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MC

299.7万浏览    15626参与
✨刀与星辰✨
弱智图 搜恐龙衣服的时候发现还...

弱智图

搜恐龙衣服的时候发现还有骑乘款式,行吧,搞一波弱智

弱智图

搜恐龙衣服的时候发现还有骑乘款式,行吧,搞一波弱智

子酥

【DMC/NeroV】Between the Pages 三

Nero暗恋向设定。

Summary:在一切结束后,Nero为怎么进驻V的心而烦恼不已。

前篇:1  2

可直接AO3:3

3、

螺旋桨的噪音敲响事务所的大门时Nero正往身上套着装备,他从柜里翻出那身奶白色的衣服,理理乱糟糟的头发对着镜子里的人右眼一合抛了个媚眼。


“......还是算了吧。”不常做这高难度动作的上眼皮抽搐着和下面的碰在一起像连锁车祸现场般惨不忍睹。被自己看上去的傻气程度惊得咧嘴,“砰”地关上房间门。


他踩上楼梯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V,靠在墙上孤孤单单的,像往常一样。Nero不由自主地对上视线,又急忙转开。老实...

Nero暗恋向设定。

Summary:在一切结束后,Nero为怎么进驻V的心而烦恼不已。

前篇:1  2

可直接AO3:3

3、

螺旋桨的噪音敲响事务所的大门时Nero正往身上套着装备,他从柜里翻出那身奶白色的衣服,理理乱糟糟的头发对着镜子里的人右眼一合抛了个媚眼。

 

“......还是算了吧。”不常做这高难度动作的上眼皮抽搐着和下面的碰在一起像连锁车祸现场般惨不忍睹。被自己看上去的傻气程度惊得咧嘴,“砰”地关上房间门。

 

他踩上楼梯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V,靠在墙上孤孤单单的,像往常一样。Nero不由自主地对上视线,又急忙转开。老实说,现在他不是很敢看楼下人那双好像看穿一切的眼睛。

 

“你洗了澡?”

 

“啊。”Nero摸了把还有些润的发丝,别开的脸上有块不太明显的红晕,“天气有点热。”

 

V扬起眉毛,率先往外走:“来吧,给你留了座位。”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要派直升机了。”

 

Nero扒着门框跳下来,在殷实的草地上伸了个拦腰。矗立在面前的住宅被黑色的围墙环起来,偏偏宽阔的建筑本身又是红色主打,让人想起中世纪住着邪恶女巫的诡异城堡,透着一股子有去无回的气息。

 

“你哪找来的这样的委托人?”

 

“我没有,他们找的我。”V用手杖指着左手边的池塘,“上次我在这干掉了一只Behemoth。”

 

“Behemoth?”Nero咂咂嘴,“这些围墙没塌真是奇迹。”

 

跟着黑衣的侍者走进大门,Nero被房内阴冷的寒气弄得哆嗦,他看向身前镇定自若已经挂上礼貌微笑的人,撇撇嘴上前两步,站定时几乎贴着V的身子,只有一拳之隔。V侧过头好笑地看他一眼,经车熟路地在沙发上坐下接过侍者递出的红茶,拍拍身侧示意Nero。

 

“我有不好的预感。”Nero嘟囔着把茶杯顿在桌上,皱起眉头,“恶魔在哪?”

 

“事实上。”侍者摸出个手机,“今天请你们来是为了谈比生意。价格好说,具体的可以打电话给我老板详谈。”

 

V沉吟着笑道:“你们要什么?”

 

“他对你的两只恶魔非常感兴趣,想买下来。”

 

“?”Nero双手环在胸前,朝V身边挪了挪,侧过的胸口靠在他单薄的肩膀上,随时可以将他拉近自己怀里护起来,警惕的双眼像是食物被觊觎的野兽,“听起来是比好买卖。但是不可能。”

 

“你的意思呢?”

 

V挑挑眉,身后人像刺猬般竖起的气息让他忍俊不禁。他索性后靠,把身体的重量交到Nero怀里算是安抚。歪头打量着这个房间,唯一的出口后面不知会有些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友好的玩意。

 

“答案是‘不’,但这肯定不会让你们满意?”

 

“我诚心地建议你们再考虑下。”

 

“不。”V微微眯眼,拉住已经嗅到危险气息准备起身的Nero,眼睁睁看着侍者掏出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我很遗憾。”侍者说,“得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

 

凭借半魔人出色的运动神经和反应速度,Nero完全有能力瞬间打烂那把让他气得牙痒的黑色家伙,或者将V拉到身后,反正他中个一两枪也不会有什么事。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不甚枚举,但V狠狠地捏了把他的手。手背上的酸疼激得他不解地转头,怀中人的侧脸面不改色。

 

“好。”Nero听见他说,又急又无法理解,绞着V的手指,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

 

“别担心。”V站起来,松开两人牵着的手拍拍他的肩无声道,“等我的信号。”

 

信号?什么信号?一头雾水地想着,Nero被迫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V被带走。

 

从房间出来一路被推着往下走,脑袋后面的冰凉管子着实让他有些不舒服。他估算着下了两层楼的距离,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灯光,眼前的门厚实得一看就造价不菲。

 

“我猜这就是你们关恶魔的地方?”门后关不住的嘈杂嘶鸣和锁链晃动让他皱起眉头,这座宅子里关着的数量好像比他想的还要多。

 

侍者没有言语,动作利落地开门,握枪的手微微用力示意V走进去。大门刚刚打开,里面的腥臭味便扑面而来,连空气里都是粘腻的稠得像下水道边腐臭的烂泥,V屏住呼吸将喉咙里的恶心感压下去,强迫自己迈开脚步。

 

“把你的恶魔叫出来。”侍者握枪的手用力了几分,“一只一只的,先叫鸟。”

 

V慢慢抬起手,浮动的魔纹在他胳膊上快速聚集成型。

 

“嘿——这他妈——”Griffon还来不及飞起就被旁边的人捏住了翅膀和双脚,只有嘴还能动弹,“你干了什么啊大小姐??”

 

“嘴也绑起来。”侍者点点头,“下一个。”

 

先后收押了Griffon和Shadow,侍者走到V身前,用下巴指了指墙边的锁链道:“劳驾。”

 

V乖乖走到墙边,在侍者的示意下将双手并在身前合拢,作出像是祈祷般的模样。冰凉的铁块铐在手腕上硌得手腕生疼,本就没什么脂肪的皮肉起不了丝毫的缓冲作用,几乎是骨头直接在与外界的压力对抗着。被铐住的双手随着上方锁链的移动被举起在头顶,整个人的身子被吊起来悬在空中,全靠手腕处那一点单薄的面积支撑着,快要被拧断般的疼痛让他低下头,将脸埋在了黑暗里。

 

等侍者一行人出去了,V才抬起头来打量四周。密封的房子里只留了自己一个人,看来是十分笃定他逃不出去。两只魔宠被带到灯光照射不到的那片黑暗地区,他看不见他们的模样,但Griffon被迫含在喙里的吵闹声很好的为他指明了方向。

 

“呜呜呜呜呜——!!”

 

“我在考虑把套你嘴上的东西带回去。”

 

“??&*…#¥@!?”

 

“清净不少。”

 

好笑地抿起嘴角,Shadow委屈的哼叫声也在抗议着他这次的行为,委屈得快滴出水的哼叫声,像是Nero刚刚看向自己的眼神。被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人,现在估计正坐立不安地抓耳挠腮,像只大型犬。他笑着伸了伸没被束缚的手掌,目的已经达到了,再拖下去Nero估计会把整栋屋子都掀翻颠倒过来。双指在黑暗中紧贴,他打了个响指。

 

正不耐烦地走来走去的Nero随着整个地皮的震颤抖了三抖,扶下墙才站稳了身子。

 

“这应该就是信号了吧。”Nero一脚踹开房门,朝震源处跑去。

 

一路打晕遇见的守卫,靠蛮力卸下那堵门后他迫不及待地蹿进去,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那股令人窒息的腥臭味逼得胃里一阵翻腾。他抬起胳膊用衣袖挡住鼻子,朝墙边那个眼熟的白发身影走去。在远处看不清,走进之后看到那人的模样,被吊在高空的模样。高挑的身子被迫拉长,悬在空中的双腿无处可依,整个身子的身段被展露无遗,白色的头发被氤氲的灯光染上模糊的暖黄,看过来的眸子里看不清神色,但这副姿势绝对不会好受。V忍痛的神色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释放出蓝色双翼飞身而去,瞬间便拧断了腕粗的锁链,在空中侧身使了个二段跳改变方向,猛地接住因重力而下落的V,双手托着他的背和膝盖后窝,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你来晚了。”V扬起脑袋与他对上视线,“但我给你留了些。”

 

叹口气把V放下,Nero拔出了插在背后的Red Queen笑道:“你欠我个解释。”

 

“上次我来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V解开两只魔宠的束缚,召回Nightmare让双方换手,“这座宅子的恶魔气息太浓郁了,不是一只两只能产生的。”

 

“那我们直接打进来不就好了吗?这么麻烦。”

 

“不知道具体位置很费时间。”V握着手杖插进一只恶魔的喉咙,“而且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如果在外面直接打起来,不知道你和Nightmare谁会先把这栋屋子砸烂?”

 

“好吧。”Nero抬手擦掉溅到脸颊上的恶魔血液,“下次别这么突然了,你完全可以提前告诉我。”

 

V从他身边走过,解决掉一只苟延残喘后方袭来的恶魔笑道:“我尽量。”

 

“你会开直升机吗?”Nero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收到V一个有些好笑的看白痴般的眼神。

 

“你觉得呢?”

 

“那我们怎么回去?这栋屋子里的人基本都被我打晕了。就算他们醒来也不见得会载我们。”

 

“嗯......”V泛紫光的手杖捅穿最后一只恶魔的脑袋,他甩了甩手杖上的血,“打电话给Nico?”

 

 

 

 

 

 

 

 

回到事务所里时还没到下午六点,宅子里的恶魔虽然多但都是些小喽啰,废不了俩人多少时间。他们前后脚踏进门,V径直走到桌旁将三个钱包扔在了桌上。

 

“这是?”作为事务所主人的Dante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下,愣愣地问道。

 

“委托费。”V平淡地答道,头也不回地奔自己房间的浴室而去。

 

“什么委托费直接给钱包?”

 

“哈。”Nero挠挠头,“出了点意外。”

 

Dante看着紧跟V步伐上楼的自家侄子,思考着作为长辈是否要给他们上节名为“恶魔猎人职业操守”的课。

 

AO3


———————————————

写完nero被撞破我爽了【逃跑

ALCN
镜子。3DV 别 ping 我...

镜子。3DV

别 ping 我了ball ball 你

镜子。3DV

别 ping 我了ball ball 你

放炮的兔兔
不说了,3D是真的可爱

不说了,3D是真的可爱

不说了,3D是真的可爱

二猫子

【DMC/ND】高窗(下)

搞完了!这发完。

果然要这样搞才会有回应吗∠( ᐛ 」∠)_

🔗在评论

搞完了!这发完。

果然要这样搞才会有回应吗∠( ᐛ 」∠)_

🔗在评论

雾血之歌-Edith

Griffon布偶征订及一些说明~

年前说问问大家有没有想要之前我之前制作的三小只布偶,如果人多就去问问代工。有一些朋友表示很喜欢,想购买。承蒙喜爱,我目前正在向厂家咨询。
经过第一轮咨询,tb厂家做出了下图回应。
厂子很大,我们这单属于很小的,所以估计会接这单也是因为想开个工。
如果亲们仍然对布偶有兴趣,我打算从Griffon开始,做一只的打样,因为按照我自己的设计来看,可能Griffon是最难处理的一只,如果这只厂家的打样可以,那么后续两只问题也会小很多。
但要说明的仍是,厂家打样和原先的手工制品会有差距,厂家和我都无法保证可以和我现在手工制作的一样。
如果各位仍有兴趣,可以扫码加群。
最后,关于费...

Griffon布偶征订及一些说明~

年前说问问大家有没有想要之前我之前制作的三小只布偶,如果人多就去问问代工。有一些朋友表示很喜欢,想购买。承蒙喜爱,我目前正在向厂家咨询。
经过第一轮咨询,tb厂家做出了下图回应。
厂子很大,我们这单属于很小的,所以估计会接这单也是因为想开个工。
如果亲们仍然对布偶有兴趣,我打算从Griffon开始,做一只的打样,因为按照我自己的设计来看,可能Griffon是最难处理的一只,如果这只厂家的打样可以,那么后续两只问题也会小很多。
但要说明的仍是,厂家打样和原先的手工制品会有差距,厂家和我都无法保证可以和我现在手工制作的一样。
如果各位仍有兴趣,可以扫码加群。
最后,关于费用,打样费我可以先付,因为对于我来说不算太多,但是也要群里有三、五十人以上才会开始打样。
以上~

袖袖子
这女人又在画什么雷人东西

这女人又在画什么雷人东西

这女人又在画什么雷人东西

一個垃圾場。

1

“能给尼禄打个电话吗,维吉尔?”

没人回答。但丁把这沉默当做许可,拿起听筒拨动转盘上的数字,他在心里数到五,很快侄子便接了电话:“正忙着呢!”背景里还有砰砰砰的枪声,看来多半是在外面。

“你在哪儿?”但丁只高兴了一秒,旋即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大麻烦等待处理,换上一副低沉声调:“我找你也没有别的事……你爸爸说他想搬出去。”

“什么?”

“他要搬出去。你听不见吗?kid,你应该戴耳机开枪。”以免听力损伤。

他听见侄子低低地骂了一句脏话,不由得把听筒挪远了。再贴近耳边时,他只听见一声巨响和零星的滋滋声。

“你儿子出车祸了。”他把听筒放下,摊开手,朝着沙发上的维吉尔,“他什么也没说。”...

1

“能给尼禄打个电话吗,维吉尔?”

没人回答。但丁把这沉默当做许可,拿起听筒拨动转盘上的数字,他在心里数到五,很快侄子便接了电话:“正忙着呢!”背景里还有砰砰砰的枪声,看来多半是在外面。

“你在哪儿?”但丁只高兴了一秒,旋即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大麻烦等待处理,换上一副低沉声调:“我找你也没有别的事……你爸爸说他想搬出去。”

“什么?”

“他要搬出去。你听不见吗?kid,你应该戴耳机开枪。”以免听力损伤。

他听见侄子低低地骂了一句脏话,不由得把听筒挪远了。再贴近耳边时,他只听见一声巨响和零星的滋滋声。

“你儿子出车祸了。”他把听筒放下,摊开手,朝着沙发上的维吉尔,“他什么也没说。”

维吉尔的声音古井无波。

“他会死吗?”

“我想不会。”

“愚蠢,但丁。”维吉尔翻过一页报纸顺便跳过一个话题,但丁暗暗皱眉,他什么时候变得熟练又灵巧?

他眼睛藏在眼皮下轻快地滚动,一眼也不分给但丁。“你干嘛要打电话给他呢?这是我们俩的事。”

“你回来时可不是这么说的,维吉。”但丁俯身向他,“他下次来,我总不能对他说‘你爸爸变成魔人飞走了‘吧。”

“我会自己写信。”维吉尔的脸藏在报纸后面。

但丁从喉咙里咕哝一声,手按上维吉尔交叠的双腿。“不经过我吗?”

“绝不。”

“报纸翻到第四版。”但丁握住他的手腕,指腹在脉门上轻轻地抚摸。

“你想干什么,但丁?”

“翻嘛。”他格住维吉尔的腿,和他一起滚到沙发上。


2

报纸被丢在茶几上,刚好翻到第四版。维吉尔有所抵抗,这不是他的错,但丁用格斗技巧把他锁死在小小的空间里。他的脑门冒出青筋又被捋平,无法抗拒自己被一层层剥开有如虾仁。

他的脸侧开,但丁亲了个空,好在兄弟并不在意这些。他捞起哥哥的后脑勺,在头发上落下亲吻。

一切都完事之后,但丁说:“维吉,别那么大火气好吗?”

他只裹着一条毯子,从但丁的声音里听出心满意足和焦躁,罪魁祸首连内裤都没穿,大大咧咧地坐在他的面前,好像要叫他记住。这一幕在前几个月他或许还能忍受,现在只让他恨得牙根发痒。

但丁继续说:“我们来谈谈你的房租的问题。”

他捋平被液体沾湿的报纸,我们前面说过,刚好就是第四版。

“维吉,你看到了什么吗?”但丁循循善诱,像对一个学龄前儿童。“在这儿和这儿,”他折了一下报纸,露出中缝栏,“有租房广告。”

维吉尔对但丁的下一句话露出怒容。

“我知道你认识字。我只想告诉你,今时不比往日啦,我的哥哥。”但丁张开手,背后是事务所贴着披萨,偶尔还黏糊糊的墙壁:“你有存款吗?”

“我有工作。”

“存款。”

“我可以贷款,”他说,“我已经填好了……”

但丁盯住他:“在哪儿?”他甚至不问他填什么。

“在银行里。”他说,终于感到一阵胜利的快慰。“你想问我从哪里来的钱?我接了委托,但丁,一些小委托。事实上,我打算开个事务所,不是和你。”

但丁不出声地瞪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干巴巴地问:“好吧,祝贺你,维吉……那,那孩子来时我怎么说?”

“竭尽你所能就行。现在开始别打扰我。”


咸鱼玫瑰组
伪春菜-【尼禄V】 试发布,会...

伪春菜-【尼禄&V】

试发布,会有大量ooc对话,填平去年5月的坑。

全年龄,没有特别明显的cp倾向,但请慎重下载。

【介绍、下载页】

(建议使用PC操作)

关于触摸判定,默认在可触摸范围内鼠标动作是这样的:
范围内划动—摸摸
范围内拨滚轮—撸
范围内双击—戳戳

不同动作方式反应不一样。

有任何提案,对话建议或者有很多想法的想写对话的都可以提,后续会用右键菜单里线上更新的功能补充进去。
想做其他人请私信或邮件联系。

伪春菜-【尼禄&V】

试发布,会有大量ooc对话,填平去年5月的坑。

全年龄,没有特别明显的cp倾向,但请慎重下载。

【介绍、下载页】

(建议使用PC操作)

关于触摸判定,默认在可触摸范围内鼠标动作是这样的:
范围内划动—摸摸
范围内拨滚轮—撸
范围内双击—戳戳

不同动作方式反应不一样。

有任何提案,对话建议或者有很多想法的想写对话的都可以提,后续会用右键菜单里线上更新的功能补充进去。
想做其他人请私信或邮件联系。

只花钱不产粮的小号
在危险(bei ri)的边缘来...

在危险(bei ri)的边缘来回试探

在危险(bei ri)的边缘来回试探

朏朏

【DMC/VD】维吉尔为但丁写的婚礼贺词

    碎碎念维吉尔 and 幸福婚礼蛋 【笑】


    但丁要结婚了。


    维吉尔很欣慰,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推掉了手头还没接下的所有工作,一门心思开始起草但丁的结婚贺词。


    拿出白纸,哦对,还要拿笔。


    ……


    维吉尔愣住了。...


    碎碎念维吉尔 and 幸福婚礼蛋 【笑】


    但丁要结婚了。


    维吉尔很欣慰,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推掉了手头还没接下的所有工作,一门心思开始起草但丁的结婚贺词。


    拿出白纸,哦对,还要拿笔。


    ……


    维吉尔愣住了。


    虽然他本人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果然一切和语言有关的事情都是维吉尔的致命伤。


    维吉尔又不禁挠挠头,发型已经乱糟糟的了,不过但丁的婚礼才是更重要的,不行,好好写。


    一连起草了好几篇,但要么是刚写了几个字就看不下去了,要么是写到一半卡住了……


    苦恼。

    ……


   但丁的婚礼……


    但丁的……


    但丁……


    果然,最终,维吉尔想着想着,头就趴在了桌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和她。


    具体梦见了什么,他有些记不清楚了,只是梦的最后,她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了……


    紧接着,但丁在梦中出现了……


    出现了之后……


     ……也忘记了。


     再醒来,维吉尔迷迷糊糊地抹了抹眼睛,上面滑滑的好像有东西……


     然后,他就又呆呆地坐在那儿,盯着那张空白的纸,又觉得眼睛痒痒的。


    这次,手还没抬起来,泪就已经掉下来了。


    维吉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心中各种情感都扭在了一起,相互交织着。


    闭上双眼,维吉尔决定要冷静一下。


    一片漆黑中,他似乎听见了她的声音。


    ……


    就这样,维吉尔忽然坚定了自己内心所想的,写下了有史以来最简短的贺词:


    “好好的。”

拖更老蝙蝠
小情侣闹情绪。咳咳💕

小情侣闹情绪。咳咳💕

小情侣闹情绪。咳咳💕

山朝三三三

  “我并不是一无所察觉…”

  “就像赠予天然的包涵傲慢与专制。曾毒杀我也曾毒杀你…”

  “但死亡并不重要,某些时刻将会一直的停留、重演、播放。等我麻木了就不再悲伤,从中汲取新的力量。”


  “终有一日我们会重逢,倘若我们一同为人所梦见……”

  “我并不是一无所察觉…”

  “就像赠予天然的包涵傲慢与专制。曾毒杀我也曾毒杀你…”

  “但死亡并不重要,某些时刻将会一直的停留、重演、播放。等我麻木了就不再悲伤,从中汲取新的力量。”


  “终有一日我们会重逢,倘若我们一同为人所梦见……”

溜达不溜

【DN】猛牛牧场【小破C一发完】

  • Threesome - M/M/M

  • Top Dante (Devil May Cry) 

  • Bottom Nero (Devil May Cry) 

  • Bisexual Male Character

  • Mpreg 

  • incontinence 

  • Breastfeeding 


微博

SY

欢迎留言?还是算了,不强求


  • Threesome - M/M/M

  • Top Dante (Devil May Cry) 

  • Bottom Nero (Devil May Cry) 

  • Bisexual Male Character

  • Mpreg 

  • incontinence 

  • Breastfeeding 


微博

SY

欢迎留言?还是算了,不强求


枫枫枫鸟
【MPREG注意】突然很想看甜...

【MPREG注意】突然很想看甜甜的小年轻孕期日常就画了
带球3v和因为要当爸爸了而超——绝兴奋的3dd
半魔听力更敏锐所以可以直接听到崽崽的心跳声

【MPREG注意】突然很想看甜甜的小年轻孕期日常就画了
带球3v和因为要当爸爸了而超——绝兴奋的3dd
半魔听力更敏锐所以可以直接听到崽崽的心跳声

朏朏

【DMC/VD】维吉尔VS但丁,猫耳vs肉垫

    新出炉的猫耳腹黑吉 and 猫爪傻甜蛋 【笑】


    这一天,Devil May Cry终于回想起,曾一度,被拆迁的恐惧……


    一大早,但丁坐在事务所的办公桌后,正愉快地等待着美味的披萨。


    “叮咚”


    但丁猛地一抬头,心想,哈哈小甜心今天这么快就来了。便破天荒的移开正翘在桌上的双脚,蹦哒着到门口...

    新出炉的猫耳腹黑吉 and 猫爪傻甜蛋 【笑】


    这一天,Devil May Cry终于回想起,曾一度,被拆迁的恐惧……


    一大早,但丁坐在事务所的办公桌后,正愉快地等待着美味的披萨。


    “叮咚”


    但丁猛地一抬头,心想,哈哈小甜心今天这么快就来了。便破天荒的移开正翘在桌上的双脚,蹦哒着到门口迎接,嘴上已经不自觉勾起了微笑。


    “小甜心~我……靠!”


    但丁满心欢喜的看着那外卖员打开事务所的大门,正准备双手迎上,接过披萨盒,一抬头,一头闪亮又浓密的发胶白毛映在眼前。


    忽然的,但丁想到了自己刚才说的……东西,急忙捂住了嘴。


    门外,维吉尔正双手交叉叠在胸前,满脸鄙夷地看着他。


    但丁看着门外老哥依旧一身蓝色大衣,黑色长靴,一样的搭配,一样的……死板,除了好像今天看上去有哪里有些奇怪之外,也没什么太大变化。


    正想开口问维吉尔过来有什么事,刚抬眼,维吉尔的拳就已经近在咫尺。


     但丁迅速躲避,习惯性的拔出了自己身后的双枪,但忽然的意识到什么,又赶紧把枪收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但丁怒言道。


    “你做了什么,心里没数么。”维吉尔一点点走进但丁,语气也一点点冷峻起来。


    但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我最近没找他麻烦啊……


    眼看维吉尔朝自己一点点逼近,但丁正想抬头辩解些什么,却忽然看到!


    维吉尔的头上!一对毛茸茸的白色猫耳!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丁这才意识到维吉尔今天的怪脾气是什么回事,哈哈哈哈哈太惨了!


    “难怪,我要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这样,我还不得气的把自己捅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丁一遍嘲讽着一边大笑,原本紧张的战斗姿势也变成了顺势坐在地上大笑。


    只见维吉尔脸色更黑了,三两步走到但丁面前,蹲下,抓起他的衣领。


    “你再笑一声试试!”


    但丁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可却控制不住想笑的心,嘴角越来越绷不住了。尤其是在近距离看那猫耳时,甚至能看到它因为维吉尔的气愤而变得尖尖的。


    见维吉尔还没有下一步动作,但丁眼疾手快,伸出右手覆上维吉尔的两只猫耳,感觉手感不错,又细细摸了起来。


    这回,维吉尔却没有更加生气,反而顺着但丁的手,本能的蹭了蹭。


    “嗯,真乖~”但丁邪笑着把手放了下来。


    而维吉尔……


    脸上白里透红,红里透黑,黑得发绿,心里盘算着但丁接下来的“死法”,一低头却见但丁的右手不知何时,竟变成了猫爪,还是糟糕的粉红色,很快,左手也……


    维吉尔轻轻一笑,向但丁撇了撇他的手。


    “你要是拿不稳剑我可以帮你捅。”


    但丁低头,瞪大了自己的眼。


    “这……这这这!”


    维吉尔笑,两只手捏上了但丁的两只粉嫩嫩的肉垫,心情颇好,看着但丁此刻疑惑、焦虑、又无助的脸,非常满意。俯下身,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但丁的额,猫耳蹭着但丁的头发。


    但丁显然还是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维吉尔趁机在但丁唇上落下一个吻,心满意足地将他抱回椅子上,回身取来了一直放在门外台阶上的批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