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AMAtical Murder

8563浏览    466参与
臆病妄想405💉
关于猫猫一画厚涂画风就不对劲的...

关于猫猫一画厚涂画风就不对劲的那些事儿.jpg

不不不或许也不能算厚涂吧(汗)

自行捏造的冬装帽子和围巾,请给我同款谢谢w

想看他穿啊,啊!!!(大声)

(是在潦草的摸鱼基础上改的所以可能很多地方不对劲><抱歉啦)

关于猫猫一画厚涂画风就不对劲的那些事儿.jpg

不不不或许也不能算厚涂吧(汗)

自行捏造的冬装帽子和围巾,请给我同款谢谢w

想看他穿啊,啊!!!(大声)

(是在潦草的摸鱼基础上改的所以可能很多地方不对劲><抱歉啦)

圈er
虽然是稿子但是jio的挺好看的...

虽然是稿子但是jio的挺好看的就发上来了

画完后疯狂被安利一定要去玩游戏一定要去看动漫

虽然是稿子但是jio的挺好看的就发上来了

画完后疯狂被安利一定要去玩游戏一定要去看动漫

逆声_时生

DMMD同人-颗粒苍:Menelaus Blue Morpho

快门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咔咔咔的围绕着自己转。

不管是林间,还是溪边,而或者草原和临时租的小木屋,快门声都和欢快的脚步一样跟着自己。

苍叶还是会控制不了的脸红,却不再别开脸躲闪。他试着在镜头前表现得自然,不去在意拍摄的人,可对方恨不得不放过自己任何一点变化,像是拍艺术品一样一路上围着自己转,那就让苍叶坚持不住了。

“库利亚…”苍叶停下脚步,脚边的莲也跟着停了下来,抬头望着他。而他则苦笑着回头追着库利亚的身影,却在看到镜头时不好意思的又躲开脸,“你拍得也太多了吧?很让人不好意思啦。”

“可是苍叶先生很可爱呀,如果不及时拍下来就太浪费了,”很是库利亚风格的回答,并且他本人说出的时候还一脸...

快门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咔咔咔的围绕着自己转。

不管是林间,还是溪边,而或者草原和临时租的小木屋,快门声都和欢快的脚步一样跟着自己。

苍叶还是会控制不了的脸红,却不再别开脸躲闪。他试着在镜头前表现得自然,不去在意拍摄的人,可对方恨不得不放过自己任何一点变化,像是拍艺术品一样一路上围着自己转,那就让苍叶坚持不住了。

“库利亚…”苍叶停下脚步,脚边的莲也跟着停了下来,抬头望着他。而他则苦笑着回头追着库利亚的身影,却在看到镜头时不好意思的又躲开脸,“你拍得也太多了吧?很让人不好意思啦。”

“可是苍叶先生很可爱呀,如果不及时拍下来就太浪费了,”很是库利亚风格的回答,并且他本人说出的时候还一脸满足,似乎因为苍叶这幅害羞躲闪的细节而被满足到。

“可以和苍叶先生出来旅行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情,托苍叶先生的福让我见到了很辽阔的世界,还有这个辽阔世界下苍叶先生很多不一样的一面,真的是很幸福!所以不论如何也想亲手拍下来。”库利亚兴致勃勃的抒发自己的感情,双手宝贝的捧起来相机,“更何况苍叶先生还送了我这个礼物,不好好利用的话简直就是让我良性过不去呢。”

“良心什么的……”不知从哪里吐槽,苍叶只能嘴巴里斟酌起对方大胆的用词。

趁着这个时候,库利亚的兴奋劲还没停下来,甚至蹲下来给苍叶脚边的莲拍照。

“莲先生~~不要躲嘛~~!”看着莲耷拉着耳朵钻到苍叶腿后面,库利亚却歪着头尽量蹲地身子,缩在苍叶腿边使劲捕捉莲的身影,“看这里,这里!”

“喂,赶紧走了。莲不想拍,就不要勉强他啊,”苍叶头大的训起话来,但这不是真的生气,他反而有点好笑的看着垂下肩乖乖站起来的库利亚,自己则把莲抱了起来,引导着继续往前,“一会相机又要内存不够啦。”

“对不起~~知道啦,”库利亚把宝贝的相机挂好在脖子上,小跑着跟了上去。

两人自然而然的牵住了手,行走在庇荫的丛林小道间。

 

他们在世界各地旅行着。

虽然每次都需要凑够钱再出发,但苍叶也和自己的父母那样,开始一点点筹备金钱,带着自己的恋人和AM,一次次踏上了了解辽阔世界的旅行。

他希望自己可以去了解,也希望库利亚可以去了解。他不再只是生活在碧岛那么小小的地方了,库利亚也不再需要被躲避和被拘束,他希望可以带库利亚去任何他们所希望去的地方。

他没有谈过自己要去确认自己父母的情况,但他坚信自己的父母肯定依旧好好的在世界各地留下着足迹吧?偶尔还会收到没署名但也能猜到是谁寄来的明信片。不过苍叶保证,他每次简短的旅行过后,必然回回家,回到外婆身边。

起初面对外面的世界,库利亚还有一丝不安。即使他让苍叶陪着他见证了舍弃面具的重要一刻,可要让他第一次用自己的面容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们,难免心里还是会有担忧。

可是库利亚很努力。只要和苍叶一起,他就时刻都努力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下面对自己本来的面貌,时刻带着温和的笑容。

逐渐的,当库利亚发现不管时间地方的人们都不会避讳他的样貌,自然的交谈,或者赞美他的容貌,这些宽容的举动也渐渐解开了库利亚最后那点不安。

现在库利亚已经可以很放松的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苍叶觉得,能带他出来真是太好了。

不光这样,库利亚还因为旅行而培养出新的爱好。摄影。

虽说以现在的科技,利用终端等物件都可以不用费力的记录周围的事物。然而当苍叶和他在一家老旧的二手店发现了一台傻瓜相机时,他们凭借着兴趣买了下来。

库利亚觉得很有趣,他本身储备的知识里当然知道这种相机,对外界的文化和动植物认知也有基础信息。

可让需要用眼睛在镜头里构图,并且亲手按下快门捕捉景色的那一刻,库利亚喜欢上了这样的操作。苍叶把相机送给他,于是这也成为苍叶带给库利亚的另一份从不知道的惊喜。

不用说,库利亚最喜欢拍的当然是苍叶。

 

“呜哇———!这真是…太美了……”

苍叶看着山坡下的镇景,发出感叹。但后半句话又因为太过于震撼,看得入迷,而差点丢失了词语。

“的确是非常难得一见的景色,”苍叶怀里的莲如此赞同到。它摇来摇去的尾巴就能说明它又多喜欢这幅景色。

 

他们面向的西方已经被晚霞碰触,小镇上空的橙黄在深蓝和他们头顶的碧空形成了浪潮似的奇妙渐变,好比绚丽的火烧云被当作墨水似的倾倒而下,被浪潮推向这边。

山丘下的树丛此起彼伏,成为了和天对应的,逆流的,另一条绿色生机的海浪。平缓安静的流向下方的城镇,仿佛被点亮的颗颗灯光吸引。

这样相互逆流又平行的海浪喜欢在他们辽阔的世界里,朝着地平线无限延伸。把他们与城市之间的距离填满色彩,庞大下他们如此渺小,却如同被自然紧紧捧在手心中。

“苍叶先生,快看!我拍得怎么样!”库利亚刚才就一边感慨,一边试图从不一样的构图和高度下拍出美景,在山丘上跑来跑去。现在他兴高采烈的样子,看起来是对自己的作品挺满意的。

“哦?让我看看,”看着库利亚开心的样子,苍叶当然也情绪更加高涨,于是附和着歪过头凑上去。

然而库利亚又苦恼的“嗯嗯”起来,“不知道选哪张好耶。是这张呢?还是这张?还是这张呢?”

看着对方真的有在单纯的苦恼于三张作品里,苍叶自然认真起来。

不管哪一张,其实都很美。或者说这样的景色,无论如何怎么看都是一幅画,根本就没法抉择。

“啊啊…这真是个难题呢…”苍叶突然被触动似的呢喃出这句话,他从相机上抬起头敲着眼前的美景,感觉一切都被打开了。

“真是感动到我了。”

“感动?”

“嗯,看到这样绚丽的景色,当然会被感动啦!”苍叶自顾自的使劲点点头,“因为很美,美得让人感动呀!”

“苍叶…先生…?”

见库利亚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苍叶吸吸鼻子再次笑嘻嘻的龇起牙,“没,就是想着能进到这幅景色真是此生无憾,但是能和你一起看到,就觉得一辈子值了。”

库利亚思索了几秒,想是新学会了一个词在消化的孩子似的,很快又开心的跟着点点头,“嗯,我也觉得能遇到苍叶先生,这辈子值了呢。”

这话逗笑了苍叶。随后两个人都不好意思的在山丘的草丛上笑弯了腰。

 

“苍叶。”忽然莲竖起耳朵,像是发现什么一样呼唤出来,随后扭了扭毛茸茸的小身子从苍叶怀里挣扎着跳去了地上。

苍叶和库利亚都吃惊的回过神,目光追着莲。但真当他们回过头,顺着莲小步跑去的身影看过去时,苍叶不禁张开嘴,倒吸了一口气。

那只蓝色的蝴蝶在裸露出草地的岩石旁的花朵上飞过,巨大的蓝色翅膀亮丽得几乎发光。好比那是太阳或者宝石拼凑出来的图形,就这样被粘贴在了树林为背景的相框里,漂亮得不自然。

“难道说…”库利亚也反应过来了,因为他也听过苍叶讲起的事情。他话都没说完,就回过神似的拿着相机靠过去,声音也压低,“这可真是奇迹呢,对吧,苍叶先生!”

苍叶愣愣的点点头,鼻音应了两声才迈开步,因为他真的有些意外…这真的是突然的小小奇迹。

“我会为了苍叶先生把它好好拍下来的,”库利亚突然就捡到了任务似的低语承诺,小心翼翼蹲在地上挪步,蹭着相机镜头靠近蝴蝶的位置。莲趴在他的身后,以匍匐的姿态挪动着小爪子,悄无声息的凑近岩石的位置。

苍叶看着这里,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其实内心也觉得自己给出的反应有些夸张,可是双腿却杵在那里,更像是有很多计划,却此时不知道该先进行哪个。

总而言之,他的手下意识的拍了拍衣服。接着他才如梦初醒似的慌了手脚,潦草的从外套内口袋里掏出一张明信片。

那是父亲寄给他的,看色蝴蝶的明信片。这是出自父母镜头下的照片,也是从他们唯一的联系。

当初决定出来旅行,一部分苍叶觉得也是收到了父亲的影响。当然很多故事他不会忘记,但也不是每件事他都会记得。他本来也很少再会想起来蝴蝶的故事,却因为谈到旅行而想到了父亲曾经寄来的匿名的明信片,于是翻出来时恰好看到了这张。

小时候的他既羡慕又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大的蓝色蝴蝶怎么会存在于现实世界里。但是从父亲口中听说后,即使说着都人的话,小小的苍叶依旧对此痴迷。直到几年后的那日,外婆拿给他这张明信片,父亲的确证明了那个故事的真实性。

本以为就此故事结束,却没想到他会鬼使神差的讲翻出来的这张照片放在背包里,随身携带。偶尔他会将其像这样贴身放在口袋里,就如同另一种陪伴,让父母的思念和爱跟随自己,走在自己途径的每个地点。

事到如今,他真的以为那只蝴蝶是从自己手里的这张明信片照片里跑出来的奇迹。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然而这罕见的——或者说是他人生第一次见到的如此硕大的蝴蝶,真的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并且悠然自得的在距离他如此之近的地方飞舞,除了“好似在做梦”这样的说法,他实在是没法用什么言语形容这个巧合。

 

“苍叶先生,你不凑近点来看吗?”小心翼翼回过头的库利亚,放低声音冲拿出来照片的苍叶问话。他动作幅度很小,似乎是害怕让刚落到一片叶子上的蝴蝶飞跑。

“哦哦,”苍叶无心吐槽自己怎么给出这样有点傻的回应,但还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那只蝴蝶凑近看,真的比他以为的还要大。虽然翅膀每一片看起来都如此轻薄,然而一想到这样的两片完全展开,也许都会超出手掌的宽度。

凑近看更能跟觉得到天空上变换的光芒给蝴蝶翅膀上的鳞粉造成的影响,光泽犹如贝壳的内部,虽然不会那样五光十色不稳定,可是光线的闪动在蓝色的翅膀上好似形成了细微的波浪,一层层的扩散在鳞片上。

咔嚓。苍叶听到了耳边快门的声响。

他突然有一种安心,不禁喜从心来,沉迷的望着蝴蝶,感叹今日收获太多的感动,“我真的很感动哦。我爸给我讲蝴蝶的故事的时候,曾经说以后我要和重要的人一起看。”

余光中,库利亚放下了手里的相机。只拍了一张,仅此而已。而库利亚的目光从蝴蝶身上移开,不同想苍叶也知道,自己在被看着。

说到一半的感慨如同早就铺垫好了后续,苍叶转过头,两人不约而同的碰上目光。从眼里能够读出来,库利亚早就知道苍叶接下来要说什么,和煦的笑容融合在霞光漂流进来的云彩后,衬托出库利亚洁白面容上独有的秀丽神采,像是将苍叶怀抱的感情和言语都吸引出来。

“现在就和重要的人一起看到了,”苍叶的话不受控的坦露出口,化作蝴蝶落在库利亚的心头。

库利亚的眼底轻轻眯起来,嘴角的弧度细微的发生着变化,像是要哭,又像是过于感动而不知如何笑出。

苍叶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可爱。他伸出手碰触库利亚的银发,蹲在草丛间好似悄咪咪欣赏这幅画面的小孩,纯粹又干净。

“谢谢你,库利亚。”

手背被掌心覆盖,库利亚的温度比今日最后一抹阳光要炙热百倍。漂亮干净的肌肤紧紧摩擦着苍叶的手心,如视珍宝的被库利亚捧在手里,合眸微笑间,库利亚轻轻抖落出几声泣音。

“是我谢谢你呀,苍叶先生…我真的好喜欢你,苍叶先生,”银发的青年一次次叫着重要之人的名字,“能作为苍叶先生重要的人来一起见证这个奇迹,我真的好幸福。”

 

蝴蝶如同被心跳的声音惊动,突然拍打着翅膀飞起。

莲站了起来,两个人也不由自主的被转移了注意力。

并没有因为被打断而不满,他们如同被蝴蝶漂亮的荧蓝夺走了呼吸,屏气凝神用目光追随,看着蝴蝶在空中画出不同高度的线条,拖出蓝色的影子来来回回选择着中意的花草落下。

然而——

最终蝴蝶却选择了苍叶。

它飞过来的时候,苍叶吃惊的睁大眼睛,浑身绷紧,大气都不敢出。蝴蝶反倒不在乎他,更像是挑逗他似的,竟然就这样落在了他的蓝发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苍叶头发颜色和蝴蝶相同,或者把苍叶当作一朵花,蝴蝶落在上面翅膀缓缓的拍打几下,就在那里梳理起触角。

苍叶只能从眼角余光捕捉到脸侧头发外露出的巨大翅膀,他想要笑出来,又害怕吓跑蝴蝶,就那样呆呆的保持者蹲着的姿势,眨眨眼,试图从露出的翅膀上捕捉到更多蝴蝶的身影。

对面的莲和库利亚就这样盯着他,库利亚这次都忘记拍照,反而用手捂住了嘴。不同多说,谁都不敢发出声音,仿佛愿意为了让蝴蝶多停留几秒而把周围的时间都给停止了。

“库利亚…”苍叶挤出声音,脸颊不好意思的红了,“快帮我拍一张吧。”

当然他说完后耳根都发烫了。这样主动要求拍照留念之类的事,他平日还少开口的。尤其是这样特殊的时刻,内心的兴奋其实根本没法表现出来,害的他都觉得耳朵的热度会不会把蝴蝶烫走。

库利亚也是一副想要笑,又努力忍着的模样,边观察蝴蝶的动静,便拿起相机好好的调整角度。

因为距离很近,苍叶的脸轻而易举就被收入镜头下。这几日因为旅行而稍微被晒得了一点的肌肤,因为害羞而透出的红润衬托出脸颊上方睫毛下镶嵌的眸子,此时也因为有些不好一次而稍微别开目光,却时不时窥视这边。

长长的蓝色刘海落在眼角旁,蝴蝶的翅膀从上方侧出,恰好擦过苍叶眼角上方的线条,形成了一片独有的蓝色面纱,若隐若现的将那侧的瞳仁从上下两片翅膀间露出来。

“拍好了吗…?” 苍叶耐不住自己一直被镜头盯着不放的气氛,忍不住催促了一下。

话音刚落,库利亚就按下快门。可是库利亚即使拍完了,却也没急着放下相机,反而透过镜头盯着苍叶的方向,看不够似的欣赏起构图下的画面。

“怎么了?”苍叶奇怪的发问。

“好美啊…”库利亚由衷的感叹,巧妙的回应了镜头那边恋人的询问。

“是啊,好美,”苍叶眨眨眼,瞄向了蝴蝶。

然而,他感受到了比蝴蝶翅膀更加闪耀的目光,比退潮的夕阳更加温暖的情绪。从前方覆盖而来,从库利亚的方向为他送上。

“嗯,真的好美。”

库利亚的声音就这样忽然靠近。无声的振翅从眼角掠过,蓝色的蝴蝶脱离他头发的蓝色海洋,从靠近的银发之人那里逃离开。

苍叶来不及捕捉被吓走的蝴蝶,就被熟悉的双手捧出双颊。他得到了热切的亲吻,包含赞美,迷恋,和难以言喻的激动。

不知何时蝴蝶不见了踪影。但也许就在身后的某处,只是现在根本无暇顾及。苍叶盯着眼前亲吻过他的库利亚,胸口腾起的呼吸从依旧残留着感觉的双唇之间流出,飘进逐渐入夜的空气当中。

“苍叶先生好美。”

原来这才是库利亚真正感叹的事物。由衷的,充满爱意的告白。

两人都因为刚才突然燃起的亲吻而失去平衡,面对面跪坐在被白昼的眼光烤过的草地上。相机垂在两人之间,重重的载满他们旅行的回忆,此时则拉着库利亚,更加靠近苍叶,无法松开般的相互握着对方的手。

苍叶心脏的跳动传入耳朵里,蓝色的发丝下,他双眸里羞涩却满足的光化作星星在跳动。

“我是说蝴蝶很美啦…”苍叶尴尬的解释,但他知道是徒劳。

毕竟库利亚纯洁且直白,只会对他露出满足的笑容,并且毫无羞涩的抛出更加令他心动的话语。

“可是苍叶先生比蝴蝶更美,更加吸引我呀。”

这是诚挚的感想,所以苍叶无法否认对方。即便能被这样当面说使他害羞得起了鸡皮疙瘩,感觉体温都在变化,却仍然要求自己正视库利亚的双眼,无法抗拒着包容自己所有的爱意。

“因为太美了。我被感动了!”用着刚学到的词汇表达出的感想毫无虚假,库利亚说出来,攥紧了苍叶的手。

这是近日第几次感动呢?苍叶自己也算不出来了。

“你这话真是…让人害羞啊…” 明明这样讲,苍叶却禁不住露出柔和的笑容,只因对面的库利亚过于耀眼,令他有些忘我,有些沉迷。

第二个吻落下。于晚霞间的丘陵的碧蓝中。

CO₂

菜出屎来了,是和姐妹玩的画风互换,p1我的画风p2是她的画风

菜出屎来了,是和姐妹玩的画风互换,p1我的画风p2是她的画风

秋临屿
还是涩图time,试过了直接放...

还是涩图time,试过了直接放会被屏蔽,所以删了上一个重新发一下 ,大图走外链https://shimo.im/docs/WqYqYGVj9TcywpcC/ 

动作有参考

还是涩图time,试过了直接放会被屏蔽,所以删了上一个重新发一下 ,大图走外链https://shimo.im/docs/WqYqYGVj9TcywpcC/ 

动作有参考

游戏去了拜拜您嘞
“听说sei的头发原本也是有感...

“听说sei的头发原本也是有感觉的。”

如果sei还是长发!!!美人啊呜呜呜!!!!!

“听说sei的头发原本也是有感觉的。”

如果sei还是长发!!!美人啊呜呜呜!!!!!

逆声_时生

DMMD同人-敏苍:捕梦网

两天后就要回日本了。该说兴奋呢?还是不安呢?还是不舍呢?

苍叶觉得都有吧。

他和敏克已经一起生活很久了。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地方,苍叶逐渐融入进去,也把敏克的家变成了自己的家。

这样算来,他也有两年多没回碧岛了。即便现在科技发达,他能随时和那边的朋友联系,也能够随便一个视频就见到外婆,然而真的要重新踏入故乡的土地,他那种怀念,思念和激动的心情不是一两句就能比喻的。

所以才有不安。

因为自己有变化,不知道真的出现在熟人面前时会被怎么问。还有他也不完全知道碧岛这两年间有了怎么样的飞速发展,自己能不能跟上节奏。再来就是一想到会见到外婆,他就无法想象自身将会爆发出何等情绪,同时他也为自己这么久才...

两天后就要回日本了。该说兴奋呢?还是不安呢?还是不舍呢?

苍叶觉得都有吧。

他和敏克已经一起生活很久了。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地方,苍叶逐渐融入进去,也把敏克的家变成了自己的家。

这样算来,他也有两年多没回碧岛了。即便现在科技发达,他能随时和那边的朋友联系,也能够随便一个视频就见到外婆,然而真的要重新踏入故乡的土地,他那种怀念,思念和激动的心情不是一两句就能比喻的。

所以才有不安。

因为自己有变化,不知道真的出现在熟人面前时会被怎么问。还有他也不完全知道碧岛这两年间有了怎么样的飞速发展,自己能不能跟上节奏。再来就是一想到会见到外婆,他就无法想象自身将会爆发出何等情绪,同时他也为自己这么久才回来看外婆而有点内疚。

然而不舍也是有的。

敏克这次不和他回去。一个是敏克曾今的身份不好回去,一个是敏克一定决定留在故土,更何况他还有工作。所以这就和再次离家跨洋远去一样,令苍叶纠结。

想让敏克跟自己走。

不想离开敏克。

这样的话苍叶想了好几次,但都没说出口。毕竟也不是不回来,他只是回去看望外婆与熟人。但敏克就像是是发现了他的不安一样,曾平静地告诉他说会等他回家。

也就是这句话,苍叶一想到家里会有个人会等着回来,自己有回归的地方,便安心了不少。

没错,就像是日本有外婆和红雀他们会在家里等着自己一样,这边也有敏克等着自己。不论哪里,这些重要的人都不会真的离自己而去。

他对敏克放心了。不会再担忧消失,不会再害怕被嫌弃。他们真的被心紧紧系在了一起。

 

“敏克,你在做什么?”

把吃完的餐盘在厨房里洗干净,又把灶台清理好,还将剩下的菜收入冰箱后,苍叶出来后却见到客厅里的敏克正坐在火炉前的沙发里,手里忙着些什么。

现在苍叶觉得自己偶尔会有种家庭主夫的感觉,从做饭到打扫他已经变得很拿手。不过他没有打算抱怨,甚至乐在其中,毕竟是因为他想为敏克做所以才去做的。

当然他也总算找到了打工的地方,在这个国家有了自己的一笔收入。语言上虽然还不流利,但已经可以沟通,此外还有莲和终端的翻译帮忙。

这附近最靠近的小镇不大,所以也不像碧岛那样非常商业化与先进。虽然这里的生活所需该有的基本也都有,现代科技的商品也有售卖,不过新型产品数量很少,销售也贵,所需不多,所以基本上都是一些旧的样式和基本款。

苍叶凭借自己在平凡杂货店工作的经验,还有自己给莲修复师的钻研经验,鼓捣鼓捣就差不多可以修好这里的一些小系统,对销售零件也很拿手,所以得到了一个相关店铺的雇佣。只不过那也只是打工,偶尔会一周有三天或者四天在家里,不忙的话偶尔需要帮忙了才叫他去,所以还挺闲的。

敏克告诉他没关系,反正现在挣得钱也能养活得起两个人。在说这里是寂静偏远的地区,生活消费水平也低,并不需要很大开销。

只不过苍叶并不希望自己完全依赖敏克,所以他依旧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语言和适应环境,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工作的机会。

“啊,”敏克简短的给予了回应,“在做最后的调整。”

敏克今天和明天并没有工作,所以干起来了自己的事情。明明没有工作,他却仍旧起的比贪睡的苍叶要早,独自编着什么。

因为要去机场,苍叶收拾完行李明天就要被敏克开车开去小城里。这个路途需要几个小时,八成会花费一天。

然后他需要在那里预约的旅馆住下,翌日去机场。

就因为这样,他们才需要提前一天出发,这也是为何敏克这几天给工作请了假的缘故。

苍叶对恋人在做的事有些好奇,可倒也不会和刚开始那样赶过去查看。他知道敏克手艺很好,也喜欢做一些族人传下来的传统物件,那些技术敏克统统拿手。

在此之前,敏克也做了很多传统饰品给苍叶。即使不说出来,苍叶也知道自己收到的礼物现在多得可以装饰完一整面墙,就和纪念品商店一样。

比如现在,苍叶的发饰,项链,耳坠,手环,那些也都是敏克做的。基本上漂亮的羽毛是主要元素。

“是送给我的?”苍叶明知故问,但他就是高兴吗!而且他喜欢敏克这样无言付出的小细节,所以脸皮也厚了起来。

“嗯,给你的,”敏克也不否认,终于不像当初那般不坦白,反到语调里藏着几分好笑,把这句答案甩了过去。

但除了丢来的答案,还有他转身递过来的礼物,“给。”

苍叶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沙发前,不过在此之前他的目光就已经被那个物件吸引,眼睛不由睁大。

他不是不信任敏克的手艺,可还是过于震撼。如同碰触易碎品一般,他小心的接过来,另只手托起饰品垂下的末端。

宛如贝壳内部折射出的七彩光,蓝色的羽毛折射出翡翠绿和幽兰的紫色,随着穿着珠子的线垂落摆动,色彩也似在变换。不过这三支始终都还是艳丽的天蓝,周围还被纯白色的绒羽拥簇。

“好厉害…”由衷的赞叹同时,苍叶还有些脸颊发烫,胸口热热的,“是捕梦网。”

捕梦网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那么罕见的东西,尤其是会被当作特色的装饰收人喜爱,商业化的也很厉害。即使在特定的地方才会看到,却大家多少都会知道。

把噩梦过滤掉,让好梦顺着羽毛流下,这个物件是旧时从印第安人那里流传下来的寓意和祝福。现在则是赠送的礼物,以及带有思念与祝福的寄托品,以及家里的装饰。

敏克从眸角瞄了苍叶的表情一会,便转回身闷头去收拾桌子上的工具,他那副样子就像是赠送礼物不是什么大事似的。

苍叶发现对方的样子,翻到其身后悄悄窃喜起来。接着他捧着蓝色的捕梦网,胳膊杵在沙发背上,弯腰探身歪头侧到敏克身旁,笑眯眯的把挂在手上的捕梦网晃了晃,问到,“灵感是来自我吗?”

敏克懒得回答一样没特意去看,摆着手里的工具,鼻子间暧昧不明的哼了声。

要是一开始相处,苍叶肯定会因为对方这看似不冷不热的态度打击到。可现在在一起久了,即使偶尔他也会让对方说出来,但也逐渐喜欢上对方这样不多言却想着他的身影,以及不常说出口的在意和爱意。

总觉得敏克从某个角度就和害羞一样,令现在的苍叶觉得很有趣。所以苍叶心情舒畅的直起腰,故意抬高声音,乐呵呵左右审视手里漂亮的手工制品,放声自问自答起来,实则是故意给敏客听,“也是吗!毕竟是给我的吗!灵感一看就出来啦,颜色还选了天蓝色,果然一目了然呢!”

“……”敏克背对着他的身影一动没动,手里的工作却停了。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除了蓝色的羽毛,树枝编成的圆环上缠绕飞皮革,也被染成了天蓝和纯白,交织缠绕仿佛精灵的尾巴。

牛筋线如蜘蛛网一样缜密,但却编织出了不同轨迹的图案,如花又如星一般绽放。好比镶嵌的钻石一样的蓝色珠子穿插其中,化做花网上凝结的露珠。

从疏到密,网线最终于中间盘出一个小孔。苍叶记得那个是留给好梦的通道,而噩梦则会被网困住,第二日随阳光灰飞烟灭。

看看手里精致的礼物,再看看赠送者,苍叶心情更好了。他趁着这个机会又趴在了对方脑袋边的沙发背上,试图观察对方的侧脸。

“很漂亮啊,不愧是敏克大师的手艺!”他夸张的吹着,还装模作样的点点头,“精湛!”

随后他转而放下刚才夸大的演绎,把嘴凑到距离对方耳朵后最近的地方,真情实意的悄声表达了感谢。

“我很喜欢。很漂亮。谢谢你,敏克。”

他在对方看不到却能感觉得到的角度流露出温和感动的微笑。

“我会好好珍藏的。”

沙发上的男人此时向后靠来,结实的后背陷入皮革沙发的拥抱里。他侧过脸,同身后探出脑袋的恋人视线彼此前后调了个位置。

四目相对,或者说余光碰上的还没躲开的眼神。

男人不知何时嘴角已经挂上笑意,给他高大冷漠的形象增添了不相称的和煦。在外人眼里想必时令人惊奇的,但在青年眼中这才是隐藏在这副身躯下的真实一面。

也许是听取了青年的玩笑与夸赞,也许是耐不住青年的道谢和低语,男人长发后的眸子掠过一丝光茫,流露出了深情和宠爱。

不约而同的希望靠近对方。

或者是相互解读出对方的行动而下意识回应过去。

双唇交叠之际,先前的那些言语气氛统统都被埋藏在身后,萌芽诞生出他们两个人之间独有的空间。

这个吻时间不长不短,也没有激烈的交缠,只是依偎似的贴在一起,最后留下细微的触响。

随后分开,他们恰巧听到了震翅声。那是路拉坎飞来停在了沙发扶手上,抖动着背上的羽毛。

这声音也好比一个停止的音符,为他们结束了那一瞬的浪漫。

不舍之情已经可以不用说就能似乎来,但决定好的事也没有人会拦着对方。

周遭的声音再度从两人的世界里复苏,耳边能听到现实的响声,也是时间流逝的声音。火苗跳动的声音,路拉坎翅膀的煽动声,莲擦过地板的爪子声,屋外风吹过的树叶声。

苍叶真实感觉到时间的存在。明日他就要出发了。

他抬起手伸过去,敏克则没有阻止。最终他的手背贴在了男人带有棱角的脸颊上,不同的肤质触碰在了一起,相似的温度传送的热流。

苍叶拿指关节描绘着对方立体的轮廓,薄薄的皮肤感受着移动下对方的存在。

最终手停在了耳根,转而用指尖捏起一缕棕发。

“对了,今天我给你编头发吧,”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感动过后计划好的决定,苍叶轻巧的说出这句话,让气氛里又诞生出朝气的生机感。

“不需要。”

“来吧来吧!”已经不会轻易被敏克故意摆出来的态度击垮,苍叶的撒娇反而成为了他新的武器。只见他咧开嘴乐呵呵的凑过去,一副死皮赖脸不罢休的模样,“难得今天都在家,都有时间。”

可以看出来敏克虽然那样讲但并没有坚决反对,也没有躲开,因此苍叶顺理成章的准备起来。

平日敏克就会给头发一侧编上辫子,系上他自己做的羽毛饰品,追随着他们民族的传统。因此敏克的传统饰品也有不少,每个都有着寓意,有着他对自己家人,朋友和过去的思念。

最后苍叶选来的还是最常见的那支羽毛挂饰,也是苍叶追来这里找到敏克时,敏克戴在头发上的那一支。

想必此时此刻他正编制的头发,也将是他临走前编织给敏克的感激与不舍。

那支羽毛留给他的印象从来都是“留恋”和“伴随”。

而这些心情即便是日后也会源源不断的顺着梦的羽毛漂洋过海,回到敏克身边。

追随至永远。

嗝儿林
虽然晚了一天但是我整完了! 颗...

虽然晚了一天但是我整完了!

颗粒儿生日快乐!

虽然晚了一天但是我整完了!

颗粒儿生日快乐!

臆病妄想405💉
库利亚小天使生日快乐!!!!!...

库利亚小天使生日快乐!!!!!!!!!!

还是稍微迟了一点点呜呜呜对不起!!!

库利亚小天使生日快乐!!!!!!!!!!

还是稍微迟了一点点呜呜呜对不起!!!

阿芙豆豆

【dmmd】生日快乐

  • 库利亚&苍叶

  • 生日贺文,短篇

微凉的晚风掠过,拂起青年额前的白色碎发,露出了那张精致眉目的脸。


他玫色的双眸深情缱绻地望着身边的蓝发青年,将恋恋耳语藏在了那暖橙色的黄昏之中。


云朵懒洋洋得随意飘着,蘸着深蓝色的笔刷将天空涂满,点上了星彩。


繁星浇糅的月光,洒在沉入夜色中的山头,山底下的城市点起一盏盏灯,库利亚借着微弱的灯光望向身边的蓝发青年。


那人也认真的望着他,城市的繁华光景映射在那透亮的瞳孔中,库利亚难以自制地轻吻上青年柔软的唇。


温暖点在了他的心头,甜蜜得让人心尖都在打着颤。

“库利亚”蓝发青年温...

  • 库利亚&苍叶

  • 生日贺文,短篇

微凉的晚风掠过,拂起青年额前的白色碎发,露出了那张精致眉目的脸。


他玫色的双眸深情缱绻地望着身边的蓝发青年,将恋恋耳语藏在了那暖橙色的黄昏之中。

 

云朵懒洋洋得随意飘着,蘸着深蓝色的笔刷将天空涂满,点上了星彩。


繁星浇糅的月光,洒在沉入夜色中的山头,山底下的城市点起一盏盏灯,库利亚借着微弱的灯光望向身边的蓝发青年。

 

那人也认真的望着他,城市的繁华光景映射在那透亮的瞳孔中,库利亚难以自制地轻吻上青年柔软的唇。

 

温暖点在了他的心头,甜蜜得让人心尖都在打着颤。

“库利亚”蓝发青年温润清亮的声音打破了此刻的安静。


“生日快乐”


青年看着库利亚笑得弯弯的眉眼晃了神,身旁那双不算温暖的手倏地紧紧抱着自己的腰,毛茸茸的白色头发蹭着脖颈。


“谢谢你每一年的陪伴,苍叶先生。”

只听这人埋在自己的锁骨处闷闷地说。


“我爱你”


风把树吹得沙沙作响,应和着蓝发青年轻声地回应


“我也爱你,库利亚”

 

夜色如水,月满圆。

他与他相互陪伴。

相互缠绵。


臆病妄想405💉

“ずっと一緒に、なぁ!”

(翻页有惊喜)


是的我来交党费啦!!!

莲苍太香了我完全可以呜呜呜呜!!!!!

“ずっと一緒に、なぁ!”

(翻页有惊喜)


是的我来交党费啦!!!

莲苍太香了我完全可以呜呜呜呜!!!!!

N!TO
最近好忙就敷衍地画了,我对不起...

最近好忙就敷衍地画了,我对不起全世界的颗粒妈(

最近好忙就敷衍地画了,我对不起全世界的颗粒妈(

丧尸肉O皿O子曰
就同步一下证明clear生贺没...

就同步一下证明clear生贺没鸽

整了个烂活,凑合着看吧,来生有缘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088379/

就同步一下证明clear生贺没鸽

整了个烂活,凑合着看吧,来生有缘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088379/

玄戈今天又迟到了吗

颗粒生日快乐!和苍叶一起去看水母吧

背景是16年和基友去海底世界玩拍的,老福特头像也是,本来约好了年后重游,现在只能用旧照云看水母啦

就当作摄影是敖巴,出镜一只手哈哈哈哈

颗粒生日快乐!和苍叶一起去看水母吧

背景是16年和基友去海底世界玩拍的,老福特头像也是,本来约好了年后重游,现在只能用旧照云看水母啦

就当作摄影是敖巴,出镜一只手哈哈哈哈

丧尸肉O皿O子曰
当不知道应该针对谁时,针对sh...

当不知道应该针对谁时,针对shiki一定没错

当不知道应该针对谁时,针对shiki一定没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