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eepypasta

58.2万浏览    5481参与
tancer🎈

是个临摹,p3原图,百度上扒拉下来的,也不知道原作者,侵删

杰夫太好康了我一手残党画不出他的美貌

是个临摹,p3原图,百度上扒拉下来的,也不知道原作者,侵删

杰夫太好康了我一手残党画不出他的美貌

MISTURU

鱼。

ben和天使。

26又没水了。

啊...

鱼。

ben和天使。

26又没水了。

啊...

M_WhiteNoise

【原创短篇】后续的小插曲

权限解锁通知

在捕捉活动中,“克劳斯B03”小组成功遏制对象实体并解明对象特征,由于对象是作为异构体性质的异魔,因此对象被送到形体收容站31号区域。“艾尔特A05”已处理善后工作并启动ACS-MG-03【溯回逆转仪器】装置重置Brooklyn警察局大部分卷入事件的人员,并解决了因异构体所导致的恶性事件,而幸存者Carl·Rhondda目前也签署了《异构体事件幸存者协议》离开了警局,在解析异构体性质前CCS-CC#3210号文件已开放权限,届时所有拥有对应权限的人员均可查看此项事件记录。


资料编号:CCS-CC#3210-5

日期:20██7月19日 ...

权限解锁通知

在捕捉活动中,“克劳斯B03”小组成功遏制对象实体并解明对象特征,由于对象是作为异构体性质的异魔,因此对象被送到形体收容站31号区域。“艾尔特A05”已处理善后工作并启动ACS-MG-03【溯回逆转仪器】装置重置Brooklyn警察局大部分卷入事件的人员,并解决了因异构体所导致的恶性事件,而幸存者Carl·Rhondda目前也签署了《异构体事件幸存者协议》离开了警局,在解析异构体性质前CCS-CC#3210号文件已开放权限,届时所有拥有对应权限的人员均可查看此项事件记录。

 

资料编号:CCS-CC#3210-5

日期:20██7月19日 天气 阴

 

我只能暂住在Anthony的瞭望台内,按照Anthony的说法是他觉得被进行那种破坏只能证明是被某个图谋不轨的人盯上了,虽然为了平复彼此的状态我只能安慰他这些都还只是空想,但在那之后却被他以略带怜悯的眼神回应,好像我是一名并未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傻大个。如果真要是那样,我又何必进修编剧专业为了实现以前遥不可及的梦想呢?

 

不过我也知道Anthony的性格,所以在通融一番后他便理解了我的所想,而原本我以为一切平息后,他却出乎意料地让我今天去陪他调查一样东西。一开始对于他突然的邀请,我感到有点无所适从,何况前一秒我们仍旧保持着属于平常的同事关系,这份突兀的转变也让我开始重新审视Anthony这个人,说真的,比起那些庸俗猜忌,我更在意的便是他让我陪同前行的目的。

 

之后,我便随同他来到了保护区的中心,起先层层递进的森林使我误以为他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打算与我分享,但看见深处中那栋小屋时,我才知晓这实地考察的目的。看来平时一向冷静的他对于鬼屋一类的地方还拥有着童心般的探索欲,正当我打算与Anthony聊天时,他却一反常态地说了句“到了”,便以冷淡的态度让我陪同他一起前往深处,前后剧烈的反差让我十分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但眼下似乎也就只有陪同这个选项了。

 

仔细观察这栋房屋,发现这栋房屋的周遭如同在经历一场洗礼后被弃置多年的古迹,门前更是保持着一种荒芜感,就算灰尘与蛛网是木屋的装饰,一些地方却有着较浅但很快便染上一层还能辨认的尘网,好似有人一直居住在这里一样。Anthony也在此刻开口,我才知道他是真的来进行实地考察的,实际上这栋房屋在入我眼帘之前他就已经观察几天了,而眼前的门锁以前考察时未曾出现过,可能意识到屋主回归的迹象所以才与我一同前行。

 

起先,我认为他与我一同拜访这栋被他私人拜访过的领地总有种打破原则的越界感,更何况对于这种私底下的决定,我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抵触心理。但他在仔细的解释中我也了解到属于眼前领地的一些往事,原来这栋屋子以前曾经遭遇过一场诡异的火灾,而很明显地,当时找到的尸体与破碎的痕迹也说明了人为的倪端,这也是为何Anthony对此执意好奇的缘故,可能是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的考察,才会让他即便此屋有主也要冒着闯入禁区的危险前来光顾的探索精神。

 

让我感到诡异的是,即便撬开了门锁,里面却并未有任何正在居住的迹象,有的也仅仅只是布满灰尘的模样。因为此行只是跟随Anthony并保护他的私人考察,所以当我还在脑内想着如果碰到屋主时我应该怎样对他进行回应,然后想法便被刚进入到玄关的Anthony打断了,他认为对于如此的动静预期的屋主并未如期而至,很有可能只是这栋房屋并不是屋主唯一的居住区。

 

正当我好奇着他是如何了解到结论时,他循向指出了客厅上那些布尘程度较浅的家具,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从一开始这栋房屋的目的本身就是对于一个,或者是某类人群的特定集居场所,但仅仅是这些仍旧无法充足地证明房屋对他们的意义是暂居地。Anthony见到我满脸疑惑的样子,便默不作声地指了指玄关中侧的小门,在这栋仅有一层的小屋内,我总感觉像是身处常见的恐怖电影内的实景设施中,希望不会破坏那些导演们的取材地吧。

 

和他进入到那个地方后,迎接我们的是入口分布左一右二的走廊,有些紧紧地闭合着,而有些则若无其事地虚掩着,反复地提醒屋主的粗心大意。将刚刚那份猜想排除后,我的认识朝着不好的想法发展,也许这栋房屋,有无数种可能证明疑似刻意而为之的迹象,而最可怕的莫过于这是屋主进行诱捕的信号,此时我提醒着Anthony需不需要一些防身工具以便遭遇不测时能够尽快脱身,反而还当着他的面出了准备不周的糗,因而我只得陷入沉默。

 

此时,走廊内不断浮现出零星少许的夜蛾,这些本应该在夜中出没的精灵却反常地栖息在屋顶的木栏上,彼时我才察觉到了点不对劲。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地陪他来到虚掩着的第一个房间,这里似乎是属于休息的卧室区,而观察的周围中大概唯一能够入眼的便是抽屉、床底等能够储藏的地方,而角落里很显然有把生锈的消防斧——这大概是能够在现场解决防身道具问题的燃眉之急。

 

Anthony从抽屉上找到一本记载着奇怪内容的笔记本,这些笔记本内容很难理解,如果可以的话只要我能发挥我的专业才能,或许诡秘而无法被认识到的便能化为一些神神叨叨的背景故事。但很显然这位披着一身风衣,身形精细的后辈可不这么想,他仔细地翻阅了几遍后便在一些浅显易懂的地方拍下了几张照片,而使用的工具居然是传统的数码照相机,很有点怀疑在智能机盛行的今天他会不会太复古了点。

 

第二栋房间,和之前差不多,唯一的不同点是在本应用于书写的地方多了几些罐头,而Anthony也是很执着地观察着盛装着猎奇物质的艺术品。我当然只是粗略地看了几眼,才发现无非那里面装的是一些诸如蛹虫与一些过度变质的物品,不知道能否看得出它们的原样,但很明显就像被贮藏多年般的收藏品,因为感官上的不适,只得尽量回避和罐子染上关系的景物,而他则像专业的侦探一样拿出照相机对场面进行了拍照取样。

 

在等待他取样的期间,我稍稍看了看房间的布设,看来比我们之前的那间多了幅奇怪的画作,而Anthony却并未对其进行取样。画作上大致的内容是一群奇形怪状的生物在围绕着发光的三角形,它们有的趋近一些现实生物,有的则像是经受某种意义上的混合而成,还有的就是趋之于想象,不,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形容诡诞的东西了;而那三角形,身边的光环让我不禁想起了共济会,穿于其中的纹理由规整组合与神秘图案相结合,其中那毫不敷衍的异样图案,呃,已经没法用现实的眼光来辨识那究竟是什么样子,与它们的原型究竟是什么了。

 

我想确认Anthony对这幅画有什么看法,于是便叫他观赏这幅疑似某个艺术家的粗糙之作,得到的答复却是一番科普。Anthony提醒我,以前看到这部作品是在一家私人展览会上所看到的,当初他看到《形之仰》的时候他还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因其风格吸引着当时年轻气盛的他,于是便向那家展览会上的馆长进行一番咨询,后来他才得知这幅画作的来源是一对艺术家夫妇,而他们早在1952年便死于一场诡异的谋杀案,之后他们所居住的别墅也变成了无人居住的凶宅,随后这幅画几经周转便转手到了馆长手里。

 

而最后那部展览会怎样,他也无从得知,只记晓在他上任为侦探后,这个私人展览会已经不复存在,从小道消息上来讲,似乎自他大二开始这家展览会被某个组织明面查封,而馆长也自此不知去向。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才得知能够在这偏远地区内能看到这幅画,它的主人绝对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有关,这种小道消息也远比来自那对夫妇的都市传说更值得让人在意,因而我也就放任他接下来的取材行为——说不定他可能正在办着以兼职为名义的公事。

 

当这份调查完毕的时候,我俩随同决定去探索下一个走廊,但就在此时,我却发觉到那边走廊的远处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息——尽管此刻的夕阳未至,走廊的对面却散发着一种极具压迫的感觉。寄于屋檐的夜蛾也比我们刚刚到来的时候明显增加,未知的存在仍旧让我感到不通畅的压抑,所以我只得拿起拾取到的消防斧,谨慎地探索那边的对立面,而正当我还幻想着那边的不详之源究竟为何物时,空无一物的尽头打消了我此前的想法。

 

除了白光透过窗户渗入其中外,尽头那扇通往何方的大门此刻又是我最在意的地方,在这基本上和荒无人烟没什么区别的空屋内能够拥有被查封的禁物,使我的想象又在此刻间发生了折跃。而正当我想继续探寻下去时,Anthony却像是发觉到了什么拐住了我的手,并声称我们探索到的已经够多了,于是在我还想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这么被他带了出去。

 

直到返回Anthony的瞭望台中,我都感受到一种被什么东西凝视的不安,也许是因为多虑的缘故,刚刚的那些夜蛾总感觉是为了烘托什么的压迫感。而Anthony也随之整理了刚刚在小木屋内搜索到的物证,我询问着他的楼里有没有带笔记本,得到的便是随和的指向,而在一系列繁琐的简答后,我便打开了这部笔记本,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记载下来——因为带了U盘,所以不用担心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写到现在,我发现Anthony在进行一番整理后便收拾了番,意识到休息时间已毕,我只得保存目前的进度并将U盘好好放在身旁。对于明天的打算我俩进行了一番交流,Anthony也在褪去那风衣后显现出了尚有氛围的衬衣,他认为如果不介意的话他觉得可以解释一番我刚刚所碰到的诡异现象,然而眼见早已陷入宁夜的天空,我也不便多做追问,一些疑问还是等到明天再来搞清楚吧。

 

资料编号:CCS-CC#3210-6A

日期:20██7月20日 天气 中雨

 

因为一场雨,今天比起昨天我们多了份手持物,如同身处搁浅时代的人们一样,尽管这边下的并不是时间雨。而昨日的探索也还未结束,在和Anthony交谈一番后,我才了解到为什么他会在我即将到达小屋的最里处时叫住了我——原来那日的Anthony在探索完成后,还希望能够趁此机会一次性解决,但在那时他也感受到了气氛上的不对劲,一向警觉的他便采取了自认为最保险的措施,也就是我被他急切地拉了出去的原因。

 

我询问今天要不像昨天一样进行实地考察,得到的便是比较中肯的回复,他认为现在的天气难保那栋小屋会有屋主的存在,而昨天他们的举动或多或少会引起了屋主的警觉,所以此时不去探索才是最合适的。虽然这可能是一种避免雨天时进行刻板巡逻的借口,但我认为他的话语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道理,因而便采纳了他的意见,很显然除非Syntia此刻打电话调遣或者被上司Domenic发现正在开小差的我们,不然在这一天,干燥整洁将会代替潮湿泥泞成为今日的风格。

 

在避雨期间,Anthony打开了笔记本,并继续着名副其实地“办公”,我仔细地看了看屏幕上的画面,发现那些停留在Word界面上冗长的信息及丰富的术语。乍一看,还以为他可能是担任兼职时完成作业的大学生,但我,一位看过简历的人知道,在履历相关那一栏上清晰地记得他来到这里是代表一个机构来对此处进行私有的专人考察,所以毫无疑问地,这些论文应该都有涉及到他背后的秘密。在那之后,我便发现打字的声音已经停止了,随即看到与我正相互对视的Anthony。

 

沉默是短暂的,在那之后他便在我的注视下顺当地关掉了论文页面,并在那之后打开了一个网页,仔细观察一番,发现网址内是以前我曾经见到过的标志,而对于这突兀的举动,他简单地声称自己只是无法在他人的注视下完成自己的论文罢了,就如同上厕所时被人看着的尴尬反应那般。比起他轻描淡写地理由,更让我在意的便是网址的内容——似乎无一例外地类似于4chan的网页排版一样,主题上却是他之前和我提到过的那个“都市传说爱好者”相关。

 

霎时,我才知晓他可能的秘密,他也许早已是这个爱好者论坛的用户之一,之前和我提到过的那些轶文,也许都是从侧面上为了暗示我他的真实目的,或许就和大部分爱做井底捞月的“考据派”一样为了追求一些他们所创建的故事发源地就亲历于地点当中,可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就不至于会在这里担任兼职了,所以我猜他可能是属于“创作者”那一类的人。出自对于方才的好奇,我便有意向他询问那些论文是不是他所编纂的恐怖文章,而他能给出的回应,只是无可奉告而已。

 

这加重了他身上的神秘气息,因此我也不再过问他的一切,转而便照旧整理着瞭望台上的一切,不由得说,相比起基本上只是粗略对待布设的我,房间内的摆放风格显然是整齐许多,看样子追求井井有条的他应该也是个做事干净利落的人。在经过我的想法期间,Anthony似乎在外面拿起通讯器和谁进行着对话,本以为他是在向Syntia打小报告,但仔细聆听,就会发现通讯器那一边似乎是对应着我从未熟悉过的男声,很显然是一件非比寻常的事。

 

在走进了屋内挂断了通讯器后,他自顾自地整理了桌上的布设,过程一言不发,让我觉得他那一系列可疑的举动如同藏着什么一样。因为不敢多问,所以我只得找个理由离开了瞭望台,返回自己的领地后,我打开了笔记本,将这些事情记载到了自己的文件夹内,并将可能的推论在记录过程中推理了一番——虽然对于我而言基本已经忘了在编剧专业的生活内所掌握的逻辑,但在假设方面,我从来不会输给私家侦探们。

 

在我们的探索之路当中,那栋木屋从特征上看属于一种暂居区,这是Anthony的推论,如果从他提供的思路进一步延伸,屋主的背景大约与他所提到的那个教会有关,堆放的那些疑似用于养蛊的物件通俗点来讲就是涉及到什么神秘仪式的材料。其中一点便是,依附于屋檐下的蛾群如果不是屋主为了猎奇爱好所养,那么便是与教会的部分特征有关,此外,能够察觉到明显地压迫感,却不见任何一个人影,说明这个突如其来的不安更像是因为什么得到了激发,如果只是为了证明这是那种神秘力量的存在,那么整个小屋也将不再如同那般单纯。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以之为标志的小道谜题,而谜题背后据说是一种无法理解的招募,曾经有寥寥无几的人成功答出后他们便收到了一封奇怪的来信,信件里的内容除了一堆看似毫无疑义的乱码外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但诡异的是,接到来信的用户几天后便从他们亲友的视野中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仅仅只是得知他们解开了信件里的内容,之后便以旅程的方式离开了他们的生活。

 

总而言之,265怪谈的背后不禁让我回想起了在探索期间遇到的种种细节,不寒而栗在经过此刻的联想后也涌上了心头,虽然按照道理来说目前的线索经过我的推想已经浮出了一丝模糊的影子,但鉴于有待证实的假设,我得需要再去前往那个地方一趟。

 

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记载这个日记。

 

资料编号:CCS-CC#3210-6B

日期:20██7月20日 天气 小雨

 

一切都像是预先安排好的一样巧合,自做完那些假设后,我便离开了瞭望台,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之旅,由于凭借着昨日所留下的经验,很快便来到了小屋所在的地区。很意外的是,自因为使用工具剪开锁链后的门仍旧保持着虚掩的模样,似乎从一开始便被废弃一样,此时,除了进去探寻未完之地外,别无决定。

 

诡异的是,走进昨日探索的地方后,原本应该寄居在屋檐下的蛾群今日却如同幻觉一样失去了往日的踪迹,随之逝去的也是那种奇特的压迫感。没有了阻碍,我便深入到走廊内看到了一扇木门,积尘多年的模样让我十分在意背后的房间是什么,却在听到锁住的声音后便打消了我的念头,同时,我也听到了走廊中原本探寻的画像房间内出现古怪的动静,为了确保相安无事,此刻我学习着《闪灵》里的强尼,握着斧子谨慎地走过去。

 

在看到空置如故的室内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昨日的影响而自己变得畏首畏尾,并在离开的时候注意到比平时还要歪斜一点的画框,细节打消了原本应该如期返回的念头,使我仔细打量了眼前的这幅画。不知为何,经过昨日Anthony的科普,我也激发了欣赏艺术品的潜能,为了及早探寻他所述的含义究竟是什么,我对着其中的图像仔细观察,随着逐渐深入地凝视,我似乎就要淡忘来到此地的动机。

 

在这场因观测而忘乎所以的调查中,我看着眼前的图案逐渐陷入到一种奇特的,如同幻觉的意象当中。大致是因为凝神的缘故,我观察到图案的眼睛似乎活动了一下,随即便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微光闪烁在其中,之后便陷入其中。无法描述的致幻景象在我的目光中闪烁变化,本应为静态的形体也在视角的余光混乱地活动着,而我却只能和中心那抹似是非是的异样对视,就像草原上被老虎所盯着的猎物,余下便只有紧张的促动。

 

直到有什么东西从画像之外闪了过去,我才停止了对于画像的观察,而地板上也比原先的荡尘履网多了一件闪光的物品,似乎是用于开启什么的钥匙。意外地打消了我想返回的念头,马上便拾起了那把通往最深处的物品,准备就绪后,我推开了原本还锁着的木门。

 

深处房间的第一眼便是右侧窗户渗入的光,照亮的便是被空置的地点,除了一堆与废旧风格完全违和的书籍与几张椅子摆在那边外,基本上就只有通往阳台的门了。我拿起手电筒,仔细观察一番房间的细节,在思索过后,我便仔细观察了堆放在角落里的书籍,上面的标题看了后基本上就打消了我想拾起来观察的念头。正当我还想前往阳台查看时,观察画像时的怪异又转眼之间重现在方才,缓过神来时眼前的书籍却多出了一本名叫《重衍领》的灰厚书,直觉告诉我这本书内会有我想要的答案,随后我找到一张板凳坐下来阅读书籍。

 

初次翻开这本从未见到的书籍时,我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时光,由于仅仅只是想查找有效讯息的缘故,所以只是追随着直觉翻阅着,感觉就如同被附身了一样。而翻到末尾处,我看到一行由红色的字迹所写的讯息,大意上是“微不足道的底蕴中,名为真相的事物只是停留在表面的诱饵”,起初,我并未意识到这个谚语真正的含义,直到将我之前所调查而来的信息串联起来,我才知道——也许这栋房屋只是教会的人观察某些事物的模拟器而已,或者就如同那个小道谜题一样,他们应该早就拥有了自己真正的据点。

 

在得到这些有效的讯息后,我便从容地返回到了瞭望台,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盯视的感觉依旧很厚实地刻印在不安里,但眼下我能够做的似乎也就只有将发现到的东西写入笔记本里。期间,我也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正在树林里观察着什么,现在我能清晰地观察到影子的模样——她,黑色的长发覆于肩部上,配合着空洞的眼睛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形象,遗憾的是在那之后我只顾存档,所以这次我只需要补充一个粗略的大致就够了。

 

在我输入推理内容的这段期间,通讯器又响起了Anthony的频道,接通后便是对方的疑问,他询问我对于今早打扰他的一些事其实有所原因,和大部分为了平息事态拼命解释缘由的当局者一样。耐心地听完有关论坛的来历与他登陆网址的解释后,我才了解到他也许符合那些爱好者中的理智派,随即便告知了我在探索小屋时的经历,反而回应我的只是一如既往地沉默,宛如我好像戳中什么事实一样。

 

不过他所说的那些资讯也让我了解到了更多的,与这些爱好者有关的情报,原来自从青少年的那起事件后,他们内部也随着舆论的风向出了不小的波动,但因为人们只愿意看到自己所看到的,因此对于这个社团来说只有像Anthony那样的人才能切身体会到当时只有他们知道的改变。和大部分变革一样,一些人争吵着,认为舆论搅乱了他们原本平静的创作平台,另一边这些人又还是没能逃得过大部分聚落需要皈依大部分人的事实,因此这些人便离开了圈子,就这样融入到了普遍的日常生活中。

 

而Anthony在这起事件里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他在通讯器那里只是简略回答了“置身事外”四个字,很显然是出自一些原因他很有可能隐瞒了一些事实,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在通讯器里和他聊通了一些事情后我也恍然大悟,也许我一个外人从最开始插手这件事反而还会显得有点画蛇添足,但总而言之,我能确定的事情就是对于我的举动,他很显然出现了在意的想法,估计是因为我的旅途让他得到了什么线索才能让这位论坛用户有所发觉,最后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后便关闭了通讯器。

 

希望明天能够在我写下这些日志后照常如故。

 

事件报告:CCS-CC#3210-SC

拟定状态:Epilogue

 

目前,根据上述权限档案可知,当事人Tony·Baldwin已探寻曾经发生过火灾的小木屋,且在探索期间遭遇到多个涉及因形址会所产生的异构体,ACS-UA-862【《形之仰》】与ACS-UA-639【《重衍领》】在后期的调查中并未找到,推测已被会所成员回收。鉴于形址会的性质,我们目前已进行内部协商讨论,对于发生于Brooklyn警察局内的袭击,可以归纳为宗教势力重生教所为,目前,机构已根据相关条件收容ACS-UL-358【蛾魔异影】并在稳定对象后首先进行性质研究工作,情报调取工作会在列出文档后以第二项目的方式进行。届时在完成工作后,会根据事件严重性质进行评估并派遣人员处理,若严重程度为Quality级,则会开始考虑组成部队处理相关事宜。

 

——31号区域副主管Dale·Madge

 

事件报告:ACS-UL-358#AP

拟定状态:Alert

 

在一起大型收容失效的事故中,大量的异构体因外来人员的渗透已导致失效,其中ACS-UL-358在多个监控中已被拍摄到与多个人形异构体合作破坏设施与袭击人员。此次事故的损失已造成死亡██人,受伤██人,失踪█人,██个设施遭受破坏,██个区域发生异常事件。

 

同时,ACS-UL-358似乎表现出了对于渗透人员的配合,并在逃出站点后与形址会衍生组织重生教产生会合,追击小组“肃清者05”在追踪在逃人员时因其异常力量导致通讯中断,最终导致小组成员仅剩余█人。推测ACS-UL-358表现出了一定的生物智能并拥有详细的思维决策以娴熟地使用力量,且与人形异构体达成合作,配合教会人员打击前来进行追踪侦察且肃清的小组,其威胁程度已由原先的Quality上升为Kernel级,并确定对象立场为Outside。

 

鉴于ACS-UL-358已逃脱收容并渗透至人类社会的现状,现决定开启霍尔顿计划,履行期间对于社会存在区将会进行相关排查,特种小组“斯沃德”将会被安插在内,以应付突发状况,相关事宜将会在进行审核后酌情执行。

 

——安全部部长Core·Haywood

南宫羽承

深夜发图,是存货这次都发完。

突然翻到了之前liu哥的试妆打算发一发啥的。

就这么着吧挺草的主要就是妆面的练手。

好久之前了吧,我躺尸老福特了吗?并没有。

深夜发图,是存货这次都发完。

突然翻到了之前liu哥的试妆打算发一发啥的。

就这么着吧挺草的主要就是妆面的练手。

好久之前了吧,我躺尸老福特了吗?并没有。

紫音想看香艳一代啊

瘦叔一家来看瘦长鬼影的电影吧

我翻到我以前画的这个我快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必须发出来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瘦叔一家来看瘦长鬼影的电影吧

我翻到我以前画的这个我快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必须发出来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刀疤星的健康大礼包
233(ntm) 有无劳斯来点...

233(ntm)

有无劳斯来点图!!?!?!?

见tag(谁会点啊)

233(ntm)

有无劳斯来点图!!?!?!?

见tag(谁会点啊)

该名用户不存在

是姐夫!!!

都是摸鱼对不起我好菜

是姐夫!!!

都是摸鱼对不起我好菜

ThotAssLazyBitch.

我知道我画的菜,但这影响我ghs吗?

影响了,我知道我菜,对不起,一定多练。


我他妈是憨批,我忘加Tag了!!!

我知道我画的菜,但这影响我ghs吗?

影响了,我知道我菜,对不起,一定多练。


我他妈是憨批,我忘加Tag了!!!

廻転楕円体🍩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可爱真是对不起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可爱真是对不起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可爱真是对不起

Carlson-Miller

2020心愿单:

1、想和Jeff結婚

2、想和Natale和Hoody打鬥地主

3、想看Toby和Masky嬉鬧

4、想看和Jeff領證后被Jane姐的表情

5、想和Sally一起參加舞會

6、想讓Helen給我畫張肖像畫

7、想我被Eyeless Jack追著砍

8、想打一拳SCP-035,然後跟他說,049是我的了

9、想看SCP-096和682打架

10、想看赤牙壁咚柒

11、想看奈布皮斷腰

12、想把傑克的假髪當著美智子的面扯下

13、帶著creepypasta一家去環遊加州

14、想和Ben一起打遊戲

2020心愿单:

1、想和Jeff結婚

2、想和Natale和Hoody打鬥地主

3、想看Toby和Masky嬉鬧

4、想看和Jeff領證后被Jane姐的表情

5、想和Sally一起參加舞會

6、想讓Helen給我畫張肖像畫

7、想我被Eyeless Jack追著砍

8、想打一拳SCP-035,然後跟他說,049是我的了

9、想看SCP-096和682打架

10、想看赤牙壁咚柒

11、想看奈布皮斷腰

12、想把傑克的假髪當著美智子的面扯下

13、帶著creepypasta一家去環遊加州

14、想和Ben一起打遊戲

天线乐乐出来玩
go to sleep......

go to sleep......


我终于想起了这位万年墙头

我现在好行【爬】

go to sleep......


我终于想起了这位万年墙头

我现在好行【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