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pper

10.5万浏览    3251参与
🔲果仁🔳━━☆゚.*・。

没错就是那个B站搬运的那个视频

因为太可爱就仿画风摸了鱼

P1双子

P2bipper

没错就是那个B站搬运的那个视频

因为太可爱就仿画风摸了鱼

P1双子

P2bipper

秃小桑
送给亲友的! 盗图司🐴!!

送给亲友的!

盗图司🐴!!

送给亲友的!

盗图司🐴!!

cltl
如果你仍然记得这场盛宴,请记得...

如果你仍然记得这场盛宴,请记得赴约;我会手捧鲜花,亲自放在你的土坟前,我们本不该如此。

如果你仍然记得这场盛宴,请记得赴约;我会手捧鲜花,亲自放在你的土坟前,我们本不该如此。

溪水很浅

背景画不完画不完!不画了🌿

p2本来想画珠宝,发现骷髅画的太e放弃🙊💧

不可制止的画面廉价,我爬了😥

背景画不完画不完!不画了🌿

p2本来想画珠宝,发现骷髅画的太e放弃🙊💧

不可制止的画面廉价,我爬了😥

黑狼D

这几天摸的比尔

玉米片莫名有一股奸商气息?

p4是脑洞,比尔的意识形态可以用眼睛喝东西,附身迪普后也往眼睛里(?倒苏打,那是不是拟人后。。。

(当然都是意识形态,三维的东西往眼睛里扔还是疼的


这几天摸的比尔

玉米片莫名有一股奸商气息?

p4是脑洞,比尔的意识形态可以用眼睛喝东西,附身迪普后也往眼睛里(?倒苏打,那是不是拟人后。。。

(当然都是意识形态,三维的东西往眼睛里扔还是疼的


朝鹭_TERRACE

[永生之血番外/双子]Different Change②

*cp pinecest注意避雷。

前篇① 

*different change分为两部分。这是第二部分,包括②和③。②中different change指Mason梦境场景的变换和自身蜕变,以及含有微量的情感转变。

*吸血鬼AU,背景时代架空,时间线是双子还是人类的时候

*小学生文笔。ooc归我。

*没问题的话↓


————————————


天空灰蒙蒙的,云层仿佛时间停止似的凝滞不动,景物朦胧模糊,没有一丝风,世界是黑白色的。 


Dipper环顾周围,一个个看不清面孔的孩子穿着华贵的衣服说说笑笑从他身...

*cp pinecest注意避雷。

前篇① 

*different change分为两部分。这是第二部分,包括②和③。②中different change指Mason梦境场景的变换和自身蜕变,以及含有微量的情感转变。

*吸血鬼AU,背景时代架空,时间线是双子还是人类的时候

*小学生文笔。ooc归我。

*没问题的话↓


————————————


天空灰蒙蒙的,云层仿佛时间停止似的凝滞不动,景物朦胧模糊,没有一丝风,世界是黑白色的。 

 

Dipper环顾周围,一个个看不清面孔的孩子穿着华贵的衣服说说笑笑从他身边穿行而过,又消失不见。他伸出自己的双手,十分稚嫩,是一双孩子的手。手里正拿着一块看起来十分可口的巧克力。 

 

[看看这是谁?你这个怪胎!怎么会出现在我家的茶会上?] 

 

Dipper被突如其来的推力推地一个踉跄,手里的巧克力被抢走了。他反应过来,恼怒地抬头看着比他高了一截的孩子,条件反射般冲上前。 

 

[快还给我!] 

 

陌生男孩把巧克力高高举起,任由Dipper怎么努力都够不到,原本看不清的脸忽然清晰,展现出嘲讽厌恶的表情。Dipper打了个哆嗦,紧接而来的是一声惨叫。 

 

男孩先是按住Dipper的头颅,接着粗暴地揪住他的头发,Dipper感到自己的头皮被狠狠拉扯,痛苦地皱起眉头。他抓住男孩扯着自己的手的手臂,奋力挣扎着。 八岁的弱小躯体注定这是无用功。

 

[看!我就说他是个怪胎!]男孩招呼其他伙伴,拿着巧克力的手粗鲁怼上Dipper露出来的额头,奇特的北斗七星胎记展露无遗,粘上了融化的巧克力,黏腻的感觉提醒Dipper发生了什么。 

 

[不要看我……!] 

 

嘲笑声无孔不入,Dipper忍受着头皮的刺痛,挥舞双手,试图遮掩自己的胎记,不小心打到了男孩的手。 

 

[还敢还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找死!] 

 

柔软的腹部被剧痛袭击,Dipper因剧烈疼痛弯下身子,倒在地上承受其他孩子的拳打脚踢。 

 

恍惚中,Dipper隐约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但是为什么梦里会感觉到疼呢…… 

 

[Dipper!我们该走了,你怎么跑这么远……啊!]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是Mabel。 

 

[你们在干什么!!!]周身的疼痛一瞬间消失不见,又听到一声沉闷的敲击声,同时响起惨烈的哀嚎,是男孩的声音。 

 

[……Mabel?]Dipper艰难睁开双眼,看到姐姐的背影,她挡在Dipper身前,再前面的是跪在地上的男孩,额角鲜血滴落,脚边是茶会提供的茶杯。 

 

只有Mabel是彩色的。 

 

所有人都被吓呆了,这个年龄的孩子从没见过血。 

 

[快走!]Mabel低声说,趁着男孩的伙伴还未反应过来,Mabel立即抓起Dipper的手就跑。Dipper发现牵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显然Mabel也被吓到了。 


那个被Mabel砸伤的男孩,是某位公爵不学无术的私生子,即便如此,也是伤了公爵的颜面。

 

最后的最后,大人们出面解决了问题,双胞胎被送回了家。 

 

马车上,Mabel轻轻抚摸Dipper青紫的面颊,帮他整理凌乱的头发,Mabel心疼地落下泪。 

 

[疼吗?]Mabel沙哑着声音。 

 

Dipper摇了摇头。 

 

[都是我的错……我该死的胎记。]Dipper也哭了,他知道Mabel因为他闯了祸,他明白回家后Mabel会因此受到惩罚。 

 

[错的不是你,而是那些人!你没有错,你的胎记也没有错!]Mabel坚决地说,甚至有些严厉。 

 

[你的胎记很可爱,很特别!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你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只是嫉妒你。]Mabel温柔地拨开他的额发,吻上他的胎记,顺便细细舔舐干净其上粘着的巧克力。 

 

[我很喜欢!] 

 

一股暖流从额头蔓延到全身,有什么感情在心里埋下了种子,他不知道。Dipper睁大了眼睛,灰蒙蒙的世界一点点亮了起来,渐渐染上了颜色。 

 

[不要在意别人,因为没人能伤害我弟弟!谁也不能!] 

 

[Mabel……] 

 

画面一转,Dipper突兀出现在自家庭院。两个小小的孩子面前是高大的围墙,墙角堆满了杂物长满杂草。 

 

[嘘……小声点。]Mabel拉着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松了口气。她走上前,开始搬开杂物。 

 

[快来帮忙!]Mabel用气音说。 

 

[Er……嗯。]Dipper也跟着搬了起来。 

 

[这样真的好吗?会不会被父亲发现?]Dipper有些犹豫。 

 

[别这样,Dipper!我观察好久了,这个隐秘的出口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当然,再加上你!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们小心一些没问题的。]Mabel看着他,[而且,你不是想出去玩吗?] 

 

[想出去玩的不止我一个吧。]Dipper吐槽说,任劳任怨当起姐姐的苦力。 

 

[你说的对。]Mabel想了想,大方地承认了。她笑了起来,绚烂的棕眸弯成月亮,星星仿佛藏匿其中。Dipper看着她呆了一瞬,红着耳朵连忙慌张地移开视线,专心干活。 


Mabel总是这么快乐,永远充满活力,真好啊。


不,不是这样的。潜意识却极力否定。


有多久没看到她笑了呢?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了……

明明,她曾经那么爱笑……

至于有多久,Dipper说不上来;为什么说[曾经],Dipper也不知道。


他已然迷失在梦境里,不由自主忽略了想法与当前身处情景相矛盾的问题。连思维都变得懵懵懂懂起来,像真正的小孩子。


脑中似乎笼罩着迷雾,混沌不堪。记忆碎片若隐若现,还没等他仔细查看,又消失在浓雾中,只有碎片散发出的悲伤和惶恐仍留在原地。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隐秘的,无法言说的感情在悄悄发芽。


手背感受到湿润。


下雨了?Dipper惊慌地看向姐姐,试图询问是否要取消这次外出。


景物犹如透过凸透镜般扭曲,他急切眨掉水珠,总算看清了姐姐忙碌的身影。


哦,原来不是下雨。他本应该为不用取消外出而高兴,为什么他却这么难过?


好难过……因为什么?


心底有什么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Dipper费力辨别许久才听清。

……


好想——


好想再次见到她的笑容啊。


……



 

没过多久,他们便清理出了一个能容纳人通过的小洞口,Dipper弯腰跟着姐姐钻了出去,来到伯爵府外。 

 

当Dipper重新站直时,画面又是一转,世界只剩下漆黑,绝望而无边际,只有他身处的一小片空间可见事物。


茫然抬首,两座墓碑映入眼帘,上面清晰雕刻着Pines伯爵夫妇的姓名和生卒年月。墓碑前,姐姐跪坐着嚎啕大哭。 


Dipper震惊又不解。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顿时,Dipper再一次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痛的源头,是心脏。 


……

不能再逃避了——


原来如此。


浓雾已散去,所有真相无所遁形。


前所未有的痛苦席卷全身,他痉挛着悲啼,Dipper闭上眼,彻底失去知觉。 


梦境崩塌,化作尘埃消散。

 

 

 

……………… 

 

Mason醒了。大口大口喘着气。 

 

额发汗湿,他坐起身,抬手揉了揉眉心。 

 

又梦到以前的事了。

心脏还隐隐残留着梦境中的痛感,但之前每次梦醒时的压抑感没有出现,反倒像是完全摆脱了什么,倒是轻松不少。

 

Mason呼出一口气,此时已天光大亮,他干脆起床,随意让仆人准备了一点早茶,洗漱过后坐在书桌前处理起剩下的文件。 

 

今天对Mason来说,是清闲的日子,今天需要他处理的事情不算多,但他不允许自己松懈下来,如往常一样,他从书柜里取出一本书,在客厅里坐下开始研读。 

 

过了不知道多久,沙发往旁边下陷了一点,他也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一个装着精致糕点的圆盘挡住了他的视线。 

 

 

 

                     ——TBC——


————————

ps:mas梦境中的dip是他最后残留的,沉溺于过去美好回忆而逃避现实的软弱意识。

他不止一次做这种梦,梦中的他会失去遭受变故及之后的所有记忆。

直到梦里的他自主想起所有现实真相,忍受痛苦,不再逃避,从而打破梦境,他才能彻底摆脱过去软弱的自己,完成最终的蜕变。


我果然不擅长写细腻的感情戏emmmm

咸某鱼

发发最近画的图wwww(p4我太懒了,所以就懒得画惹qwq)

发发最近画的图wwww(p4我太懒了,所以就懒得画惹qwq)

伊作西门

入了怪诞小镇就磕上了billdip

好吧他们的吸引力真的好强,dipper怎么这么可爱(鼻血)

p1有点血腥注意

入了怪诞小镇就磕上了billdip

好吧他们的吸引力真的好强,dipper怎么这么可爱(鼻血)

p1有点血腥注意

🔲果仁🔳━━☆゚.*・。

突然高产

画完发现有bug……(扶额)算了懒得改了就这样吧

突然高产

画完发现有bug……(扶额)算了懒得改了就这样吧

🐞星雪🐾瓢貓兩人餐餐自由配
【塗】dipper mabel...

【塗】dipper & mabel
GF真的是我看過彩蛋藏最多的一部作品了!!!
看某一些解說都會看到雞皮疙瘩!
推薦大家去看看!!
 
也謝謝推薦我的  @9S的腳踏墊  @若若(喵瓢喵自由配) 
換我來推身邊的朋友們啦~~!!!

【塗】dipper & mabel
GF真的是我看過彩蛋藏最多的一部作品了!!!
看某一些解說都會看到雞皮疙瘩!
推薦大家去看看!!
 
也謝謝推薦我的  @9S的腳踏墊  @若若(喵瓢喵自由配) 
換我來推身邊的朋友們啦~~!!!

cltl

最近的儿童画,p2和p3分别是Dipper与scp基金会和黑瞳少年的联动

最近的儿童画,p2和p3分别是Dipper与scp基金会和黑瞳少年的联动

🔲果仁🔳━━☆゚.*・。

P1P2……是画着玩的产物

P3是表情练习(?)

Bipper×Dipper这对真的香,一次满足了我两个cp的粮(billdip+双dip)


P1P2……是画着玩的产物

P3是表情练习(?)

Bipper×Dipper这对真的香,一次满足了我两个cp的粮(billdip+双dip)


你的初吻是我JOJO哒

【Gravity Falls】附身 (剧情向无固定cp)

Mabel看着眼前熟悉却又充满了距离感的男孩不禁有些哑言 ,

明明上一秒还一起参加姑妈婚礼的dipper突然被bill那个恶魔附身了,他还穿着那个金毛大小姐的谢礼。

一件昂贵不失帅气的燕尾服,他一直非常珍惜,直到昨天他还用熨斗熨了两遍,想让自己穿的更合身,

真是够笨的。

实际上Mabel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dipper澄澈的蓝眼睛变成了可恶的金色,

和那个魔鬼bill一样的颜色,

这点就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那眼睛就像前些天叔公戴着的那条金黄的粗项链一样,

只是比它更闪耀 眼里闪着邪恶的光。

也许......也许能趁这时候击溃他,Mabel总觉得...

Mabel看着眼前熟悉却又充满了距离感的男孩不禁有些哑言 ,

明明上一秒还一起参加姑妈婚礼的dipper突然被bill那个恶魔附身了,他还穿着那个金毛大小姐的谢礼。

一件昂贵不失帅气的燕尾服,他一直非常珍惜,直到昨天他还用熨斗熨了两遍,想让自己穿的更合身,

真是够笨的。

实际上Mabel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dipper澄澈的蓝眼睛变成了可恶的金色,

和那个魔鬼bill一样的颜色,

这点就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那眼睛就像前些天叔公戴着的那条金黄的粗项链一样,

只是比它更闪耀 眼里闪着邪恶的光。

也许......也许能趁这时候击溃他,Mabel总觉得他对自己似乎没有设防,

也许这是个好机会,把那个混蛋赶出dipper的身体的好机会。

虽然这么想着,但她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这个恶魔曾经差点毁了整个小镇,一想到这个就让她没办法不害怕。

怎么办呢,Mabel将打颤的手护在胸前以方便保护自己,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bill是怎么附身在dipper身上的?

“bipper?”

Mabel试探性的叫了一声,bipper是她给被bill附身的dipper起的外号,她自认为这个外号十分精湛。

眼前的男孩不语,只是歪着头看着警惕的Mabel,脸上挂着一抹邪气的笑容,眼里时而闪过金黄色的光,

他实在不觉得眼前的女孩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如果要说实话,他还是表示对眼前占据的这副身体更有兴趣一些,

一个人类男孩的身体,会疼会流泪会笑,光是想想他就已经激动的想要见点血了~

比如...把眼前这个女孩干掉?

虽然这么想了一下,但bill还是在心里严重制止了自己,

他是一个犯罪的荒诞政治家,想要制造一场真正有趣的悲剧可不是杀两个小屁孩能解决的

“他已经死了。”

假dipper从从容容的从嘴里蹦出了五个字,依然挂着恶劣的笑脸,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变出了一个魔方解闷,仿佛说了句与现场毫无干系的话。

是的,他确实百无聊赖的把玩着魔方。

不过不是因为无聊,而是因为要克制兴奋,他深深期待着Mabel的反应,这么一个了解过他的恐怖的女孩的反应,

她会怎么做呢,搬救兵?去找斯坦福那个老废物?又或是完全的颓废掉?

bill越想越兴奋,这个小镇果然是他的天堂,他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死了?dipper死了?那个虽然嘴上说着不管她但每次还是挺身帮她的dipper死了?

Mabel觉得有些恍惚 ,恍惚到脑子都僵住了,

对!就是这个绝望的表情!bill幸福的瞻仰着这个表情,他托着腮全神凝视着,像在欣赏一副最美丽的画,

他很明显看到女孩一瞬间僵住了,而现在的场面仿佛连空气都凝住了。

Mabel确实很绝望,她也很迷茫……

她曾想过dipper也许会是在身体里睡着了才被bill趁虚而入,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但她绝没想到有死这个可能,

死亡 是一个令人窒息的词啊,

“还回来...”她不停的念叨重复这一句,并且在这同时朝着bill走过去,

她的腿似乎不抖了,她似乎有了很大很大的勇气 。

也许她这辈子都没这么勇敢过吧?Mabel想着,

如果dipper在一定会一脸鄙视的笑话她逞能,然后帮她解决这件事。

但dipper已经不在了,她要bill还回来,一定。

她慢慢走到bill面前,使了相当大的力道揪住这个曾是他弟弟的人的领子

“还回来!把dipper还回来!”

她揪着眼前人的领子剧烈的摇着,但那个人似乎不在乎一般,一点都没被Mabel的气势所撼动,

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西装被Mabel揪的皱皱巴巴,bill似乎只为这点烦恼着,丝毫不在乎Mabel说的话。

“他去哪了!他不可能会死!”“你这个小偷!把dipper还回来!”“你到底想要什么”

Mabel将脸狠狠凑近了假dipper,她看到他的脸上还是昨天为她抓兔子所受的伤,但今天已经结痂了 只剩下一个疤,

“他不在了。”

似乎是感到不耐烦,bill用dipper平时哄Mabel睡觉的口吻轻轻的说,

他实际上很喜欢这副身体的,躯壳的长相,手指的长度,有两只眼睛,主人的本身也是他喜欢的。

不过如果Mabel要毁坏他也无所谓,这又不是他的本体,他可以随时离开,

相反他还想看看Mabel抱着dipper尸体哭的样子呢,感觉会十分有趣,他非常恶劣的这么想了。

‘砰!’是身体摔到草地上的声音

(待续)




*本篇为原创同人文,详情请看合集简介

*即兴自写,请勿盗用(T▽T)

*灵感来源→ 是还没玩老福特时候写的,无cp,所以吃哪对都可

想看的话会续写,不想看就先这样放着(这屑人)

北七柴魚搞不動了

不知道是什么,就凭感觉画的,就花花绿绿的?

P2是压缩到模糊的版本,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别有一番风味昂?

不知道是什么,就凭感觉画的,就花花绿绿的?

P2是压缩到模糊的版本,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别有一番风味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