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承

74.2万浏览    1147参与
阿琳今天也没有小电驴吗

【Dio承】睡不着扒到的沙雕


p站:ハゼ


不知道怎么看不到id号了,所以就把作者信息截图放在最后一p


【Dio承】睡不着扒到的沙雕


p站:ハゼ


不知道怎么看不到id号了,所以就把作者信息截图放在最后一p



给您比个心

陨落

战败/承太郎没有学会[世界]

强迫/堕落/车速快

承太郎再度醒来已经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肩膀传来的酸痛和被铁链磨红的颈部无声的提醒着他还没死。

头疼的要炸开,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试图找点水润润喉咙。可惜“房间”里根本就是空无一物。

似是察觉到囚禁的人转醒了,Dio打开门走了进来。

“惊讶吗?你还活着。”Dio的嘴角微微上扬,满是嘲讽的意味。

“白金之星!”熟悉的欧拉声没有想起,白金之星并没有被召唤出来。

“Dio,你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封了你的替身而已。”Dio的手掐上了承太郎的脖子,扒开领子漏出了肩膀上的星星,他舔了舔印记,张开尖牙咬了上去。

缚住承太郎的铁链子被挣的响...

战败/承太郎没有学会[世界]

强迫/堕落/车速快

承太郎再度醒来已经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肩膀传来的酸痛和被铁链磨红的颈部无声的提醒着他还没死。

头疼的要炸开,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试图找点水润润喉咙。可惜“房间”里根本就是空无一物。

似是察觉到囚禁的人转醒了,Dio打开门走了进来。

“惊讶吗?你还活着。”Dio的嘴角微微上扬,满是嘲讽的意味。

“白金之星!”熟悉的欧拉声没有想起,白金之星并没有被召唤出来。

“Dio,你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封了你的替身而已。”Dio的手掐上了承太郎的脖子,扒开领子漏出了肩膀上的星星,他舔了舔印记,张开尖牙咬了上去。

缚住承太郎的铁链子被挣的响亮,却始终躲不过尖牙的袭击,他吃痛的轻哼一声,原本琥珀色的瞳孔渐渐变得血红。

[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STAR
Hurricane era 插...

Hurricane era

插图绘制中。

完成时更新。

Hurricane era

插图绘制中。

完成时更新。

〝ゞ噪音♥

17岁的少年谁不想欺负呢(9)

  距离承太郎失踪已经好几天了,大家都相信承太郎一定不会无缘无故不见的,乔瑟夫和花京院、波鲁纳鲁夫、阿布徳尔四人分开将附近都找遍了,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花京院:“怎么回事,承太郎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根本没有找到他的一点踪迹。”

 “我和他在同一个房间休息,当我再醒了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波鲁纳鲁夫说。

 “这样看来,那承太郎只能是遭遇替身攻击了。”乔瑟夫心中觉得不妙,只希望不要是自己最担心的那种结果。 

 “那为什么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那个替身使者不攻击我的吗...

   

  距离承太郎失踪已经好几天了,大家都相信承太郎一定不会无缘无故不见的,乔瑟夫和花京院、波鲁纳鲁夫、阿布徳尔四人分开将附近都找遍了,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花京院:“怎么回事,承太郎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根本没有找到他的一点踪迹。”

 “我和他在同一个房间休息,当我再醒了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波鲁纳鲁夫说。

 “这样看来,那承太郎只能是遭遇替身攻击了。”乔瑟夫心中觉得不妙,只希望不要是自己最担心的那种结果。 

 “那为什么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那个替身使者不攻击我的吗?”波鲁纳鲁夫觉得奇怪。

 “那对方的目标就只有承太郎一个了,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只掳走承太郎一个人?”阿布徳尔靠在墙上思考着。

“我有预感,承太郎还活着,而且他的失踪一定和dio有关。但敌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想不明白。” 虽然承太郎的实力很强,但是突然失踪还是令乔瑟夫跟担心的。

“虽然承太郎不在,但是我们的旅程还要继续,不仅仅是救何莉这一个任务,我们还要救出承太郎。”随后大家都沉默了,因为他们知道,缺少承太郎这一主力,之后的旅途一定更加棘手,并且,他们必须要尽可能加快行程。

  但是,令他们感到有些不对劲的是,这之后遭遇到的一些替身使者,他们似乎并不想将他们置于死地,反倒更像是要拖住他们。虽然自己的性命受到的威胁降低了,但是,越拖延时间何莉和承太郎就越危险。

  某天趁着承太郎睡觉时,达比找到的了dio,“dio大人,乔瑟夫一行人还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吩咐手下们不要威胁到他们生命了。”

 “嗯。”dio品着酒杯中的红酒。过了会,dio见达比还未离开,“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dio大人,属下只是好奇,您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是因为空条承太郎吗?”

 “承太郎?哼,和这个家伙相处多了,我大概有了仁慈这种东西,就当作是对承太郎这家伙的奖励吧。”

“dio大人,恕属下多言,如果承太郎真的恢复了记忆了,您该怎么办?”

“我当然自有我的计划。你下去吧。”

“是。”


  晚上承太郎吃完晚饭后就去书房找dio,去随便翻看两本书或者看着dio看书,这大概是成为了日常。承太郎进入书房,发现dio并没有坐在他的单人沙发里,而是坐在书桌前在写东西,承太郎看着是那个熟悉的本子,知道对方正在写日记,便没有靠过去,而是自己随手摸了本书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Dio瞥了承太郎一眼,“你怎么那么自觉就坐别人的沙发?”

 承太郎没有理他。

 Dio放下笔,抱起双臂,“你竟然敢无视我了?”

“我平时都是坐在书桌那的,你现在在那里写日记我又不想过去打扰你,真是的。”承太郎也瞅了他一眼。

“承太郎,如果我告诉你,你从日本来到开罗不是因为我是你重要的人,而是因为.....”dio刚想说出那个结果承太郎就合上书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他面前,将食指轻轻放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再说。

“就让我自私一下,不要说出来好吗?”

【就让我自私一下,让我好好呆在你身边】

【就让我自私一下,不要让我知道那些会为难我的事】

【就让我自私一下,满足我自己的私心吧】

  语气里有一丝请求的意味,青绿色的眸子里满满的只有dio一个人,dio是真的败给了这样的承太郎,移走唇上的手指,而是吻上了他的唇。

 承太郎又不是傻子,从之前一系列事情中多少感觉到自己和dio以前的关系一定会好,但是,现在的他不想,不想和dio变成以前的关系,而是保持现在。

 本来只是简单的接吻,可是吻着吻着就变了味,dio打横抱起承太郎回到卧室,把他放在床上后就开始压在他身上,吻着,摸着。“喂,dio,你怎么每天都那么有兴致啊?”

“没办法,谁让你承太郎那么诱人呢?”

“这,这算什么理由嘛。”

 Dio吻着他的侧颈,在他的耳边说,“也就让我自私一下吧。”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沉浸在性事中,做到承太郎实在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十五_零零零君

Dio承|仗承|すべての喪失を祭る

歌在这里:【太一】不记 

Dio承的前提,仗承的主题

战败if,有很多瞎编胡扯的内容

—————————————————————————————————


祭奠所有的失去。


  • 1

冰冷、粗糙的镣铐。


那天他应该是生病了,一直在出汗,浑身湿透,整个人的体温都在飙升。

像是被扔进了高温的水里。


只有脚腕上的镣铐还有着冰冷的摩挲感。


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额头有一阵冰冷的触感。

他突然有些话想跟吸血鬼说。


  • 2

“还有什么问题吗?”空条承太郎整理好手上的资料,问面前的少年。

东方仗助回过神...

歌在这里:【太一】不记 

Dio承的前提,仗承的主题

战败if,有很多瞎编胡扯的内容

—————————————————————————————————


祭奠所有的失去。


  • 1

冰冷、粗糙的镣铐。


那天他应该是生病了,一直在出汗,浑身湿透,整个人的体温都在飙升。

像是被扔进了高温的水里。


只有脚腕上的镣铐还有着冰冷的摩挲感。


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额头有一阵冰冷的触感。

他突然有些话想跟吸血鬼说。



  • 2

“还有什么问题吗?”空条承太郎整理好手上的资料,问面前的少年。

东方仗助回过神来:“啊,没,没有问题了。”

空条承太郎站起身,穿起外套:“那今天就到这里,我回去了。”

“又是这么晚吗?”东方仗助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夜色浓厚,空气闷热。

高中的东方仗助陷入青春期,大量的有趣的事物轻易的夺走了他在课上大半的注意力。尤其是作为替身使者这件事情,总让他有一点隐秘的骄傲。于是在进入高中后的第一次测验中,大获全败。

东方仗助被自家老妈揪了半个小时耳朵,才突然想起这个城镇里来了一个他的外甥,在某个著名大学毕业,现在是海洋冒险家,正在申请博士学位。

空条承太郎是应他之邀来为他补习功课的。这个请求被提出的时候,空条承太郎沉默了很久,东方仗助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就怕承太郎下一句出口就是拒绝。

他总能想起自己身份的不同,而面前这个人和自己一样。一种很奇怪的同理心悄悄诞生在他的心里。

好在承太郎沉默很久后还是答应了他。杜王町的现在正是春夏的交替,气温在一直上升,来自海洋的水汽总是形成大雨,在夜晚不经意地降临。



  • 3

“人类真的很脆弱。”Dio坐在床边用手背碰了碰承太郎的额头,滚烫的吓人。

他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样温度了,除了进入他的时候,承太郎的体内总是很温暖,只是那种时候温暖总是很抗拒他。

让他想起二十一岁的阳光,那年他抛弃了阳光,从此陷入冰冷与黑暗。

Dio对自己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烦闷,他把手收了回来。

正当他想着要不要找个医生过来给这个脆弱的人类来看看时,承太郎轻轻移动了他冰冷的手覆盖在了Dio收回去的手上。

发烧的人身体总是冷的。

Dio闭上眼睛,轻轻地笑了一声。



  • 4

东方仗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隐秘的感情。


他有些好奇承太郎先生的过往,一天功课结束的比较早,东方朋子邀请他留下来吃晚饭,中间的这点时间,仗助便缠着他讲一讲曾经的故事。承太郎先生是不善言辞的,听了他的要求后也不知怎么说,但是他有些不忍心拒绝这个目光明亮的少年。

承太郎想了想问:“你想听什么?”

东方仗助笑:“什么都好,只要是有关承太郎先生的,我都很想了解。”

白衣的人垂下眼睫,眉头舒展开来。

十七岁的时候他总是皱着眉,看起来似乎永远不耐烦的模样,那时候世界到处都是吵闹的声音,他能辨别声音的好坏,却无法阻挡那些喧闹。母亲说他总是沉默,其实他只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东方仗助主动询问:“承太郎先生,当时是为什么要去打败Dio呢,我只听你说过你和伙伴们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

“你四岁的时候,高烧将近了五十天吧……”承太郎觉得有点热,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告诉他,“就是那个时候,我的母亲也和你一样。”

“啊……”东方仗助震惊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所以那个时候,其实是承太郎先生救了我?”

承太郎把脱下来的外套放在一边,轻声应:“逻辑上看,是这样没错。”

他穿着黑色的高领上衣,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坚毅的下颚线,顺着颈部简单有力的线条隐入一片黑暗之中,惊心动魄。

布料应该是柔软的,当他在说话时,会顺着喉结轻轻地摩挲着那一小片皮肤。

东方仗助很快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迅速收回了视线。

承太郎:“?”

东方仗助:“啊…没有,没什么。”

“那是段怎样的旅程呢?”

承太郎微微叹息:“大概就是普通的……你所能想象到的旅程吧。”

“哎?这么简单?”东方仗助瞬间不满起来,“告诉我嘛,承太郎先生……我也,很想多了解你啊。”

少年人说起心事来总是横冲直撞,不顾一切。

“遇到了很多敌人,”承太郎淡淡地说,“失去了几个同伴。”

仗助:“……对不起,我不知道……”

承太郎摇头:“没关系。”

后来他就很少会再问,每个人都会有过去,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了十公分的人,曾经也是满身伤痕。

也是经历了很多痛苦,满身疲惫地来到了他的面前。


“今天已经很晚了,而且看起来好像还要下雨,承太郎先生就不要回去了吧?在这里住下来也可以啊。”东方仗助说。

“不了,”承太郎将资料叠好放进了随身的背包中,站起身说,“那样太打扰,明天再见。”

东方仗助只好将他送到门口,等出租车的时候,仗助看了看天色,担心的嘱咐:“好像会下大雨,气温会降低吧,承太郎先生要注意休息,这样的日子很容易生病的。”

“嗯。”

“不过说起来,看起来总是强大无敌的承太郎先生和生病什么的,完全搭不上边嘛。”仗助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挠着脑袋笑了笑,“是我多管闲事啦。”

他抬头去看承太郎,发现后者不像往常一样直视着什么,而是浅浅地低下头垂下了眼帘,想起了什么的模样。

神情是带有些许伤感和忧郁,却很温柔。

那双海绿色的眼睛里没有光芒,那是东方仗助触碰不到的海洋。

仗助突然觉得喉头有点干涩,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


他的感情像杂草一样疯长,将一颗心包裹的密不透风。



  • 5

“承太郎,怎么了。”吸血鬼的声音紧贴着自己的耳朵,他费力的偏头让开。

Dio似乎被这个动作刺激到,轻蔑地笑了笑,直起身,却没有拿开覆在自己手上的手,病人的手即便冷,也比他在长达百年的黑暗浸润中的手要暖和。

承太郎迷迷糊糊中感觉到凉意离开了自己,有些不适应的,想去寻找。

发着烧的病人又冷又热,不自觉地抓紧了吸血鬼那不属于自己的身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里,不太清楚自己因为什么被俘,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失去了多少。

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有些话,想告诉这个和自己一样孤独的胜利者。


承太郎费力地张了张嘴,说了什么。


在承太郎模糊的意识中,他们完成了一场对话。



  • 6

喜欢这种情绪,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早就摆脱了年少时的冲动,而是带有理智的,认真的思考而存在的。

高中生们心理发展,逻辑辨认能力早就占据上风,虽然还是容易冲动,还是会意气用事,还是会难以排解,但是伴随着生理上发展得来的需求,喜欢,或者说爱慕这种情绪,已经成为了他们心脏上一块重要的血肉。


被喜欢的人牵动着自己大部分的情绪,承太郎先生,也会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昨晚果然下了大雨,今天承太郎先生快到点了也还没有到,平日里的承太郎总是会提早几分钟就到的。

东方仗助坐在房间里,心不在焉的望着窗外,大雨淅淅沥沥,形成一片厚厚的雨幕。

会有雷雨吗?仗助这样想着,起身准备去给承太郎先生打电话。

刚出了房门,大门的门铃就响了起来,空条承太郎就站在门外,被雨水打湿了半个身子,湿润的水珠顺着脸颊划过脖颈融入黑色的上衣。

“承太郎先生!”东方仗助手忙脚乱的将他拉了进来,一碰到手,却被这只手冰凉的温度给惊讶到。

仗助抬头去看承太郎,那张脸有些憔悴,嘴唇苍白,眼神也没有聚焦在一处。


这妥妥的就是生病了啊!


东方仗助气了个半死,生病的人不知道好好休息,还淋着雨出门!

仗助给承太郎脱下外套,找来大毛巾披着,又倒了热水给他捂着。承太郎看着他忙前忙后,任他动作,没有拒绝。

等好好解决完这些事情,仗助望了一眼窗外的大雨,问:“为什么要淋着雨来?”

承太郎沉默了一会,良久后回答:“……想见你。”

仗助:“……”

东方仗助一张脸瞬间红透,支支吾吾地说:“真,真的吗?”

“嗯。”

“承太郎先生……”回答的太快反而让人怀疑,东方仗助的少年心性很快被引起,“不是在逗我开心吗?”

承太郎摇头:“不是。”

他的神情认真,看起来不像是在故意逗自己,面前这个人,确实是承太郎先生没错。

东方仗助这样想着,又问:“承太郎先生是生病了吗?”

“……我想应该是的。”

“为什么会生病呢?”

“不知道……”

东方仗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自己问:“那我是谁呢?”

空条承太郎偏着头,看向他,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仗助。”

“也就是说,空条承太郎先生,是相见东方仗助吗?”

像是不明白这个少年为什么要重复着问,稍稍皱眉后又主动舒展开,空条承太郎失去了平日里时常会展现出来的攻击性,整个人都柔和下来,淡淡地告诉仗助:“是。”

所有的感情仿佛熔岩一般,在地底不断翻滚沸腾,被这么一个字,顺着那么一点透进来的空气,全部喷薄而出。

仗助靠过去,拉近了自己和承太郎的距离,低声说:“那么,我可以问承太郎先生一些问题吗?”

小心翼翼地。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东方仗助深吸了一口气,问到:“我对于承太郎先生来说……”




  • 7


似乎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这个浑身尖刺、习惯性沉默的人变得意外的坦诚。

Dio在承太郎身边躺下,搂住陷入熟睡的囚犯,亲昵地将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那天之后,Dio对他的态度就改变了很多。

Dio本来是暴虐的,他对承太郎从来没有温情可言,被囚禁的人全身上下可见之处尽是指印与消不去的咬痕,脚腕上的镣铐一遍遍剐下他皮肉,痛苦充斥在空气中,不断地让他感难以呼吸。

这种暴虐的情事不会带给他多好的快感,只有窒息会伴随着深入骨髓的疼痛而来,被无尽的沙海淹没。

他们用一场场暴行,来掩饰着彼此之间的连接。


直到那天之后,可能是因为那场谈话,可是那场谈话的内容,承太郎一点记忆都没有。

所以他一点都不能明白Dio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无论是平时还是在夜晚降临时总会被迫接受的事情上,Dio似乎对他变得温柔体贴了很多。甚至有几个夜晚,Dio解开了他铐在脚腕上的锁链,没有占有他,只是给了一个紧紧的拥抱。


一个拥抱,不像往常一样挤占他骨骼缝隙里所有的空气。



  • 8

到了夜晚,承太郎先生却突如其来的发起了烧。


仗助的问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应该说是承太郎没有听完全,换季让疾病来势汹汹,他勉强打起精神听了第一个问题的前半句,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仗助没有的得到答案,看过去发现他已经垂着头睡的安稳,无奈之下,只能把人拖到床上,盖好被子。

仗助趴在床边,长久地凝视着承太郎的睡颜,怎么看怎么觉得高兴,喜欢也不过就是这么一种感觉,见到自己喜欢的人,除了惊慌就是高兴。现在这个世界上,也就这么一个人能牵动自己所有心思。

东方仗助叹口气,半张脸埋在自己臂弯里:“我跟承太郎先生相差了13岁,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承太郎先生也会有喜欢的人吗?”

“17岁的承太郎先生已经能跨越半个地球去埃及,去拯救自己的母亲了,和我完全不一样……”

他想起自己之前没能救回来的外公,疯狂钻石的能力从来都不是治愈,他是修复,将一切的东西修复成原来模样,伤口可以修复,病毒可以祛除,坏死的细胞可以再生,疯狂钻石却没有办法让死去的东西恢复活力。

他的能力停止在第一项,接触不到后面两项。

比如那些疤痕,那是已经修好的伤口,附近都是坏死的组织,他没有办法促进再生。


就在这时,熟睡的承太郎突然睁开了的眼,东方仗助吓了一跳,凑过去询问:“承太郎先生?”

承太郎没有回答,那双眼瞳也没有顺着声音看过来,他注视着房顶,或者说看着的是虚空中不存在什么。

仗助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拉回来承太郎一点点注意力,仗助问:“你怎么了?”

承太郎闭上眼睛:“没什么。”

仗助一愣,福至心灵一般地问:“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空条承太郎重新睁开眼,他问突然变得敏锐的少年:“仗助,伤痕……能修复吗?”

“不……不能,伤痕是已经修复的结果,”仗助伸出手,大胆地握住了藏在被子之下的承太郎重新归于冰冷的手,“承太郎先生也有这样的伤痕吗?”

“是吗?”承太郎不再看他,“谁知道呢?”


仗助守了他很久,东方朋子回来的时候问他要不要请医生,他想了想,说:“没关系,让承太郎先生在这里休息一晚就好了。”

“你有分寸就好,不过说起来,仗助,”母亲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你对承太郎先生,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仗助心中一慌,问:“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的父亲在你的生活里一直都是缺失的,前不久,外公也去世了。”东方朋子略带严肃地看着他,“如果你缺失了一份感情,仗助,不要找其他人投射好吗?”

“哈?”仗助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我把他当作父亲一样吗?”

“……”

“不可能啦。”东方仗助毫不犹豫地挥手,他对承太郎先生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尊敬和崇拜,他更想去深入了解,去探索那些被时间修复的伤口。

“真的是这样就好。”东方朋子转过身去,“仗助,你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我相信你。”


东方仗助关上门,沉下脸叹了口气,母亲的怀疑不是没有依据的,他们本来就有血缘关系,这个人比起东方仗助的日常生活中会接触到的其他人来说要成熟很多,在外公去世后,他接收到的大量的关心都来自于这个外甥。

投射吗……不,不是的。

东方仗助可以否定这一点,他有一种奇妙的体验,超越了很多感情,还有一种隐晦的……占有欲。

欲望。东方仗助握拳砸在了墙上,征服和占有,这种无法宣之于口的私欲,在他的心里不断地膨胀,私欲的尽头,啊,没错,是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


他们同样拥有替身,同样拥有星星的胎记,甚至连名字,都可以被称为JOJO,他们却没有相同的命运与伤痕。

空条承太郎浑身是伤,在遇见他之前,就被时光掩埋。


空条承太郎似乎是被他吵醒了,模糊的记忆突然涌现出来,一阵剧烈的头疼。

“嗯……”

仗助听到声音,急忙走过来探查承太郎的情况,不出意外地,承太郎发烧了。

“承太郎先生……”

承太郎稍微睁开眼,含糊地声音:“……Dio……”

好像说了谁的名字,仗助没有听清,靠近承太郎,害怕打扰他一般地轻声问:“您说了什么?”

承太郎的声音清晰了一些,但是很微弱,东方仗助要仔细听才能听清。

“我……想起来了……”



  • 9

“承太郎?”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发着烧的人没有看他,但握着吸血鬼的手没有松开过。

“你想说什么?还是说,要等你清醒之后再说?”

“不,我一直都想问你……”他说,声音无力,却有一些平时没有的温柔,“你会,寂寞吗?”

“……”

Dio没料到他会冒出这样一句话,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有一百年的时间,那一百年,你是清醒的?”

Dio低下身,靠近他的耳:“是,漫长的大西洋幽深黑暗的海底里,我始终清醒。”

承太郎与他耳语:“孤独吗?”

“这种感情……并不重要。”Dio说,他生来即是孤独,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

“是啊,我们都是一个人。”承太郎轻声笑了起来,这是他被迫来到这座公馆之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Dio听到他的笑声,脑海里像是有什么炸开,就这么很唐突的,他意识到了自己一直不杀了承太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愤怒与伤害,他一直在伤害这个尚且是少年的人,承太郎,他在斩断命运,即便承担了再多的伤害,也毫不在意。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囚禁了承太郎。

他一直这样以为。


命运是枷锁,空条承太郎是命运。


而他们在不断失去。


“你觉得我跟你很像吗?”Dio问。

“是镜像。”承太郎回答。


“所以你也寂寞。”

“嗯。”

Dio与他额头相抵,像一个孩子一样低声恳求:“那么,来到我身边,好吗?”

“……”


“海底是什么样子?”

“很漂亮,有蓝鲸落在我身边。”



  • 10

“仗助,你的眼睛……”承太郎微凉的手指抚上仗助的眼睛,“很漂亮,像大海一样。”

仗助微笑着用双手握住这只宽厚的手,上面有一些深厚的茧,幸运的是没有什么伤疤。

“伤痕是修复的结果,时间才能治愈抚平。”东方仗助告诉他,“承太郎先生可以暂停时间,但是暂停时间不能治愈你。”

“我知道。”承太郎回答他。

“所以我昨晚在想,”仗助用那双漂亮的海蓝色的眼睛看着他,“时间停止的时候,您是不是在祭奠着什么呢?”

“也许吧。”

“承太郎先生,我没有办法修复您曾经的伤痕,但是,既然已经是祭奠了,能不能稍微将目光投向我呢?”

承太郎看着这个少年,一如看到十一年前的自己。

承太郎:“如果这是你期望的……”


仗助牵着这只手靠上自己的脸颊,他问:“承太郎先生为什么会喜欢海洋呢?”


——海底是什么样子?——

——很漂亮,有蓝鲸落在我的身边。——


“すべての喪失を祭る。”


————————————————————————————————————
“怎么能忘记呢?”

“怎么能……”



Day 2



北七只会咕咕咕

热乎乎的小短漫

阅读顺序一一从左到右

为了避雷请看好tap

承受向  仗承  花承  dio承都有

仗助大胜利!ooc有,设定在前面

肝了两天,没爱了,手指起火,不喜勿喷,谢谢喜欢

热乎乎的小短漫

阅读顺序一一从左到右

为了避雷请看好tap

承受向  仗承  花承  dio承都有

仗助大胜利!ooc有,设定在前面

肝了两天,没爱了,手指起火,不喜勿喷,谢谢喜欢

STAR

Hurricane era

#有ooc。

#设定暂时隐藏。

#本章无二人互动,致歉。

#本人学艺不精,如有bug请勿见谅。

#意识流文字描述,请注意。

#虽然不一定看得出来,但请配合King Gnu《飞行艇》进行食用。

*如未阅读预警,请自负后果。


人的选择往往只存在于心灵。

而心中天秤的偏差,也往往只存在一瞬。

或许会表现出来,或许不会表现出来,这只是左脑进行的选择,右脑往往不会被他干涉。

于是,浮现了。


“近日台风多发,请各位市民注意防范……”

电视上,甜美的主持严峻的进行通知,认真的进行着任务,当然,这不关承太郎的事情,毕竟一位博士总是很忙,忙到他无法陪伴妻子女儿,忙到...

#有ooc。

#设定暂时隐藏。

#本章无二人互动,致歉。

#本人学艺不精,如有bug请勿见谅。

#意识流文字描述,请注意。

#虽然不一定看得出来,但请配合King Gnu《飞行艇》进行食用。

*如未阅读预警,请自负后果。



人的选择往往只存在于心灵。

而心中天秤的偏差,也往往只存在一瞬。

或许会表现出来,或许不会表现出来,这只是左脑进行的选择,右脑往往不会被他干涉。

于是,浮现了。


“近日台风多发,请各位市民注意防范……”

电视上,甜美的主持严峻的进行通知,认真的进行着任务,当然,这不关承太郎的事情,毕竟一位博士总是很忙,忙到他无法陪伴妻子女儿,忙到他最后只得以离婚作为两人之间情感的末路。

连挽回的时机都未有过。

这已经是那之后的第四个月,年仅十岁的女儿睁大着双眼不解的模样仍存在于他脑中,他甚至还记得,初生之时,小小婴孩的笑颜。

是他已经快要忘却了的,放肆的年轻时代。睁眼,他已经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了。

即便如此,生活仍要继续,他如往常般,带着无二的平静模样,与平常无二的推门而出。他今天还有研究。


“……本台临时接到通知,六级台风‘格兹’突然出现在海上,距离到达本市还有十分钟。请各位居民快速进入安全建筑物內,做好防范……”


One.

街道上安静的可怕,本就因为近日多发的台风而冷清了不少的街道上现在竟已是空无一人。直觉告诉承太郎,这不是什么好事,神经鼓动着,尝试催使他返程。

或许出于什么疯狂的想法,或者只是少见的冲动还是什么的,总之,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的脚步并未因此停止,只是一如平常的行走在通向往常一般的目的地的人行道上。

Two.

天是一如既往的阴沉,自从一年前开始就是这样了,仿佛在为了不知何时就会突然发生的台风做准备一样。

而且今日的风有些大了。承太郎将帽子扣紧了了些,风穿过他的身边,戏弄着他大衣的长摆。

他们过于自由,承太郎管不着。

Three.

风逐渐大起来,携带着他长的少见的白色衣摆起舞,尝试大力的挽留他的脚步,门窗紧闭的店铺前,招牌作响,尝试唬住男人踏前的脚步。

Four.

……

Five.

碧绿的眼眸反映而出的,席卷着云层的飓风已经可见。

Six,Seven,Eight……

要知道,自从台风多发现象开始,就已经不会有店铺还会在这种时候开张了。

或许是这种场景过分常见以致人不加注意,或许实际上只是空条博士下意识的去忽略那些令人疲累的东西罢了。

总之,他已近在咫尺。

Nine.

承太郎已经清晰的明白,他无处可逃。

纵使精神力几般强大,人类在自然的力量之下都不过爬虫。

更何况,早在四个月前,他便无法使用替身了呢。

Ten.

碧绿的眼眸倒映出狂乱回旋着的涡卷,随后眼皮缓缓阖上,或许这便是生命最后的一次壮观留念了。

或许如此。


“……新的台风出现在本市上空,与‘格兹’台风相碰抵消。代号‘道弗恩’。”


 To Be Continued.

烈焰琉璃

[D承]問世間情為何物? < 序>

大綱:

基本上是跟原世界觀相同的二巡世界,迪奧在搶走喬納森的身體時想起一巡的記憶,用了點手段讓自己早點從海裡出來。

在承太郎家準備除掉承太郎時突然覺得想把他養起來,所以承太郎小時候就是吃好住好,然後餵食迪奧。


基本上就是ooc注意,還有我還不知道結局會怎樣(有時候都覺得手不是自己的


內容跟標題無關其實,硬要說的話標題中的「情」包含多重意義,不只是愛情。


 

大綱:

基本上是跟原世界觀相同的二巡世界,迪奧在搶走喬納森的身體時想起一巡的記憶,用了點手段讓自己早點從海裡出來。

在承太郎家準備除掉承太郎時突然覺得想把他養起來,所以承太郎小時候就是吃好住好,然後餵食迪奧。


基本上就是ooc注意,還有我還不知道結局會怎樣(有時候都覺得手不是自己的


內容跟標題無關其實,硬要說的話標題中的「情」包含多重意義,不只是愛情。


 

TTThird

绝了 这个代餐绝了

妈的绝了


之前群里姐妹一起嗨过破镜重圆的演员梗
简直了

一    模    一    样


大概剧情是DIO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回故乡英国和承暗地里谈了50天恋爱

之后因为异地恋和代沟原因分手

之后承进入了演艺圈 和DIO同演一部戏

DIO对恋情无关痛痒但是承想要复合

绝了艹

绝了 这个代餐绝了

妈的绝了

 

之前群里姐妹一起嗨过破镜重圆的演员梗
简直了

一    模    一    样

 

 

大概剧情是DIO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回故乡英国和承暗地里谈了50天恋爱

之后因为异地恋和代沟原因分手

之后承进入了演艺圈 和DIO同演一部戏

DIO对恋情无关痛痒但是承想要复合

绝了艹

TTThird

口嗨,口嗨。

好想看病娇DIO啊


最好是幼驯染,从小对承滋生的情愫,一点点压抑累积的占有欲,表面上我将你当做好友,背地里把你推进深渊,周围的人孤立你,朋友和你反目,亲人产生隔阂,在你最崩溃的时候一把拉住告诉你还有我,我以你的痛苦为食粮,满足自己扭曲到变态的情感,慢慢的侵入你的内心,直到你一无所有,


只剩下我。


我给足了你自由,实则是另一种囚禁。


“我爱上你的笑容,更欣赏你的痛苦。”

“所以请一直看着我,只有我。”

“我唯独不会背叛你。”


承:“DIO,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DIO:“?届不到届不到...

好想看病娇DIO啊

 

最好是幼驯染,从小对承滋生的情愫,一点点压抑累积的占有欲,表面上我将你当做好友,背地里把你推进深渊,周围的人孤立你,朋友和你反目,亲人产生隔阂,在你最崩溃的时候一把拉住告诉你还有我,我以你的痛苦为食粮,满足自己扭曲到变态的情感,慢慢的侵入你的内心,直到你一无所有,

 

只剩下我。

 

我给足了你自由,实则是另一种囚禁。

 

“我爱上你的笑容,更欣赏你的痛苦。”

“所以请一直看着我,只有我。”

“我唯独不会背叛你。”

 

 

承:“DIO,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DIO:“?届不到届不到”

Chocolate Cat

【dio承】筑巢

abo,娇妻文学2.0 我流ooc 无意义短打

summary:迪奥出差回来发现自己的小娇妻提前发|情了,他的衣服堆了满床,领带被承太郎含在下面那张嘴里。

凹三走这里

wp走这里

abo,娇妻文学2.0 我流ooc 无意义短打

summary:迪奥出差回来发现自己的小娇妻提前发|情了,他的衣服堆了满床,领带被承太郎含在下面那张嘴里。

凹三走这里

wp走这里

TTThird

今日代餐

   “We’re all just poor pilgrims of time,

      我们都只是时间的可怜朝圣者,

      Caught and displayed in this beautiful world,

      被捕捉并展览于这美丽的世界。”...


   “We’re all just poor pilgrims of time,

      我们都只是时间的可怜朝圣者,

      Caught and displayed in this beautiful world,

      被捕捉并展览于这美丽的世界。”

                                                                              ——《五号屠场》

 

 

安利一下BEAUTIFUL WORLD  是和《五号屠场》有关的曲子

承学家 v

p站推文

(虽然看了很多但是对不起只有这几篇记下了链接)


真实的砂糖炸弹,不得不说这就是神,人物塑造太丰满了。

ooc,含轻微右承,有点弱化承,dio樣太温情了(dokidoki

是dio→→→→💚💚💚💚←←←←承关系确立前提。

不会表达感情的帝王找来了画家(大概是专业牵红线的。并要求他画自己的恋人。

大概算是炫耀行为?一边散布承的涩情画,一边大肆地声明星星是只属于帝王一人的财产。

总之结尾一味索取身体的帝王终于开窍,可喜可贺。

1章  

2章

3章


dio6承,暴君与蛇  蛇的交缠,可想而知的淫靡。


人格分裂承 ...

(虽然看了很多但是对不起只有这几篇记下了链接)


真实的砂糖炸弹,不得不说这就是神,人物塑造太丰满了。

ooc,含轻微右承,有点弱化承,dio樣太温情了(dokidoki

是dio→→→→💚💚💚💚←←←←承关系确立前提。

不会表达感情的帝王找来了画家(大概是专业牵红线的。并要求他画自己的恋人。

大概算是炫耀行为?一边散布承的涩情画,一边大肆地声明星星是只属于帝王一人的财产。

总之结尾一味索取身体的帝王终于开窍,可喜可贺。

1章  

2章

3章


dio6承,暴君与蛇  蛇的交缠,可想而知的淫靡。


人格分裂承 病态 



沉溺本能的新生吸血鬼,吸血鬼dio承


监禁 dio承

TTThird
改了点bug. 去研究对家文学...

改了点bug.


去研究对家文学了  88

改了点bug.

 

去研究对家文学了  88

荒原搁西伯利亚喊啥玩意呢
雄性兽类对嗅 灵感来自家里两只...

雄性兽类对嗅

灵感来自家里两只成年公猫隔着笼子对嗅低吼

一天天的只知道摸鱼

总感觉有点糊啊(愣

雄性兽类对嗅

灵感来自家里两只成年公猫隔着笼子对嗅低吼

一天天的只知道摸鱼

总感觉有点糊啊(愣

起火哒冰棍🐾
啊 啊 啊 我 画 Dio承...

啊 啊 啊 我 画 Dio承 了!!

会上色的!【大概

怎么感觉我画Dio好憨【???

wryyyyy 他们有那么————好!!【双手比划

啊 啊 啊 我 画 Dio承 了!!

会上色的!【大概

怎么感觉我画Dio好憨【???

wryyyyy 他们有那么————好!!【双手比划

一斤羊

「 海 」


好!下一次无缝接入一直想画的沙雕!

「 海 」


好!下一次无缝接入一直想画的沙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