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ve rowntree

811浏览    82参与
海怪入世
在领导推的夹缝里抠出一张图。其...

在领导推的夹缝里抠出一张图。其实很喜欢看领导和其他成员的双人合照,朗特里先生直男气质太纯正了,不磕cp会死星人也很喜欢这种毫无暧昧感的少年情谊嘛(x  

然而只要面牙酪随意排列组合同框我就会晕头转向。

好想捏领导的双下巴,就像捏我家猫那样(不是

在领导推的夹缝里抠出一张图。其实很喜欢看领导和其他成员的双人合照,朗特里先生直男气质太纯正了,不磕cp会死星人也很喜欢这种毫无暧昧感的少年情谊嘛(x  

然而只要面牙酪随意排列组合同框我就会晕头转向。

好想捏领导的双下巴,就像捏我家猫那样(不是

海怪入世

诸位都是彼此的老情人了,肉麻话可以少说点。

(一定要看到最后一张。

诸位都是彼此的老情人了,肉麻话可以少说点。

(一定要看到最后一张。

9x年老常在这放洋屁

微博炸了,来LOF补档

都是滚人但杂一点,啥cp都有,注意避雷

凭印象打tag,我真行

微博炸了,来LOF补档

都是滚人但杂一点,啥cp都有,注意避雷

凭印象打tag,我真行

恒星树
画完了!是明信片 《the u...

画完了!是明信片


《the universal》mv里牙爹单眼眼线真的帅惨了,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貌😭


因为对乐器没什么了解所以尽量的找了很多乐器参考,希望结构上没有画错很多orz请见谅


最后再赞美糊团!以及请同好找我玩!俺渴望投喂!

画完了!是明信片


《the universal》mv里牙爹单眼眼线真的帅惨了,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貌😭


因为对乐器没什么了解所以尽量的找了很多乐器参考,希望结构上没有画错很多orz请见谅


最后再赞美糊团!以及请同好找我玩!俺渴望投喂!

恒星树
藏不住图..透一下明信片 (顺...

藏不住图..透一下明信片



(顺便!!有没有同好!请和我玩!

藏不住图..透一下明信片




(顺便!!有没有同好!请和我玩!

Harry Haller

Bit of a Blur段落自译(Part 5)

这是奶酪自传翻译的最后一部分,这一部分是关于乐队和大家的,包含了全书我最喜欢的在墨西哥凌晨看太阳金字塔的段落。面/猴/酪/领导单人相关的戳: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因为译这本自传两个月没更TSG翻译了,所以接下来会尽快把剩下的七章译完。祝各位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继续爱糊x


[1]1988年12月,大学第一个学期结束前的一个礼拜,Graham来到了我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和Paul一起下棋。我们觉得下棋是个很好消遣方式,而且日后能够告诉别人“我大学时候喜欢下棋”听起来很不错。不过我们其实只下过一次,因为我们都很害怕输...

这是奶酪自传翻译的最后一部分,这一部分是关于乐队和大家的,包含了全书我最喜欢的在墨西哥凌晨看太阳金字塔的段落。面/猴/酪/领导单人相关的戳: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因为译这本自传两个月没更TSG翻译了,所以接下来会尽快把剩下的七章译完。祝各位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继续爱糊x


[1]1988年12月,大学第一个学期结束前的一个礼拜,Graham来到了我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和Paul一起下棋。我们觉得下棋是个很好消遣方式,而且日后能够告诉别人“我大学时候喜欢下棋”听起来很不错。不过我们其实只下过一次,因为我们都很害怕输给别人。Graham说,“我刚去了节奏工厂。我们开除了另一个吉他手和贝斯手!”然后他停顿了片刻,“我们希望你去弹贝斯。”

我当然很乐意和Graham同处一个乐队中,我也愿意和Damon共处——如果他有录音室的钥匙的话,另一个打鼓的家伙应该也不错。他叫Dave——鼓手Dave。我和Graham一起去公用电话亭给Damon打电话。“好的,好的,好的,录音室里有一把贝斯,周五过来吧。”

所以Graham、Damon和我在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在录音室里碰了面。因为Damon算是那里的一个助理,所以他有录音室的钥匙。Damon和Graham之前已经创作了一些东西。我给他们展示了一些我曾在自己的房间里弹奏的和弦,Graham则开始在吉他上弹奏它们。鼓机轰鸣作响,而我开始演奏录音室里的那把贝斯。Damon跳上跳下,嚷着“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你天生懂音乐!”他拿出歌词本,唱起了“She's so high, she's so high.”

一切就这样发生了。一切就令人震惊地发生在转瞬之间。Graham为统一和弦的段落写了歌词,并且唱起了和声。我从来没有处在过一个有和声的乐队中。他们两个唱得极好,因为他们已经这样合作过好多年了。我们用磁带录下了这首歌。圣诞节回家时我止不住地想,“我现在在世界上最好的乐队里了。”


[2]早期的演出混乱极了。我们在上台前将红酒泼向彼此,而表演过程中我们往往会在最后一首歌时把鼓砸坏。如果我们正在兴头上,我们甚至在演出结束前就把鼓砸坏了。这常常使Dave恼怒。我们在台上乱蹦乱跳时常常会使设备的插头断开,继电器也被我们弄倒。那会儿的演出简直像场吵闹的屠杀,但那有趣极了。


[3]我们去见了很多经纪人。其中很多人给我们买了午餐。我们选择了给我们买了最好的午餐的那个人。实际上,最好的经纪人根本没有时间带你去吃午餐。但乐队里从来没人会听进这种建议。Mike Collins带我们去了Fred's,那是Soho广场的一家会员俱乐部。我们从来没有去过会员俱乐部,也很少外出吃午餐。我们在那儿呆了一整天,喝着白兰地。Mike Collins不断说着我们多么出色、多么迷人。他喜欢我的望远镜。他喜欢关于望远镜的主意。他喜欢关于我们的一切。这很特殊,也棒极了。

对于成功的预期是最甜蜜的事情。成功从不是确定之事,但当你做梦时确实会产生确定之感。在一家会员俱乐部享用别人买来的午餐,在阳光下被频频夸奖,这就是成功的滋味。成功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追逐。它从不会结束,但我们享受这种追逐。白兰地和雪茄不断被送到我们面前。那是美好的一天。


[4]关于乐队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们四个人的联合。我们一同演奏时所取得的效果不止是各人的部分的简单累加。Damon充满活力,担当着发起人的角色。所有的工作都因他的活力而起,但他和Graham自童年起便是最好的朋友,在音乐上完美互补。Graham是我们一代人中最好的吉他手。他沉浸在音乐之中,每时每刻都在听音乐,演奏音乐,随着音乐吹口哨或打节拍。他是天生的吉他手,正如Damon是天生的主唱。贝斯是我的乐器。和他们三个不同,我没有受过任何正式训练。我完全是通过听音乐和在乐队中演奏而学习的。自从第一次在Jay Burt-Smale的卧室里小试牛刀起,我就一直在乐队里演奏。

我以一种非传统的方式演奏,完全不考虑乐器本身的界限。我的演奏方式如同第二个主音吉他手。Dave零落的鼓声与轰鸣的吉他声相得益彰。奇怪的是,我们很少进行口头交流。只要我们带着各自的乐器共聚一个房间,一切就都会奏效。


[5]巡演途中发生的矛盾总是比录音室里多。我们无法逃避对方的恼人行径。Damon和他愚蠢的珠子项链。Graham和他愚蠢的滑板收藏。Dave总是缺乏潇洒气度。我则有着向他们指出这些事的讨厌习惯。但争执总是短暂的。我们每晚仍会聚在一起,因演奏吵闹的音乐而欣喜若狂。


[6]Graham现在搬去了Camden,有时我会去那里的酒吧见他。他逃离了喧嚷的派对人群,但他还是无法逃离一切闹剧。他成为了一群看上去和他一样的怪人们的疯狂国王,酒吧则成为了他的主场。Dave从不出门。他买了一架飞机作为逃避的方式,全心研究起了飞行。Damon搬到了诺丁山区。他开始被狗仔追赶,粉丝和摄像师们常常等在他的房子外面。他一直在工作。我们彼此相处得很好,但都不喜欢彼此的朋友。我们不再极度依赖四个人的团体,而是各自有了自己的朋友。


[7]Graham总是沉浸在音乐里,巡演中也会随身带着很多CD。Dave无论去哪儿都会带着电脑。Damon常常会带着一把吉他、泡茶用的药草和一系列魔法帽。我也总会随身带着吉他。


[8]Damon拿起吉他唱了起来。Graham和我加入其中;Dave在另一个房间戴着耳机坐在鼓架后,他也加入了进来。我抬起头,看到William简直惊掉了下巴。他有一套深思熟虑得来的相当细致的方法。后来他告诉我,我们之间无需说话就能达成一致的情景让他惊呆了。其实我们花了很久才做到这一点。我们十年来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演奏,因此才培养起了对于彼此的敏锐感觉。


[9]在墨西哥的一家夜店里,有人忽然开始谈起了金字塔。他们说那是很大的金字塔,比埃及的那些还要好,上面饰有明亮的星辰,建筑极其精巧。我想要去看那些金字塔,于是我们立刻叫了部出租车上路了。那会儿是凌晨两点,我们坐了两个多小时车。整夜交通都很拥堵。我们驶过明亮的光海、高楼大厦和交通信号灯构成的矩阵,这一切都新鲜而诱人。

当我们进入沙漠时,周围的建筑变成了棚屋。金字塔出现在远方。奇怪的是,较之城市持久的喧嚣,此处是如此静谧。我们给了警卫五十美元让他放我们进去,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这座古老的堡垒有着完美的比例。它大得惊人。可能那些建造者本来就是巨人。晨光熹微之时,这个王国更加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街道、寺院、阶梯间分布着许多令人震惊的巨大金字塔。此地较之墨西哥城本身更具谦卑之美,它在刚刚亮起的晨光中显得宽阔、古老而又美丽。我们走到了太阳金字塔脚下。当站在它底部时,如果不把脖子后仰到使自己不舒服的程度,你根本看不到它的顶端。

它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象征着一个久已消逝的文明的神秘余晖。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我甚至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一点使它更显得充满力量。我们从小只知道埃及的金字塔。尽管它们很神秘,但它们对我们而言却是熟悉的。那种熟悉感夺去了它们的一部分魅力。忽然之间,我来到了这片陌生的沙漠。这座巨大而神秘的城市以其浓重的神秘气息令我目眩神迷。我们人生中的多数时间都被平凡的事物所占据,于是往往忘记了生命其实是一个在充满秘密的广袤宇宙中的永恒奇迹。

Harry Haller

Bit of a Blur段落自译(Part 4)

这一部分是关于领导的,虽然内容比较少但包含了本书最酷段落之领导开飞机(。)前三部分请戳:PART1 PART2 PART3

[1]和Patrick Moore谈过之后,我非常想去火星。我总是想着这件事。我也和其他人谈过。Damon和Graham觉得我很荒唐。Dave是我在乐队里的天文学盟友。他从小时候起就是个狂热的天文爱好者,了解脉冲星与类星体之间的区别。他充满了热情。我们都想去火星。那会儿我们必须经常去美国,频率远高于以往。以前美国人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我们糟糕的饮酒习惯、不职业的行为和与他们毫不相关的英国腔。但Song 2在美国大受欢迎。这意味着我们要经常去洛杉矶,...

这一部分是关于领导的,虽然内容比较少但包含了本书最酷段落之领导开飞机(。)前三部分请戳:PART1 PART2 PART3

[1]和Patrick Moore谈过之后,我非常想去火星。我总是想着这件事。我也和其他人谈过。Damon和Graham觉得我很荒唐。Dave是我在乐队里的天文学盟友。他从小时候起就是个狂热的天文爱好者,了解脉冲星与类星体之间的区别。他充满了热情。我们都想去火星。那会儿我们必须经常去美国,频率远高于以往。以前美国人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我们糟糕的饮酒习惯、不职业的行为和与他们毫不相关的英国腔。但Song 2在美国大受欢迎。这意味着我们要经常去洛杉矶,而这也让我开始觉得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从未想到能在美国拥有热门作品。当我的雄心壮志有些偶然地一一成为现实,我觉得自己需要找一个新的目标,于是我时不时想着去火星。


[2]尽管前往另一个星球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除了Dave之外的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但对于宇宙的热情其实是使我得以保持清醒的事物之一。在太空中一切都有意义。那是可知且可预测的。太空比好莱坞有意义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


[3]我和Dave一起去了那里。我们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留着大鬓角的男人出现了。他从口袋里摸索了一番,然后掏出一样东西递到我手里,“知道这是什么吗?”他笑着问道。那是一块小小的圆形石头,握在手里让人觉得很愉快。“这是火星的一部分!”他说道。我们都惊呆了。

“什么?你从哪儿拿到的?你怎么拿到的?”

我当时真的深受震撼,然后感觉到自己正瞪着他。我将目光移向Dave。他也正瞪着那个男人。除了敲鼓的时候,他很少瞪眼睛。所有的鼓手都会瞪眼。但那不是打鼓时的那种瞪眼。他的目光更加集中,聚焦于我们面前的Colin Phillinger博士。博士用浓重的西部口音向我们解释,告诉我们那是在南极洲发现的。


[4]在打鼓方面,David Alexander De Horne Rowntree显然已经悄悄成为了一名专家。他似乎有时间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他学了空手道,会组装电脑,提高了自己的桥牌技巧,发表了科学论文,还学会了如何驾驶飞机。这些事情我都是看了报纸才知道的。除了宇宙飞船之外,我们没有太多共同语言,尽管我们总是一起去各种地方。

13的宣传期中,我们必须去曼彻斯特为BBC的某个很受欢迎的电台节目演奏一些歌曲。我一开始感觉很不错。BBC电台是世界上最棒的。它是最佳运营商,有最大规模的听众和最好的麦克风;它没有乱七八糟的广告和别有用心的企图,不会整天给人们提供三分半钟的碎片化信息。这确实很棒,但我开始觉得,我已经做过这种事了。我早已享受过向数百万人演奏新歌的喜悦了,为什么必须要去曼彻斯特这么远的地方呢?他们就不能直接播放唱片吗?唱片在电台播放时音质总是很好。有个念头如同航海时的糟糕天气预报一样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给Dave打了电话。

“Dave!我是Alex。”

“你好,Alex。”

“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个电台搬到曼彻斯特?它应该在伦敦的。”

“他们正在做地区推广。那是新计划的一部分。”Dave总是什么都知道。

“我明白了。Dave,你真的有一架飞机吗?”

“是的。实际上我有两架。”

“太棒了。那我们可以飞到曼彻斯特吗?”

“当然可以。”

好家伙Dave。我想起了自己是多么喜欢他。


[5]Dave按下了一个按钮,发动机随之启动。整架飞机都在震动。Diana握住了我的手,在滑行过程中紧紧抓着我。我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我什么也听不见。Tony将耳机递给了我们,打着手势告诉我们将它们插在哪里。这使我们镇定了一些。我听到Dave说着一些奇怪的话,其中我唯一能听懂的只有“安全起飞”。他转身递给我们一些香烟,然后推动了操作杆。引擎在轰鸣。当我给Diana点燃香烟时,她瞪大了眼睛。“让我们摇滚吧,混蛋们!”Dave边说边将脚从制动器上移开。

我们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后仰。跑道上的灯光从我们身边一闪而过,然后飞机直冲云霄。那种感觉无与伦比。在加速飞升的过程中,地面、世界以及一切琐碎的烦恼都远离我们而去,一切都陷入了平静。城市在我们下方一掠而过——沃特福德,米尔顿凯恩斯,伯恩茅斯,我们已经飞过伯恩茅斯了!一切看上去都那么亲切和神奇。我被迷住了,深深沉醉于这个看待美丽世界的新视野之中。

我们在一架波音737后面着陆。我再也不想乘车旅行了。第二天我就买下了Dave的另一架飞机。 

9x年老常在这放洋屁
忘了发LOF(是领导缸or缸领...

忘了发LOF(
是领导缸or缸领导,你想的那个领导你想的那个缸)
不是猎奇,真不是

忘了发LOF(
是领导缸or缸领导,你想的那个领导你想的那个缸)
不是猎奇,真不是

9x年老常在这放洋屁
是领导个人向,和blur没有屁...

是领导个人向,和blur没有屁关系就不打tag了……
和我有关系(我写的)能不能打我tag(闭嘴)

是领导个人向,和blur没有屁关系就不打tag了……
和我有关系(我写的)能不能打我tag(闭嘴)

兴高采烈的bb机
鼓手不能没有姓名 不像就算了,...

鼓手不能没有姓名

不像就算了,嘛

鼓手不能没有姓名

不像就算了,嘛

浮躁黑伞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画一画平时不太...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画一画平时不太(会)画的俩人(??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画一画平时不太(会)画的俩人(??

下北泽小狗

只有live版,但是blur的歌听多了真的很好听,他们的歌算是耐听型的。听一遍真的不觉得好听。阿邦真的好有才啊,面面也是,他们四个都好好啊!看着90s到现在的发展,总觉得好像看了一段男孩变成长大的男孩的历程,要是早生几十年就好了!!我日夜都想梦回90年代!!

只有live版,但是blur的歌听多了真的很好听,他们的歌算是耐听型的。听一遍真的不觉得好听。阿邦真的好有才啊,面面也是,他们四个都好好啊!看着90s到现在的发展,总觉得好像看了一段男孩变成长大的男孩的历程,要是早生几十年就好了!!我日夜都想梦回90年代!!

下北泽小狗

blur的歌真的是属于那种,第一次听,你都不会觉得有多好听,直到你听了十多遍,你就会觉得:他们咋这么牛逼呢??为啥写的好多歌都是不同风格的,而且又都好好听!!有颜又有才的band谁能不爱呢???

blur的歌真的是属于那种,第一次听,你都不会觉得有多好听,直到你听了十多遍,你就会觉得:他们咋这么牛逼呢??为啥写的好多歌都是不同风格的,而且又都好好听!!有颜又有才的band谁能不爱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