱歉,放跑了几个……但是,我有帮上忙吗?
行动失败:不行……即使得到了力量也还是做不好吗?
进驻设施:这里就像家一样……
戳一下:唔嗯?
信赖触摸:啊,我以为你忘了我呢。
问候:欢迎回来,博士。要吃点冰淇淋吗?
标题:五夜方舟。

自耕苦糧小隊長
放YT混更影片用ㄉ(妥妥噠 我...

放YT混更影片用ㄉ(妥妥噠

我果然還是很喜歡Babyㄚ,好可愛ㄚㄚㄚㄚ!!!!!!!
我第一次畫Elizabeth,其實有點……不順(((

懷念舊坑中(微笑

放YT混更影片用ㄉ(妥妥噠

我果然還是很喜歡Babyㄚ,好可愛ㄚㄚㄚㄚ!!!!!!!
我第一次畫Elizabeth,其實有點……不順(((

懷念舊坑中(微笑

魔王今年三岁半

邪教系列之Rockstar Freddy x Circus Baby

【Rockstar Freddy x Circus Baby/摇滚明星弗雷迪x马戏团贝比】
【拟人向】
【UCN/自定义夜向】
【自定义夜地区实际上是在地狱设定】
【摇滚明星弗雷迪财迷设定】
【Nightmare Mangle/噩梦曼果男性设定】
【马戏团贝比即是后来披萨店模拟器里的Scrap Baby/报废贝比设定】
【贝比称呼摇滚明星弗雷迪、Nightmare Bonnie/噩梦邦尼、噩梦曼果为哥哥只是为了亲近】
【“Dad/爸爸”的称呼原因请自行想象,不一定是因为父女关系】
【Frestar/弗雷斯达=摇滚明星弗雷迪】
【Bonimare/波尼曼尔=噩梦邦尼】
【Mangare/曼嘉尔=噩梦曼果】

弗雷斯达...

【Rockstar Freddy x Circus Baby/摇滚明星弗雷迪x马戏团贝比】
【拟人向】
【UCN/自定义夜向】
【自定义夜地区实际上是在地狱设定】
【摇滚明星弗雷迪财迷设定】
【Nightmare Mangle/噩梦曼果男性设定】
【马戏团贝比即是后来披萨店模拟器里的Scrap Baby/报废贝比设定】
【贝比称呼摇滚明星弗雷迪、Nightmare Bonnie/噩梦邦尼、噩梦曼果为哥哥只是为了亲近】
【“Dad/爸爸”的称呼原因请自行想象,不一定是因为父女关系】
【Frestar/弗雷斯达=摇滚明星弗雷迪】
【Bonimare/波尼曼尔=噩梦邦尼】
【Mangare/曼嘉尔=噩梦曼果】

弗雷斯达(Frestar)觉得最近不是很对劲,对自己手头上的费兹硬币(Faz-Coins)、和支付硬币的“那个男人(the Man)”而言。

他有注意到,那个男人似乎偶尔会把他自己手头的费兹金币用在别的地方,而不是专心把硬币乖乖支付给他,甚至有几次还故意提高室内温度让自己故障误以为他已经付款了。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更是生气无比,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很狡猾,但也没想到他居然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故意不给钱,这让作为费兹硬币收藏家(Faz-Coins Collector)而言是不可原谅的!

于是,他开始想法子知道这家伙到底都把硬币用在哪里了,说不定可以有办法让他继续乖乖给钱让自己饶他一命。

说做就做!他立刻在一个夜晚结束以后偷偷跑出保安室,然后在附近寻找着一些关于能搞清楚那个男人的反常的蛛丝马迹。

不过,中途也没有什么好的线索,毕竟大家都在这个时间进行难得的休息,他也没在附近找到什么在外走动的玩偶,虽然偶尔会看到休息中的玩偶,但是为了避免被揍还是没有去把人叫醒。要说什么收获的话,他倒是在沿途捡到了不少费兹硬币,幸好他特地把之前装硬币的包拿出来了,沿途见到一枚捡一枚,心里都乐开花了,一时间都忘了他出来的目的了。

不过他捡着捡着也没注意到眼前有人,弯下腰来捡硬币的时候突然一个起身猛得撞到了眼前的人的下巴。他的头顶猛得一阵剧痛,对面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尖叫,然后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猛地摔在地上。他倒是没什么事,也没有摔地上,就是觉得自己头顶好痛就是了。

他摸着撞疼的头定睛一看,眼前一个红色双马尾的女孩捂着自己的下巴倒在地上,隐约发出了一些细碎的哭声,他立刻慌了手脚了,连忙冲过去蹲下扶着让她坐起来,急切地询问着她的情况。

那个女孩只是一直捂着自己的下巴,吸着鼻子眼睛里满是泪水,似乎快要真的哭出来一样,但是一直只是发出一些零碎的抽泣声,并没有真正哭出来。

“没事吧?你没事吧?”弗雷斯达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慌忙地比划着试图用一种笨拙的方式安抚她,“别、别哭啦,是我不好,对不起……别哭啦,我、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啊?”

听着他笨拙的安慰,那个女孩也慢慢地不哭了,甚至后来有点笑出声来。她抹着自己的眼泪哈哈笑了几声,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翠绿色眼睛看着对方,像是浸过水一样湿漉漉的,“不用啊,我也是歌手呢,我自己也可以唱歌的呀。”

看到她不哭以后,弗雷斯达才松了口气,然后连忙把人扶起来,给她揉了揉她撞疼的下巴,干笑着说着:“这样啊,我也是歌手呢,是摇滚明星(Rockstar)组合的主唱呢,不过你应该没听说过我吧?毕竟不是同一个时代的……”“我听说过你啊。”

那个女孩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他愣住了,他眯起眼睛仔细地看着这个女孩,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但是她说听说过自己……这是什么人告诉她的吗?

“你是摇滚明星弗雷迪(Rockstar Freddy)、弗雷斯达哥哥吧?”女孩继续笑着看着弗雷斯达,发出了铃铛一样的笑声,“你可能不知道我,但我可是知道你哦?”她手指点了点下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毕竟那个时候你还不认识‘那个时候’的我吧?”

什么意思?弗雷斯达不懂,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对方,试图从她嘴里得到一个符合自己逻辑的答案。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女孩看着疑惑的弗雷斯达,似乎笑得更开心了,“我是马戏团贝比(Circus Baby),叫我贝比就好了。”

“……宝贝(Baby)?”弗雷斯达对对方的名字感到诧异,感觉自己如果这么称呼的话会有种别扭的感觉,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好。“噢!你也可以理解成小宝宝(Little baby)的意思呀?”贝比似乎觉得手足无措的对方看上去更好玩了,“你也可以叫我小贝比(Little Baby)呀!”

虽然感觉还是有点别扭,但是弗雷斯达也只能这么称呼对方了,然后他安静下来看着对方,认真地等待着对方的下一句话。

“哦对,要说那时候你不认识我的话……”贝比手指点着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那时候我叫报废贝比(Scrap Baby)……而且跟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比的话要破烂很多啦,而且我也只是在店里的暗处,而你在亮处,不知道我也是正常的。”

弗雷斯达其实还有很多疑问,例如为什么她会是报废(Scrap)的、为什么会比现在的样子破烂很多、为什么她那时候会在那个披萨店里,诸如此类的问题……但他感觉这么问出口还是不太好,所以他还是乖乖闭嘴了。

贝比看他没有回答,于是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但是她想了一下,还是开口找了个话题:“那么,弗雷斯达哥哥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一直待在保安室的吗?”

弗雷斯达突然哽住了,他该说什么?总不能说是“为了调查我的钱到底去哪里了”这种话吧?就算再喜欢钱也不应该在女孩子面前暴露这一点吧绝对会被讨厌的啦!

“……呃、这个嘛……”弗雷斯达挠了挠头发,思考着到底应该怎么回答,下意识退后了一步,结果被墙上的钩子勾到包,整个包包都被扯翻在地,硬币撒得一地都是。

“呜哇!!!!!!”弗雷斯达看到这种情况立刻跪在地上连忙把撒在地上的硬币几枚几枚把他们都收回包里。贝比傻傻地看着撒在地上的硬币,蹲下身来捡起其中一枚,撑着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啊!”弗雷斯达看到贝比手里的硬币以后,本能地把手扫过去猛得抢过,但是等他把硬币拿在手里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呃、那个……”那枚硬币被自己紧紧捏在手里,手汗都快把硬币给弄得湿滑,气氛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贝比愣了一下,但又立刻恢复到一开始的笑脸向对方摆了摆手,“啊!没事的!我不介意的啦——”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下意识盯着弗雷斯达抓紧硬币的手,似乎在想着什么,“弗雷斯达哥哥,很喜欢费兹硬币啊。”

“呃、是啊,哈哈哈——”弗雷斯达尬笑着回答。不然还能怎么回?刚刚都已经这么表现出来了脑子正常的都看得出来吧?没有被对方直接说“喜欢钱”和“财迷”这种话已经得谢天谢地了!

“嗯……那么弗雷斯达哥哥、出来是为了搜集硬币吗?”“呃!不是的!”弗雷斯达脱口而出,但一瞬间又立刻闭嘴。不是这样还能怎样?真得直接把自己为了调查本来应该给他的硬币去哪里了这种话说出来吗?

看着对方疑惑的亮晶晶眼睛,弗雷斯达觉得现在说实话跟没说实话已经没有差别了,于是也只能吞吞吐吐地乖乖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

听到对方的回答以后,意料之中、贝比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没有大笑出来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弗雷斯达只能尴尬地跟着笑了几声,等贝比差不多笑够了才慢慢地没有笑下去。

“那么,弗雷斯达哥哥是想知道、‘爸爸(Dad)’的费兹硬币给了谁吗?”贝比撑着头眨了眨眼看着弗雷斯达,脸上还是一贯的可爱笑容。

“爸爸”?弗雷斯达再次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因为现在的情况也不好多问,于是也只能尬笑着点了点头。

“我知道哦?”“什么!?是给谁了!?”

弗雷斯达下意识抓紧贝比的肩部摇了摇她,情绪明显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反应真的有点太过激动,于是尴尬地把手收回去搓了搓手,“呃、那么,是给了谁呢?”

“给了我们哦。”说着,贝比拿出了一个跟她长相相似的小布偶,晃了晃手里的布偶然后笑着看向了对方,“给了波尼曼尔(Bonimare)哥哥、曼嘉尔(Mangare)哥哥、还有我哦?”

“什、什么意思?”弗雷斯达有点懵逼了,明显不懂对方想表达什么。“我是说,给了在奖品阁里放着的、我和噩梦邦尼(Nightmare Bonnie)哥哥、噩梦曼果(Nightmare Mangle)哥哥的布偶哦。”马戏团贝比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因为只有买了我们的玩偶,我们才不会去进攻啊。”

结果也是个小财迷吗?弗雷斯达忍不住这么想道。

“不过如果弗雷斯达哥哥想要的话……”说着,贝比拿着布偶的手伸向了弗雷斯达,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她再次笑了起来,“这个布偶,可以给你哦?到时候如果要我不进攻的话,只要给你费兹硬币来买下我的布偶就可以了哦,这样的话弗雷斯达哥哥也就可以有费兹硬币了吧?”

弗雷斯达愣了一下,明显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老实说他是想要这个布偶的,毕竟这样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钱,但是如果要了的话感觉也太丢脸太伤自尊了,于是他心里开始了激烈的斗争。

过了好一段时间,一直举着拿着布偶的手的贝比都感觉有些奇怪,她疑惑地看向弗雷斯达,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犹豫那么久。过了一会儿,弗雷斯达终于站起身来,然后把她递给自己的布偶拿过,看着布偶一会儿后,又把布偶塞回了对方怀里。

“唉?”贝比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弗雷斯达,似乎对对方的选择有些诧异。

“……如果真的接受的话,那我也太没有尊严了吧。”弗雷斯达苦笑着,把布偶塞回她怀里以后摸了摸她的头,“别把我看得太扁了,男人和大人的自尊还是有的。”

说着,弗雷斯达立刻转过身去就快速跑掉了,在自己后悔之前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带上了自己那装满硬币的包包。

贝比看着弗雷斯达的背影有些出神,等她反应过来以后,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拿起手里的布偶跟自己平视。

“……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啊。”

贝比的鼻尖蹭了蹭布偶的鼻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魔王今年三岁半
Nightmare By De...

Nightmare By Design
大概是个曲绘,比较乱和粗糙,等膜来了以后就在屏子上重新描一遍和上色吧
我敢保证第一眼没人能看到中间还有个Baby

Nightmare By Design
大概是个曲绘,比较乱和粗糙,等膜来了以后就在屏子上重新描一遍和上色吧
我敢保证第一眼没人能看到中间还有个Baby

魔王今年三岁半

一只白色暴君!是ONaF里的Flumpty哦!
P2是今天的ask,关于毛衣Ballora的xxx

一只白色暴君!是ONaF里的Flumpty哦!
P2是今天的ask,关于毛衣Ballora的xxx

魔王今年三岁半

关于私设里的Baby们的设定

私设里,Ennard原来其实是Baby的原型机,也就是小游戏里用夹子钳死Elizabeth的蓝眼Baby、Ennard Baby,所以后来Ennard的眼睛才是蓝色的。之后Elizabeth的灵魂附身在了Ennard Baby身上,在跟着Ennard Baby被拆下来的大部分骨架转移到后来使用了原来的Ennard Baby的骨架的新的Baby、Circus Baby。而原来的Ennard Baby的皮套也部分骨架——包括杀害Elizabeth的大钳子的骨架则被一起遗弃,也就成为了后来的Scrap Baby的皮套,同时也是SL里第四夜Michael被关在里面的那具皮套。并且Scrap Baby的...

私设里,Ennard原来其实是Baby的原型机,也就是小游戏里用夹子钳死Elizabeth的蓝眼Baby、Ennard Baby,所以后来Ennard的眼睛才是蓝色的。之后Elizabeth的灵魂附身在了Ennard Baby身上,在跟着Ennard Baby被拆下来的大部分骨架转移到后来使用了原来的Ennard Baby的骨架的新的Baby、Circus Baby。而原来的Ennard Baby的皮套也部分骨架——包括杀害Elizabeth的大钳子的骨架则被一起遗弃,也就成为了后来的Scrap Baby的皮套,同时也是SL里第四夜Michael被关在里面的那具皮套。并且Scrap Baby的骨架是从Ennard身上分离出来的Baby的大部分骨架,于是也拥有了Baby和Elizabeth的大部分意识。Ennard是SL里的所有玩偶的骨架集合体,但它的主要骨架部分、也就是成型的骨架部分还是Baby的骨架。同时它拥有着SL所有玩偶的发声器,所以也可以伪装成Baby的声音。实际上Ennard的意识基本上还是原来的Ennard Baby的意识,同时也加入了一部分Elizabeth剩余的怨念和执念,因此才决定处理掉SL其他玩偶让自己得以“自由”。而Ennard脸上的面具,则是Elizabeth以前万圣节的时候戴着的面具,后来被William挂起来放在SL的地下室里作为纪念。
【以上纯属私设请勿当真】

魔王今年三岁半

画完了!被Ennard操控的Baby!面具也是Ennard的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xxd
P1完成图,P2-P4过程图,P5参考题

画完了!被Ennard操控的Baby!面具也是Ennard的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xxd
P1完成图,P2-P4过程图,P5参考题

画画使人自闭

写政治作业时的摸鱼,各种潦草
p1是ep,是换装play(大概没人看出来)
紫衣人:Ennard你的电线把我衣服戳破了赔
Ennard:emmmmmmm
p2是baby女神

写政治作业时的摸鱼,各种潦草
p1是ep,是换装play(大概没人看出来)
紫衣人:Ennard你的电线把我衣服戳破了赔
Ennard:emmmmmmm
p2是baby女神

亚拉戈高位截瘫

SL相关短打:We

AU设定。大量私设有,雷到你就对了。
以下正文。

--------------------------------------------------------------------

        “Baby。‘我的孩子(My Baby)’……那是还叫做E-0的我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温暖的词汇。”
        ——也就是说,从实验室里的那十年算起……也许是二十年?无限重复着的日日夜夜,是能让人把时间都忘掉的。
    ...

AU设定。大量私设有,雷到你就对了。
以下正文。

--------------------------------------------------------------------

        “Baby。‘我的孩子(My Baby)’……那是还叫做E-0的我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温暖的词汇。”
        ——也就是说,从实验室里的那十年算起……也许是二十年?无限重复着的日日夜夜,是能让人把时间都忘掉的。
        “年轻人,你们应该都满了16周岁吧?”
        ——那是我获得“资格”的年纪。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的亲人们……永远离我而去了。
        “谢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大爷的跟班了,以后我一定会罩着你的!”
        ——一定要小心翼翼的。那见鬼的半截手指动不动还会流点血……弄脏了好兄弟给我做的手偶可就麻烦了。
        “是我。一切都好,安心睡吧。”
        ——以前做噩梦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总是这么说……当然是在还有爸爸妈妈的以前啦。总之,就让那个长不大的笨蛋也听听这句话吧。
        “大家的笑脸都很可爱呢,就像……舞台上的哥哥姐姐那样美。”
        ——不,不仅仅是这样。应该……比他们还更耀眼才是,这里就数Foxy我眼睛最亮了,绝对不会看错的!

        我们曾经都只是支离破碎的孤魂。维生舱中的怪物、落荒而逃的刺客、囚于暗室的娈童、无处可依的弃儿,以及被流浪马戏团淘汰掉的劣徒。
        而现在……
        我们啊,是一个家。
        所以舞起来吧,唱起来吧,笑起来吧。聚光灯正明晃晃向这儿照着,那是我们阔别已久的太阳。

三色/Samikiri

Circus Baby wiki翻译[Gameplay及Trivia部分]

Pre 英文的they似乎是可以指代性别不明的单数对象……吧?
下文中的他/她原文均为'they'个人理解指代玩家 如有错误请指出 不胜感谢

 附wiki原地址:http://freddy-fazbears-pizza.wikia.com/wiki/Baby


Circus Baby


游戏中的表现


Night 1: 虽然Circus Gallery(马戏团走廊)的灯坏掉了几个,HandUnit(我该叫他旁……白?)还是告诉玩家去检查Circus Baby。三次之后,HandUnit对Circus Baby表示欣慰,然而玩家并没有看到什...

Pre 英文的they似乎是可以指代性别不明的单数对象……吧?
下文中的他/她原文均为'they'个人理解指代玩家 如有错误请指出 不胜感谢

 附wiki原地址:http://freddy-fazbears-pizza.wikia.com/wiki/Baby


Circus Baby

 

游戏中的表现


Night 1: 虽然Circus Gallery(马戏团走廊)的灯坏掉了几个,HandUnit(我该叫他旁……白?)还是告诉玩家去检查Circus Baby。三次之后,HandUnit对Circus Baby表示欣慰,然而玩家并没有看到什么Baby。

Baby第一次出现在Night 2,在N2她告诉玩家躲到桌底下面免得被Bidybabs攻击。然后她让玩家无视HandUnit的提示悄没声儿地从Ballora Gallery(宝罗拉走廊)里摸过去恢复建筑的电力。

Night 3,在玩家第一次进入Funtime Auditorium(欢乐时光大礼堂)之前,他/她打算再去Circus Control(马戏团控制台)一趟,虽然HandUnit要求他/她别去。这么做着,他/她爬到桌子下面,开始了Baby讲述的,关于她在她曾经的披萨店里表演的故事。

她的下次出现在Night 4。玩家在Night 3结尾被Funtime Foxy攻击后,她把他/她藏进了Scooping Room(挖勺室)里的一个弹簧锁皮套。在玩家醒来后,她会详细介绍现在的情况,并告诉他/她她在这些年里如何学会了“伪装(pretend)”。在Ballora被铲掉后,她在离开前会打开皮套的面部,要求玩家在抵御Minireenas,被铲后获得自由的Ballora的搭档的同时,一直等到下一天。

Baby的打开
Baby的面部打开以显示一个密码面板。注意打开的手臂金属板里的芯片。
她最后一次实体出现是在Night 5玩家在Parts & Service(零件与服务区)对她进行维修时。在这个房间里,她的内骨骼几乎全部丢失,据推测是拿去制造Ennard了。Baby让他/她在她身上的密码面板输入密码,并取得一个包含着她的声音的芯片。如果玩家输入得太慢或按了错的数字,没有面具的Ennard跳杀就会出现。
同时,跟随着Baby的指示,在Funtime Auditorium,她帮助玩家躲避Ballora(那个,实际上,已经被Ennard消化的)并把他/她领向挖勺室。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然而,她,在另一个电子玩偶身边,在这段时间里承担着Ennard的形态,显示自己的密码面板以保证玩家存活,好让玩家被挖勺然后她就可能从这座设施里逃走(通过像穿皮套一样穿上玩家的尸体来把她伪装成人类)。

在另一种导致假结局的情况中,玩家应该违抗Baby的指示,在Funtime Auditorium里向东转,他/她(如果Baby小游戏通关了的话)就能进入Private Room(私人房间)。HandUnit会告诉玩家在6AM前他/她都不能离开,然后就会被炒了。Baby,作为Ennard的直觉和意识,整晚与玩家说话,被他/她的背叛激怒。大约在4AM,Ennard会开始伪装出William Afton的女儿的声音,可能是在走投无路下欺骗玩家让他进入玩家的地方。在到6AM时,屏幕会褪为黑色,然后使用Baby的声音的Ennard会说“我会找到出去的办法的”。然后玩家的值班就结束了。玩家会看另外一集“The Immortal and the Restless”(迷之肥皂剧)。在电视停止后,Ennard会一瘸一拐地进入玩家的视线。同时,屏幕变黑,开始滚制作人员表。

 剧透结束

Baby也在一个玩家在死亡后随机出现或一周目后可以在Extras菜单里进入的小游戏里出现。游戏的目标是把地图上各种各样的杯糕送给所有的熊孩子来让他们高兴。玩家的时间被限制,并且必须最后完成目标。脚滑或者超时都会让Baby消失,也就是失败。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然而这个小游戏的真结局只会在玩家用特别的姿势给完所有孩子杯糕后,终点前出现冰激凌时才能出现。玩家必须把冰激凌带回关卡起点。一旦完成,冰激凌会被放在Baby前,一个小女孩会出现。小女孩会慢慢靠近Baby。等她靠得足够近了,一个机械钳会从Baby的胃里伸出来,抓住小女孩并把她拖进Baby的躯体。这个小游戏影射了Baby在Night 3中讲述的事件。

剧透结束

 

 

冷知识

 

  • 虽然是游戏里的主要玩偶,Baby她自己在游戏流程里却从没有过完全的实体出现。唯一一次实体出现是在零件服务区,虽然是处于退役的状态。

  • Baby在预告片里的模型看起来和游戏中的模型不同,意味着这可能是她的测试版模型。

  • 她的内骨骼为啥能存在还是很迷,虽然这可能是因为角色拥有的黑科技。
    补充一句,不可能打开,除非是被橙色三角铁阻止,就像Funtime Freddy的身体打开被他的腹部卡住一样。(???)
    原文:Addition to this, there is no possible opening, unless it is obstructed by the orange triangle, just like Funtime Freddy's body opening being obstructed by his belly.

  • 钳子好像是用来抓住冰激凌的。
    然而有些粉丝推测钳子是用来抓孩子的。这可以被Baby往地上放冰激凌的方式进一步证明,十分可怕地像是在放置诱饵。
    风扇可能是打开冰激凌分配器的入口。

  • 从William Afton的女儿在Night 3前说的话来看,CIrus Baby是以她的设想制作的。这意味的她(Baby)可能是以FNaF4的小游戏里的马尾女孩为原型的。

  • Baby的设计非常像 My Life As A Teenage Robot中的XJ9(又名Jenny Wakeman)。
    她胃里的冰激凌分配器很像第一集里的,Jenny因为没法吃冰激凌而弄空她的胃。
    有一集,Jenny利用一副人类皮肤获准进入小餐馆。这和Baby很像,在游戏中作为Ennard使用Eggs Benedict的身体逃跑时。
    Baby的红色配色和脸上的欢快表情像是Ruby Gloom,同一系列中的布娃娃女孩。
    巧的是,Ruby和Baby都是她们各自故事里的主角。Baby的眼睛周围有环,和Ruby的很像。
    Bidybab实际上大概像是Ruby的宠物,Doom Kitty。
    顺便说一句,她们都是女孩。
    Doom在Ruby处于某一位置时在房子里到处乱逛。这和Bidybab很像,在Baby位于Circus Gallery时。

  • Baby是游戏里唯一没有跳杀的玩偶。
    唯独她,BB,幻影Mangle,幻影Puppet,Lolbit和Electrobab是整个系列里没有跳杀的。
    然而,这个大概会被Baby小游戏里把小女孩拖进身体推翻。就是算上这个,她在主游戏里还是缺跳杀。

  • Baby也从来没打开过面部,除了标题画面上的,在Night5零件服务区的,还有预告片里的。

  • 很多人相信Baby的故事里有一个密码,从被给出的数字来看。

  • Baby在Extra菜单里有最多的制作流程图片,14张。

  • 从设计图来看,Circus Baby站起来有七尺二寸高。
    讽刺的是,虽然有个孩子似的外表,Baby其实比Circus Baby's Entertainment and Rental里的其他玩偶大得多,比游戏中已知第二高的Ballora(六尺二寸)足足高出一英尺。
    很奇怪,她值得注目地在死亡小游戏里被画的矮得多,给人一种她很小只的错觉。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然而这个可能就是拿来骗玩家的。
    Circus Baby在零件与服务区出现时比Funtime Freddy大。可能这是Baby在以符合传送带或者玩偶站的舞台的大小重新缩放前的大小。
    以这个尺码,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入从Circus Gallery到零件服务区的通风管和门廊的。

  • Scott最近在他的Steam上说Baby和Ballora都不是最难设计的,包括她们的内骨骼。
    Baby, Funtime Foxy, 和Lolbit是唯独的三个在FNaF World中初次出现的玩偶。特别是Baby,只要玩家达成游戏第二次更新的结局她就会被戏弄。

  • 在Night 5的零件服务区,Baby有个像Golden Freddy一样的“消沉”状态。(???)
    In Parts/Service on Night 5, Baby has a similar 'slumped' position to that of Golden Freddy.

  • Baby是游戏里唯一出现在小游戏里的玩偶。
    后来在Custom Night更新后,Ennard也出现了,然而是作为从Purpleguy里冒出来的电线和眼球。

  • Baby的眼睛是绿色的,虽然小游戏把她的眼睛画成了蓝色。这可能是Scott手滑了,或者可能是她在以前的餐馆Circus Baby's Pizza World里的眼睛颜色。
    这也和小游戏里的女孩有关系,她(小女孩)的眼睛是绿色。
    这可能暗示Baby被制造者的女儿拥有。这个可以和一些恐怖电影里角色不是他们自己时改变眼睛颜色联系在一起。
    然而,这个可能是Baby眼睛周围蓝色的环。Baby在小游戏里真正的眼睛可能就是黑色的。

  • 像Funtime Freddy一样,Baby在左手拿着一个麦克风。
    除了Freddy和他的同行,Baby是,绝对是,唯一一个拥有麦克风的玩偶。

  • 游戏里的资料中,左边有一个没有马尾的Baby的小图像。现在还不知道这图像哪来的,干什么用的。

  • Baby的内骨骼很像Viren,一个The Desolate Hope的boss角色,的金属部分。
    这也适用于其他拥有独一无二内骨骼的玩偶。

  • Baby是不能出现在Custom Night的玩偶之一,另一个是Ennard。

  • Baby的声音“你不会死(You won't die)”可以在Custom Night的最后一个小游戏里反复听到,虽然可能是Ennard在用她的声音。
    有意思的是,她的台词是假结局语音中的一部分。

  • Baby,还有Ennard,是游戏里唯独两个出现在小游戏里的玩偶。

  • 在随机的游戏场景中,可以听到一个非常远的声音,用任何给定顺序说着数字“1”,“5”,“7”和“8”。把这个声音放大后听起来像是Baby的,不知道什么意思。

  • Baby,第二个游戏中的Toy玩偶,和Ballora是游戏中唯独已知的有睫毛的玩偶。

 

 

开始本来想翻得接地气一点的……

奈何wiki真难翻[倒地不起]

重操旧业.txt下一个大概是Ennar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