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an

29539浏览    4569参与
一加二三太🍒
destiel贴贴呜呜呜) 是...

destiel贴贴呜呜呜)

是剧情台词))

destiel贴贴呜呜呜)

是剧情台词))

ayarainheart

【Destiel|DC|翻译】袋袋龙(下)

原文链接等见(上)

走过路过欢迎点赞评论~

本章有马赛克,完整版请在随缘搜索《袋袋龙》

**********

(下)

几个小时后,因为太冷,他被冻醒了。他翻了个身,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一些,可他太冷了,冷到注意力都无法集中,非常不舒服。他嘟囔着起了床,走到起居室去检查恒温器。也许他撞到了它,或者被Castiel摆弄了一下?

“Dean?”

“在呢,Cas。”Dean答道,摆弄着表盘。它的设置是正确的,但显然它没有在加热。

“好冷。”龙对他说道,声音发着抖,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是啊,暖气坏了。”Dean告诉他。轻轻一按电灯开关,便证实了他的怀疑。“停电了。”

“啊。”Castiel...

原文链接等见(上)

走过路过欢迎点赞评论~

本章有马赛克,完整版请在随缘搜索《袋袋龙》

**********

(下)

几个小时后,因为太冷,他被冻醒了。他翻了个身,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一些,可他太冷了,冷到注意力都无法集中,非常不舒服。他嘟囔着起了床,走到起居室去检查恒温器。也许他撞到了它,或者被Castiel摆弄了一下?

“Dean?”

“在呢,Cas。”Dean答道,摆弄着表盘。它的设置是正确的,但显然它没有在加热。

“好冷。”龙对他说道,声音发着抖,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是啊,暖气坏了。”Dean告诉他。轻轻一按电灯开关,便证实了他的怀疑。“停电了。”

“啊。”Castiel说道,不过没有给出其他评论。

等眼睛适应黑暗后,Dean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他以胎儿的姿势蜷缩着,身上盖着毯子还有枕头。突然,Dean回想起来——比起人类,龙更容易受到寒冷的影响。

城外一片漆黑,即使透过双层玻璃,Dean也能听到狂风呼啸的声音。Castiel没有被困在外面,对此他真的很高兴。可他在Dean的沙发上看起来很可怜,仍然使他感到内疚。

********************

🐝🐝🐝🐝🐝🐝🐝🐝

🐿🐿 🐿 🐿 🐿 🐿 🐿 🐿

********************

全文完

朝粥暮茶
涂了个dean 很有辨识度的欧...

涂了个dean

很有辨识度的欧米伽下巴😈


涂了个dean

很有辨识度的欧米伽下巴😈


女王陛下

派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CD)(已撤档,请看预警提示)

全文预警:

沙雕车。CD,SPN。随缘有正文!已经放了!上是这篇文名;下叫:妥协,主SD,有CD,想看的亲请去随缘搜文名即可。

这里我以后看情况补链接。


正文:

当dean看见sam把那把剑(大天使之剑,没错,专门用来干掉天使)捅进castiel的身体里的时候,他并未感到惊异,或者说,根本没法去惊异了。

……无论是为了sam的突然举动,还是castiel没有变成飞灰四散湮灭。


一切都应该有个尽头。

是的。

理所当然。

可是,哪怕在地狱里,dean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的局面。


Castiel反手把剑拔了出来,带出来一点点粘稠的血液。他...

全文预警:

沙雕车。CD,SPN。随缘有正文!已经放了!上是这篇文名;下叫:妥协,主SD,有CD,想看的亲请去随缘搜文名即可。

这里我以后看情况补链接。


正文:

当dean看见sam把那把剑(大天使之剑,没错,专门用来干掉天使)捅进castiel的身体里的时候,他并未感到惊异,或者说,根本没法去惊异了。

……无论是为了sam的突然举动,还是castiel没有变成飞灰四散湮灭。

 

一切都应该有个尽头。

是的。

理所当然。

可是,哪怕在地狱里,dean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的局面。

 

Castiel反手把剑拔了出来,带出来一点点粘稠的血液。他并没有介意sam的行为,或者说,他并不关注这一点。

Castiel注视着dean,像是以往的那样,只是这次,他脸上分明带着几分喜悦,而不是那种沉郁的悲伤:“看,dean,现在,它已经杀不了我了。”他随意转动着手里的剑。

收到一个警惕的眼神,castiel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当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它们。”

“……呃,那么,你是——现在——你……你是……”dean舔了一下嘴唇,睁大了那双绿色的眼眸。停顿三秒,他终于放弃冷静,爆发出一声挫败的咆哮:“你到底算是什么鬼东西?FUCK!”

“dean,不我是鬼魂。”Castiel微微张开双手,对着bobby和dean点了一下头:“是神。”他认真地反驳,“我就是整个世界的神。相信我,我会将你们带领入一个完美的国度。”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bobby,让他迅速进入沉睡,回身,对上dean那惊惧的视线,停顿了一下,轻轻道:“别担心,他只是睡着了。”

说着,castiel转过头去,sam急速地退了一小步,紧张地盯着他。

Dean深呼吸了一下,紧了紧拳头,努力使自己能冷静地开口:“……cass,我们必须——应该,谈谈。”

“我同意。”castiel温顺地回答,然后打了个响指,sam消失了。

Dean看起来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了,他拼命地挥舞拳头,就像是护崽的母鸡:“你这个婊子!你把sam弄哪去了?!fuck!你想尝尝我的拳头么——别以为我不敢!!”

“冷静,dean。”castiel对这样的爆发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还是很尽力地给他顺毛:“他现在很好。我的意思是,你见过了你的天堂,以及他的——而我,只是把他送回属于他的那部分天堂了。”

Dean指着castiel的动作瞬间僵住了。

 

很显然,他知道那个“天堂”,有些什么:

爱、温暖、家庭……

……最重要的,自由。

 

Dean觉得自己好像吞进去了一吨沙子,以至于根本没有办法再吐出一个字。

Castiel很体贴地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臂,下一秒,两人已经站在了一处微暗的公路上。

——那里。当然。他的失落之地,sam的胜利大逃亡。

啊哈。

多么完美的自由小王国!

 

 “没有鬼魂,没有恶魔,没有天使……也没有你。”castiel轻轻地在他耳边说:“这就是他想要的。”

Dean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但不可否认的是,castiel是对的。

这就是sam想要的。

 

“我从来都是你们的朋友,我总是愿意给予你们最好的。”

castiel认真地说:“sam拥有了他渴望的,现在轮到你了。我知道你要什么,dean,即使没有sam。”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让dean更好地听进去:“我会永远陪伴着你,就像你想像里的sam一样,也许更好,甚至超乎寻常……dean,我爱你。”


下车暂时撤档。

十四减一

[SPN/Destiel]成真

现pa


-

他又梦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和那件奇怪的风衣。


男人伴随着光出现在他身边,皱着眉轻轻握住他的手。Dean低头看过去,不出意料自己又是伤痕累累。


被触碰过的伤口很快愈合,Dean回握了一下男人的手,在脑海中翻出那个他许久没念过的名字:“可以了,Cass。”


-

Dean Winchester不常做梦,他的睡眠质量非常好,一年到头做过的梦屈指可数。可一旦做了梦他总会回到同一个地方,见同一个人,这让他非常好奇。为此他也专门去做过身体检查,看过医生。当然了,最后的结论是他好得很。


“一切正常,先生。那些梦也许只...

现pa


-

他又梦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和那件奇怪的风衣。

 

男人伴随着光出现在他身边,皱着眉轻轻握住他的手。Dean低头看过去,不出意料自己又是伤痕累累。

 

被触碰过的伤口很快愈合,Dean回握了一下男人的手,在脑海中翻出那个他许久没念过的名字:“可以了,Cass。”

 

-

Dean Winchester不常做梦,他的睡眠质量非常好,一年到头做过的梦屈指可数。可一旦做了梦他总会回到同一个地方,见同一个人,这让他非常好奇。为此他也专门去做过身体检查,看过医生。当然了,最后的结论是他好得很。

 

“一切正常,先生。那些梦也许只是上辈子做过的事。”医生这么说的时候他在心底悄悄翻了个白眼。上帝他都不信,现在还想让他相信前世今生?

 

对了,上帝……Cass的身份是什么来着?

 

-

这次他几乎是立刻记起了Castiel的身份,似乎梦境和现实之间有一道屏障。

 

天使被他哄着去了酒吧,带着些好奇四处张望了几眼后很快将目光钉回他身上,什么也不做,就认认真真把他看住。

 

像只呆头呆脑的猫,Dean想,将见底的玻璃杯拿在手上把玩,隔着交错的镜像回望那位天使,随后把杯子推了过去。

 

“Dean?”天使疑惑地歪了歪头,尝试着把杯子推回来,在酒精重新注入玻璃杯的时候停下。他看了看酒杯,又看了看男人,在“他似乎想要我喝一杯”的念头成形后端起玻璃杯一饮而尽。

 

度数不低的酒精在体内燃烧,在天使的咳嗽声中Dean愣住了,他不过是想让Castiel尝一口试试。他慌慌张张从卡座起身,靠在Castiel的椅背后一下一下安抚着天使的后背。不知道是咳嗽过猛还是烈焰烧进了脑子,Castiel停下来的时候脸都红了。

 

“还不错。”天使抬起头冲他笑了下,眼睛弯弯的。

 

——我想吻他。

 

Dean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

Dean醒来后第一反应是舔嘴唇,可是什么也没有,干燥又柔软。

 

Sam已经在门外催促,今天有化学实验补考,再不走他又要迟到了。Dean把枕头盖在头上翻了个身,停顿五秒后又叹了口气,他不喜欢那教授,叫啥来着,Lucifer?

 

人潮在四周汹涌,下楼上楼,其他参加补考的人陆续在他身旁坐下,Dean只管趴在桌上,还想再睡他个昏天黑地。

 

Benny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旁边坐下了,有一茬没一茬地和他搭话。是的,多亏Sammy叫他起床;是的,他昨晚又喝多了;是的,又是派对;不,他没带哪个妹子回家,等等。

 

考试迟迟没有开始,Lucifer也没有现身。Dean懊恼地想早知道就能把那个梦做完了。他站起来,绕过椅子,助教冷冷地瞪了过来,他又坐下了,把头埋在桌上。逃走需要靠点儿运气,妈的,他需要大运气。

 

Benny干脆给他做起了实况转播:“助教还在瞪你,兄弟,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这么没精神?啊,又有人来了。这穿得也太讲究了,一套……嗯,一套可可棕色的风衣,配一件白色尼龙衣衬衫和深蓝领带……”

 

Benny后面的话他没有听进去,Dean有些错愕地抬起头向讲台望去,伴随着那副在此之前只在梦境中听过的压得过低的嗓音响起,一个名字在他的心跳声中变得越发清晰。

 

“我叫Castiel,Lucifer先生由于家里有事,今天由我来……”

 

Dean又舔了舔他的嘴唇。

 

- END

 

 


一加二三太🍒

这是什么香香兄弟情(抹眼泪

这是什么香香兄弟情(抹眼泪

鸦青影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百无聊赖的Dean太可爱了趴哈哈哈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百无聊赖的Dean太可爱了趴哈哈哈

ayarainheart

【Destiel|DC|翻译】袋袋龙(上)

原作者:Valinde (Valyria)

原文地址:AO3 - /works/2181570

待授权,原作者掉线中


简介:

Dean在星巴克发现了一头无家可归的龙,然后把他带回了家。

Tag

见随缘


少量马赛克,完整版请在随缘搜索《袋袋龙》

大家情人节快乐丫~🌹


***

袋袋龙

(上)

Dean尽可能彻底地清洁了自己的双手,可是,他指甲里的深色油污和手上的老茧非常的顽固不化。他从来都无法让自己的双手变得彻底干净。当你在受损的Camaro(注:雪佛兰科迈罗)内部待上整整一天后,这就是你所期待的结果。

不过,他并不介意。他...

原作者:Valinde (Valyria)

原文地址:AO3 - /works/2181570

待授权,原作者掉线中

 

简介:

Dean在星巴克发现了一头无家可归的龙,然后把他带回了家。

Tag

见随缘


少量马赛克,完整版请在随缘搜索《袋袋龙》

大家情人节快乐丫~🌹


***

袋袋龙

(上)

Dean尽可能彻底地清洁了自己的双手,可是,他指甲里的深色油污和手上的老茧非常的顽固不化。他从来都无法让自己的双手变得彻底干净。当你在受损的Camaro(注:雪佛兰科迈罗)内部待上整整一天后,这就是你所期待的结果。

不过,他并不介意。他热爱他的工作,他热爱车间的气味——机油,汽油和老旧的皮革装饰——它们似乎和他的皮肤融为了一体。但他不是那种会去星巴克、然后把完美的油手印留得到处都是的人。不仅是他的母亲会不同意这种做法,一想到自己在吸管盒或者其他类似的地方留下或多或少的法医证据,总是诡异地令人感到不安。

然而,天气很冷。根据他老板的说法——“冷得见鬼”。Dean真的很想喝一大杯甜甜的奶油拿铁。没有人知道他那令人尴尬的星巴克喜好,这是一个被小心翼翼保守的秘密。但在他位于市中心的公寓对面,有一家他经常光顾的星巴克,是他用来宣泄他对南瓜香料拿铁的秘密嗜好。(那是十二月份——他只是在庆祝节日。)

当他的渴望来袭时,外面正在下雪。他离开公寓大楼,风冷冷地吹在他的脸上,他很庆幸自己在夹克里面穿了件帽衫。到咖啡店的路程很短,可在等他抵达店面后,他已然希望自己能够有一条围巾和一副手套。店里充满了咖啡和圣诞的气味,Dean瞬间就感觉自己振作了起来。他点了单,等待着自己的名字被呼唤。

当柜台后的孩子们开始摆弄大咖啡机时,他抓起一些餐巾纸、一把勺子和额外的一些糖,同时环顾四周寻找座位。店里很忙,很多人拿着圣诞购物袋围坐在一起,相互喂着美味、温暖、含糖的食物。唯一空着的座位是靠着窗户的长吧台,于是Dean一拿到饮料后,就走向了那里。

他在那里坐了几分钟,愉快地专注于他的饮料。他把奶油从上面舀了出来,然后加入更多的糖,终于喝上了第一口。它是热热的,甜甜的,美味的。他高兴地呼出一口气。

然而,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家伙(他身上没有什么味道,由此可以判断他是个 beta)一直坐立不安,手里来回把玩着一个小杯子,里面留着一些黑咖啡渣,这让Dean无法全神贯注地喝他的拿铁咖啡。他面前的吧台上摊着一打空掉的糖包。Dean微妙地用眼角打量着他,充满好奇,不过还是尽量没有太明显地盯住对方。

他的脚边放着一个塑料购物袋。有那么一会儿,Dean以为他只是另一个因为圣诞节而出来采购的人。但随后,他注意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尽管他在室内,连帽衫还是遮住了他的脑袋;他那过于锋利的下巴上分布着不均匀的胡茬;不成对的手套;左脚靴子裂缝处的胶带……事实上,他似乎至少穿了四层衣服来取暖,而不是只穿了一件像样的冬季外套……

Dean又看了眼空掉的糖包,内心混杂着怜悯和不安。这家伙是个瘾君子。也有可能是流浪汉。

Dean对自己的反应感到一阵尴尬,(毕竟,这家伙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打扰任何人——Dean没有权利去盯着他、评价他),他让注意力回到他的饮料上面,无视了那人。但是,通过他眼角的余光里,他可以看到陌生人一直用手摸他的杯子,时不时拉拉袖子,瞥一眼他手腕上那块廉价的塑料表。Dean想知道,他是不是在等人,或许是在等**?

“需要帮忙吗?”某个低沉的声音问道,让还在好管闲事地盯着对方的Dean吓了一跳。

他抬起头,因为被逮个正着而涨红了脸。这个无家可归的人扬起一侧眉毛,绷紧了肩膀。对于一位瘾君子来说,他出人意料的帅气。

“呃……是啊,你知道现在几点吗?”Dean傻呵呵地问道,就好像这个问题是他感兴趣的原因。

“现在是晚上8点49分。”那家伙冷淡地告诉他。

“很好,谢谢。”Dean给了对方一个尴尬的微笑,然后稍稍在椅子里转过身,喝了口正在变冷的咖啡。不过,他可以感觉到,对方正盯着他,所以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漫不经心地查看邮件。有一份邮件是Sam发来的。他喝着他的超大杯咖啡,读完了邮件,然后开始吃力地输入回复。他讨厌在手机上打字。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显得又粗又笨。他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直到喝完最后一口饮料,才意识到人群已经散去了。

咖啡师正在擦桌子,店里只剩下他和一个拿着笔记本电脑的女孩。那个瘾君子不见了,杯子和糖包也一起不见了。Dean把他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友好地向打扫前台的人挥了挥手,然后走了出去。

好冷

雪在人行道和停放的汽车上堆了起来,所以,他在咖啡店里的时候,雪肯定没停过。Dean很庆幸自己只需走过一个街区,穿过马路,就可以进入他那温暖、没有暴风雪的舒适公寓。他把手插在口袋里,迈着轻快的步子向家走去。寒冷使他感到饥饿,所以他边走边算着冰箱里的东西,思考着晚饭准备吃什么。

当他想到冷藏披萨的时候,有人咳嗽了一下。他自动对着那个声音转过身,Alpha本能防御性地爆发。

在他刚刚路过的台阶上,有什么缩成了一团球的形状。

这是咖啡店里的那个家伙。Dean认出了他的包,还有他拉得很低的帽衫,盖住了他的脸,尽管他实际上看不到多少他身上的部分。他在哆嗦,肩膀在颤抖。

在Dean路过的时候,他没有抬头。

Dean继续往前走,但是没走多远,他的良心就开始向他发出抱怨。他转过身,朝着那团可怜的球形走去——他让自己紧紧地贴在砖头上,就好像这样可以保暖。Dean不是混球。他通常不在街上给别人钱,因为他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在帮忙;但是很明显,这家伙需要帮助。外面在下雪,而他在门廊那儿缩成了一团。

那天,从Bobby车间的喇叭里,经典摇滚乐电台正在谈论一场可能的暴风雪。现在看来,天气预报终于有一次是正确的了。Dean知道他可以继续前进,回家洗个热水澡,吃点披萨,看看电视,然后爬上他的大床……但是,如果明天早上他听说有个可怜的家伙在一夜过后冻死了呢?冻死的就是这个家伙?

Dean感觉极其尴尬,他走回到流浪汉坐着的门廊那儿。等到Dean直接在他跟前停下后,他才抬起头来。“呃,嘿。”Dean说道,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打招呼方式。

那家伙就这么盯着他。光线很差,但奇怪的是,Dean依然可以看出他的眼睛是多么的蓝。他看起来十分清醒,神志清晰。他的瞳孔没有收缩。这让Dean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感觉好了不少。

“你想洗个澡,吃点东西,睡个沙发吗? ” 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我住在街对面。显然,今晚会有暴风雪。”

那位流浪汉只是对着他眨了眨眼。在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他慢悠悠地、狐疑地问道,“你想要什么作为回报,人类?”

面对“人类”这个称呼,Dean皱起了眉头。随后,他注意到,那家伙的帽衫遮住了头部,他只能看到他脸部的皮肤。他确实有着明亮到诡异的眼睛。而现在,Dean在刻意打量之后,看到了他尖利得不同寻常的牙齿。“见鬼,你是头?”他充满敬畏地问道。“伙计,你在街角待着干什么?”

一般来说,龙族是非常富有的。而且以迪恩的经验来看,龙族都是自命不凡的混蛋。他们的寿命长得见鬼,认为自己基本上比其他人都更优秀。Dean唯一见过的就是那些有钱的混蛋们,把他们一尘不染的、有收藏价值的老爷车带到车间来工作。

那个男人——那头龙——皱起了眉头,缩成一团。“我惹恼了我的兄弟们,他们把我赶出了我们的巢,”他可怜巴巴地说道。

Dean同情地皱起了眉头,但并没说那些陈词滥调。“下雪了。”他说道,似乎有点多余。“这对你们来说不是很糟糕吗?你不是应该在冬天冬眠吗? ”

“……非常地难受。”那头龙承认道。

Dean弯下身,向他伸出一只手。“那么,来吧。”他说道,“你可以睡沙发。我可不想听到你在一夜之间冻成冰棍的消息。”

他犹豫地握住Dean的手,让他帮助自己站起来。“还有……你不需要任何回报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没有钱。”

“不,没事的。”Dean告诉他。“像是好人有好报、圣诞精神之类的。”

那头龙看起来不是特别相信他,但Dean假设他没有多少选择。暴风雪里的龙?他真的会冻死的。听到Dean的话,他点了点头,然后弯下腰,拿起他的塑料袋,充满保护欲地把袋子抱在胸前。Dean忍住了好奇心,没有尝试去看袋子里面的东西。那里面多半是他那些单调又令人沮丧的个人物品。多余的袜子,或许还有牙刷。

“来吧,”他说道,用手指了指,“我住在那幢楼里。”

那头龙点点头,迈着犹豫的步伐跟在了他身边。这份沉默很尴尬,Dean不知道要如何与一头无家可归的交谈,所以他没有尝试。不过,那头龙看起来很有礼貌。在他们前进的时候,他和Dean保持着一段比较尊重人的距离;在他们坐电梯到Dean的楼层时,他就站在电梯间的后侧。等到公寓的门一打开,他就犹豫地等在了门口,温顺地看着Dean,直到Dean邀请他进入屋内。

他的公寓里没什么东西。一张床,一个浴缸,一间开放式客厅还有厨房,但对一个人来说已经足够舒适了,并且它很暖和。

“要洗个热水澡吗?”Dean提议道。“你可以借用我的衣服睡觉,然后我们去把你的东西洗了?”

“那真是……太好了。”龙对他说道,语气听起来依然有些犹豫,不过疑心已经不那么重了。

Dean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他比自己稍微矮了一点点,但是Dean的衣服用来睡觉应该是足够的。“浴室在这里,”他说道,指指那扇门。“我去给你拿些衣服。”他低头瞥了一眼那头龙依然紧紧抱在怀里的袋子。“你的东西随便放在哪儿都行,我不会把它弄乱的。”

等他走进浴室,送来一条运动裤,一条干净的内裤和一件T恤时,那头龙依然站在铺着瓷砖的房间中央,依然紧紧抱着他的袋子。Dean放下干净的衣物,在水槽下面翻来翻去,直到他找到一把塑料包装都还没拆掉的备用牙刷。“给你,”他说道,“等你洗完之后,我们就下楼去洗衣房洗你的东西,好吗?”考虑到他这么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袋子,他不认为那头龙会同意在洗澡的时候把他所有的衣服都给他的建议。

“谢谢你。”龙非常严肃说道,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十分认真。

Dean尴尬地耸耸肩,把他一个人留在了浴室。

龙洗了长时间的澡。终于,他关掉了水。几分钟后,他非常缓慢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就好像他很担心门的另一边会出现什么东西一样。在他意识到,等着他的只有Dean、电视机、一个洗衣篮和一盒洗衣粉之后,他彻底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Dean试图让自己不要盯着对方看,但是那龙看起来……好吧……那头龙真的很火辣。

(比喻意义字面意义上都是。)

黑色的角从他那湿漉漉、乱糟糟的头发里伸出了来,和公羊角一样卷曲着。Dean给他的T恤也没能遮住他所有的纹身。他的脖子和手腕上有着一圈圈古怪的龙符文纹身,前臂上还有一些看起来很神秘的符号,但真正引起Dean注意的,是他指关节还有手肘背面的深色鳞片。根据Dean对龙族的了解,他的肩膀上、膝盖上都有鳞片,或许连脊椎上都有。他相当地肯定,龙与龙之间会有很大的差异,就像人类的头发一样。

龙拖着步子走近了一点,Dean注意到他的脚趾甲是黑色的。就和他的角一样。他正用双手紧抓着怀里的那团东西,指尖看起来也很类似,那些手指甲看起来更像是爪子。

Dean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一头龙,也从来没有见过龙族卸下防御的模样。他想知道他是否能彻底变身——变成一头有着翅膀会喷火的龙——他看起来好像是可以做到的。不过,他也很确定,你不能就这么一头龙关于变身的事情。那是机密的,只有带着鳞片的种族可以知道。人类是不允许知情的。

“感觉好点了吗?”他问道,站起身,拿起了篮子和洗衣粉。

龙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去洗你的东西吧。”

在下楼的电梯里,因为他已经洗干净了,Dean情不自禁地偷偷闻了闻他的气味。但他能闻到的只有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气味。所以,他绝对是个Beta。这大约是最好的结果,可以让一切变得简单。

Dean替他设置好了机器,但是没有尝试去触碰他的东西,任由龙仔细地拍了拍每件衣服的口袋,然后把它们扔进桶里。Dean把档位调到最高。“这需要一小时,”他说道,“通常我会上楼去看会儿电视之类的,虽然我有点饿了。想吃点什么吗?”

“你把衣服留在这里?”龙警惕地问道,“不用看着?”

“呃,是啊。”Dean告诉他,“这里没有人会乱动你的东西。”

龙看起来没有被说服。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留在这里?”Dean提议道,“我给你带点吃的东西?”

“不……不,没这个必要。”龙答道,站起身,再次把他破烂的购物袋抱在胸前。

“你确定?”Dean问道,“我不介意的。”

龙摇摇头,但他在跟着Dean走出洗衣房的时候,一直盯着那台机器。

Dean把一份披萨塞进烤箱。由于没有什么好主意,他给了龙一瓶啤酒。

他非常慢地喝了一口,然后沉思般抿起嘴唇,“奇怪的饮料。”

于是,Dean又从冰箱里给他拿了一瓶可乐。看到这红色的罐子,龙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急切地向它伸出手,用爪子掰开它,然后一口气喝掉一半。

Dean得意地笑了,“所以你们这些家伙真的很喜欢糖?”

龙吸了吸鼻子。“我们消耗大量能量来保持温暖,”他说道,“我们进化之后,发现能量丰富的食物最美味。”

Dean在厨房里窸窸窣窣翻找着,拿出一块士力架,把它扔给了龙。“给,趁披萨还没好,吃点这个吧。”

龙一边咬着巧克力,一边愉快地哼哼着。“哦,谢谢你。这是我的最爱。”

Dean拿起他的啤酒,在他身边的长凳上坐下。“不客气。那么,你叫什么名字?顺便说一句,我是Dean。”

龙咽下了食物,放下巧克力,把注意力全都放到Dean身上。“很高兴认识你,Dean,我是CassTee El——”名字很长,很长,但由于是龙在说话,所以在Dean听起来,就很像咆哮声和嘶嘶声。“不过,我明白,对人类来说,龙语的发音是非常难的。”

“呃,Cas-tee-ell?”Dean说道,试着重复他能听懂的部分。“Cas-ti-el?Castiel?我就听到这些。”

龙的表情亮了起来。“Castiel,”他急切地表示同意。“我的同伴们就是这么叫我的。”

“所以,我能这么称呼你?”

龙——Castiel——点了点头。

他喜欢披萨,特别是菠萝和奶酪。在他们吃饭的时候,他回答了Dean关于龙的奇怪问题,虽然Dean小心翼翼地避免了询问任何个人信息。他不确定Castiel是否愿意向一个相对陌生的人讲述自己无家可归的困境。他好奇地看着Dean收拾盘子,然后两人回到楼下去检查他洗的衣物。

他依然拿着他的塑料袋,不过现在他把它拎在手里了,而不再是充满保护欲地紧紧抱在胸前。Dean认为,这是他对他熟络起来的信号。

机器还有几分钟就好了,所以他们等了一会儿,然后把衣物塞进烘干机里。“好了,半小时后你的东西就会变得暖烘烘的,闻起来就像,”Dean拿起洗衣粉,仔细看了看盒子,“夏日茉莉,管它是什么。”

“谢谢你,Dean,”Castiel说道,“你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在这尴尬的表扬面前,Dean感觉自己脸红了起来。“呃,谢谢你,Castiel。你是个……非常酷的龙。”他勉强回应道。

在Castiel的衣服烘干的时候,他们回到Dean公寓,看了电视。Dean给了龙更多的巧克力。他盘着腿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一边吃着另一块士力架和一袋巧克力曲奇,一边发出**的声音。等半个小时到了之后,他们去拿了Castiel的东西。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发生缩水,而 Castiel看到一切都变得这么干净,显然非常地高兴。他闻着它们的味道,拿起它们贴着自己的脸颊磨蹭。

等他们回到楼上后,已经很晚了,Dean打起了哈欠。他替 Castiel准备好沙发,放上了备用枕头以及 Sam留下来过夜时用的毯子。龙再次非常诚恳地向他表达了感谢,随后Dean回到了他的卧室。他花了点时间才睡着——Castiel看起来是个非常安全、值得信赖的人,可以让他留在自己家里——不过他还是让一头睡在了自己的沙发上,这感觉不仅仅是“有点奇怪”。

TBC

 

**********

呆呆龙表示巧克力很好吃,丁哥是个好人

PS:最近我天天加班实在是太忙了,所以还是不能恢复稳定更新。这段时间大概只能尽量保持周更,见谅哈~

夏伍
睡前故事 情人节贺图

睡前故事


情人节贺图

睡前故事


情人节贺图

夜尘缘

【Destiel】失忆梗(疯卡)

就是神经大条的Dean说了一些话伤到了小卡,然后他扇扇翅膀飞走了。小虐怡情,我保证后面会甜的~


"Cass,我们回家"

眼前的入看起来遭透了。雨下的很大,他全身都被淋湿了,衣角还断断续续滴着水,像被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蜷缩在屋檐下,身体因寒冷而不断的颤抖,湿哒哒的头发凌乱的贴在额上,眼睑微垂,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忽的,他抬起头来,用他那浅蓝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Dean,好似在研究什么。

半晌,他开口了。

Dean看那一张一合的嘴,耳鸣声刺痛若他的神经。Cass好像还在说些什么,可那都不重要了,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一个音节。

他听到他说


"...

就是神经大条的Dean说了一些话伤到了小卡,然后他扇扇翅膀飞走了。小虐怡情,我保证后面会甜的~


"Cass,我们回家"

眼前的入看起来遭透了。雨下的很大,他全身都被淋湿了,衣角还断断续续滴着水,像被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蜷缩在屋檐下,身体因寒冷而不断的颤抖,湿哒哒的头发凌乱的贴在额上,眼睑微垂,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忽的,他抬起头来,用他那浅蓝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Dean,好似在研究什么。

半晌,他开口了。

Dean看那一张一合的嘴,耳鸣声刺痛若他的神经。Cass好像还在说些什么,可那都不重要了,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一个音节。

他听到他说


"Who are you?"




三天前。

"Cass,没人在乎你是不是疯了。*"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可下一秒,Dean就后悔了。

Cass的笑容僵在脸上。"dean不会原谅我了“他绝望的想到。“的确害sam精神分裂的是我,害天启降临的是我,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Cass,我不是这个意思"眼前的天使被他的话伤害的不住的额抖,一丝异样在心底闪过,他有预感,他将要失去他了。dean有些慌了,他极力组织着语言,想要尽力挽留面前的天使。

“砰!”

Cass消失了。

正如他所预感的那样。

未留下一丝痕迹。

第一天,Dean整天待在家里,等若他的天使归来。可他没有。Cass可能只是想散心。“他自欺欺人的想着。

第二天,Dean没日没夜的祈祷着,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可他还是没有回来。

第三天,Dean惊恐的意识到,他的Cass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能再等了。“恐惧吞噬着Dean的内心,他慌忙站起,也不管撞翻了多少桌上的瓶瓶罐罐。他跑上大街,找遍了大街小巷,找遍了所有Cass可能去过的地方。

他知道如果Cass想躲他,他永远都找不到他,可他祈祷着,他希望cass能够原谅,哪怕只是见他一面


——他只想和他说声抱歉。



可现在。Dean的手僵在半空,因为恐慌而微微颤抖若。内疚将所有理性淹没,他感觉自己深陷黑暗,绝望如同胶漆将其包裹。冰冷刺骨的雨倾盆而至,让他在绝望中清醒。


他的天使——忘记他了。


是啊,他有有什么资格带他回家呢?






*这句话真的是在原剧中Dean说过的。

  当时听到这句话真的想打死他(・`ェ´・)つ


馬巳尧
临摹改图一个Dean照片,嘴唇...

临摹改图一个Dean照片,嘴唇真好看啊

临摹改图一个Dean照片,嘴唇真好看啊

馬巳尧
用新笔刷搞一个水彩质感丁哥

用新笔刷搞一个水彩质感丁哥

用新笔刷搞一个水彩质感丁哥

剑起沧岚【赶稿+游戏】

spn 主角团伪全员兽设《春困》抱枕宣发!

​春天要到啦,暖和怡人的季节里,谁不想舒舒服服沐浴着阳光小憩呢?

1.抱枕尺寸为45x45​cm

2.​款式是双面印刷方形可拆洗的

3.质量是超柔绒面+ pp棉填充

4.预售价格是30r ,尾款暂定,但是不会超过20r 【人多就便宜】​

5.前三名下单会掉落个人签绘和一套三款的明信片,其余购买则随机掉落任意一款明信片

6.预售时间定在在2.14晚8点,工厂那边20号开工,要打一次样,所以发货时间是会在接近三月份的时候✔

7.群二维码在最后1p链接会发在群里


我答应出今年要出的东...

spn 主角团伪全员兽设《春困》抱枕宣发!

​春天要到啦,暖和怡人的季节里,谁不想舒舒服服沐浴着阳光小憩呢?

1.抱枕尺寸为45x45​cm

2.​款式是双面印刷方形可拆洗的

3.质量是超柔绒面+ pp棉填充

4.预售价格是30r ,尾款暂定,但是不会超过20r 【人多就便宜】​

5.前三名下单会掉落个人签绘和一套三款的明信片,其余购买则随机掉落任意一款明信片

6.预售时间定在在2.14晚8点,工厂那边20号开工,要打一次样,所以发货时间是会在接近三月份的时候✔

7.群二维码在最后1p链接会发在群里





我答应出今年要出的东西终于搞了【瘫】

陆柳

明天就考了还没开始复习 每天都在把罐子摔的稀巴烂 心老大了

明天就考了还没开始复习 每天都在把罐子摔的稀巴烂 心老大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