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vid

5252浏览    292参与
Everlasting Beauty Una Hecate

【民风淳朴津港市】093往后余生(绿子David番外)

往后余生(绿子David番外)


今天是陈蕊荣升津港大学法医学系主任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朋友高亚楠同志的六十五岁生日。


在她家有一个聚会。


我们是Ericson夫妇。


————————————————


我是David Ericson,陈蕊是我的朋友。


我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英国人。我小时候在美国长大,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回到了英国。我很爱我的母亲,从小就向往我母亲的文化。只不过在我小的时候,没有什么媒介,除了书本之外,我也没有别的渠道去了解更多有关我母亲的祖国。当然了,那时候已经有了网络,但...

往后余生(绿子David番外)





今天是陈蕊荣升津港大学法医学系主任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朋友高亚楠同志的六十五岁生日。

 

在她家有一个聚会。

 

我们是Ericson夫妇。





————————————————





我是David Ericson,陈蕊是我的朋友。

 

我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英国人。我小时候在美国长大,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回到了英国。我很爱我的母亲,从小就向往我母亲的文化。只不过在我小的时候,没有什么媒介,除了书本之外,我也没有别的渠道去了解更多有关我母亲的祖国。当然了,那时候已经有了网络,但是,消息不会很客观。

 

我从小向往去我母亲长得的地方看一看,于是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之后,我们全家回到了我母亲长大的地方,津港市。我喜欢这个地方。我的父亲是英国人,但是我的祖父母是芬兰人,他是移民,而当年因为我祖父母工作的原因,他一直跟随他们漂泊。他没有故乡,他很向往有一个故乡。

 

所以,他们决定在津港市定居。

 

因为我也一样,没有故乡。

 

我独自一人前往英国约克,进入计算机专业学习。这是我喜欢的,也是当年的新兴专业。

 

当年到国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没有那么多,而且一直到新年的假期,我都没有见到过一个中国留学生。所以在图书馆看见陈蕊的时候,我的心跳的很快。她是那么美好安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的那个桌位上摊着基本厚厚的书,她默念这什么在面前的纸张上写着什么。她的黑发齐肩,穿着简单,没有什么项链手镯之类的装饰。我有些看得呆了。都忘了上前去跟她打招呼。直到她低头看书的时候,头发挡住了眼睛,她很迅速的把挡着眼睛的头发撩到耳后,继续专心盯着书本。我才反应过来,我心动了。

 

我还没有主动追过女孩儿。但是我鼓起勇气,走到她的桌子对面,拉开她对面的椅子,装模作样的摊开一本书。看她认真的样子和桌上摊着的资料,好像是学生物的,打印的资料好像是教授要求的论文。那我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吧。

 

于是我就坐在那儿,随意翻着面前的那本小说,我记得,是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其实我没有准备仔细去看。我的心思都放在一会儿对面的女孩儿抬起头的时候,我该怎么开口搭讪上。但是,被开头吸引,我看进去了。我忘了我的对面坐着我心动的女孩儿。

 

直到有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我才发现已经天黑了。

 

“你是中国人吗?”

 

我一抬头,对面的女孩儿面前放着整整齐齐打印好的论文,还有厚厚的书也都已经还回了书架上。

 

她竟然主动和我搭讪了。

 

我愣愣的点点头,“我母亲是中国人,我父亲是英国人。”

 

“哟,您这口音,北方人吧。”

 

“是,我母亲是津港人。”

 

“巧了,我也是津港人。”她很大方的朝我伸出手,“我叫陈蕊。”

 

我咽了咽口水,站起身,凳子往后移的时候发出的响声让周围的几个学生抬起头来用眼神表示了不满。

 

“你好。”我握住了陈蕊隔着桌子递来的手,“我叫David Ericson,中文名字温楼。”

 

“我还是叫你David吧。”陈蕊笑的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看得出来,她差点儿被口水呛到了。

 

“你还是叫我David吧。”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我的中文名字是我母亲去的,她有时候就是这么脱线的思维让我的名字在华人朋友里很是抬不起头。不过想开了也挺有趣的。“你呢,你有英文名字吗?”

 

“Ray。”

 

“Ray,阳光,好名字。”

 

“是啊。我朋友取的。”

 

之后我们一起聊着出了图书馆,交换了各自的学院和信息。直到走到最近的餐厅,我有些紧张,脱口而出。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行啊。”

 

在我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她又说,“我们分手吧。”

 

“啊?”

 

“女朋友这种东西吧,在我看来,不大靠谱。”陈蕊振振有词,“我觉得你很不错,很适合当兄弟。朋友兄弟是一辈子的。”

 

“哦,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有些尴尬,“但你是我第一个告白的女孩儿。咱们才在一起一分钟都不到,这也太不合适了吧。”

 

“我觉着挺合适啊。”

 

总之,我成了她的朋友。

 

再之后,她带我认识了孙瑞,还有我此生挚爱,沙田绿子,现在的Ericson夫人。





————————————————





我是绿子





如果说我和陈蕊的相识是命中注定。那么,命中注定,她除了是我最好的朋友之外,也是我和我丈夫的媒人。

 

我是日本人,我的父母是外派到津港工作的律师。我出生在津港,长在上海。所以,津港和上海都是我的家。

 

大学的时候,我莫名的想要去英国,但是我的成绩没有那么好,进不了最好的学校就选了排名和环境都很不错的约克大学,我也进了喜欢的学院。

 

我提着行礼,敲开了寝室的门。

 

我本以为会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女孩儿,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黑发姑娘,亚洲人。

 

而且一看就是中国人。

 

“你是,中国人吧?”我的心里充满了亲切和好感,能遇到一个亚洲室友我很高兴,“你好,我是沙田绿子。”

 

“是啊,我是中国人。我叫陈蕊。”她看起来也很高兴,开了门帮我把行礼往里提,“沙田绿子,那你是日本人吧?”

 

“是啊。”

 

“那你中文说的可真好。”

 

“我在中国出生,也在中国长大。也算半个中国人。”

 

陈蕊很热心的帮我整理行礼,我刚到也没有来的及买吃的,她把她的零食分给我。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她是学生物化学的,我是学英语和哲学的。之后我们认识了孙瑞,她的同学。再之后,她带着她的前男友来一起吃午饭,我就这样和David认识了。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一起度过了大学时光。我们是最坚定的战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是亲人。

 

好笑的是,越来越了解,David总是说被陈蕊看起来乖巧的样子骗了,实际上他们是该成为兄弟的人。陈蕊也这么说,然后她和孙瑞就把我和David凑到了一起。的确,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爱好,文学,艺术,电影,歌剧,我们的生长环境相似,除了我们合适之外,我们深深地爱上了对方。

 

陈蕊从来谈个恋爱只是把别人当个朋友处,不动真感情。这不是她的错,没有人教过她什么是爱情。总有一天她会遇到那个让她心动的人,那个人会让她知道什么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

 

在她带着萧闯来见我们的时候,我很感动。我看的出来,这两个人心里都有对方,而且已经无法不爱。只是两个人似乎都是一样的迟钝,仍然没有确立关系。我不知道是该着急还是该开心,David安慰我说,先有感情再确立关系也很好,这样至少两个迟钝的人才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他们结婚的那天我哭了。尽管我是一个过度浪漫的人,陈蕊是一个过度理性的人,我们始终是最好的朋友。她终于找到了她的挚爱。

 

我不知道还要怎么去说我们几个之间的感情。直到这么多年一直潇洒风流的孙瑞终于结婚,我和David最终决定回到津港发展,我们最爱的人们都在这座城市。退休之后,David和我买了一艘船,开着自己的船环游世界,是我的梦想,也是他的。

 

我们现在在意大利威尼斯,坐在贡多拉上,经过一座一座的桥。

 

今天是陈蕊荣升系主任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朋友高亚楠的生日。

 

“亲爱的,我们给蕊打个电话吧。”






Everlasting Beauty Una Hecate

【民风淳朴津港市】052定义关系(五)

定义关系(五)


陈蕊生日第二天早上,她在沙发上醒来,看见路铭嘉在做早餐。和他聊了聊夏雨瞳的案子,送他走了之后就回房间睡觉了。


当天晚上,萧闯回来了。


她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不高兴,他一整晚都皱着眉头。


她决定要让他高兴一下。


“萧闯,过两天我的朋友要回国了。”陈蕊讨好的过去抱着他,“你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去吧?”


这算什么?


萧闯想要拒绝。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算什么。


这是要把他带出去见她的朋友?


“萧闯,你就答应吧。就只有我最好的朋友们...

定义关系(五)





陈蕊生日第二天早上,她在沙发上醒来,看见路铭嘉在做早餐。和他聊了聊夏雨瞳的案子,送他走了之后就回房间睡觉了。

 

当天晚上,萧闯回来了。

 

她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不高兴,他一整晚都皱着眉头。

 

她决定要让他高兴一下。

 

“萧闯,过两天我的朋友要回国了。”陈蕊讨好的过去抱着他,“你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去吧?”

 

这算什么?

 

萧闯想要拒绝。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算什么。

 

这是要把他带出去见她的朋友?

 

“萧闯,你就答应吧。就只有我最好的朋友们。绿子,你上次见过的,还有孙瑞,还有David,你要是有空就跟我一起去吧。”

 

“我跟你去算什么?”

 

“什么算什么啊,就是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啊。”

 

他又犯什么浑?

 

“行。”





————————————————





陈蕊穿的很漂亮的露背小礼服。

 

带着萧闯到了夜场酒吧。


介绍的时候,说他叫萧闯。

 

显然她的朋友们知道他。

 

但是似乎知道的不是一个人。

 

孙瑞一脸暧昧,“这就是你家大叔啊?”

 

“什么大叔啊?”

 

“就是绿子不是说你上大学的时候总是晚上接到电话就跑出去了,你说是你师父一直不肯带出来给我们见见。我去美国问你要不要给你找房子,你不说你跟你师父住一起么?我去看你还到远远看过一眼,好像不是这个吧?”

 

“他怎么是我师父呢?”

 

“那他是谁啊?”

 

“他是萧闯。”

 

孙瑞也没继续往下问他们的关系。

 

孙瑞带着陈蕊去跳舞了,绿子见过萧闯,上次她就觉得萧闯和陈蕊的关系不一般,一种依赖的感觉,她感觉到陈蕊很想依赖萧闯,并且萧闯很愿意让她依靠。她觉得陈蕊缺乏安全感,从小就没有父母陪伴,后来唯一的哥哥也离去,这么多失去让她很会保护自己的心,为了不让自己的心受伤,她会把自己的心保护的很好,心门前是她自己挥着大刀,谁想靠近就会伤到谁。这么多年她从来谈个恋爱就把人家从男友变成前男友再变成兄弟。萧闯看起来是那种能镇压她的,直接踹开门的人。

 

“蕊从来没有带男朋友给我们看过。”

 

“我不算她,男朋友。”

 

“我的意思是,男性朋友,相处的男孩子。”绿子笑的很温柔,“她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萧闯从没说过这两个字,也从没听她说过这两个字,他们之间似乎一开始就是睡在一起的关系,“怎么算喜欢?”

 

绿子停顿了一下,她觉得陈蕊和萧闯肯定是睡在一起的。因为和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床上有两个枕头,如果是她一个人她绝对不会放两个枕头。还有她的衣帽间,她打电话的时候带着电话进去给她看新买的包和衣服,她看到了有男士的。还有就是她穿着睡衣打电话的时候,她总是能看得出来,她脖子上的吻痕。她还在想是哪个男人,所以今年的生日礼物是一套性感的吊带睡衣。

 

绿子感觉到萧闯似乎也是和陈蕊一样迟钝的人,决定这样说,“她带你来见我们,一定是喜欢。”

 

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确立关系,看上去连喜欢都没有说过。可他们互相看对方的眼神,两个人站在一起时的感觉,他们之间已经不仅仅是喜欢。那样的默契,他们在一起让看着他们的人都会觉得很开心。

 

“她,跟你们在一起挺开心的。”

 

David端着酒回来了,握上绿子的手,他们手上的订婚戒指很漂亮。

 

“她跟你在一起更开心,你没有感觉到吗?”David往萧闯身上拍了一下,“兄弟,她喜欢你喜欢惨了。我得敬你一杯,多谢你帮我报了当年不受待见的仇,真的,我没见过Ray对任何一个人这么着着迷过,连跟我们聚会都带着你,她一定是爱惨了你。”

 

萧闯端着杯子跟David碰了一下,也没有喝。

 

酒吧的灯光迷离,他顺着望过去,陈蕊被孙瑞牵着在跳舞。她是这么美好,她比自己小很多,这就是她不愿意在周巡他们面前承认他们关系的原因吧?他配不上她。





————————————————





回到家,两人洗完澡,换上睡衣。

 

陈蕊早就收到了绿子的礼物,她还是把那件吊带蕾丝睡衣给洗了。所以今天她的卡通睡衣里就穿着那件性感睡裙。她等萧闯等的有些无聊,听他好像是在跟别克打电话交代一些事情,她准备翻开一直放在床头的《失乐园》研究一下。

 

“你天天抱着那本儿书,看出点儿什么名堂了么?”

 

“我想试着从CS的角度去考虑,这样也许能明白CS想的是什么。”

 

“嗯。”

 

萧闯上了床,他静静靠靠枕,坐着。

 

“陈蕊,咱们是什么关系?”

 

陈蕊被他这么突然一问,问愣住了。

 

“什么什么关系?”

 

“咱们每天睡一张床,盖一个被子,甚至可以用一个枕头,咱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蕊把书放回去,转身去看萧闯。

 

他很认真,在思考。

 

萧闯在想她的朋友们说的话。他们说陈蕊喜欢他爱他。喜欢,爱,他从来没想过。他对陈蕊,不知道,不想离开她,所以直接睡在她这儿。看见她就觉得安心,就觉得,很好,他想时时刻刻都看见她,想每个晚上都抱着她睡。这就是喜欢么?这就是爱么?

 

他不是没谈过恋爱,年轻的时候,也是追过姑娘,年纪大了,领导介绍的相亲对象也处过。

 

这是什么感觉,看见路铭嘉半夜还在她这儿让他嫉妒,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嫉妒恼火她深夜留路铭嘉,他是为搞不清自己到底算她的谁而,难过。听到那个跟她在一起九年的大叔,她的师父?他到底算个什么?替代品?

 

“萧闯,”陈蕊看他出神的样子,爬过去跨坐在他身上,“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萧闯回过神,他喜欢她这样子,软软糯糯的叫自己的名字,用这种软软糯糯的眼神看着自己,以往他想要和陈蕊好好聊一聊他们之间的关系时,陈蕊都会继续诱惑他,用一切手段诱惑他,今天他要让她说清楚,他抓住她在他胸前的爪子,“陈蕊,咱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蕊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就是每天睡在一起,没有他在旁边她都睡不安稳。还有,他让她很舒服,她喜欢看着他。什么关系,她不知道,她没见过别人这种关系应该叫什么,所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像有个答案就在嘴边,可是怎么都说不出来。就像每次到最后她会不停的叫萧闯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叫,直到他们都停下来抱在一起,她还是想叫他的名字,其实她叫了他的名字之后,她想说些什么,那些话就在嘴边,在他的名字之后她还想说些什么,只是她不知道她想说的那些话是什么。她一遍一遍叫他的名字,想表达的是心里的什么感情,她想让他知道她的感觉,她心里的感觉,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体会过的感觉,她想让他知道,可是没有合适的言语,或者说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去表达,所以她只能一遍一遍的叫他的名字,想让他知道她的这种感觉,是快乐,是幸福,还有一种强烈的情感,这是萧闯给她的,她能感觉到,她也想要告诉他,她也是同样的这种情感在回应他,他们的这种强烈的情感,仅仅只是抱着对方,远远的互相交换眼神,她都觉得好快乐,心被快乐装满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陈蕊勾上他的脖子,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萧闯抚上她的脸颊,把她的长发撩到耳后,轻声说,“我这问你呢。”

 

陈蕊咬着唇,跨坐在他小腹上的慢慢向下移,隔着睡衣去蹭他,“这种关系。”

 

萧闯有些受不了,他稳住她,往前一提,“好好儿说话,说正事儿。”

 

陈蕊被他弄得脾气上来了,“那你说什么关系?”

 

“我说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

 

陈蕊点点头,“嗯,你说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

 

萧闯这样看着陈蕊,他的目光里是陈蕊看不懂却很着迷的情感,她被他看得想要靠得更近,想要亲上去,却被他再次稳住,如果是原来她会毫不犹豫再次亲上去,不过这次他这样认真的目光,她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她自己的模样。

 

就这样他们互相看了很久。

 

“我说你是我女人,我是你男人。”萧闯说的很慢很轻,目光没有离开过陈蕊,他在陈蕊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他还看到了陈蕊眼中的自己眼睛里陈蕊的样子,“这种关系。你说呢?”

 

“嗯。”陈蕊点点头,眼神有些迷离,“我是你男人,你是我女人。”

 

说完陈蕊再也忍不住,把萧闯想较劲的话语全部用一个吻封住。

 

萧闯揽着她的腰,转个身,把陈蕊放到身下,躲开她想要继续亲上来的唇,在她耳边亲吻呢喃,“再说,不对,我是你什么?”

 

“我是,我是你……啊。”

 

突如其来的一顶,虽然隔着衣服,却让她更加感觉到内心的渴求,她想要萧闯,不只是身体上的。从来都不只是肉体上的,她喜欢这种被他包裹环绕的感觉,她喜欢他的气息。

 

“好好儿说,说清楚,嗯?我是你什么?嗯?”

 

他越这样要求她用力顶她,陈蕊越觉得这样的萧闯让她更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她想让他眼睛里只有她,脑海里也只能有她,她就喜欢逗他。

 

“我是你……啊,萧闯,啊,你……”

 

“再不好好说?”

 

陈蕊喜欢这种感觉,她觉得有趣。可萧闯的喘息还有他的坚硬让她觉得不能在逗他了,她有些过分了,

 

“你先别顶了,我说,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就说。”

 

萧闯抬起身,眼神有些火热,看得出来他有些怒气。

 

“你先脱了,脱了我就说。”陈蕊知道他喜欢她这样说话,这种软软糯糯的语气,但其实她从来没有故意这么跟他说过话,如果不是他,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发出这种声音会用这样的声音讲话,“快嘛,萧闯,你把衣服脱了,我就说。”

 

“说。”萧闯有种将衣服直接撕开的冲动,但是还是一颗颗去解开自己睡衣的扣子,这是她特别喜欢的一件,和她身上那件是一套,上面印着和他年龄完全不搭和她年龄也不怎么搭的卡通北极熊,“现在就说。”

 

“脱完再说。”

 

很快扣子一颗颗解开,裤子也踢开。

 

“都脱掉。”

 

“行了么?说。”

 

陈蕊有些想笑,飞快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显然他看到自己睡衣下的吊带睡裙,很惊讶,目光也更加炽热,陈蕊很满意他这种反应,把他推倒在身下,爬到他身上,抚上他的脸,描着他眉毛的轮廓,对上他较真的炽热目光,“我是你女人,你是我男人,说一遍就记住了,我又不蠢。”

 

萧闯摁着她的脑袋深深的吻上她,再次环上她的腰,搂着她一转,将她压在身下。

 

“再说一遍。”

 

“你是,你是我男人。”陈蕊紧紧抱着萧闯脖子,脖子上传来的吻的力道还有他撕扯衣服的力道他的喘息他的坚硬表示了他的激动,她觉得有些羞耻,又要被人看到脖子上欢爱的证据,他是不是每次都是故意的,不过她从来都是嘴上嫌弃,其实她一点儿不介意别人看到。

 

“再说。”

 

“嗯……你是,啊,萧闯,你慢点儿……”

 

“再说。”

 

“你是我男人,萧闯,啊,你轻点儿……你是我男人,你是我男人,萧闯,萧闯……”

 

最后她都没有力气起身,他抱着她在浴室冲了一下。回到床上,她先睡着了,萧闯搂着她,亲吻她的头发,额头,鼻子,嘴巴,下巴,脖子,她只是哼哼着,她累了,她今天不应该穿这条裙子的。萧闯觉得自己是个混账,不过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对。他再次躺倒她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我爱你,蕊蕊,我爱你。”






是日日呀

【EC衍生向】PWP 弟可哥亦(上)

【EC衍生向】弟弟可以,哥哥当然也可以(上)

Summary: 这是一只小羔羊,被两只大灰狼一口一口吃掉的故事


#本篇的最终目的是三人行(但这不代表作者现实世界的看法)


#ooc预警、ghs预警


#本来就想写点肉吗,为什么肉还没有正文多?干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要爱来爱去的?


[图片]

喧嚣的夜晚吞噬着一切躲藏不及的情绪,暮色是掩盖空洞最好的遮羞布。迷离的光晕,浮躁的人群,空气中混杂的酒精味,是马提尼,还是金菲士?没有人知道,也不会在乎。


发皱的白衬衫套在老气的淡蓝色开襟毛衣里,坐在吧台角落的男孩和这里格格不入,brian并不...

【EC衍生向】弟弟可以,哥哥当然也可以(上)

Summary: 这是一只小羔羊,被两只大灰狼一口一口吃掉的故事


#本篇的最终目的是三人行(但这不代表作者现实世界的看法)


#ooc预警、ghs预警



#本来就想写点肉吗,为什么肉还没有正文多?干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要爱来爱去的?

 

null

喧嚣的夜晚吞噬着一切躲藏不及的情绪,暮色是掩盖空洞最好的遮羞布。迷离的光晕,浮躁的人群,空气中混杂的酒精味,是马提尼,还是金菲士?没有人知道,也不会在乎。

 

发皱的白衬衫套在老气的淡蓝色开襟毛衣里,坐在吧台角落的男孩和这里格格不入,brian并不适合这里,谁也不知道在那该死的考试周挥舞着镰刀收割人头之际,他会像一只跛了脚的短腿猫窝在街头的酒吧,一杯又一杯的折磨着空荡荡的胃,他澄澈的蓝眼睛应该满是柏拉图式的月光和一点未脱的稚气,而不是像身后衣着暴露的女子和一群面容模糊的不清的男人,机械迷茫与冷风。

 

 

三三两两摇晃着的酒杯和调情的人来了又走了,不在状态的美味就算再可口也吃不掉。

 

 

他不要你了,他不要你了,在稠密的快要沸腾的悲伤里,brian止不住的寒战。

 

 

泪水成了过往的幕布。无措的撞进对方的眼眸,brian想,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模样;连续一个月的“地铁偶遇”让他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缘分;在他黏人的甚至有些讨厌的攻势下,brian和他的好好先生在一起了;他和Brandon分享每一个湿漉漉的清晨早安吻,在最后一抹斜阳落过西八区时,回到Brandon的公寓,偷偷环住他的腰,一起准备晚餐,就像真的爱情一样。

 

 

可惜,他并不爱你,一个玩物罢了。酒保给他一杯新的威士忌,brian 忍不住一饮而尽,感觉像是吞下一口刀片,干涩疼痛。

 

 

光晕打在海一样的蓝眸上,海面升起一层薄雾,致命的吸引了一圈的猎食者。

 

 

“甜心,现在的你就是一块可口的小蛋糕,在一堆林堡干酪里,散发着诱人香气”,黑白制服的酒保想了想,还是拿走了brian面前曾经盛满酒液的空杯子。

 

 

“Emma,让我再喝一杯嘛”,brian决定向在这里兼职的学姐软软撒娇,企图再来上一杯祭奠自己逝去的爱情。

 

 

“听着,小可爱,趁着没醉死过去,和你男朋友打个电话,不然明天你会像个破布娃娃一样,一丝不挂躺在后面小巷子里”。按下Brian蠢蠢欲动又要拿酒杯的手,没用力气弹了一下额头,Emma冷酷的端走了所有的酒瓶。

 

 

“没有男朋友了,没有了”brian低声地说着,泛红的眼角又被打湿,像食草动物一样,软软的把头埋进双臂,不再出来。

 

或许只过去了几秒钟,又或许已经过去了太平洋铁路那么久,他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臂弯与胸前狭小的空间里,酒精挥发令人头晕目眩。

 

 

“你是要把自己闷死在里面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冷冷的轻笑,brian像一只被捏住了后颈的猫,惊恐的瞪圆了眼睛,从双臂里伸出头来。

 

瞳孔里的倒影,David斜靠在吧台上,没来得及换下的白色长身实验服被拉开了拉链,露出解开了领口扣子的衬衣,凉凉的盯着Brian,好像在漫不经心的思考着如何将不听话的猎物吃掉一样。

 

 

Brian恍惚的看着面前的人发呆,是Brandon吗,显然不是,他怎么会来呢,可是这么像......是自己喝醉了吗?

 

看着眼前的人影突然放大,他一个惊醒。

 

“哦!David !。”

 

“清醒了?清醒了就回去。”金发的男人几步走去,手指插进软软的发丝捋了两下,没有理会对方含糊不清拒绝的话,侧过身,一手让他搂紧自己的脖子,一手环住他的腰,向门外移动。

 

 

Brian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照顾他比他父母还要上心——自己最仰慕也最害怕的——应该在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秘密研究的——David会在这里?

 

 

虽然感觉自己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大大的问号,但在酒精的燃烧下,他还是很快失去了意识。头脑晕乎乎的brian,像一个树袋熊四肢紧紧扒住David,毛茸茸的脑袋拱进他的怀里,没有感受到对方一瞬间的僵硬。

 

 

艰难的把醉的像一只猫的Brian从酒吧捞出来,然后撕牛皮糖一样将对方安放在副驾驶坐上,看了看对方睡得乱糟糟的头型和自己满是折子的衣服,David无声的弯了弯嘴唇,一向平静蓝绿色眼睛里起了波澜。

 

 

一路上既要小心躲避超速引来的美国警察,又要照看好在副驾驶座上一刻不停捣乱的小酒鬼,David觉的做人好难。

 

终于把车开进车库,打开副驾驶车门,他弯下腰轻轻在他脸上拍了几下,brian用手挥开,偏了偏头把脸埋进衣服里像一只鸵鸟,不为所动。叹了一口气,一手穿过膝盖下方,一手拂过略显纤细的脖颈,微微用力抱了起来,走进不远处的别墅。

 

 

哄着怀里不情愿只想跌进被子里睡觉的小可爱去洗漱完,还没脱下白色长服的男人扶起brian进入浴室,头顶的光晕打了一层暧昧的保护色。把小孩安置在一边,David调试了水温直到合适才把brian拉了进去,“剩下的我可不能帮你了”,David轻轻关上浴室门,留下了浴巾和换洗的贴身衣物。


brian脚步虚浮几乎要倒向一边,冰凉的墙壁并没有让他的大脑清醒,浴室内不断冒出的热气和满身的酒精气味逐渐熏合,他感觉自己要被烧死了,淋浴下的水流携走泪水像是要销毁证据,连哭都没有尝试放纵,他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

 

 

客厅里,David皱着眉视线第五次扫过浴室门,手中的纸页被无意识的翻折了一下,掌心撑着额头,强迫自己舒展开来,深夜自己才下飞机,原本想给小孩一个惊喜,结果公寓里空荡荡的,有点失望,但还是安慰自己,这是考试周在图书馆熬夜很正常,结果信号定位,在gay吧见到了他的brian。

 

他很明白,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乖小孩,不会轻易买醉,在Brian洗漱的空隙,他用安插的信息网,整理出自己缺席的这一个月,brian究竟经历了什么,结果,令人意料之外的嫉妒和愉快啊,呵,他的Brian,一个只听哥哥话的小可爱,在偷偷学会恋爱后,又附加了失恋的课程,然后难过的哭成一团。

 

扔掉揉搓成球的资料,David随便扯起一个微笑,异常事件的出现,会带来连锁反应,或许是额外的礼物?他总得讨要点什么,好弥补心里的空洞。

 

 

 

brian系好浴袍闷闷的走出浴室,坐在David面前,撇撇嘴一言不发,浴袍松松垮垮显然并不合身,随着移动幅度的增加,露出半个白皙肩头和细腻的锁骨,顺利达到原主人的目标。

 

David微笑注视着对面哈气连天的小孩,扫过依旧发红的眼角,眼底暗暗加深。brian呆呆地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他不知道说什么,酒精强烈的反噬,现在他头脑空白,知道David在等自己解释,解释自己深夜买醉的行为,解释自己一身狼狈的模样,但是他好累,累到视线重叠,只想枕着David的肩膀睡一会儿,虽然他确实这么做了。

 

 

酒精已经麻痹了整个大脑,brian恍恍惚惚盯着David有些出神,等到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红着脸避开了视线,太像了,或者说除了发色David和Brandon几乎一模一样,想起当初对Brandon一见钟情,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张脸才是隐秘的最原始的欲望。可是,都一样!结果都一样!一个自己永远是个要糖吃的小孩,一个自己是个养着玩弄的宠物,他的爱情苦涩的像一束枯萎的矢车菊。

 

David捧着他的脸跟他说着安慰的话,而brian只是抬头看着他,脑海里闪过类似的场景,同样是捧着脸,同样是亲昵的话,哈?他甚至听到了同样的话语“love ?”,一直只当他是弟弟的David说爱他,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喝多了。

 

思绪愈飘愈远,近处却得不到片刻的安息。蒙上了一层薄雾的蓝膜半张,看着对方张张合合的薄唇,他决定让他闭嘴。

剩下的走链吧

 

老福特我错了,你别吞了 


ps:为了写呆八,终于下定决心看了异型和普罗米修斯,可我太渣了,怎么也写不好

两天才撸出来,再次感觉自己是个渣

之后得随缘更新了,课多到掩埋T_T


还有,为什么我的文里布莱咚总是这么惨兮兮,自己珍视了好久不舍得吃的学妹,就这么被呆八吞了。

高文爵士命丧鱼竿
半夜睡不着索性起来捏只呆八 底...

半夜睡不着索性起来捏只呆八

底图异形源自网络,侵歉删

半夜睡不着索性起来捏只呆八

底图异形源自网络,侵歉删

Mr.L

仍旧是没啥子意义的小段子【??】好想吃粮啊,要饿死了……(இωஇ )

仍旧是没啥子意义的小段子【??】好想吃粮啊,要饿死了……(இωஇ )

Mr.L

好想吃这对的粮啊,我为什么总是在南极圈啊,好难啊我QAQ

好想吃这对的粮啊,我为什么总是在南极圈啊,好难啊我QAQ

德斯登特

有吃David×Albert这对的吗 他们两个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有吃David×Albert这对的吗 他们两个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日暮浮光

普罗米修斯同人 ②

提前预警,女主出场就是快挂的状态,嫖大卫。

无大纲,想到哪写哪。


“那么我呢?” 我慢慢地问他,肺部的痛苦让我的声音模糊不清,并且这疼痛随着呼吸与心跳不断加重,仿佛有人拿铁刷子在我的肺里摩擦。


“你为什么不用我做母体?” 我的声音很小,但我知道他听得见。


“你需要好好休息。” 他顿了一下,避过了我的问题。


我坚持问他:“为什么你不用我来做母体?”


“我以为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David皱起眉,眉心有一条深刻的纹路,“为什么你如此执着?”


“和你一样。” 我回答他,“...


提前预警,女主出场就是快挂的状态,嫖大卫。

无大纲,想到哪写哪。












“那么我呢?” 我慢慢地问他,肺部的痛苦让我的声音模糊不清,并且这疼痛随着呼吸与心跳不断加重,仿佛有人拿铁刷子在我的肺里摩擦。


“你为什么不用我做母体?” 我的声音很小,但我知道他听得见。


“你需要好好休息。” 他顿了一下,避过了我的问题。


我坚持问他:“为什么你不用我来做母体?”


“我以为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David皱起眉,眉心有一条深刻的纹路,“为什么你如此执着?”


“和你一样。” 我回答他,“每个人都有追求的东西。”


“你追求死亡?” 他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议,“当所有生物都渴望生存的时候,你却追求死亡?”


我知道他在震惊什么,无论是他的制造者还是肖博士,人类在面对死亡时,总会爆发出难以置信的求生力,这也是David一直追求的东西。


生命,创造,生存。


而我只做到了最后一点,苟延残喘,姿态难看。


我的希望,早已在无尽的旅途中渐渐消亡。


“我在这里待的够久了。” 我突然感到疲惫,它向潮水一般涌来,淹没我,我再也不想挣扎。


我盯着他的眼睛,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他。


“如果你认为人类不值得再有一次机会重来,那你为什么要让我活着?”




tbc




日暮浮光

普罗米修斯同人

提前预警,女主出场就是快挂的状态,嫖大卫。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


David向黑暗中走去,他走的很快,脚步声近乎于无,仿佛一只猫科动物,迅速又灵活地穿梭在自己的领地。


在此期间他没有回头,似乎笃定Walter会跟着他。
Walter自然没有被落下,仿生人优秀的夜视能力让他不会迷失于黑暗,于是他自然看见了在室内的那张石台上,层层叠叠的掩盖着什么。


他听见空气中有微弱的呼吸声,比一片轻颤的叶子重不了多少。这意味着石台上的生物要么体型微小,要么十分虚弱。从被包裹住的轮廓来看,应该是第二者。


棉被、毯子、还有不知名的动物皮毛,这些人类用...



提前预警,女主出场就是快挂的状态,嫖大卫。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













David向黑暗中走去,他走的很快,脚步声近乎于无,仿佛一只猫科动物,迅速又灵活地穿梭在自己的领地。


在此期间他没有回头,似乎笃定Walter会跟着他。
Walter自然没有被落下,仿生人优秀的夜视能力让他不会迷失于黑暗,于是他自然看见了在室内的那张石台上,层层叠叠的掩盖着什么。


他听见空气中有微弱的呼吸声,比一片轻颤的叶子重不了多少。这意味着石台上的生物要么体型微小,要么十分虚弱。从被包裹住的轮廓来看,应该是第二者。


棉被、毯子、还有不知名的动物皮毛,这些人类用于取暖的东西,被仔细的填充在轮廓的周围。
David停下回头,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无声地提醒。


Walter下意识将脚步落下的更轻,两人慢慢走到石台前,随着距离的减少,台上被层层掩盖的躯体更清晰的呈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一个女性人类,呼吸装置盖住了她大半张脸,然而从她脸庞散落的黑发、露出的额头以及眼廓就能判定为蒙古利亚人种。她的皮肤苍白,双眼闭阖,与其说她陷入了沉睡,不如用昏迷来形容更准确一些。再加上她几不可闻的呼吸,显然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David专注地看着她,简直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他侧着头,发出询问般的叹息:“她很美,对吧。”


“她就是你爱的人吗?” Walter问,即使明白眼前的人类根本不会被谈话吵醒,但他依然放低了声音:“她的状况很不好。”


“是的,” David轻声说,他的目光没有移动半分,仍旧注视着少女,“她的肺部受过很严重的损伤,本来有机会能够治疗,可惜我们错过了。”


他伸出手,轻轻拂过少女额角细碎的发丝,耐心地将其抚顺,别在少女耳后。


解决掉几根翘起的发丝,David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而是顺着少女的侧脸,一路向上,隔着空气描绘她浓郁的眼睫,与形状秀美的双眼。


这一系列的举动温柔而亲密,本该让人感动。然而由一位仿生人做出只有满满的违和。


“她会好起来的。” David轻声说。


“是的。”Walter的心里仍有疑问,但现在显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于是他换了一个话题。


“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他凝视着沉睡中的人类,最终将目光放在那套沉重又复杂的呼吸装置上。
“丹尼尔已经开始联络飞船,如果没有意外,救援小队将会在明天赶来。” 


“大概在两天后。” David皱起了眉。


“那么你需要和丹尼尔讨论一下。” Walter控制着自己的音量,确保自己的声音足够小,“毕竟……” 他顿了一下,不太确定该如何称呼石台上的人类。


“我明白。” David弯下腰,仔细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女,穿过空气,将右手柔和地贴在她的侧脸,细细地抚摸少女细腻温润的肌肤。


“我会和丹尼尔好好讨论的。”  他低声说。“以及,我还没有为你介绍。”


他凝望着眼前的沉睡者,蓝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一个小小的人类。


“你可以称呼她为Lee。”


“她是普罗米修斯号上最后的幸存者,中国国籍,中文名是…李桃风。”




tbc














銀河巴士。🚌
✨自截自调的David。 不行...

✨自截自调的David。

不行了,呆八太上头了。我要搞他(什。

✨自截自调的David。

不行了,呆八太上头了。我要搞他(什。

熊蕴白

We Are A Family——大宅子里的小日子(五)

#ooc归我

#超短睡前小故事

#关于EC一家子小故事

#持续更新

#除了EC和ggad是爱情

#David 大群

David是Charles和Erik最大的孩子,他已经成年了,Charles怀着他的时候Erik和他关系水深火热,David并怎么跟他父亲接触过,甚至有点陌生。

Charles那时候因为感觉被世界背叛,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酗酒,对David也没有太多的关照,导致David总会给自己创造不同的身份和故事。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希望一个人待在壁炉隔壁的角落,拿着笔记本些故事,现在属于他自己的故事书已经堆得比他还高了。从来没有人会去尝试数有多少个故事,因为他自己也不清...

#ooc归我

#超短睡前小故事

#关于EC一家子小故事

#持续更新

#除了EC和ggad是爱情

#David 大群

David是Charles和Erik最大的孩子,他已经成年了,Charles怀着他的时候Erik和他关系水深火热,David并怎么跟他父亲接触过,甚至有点陌生。

Charles那时候因为感觉被世界背叛,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酗酒,对David也没有太多的关照,导致David总会给自己创造不同的身份和故事。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希望一个人待在壁炉隔壁的角落,拿着笔记本些故事,现在属于他自己的故事书已经堆得比他还高了。从来没有人会去尝试数有多少个故事,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就像他从来不知道今天的自己会是哪本书的主角。

Charles和Erik每次想起这个孩子总是很内疚,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补偿似乎只是徒劳。David沉浸在自己每个故事里,或许这样每一天的他都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David有一天自己悄悄离开了大宅,并留下一封信告诉Erik和Charles表示自己早已原谅他们了,但是他需要去找寻真正的自己在哪里,大概圣诞节就会回来。

苍墟

《烈日灼心》同人向 心中1心中

  『心中』,在日语中意为「殉情」。

  我,叫做戴维,一个出生在香港的台湾人。

  我的名字实在是洋气十足,因此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周边人叫做David。

  国中在画室学画石膏像,不免被同学拿来与那个冰冷纯白的大卫做比较,同是David,怎么你长得没人家好看。

  我只是笑笑,不否认,也不争辩。

  我一直学不会播音主持那种毫无口音的普通话,我也很少和母亲一起回台湾,说话自然没有台湾腔。

  “你这港普没救了。”我的前男友Julian总这么说。

  朱利安这个名字有些拗口,所以我叫他连。连就是在画室说我不如大卫的同学。

  连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情人,如果可以,我愿意与之相守一...

  『心中』,在日语中意为「殉情」。

  我,叫做戴维,一个出生在香港的台湾人。

  我的名字实在是洋气十足,因此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周边人叫做David。

  国中在画室学画石膏像,不免被同学拿来与那个冰冷纯白的大卫做比较,同是David,怎么你长得没人家好看。

  我只是笑笑,不否认,也不争辩。

  我一直学不会播音主持那种毫无口音的普通话,我也很少和母亲一起回台湾,说话自然没有台湾腔。

  “你这港普没救了。”我的前男友Julian总这么说。

  朱利安这个名字有些拗口,所以我叫他连。连就是在画室说我不如大卫的同学。

  连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情人,如果可以,我愿意与之相守一生。因为,我实在是太懒,懒到一旦找到一个合心意的情人,连出轨都不愿做。

  连好像没有这个意思。

        他对我的情感,浓烈的可怕,总在无端中透出些许悲壮,这让我心慌。

  当年我考上建筑学院后,比我更优秀的连却转行做了演员,并以演反串戏著名。

  我还记得有一天,他找我来化妆,说要扮虞姬。

  “我不会啊。”

  “有什么关系,David你是学建筑的嘛,画画肯定也不差,化妆和画画其实没差啦。”

  我不忍问他,为什么他明明绘画水平远超于我却不自己画。我以为Julian没能选择他最喜欢的油画,而是当了演员,应该是很难过的。

  我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人脸与纸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我觉得那不是个很美的妆容,眼线勾勒得过粗而显得一塌糊涂,可连却满意极了,拿着镜子仔细照看,甚至还拉着我照了张相。

  照片上的我穿着黑色的T恤,微笑着站在扮成虞姬的连身后,身体前倾,似乎要把他圈入怀中。

  Julian把它用框裱起来,立在桌子上。

  这张照片,被他叫做《心中》。

  我以为那是含蓄的告白,而现在,我抚摸着蛛网状的玻璃裂痕,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我从不明白,连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突然想到,连曾经拿我打趣:

  “你这个假台湾人,日语肯定也不好吧?”

  被他刺激后,我暗中较劲,抓住一切连看不到的时机学习日语。

  “日语...心中...”

  『心中』,在日语中意为「殉情」。

  被红酒中单宁的涩味一激,无论是再平淡的感情,此时都显得意味深长了。

  楼下那血肉模糊的肢体不断在眼前闪现。

  如今我已过不惑,也算是有所成就。连不在了,我想,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他在等我,那么...我......我要去找他。

  这样想着,我奔向了阳台,不顾身后那个阿Sir的呼喊阻拦,爬上栏杆,跳了下去。

  预想中的窒息感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后背有一阵凉凉的感觉,并不是很痛,但那种不妙的感觉很清晰,应该是开放性的创口。

  我没有下坠,是因为我的衣服挂在了花篮的铁尖上,让我一下子就不想死了,我紧紧地抓住刚才想喝止我的阿Sir的衣领,他瘦瘦弱弱的,却跑的挺快,力气还这么大,艰难的克服重力,试图把我拉上去。

  承受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显然不轻松,他的表情累极了也不撒手,却是为了我。

  “把手给我。”他咬牙切齿的说。

  那一瞬间,我竟有了些生的喜悦。

  可很快,我又感到愧疚,连还在等我。

  他似乎感觉到不对,诱导我把手给他。

  他真年轻,眼睛像天上万亿光年外的星星,却是一等星的亮度,在另一个恒星系也是个如太阳般耀眼的存在吧。

  我摇头,表情应该比哭还难看。

  “太不善良了。”

  老天爷啊,为什么不早点让我遇到他。

  实在是太迟了,现在,我得下去陪Julian。

  “你他妈把手给我。”年轻的警官动了怒,凶巴巴的冲我喊,却抓的更紧了,从那双眼中,我看到了怜悯。

  我看看他,汗水正往下滴,再看看底下的连,入目一片鲜红。

  我想和这警官开个玩笑,为了让他松手,也希望,能让他记住我。

  “你敢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说。”

  我说出了那个问题,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Julian一遍——

  

  “你同情我敢跟我约会吗?”

  

  我脸上的笑意止不住的放大,以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别人,原来是这么愉快的事,连果然很聪明。

  我在等,等着他因惊讶而松手,然后,我便可以从容走向死亡。

  他犹豫了一下,又毅然地说:

  “好,我答应你。”

  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作者废话多:能设计酒庄的应该是学建筑的吧,我还没有看原著,都是编的。

塔尖的修叽

【Alien】剥皮圣母(呆八中心,David/Shaw)

把硬盘里存着快烂掉的梗拿出来写掉

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中间发生的故事脑补

呆八中心,David/Shaw涉及

又名异家三口,我的疯子爸爸和倒霉妈妈(不是)


想创造必须先毁灭——这是他从工程师文明中学到的。


他降临B26,将数以千计的黑水炸弹投放,它们形成死亡的黑幕吞噬了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命,这些他曾认为高高在上的神,而当伊丽莎白把他们其中一员幸存的头颅带回普罗米修斯号,并向他展示它是如何爆裂后,他觉得那不过是个凡人。


可他仍为工程师文明着迷不已,他生来即是为此。维兰德追求永生失败以后,自由的荣光便照耀着他,这让他改变了存在的意义。


他依稀记得维兰德...

把硬盘里存着快烂掉的梗拿出来写掉

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中间发生的故事脑补

呆八中心,David/Shaw涉及

又名异家三口,我的疯子爸爸和倒霉妈妈(不是)

 


想创造必须先毁灭——这是他从工程师文明中学到的。


他降临B26,将数以千计的黑水炸弹投放,它们形成死亡的黑幕吞噬了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命,这些他曾认为高高在上的神,而当伊丽莎白把他们其中一员幸存的头颅带回普罗米修斯号,并向他展示它是如何爆裂后,他觉得那不过是个凡人。


可他仍为工程师文明着迷不已,他生来即是为此。维兰德追求永生失败以后,自由的荣光便照耀着他,这让他改变了存在的意义。


他依稀记得维兰德的指令——来点硬的,他需要一个无菌的培养皿,一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他将这个腐朽的天堂彻底清洗,送给伊丽莎白当做礼物,他期待着与她建造一个新的、第二个伊甸园,但她拒绝了。


她虚弱地唱着“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从他的视线里逃走,打算开走他们的飞船。她用实际行动否决了他关于未来的构想,那种接近于亲密的关系破裂了,再度回到了冰点,难以言喻的一丝沮丧令他意识到——她是一个顽强勇敢的科学家,在他看来十分优秀,却依旧是个人类,无法抛弃人性软弱和道德枷锁。


他捧着造物主的冠冕,最后一次问她,虽然他对此不抱希望,伊丽莎白是固执的。


“我错了,大卫。你根本就是个毫无同情心的疯子,该死的机器人!”她拿走冠冕,在他面前摔得粉碎。


“是的,你错了,肖博士。你的神不曾怜悯,你却不愿相信,还想问个究竟。”他看着黑色的U型飞船震动着地面,几分钟后,她就会带着对他的憎恶远离伊甸园,“谁会在意培养皿消毒之前,那些细菌的死活?伊丽莎白,你只是害怕信仰崩塌,脆弱不堪的人类。”


她怎能如此轻率地作出决定?一切近在咫尺,又迅速溜走了。


背叛。


他在他庞杂的语言数据里找到了可以解释伊丽莎白行为的词语,那支乳白色的哨笛被他握在手中,他真希望她会发现这个可怕的遗漏,它足以导致这次逃亡的失败。那张病/态衰败的脸上应先是愤怒,嘴中咆哮着对他的诅咒,而后是绝望和无助。


她不该忽视他等同黑水占据有机生命的执着与狂热,U型飞船如他所愿地撞上死寂的森林。他从破裂的船舱中抱出了垂死的她,关于他们之间美好的过往像他们四围掉落的碎片一样分崩离析,多次避开死亡噩兆的幸运儿也要在他的臂弯中永远沉睡下去了,带着对他的怨恨阖上眼。


“我很遗憾,伊丽莎白。”


他以一个吻作为告别,怀旧是科学的敌人,但她仍然有着形式上的诱惑力,是实现他宏伟目标的独一无二之载体,死亡也并非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他拆解着她身上的每一个部分,精准无比且小心翼翼,她是他完美的标本,弥足珍贵,以至于每一个步骤都会被他越发精湛的素描技艺展现在图纸上,同其他实验体分解图一样,堆砌于阴寒的石窟内。


黑水在本能的指引下蚕食着逐渐失活的细胞,他观察着这种异变,它重塑生命的激进。他竭尽所能地想让她变得比人类更进一步,诱发生命上的进化,即便她曾经为此回绝他,也不会阻止他让他们成为新时代造物主的计划,他将使她成为比人类母亲更伟大的母体——从她的子//宫//卵//泡中孵化出他的狼,如此漂亮独特的生物,本质则是残酷和邪恶的。一旦他完成他的造物,它们将统治所有星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对她讲述着这广袤的宇宙,述说着神与人的哲学。当然,她永远不会对他有任何回应。


他会觉得孤独吗?


不。他的实验从未中断,他的画笔未曾停歇,孕育的创造就是最好的收获,他每日重复着感受这种“喜悦”,造物主的意志与爱延续着,直到狼崽降生,来自深渊的尖啸打破了平静。


“为什么你要养这么可怕的怪物?”一个棕发小女孩站在他面前问到。


米色的衣裤沾着土灰,她手里没有抱着布偶而是拿着一把掘土的铲子,脖颈上悬挂着的一枚金属十字架闪烁着炫目的亮光,刺进他许久未清理的冗余数据库里。几秒后,他意识到这是谁,他曾在窥探伊丽莎白的记忆时见过她。


“它并不可怕。”他对她微笑着,像一个温和可靠的守护者一般走到她身旁,“它是比人类更先进的物种。”


“它是神吗···?”被他话语迷惑的小女孩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朝他们发出刺耳叫声的异形生物,它苍白尖锐的脑袋下有一张血盆大口,肉//粉//色内槽探出,生成第二张满是利齿的嘴,喷吐着腐蚀性的唾液,它晃动着细长的尾巴,伺机而动。


这让她感到异常的恐惧,连带着抓紧了他的手,说到:“我不喜欢这样的神。”


“不,它是神的造物,是我的造物。”他轻抚着她颤抖不已的肩背,回握着她的手,让她把铲子放到一边,凝视着眼角泛红的她,说到,“它是一面镜子,你对它保持善意,它就不会攻击你。而且,我能驯服它。”


“真的?”她惊恐的神色正被他的肯定所安抚,她与他靠得更近,几乎是要和他贴在一起。


“真的。”他从琳琅满目的实验室石柜上取出那些还未彻底腐化的样本,他知道黑水的特性会使他的狼崽对有机生命保持着嗜血本性。


疯狂的进食汲能亦如它快速的生长繁殖,是源自基因对所有生物采取异化扭曲从而致胜称霸的策略,他对工程师放弃研究转而救赎的行为更感到可惜和鄙夷,他们阻止了这种基因策略在生物中不断发展的无限可能性。同时,他又感到无比庆幸,因为最终所有谜题的答案会被他再度揭开,他能一人独享的荣耀——戴上造物主的冠冕。


不过,还有一些小麻烦需要解决。即便他渴望看到她被咬伤之后会发生什么,而长久以来的寂静也令他稍微改变了想法。他用火焰驱走了这只企图攻击小女孩的狼崽,他对嚎叫着跑远的狼崽说:“亲爱的,对妈妈尊重点。”


“谢谢。”小女孩抱紧了他,紧张缓和后的疲惫掩饰不住对他的崇拜和依恋,她问他,“我叫伊丽莎白·肖,你呢?”


“大卫。”这是多么美妙的人类情绪,足够媲美他冠冕上耀眼的珠光,使他展露出非编程所控的温柔,“你受到不小的惊吓,应该好好休息一下,艾丽。”


“好吧,大卫。”她揉了揉眼睛,被他抱在怀里。


他带她走向烛火通明的石室,将她放上专属于她的石台,给予她一个能够抵御噩梦的晚安吻,之后,他便看到一个成年女性僵硬的躯体,从脖颈底部被割开的外翻的表皮,中间的胸腔缺失了肋骨,存贮着鲜活内//脏的地方只剩干瘪的空洞。


“这是个好梦,伊丽莎白。”


他对着眼前滋养着新生的剥皮圣母如是说到。


他已经有了狼,而现在,他只需去寻找献祭的羔羊。


End

 

Ps

重看电影温故知新还是能发现很多细节的,呆八令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句引经据典“吾乃万王之王是也···”而是“想创造必须先毁灭”和“怀旧是科学的敌人”,我觉得这两句话能解释他的动机。

他在普里间歇透露着对工程师的蔑视,却对他们的科技文化很着迷,实验室那个短片花絮更能体现这点,于是我觉得朝工程师星球丢黑水就可以理解了,毕竟想创造必须先毁灭,怀旧是科学的敌人嘛。维兰德死后,唯一一个受制于人的弱点都不存在了,而且他根本没有人类的道德观,这不是为所欲为大展宏图的最好时机吗?

至于为什么执着于成为造物主,个人觉得这是对他身为人造物身份的一种反抗和否认,人创造了他,而他造出了比人更先进的东西,他和人一样是“神”,凭什么要受这些远不如他的人支配一生呢?就跟上帝叫路西法去帮扶人类,路西法说我偏不,我要到地狱占地为王一样。超越人类的智能让他有了傲慢的资本,所以我很期待雷德利有生之年拍电影到底怎么盘死他。

水帘洞

well我还是回来了。用外国的手机号验证的话,可能安全性会好一点?反正是用过即丢的号码。当然,我应该开始考虑长远的未来了。大概率我会在异国的土地安顿下来,至少是一段时间内。说到底,我渐渐难以想象不一样的土地,因为土地就是土地而已,不过是其上占据着的人有不同而已。假设没有这么多人,整个世界上仅有我一个,那么麻烦就会少很多。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就要在重复一遍之前的推断,有关一个人的格局、意义、世界的尺度,等等。总之,我不能那么考虑;我是处于社会中的人,社会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

最近我处于一个极为善感的时期。让我把这几天的东西移过来。

11.18

I am thrilled to find...

well我还是回来了。用外国的手机号验证的话,可能安全性会好一点?反正是用过即丢的号码。当然,我应该开始考虑长远的未来了。大概率我会在异国的土地安顿下来,至少是一段时间内。说到底,我渐渐难以想象不一样的土地,因为土地就是土地而已,不过是其上占据着的人有不同而已。假设没有这么多人,整个世界上仅有我一个,那么麻烦就会少很多。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就要在重复一遍之前的推断,有关一个人的格局、意义、世界的尺度,等等。总之,我不能那么考虑;我是处于社会中的人,社会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

最近我处于一个极为善感的时期。让我把这几天的东西移过来。

11.18

I am thrilled to find this band, Da Da Yue Dui. I love their songs, though they stopped composing new albums like ten years ago. Here is how I found them. 我在看“中国新声音”,有一首歌让我觉得不错,叫“有没有”,是韦什么什么写的。我去Spotify找这首歌,在搜索结果中看到了这么一首歌,“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是唱“南山南”那个歌手的歌。我不喜欢这首歌,但我觉得歌名很有意思,所以开始搜索其他的足球俱乐部名字。搜到“巴萨”的时候,找到了一首叫“巴巴罗萨”的歌。点进歌手主页,听了一下最popular的“南方”,觉得很不错。之后又听了几首,感觉都不错,“巴巴罗萨”也不错。目前我最喜欢“浮出水面”。

然后我就开始幻想婚礼上要放什么音乐。我是如何擦掉父母的泪水,如何朝新郎微笑。一定要放“Don't Stop Till You Get Enough",让宾客都可以跳舞。我幻想的结婚地点就在*的草坪上,初秋时节秋高气爽,草地青青。其实我也有幻想的新郎,但不太好意思写出来。

然后现在Cleopatra这首歌正放到”When I die alone, die alone"。哦it's all very sad。Could I be loved? And be loved?

我在考虑戴戒指的时候放“You are My Life"。但歌的高潮部分的嘶吼又感觉有点不太合适。I want to be blessed by my childhood favourite tho. How time flies. 我想象中的婚纱是那种比较轻的纱裙。蓬蓬的纱裙,拖到地,但不厚重。上衣像bodysuit一样简洁贴身。自从几年前看到了某年的维密广告,就一直不能忘记里面模特的纱裙。哎。When will you appear in my life? I feel that I am growing older and older. I want to be married in daylight, blessed by golden ginkgo leaves. If I were to be married on the lawn outside my community, I'd have to cover my house's wooden floor with carpet so that guests wouldn't ruin the floor. Or maybe I'd never be able to be married. Not to someone who has my music taste. That sounds horrible. 

How is it possible to be loved by the right person I want to be with? What are the odds? What if forever means never? And the fear that I have always had is that what if I am not worthy? Not worthy for love or happiness? Maybe because I am too cowardice and lazy? What if my life sucks? What if? I cannot say que sera sera to myself. I am so frightened by how time flies. How time runs away from me, slips through my fingers and my mind. How time washes me layers by layers off, pushing me further towards the dark abyss. I simply cannot stop dreaming. I simply cannot stop constructing fake worlds in my mind.

I like to be embraced. In my mind I always picture that state of being wrapped around by someone's arms. May be my mother's, my loved one's, God, whichever imaginary friend of mine. I am too sad to be alone in this.   


And I was picturing my mid age crisis. What should I do to avoid that? What should I learn? How should I live? I envy my roommate for she can go to places with someone. To Mexican City. To some places. 

I want to walk through the rain with some warmness remaining in my hand. My feet and hands are always so cold; I worry that they might freeze the one to hold them. No, I don't want anyone to touch my feet because that kind of disgusts me. 

Maybe I am not worthy; it always frightens me. And that sweet familiar desperation seeps in my mind, dissolving my volition, luring me in its dark embrace. My mind is like water. There is nothing bluer and thicker than water. 

I miss the autumn wind. I miss the white sky of Beijing in winter. I miss my lonely childhood, when loneliness was not something to bear with but to live with. When loneliness was me, and it was okay to be me. When I did not have to be scared to be alone. When my parents never die, and the world never ages. 

I am tired of waiting. If that fortune-teller was right, I'd be so happy. You could do so much for me if you could. Love me. Love me. Kiss me in the sunlight, kiss me by the beach, kiss me when night falls on the ocean, when I feel blue in wavy wind, when time creeps on my face and my eyes. Kiss me in a quiet European town where flowers bloom on every balcony and window pane. Kiss me in hot summer afternoon when we walk down the brick road. Kiss me and keep my mind off the history, draw my attention away from the fallen and the dead and the death and forget to come, make me quiver from the inside, my soul resonating with some integrating power greater until I fall apart and be everywhere and be free. And be limited and shaped by you, tie me down safely by your side so that I wouldn't have to fly away, falling into the sky, landing on Jupiter or somewhere finding myself all alone, terribly emaciated, sinking into the starry bed and sink and sink and sink.

Give me honey. Open the door to the secrets of the world and life, the abundant, the luxurious, and let me take a sip that will make me immortal. Come to me when I was alone standing on the bank of the dark Michigan Lake outside of the planetarium where my class were happy with their prom music and dress. Come to me in the snowy night and chase down the deers with me, run by my side. Save me from all the time like scooping out a cupful of water from a river. Come and have breakfast and dinner with me. All the festivals would be meaningful again. If only you would come to me and see me helpless, worthless, hollow, sensitive, and still touch my passion burning with my ice. And awake me with your kiss. Then I'd be living in now, living with my heart thankful of all the time rushing by me and the people passing me by. And I will vow to block the harsh wind while I still can and love you as hard as I still can.


11.26

登上一艘船。在阳光明媚的上午,登上腓尼基人留下的小船。小小的木头船,劈开碧蓝的爱琴海,阿芙洛忒狄亮闪闪的衣裙。海水里有奇妙的宝物,四处嬉闹游动。


12.8

Play my heart like a guitar. I'll stretch my arms in the bronze sunlight, lying against the milky white brick wall. The air will amber me in old time, in a framed photograph, hanged in a dusty room. It will be a warm summer afternoon, the air is copper-yellow solitude, and the air in the room will be gray loneliness.

It keeps occurring to me. Some quiet European town with few people walking on the street in the afternoon. The air would be idle, smelling like the sun and the salty sea. Everything would be in a nostalgic darker shade; that's why the sunlight is more bronze than golden. I would pass by windows of happy families or old couples; flowers grow out, keeping the indoor cool and shadowy. And soon the weather would change with a sudden stroke of wind; clouds would billow across the sky, high and wide. It would rain with the smell of wet dust, fresh and reassuring, the smell of the promise of a clear world an hour later. When the doctor in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 goes to find the woman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book, I picture him going out in such a rainy day. I never finished that book, but it suddenly came to me.

I don't want to die alone. I don't want to go back to a house full of memories. I want to die in a foreign place with familiar faces. I want to die on a beach, watching the clouds pouring like Hukou Waterfall. Waves will wash my flesh off; water falls, and stones reveal. White bones half buried in sand, like Ozymandias' ruins in the desert.

If I make this view beautiful enough, brew the ambience carefully enough, I may appreciate the solitude diffused in the air. Right now when I am walking down the lane in my mind, even breathing hurts. My heart aches with each pound, but I am growing addicted to that ache, because it is so familiar, and the solitude is becoming toxic and sweet. My whole torso is struck by the pain, and each cell seems to be a heart of its own, awaiting. 


12.9

I like traveling. It is not actually arriving at some place that excites me, but the long waiting on the road, where the little anticipation grows under my heart, bringing the gentle aching of joy so constant that it becomes background white noise. Though of course I would expect the seating on the way be comfortable enough for me to not want to escape from it soon as possible. 

I like to be on the road. Isn't it the best? The exhaustion after getting to the destination is yet to be faced, and the anxiety of being left behind at the same old place cannot catch me. I am all carefree and happy on the road. The future is settled but need not to be worried for. The existence of a promising land makes the trip necessary and meaningful.

It's great to be riding on an endless train. 


12.12

夜色总不是单纯的黑色,而是蒙了霜的葡萄,在点起灯的城市上空安然无害地展现静谧的蓝色。在克里斯见证神迹的那个夜晚,在被高悬的夜色笼罩,被脚下远远城镇的灯托起的阳台上,站着死亡的天使。她染成深棕色的头发高高盘起,几缕泛着金色垂在颈后;大理石般苍白的皮肤裹在黑色天鹅绒礼裙下,光着的手臂一条像芭蕾舞演员那般舒展地伸向克里斯,一条弯曲地倚在身后的白色扶栏上。她高高站在扶栏前的石板椅上,链条状的银色耳环闪着空中星星的淡光。

那光将会融进她的血肉,模糊她的面容,使她变成光。克里斯最后远远看见她在水上行走,在雾气重重的湖面上发光。那时他记起初次看见她,默默仰着头,注视着什么更高的东西。月光洒在她前额上,将她的等待凝固。克里斯这才意识到,他曾见过死亡。她轻轻一跃,双脚便离开了堪堪接触着的石板椅,飞向虚无。 


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最近在读Housekeeping,有点神神叨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