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acury

2422浏览    25参与
estalydia

黑脑洞·也许有一天我会写的deacury

好像deacury文基本都是炯暗恋弗莱迪模式啊,但我脑的情节总是反过来的,我总觉得是牙在追求炯(“炯是我所见最有男子气概的人”),但是被拒绝了因为炯觉得自己真的是直的,并且女友怀孕了,他准备结婚。

对了,从技术上来讲,不是牙炯,而是炯牙。


牙尊重了炯的意志,从此两个人就规规矩矩的,在音乐上越来越合拍,难以抑制地互相吸引,私生活却刻意远离。

牙牙求而不得,开始寻欢作乐,希望能找个人爱他,同时发现任何人都无法让他停下来。炯也陷入了越来越强烈的性向危机,他开始审视自己对牙究竟是怎么样的感情,随着越来越自省,婚姻也亮起红灯。

种种刺激下炯终于鼓足勇气打算和牙表白,纠正当初的错误决定。

但...

好像deacury文基本都是炯暗恋弗莱迪模式啊,但我脑的情节总是反过来的,我总觉得是牙在追求炯(“炯是我所见最有男子气概的人”),但是被拒绝了因为炯觉得自己真的是直的,并且女友怀孕了,他准备结婚。

对了,从技术上来讲,不是牙炯,而是炯牙。


牙尊重了炯的意志,从此两个人就规规矩矩的,在音乐上越来越合拍,难以抑制地互相吸引,私生活却刻意远离。

牙牙求而不得,开始寻欢作乐,希望能找个人爱他,同时发现任何人都无法让他停下来。炯也陷入了越来越强烈的性向危机,他开始审视自己对牙究竟是怎么样的感情,随着越来越自省,婚姻也亮起红灯。

种种刺激下炯终于鼓足勇气打算和牙表白,纠正当初的错误决定。

但牙这次拒绝了他,他告诉炯说他永远爱他,但太晚了,他怀疑自己得了艾。

于是,在魔力巡演结束时,炯崩溃了,在舞台上砸了贝斯。

牙的状态越来越差,炯陷入了越来越强烈的自责。他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们原本可以有长久的关系,避免所有悲剧发生,一切都因为自己不够勇敢。

从此他再也没能恢复过来。


我甚至连题目都想好了:《漫长的告别》,致敬钱德勒。

幻想世界里的炯从1997年出发,逆着时间线上溯,和每一个年代的弗莱迪相遇然后说再见,“每一次说再见,都是死去一点点”。最终他回到了1971年,白发苍苍,满心荒凉,而弗莱迪青春如朝阳。炯对弗莱迪说你会有锦绣未来,你会成为传奇,弗莱迪回答谢谢你很像我喜欢的一个人,然后他们上床了,就像他们在26年前原本应该做的那样。

从此炯·迪肯再也没有回到现实里。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个黑脑洞,假如哪天我特别抑郁,需要好好哭一场,我就把它写出来。

歪酱括弧感叹号

【Deacury/Maylor】怎么搞好学生呢

Deacury / Maylor

皇后乐队衍生

大学生au



01

Mercury想追隔壁班Deacon这件事情基本上除了Deacon本人之外,连学校的邮差都略知一二。

倒也不是Mercury想让这件事变得人尽皆知,实在是他觉得仅凭自己真的搞不定Deacon,可是即使那位邮差先生都帮他递了两次匿名情书了,Deacon依旧如故,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Mercury非常沮丧,真的非常沮丧,他的性子让他无法直接当面表白,毕竟对象是John Richard Deacon啊,他成绩优秀,人缘也好,没有人不喜欢他,简直完美得像是天使一样,如果他贸然上去告白吓到他了就是大罪过了,所以他甚至...

Deacury / Maylor

皇后乐队衍生

大学生au



01

Mercury想追隔壁班Deacon这件事情基本上除了Deacon本人之外,连学校的邮差都略知一二。

倒也不是Mercury想让这件事变得人尽皆知,实在是他觉得仅凭自己真的搞不定Deacon,可是即使那位邮差先生都帮他递了两次匿名情书了,Deacon依旧如故,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Mercury非常沮丧,真的非常沮丧,他的性子让他无法直接当面表白,毕竟对象是John Richard Deacon啊,他成绩优秀,人缘也好,没有人不喜欢他,简直完美得像是天使一样,如果他贸然上去告白吓到他了就是大罪过了,所以他甚至都不敢在情书最后留名。

May是Mercury的朋友,嗯,其实严格说来也不算是朋友,只是May的性格让他实在没办法对一个十分钟内叹三十多口气的人视而不见,尤其这个人还一直在你旁边。May有时候也会想,等他老了肯定会成为那种极端动物保护者,每天举着牌子在首相官邸门口游行,拒绝人类捕杀水母什么的……

“Freddie……”May整理了一下语言,开口道:“要我说你还是得多接近一下Deacon,不然你再闹得声势浩大,他不知道你的心意都是白搭,你说呢。”

“操,Bri,亲爱的,你可以闭嘴吗?”Mercury把脸埋在手臂里趴在桌子上,声音闷闷地,但丝毫不影响他骂人:“我是傻吗我不知道要靠近他,问题是我怎么靠近他?我甚至觉得我在他面前就会被打回原形……变成一只成了精的黑猫什么的………”

Brian May从来不说脏话,即使现在他很想说,但他努力深呼吸了一下,说:“……我的意思是,他最近不是参加了学校的乐队吗?他们每天都会在草坪排练……”顿了一下,他面带微笑地说:“给我滚去参加乐队好吗,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傻逼。”

“……”Mercury抬起头,倒是没有在意May的后半句话,他说:“那你可以把吉他借我吗?”

May有一把吉他,是他和父亲一起做的,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宝贝。

“就是你那把,Red什么的什么的吉他……”

“Red special……”May说:“可是Deacon弹的是贝斯,你借吉他有用吗?”

Mercury一双眼睛瞧着他,仿佛在看什么智障一样地说:“那May先生,您有贝斯吗?”

“……”



02

Mercury会一点吉他,用他自己的话是,只会一点简单的和弦,在喜欢的人窗台下面唱个歌是足够的。

他抱着吉他在May忧心忡忡地注视之下,偷偷潜入了草坪上正在排练的学校乐队。

Deacon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小外套,脖子上规规矩矩地系了一个蝴蝶结领结,头发软软地披在肩上,此时正一本正经地弹着贝斯。

他弹贝斯的样子非常认真,微微抿着点嘴唇,低垂着眼睛看着贝斯弦,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面笼出一小片阴影,阳光落在他的头发上,让他整个人像是什么教堂里的圣母雕像一样美丽。

Mercury坐在他旁边,小心地瞧着他,想了一百八十句开场白,死活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突兀。

到底还是Deacon先看到了他。

他抱着贝斯朝Mercury这边靠了靠,眼睛闪闪的全是笑意,因为乐队正在排练,他凑到Mercury耳边,用特别小地气声一个字一个字说道:“你怎么来了呀?”

Mercury觉得耳朵有点痒,像是被一阵带有Deacon味道的微风一下子裹了个严实,对方是真的见到熟人所以开心,他这儿倒显得有点心怀鬼胎了。

于是他低下头,有点心虚地拨了一下吉他弦说:“嗯………我想来学学吉他………”

或许是声音太小,也或许是别的原因,总之Deacon没有听清楚,于是他又往Mercury这边靠了一下,弯下身子想要去直视Mercury低垂着的眼睛:“你说什么呀?我没有听清楚。”

倒是问得堂堂正正,措辞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但就是这张天使一样的脸,突然在他面前放大无数倍,让他呼吸突然一滞,险些拨断了Red special的吉他弦。

想想还真挺后怕的,到时候就不是追不到Deacon这么简单了,May可能真的会杀了他。

Mercury觉得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呢,不然也不会被天使本人震撼到这个地步,说不定自己可能真的是地狱那挂的,这也算是靠近圣物了,所以才会受这么大刺激吧。

“我也很喜欢吉他,”Deacon听清他的来意之后,抱着贝斯说:“可是我真的一点都不会,不然你教教我吧?”

“我自己也挺半吊子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显得特别没有底气。

Deacon却完全没有在意,露出一个满分微笑说:“教我显然绰绰有余啦!晚饭后就在这里见吧。”



03

“事情就是这样……”

May抱着他的吉他来来回回检查了个遍,听完Mercury的话,他把吉他往怀里抱了抱:“那晚上还得把Red special借你吗?”

“对。”Mercury倒是一点也不含糊:“这可是你的主意,你得负责到底。”

May摸了摸Red special的琴弦,心想,父债子还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Mercury到草坪的时候,Deacon已经在那里了,他抱着贝斯在草坪上慢慢地弹着一段不知名的旋律,微微闭着眼睛,不知道是路灯的光还是星光落在他一半的侧脸上,让他显得更加温柔浪漫,接着他就睁开眼睛,看到了愣在面前的Mercury。

“你来啦!”他从草坪上坐起来,半跪着挪到Mercury身边,自然地伸手就把他拉到自己旁边坐下,然后轻轻拍了拍Red special的琴身,笑说:“好啦!开始吧,大音乐家。”

Mercury弹了一首很早之前写的情歌,这首歌他甚至从来没有给其他人听过,连May也没有,旁人只知道他会弹钢琴,偶尔去教堂给唱诗班伴奏,却从来不知道他时常自己写歌,写在报纸侧面的空白里,或者课本的角落里。

Mercury认真地弹着吉他,唱着甜蜜温软的情歌,周围有初夏轻缓的晚风还有偶尔的虫鸣点缀在空气里,Deacon有些出神,说实在的,其实他也并不是真的想要学吉他,但是眼下的气氛美好得有些不真实,倒真的在他的意料之外。

于是在在第二段副歌的时候,试探性地用贝斯跟进了这首曲子,Mercury抬头看他,他也看回去,眼睛弯弯的像是落进了星星一样,他张了张嘴,用嘴唇说道:

“好听。”

Freddie Mercury觉得这是自己离天使最近的一次了。


04

May就不一样了,他在想方设法下地狱。

他过去不怎么常去学校旁边酒吧,因为他实在是觉得那些地方过于吵闹了,男男女女心怀鬼胎地互相试探,真的很没意思。

但是最近他开始常去了,用他的话说是因为突然觉得那家酒吧的威士忌挺好喝的,但其实明眼人都清楚,哪里的威士忌不是威士忌呢,他是为了酒吧新来的鼓手,Roger Taylor罢了。

那个鼓手很有意思,他从来不老老实实地坐在鼓后面,每天都在变着花样地出风头。

比如穿一身附近学校的女学生制服,裙子提得高高的,把黑色的丝袜撕出裂口,露出两条修长的腿,下面有喝多了的人冲着他吹口哨,也有人尖着嗓子叫他贱货,让他滚蛋,他却丝毫不在意,劈手就把鼓槌甩到那人脸上,竖着中指龇牙笑说:“FUCK U!”

好不容易开始唱歌,这边主唱刚刚唱到一半,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变了节奏,一双手敲得飞快,后半首歌直接把主唱唱到断气,完事儿他还龇着牙嘿嘿笑着跟观众谢幕,然后在主唱杀他之前飞快跑掉。

这一跑就撞到了路过酒吧门前的May。

May对天发誓他那天只是出门散步,实在没想到出师不利被这么个瘟神撞了个满怀。

May没看清楚来人,只觉得一个金色长发的身影撞进了自己怀里,还穿着自己学校的女生制服,以为是什么清纯女学生在酒吧被恶徒纠缠不清的桥段,于是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跑,直到跑到安全的地方,才停下。

Taylor确实没想到这学生打扮的人跑起来这么快,大概是因为腿长吧,他被拽的就快要起飞了,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他甩开手就开始骂人:“我操,你有病是吧?跑什么跑?”

May被他骂懵了,这才发现这人不是什么女学生,而是一位暴躁男士,此时他正把金色假发从头上拽下来随手扔到路边,抬起头看着他,理直气壮地问:“有烟吗?”

问完见他没答复,噗地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我居然在问优等生有没有烟……看来真的不能喝那么多酒了……”

May没等他说完,把烟掏出来递给他,甚至还划了根火柴给他点燃。

Taylor用力吸了口烟,一下心情大好,饶有兴趣地问May:“没想到你居然抽烟。”

“不抽,”May不动声色地后退两步,躲开Taylor吐出的烟圈,不咸不淡地说:“防身用。”

Taylor眯了眯眼睛,半晌伸出手说:“Roger Taylor,鼓手。”

May也没含糊,握住他的手说:“Brian May,附近学校的学生。”

那个时候,May的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Taylor手掌里的茧摩擦着他的手心,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觉得有些事情,也许要发生了。



05

Taylor根本没让他等很久,第二次在酒吧碰到的时候,就把May堵在墙角吻了他。

那天本来说好他要带吉他过来弹给他听,但他没带,还扯了个理由说什么借给别人了,鬼都知道他多看重他那把吉他,就是不愿意弹给他听罢了。

Taylor很是生气,于是拽着他的领子就吻了他。

May很高,Taylor不得不稍微踮起脚尖,他的嘴唇很软,带着点威士忌的味道混合着他身上干净的肥皂味道让Taylor心里燃起了一簇小小的火苗。

他吻得深入,却一不小心被路过的醉鬼撞了开来,他刚想破口大骂,就被May扣着后脑拽了回去,这一次他成了被动的那一边,一个不注意,对方的舌头就长驱直入地占领了他的口腔,几乎夺走他的呼吸,强势得不像是May。

他把手从May的胸口慢慢滑到腰间,解开他的腰带就要往里伸,May顿了一下,抓住Taylor不安分的手,后退了半步,哑着嗓子说:“你很没有礼貌。”

Taylor哪里会把这话当真,他咧嘴笑着说:“难不成你其实喜欢我上次那身儿?”

“……”

“行啊,我也不是不能满足直男这么点要求……”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May用力抓紧手腕,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里,他能听到May狂跳的心脏。

半晌,May才松开他,伸手把他脸上的乱发整理好,甚至用指腹抹了抹他被吻到发红的嘴唇,这才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还有早课,你也早些回去不要再喝酒了,晚上凉,一会把这个穿着再出门。”

Taylor鬼使神差地接过他的外套,老老实实地听他絮叨完,居然半点都没有不耐烦,更没有打断他。

太诡异了,Taylor反应过来的时候,May已经离开了,他把他的外套穿上,给自己点了根烟,想要好好捋捋这事儿,却发现,对这样的人,自己竟然半点经验都没有。

这实在太诡异了。



06

Taylor一杯酒都见了底,Deacon才慢悠悠地出现,他还是规规矩矩地穿着衬衫和长裤,衬衫的扣子甚至扣到了领口顶上。

过去Taylor肯定会针对他的衣着说两句,最常说的就是他保守得像个修女,但这一次他没这个心思了,愁眉苦脸地像只蔫了的小狮子,Deacon刚刚坐稳,他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Deaky,怎么搞好学生,你告诉我,怎么搞好学生啊……”

Deacon白了他一眼:“你行行好,别祸害人行吗?”

Taylor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手舞足蹈地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好吗!明明不抽烟不知道为什么整天身上揣着烟,没事儿就来酒吧找我,说好要给我弹吉他,第二天又空手来,玩什么欲擒故纵啊!”

“可你看起来很吃这套啊。”Deacon招呼酒保给自己满上酒,笑着说:“我看啊,这次根本不是你搞好学生,是你被好学生搞了。”

Deacon和Taylor是多年的朋友,两人看起来天差地别的,实际上都能算上半个青梅竹马,所以基本无话不谈,虽然Taylor看上去到处留情,可是意外的每一个他上心的对象都要来和Deacon说一说,这一次的May也算是Deacon的同学,则更是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只是没想到Deacon这个人一点给他提意见的意思都没有,句句都在嘲讽他,可恶的是,说的还一点都没错。

这要搁在往日,Taylor早就尖着嗓子骂人了,但今天他只是把酒喝光,垂头丧气地说:“操,你他妈的,说的太对了,我他妈的被好学生搞了!”

顿了一下,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忽地抬起头说:“说起被好学生搞,你也有经验啊,你整天搞好学生,最近不是又有个好学生想搞你??你跟我说说到哪一步了,亲了没搞了没?……”

Deacon摇了摇头:“比你还惨。”

Taylor有点难以置信:“他不会还觉得自己在暗恋你吧?”

Deacon点头:“对,不仅如此,他对我给的所有机会全部熟视无睹,非得按自己的节奏来,也不知道谁给他出的主意要他也加学校的乐队来接近我,这算什么馊主意?就不能直接点吗?我每天收180封情书,他不写名字谁知道是谁啊!”

“这主意也太蠢了,”Taylor给他们两个都满上酒:“所以你们现在还在口嗨的地步?”

“对。”Deacon说:“上周还是我邀请他教我弹吉他,结果我坐在草坪上闭着眼睛,就等着他来亲了,他居然给我站在那看,这就是好学生哈。”

“对啊!上周我这儿也是!天雷勾地火了,我连裤子都给他解了,他跟我说要我早点回家别着凉???”

“我看我俩得拿出十年跟他们耗,十年能上个床吗?”

“我看悬……”



07

另一边,Mercury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吸了吸鼻子,对身边的May说:“我下次给他弹什么歌啊,我觉得我情歌都唱尽了,他怎么还是不懂。”

May有点心不在焉地敷衍道:“那你就接着唱,唱他个十年,唱到他懂为止。”

Mercury白了他一眼:“你就等着被酒吧小混混玩弄感情然后无情抛弃吧。”

“Roger不是那样的人……”

Mercury笑了,阴阳怪气地说:“是了,能忍你唠唠叨叨的也不是什么一般的小混混,要不观望个十年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就被楼下一声尖叫打断了,叫得是他的名字,但是完全陌生的声音。

Mercury走到窗边一看,窗户下面有两个喝得醉醺醺的人,其中一个是Deacon,另一个金发的少年正是刚刚尖叫的那位,看到他出来,举着酒瓶冲着他尖声喊道:“你就是Freddie Mercury??没出息的东西!还不滚下来把你男人接走?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John Deacon了!!你还在这儿给我慢悠悠地唱歌!等什么呢你!!”

喝醉的Deacon软绵绵地靠在金发少年身上,听到这话也抬起头含糊不清地说:“就是,等什么呢你!”

Mercury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这边May就早他一步冲下了楼。

他从金发少年手中接过Deacon的时候,还在思考这一切是不是发生得太快了,却没想到,怀里喝得软绵绵的人,突然伸手就拽着他的领子吻了他,一边吻一边咬他的嘴唇,咬牙切齿地说:“妈的,再等下去地球都毁灭了。”

而另一边,May抓着Taylor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我是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喝这么多酒了,你们两个就这样到这来路上被车撞了怎么办?你还给我龇牙咧嘴的,你有什么毛病啊,Roger Taylor??”

Taylor则任由他抓着自己摇晃,等May完全说完,他才龇牙笑着,凑近May,一字一字说:

“B·I·T·E·M·E!”




FIN

拉比露丝

Deacury小段子

炯:*奇怪的腔调*I love you babe I love you forever

牙:I love you too. Don’t be shy,Darling.

炯:不不不Freddie你误解了!我只是想试着唱一下我新写的歌!

牙:噢我没注意到你是在唱

牙:

牙:*认真*Deacy,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叫我

炯:*奇怪的腔调*I love you babe I love you forever

牙:I love you too. Don’t be shy,Darling.

炯:不不不Freddie你误解了!我只是想试着唱一下我新写的歌!

牙:噢我没注意到你是在唱

牙:

牙:*认真*Deacy,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叫我

拉比露丝

Deacury小段子

约翰·理查德·迪肯私下里和弗雷迪·莫库里很相像。他们都喜好安静,内向而且温和。

约翰·迪肯相信他,他们总做一样的决定。


舞台上的弗雷迪·莫库里变得光芒万丈:像世界的冠军,像宇宙的王子。自信、深情、无拘无束。

他总能鼓起勇气,丝毫不害怕或紧张,他享受表演。

约翰·迪肯想:“那我也一样。”

弗雷迪·莫库里飞的离太阳太近。他被上帝早早的带走了。

自此,他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约翰·迪肯想:“那我也一样。”

约翰·理查德·迪肯私下里和弗雷迪·莫库里很相像。他们都喜好安静,内向而且温和。

约翰·迪肯相信他,他们总做一样的决定。


舞台上的弗雷迪·莫库里变得光芒万丈:像世界的冠军,像宇宙的王子。自信、深情、无拘无束。

他总能鼓起勇气,丝毫不害怕或紧张,他享受表演。

约翰·迪肯想:“那我也一样。”

弗雷迪·莫库里飞的离太阳太近。他被上帝早早的带走了。

自此,他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约翰·迪肯想:“那我也一样。”

歪酱括弧感叹号

【Deacury/牙炯】PARADOX

WARNING:

* 皇后乐队衍生同人 cp是Freddie和John

* 全是妄想 OOC警告

* 或许有吃牙炯的姐妹吗?


01


他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录音室睡着,过去录音室的沙发总是被女孩子们占领着,不过有时候他能蹭到Freddie的琴凳坐下歇会,但大多数时候并没有这种休息时间。


不过比起这些,他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醒来?


“这都几点了人都去哪儿了?”来人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录音室,目光落到他身上:“我就知道只有鼓手和吉他大牌得要命,”顿了一下,他说:“早上好,Deaky。”


面前的人还是多年前...

WARNING:

* 皇后乐队衍生同人 cp是Freddie和John

* 全是妄想 OOC警告

* 或许有吃牙炯的姐妹吗?



01


他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录音室睡着,过去录音室的沙发总是被女孩子们占领着,不过有时候他能蹭到Freddie的琴凳坐下歇会,但大多数时候并没有这种休息时间。


不过比起这些,他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醒来?


“这都几点了人都去哪儿了?”来人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录音室,目光落到他身上:“我就知道只有鼓手和吉他大牌得要命,”顿了一下,他说:“早上好,Deaky。”


面前的人还是多年前的样子,微卷的长发厚厚地包裹着他棱角突出的脸,一双眼睛像是一汪不见底的湖水,浓郁又深邃。


“Freddie……”


他的嗓子哑得厉害,但还是努力喊出了这个名字,仿佛担心开口面前的幻影就会碎掉。


越过Freddie,他看向后方的玻璃门,那上面映出了此时他的脸——错愕又别扭,但十分年轻。

一点也不像个已经年过六旬的老人。

“Deaky?”Freddie有点不解面前人变幻莫测的表情,一边熟门熟路地拿出柜子里的龙舌兰给自己满了一杯,一边问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做梦了?”

John Deacon没有说话,其实算是默认。


02


John有时候觉得人生很像是一场骗局。

比如他一直游离在摇滚明星的生活方式外,当着他的好好先生,好好父亲,和舞台中间光芒四射的那个人永远保持着友好而微妙的距离,但直到那个人离世之后,John才明白,那个人和Queen一样刻印进了他的血液,耀武扬威的,没有任何道理。


有些话有些事再也没有机会实现,过去那些理所应当的时间一下子变得名不正言不顺了,仿佛一夜之间全都变成虚妄一般。


那是比切肤之痛更加难熬的窒息的空虚。


所以现在的他,看着面前在调音台面前上蹿下跳的Freddie,实在有点摸不到头脑,他以为数十年过去了,他早就应该可以坦然接受的事情,结果还是会这样入他的梦吗。


这样想着,他伸手想要悄悄捏一下自己的大腿,但犹豫了半刻,还是放下了手——他还想再看看他。

即使只是梦里。

有点可笑。


助理跑来报信,说是Roger昨晚喝嗨了,这时候说什么也不肯起床,Brian正在和他拉锯战,照过去的经验来说,一时半会也是来不了了,Freddie倒是没当回事,他们过去也偶有分开录音的时候,所以他只是翻了个白眼,就招呼John一起进了棚。


录音结束的很顺利,Freddie已经连着把这首歌唱了无数次,但他好像一点也没有疲惫似的,他唱歌的样子还是那样,仰着头,轻轻地握着拳,头发随着他的身体的节奏摇摆着——John过去从未这样认真地观察过录音时的Freddie。

最后一段贝斯录完,调完最后一个音,Freddie满足地叹了口气,笑嘻嘻地说道:“去他妈的,我可真是天才。”


John没说话,他没有经验,不知道在梦里该说什么,只是默默把贝斯从身上取下来。


“Deaky——”他放下贝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Freddie过去总是这样喊他,声音拖的老长,和他唱歌的声音不一样,Freddie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有点粘粘乎乎的,像是小猫爪子一样挠着耳朵。


他回过头,Freddie站在录音台前看着他,眼睛亮亮地,他说:“你上次和我说的那首歌,写好了吗?”


“……?”

“Oh come on!就是那首……”Freddie往前走了一步,仰起头慢慢哼唱道:“Spread your wings and fly away……”


John觉得心跳停了一下,真实意义上的呼吸一窒。


这个梦真实到几乎是时光重置,他想起当年他写Spread your wings的时候,Freddie就是这样靠在录音台旁边看着他,那天录音室里也是只有他们二人,平日一向热闹的Freddie却安静得不像话,在他放下吉他的时候,Freddie说:“我想唱这首歌。”


John努力笑了一下,但即使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也能想象自己这个笑看起来不是很妙,他说:“快了,就快写完了。”


全文戳这里

Sangster

无限复习仅有的录像 然后注意到的
这个眼神算是无敌了吧!
简直alpha无疑!!!_(:3」∠❀)_
就这么看着炯。。
不过炯端着摄像机好萌啊!好可爱!

无限复习仅有的录像 然后注意到的
这个眼神算是无敌了吧!
简直alpha无疑!!!_(:3」∠❀)_
就这么看着炯。。
不过炯端着摄像机好萌啊!好可爱!

🇫🇮J

Deacury💗💗💗💗💗

P1两人的姿势和站位太完美了我哭😭

Deacury真的又甜又虐😢

去听Brighton Rock,校长的歌总是让人想落泪


Deacury💗💗💗💗💗

P1两人的姿势和站位太完美了我哭😭

Deacury真的又甜又虐😢

去听Brighton Rock,校长的歌总是让人想落泪


西临

《a guide to Queen ships》

油管科普向视频:https://youtu.be/pCo7lDF5iBk

***真·科普向,细数各种排列组合及名场面,涉及照片采访花絮live各种。

***up主妙语连珠。(最狠的可能是“just saying I've seen gay porn straighter than that.”我真实笑抽)

***合唱“all day long”也是我入坑点!该死的甜美!(附一个各种all day long的cut:https://youtu.be/P82ZoWaiK9s,顺便提一句之后的bass solo极其带感我社保。

***视频里截图提到的“John一定要有Freddie...

油管科普向视频:https://youtu.be/pCo7lDF5iBk

***真·科普向,细数各种排列组合及名场面,涉及照片采访花絮live各种。

***up主妙语连珠。(最狠的可能是“just saying I've seen gay porn straighter than that.”我真实笑抽)

***合唱“all day long”也是我入坑点!该死的甜美!(附一个各种all day long的cut:https://youtu.be/P82ZoWaiK9s,顺便提一句之后的bass solo极其带感我社保。

***视频里截图提到的“John一定要有Freddie在边上才能上台表演”,这个很可能是真的,之前似乎看到过这个采访还是文字。(还印象深刻的是看到“John每次上台之前都要先把自己灌得一塌糊涂才能克服社恐”以及一个某次演出后庆功趴体John已经醉到地上不省人事的视频,他太可爱了吧!)

***截图自行脑补。lof网页版打不开,app又没法添加图片我枯了。


以及,最近发现自BoRap上映后,万年没粮的Queen,骤然涌现一大波粮,排列组合多人抹布毫不在意的洋妞在爽就完事了的角度来说还挺可爱。

——然后我惊觉,过期rps真带感???磕人设可耻但也太好磕了吧???

***我入坑还是太年轻了根本没多想(04年只懂看资源看照片连采访都看不懂+小学四年级能想什么呀(虽然初一就搞日漫同人去了咳),后来的漫长年月里只听歌,由于Queen在我心里的白月光地位太超然、所以也从来没往歪处想过(“还能这样ship的吗”),最近由于一波热度才惊觉rps宝藏。 

***当然啦,这四个大宝贝哪怕不磕cp就磕纯友情也好磕得不行。Queen团友谊万古长青。

***其实滚圈各种rps都很香。比如隔壁飞艇和枪花也是Queen同款真香。——这么一想Queen的rps真是圈内罕见的甜到底啊?!更别提有maylor这款金婚!

***不止1/3太太都爱用歌名歌词当标题,我百感交集甚至有点深沉而复杂酸涩的甜蜜?!

***善用搜索小技能,尤其是啥啥warnings。当然粮仓也不止AO3,我还在简单粗暴谷歌搜cp+fanfic,暗搓搓求一波推荐。

***一向杂食排列组合来者不拒(。(但莫名不喜洋妞有时过于感性地把John写太软,尤其H/C场景下。好吧虽然他的确很软?!但还是帅的呀!而且看看他的某些夜店老司机照片这人还真不是傻白甜小白兔!虽然我总喊他傻白甜但是滚圈真的没有真·傻白甜啊都是社会哥啊!(迷之宣言。这段划掉。


***归根到底,rps只是怡情,磕单人人设颜粉啥啥的…我也管不着。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多听听歌听听live吧。说实在的我其实也不那么在意音乐之外的很多东西——只有音乐,这才是广大摇滚社会哥之所以闪闪发光的决定性原因呀。

(附之前为给朋友卖安利写的曲推:http://sirion.lofter.com/post/1cb17ac5_12e18abfc 纯属个人喜好)

🇫🇮J

今天又是磕Deacury的一天!!

生活真的美好!!

别跟我提’39别跟我说什么不能再见!!天使想见就能见到了!!

今天又是磕Deacury的一天!!

生活真的美好!!

别跟我提’39别跟我说什么不能再见!!天使想见就能见到了!!

就是你们扣

昨天边看碟边截了几张图,顺便po一下附赠的内页

74年真的很仙很仙啊,四个美少女

昨天边看碟边截了几张图,顺便po一下附赠的内页

74年真的很仙很仙啊,四个美少女

就是你们扣

转自ins:rogers.wife

由于上传的这位没多说是什么时候,所以我只能猜测类似日巡的时候日本小报去采访留下的照片,组队打网球

Maylor vs Deacury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哪组赢了啊

(deaky你这样牛仔裤+高跟鞋打网球是认真的吗?
(bri的这身,我真的可以啊!我自认为穿不出这样的风情啊,抱头

(好吧,认真的说,我猜真正打的估计只有花囧两个,牙玩一会估计就烦了,梅大约只是看看

(再次感叹,maylor和deacury是真的啊!!!

转自ins:rogers.wife

由于上传的这位没多说是什么时候,所以我只能猜测类似日巡的时候日本小报去采访留下的照片,组队打网球

Maylor vs Deacury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哪组赢了啊

(deaky你这样牛仔裤+高跟鞋打网球是认真的吗?
(bri的这身,我真的可以啊!我自认为穿不出这样的风情啊,抱头

(好吧,认真的说,我猜真正打的估计只有花囧两个,牙玩一会估计就烦了,梅大约只是看看

(再次感叹,maylor和deacury是真的啊!!!

🇫🇮J
我看A Night To Fo...

我看A Night To Forget 看到自闭,虐炯太扎心了好吗??


(但是我见犹怜的哭炯又辣么可爱...(小声bb

我看A Night To Forget 看到自闭,虐炯太扎心了好吗??


(但是我见犹怜的哭炯又辣么可爱...(小声bb

🇫🇮J

墙裂推荐一篇Maylor文啊!!!!!

Maylor的Fanfic简直太厉害了啊!!!

名字是 《Give Love(that one more chance)》

在AO3上,现在已经800➕的kudos了!!!

作者大大描写的情感简直不能再细腻!!

特别是还有Deacury的彩蛋💕💕太满足了

还有一篇叫 《the second sun》也非常好看!!!!!喜闻乐见的a/b/o世界观(笑容逐渐变态

(我现在同时在看好几篇我团的文 竟然还没搞混 表扬自己一下下😂

更新一下,今天又入了一篇《I Belong to You Forever》,Dom/Sub...

墙裂推荐一篇Maylor文啊!!!!!

Maylor的Fanfic简直太厉害了啊!!!

名字是 《Give Love(that one more chance)》

在AO3上,现在已经800➕的kudos了!!!

作者大大描写的情感简直不能再细腻!!

特别是还有Deacury的彩蛋💕💕太满足了

还有一篇叫 《the second sun》也非常好看!!!!!喜闻乐见的a/b/o世界观(笑容逐渐变态

(我现在同时在看好几篇我团的文 竟然还没搞混 表扬自己一下下😂

更新一下,今天又入了一篇《I Belong to You Forever》,Dom/Sub的奇异世界观,maylor圈都是我大哥,非常对味

再更新一下,Give Love(that one more chance)今天完结了,梅花的宝宝真的可爱,作者又开了一篇新文大家也去看看呀!!叫One Golden Glance(of what should be),期待期待~~


继续更新,前几天入了一篇《The A Experience》也很棒!!kudos已经过千,现代设定,梅在Tinder找人假扮情侣找着花儿了,两人假戏真做了嘻嘻嘻😜~这篇的花儿不是很暴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