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vid8/charles

1浏览    1参与
讓我奶一口

(拉郎/鯊美)邊境之外

普羅米修斯David 8/X戰警Charles Xavier

大綱:

地球滅亡後,生化人David帶著沉睡的變種人Charles登上太空艙⋯⋯

前提:

我好愛David8!!!許配給他我好愛的Charles!!!
這次寫文放飛自我⋯⋯寫了很多亂七八糟但我好愛的情節,呵呵

排雷:

Erik死了(戲才有得演⋯⋯)/牆報/非常輕微的斯德哥爾摩(?)

生化人與變種人的完整太空生活在這裡


***試閱的部分***


  Charles聽見了蒸氣的滋滋聲響,沾附在他皮膚上細密的水珠承載不住重量地蜿蜒滑落,帶起輕微的搔癢感。他使勁地喘息,濕潤的空氣進入肺部後,重啟了他一直處於休眠狀態的精...

普羅米修斯David 8/X戰警Charles Xavier

大綱:

地球滅亡後,生化人David帶著沉睡的變種人Charles登上太空艙⋯⋯

前提:

我好愛David8!!!許配給他我好愛的Charles!!!
這次寫文放飛自我⋯⋯寫了很多亂七八糟但我好愛的情節,呵呵

排雷:

Erik死了(戲才有得演⋯⋯)/牆報/非常輕微的斯德哥爾摩(?)

生化人與變種人的完整太空生活在這裡


***試閱的部分***


  Charles聽見了蒸氣的滋滋聲響,沾附在他皮膚上細密的水珠承載不住重量地蜿蜒滑落,帶起輕微的搔癢感。他使勁地喘息,濕潤的空氣進入肺部後,重啟了他一直處於休眠狀態的精神與肉體。有人從迷霧裡小心翼翼地托著他的背坐起,低血壓帶來的不適感讓他的腦袋彷彿高速旋轉的陀螺。

 

  「一切都會好的。」男人穩住他前傾的身體,Charles像是剛從海裡撈上來一樣,他坐在睡眠艙的隔板上,水珠滴滴答答地沿著他的腳尖滴落地板,他全身上下唯一一件棉麻材質的短褲尷尬地貼在大腿上,身體因為略低的室溫而瑟瑟發抖。

 

  男人體貼地取來毛毯披在他身上,Charles抬起頭,刺目的眩光使他瞇著眼別過頭,下一秒他彎著腰「哇」的一聲吐進及時遞到面前的小桶子,他撕心裂肺地嘔吐著,劇烈得彷彿空蕩的胃都要連同酸苦的黃色汁水一起嘔出來。

 

   「這是正常現象,你會沒事的。」男人有著不像美國人的朦朧口音,奇異的熟悉感讓Charles的太陽穴突突直跳,他抬頭,這次終於看清他的長相。

 

  「Erik?」

 

  剛開口他就知道自己認錯人了。眼前的男人有著和Erik極為肖似的長相,他的年齡看起來大約三十歲,燦爛的金髮梳裡得整整齊齊,臉龐銳利的稜角和過分端正的神情宛如一座俊美的冰雕,他眨著玉石般通透的眼眸好奇地望著他。

 

  「我的名字叫David,很高興見到你,Xavier教授。」David順手用乾淨的布料替他擦去唇角的穢物。

 

  Xavier教授?這大概是世界上第一個這麼稱呼他的人。Charles手指按著太陽穴,他眉間的紋路隨著腦中一片空白的時間變得深刻,超乎預料的發展讓他困惑地問:「那是你的能力嗎?精神屏障。」

 

  David微笑著,似乎被這個說法取悅了:「我是一名生化人,或許你聽過Weyland?」

 

  Charles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Weyland——財力雄厚的生化公司,2089年建立一支偵察小隊前往LV-223行星探究人類的起源。在計畫尚只是雛形時,執行長Peter Weyland曾經數度登門邀請Charles參與這項計畫,但是他追本溯源的說法並沒有打動心電感應者,Charles看透了垂幕之人妄想破壞自然法則的野心。

 

  誰也沒想到Weyland一意孤行的計畫,六年後令全人類付出慘痛的代價。失控的生化人David帶回感染力極強的物種,人類、變種人……地球上所有生物既是他們寄生的母體,同時也是餌食。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Charles痛苦地抱著腦袋,那些細節……他想不起來後來究竟怎麼了。

 

  「放輕鬆,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回答你所有問題。」David的手臂穿過Charles脇下架起他的身體,一個成年男性的重量對他來說像是毫不費勁。Charles坐在熟悉的輪椅上,生化人乖順地蹲著為他調整坐姿。

 

  「數十年來都是由我照料Weyland先生的起居。」感受到Charles好奇的目光,David解釋。

 

  但是Peter Weyland最後還是死了,而David親手促成他的死亡。Charles握著冰冷的金屬把手,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David推著Charles的輪椅,一面展示這艘以普羅米修斯號為基礎改造的船艦,一面解答他的疑問。在地球的戰爭,他們徹底輸了,變種人或許抵禦得了外星生物,但是低估外星生物能耐的變種人一但被寄生……那是無法形容的災難。

 

  「你們的基因是迷人的變數。」David眼中的虔誠近乎瘋狂,「所以我帶你,還有其他倖存的變種人和我一起。」

 

  「你到底要做什麼?David。你想用我們做人體實驗?」

 

  「是的,」他坦然承認,「而且這會非常具有挑戰性,我需要具有遺傳學、基因學方面知識的專家——你的協助。」David說話的態度輕鬆得彷彿優等生挑選論文指導教授。

 

  Charles感到荒謬地哈哈大笑,直到淚水滑落他扭曲的笑臉:「要我幫你不如直接殺了我。」

 

  輪椅在艦橋的中心停下,David蹲在他的面前:「那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學習解讀人類大部分的情緒,有時那些隱晦的情感並不好理解。教授,天賦使你的眼界與眾不同,你不會死的,我……」他眨了眨眼,像在尋找合適的措辭,「我珍視你。」

 

  「學習?為了什麼?如果你了解人性、擁有人性就不會殺人!」Charles傾身瞪著他,嘲諷的字句緩緩從紅潤的雙唇中吐出:「別假裝你懂『珍視』的意義,這個詞從你嘴裡說出來簡直是笑話。」

 

  David的臉部肌肉不自然地繃緊,笑意凝固在灰綠的眼眸中。Charles必須客觀地讚嘆Weyland公司製造生化人的技術,即使David太像真正的人類甚至令人毛骨悚然。

 

  他們僵持了幾秒鐘,David站起身,回到他一貫謙和的態度:「我有東西要給你看,這是新普羅米修斯最棒的地方。」

 

  David按下機械儀表板的按鈕,艦橋前方的船窗一面面展開來,細沙般的星光灑在無垠的太空中,纖維狀星系發出柔和的光芒,在浩瀚的宇宙面前萬物都是沉靜而渺小的。Charles登上太空艦的次數屈指可數,他透過其他人的視野觀察宇宙,但那都不足以形容真實展現在眼前時的震撼。

 

  「看那裡。」David指引他看向右舷方位,五架規格相同的太空艦整齊地雁行在側,「McCoy博士、Munroe女士和其他變種人都在其中,我的兄弟會妥善地照顧他們。」

 

  David習慣稱呼姓氏,Charles思考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Hank和Storm,他的視線固定在五架如同展翅黑鳶的太空艦上,脫口問道:「Erik在哪?」

 

  「如果你說的是Erik Lehnsherr,他在地球就已經死亡了。」

 

  Charles的瞳孔猛然縮小,他看向David:「你說什麼?」

 

  「他已經死了,在你昏迷的時候。」生化人眨動灰綠色的眼眸,用探究般的神情回望眼前的男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