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uddles

3590浏览    78参与
小小菇凉ll
我在2019年8月的时候就认识...

我在2019年8月的时候就认识(又入坑)了htf,第一眼就看上了这只兔子

我在2019年8月的时候就认识(又入坑)了htf,第一眼就看上了这只兔子

万重罪论
让你敞开心扉面对世界的可爱小动...

让你敞开心扉面对世界的可爱小动物们😇

让你敞开心扉面对世界的可爱小动物们😇

条纹格子布

角落里的录音机

【自家设定注意】

【板拖向注意】

【Cuddles主视角注意】                                    

【轮回向注意】

【隐晦性描写注意】

———————————————————  ...

【自家设定注意】

【板拖向注意】

【Cuddles主视角注意】                                    

【轮回向注意】

【隐晦性描写注意】

———————————————————  

启.                    


    Cuddles在上小学的年纪时搬到了欢乐树小镇。

    这是为了换个新环境,这样心境也会更加舒畅一些。

    这么说其实也并不像是什么借口。这个小镇子三面环林一面靠海,要进来可不容易。要说穿过这么大一片的森林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毕竟在森林的深处的空地里是这样的美好,那么这么多的苦差事也可以一扫而空。这个镇子里的空气都是甘甜的味道,清新的像小茉莉花儿一样,环绕在镇子的每一个小角落,各处都是明朗的,响晴的,蜿蜒着伸向远方的小径连着这里的每一户人家,莫名的亲切感就会油然而生。总之,也许这个地方确实可以算是世外桃源了。

    搬进新屋子以后,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把装满新家具的纸箱子给一个个拆开然后装饰成一个像样的家。这屋子里面到处都是灰尘,猛吸一口都会咳嗽很久,天花板上到处都是蜘蛛网,“真是个破旧的地方...”Cuddles心里默默抱怨着。“不知道以前这个地方会不会有人搭理呢——”他一边这样胡思乱想着,一边放下手中的箱子,先到处在房子里逛了逛,渐渐又跑了起来,怀着一个孩子对新环境的好奇心到处乱踹。“啊哈,这里就当卧室好了!————嗯?——”当他窜到了一间里屋时,目光触到了一个小小的角落。那里放着一个奇怪地小玩意。

    “诶————这一定是镇长给的惊喜!!”天真的他不想要去多想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他以一个孩子的头脑,只是将它当成了一个小小的礼物而已。他拍拍满是灰尘的小手,伸向了那个小东西。那个东西上已经结了蜘蛛网,打掉以后捧在手心里,有着金属质感,冰凉冰凉的,直凉透到了心里去一样。不过Cuddles没有在意,他只是疑惑的摆弄了几下这个东西,那上面有着许多的按键,还有密集的小孔聚集。“这是...录音机?我记得之前见过——啊!——”他点到了录音机的某一个写着“NO”的按钮,紧接着便是“沙沙”的噪音,几秒种后,里面传出了另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我上小学了,这个地方应该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吧——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嘿——真有意思~~————”Cuddles将录音机靠近耳旁聆听着里面叙述这好像刚来到一个新环境时的感受一样的声音。那个声音也像他一样稚嫩,不过多了一份抽泣的鼻音和担忧的语调。但是他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只觉得很有趣,就像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或者...真的有这样的感觉。Cuddles有意无意的,有一种熟悉之感。

    他听完一段以后,录音机停止了,就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一样,知道他只能听到这里,便迅速结束了播放。

    Cuddles将这个录音机收了起来。好像不只是他的意愿。好像一切就应该是这样的。

    正式上学的日子里,每天都有新鲜事儿发生。Cuddles在学校里结交了不少的朋友,人气也奇迹一般的很高很高。他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理顺成章也没有在意。晚上没事的时候就会接着捯饬那个录音机,那个录音机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每天都会像解锁一个关卡一样的放一段新的录音。

    【我今天在森林里跌倒受伤了————】

    【我今天又被嘲笑了————】

    【今天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花瓶,晚上又要被打了...————】

    【为什么大家都不想和我一队呢?为什么班级里面少了我一个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来喊我呢...————】

    【我今天————....】

    【——————....】


    那个陌生人用声音在录音机里记录了每天发生的事情,Cuddles将这些一字不漏的听到了。他聆听着,也许是因为无聊,也许是因为好奇,他自小有着冒险和探索精神,关于这个录音机的存在和里面的声音越发的感到好奇。他开始回忆,回忆曾经录音机里传出的语句,好像这样就能像串珠子一样串成一个完整的真相。“哈,到那时候可就好玩了!!”


    随着时间久了,Cuddles上了高年级。不知因为什么,他的面前不知何时总是出现虚影——一个人的虚影。想要触碰却总是触碰不到,连上课的时候俯下身到后面去捡铅笔的时候也能看到他,就在他后面的一个空座位那里,正望着黑板,看到了自己时,便惊了一下,同时朝自己笑了...就是因为这个,Cuddles那时候“咣”得一声敲了下那张桌子,全班人异样的目光聚集了过来,但是那个人却不见了...他不在意同学们疑惑地的眼神和老师审视的目光,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孩子。他只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按理说,要是在曾经出现了这样的所谓“灵异事件”可能都会吓得不轻,然后祈祷着再也不再遇到这种事情。可是这次好像不大一样...

    他好像并不希望那个虚影消失。

    每每当他望向那个虚影时就总是有种空灵之感,心里会咯噔一下,然后就是开始出神。直到虚影消失的时候才会停下发呆,缓过神来以后也总是会有一种无尽的孤独感——这些,曾经都是不存在的。他望着那个虚影,紫罗兰花儿一样明朗的紫色是飘扬在空中的发丝,点缀在面颊两旁和两个眸子之间的是棕黑色的小雀斑,他总是一个人,单独在教室的某一个角落,看看这,瞧瞧那的。他的眼睛也像是由夜空的紫填充而成的,闪闪的,透着无名状而不可描述的阴郁和空虚。明明是一个人,却总是垂下眼帘,裂开嘴笑了,笑着露出了并不怎么值得炫耀的两颗门牙之间的小缝隙。瞧见了Cuddles的时候,就总是勾下嘴角,然后在他眨眼的一瞬间,隐去了。此后Cuddles便回想很久,那个眼神有异常熟悉的感觉...那个虚影,整个儿的都有很熟悉的感觉...“他究竟想要什么...?”Cuddles没事儿的时候就多了一项事物:思考这个问题。

    他并不为他看到了这样幽灵一般的虚影而大肆宣扬,他也没有为这种事情的发生而发憷。就好像...

   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发生的一切,旁人皆无晓。秘密一样。

    这奇妙的感觉,让Cuddles着迷。他有试过去在不对上那个虚影目光的同时观察他。但结果都是在追逐的最后一瞬间来到了这个镇子里最偌大的树下,在Cuddles眨眼的一瞬消逝掉了。

    每晚听一次录音也已然成为了习惯。那个录音里的声音好像是随着Cuddles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了,那录音机是记录那个人的成长一样的存在。渐渐地,里面的内容也随着Cuddles上了初中而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些家伙真烦人————】

   【上次在小巷子里的仇还没报呢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真是畜生...————】

   【这次要尝试的是威士忌!以前对于酒精什么的反胃现在看来还真是搞笑哇————】

   【今天啊又被约架了...烦...不过当成去玩就好了~————】

    录音机里的声音逐渐开始有了变化,过了变声期以后便有了一些磁性。里面提到的内容也开始变得有些异样,虽然很经常让Cuddles觉得有趣而发笑,但更多时候更让他担心这个人。他的行为渐渐地变的暴躁了起来,比在上小学那会儿逐渐变了些许,但是每每讲述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像是在娓娓道来一个无人知晓的故事一样平静。他的声音相比曾经虽然变了许多,但是语调还是很轻,有能润进心里去的温柔...———

    Cuddles总是在晚上开着昏暗的夜灯,窝在床的一角这样边想边聆听着录音机里的句句倾吐。那个角落,就是那时候找到录音机时的小角落。

    每夜窗外的星星和月亮发出皎洁的光照进来助兴,让充斥着橙黄色光亮和录音机里那个人的声声语句的小屋增添了几分的祥和与平静。Cuddles的心境安宁了些许,仿佛听到了录音机那人的声音就会安心,就好像,好像...“好像他...是自己不能离开的人一样...”这样的想法真的奇怪...Cuddles轻咬了下唇。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和芳甜的香气,有点像古龙水的味道,但是没有那么虚伪。也有点像玫瑰的味道,只不过没有那么癫狂。少了几分的焦躁但却灼热地令人着迷的温度渐渐在身旁弥漫开来...渐渐地,他的面颊上无意地覆上了红晕,在这样奇怪而毫无生疏地气氛之中,他闭上了眼睛,沉睡了过去,头歪到了一旁。——那一晚,他是这样入睡的。

    他做了一个梦。

    他的手触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他轻轻地将那只手扣住,踮起了脚尖,然后拉近,再拉近,直到唇吻触到了那个人的唇吻。周围是黑白灰红组成的世界,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地方,有点像是在教室,也有点像是体育馆。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那个人将他抱了起来,让他靠在了角落里,解开他的衣领,品尝起了禁果。手指就像是弹钢琴一样在他的背脊上轻抚游走着,唇齿一路从脖颈开始往下碾咬,经过之时留下了一个个的大小不等颜色深浅不一的小樱桃,装饰在他像奶油一样体肌上。那个人的动作让他不容反抗和排斥,他红透了的耳根说明了一切。他嗅到了那个人独有的味道,就像是特调的鸡尾酒一样诱人,还带了一些茶叶般苦涩中的一丝清甜,再加上一点点汗渍的咸味。他依然不说话,只在那个人占有自己的时候吞吐着雾气,试着闭上眼睛适应。逐渐感到体内的空虚,再到后来,让那个人被自己清晨甘露一样的粘稠物包裹,紧接着就好像要答应给予那个人自己的一切...空气里的两股气流慢慢的,慢慢的交织在了一起,蔷薇那般羞涩,但是又透着别样的诱惑力。这样暧昧至极的气息纠缠着,反反复复,炽热迷人,渐渐蔓延开来,绽放在了空气之中,留下了它曾存在的甘甜... ...

    清晨四点钟,梦醒了。Cuddles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这种...算是春梦一样的事情呢...?他回想着那个梦,如此的真实...简直就像是他真的曾和那个人一起经历过一样。“唔唔……”歪倒在床上的他面庞上的红晕未曾散开,红丹丹的,仿佛一碰就会流出血似的……

    

    Cuddles终于上了高中。他开始寻思曾经的一切。包括那个录音机里的人曾经说过的话,还有至今也能看得到的虚影,甚至还有那个梦...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并没有他一开始来到这个镇子里时想象的那么期待。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好像...————

    好像自己本来就属于这里?

    线索断掉了,毫无头绪,要是接着无头苍蝇一样乱猜乱撞是不可以的。Cuddles在高二的近些时间什么都不想做了,他为一切的一切感到苦恼,他为发生的所有而困扰。他越发感觉事情不太妙。

    那个虚影已然跟着他,在同一个教室里,随着他的年龄增长而增长,看见了他也已然朝着他温柔的笑...

    录音机里也已然播放着那个人所经历的事情。

    不过仔细想想,录音机里的事情渐渐变得奇奇怪怪的。虽然说在初中那会也是比较稀奇而暴力,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让Cuddles感觉...好像已经病态了一样。虽然轻柔的语调依旧——

    【我忘了剂量,不知道一次性吃这么多的兴奋剂是不是好事————】

    【有点难受啊...啊哈哈哈哈,让你受怕了吗~?我想应该没必要——】

    【作业好多啊...——————】

    【好糟糕...——————】

    Cuddles觉得有点变化的也不只是这些奇怪的事情...好像自始至终录音机里的人都是在专门将一切告诉给自己,好像他...他认识自己...——————

    他的心里起了点波澜。

    

    直到那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学校发福早放了学,本来兴致勃勃回到家了的Cuddles啊,拿起了录音机的一瞬间——————

    【...救救我...救救我...我知道你清楚真相...】

    他听到了的竟然是这样的话语。“等等..什么...!!??”。他凑近了录音机,好像焦急的要看透他的一切一样————

    【救救我...我知道你在听...求求你...】

    【...救救我啊..Cuddles..————has8hwdhx8b7y3287y*&&&Y*O&Y————————】


    “... ...”

    录音机里的声音在念了他的名字以后,发出了痛苦挣扎一样的噪音,就像一开始找到它的时候一样。随后便直接坏掉了。

    他想起来了些什么。

   

    “TOOTHYYY!!!!—————”

    他在失魂落魄的抖掉了手中坏掉的录音机以后发疯了似的冲出了家门,一边喊着他所熟悉的名字——是那个虚影的,也是录音机里之人的,“他们”终于在这一刻于他的脑海中重合了——他喊叫着,冲刺着。秋日的冷风打在自己的面颊上,讥笑着他的迟钝和愚笨。他脚下生风地穿过了一条街、又一条街...————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啊!!!——————”

    他寻找着,毫无帮助的寻找着。他也吼叫着,好像这样就能够弥补他所错过的一切...他想着那个家伙应该就在某个地方了,应该是记得的...为什么现在居然————————

    他的泪水从刚才就已经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面颊直流到了衣服上打湿了。


    在一个转角处,他猛地停下来了。找到了。

    找到你了。

    那个顶着在惨白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紫色头发挡住了男孩子的一部分眼睛。此刻他已经被警察们的手铐铐了起来。他的眼神本无光彩,失去了神魂的双眸再加上他此刻堕落的神色,竟然有一丝丝的撩人。他在被大庭广众的鄙夷的之下显得异常的渺小而无助。他身上散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幽怨和阴郁。在踏上警车的最后一秒————

   “...Cuddles...”

    他对上了拼了狂奔过来的Cuddles的眼睛,本失去一切希望的他最后一次换出了那个有向阳花一样明亮的黄色头发的男孩子的名字。仍然是轻轻地,温柔的,就像是在录音机里说话的那样,就像是他一直以来对他那样...他的嘴角扯出了笑容的同时,眼中的泪水在苍白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宝石一般的晶莹————

    Cuddles的腿直发软,想说的一切话语皆为空,变得没有了意义。

    又晚了。

    他又晚了一次。

    所在意之人再一次没有被挽回。

    他昏倒在了警车远去的路上。


    ... ... ... ...


    Cuddles在上小学的年纪时搬到了欢乐树小镇。

    这是为了换个新环境,这样心境也会更加舒畅一些。

    ... ... ... ...

———————————————————

    【前世所犯下的错误皆被至高无上的神看在眼里】

    【她决定给这两个互相依赖却意识不到对方的重要的小家伙儿们开个比天大的笑话】

    【她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中选择了一个】

    【让这里的二人形成一个无法突破的轮回】

    【让那个紫色头发的男孩子成为黄色头发男孩子感觉中的幻想,但是事实上却真实存在】

    【就像一个没有定论的游戏一样】

    【她让那个开朗的孩子对那个沉稳的孩子有着依恋的感觉】

    【让那个沉稳的孩子对那个开朗的孩子有留置的感觉】

    【互相之间,不知是真是假,不知是实是幻】

    【只在无形之间的触及里有暧昧的感觉】

    【却只能在最后的一刻认清事实】

    【并品尝着失败和离别的苦涩】

    【“真完美~难得一个完整的作品~”】

    【树神这样想着】

    【–“真是游手好闲啊……你这‘angle’……】

    【–“恐怕这种话轮不到你来说吧?‘devil’?是吗~?】

    【–“……”】


终.


目前主搞htf

p1是原图,后面都是调了混合

应该是拖鞋小天使

p1是原图,后面都是调了混合

应该是拖鞋小天使

桃心,裂开了

只是想画两个不同作品的本命同框

只是想画两个不同作品的本命同框

远方
日风出身画的假美风,我好爱美风...

日风出身画的假美风,我好爱美风,但是它不爱我(((

日风出身画的假美风,我好爱美风,但是它不爱我(((

EVOL葩葩
我开始了! 这两天先用铅笔涂涂...

我开始了!

这两天先用铅笔涂涂

没颜色根本看不出是谁系列 
 


我开始了!

这两天先用铅笔涂涂

没颜色根本看不出是谁系列 
 


炒酸奶真香

定期回1下坑
看着挺高产的其实都是摸鱼

定期回1下坑
看着挺高产的其实都是摸鱼

鲨鱼朝天椒

没原作那么卡通的卡通小人啦

没原作那么卡通的卡通小人啦

World Line

占TAG抱歉

打扰大家,请问以前有位国人太太画的叙事向拟人手书【Promised land】现在在哪里可以找到?故事大致是傻鹿引导大家抛弃过去的伤痛前往HTF小镇。我收藏在B站收藏夹了可是它不见了,我也找不到太太的账号😭(能够找到的话就会删掉,谢谢各位小天使

打扰大家,请问以前有位国人太太画的叙事向拟人手书【Promised land】现在在哪里可以找到?故事大致是傻鹿引导大家抛弃过去的伤痛前往HTF小镇。我收藏在B站收藏夹了可是它不见了,我也找不到太太的账号😭(能够找到的话就会删掉,谢谢各位小天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