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ou5

42548浏览    1028参与
幸离

  老坟头忘记发了现在才想起来😤

  顺便给抖深渊6加个油

  老坟头忘记发了现在才想起来😤

  顺便给抖深渊6加个油

sakin
无所谓 我会造谣

无所谓 我会造谣

无所谓 我会造谣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白纸花总格格和路人今晚的非...

  白纸花总格格和路人今晚的非法四排笑死我了。。。

  格格人设不知道 随便画的棕毛小子 错歉

  

  白纸花总格格和路人今晚的非法四排笑死我了。。。

  格格人设不知道 随便画的棕毛小子 错歉

  

妄啦啦啦啦啦啦

「Dou5全员向」耳鸣(上)

看了 b 站《上戏重生》的那个整活视频的一个小脑洞吧,算得上是弥补我个人的遗憾,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5人组,也希望戏总未来越来越好吧!!很 ooc ,对不起大家 up 授权我写了哦微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烂啊我要杀人嘞(悲

我是超级菜鸡,文中一切有关于游戏里的描写都是我瞎编的,不严谨见谅 orz 

 Ps 我不知道戏总今年多少岁,就按23来算吧(不是的话算我私设谢谢,知道的可以跟我讲一下,阿里嘎多美羊羊桑( bushi 

一些部分情节来源于视频 and ......

看了 b 站《上戏重生》的那个整活视频的一个小脑洞吧,算得上是弥补我个人的遗憾,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5人组,也希望戏总未来越来越好吧!!很 ooc ,对不起大家 up 授权我写了哦微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烂啊我要杀人嘞(悲

我是超级菜鸡,文中一切有关于游戏里的描写都是我瞎编的,不严谨见谅 orz 

 Ps 我不知道戏总今年多少岁,就按23来算吧(不是的话算我私设谢谢,知道的可以跟我讲一下,阿里嘎多美羊羊桑( bushi 

一些部分情节来源于视频 and 我和拾奕的聊天

我要开学了,没有太多时间写就分成上下了,如果反响好的话,我会加紧努力更下的!


26岁上戏穿越到平行世界的烂梗


自己又开始耳鸣了。

烦。

上戏的眉头紧皱,拧成一团,爬起来把窗户关小了一点,夏天热乎乎的风吹的身上粘腻极了,薄薄的白 T 黏糊在身上,紧贴前胸,难受的很。

自从退役后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出现耳鸣,吵的头痛欲裂到有时难以入睡。他总是忘记房间里有空调,也许是在抖五呆的习惯了。

今年是他退役的第三个年头。

退役后他选择做了全职主播,人气没有以前高了,不过也好,平平淡淡的拿着钱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再接受俱乐部的各种条条框框。

上戏躺到床上,双脚悬空,发呆般地看着天花板。

窗外的夕阳半遮在云层,破碎的阳光照在窗台,倒映着花格橱窗的图案,斜斜的照到脚边上,上戏看的愣了神,坐起来,触到被阳光晒得暖乎乎的木地板,阳光又顽皮的跑到

手背,上戏只是愣着看,看阳光一点一点在手背上流走,消失殆尽。

热丝丝的风伴着夜吹到房里,墙上厚厚的挂历纸呼啦啦的纷飞,硕大的2025被往上吹翻,露出了挂历最底下贴着的一张有点泛黄的老旧合照,下面用娟秀的字体小小的写着:"长风破浪,一往无前。"

有一行更小的字,淡金色的字体在黑夜里泛光:"一花 东玄 遇见 我 啵啵"


那是他们21年赛后采访拍的一张照片,上面每一个人都笑的意气风发。




(图是微博抱的,侵权私信我删(遇见好像卡瓦猫猫!喜欢——



粘稠而无尽的黑夜席卷了天空,上戏用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

曾经有人问他,你怀念打比赛的日子吗?他只是笑着摆了摆手:"还好吧。"

说不怀念都是假的,他还是挺羡慕23岁的那个自己的。



那么意气风发的少年就死在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夏天里。



好热。

上戏扯了一下衣领,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戏总?戏总你醒醒啊!!"

上戏睁开眼,发现遇见在边上拽着他的胳膊狠摇。

"遇见?"上戏有点惊讶,打他退役之后,他就很少见过队友们了,不过遇见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咋啦?快点醒醒呀,打训练赛了!"遇见把他拽起来。

"啊?训练赛?"上戏疑惑地眨了眨眼,环视了一圈。嘶,好眼熟……这不是他退役前的房间吗?

"睡傻啦?再过差不多一个月就是秋季赛了,起来刷牙洗脸和东玄打训练赛哦。"遇见松开手,"我靠你都睡到下午1点了,吃点面包垫垫肚子吧。"遇见从怀里掏出几块小面包,最后顺手把房门带上。

上戏没缓过来,穿了拖鞋下床,看着这个三年没见过的小房间。

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房间。上戏有点不可思议:"这是梦?"

右腿根被狠掐一下,真实的痛感告诉上戏,这不是梦,那……这是穿越了?

"不对呀,现在几几年?"上戏拿起手机,屏保上赫然写着2022。

"现在是2022 9月22?那我不是前一天退役了吗……卧槽....."上戏又眨了眨眼,输入密码翻到微博,小抖的官方号10分钟前发了条微博。

白花花的背景上历历在目:

2022秋季赛首发人员已经定下来了啦!

小抖超级期待大家在秋季赛的表现呢(*^▽^*)

监管者:东玄

求生者:张遇见 一花 啵啵 上戏

求生者替补:十一

教练:北离

大家在秋季赛也要多多支持我们Dou5战队哦~


添加文字 完成

后面跟着超话以及艾特。


"卧槽?我他妈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我没退役的平行世界?"前指挥位灵敏的头脑让上戏很快意识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震惊的关掉手机,沉重的洗了把脸,支着洗手台,紧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蒋进啊,你又成为啊噗戏了。"他低声喊着自己的名字,自言自语,又哑然失笑,擦干脸上的水珠,几块面包下肚,他长舒一口气走到门口。他推开门,看见队友们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训练,一花,遇见,啵啵,十一,和远处的东玄北离。都是记忆里被无数次描绘的面孔,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场面了,他不禁鼻子有点酸。

啵啵感觉到了来人,抬起头,有点疑惑:"啊噗戏?"

听到声响,一花也抬起头:"快来啊,就差你了戏总。东玄房间都开好了。"

上戏愣在原地,目光看向空着的那个位置,那是他之前训练坐的位置,上面自己最喜欢的粉红色小猪乖巧的坐立在一边,看着熟悉的一切,雾气漫上心头,眼眶湿濡。

有多久没有看到他们了?又有多久没有坐在这张熟悉的桌子前了?上戏低下头,眼泪转落在眼眶,有点儿憋不住,温热的在眼睫和眼底里打圈。

他攘了攘鼻涕,抬起头,笑了:"嗯,来了。"

虽说退役了,但终归有在打游戏的。不过没之前玩的那么频繁,退役之后的他也不常打开第五人格,打那之后他没怎么玩过祭司,对于以前的熟练度来说有些低了。

"戏总?今天状态不好吗?太累的话就去休息会儿吧,一会儿喊你吃饭。"随着佣兵的倒地,一花放下手机。这已经是上戏打的第三个奥利奥了,这个奥利奥导致他一救遇见下来被打了双倒。

"啊…我……可能没睡饱吧....."上戏支支吾吾的给自己找补,遇见熟练的博弈扭身躲刀上了大船:"看你今天挺奇怪的,这把打完去再睡一会儿吧?唉他怎么在这儿!"杂技跳下了大船,却没曾想安已经在下面等待了。

"静候甜心的到来呀——"东玄声音从训练室另一端遥远的传过来,补了一句。

"没报点吗?额……我去二救你吧?"啵啵松开机子:"祭司不是在大船吗?没报点?"

"啊……我没说吗?"上戏手一抖,刚给一花接的大洞被打断了。

"戏总!你的大洞!"一花失声喊了一下。

结局以四抓收尾,东玄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最近状态不好吗?多休息吧。"上戏推开椅子走到房间,"啪"一声倒在床上。


又开始耳鸣了啊,烦死了。


上戏烦躁的锤了一下枕头,伸手摸到手机,开了把自定义。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上戏在疯狂复健祭司,几乎于残暴的逼迫自己,不过万幸身体的肌肉记忆被唤醒,现在终于不会打奥利奥了。

上戏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门被轻轻叩响。

"戏总?出来吃饭啦。"一花声音少见的小了起来,好像怕吵醒他一样,顺手还把探头进来张望的北离拦在门口,北离看起来很不满的锤了一下一花,不过也走开让了位置。"来了。"上戏把床头灯打开,搓了搓被风扇吹的发干的脸颊,手指热乎乎的,一层薄薄的茧附着在上面。

他慢吞吞的坐到桌子边上,遇见给他舀了一碗米饭,顺手盖上一层厚厚的西红柿炒蛋。上戏拿起筷子往米饭里一叉,吃了一口,米饭和细腻的炒蛋随着浓厚的番茄汁入喉,上戏的眼眶又不禁酸涩起来。


这是退役三年以后没再吃到的味道。


东玄就微张着下巴看着上戏风卷残云的吃掉了两碗米饭,眨了眨眼扭头和北离小声说:"这孩子饿几天了?怎么吃的比我还快?"

北离也同款震惊脸:"我不造啊。"

阿姨倒是在一边乐开了花:"哎呀!小蒋你就是要多吃点,看你瘦成那样子,多吃点啊,不够我再煮昂!"

上戏笑起来,嘟囔:"好。"

在没人知道的角落,一滴眼泪划过面颊,"啪嗒"掉落到桌上。

吃完饭了,照例是要休息半个小时的。


其实关于抖五的很多规矩上戏有点忘了,这注定了他和队友之间肯定会有一道薄薄的隔阂,比如他会忘了自己的小猪,下意识把队友叫成当主播时的固排名字,慢慢开始习惯喝酒,还有挥之不去的耳鸣。

队友似乎只是认为他近期状态不太好,都没太多想。


上戏瘫倒到电竞椅上,抱着粉色小猪发呆。

既然自己穿越了,还没有退役,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改写历史?上戏突然猛的坐起来,显得有点亢奋。

这是不是意味着,抖五可以再拿下一个冠军?

那意味着我是不是可以陪我的队友们再次拿下冠军?陪那些想看我们夺冠的粉丝们再淋一次金雨?拿下一个又一个满贯?

上戏的眼里闪着光,动静大的隔壁啵啵被吓得抖三抖。

"我靠啊噗戏你干嘛?"啵啵推了一下眼镜,问。

"没,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再拿一个冠军?"上戏勾起嘴角,有点得意的笑起来,双手用力的捏了捏小猪,小猪看起来很委屈的瘪下去一角。啵啵也笑起来,伸出手和他碰拳:"肯定行啊,我们有你呢,你可是我们的王牌啊戏总。"

上戏回碰,从齿间发出一个短促且坚决的音:"嗯!"


又是一轮训练赛,按照bo2的规矩来 bp ,红教堂被东玄很理所应当的 ban 掉了祭司,抖人选择 ban 掉了女巫,上戏思索再三选择了杂技防一手红蝶,在退役后杂技是上戏为数不多在坚持玩的,不过面对东玄的记录员还是只溜了两台多一点没吃闪便倒地,啵啵操控着绛紫发的雾切救人,交枪保了上戏二溜,遇见的心理赶来帮忙扛刀,不过杂技被东玄一个精准闪现侧刀击中,只好悻悻离开去补红毯机子。

因为杂技飞的太快机子修不动结局以三杀结尾,北离开玩笑般调侃:"戏总菜了啊,要多加练啊今晚。"

"菜了菜了。"上戏勉强的笑出来,招了招手。

直播,排位,训练赛,单练,一系列日常任务结束之后大概是半夜12点多。

讨人厌的耳鸣又出现了,上戏觉得耳朵吵的嗡嗡作响,他侧躺在床上紧咬牙冠,脑子耳边的嗡嗡声不减,明明是夏天的夜里上戏也出了一身冷汗。

"啊噗戏….?"啵啵拧着眉头,俨然一副被吵醒的样子,他摸黑着下床去碰上戏。

"我靠你没事吧?怎么出一身冷汗啊?"啵啵摸到上戏额上的几缕湿汗,不禁低呼出声。"没……就……有点耳鸣。"上戏从来不喜欢别人太过操心他,毕竟更多时候是他操心别人。他只是笑了笑把啵啵推回床上,啵啵打着哈欠:"这样啊?那你有难受要说哦,我先睡了。"

上戏嗯了几声啵啵才放心躺回床上。好久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了,上戏出神的放空,空荡荡的房间只剩啵啵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和上戏自言自语的声音,眼眶又漫上来雾气,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爱哭了啊?上戏自嘲样的笑了,耳鸣差不多好了一些,他抹干眼角的湿润,侧躺着深深浅浅的睡了过去。




重生之天才杳杳

[花遇]解释

  [本文纯属造谣,若有雷同,问正主吧]

  

  

  

  遇见今天又又又不回信息啦!


  一花满脸哀怨地看着手机聊天界面上的一片绿色,他抿了抿唇,看着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自从休赛期回家以来,他发觉他真是越发黏着张遇见了,刚分开那几天和即将结束异地恋的这几天最甚。


  但即使他思念上头,想人想到半夜睡不着觉,一觉醒来就是打开微信QQ看人有没有给他发消息,如果有那他会趴在床上兴致冲冲地跟人说他昨晚梦到了什么,跟人聊他又在微博上看到了什么好玩东西。


  时不时在b站看到有关抖的剪辑视频会第一时间转发给张遇见,但cp视频例外,他遇到的时候也只会默默把bv号复......

  [本文纯属造谣,若有雷同,问正主吧]

  

  

  

  遇见今天又又又不回信息啦!


  一花满脸哀怨地看着手机聊天界面上的一片绿色,他抿了抿唇,看着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自从休赛期回家以来,他发觉他真是越发黏着张遇见了,刚分开那几天和即将结束异地恋的这几天最甚。


  但即使他思念上头,想人想到半夜睡不着觉,一觉醒来就是打开微信QQ看人有没有给他发消息,如果有那他会趴在床上兴致冲冲地跟人说他昨晚梦到了什么,跟人聊他又在微博上看到了什么好玩东西。


  时不时在b站看到有关抖的剪辑视频会第一时间转发给张遇见,但cp视频例外,他遇到的时候也只会默默把bv号复制下来保存着。有一次出现了一点点小意外,他转头就给张遇见发了句无厘头的话,他说:我绝对不会再看视频看到上头的时候昏着头就给人点赞了。


  张遇见看到了也只是挠挠头,随手给回了个“哈哈哈”,他早习惯了一花偶尔的思维跳脱,北离还想过怎么治他这个乱七八糟无厘头的思维。他当时就笑了笑,想:无所谓,他会惯着。


  一花都开播了,又在聊天界面划了两下,刷新过之后还是没有张遇见的信息,他自己心里也知道张遇见指定是没睡醒,可是他还是不开心,郁闷着就开了一把。


  打了几把之后


  越忍越憋屈,越想越气。


  为什么张遇见还没睡醒啊——


  怎么还没睡醒啊——


  昨晚不是一点就说晚安了吗——


  “pang!”哦,排到了。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啊?——


  ban个什么好呢?


  打电话过去要是吵醒他了怎么办呀——


  这个ban位监管能是个啥?


  啊不对啊,我不就是为了吵醒他让他回信息吗?


  呜呜呜,可是吵醒了遇见又生气两个小时不回信息怎么办呀呜呜呜


  那要不……


  “咳咳,张总……是不是今天回?”


  弹幕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就开始有点懊恼了,害呀……“张总啥时候回去啊……”


  观众朋友们:……


  弹幕:“以为主播今天不播了,你啥时候回去”


  一花瞟了一眼,主播?张总也是主播啊,只是好久没有直播了,这么久没播时长到底够不够呀,肯定不够吧……,果然一离开俱乐部了就懒了,啧……,“张总啥时候回去啊,……张总回去高低吃一顿烧烤”


  他甚至还怕他的思维太跳跃导致他的观众朋友们反应不过来。


  还如梦初醒地补了一句:“张总挺喜欢烧烤的”


  观众朋友们:……我看你不是醒了,你早睡了,睡在你张总的温柔乡里了!


  他想了想自己的目的,让直播间的各位去问问他张总什么时候回俱乐部,结果观众朋友们反骨上来了让他自己去问。


  观众朋友们不仅反骨上头,还得寸进尺,开始问一堆关于张总的。


  此刻没有被回复信息所以哀怨心累的一花越看越悲伤,阴阳怪气地说:“我跟张总不聊天的。”假的,但现在没有被回信息,那就是没在聊天,那就是不聊天。


  谁家谈恋爱这样的啊!越想越气!但气又没办法。


  他特别懊恼,如果此刻他的人设能实体化,那他设子头上那朵立着的花花就应该弯下了他的根茎,焉了吧唧的。


  一花撇撇嘴,如果张遇见能回他信息他还至于在直播间里问嘛……,现在几个小时才回信息都算好的了,没在一起之前张遇见不仅几个小时才回,还不带解释一下的,让他一直以为张遇见就是不乐意回他信息,让他郁闷了好一阵子。


  改掉他这个习惯的原因呢,还是因为有一次东玄发消息让遇见下来吃饭,结果他十多分钟没回,一花坐旁边听到玄妹笑着叹气说了这件事,一花当即就眯了眯眼睛,四处看了看确定张遇见不在附近,他才扯了扯嗓子,哀怨地说道:“哎……我们张总大老板,很忙的,不回信息也没办法啦,张总是这样的——”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张遇见确实不在附近,可拿手机给张遇见打电话的北离在附近……,他这大嗓门刚刚好让隔着个手机屏幕的张遇见听得清清楚楚。


  张遇见:……


  北离无辜地眨眨眼,悄咪咪把免提关了,凑近话筒说:“我无意的哈。”


  张遇见忍着笑意“嗯”了一声示意他知道了。


  在那之后张遇见每一次没及时回信息都有好好解释了,可能也有那次之后没多久他们就在一起了的原因吧。


  一花也问过他这个事,他就把隔着电话听到他抱怨那事说了,一花知道之后脸飞速发红,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把头转回去,两手搓在一起,嘴巴无意识抿起,眼皮又开始打上了电报。


  任张遇见在旁边怎么喊他他都不肯回应,给张遇见搞得笑开了都。


  ……


  张遇见醒了,给他回信息了,他第一时间就跟直播间的观众朋友们说了,虽然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观众朋友们比他更想要张遇见回他的信息。


  一花歪歪脑袋,看着张遇见解释过后一条一条引用了他上面没被回复的所有信息,又一条一条回复。


  张遇见回复完之后,又问了他什么时候回去。


  他轻轻勾起唇角,给人回了个不确定


  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满弹幕的“张总张总”,啊……更开心了。


  收到信息的张遇见把头埋在枕头里,摇头轻轻蹭着柔软的布料,给一花回了条语音:


  “下播找我。”


  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他说话总是软软的,穿过手机屏幕发送出去的声音就总是带着点朦胧感,他知道,他故意的。


  


  


  


  

余几

写了@哧麟 太太文里的句子,我真的太喜欢了😭😭😭,原文这 

写了@哧麟 太太文里的句子,我真的太喜欢了😭😭😭,原文这 

若锦繁歌
发点来自朋友的考据 是 @老云...

发点来自朋友的考据

是 @老云怪 的蛇玄设定(感谢授权w)

快来看快来看——

据说是埃及眼镜蛇这也太可爱了吧.JPG(私心玄程tag)

发点来自朋友的考据

是 @老云怪 的蛇玄设定(感谢授权w)

快来看快来看——

据说是埃及眼镜蛇这也太可爱了吧.JPG(私心玄程tag)

雾中寻星

 发发最近约的一些抖人的合集


 发发最近约的一些抖人的合集


重生之天才杳杳

逆反心理(五)

  

  【不要上升正主哦】

  

    


  一花一手在手机屏幕上面点点点,一手拿着个塑料袋包装着的小面包。


  等进了游戏界面他才把小面包拎到嘴边,熟练地用牙撕开包装袋,咬下一口再抬眼看弹幕。


  “吃面包,今天阿姨放假。”休赛期刚开始,仍带着热血感还没缓过来的群众逮着个开播的就进来了。


  但他们突然间发现往常单排的一花点进了好友列表在找人……


  哦,找人。……找什么人?这狗有双排了?


  弹幕:找什么呢?


  一花再咬一口面包,看了眼列表上在线的都有谁之后,了然一笑,随即立马扭头拿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


  他把打电话的手机举到耳......

  

  【不要上升正主哦】

  

    


  一花一手在手机屏幕上面点点点,一手拿着个塑料袋包装着的小面包。


  等进了游戏界面他才把小面包拎到嘴边,熟练地用牙撕开包装袋,咬下一口再抬眼看弹幕。


  “吃面包,今天阿姨放假。”休赛期刚开始,仍带着热血感还没缓过来的群众逮着个开播的就进来了。


  但他们突然间发现往常单排的一花点进了好友列表在找人……


  哦,找人。……找什么人?这狗有双排了?


  弹幕:找什么呢?


  一花再咬一口面包,看了眼列表上在线的都有谁之后,了然一笑,随即立马扭头拿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


  他把打电话的手机举到耳边,通话的铃声也被收进了麦里。


  弹幕:这狗打什么电话


  弹幕:给谁打电话呢?


  弹幕:呃,你们觉不觉得这个铃声怪耳熟的


  “喂↘↗?张总?”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名字,嗯,很好。


  什么?熟悉的名字?什么名字?谁?张什么?wc?!


  直播间突然就开始满屏飘问号,刚进来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的也只能跟着打个问号了。


  付费sc:哥们,……开个免提


  一花没抬头看屏幕,所以不知道,只是带着笑意听着手机那头张遇见惺忪朦胧的骂声。刚睡醒时的声音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即使是张遇见认为的凶狠,在一花看来不过就是猫咪撒娇,听着就会不自觉扬起嘴角。


  “……可是我没睡够啊……”张遇见慢慢把身体撑起来,朝对方哀怨地说:“又不是赛季初,不用那么早吧……”


  ……久违啊,一花轻笑,无奈地瘫了瘫空出来的那只手,再回应到:“那没办法,张总——到点了,起来排位啦。”


  张遇见扶额,心里啧了一声,喊人就喊人,怎么还拖个尾音呢……,他受不了一花撒娇的,从以前到现在就没受得了过,只要人这样跟他提要求他就不会不答应他,这么久了,他还真是不忘初心啊……


  他默默将“不忘初心”四个字在心里标上了重音。


  张遇见开直播的那个瞬间,直播间涌进了几百人,虽然往常人也不少,但总没到这种快上千的地步吧……


  他立马在脑子里搜刮原因,啊……好吧也不用搜,反应过来了就能猜到了,有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没闭麦。


  啧,故意的吧。


  张遇见一时无言,默默拿起另一台空着的手机,给一花发了条消息。


  一花听到响声,歪着脑袋看,看着看着就笑了,直播间又开始疑惑他怎么突然笑一下,还是……那么温柔而不是调侃的笑。


  遇见:你厉害,你强,你打电话不闭麦


  他视线往上一抬,上一条信息还是几天前的线下现场,他问了张遇见要喝什么之后,张遇见过了两三分钟才回的一句


  遇见:你等着,我下来跟你一起


  一花抿唇笑笑,轻轻叹了叹气,他还真是……太想念张遇见了。


  ……


  


  张遇见跑下楼了才想起来问人在哪个便利店,只好打了个电话问人要定位,然后在门口站着等一花给他发定位。


  但他没等来微信的回复,而是一花本人。


  酒店的位置很好,都近乎凌晨了周遭仍是灯火通明,路上的人不多不少,大家朝着酒店背后的夜市走去,很不巧的是,导航上最近的便利店跟夜市呈一个对角线,所以他们俩并肩在人群中逆行,时不时被挤一下肩就会擦到对方身上,一花只好挺直腰板,尽量不让自己整个贴到张遇见身上。


  但也只是徒劳无功,两百米的路,两人几乎是贴着走的,贴着贴着,两个人脸上就都不对劲了,一个个都漫起了绯红。对视一眼,面对对方询问的眼神,一个只好哼笑着说是天气太热,一个也只能点头附和。


  一花把张遇见送回房间的时候扒着门框盯了张遇见好久,张遇见本想当做没看到,直接一个转身走进房间。


  “哎!”一花着急地上了手。


  不知道是顺手还是怎么的,又抓到了手腕上,那只发生了蛮多故事的手腕……


  张遇见心里“啧”了一声,他其实对一花蛮愧疚的,离开俱乐部那天他没有跟一花说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后台遇到那次他也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个招呼也没打,直接扭头就走。所以在和好之后再被拽手腕,那一刻他心底的愧疚突然间就全部涌了上来,他只好轻轻叹气,心里一边说着“好吧好吧”一边回头问一花怎么了。


  一花嘴巴开开合合好几次,“呃啊哦”了好一段时间,可张遇见这次格外有耐心,他就是要听听一花要说什么,就他现在这种愧疚感,一花就是要他给他星星月亮他都可能会去考虑。


  更别说……“赛季末了,要……双排吗?”一花终于把要求说了出来。


  熟悉又陌生的一句话啊……


  “……张总?”一花扯着嘴角笑笑,缓着语气跟他说。


  语气很小心翼翼,可他心里很慌,他真的很怕张遇见不答应,如果拒绝了,那等张遇见回去了,他们俩的联系可能就又断了,那他怎么办?他不想再断一次了,真的不想了。


  张遇见诧异地抬眼跟他对视,确认他真的没说错了,才犹犹豫豫地点点头,他还没反应过来呢,但这个他肯定会应下的,为了不让一花失望,也是为了他自己。


  ……


  这场直播结束之后,一花还小心翼翼问了句“张总要不要五排?”


  他笑笑,或许他真的很想答应,可是这时上戏打了个电话过来,他看了眼界面,还是轻叹一口气,摇摇头说:“有事,下次吧。”


  张遇见下了之后,一花直播间的观众朋友们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他的情绪立马低落了下来。


  弹幕:拜托,你刚刚在二阶雕刻手下强捞张遇见的时候那股劲呢?!


  一花扫了一眼,撇了下嘴,没回答。


  “喂,戏总?”张遇见其实不意外上戏会打电话过来,只是意外他居然真等到排位结束了才打,他还以为他会在中途就忍不住发信息轰炸他呢。


  “和好了?”上戏问


  他笑笑,“算吗?算吧,起码是联系上了,还双排了。”


  上戏停了一下,再想开口的时候就直接被张遇见打断了。


  “戏总,别想太多了,我不觉得他很想我,我自始至终都觉得这只是我的单向箭头,和好但不代表完全说开了。”他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上戏轻叹,犹豫了一下,看张遇见这个反应还是打算说:“你还记不记得你退役后我们仨一起喝酒那天?”


  张遇见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个,正疑惑着。


  “就是你发觉你喜欢他的那天。”上戏怕他不知道哪次,还加了个补充。


  “哎哎哎,我知道!”一提到这事张遇见就有点脸红。


  那天,是他一口气灌了两瓶酒,把他跟一花的一些事一口气给他俩说出来了,他俩对视了一眼才回头跟他说:


  “你觉得这像不像小情侣分手?”


  就是这次,他意识到他跟一花分开剧情太不寻常,他分开前后那个心思也过于明显。


  后来他就不太想听啵戏两位提那天了。


  那天对他的冲击有点大,导致他那次酒的后劲不是狂吐,而是梦到了一花,半夜醒过来一睁眼感觉周围全是一花,还梦到一花跟他说:


  “我很想你,遇见。”


  啧……


  上戏接着说:“你还记得那天谁送你回去的吗?”


  张遇见回想了一下,第二天他醒过来,只有上戏在他家里,还帮他倒了水,而且前一天晚上上戏因为感冒的原因所以没怎么喝,一直都是以茶代酒,上戏很清醒,这些条件足以把他送回来,所以他就直接先入为主,问都不问就确认了是上戏带他回来的了。


  那上戏这样问的话……


  “不是你?”


  上戏点点头,“嗯哼,的确不是我。但他让我告诉你是我。”


  张遇见顿了顿,他?又还能是哪个他呢……除了一花又还能是哪个他呢?


  


  


  

雾荞就要咕咕

老婆带球跑了怎么破(1)

(1)


张遇见是在一所高档酒店醒来的,他有些断片,抬手想摸床头柜上的手机,却怎么也摸不到,反而还牵扯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奇怪的感受和微微作痛的后颈让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转过头往右看去,发现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他有些懵了。一切的症状都表明了他昨晚和一个陌生男Alpha上床了,而且还被对方永久标记了。


——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张遇见愣了几秒,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决定先收拾好自己,离开这个凌乱的现场,当然,这可不算逃跑——或许吧。


张遇见掀开被子,下体的疼痛让他有些不自然,他穿好了衣服,蹑手蹑脚的准备下床,却突然......

(1)



张遇见是在一所高档酒店醒来的,他有些断片,抬手想摸床头柜上的手机,却怎么也摸不到,反而还牵扯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奇怪的感受和微微作痛的后颈让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转过头往右看去,发现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他有些懵了。一切的症状都表明了他昨晚和一个陌生男Alpha上床了,而且还被对方永久标记了。


——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张遇见愣了几秒,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决定先收拾好自己,离开这个凌乱的现场,当然,这可不算逃跑——或许吧。


张遇见掀开被子,下体的疼痛让他有些不自然,他穿好了衣服,蹑手蹑脚的准备下床,却突然被拽住了衣角。


他回过头去,对面的Alpha睁开眼睛,望着他,深黑的双眸带着清晨特有的雾气,像刚泡好的红茶氤氲出的袅袅水汽,他与张遇见对视,目光好像在他泛着红痕的脖子上游移。


张遇见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明明他才是吃亏的那个,搞得好像对方才是被top的那个一样。对面的Alpha缓缓开口:


“张总,你不会抛弃我吧。”


张遇见摸索着找到他的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助理,揉了揉酸痛的腰,用平淡的语气对一花说:


“你的目的是什么,要多少钱?或者什么资源?只要你守口如瓶,我都可以给你。”


一花有些被气笑了,他把问题又抛给了张遇见:“张总能给我多少钱?”张遇见瞥了一花一眼:“你想要多少我都能给你,只要你对昨晚发生的事保持沉默。”


张遇见平时是不关注娱乐圈的,虽然他是个和娱乐圈有联系的上市公司总裁,但他认识的明星总共就这几个,他没记错的话一花应该只是个小演员,这种小演员他还不放在心上。


一花轻笑一声。


“我可不是那种靠资源就能打发走的十八线小明星。”


张遇见身体僵硬了一瞬间,他打开了和助理的聊天框,仔细浏览了助理给他发的资料,他沉默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惹上了不小的麻烦,还把影帝级别的人物拐走了。


——甚至试图用钱和资源砸死他。



(2)


一花介不介意被钱砸死他不知道,但是一花很想问问张遇见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张遇见,张家的独子,对外宣称自己是alpha,HY上市公司执行总裁,明明是个omega,却把自己当个alpha,甚至评上了年度最想嫁的alpha前三名,一花是第一。


虽然他的手段和alpha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毕竟真实性别不可逆转。


他实在是个合格的总裁,不像言情文里的总裁一样张口闭口就是:“鸭头,这都拿不下你?”他样样都是模范水平,只是在感情方面实在一窍不通。


其实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酒会上一杯不小心交换的酒导致了这一切,不过一花并不亏,不是吗?



(3)


张遇见和一花坐上了同一辆车前往HY公司。张遇见已经在车上拟好了合约,他相信一花不会拒绝的。


意外总是比明天先到来。


他们刚刚到达公司,风风火火的小助理就闯了进去,嘴里还一直喊着:“不好啦张总,你上热搜了!”


张遇见掏出手机,热搜上赫然写着。


——著名公司总裁张遇见和影帝一花竟是那种关系?!


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大的爆字,点进去是他们从酒店出来坐进同一辆车的配图。


热搜讨论的很激烈,大部分omega泪洒当场,直言自己的老公和另一个老公竟然在一起了,心碎。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已经磕起了cp,最大的争议点还是:究竟谁才是top。


有站花遇的,也有站遇花的,不少人觉得张遇见杀伐果断的性格和身世很适合当1,当然花遇粉则觉得:身高差这么明显这你都看不出来谁是1?


张遇见揉了揉他的太阳穴,有些疲惫沧桑的说。


“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等我重新拟一份合同,你的经纪人马上也到了,到时候再商量吧。”


张遇见加紧出了新的一份合同递给了一花,一花看着标题大大的“炒cp合约”陷入了沉思,心道谁要和你当假的cp。


上戏匆匆赶来了,他用二十分钟的时间想明白了这件事,他家不省心的艺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傍上了大款还被狗仔偷拍上了热搜,而两个当事人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上戏反复确认了合约。确定真的没问题之后签上了字。上戏正准备带一花回去却被一花一个抬手打断了。


“慢着,合同上说,因为我标记了你,所以我在必要时期要满足你的需求,那我在必要时期的时候,可不可以让张总满足一下我的生理需求呢?”


张遇见红了耳尖,但想了想好像逻辑确实没问题,于是点了点头。


他发誓他点头之后一花的嘴角向上扬了一下,他亲眼所见。


这份合约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签订了,他们也算是被捆绑起来的一对儿了。


张遇见这边在发通告,一花先回了自己的别墅。


一花刷着手机,期待着看到张遇见的通告,刷新了无数次之后终于看见了。


好,通告写的好啊,声泪俱下的写了他们的唯美爱情故事,甚至编出了他们是小学同学的谎言,要不是他是当事人他就要被通告骗了。


但目前为止一花很满意。


但是,


为什么通告上写的是Alpha张遇见和Omega一花?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日常*4,有快乐监管

  主播这两天终于上班啦可喜可贺~

  日常*4,有快乐监管

  主播这两天终于上班啦可喜可贺~

翎羽

【纸楠针】夜宵

1.ooc属于我,请勿上升

2.cp:白纸✖️楠

3.时间线差不多是秋决被拉去当解说前(最后一次修改备忘录时间是12.24,大概是这个时候)

4.其实早就写了,发现没发(笨蛋是我自己 

  

  

  

  

  

  

  

  “下播了,下播了,拜拜。”楠打完招呼下了播,转头看到自己好队友还在打着排位。偌大的俱乐部,最终就剩下楠和白纸两个新人,他们得等官方那边活动结束才能回家,其他几个人已经在这两天纷纷回了家,在群里报备。北离还特别嘱咐了这两个留守儿童一些事项,包括外卖的问题,说最好别吃什么垃圾食品。

而这个点,做饭阿姨也早就回去了,又是得他们两个自己解决晚饭。楠划......

1.ooc属于我,请勿上升

2.cp:白纸✖️楠

3.时间线差不多是秋决被拉去当解说前(最后一次修改备忘录时间是12.24,大概是这个时候)

4.其实早就写了,发现没发(笨蛋是我自己 

  

  

  

  

  

  

  

  “下播了,下播了,拜拜。”楠打完招呼下了播,转头看到自己好队友还在打着排位。偌大的俱乐部,最终就剩下楠和白纸两个新人,他们得等官方那边活动结束才能回家,其他几个人已经在这两天纷纷回了家,在群里报备。北离还特别嘱咐了这两个留守儿童一些事项,包括外卖的问题,说最好别吃什么垃圾食品。

而这个点,做饭阿姨也早就回去了,又是得他们两个自己解决晚饭。楠划着手机,外卖好几家都已经吃腻了,要不出去吃?

“打完这把去吃饭好不好?”

白纸从游戏中抬头:“就我们两个?”

“嗯。”难不成俱乐部还有其他人吗?哦还有经理和安保,但也不用在意他俩。

白纸得到肯定答复,一脸兴奋:“各位啊,楠总说要请我吃饭,我打完这把下播了哈。”

楠:????我感觉好像钱包不保啊。

白纸也飞快的打完这把,看了眼排名,小声念叨:“怎么比我还高那么多啊。”

“什么?”楠刚叫完车,听到动静抬起头。

“没事。”白纸敷衍过去,“戴好口罩啊。”

白纸上了车才反应过来,好像他俩没有商量吃什么,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到了再说。

“你也不问一句吃什么,就跟着我上了车,不怕我把你拐了卖了啊?”

“你不会的,就算卖了也是你我也乐意。”白纸脱口而出把楠弄懵住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说是海底捞。

海底捞,著名ivl食堂……之一,另一个是烤鱼店。

“下次去吃烤鱼吧?”

“行,等回家前。”楠下车看到白纸将本来放在车门边框的手悄悄的收了回来。这人怎么总在一些莫名的地方上那么细心?要是比赛时候也能这样,再早一些,包括自己表现更好一些,是不是dou5能进季后赛?

点完菜东西上的差不多时候,白纸就已经随着上随着吃了。结果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筷子都没怎么动。

“你吃啊?”

“我不吃。你都说我请你了,就是让你吃的。”

白纸将肉片咽下去:“你不会和玄妹一样想减肥吧?你身体还行啊。”

“会不会说话!”楠气的想拿筷子打白纸,但还是放了下来,“不拍照水个微博什么的?”

“哦对对。”白纸后知后觉掏出手机找好角度拍个照,发在了自己粉丝群。嗯角度正合适,只漏了楠一只手,脸是不可能给你们看的!

幼稚鬼。楠开着小号,看到白纸在粉丝群的发言没忍住笑。

“你笑什么?”

“我想到了开心的事,不行啊?”

“行行行。”

“吃不下还硬撑?”

白纸愣住了,突然反应过来跳了起来:“你小号在我群!”

“我就不信你小号没在我群!”

白纸心虚的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但也变向承认了。

当然,谁会不在自己喜欢的人群里用小号潜水呢?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性转注意~

  性转贴贴~有宝宝说想看就画了ovo

性转注意~

  性转贴贴~有宝宝说想看就画了ov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