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oyoung

3797浏览    345参与
宇治抹茶鲷鱼烧-🍡

今天也是爱貂老师的一天!

太帅了!❤

今天也是爱貂老师的一天!

太帅了!❤

宇治抹茶鲷鱼烧-🍡

《向日葵》

夜幕降临了。


桌上的留声机还在自说自话地吵,小提琴躺在地上,乐谱被它的主人扔了满地。


金道英去关那扇固执的窗户,尽管它已经老旧得吱呀作响了。


他无意间又看到了那个老人——衣衫褴褛,蹲在路边画着他的向日葵。


即使已经到了春天,夜晚的风也不总是那么温暖。


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背影映衬得更加无力,与他笔下绽放的色彩形成强烈反差。


金道英觉得,那天老人眼中兴奋的光芒,使他像个充满希望,又不谙世事的叛逆少年。


然而那个不知哪位好心人施舍给他乞讨用的碗,调笑着问他画价的资本家,以及打闹着碰翻他仅有的颜料的孩子。他不去理会,从来都不。


老人只是认真...


夜幕降临了。



桌上的留声机还在自说自话地吵,小提琴躺在地上,乐谱被它的主人扔了满地。



金道英去关那扇固执的窗户,尽管它已经老旧得吱呀作响了。



他无意间又看到了那个老人——衣衫褴褛,蹲在路边画着他的向日葵。



即使已经到了春天,夜晚的风也不总是那么温暖。



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背影映衬得更加无力,与他笔下绽放的色彩形成强烈反差。



金道英觉得,那天老人眼中兴奋的光芒,使他像个充满希望,又不谙世事的叛逆少年。



然而那个不知哪位好心人施舍给他乞讨用的碗,调笑着问他画价的资本家,以及打闹着碰翻他仅有的颜料的孩子。他不去理会,从来都不。



老人只是认真地,若无旁人地画着他的向日葵,他那野蛮生长的向日葵。



难怪人们叫他疯子。



这样一来,他倒真的有点像自己形容的这般了。金道英想。



又是一个礼拜二。



人们像往常一样生活。像往常一样把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个,把皮鞋擦得锃亮。把名为梦想的奢侈代名词挂在嘴边,又马不停蹄地为生存奔波。



没人发现街边的那个怪老头不见了,又或是他们根本不关心。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留下了他的向日葵,便不知去向,仅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金道英觉得有些惋惜。



后来,老人逐渐被人们遗忘了。



只是金道英在金色大厅里演奏小提琴时,偶尔会想起他。



想起他,他满头的白发,和他的向日葵。



那幅色彩鲜艳的,野蛮生长的向日葵。



(完)

不吃西红柿
新文化技术小学三年127班报道...

新文化技术小学三年127班报道~

新文化技术小学三年127班报道~

甜到头掉

【金道英×你】兜转

  • ooc预警

  • “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不能错过。”

  踏着婚礼进行曲步入教堂,看着站在神父面前的他。你们十指相扣,面向神父开始宣读结婚誓言。

  “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身旁的这位男士为妻,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一字一句是如此清晰地从神父嘴里传递到你耳际,整个教堂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就算不用看也能感知到全部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你身上,像是要把你灼伤。

  刚欲张嘴,就被几声枪响打断,惊得所有人四处寻找庇护处,你的那位新郎早已被枪响吓得屁滚尿流不知道躲藏在哪里,剩你一个站在...

  • ooc预警

  • “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不能错过。”

  踏着婚礼进行曲步入教堂,看着站在神父面前的他。你们十指相扣,面向神父开始宣读结婚誓言。

  “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身旁的这位男士为妻,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一字一句是如此清晰地从神父嘴里传递到你耳际,整个教堂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就算不用看也能感知到全部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你身上,像是要把你灼伤。

  刚欲张嘴,就被几声枪响打断,惊得所有人四处寻找庇护处,你的那位新郎早已被枪响吓得屁滚尿流不知道躲藏在哪里,剩你一个站在神坛前,看着那个男人向你越走越近。

  在离你几步远时停下脚步脱掉面罩,向你伸出手。

  “跟我走吗?”

  “要不你直接开枪打死我吧,金道英。”

  他没说话直接拉起你的手就往外跑,教堂不远处的空地停着辆改装过的帕拉梅拉。车子刚启动,金道英粗暴又急促的吻就落下来,用来反抗的双手此刻被他握在手里。他的手真大,你心想。

  原本精致的唇线被道英这么一弄,成了所谓的‘激吻唇’,他像是不舍般抚摸着你的双唇,突然前面驾驶座传来掩饰尴尬的咳嗽声,你才意识到还有外人在,小声骂了句‘混蛋’就转过头不理金道英。

  “Doyoung,我还真没想过你居然会抢婚。”

  ......

  金道英是特种兵,而你是他一次任务中意外救出的人质,从此你就开始追求他,但他像是铜墙铁壁,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个能给你机会的机会。只是冥冥中似安排好般,你撞见他被追杀,危险之际你连生命安全都不顾地为他挡了颗子弹。

  在医院醒来时发现道英正站在窗边,见你醒来就叫医生过来替你检查后就离开了,没多久他拿着份外卖走进来,坐在你床边看着你。

  “你说你喜欢我做什么?好好的人生不去过非要喜欢我。要是这枪威力再大一点,你恐怕早就入了停尸间。”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见你有危险就冲过去了。谁让我这么喜欢你。”你仗着自己是病人,头脑一热就对着金道英的嘴亲了下去。

  他似乎没料到你会突然这么做,一时间竟呆在那里,没多久就抚上你的脸慢慢回应起来。这是你第一次感受到了金道英的温柔,你摸了摸他手上的茧子。就这样在一起。

 

 

  “我说Doyoung啊,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干这一行有多高危你是知道的吧,你哪来的勇气答应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一个正在擦枪的男人如是说道。

  “你都不知道她看上去这么柔弱居然会为我挡枪,好像就是在那一刻我找回了久违的心动。”

  “呵...从此世上又多一个痴情种了。”

 

 

  和金道英待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发掘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粘人。

  “宝贝今天不要去上班了好不好?”

  “宝贝...宝贝...宝贝...”

  ......

  “金道英!不准耍流氓!”

  天知道在你一转身就看见只穿着条内裤的金道英,心里多慌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一涌而出。你在他怀里不安分地蹭来蹭去,木头都被蹭出火,当他开始啃你脖子时就知道今天的班是上不成的了。

  精疲力尽的你难免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金道英见你熟睡后就起身去阳台接了个电话。

  “Yuta,给点时间让我处理好。”金道英拿起手边的电子烟猛吸了一口。

  “你知道的,组织不容许这个任务有什么差错。尽快处理好你的‘软肋’,否则上头会直接帮你处理。”

  金道英吐出一个烟圈,看着它消散在空气里。“谁都别想动她。”他顿了一下再慢慢说道,“这是我离开组织前最后的一个任务,别出尔反尔。”

 

 

 

 

  “分手吧。”金道英坐在沙发上冷静的看着你。

  你不可置信的望向他眼睛,企图从里面读取到一丝的玩笑成分。很可惜,他的眼神平静如水,嘴边挂着讥讽的笑意。

  “我前女友回来了,你可以滚了。”金道英看着你眼圈慢慢变红,爱人决堤的眼泪似洪水般快要将他淹没。

  “道英,这样的玩笑不好笑。”你握着他的手,却被他一把甩开,“和你在一起不过是觉得你很像我前任,现在这个游戏要结束了。”

  绝情的话像刀子般捅进你心窝,可他接下来的动作才是真正让你死心。金道英把你压倒在沙发上,粗暴地亲吻着你,你用尽力气推开他,反手就给他一巴掌。他摸了摸刚被你打过的地方,“装什么?你还不走不就是想跟我来一发分手炮吗?”

  ......

  “我连自己的死活都不能确定,怎么敢给你承诺?你要好好生活。”

 

 

 

  枪声四起,爆炸声不断,空气里混杂着的血腥味让人作呕。金道英彻底昏死过去前,手里还紧紧地握住你的那只情侣对戒。

  金道英在病床上躺了足足半年,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戒指。

  “那枚戒指在你脖子上挂着呢,痴情种。”Yuta一脸玩味的看着金道英,随后就把一叠私家侦探拍到你的照片扔给他,“人家生活好着呢。”

  金道英慢慢抚上照片中你的脸,嘴角不由得慢慢上扬。

 

 

  和金道英分手之后的你过得行尸走肉般,不懂为什么这么一段恋情最后落得撕破脸皮的下场。刚分开后的每天你都尝试用酒精麻痹自己,明明你们从认识到分手也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可能是最先动心的那个人输的最惨的吧?

  死党见你这副样子,便不顾你抗议死拉着你去酒吧找小帅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依旧驱不散你心头的乌云,前来搭讪的男人见你这样也只能撇了撇嘴后走开。说是来猎艳,不过是换了个场所借酒消愁罢了。感觉时间差不多你就先走,才刚走到酒吧门口就不受控制的晕了一下,果然今晚是喝了太多......

  不小心倒在一个男人怀里,只记得那个男人的手不太自觉地在你身上游走,想推开他却无力,想向路人呼救但你忘了这里可是酒吧街,这种事情路人都见怪不怪。恍惚间一股力量把你拉开,撞上不知名男士的胸膛,靠真硬。

  ......

  睁开眼时发现是陌生的环境,昨晚穿出去的连衣裙被换成白T牛仔裤,身上没有被侵犯的痕迹,不知道是哪个大好人把你这只醉猫带进来。你洗漱完坐在床上回想昨晚的事情,断断续续的回忆拼凑起来。大概是你被一个正直好青年从危险边缘救回,然后...然后就是你抱着那个正直好青年一边哭一边诉苦,活脱脱一个弃妇。而话题,兜兜绕绕还是逃不过金道英这个名字。

  办理退房手续时问了下前台小姐是谁登记入住的,她说是一个叫D先生的人。

  D先生?

  你身边好像没有跟D这个字母搭上关系的人啊,毫无头绪。

  ......

  之后的日子还是像以往一般平静。你接受了父母安排的相亲,和对方像走流程一样看电影、吃饭、牵手,唯独迟迟接受不了再进一步的发展。对方向你求婚了,你犹豫时想起死党对你说的话。

  “你确定你要等金道英吗?在机场等一艘船,真的等得来吗?”

  思索后,毫无感情的说出那个字“好”。

 

  无力感撕扯着金道英的灵魂,他目睹了这一切,目睹了你被求婚的过程。高度数的酒一杯又一杯的灌下去,五脏六腑都仿佛着了火般,原来借酒消愁是这样的感觉。但好像酒精并没有把他的忧愁冲掉,反倒激起了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喂痴情种,怎么不去找她?”Yuta拿走金道英手边的酒,“结婚前都不去见的话,婚后再见她就是别人的妻子了。”

  金道英瞪着Yuta说:“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一杯酒又下肚,“她好好生活就够了。”

  Yuta打趣说:“是真话吗?反正做兄弟,在心中。有需要就尽管开口。能帮就帮。”

  ......

  婚纱店。死党说一辈子可能就一次的婚礼,一定要重视,你却不以为然,反驳道:“两情相悦的人举行婚礼,才是要重视。姐妹,我真没你想象中那么喜欢他。”死党连忙叫你小声一点,被那位新郎听了去该是要有多伤心。你自嘲地笑了笑,死党见你这副样子只能作罢,拉着你到旁边的沙发上休息下。

  “到现在还忘不了他吗?尽管他这么伤害过你。”

  你不作答算是默认,金道英是你人生里的一道劫,无法躲过。既然躲不过那就认命,或许就真的是只有一次的婚礼,那就不要留遗憾的完成吧。

  换了好几套婚纱,终于找到一条很心水的婚纱,正站在镜子前和死党讨论,忽然瞥到镜子里反射出一个熟悉的人,是金道英!他正站在橱窗外看着你!他似乎觉得你看见了他,就立马转身离去。你连鞋都来不及穿就提着婚纱跑出去,可是等你出到去哪还有他的身影呢,你怅然若失的表情再加上穿着婚纱的样子,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原来,又是幻觉......你和金道英分开后有好几次都觉得他在你周围,可事实告诉你那只是一个幻觉。死党把你扶进婚纱店,你靠在她肩上无声哭泣。

  “我又让她伤心了。”

  ......

  ‘叮叮’一条新消息通知。

  “今天的我也又出现了幻觉,一星期后的今天我就要结婚了。希望你祝我幸福。”

  在分手后,你还继续给他这个号码发信息,因为一直处于未读状态,自然就觉得他已经不要这个号码便当作是树洞一般,倾诉一切。可金道英一直都有看你发过去的信息,无论是开心或不开心,他都默默接收,在很多个无人的夜晚他忍下了给你打电话的冲动。

  只是感觉从未像此刻那般冲动,等回过神时电话就是显示“通话中”了。

  你没说话,他也没。

  你小声的呼喊了一声“道英?”,对方迟迟没回应,没多久就挂断了电话。你叹了一口气便继续睡,就当是恶作剧罢了。

  殊不知金道英现在激动得心脏都快要跳出,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拨打出一个电话。

  “给老子现在起床!”

  ......

  Yuta怎么也没想到,金道英三更半夜亢奋的打电话叫自己准备辆车就是为了去抢婚,搞得自己那么激动全副武装。还被迫塞了狗粮。无语无语。

  最终你们在一座私人别墅前停了下来,虽然你有很多疑惑,但还是绷着个脸。金道英这人怎么能这样,公然开枪,还抢婚。

  “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你自己处理。”Yuta落下车窗对金道英说道,还不忘给你抛了个媚眼。

  别墅里的一切都是按你以前说喜欢的风格去装修,你转过头看着金道英,发现了他胸口挂着的那枚戒指......

  “我人都被你挟持到这里了,要干什么就请随意。我还赶着回去结婚呢。”后半句是你故意说出来气他的。果然,他三步并作一步走,紧紧地把你拥在怀里。

  “不要再气我了,我会哭的宝贝。”

  金道英的脸贴在你裸露在外的肩膀上,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你不由自主地收回伪装起尖利的爪牙,心下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对他狠不下心,之前试想了无数个你们重逢的场景,想好了台词要怎么去呛他,可当真正见到面,所有话都说不出口。

  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和你解释着所有事情,“让我再抱你久点,我真的很想你。”

  你沉默地推开了他,转身往阳台走去,故作忧愁的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就算我们再两情相悦那又能怎么办呢?我已经和别人领证了...”

  “那我去当小三啊,我不介意婚外情!要么我去恐吓那个男人让他主动和你离婚!”金道英说到最后越来越激动,甚至连眼眶都开始红了,活脱脱一只兔子。

  原本你还想再矫情一下,可心底里翻涌着的爱意不允许你这么做。

  你转过身抱住金道英,特意在他敏感的耳际亲了亲,说:“骗你的,我跟他没领证,从始至终我爱的只有你。”

  他像是缓冲了一下,然后就猛地抱起你往二楼的卧室走去。

  久别重逢后,就连爱人的吻都带着催/情作用。金道英热烈的吻铺天盖地袭来,印下爱的痕迹。在陷入情/欲前,你微微喘着气叫他别扯坏婚纱。他听后像是不高兴的放慢动作,手却绕到你后背,捏着拉链的拉片一寸一寸地划过你的肌肤,引得你一阵颤栗。

  你不满他这么欺负人,便眼泪汪汪地控诉他的罪行,他温柔的给你擦去眼泪,一边褪下两人身上的遮挡物一边正儿八经说着荤话。

  “这么快就掉眼泪怎么行,后面还有更多要掉眼泪的情节呢。”

  说完就融进你身体的最深处,久违的感觉使两人纷纷发出满足的叹息。他将你一次又一次地抛上体感云端,最后是你先泄了身,在他怀里感受着高/潮带来的痉挛,他等你缓了缓神才重新开始。金道英在情动之时,嘴里喊着你的名字。

  即便是事后,他也把你圈在怀里,怜爱地吻了你的眼睛。因为金道英听说,女性在事后会特别缺乏安全感。(这个我瞎编的)

  “你知道吗,我身边的朋友都叫我不要等你了。可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她们赌,赌你会回来找我。”金道英的手真好看,“在进行宣言的时候,我已经快要认输了,不过最后你还是来了。”

  他一脸温柔的看着你,这副景象从今往后都是你一个人的专属。

  “我一开始想着不去找你了,让你平静的过完一生。”金道英摩挲着挂在胸前的戒指继续说,“直到我收到了你叫我祝福你的短信,我才知道我很小气。小气到你身边的男人只能是我一个,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说完后,他俯下身亲了亲你鼻尖,取下胸前的戒指给你戴上。

  “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不能错过。我很喜欢你很爱你,很想和你有个家,很想和你一起度过余生。”

  “在遇到你以后,我才感受到了生存在这世上的魅力。”

  “Even when it’s rainy all you ever do is shine.”(就算阴雨绵绵,你也能给我带来光芒)

 

 

End.

All禁

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

最后一句是出自Bazzi的《Mine》


Fourteen_Penny

黑白版.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黑白版.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Fourteen_Penny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Fourteen_Penny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滴滴不是滴
白色情人节快乐~画个🐰🐰...

白色情人节快乐~
画个🐰🐰


————————————————

画图不认真把貂老师的头发都给软化了啊哈哈哈……对不起但这张原照片我真的好喜欢


画画好难 瓶颈好久 😢 画不出什么好东西

白色情人节快乐~
画个🐰🐰





————————————————

画图不认真把貂老师的头发都给软化了啊哈哈哈……对不起但这张原照片我真的好喜欢


画画好难 瓶颈好久 😢 画不出什么好东西

西西z

/一线阳光/ 金道英×我

*4k+

*be预警

*私设,勿上升真人


  我的最后一线阳光,永远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生病了,

  尽管拿到检查结果时我还微笑着安慰我的亲友,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是不可忽视的。

  当我坐在病床上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同一本书时,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和我捏着书页的手指触碰在一起,

  我竟也难得的感到这样温暖。

  “春天到了啊...”我自言自语着放下书,眼中定格在窗外的春意盎然上。

  不知为何,一滴眼泪无意识地从我眼...

*4k+

*be预警

*私设,勿上升真人





  我的最后一线阳光,永远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生病了,

  尽管拿到检查结果时我还微笑着安慰我的亲友,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是不可忽视的。

  当我坐在病床上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同一本书时,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和我捏着书页的手指触碰在一起,

  我竟也难得的感到这样温暖。

  “春天到了啊...”我自言自语着放下书,眼中定格在窗外的春意盎然上。

  不知为何,一滴眼泪无意识地从我眼角滑出,我刚要伸手去擦。余光便瞥到了站在病床前看着我的男人。

  我有些慌乱地用袖子擦掉眼泪,吸了吸鼻子,装作没事的样子低着头不看他。

  他缓缓地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进他怀里,

  “一切都会好的,我保证。”

  他的声音是轻柔的,抚平了我内心所有的小疙瘩。

  他的头靠在我的颈窝上,手轻轻地按在我的背上。

  我神使鬼差地也伸出手,试探着环住他的腰,

  终于放下所有的伪装,我大声地哭出来,把心里所有的悲伤丝毫不留地坦露在他面前。

  我与他并不相识,但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和他温暖的怀抱,却让我异常依恋。




  春日的阳光唤醒了睡梦中的我,我揉了揉眼,慢慢地坐起身来,

  不经意看到床头柜上的书,在我原先的那本书上放了一本新书,

  我伸手把它拿过来翻看了几下,一张纸从书页间掉出来。

  我拿着那张纸仔细端详,

  “春天的花开的最好看,希望你的笑容也像花一样绽放开来!”

  旁边还画了个简单的笑脸,署名是金道英。

  我反复地看着这一段文字,竟也没有发觉自己已经露出了笑容。

  我把那张纸收起来,折成一只纸飞机,小心地放在柜子里。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金道英偶尔会给我拿来自己爱看的书,书里也会一样夹着写着积极向上语句的纸张。我和他并不经常见面,我有时会给他“回信”,在简短的文字中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的心意。




  那天,我正在看书时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下意识地抬起头便看见金道英踏进房间慢步走过来。

  “你来了。”我放下书,笑着看着他。

  “最近的书你觉得还可以吗?”

  “都挺好的。”

  “那我们的取向还挺相似的。”他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金道英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房间里慢慢安静下来,只剩下我翻书的声音和他削水果时发出轻轻的沙沙声。

  我把书放在腿上,扭头看向低着头专注的金道英,皱了皱眉。

  我明白这么说了之后,他可能会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鼓励被我忽视,但我还是问了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金道英,我是不是活不了多久了。”

  我看似在低头看书,装作不在意地一问,却仍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

  他没有抬头回复我,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他把苹果切成小块,用叉子叉起来送到我嘴边,

  “看来还要多想想堵住你的嘴的方法。”金道英笑着说。

  我咀嚼了几下,把苹果吞了下去。

  “金道英,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金道英凑过来吻住了我,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只好吞回肚子里。

  我睁大了眼看着他轻轻闭上的眼睛,却还是慢慢地被他带到节奏上,

  我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等他放开我的时候,我的脸已经憋得通红。

  “我也不是在开玩笑,我总在害怕,我生疏的安慰会成为你的负担,但我是真心希望你开心幸福,只是因为喜欢你。”金道英睁开了眼,与我正面对视。

  他和我之间的距离依然很近,说话时淡淡的鼻息也打在我的脸上。

  我的心也不禁触动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凑上前吻了他,他的手臂环住我的腰的时候,一滴眼泪打在我的手上。


  我缩在被子底下的另一只手默默攥紧了拳头,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处境的确不应该去拖累金道英,

  但是当爱情降临在自己跟前时,又有谁会有勇气推开它视而不见呢。




  金道英休假的时候也经常往医院跑,以致于他在一些医生护士的眼中都是劳模的形象,殊不知他一踏进医院便奔向我这边来。

  他昨天说要带我出病房走走,我便早些起身用找护士长借来的化妆品化了个淡妆,坐在房间里等他。

  房门快速地被拉开,我急忙抬起头来,

  “不,不好意思,刚才被喊去开会了。”金道英喘着气说,

  “坐下喝杯水先吧,不急。”我笑着走过去拉住他的手。



  他的五指在我的发丝之间穿插,我后背对着他,暗暗地想是不是医生都有一双巧手。

  “编好了。”

  金道英用手机拍了照片,把他编好的头发展示给我看。

  我回头迅速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起身快步走到门前。

  他呆了一下,才露出笑容,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我,

  “走啊..”我尴尬地咳了咳,对他说。

  “走吧。”金道英走过来牵住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出病房。


  他的手依然温暖,就像洒在我们身上的暖阳一样。

  我一直在跟他讲我以前的事,金道英笑着看着前方,一句话也没回复。

  “你在想什么呢?”我装做不满的样子对他说。

  他撇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想你穿上婚纱的样子。”

  我顿了顿,只感到牵着我的那只手握得更紧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即使从未经历过那种场景,我也知道那个小盒子里会是什么。

  我伸手按住金道英的手臂,

  “我不同意,不可以。”我低着头,用力地咬着下唇,即使血腥的味道也弥漫到口腔,我还是没有抬起头。

  他拉过我的手,

  “经过了格外寒冷的冬天,就会绽放出更美丽的花朵,经过了夜晚,早晨也会迎来光明...你呢。”金道英用力掰开我的手,给我戴上戒指。

  “我从来都没有规划过短暂的爱恋。”

  他轻轻地吻着我,

  我已是泪流满面。

  

  我垂在悬崖边,站在悬崖上的金道英却冷着脸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坠入了深渊,眼前的光明逐渐都转为黑暗。

  我猛地醒来,睁开眼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呼气,却看到被门外灯光映出来的一个人影,

  值完夜班的金道英赶紧把刚脱下的白大褂放在一旁,快步走到床前,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见是他,才放了心,

  “不是,做了噩梦而已。”

  我嘴上说着没事,但还是靠在了金道英怀里。

  “金道英,我爱你。”

  

  

  窗前的月光依然和刚熄灯时一模一样,金道英环着我的腰和我挤在同一张床上。

  我睁着眼看着夜晚里被染成灰色的天花板,却再也睡不着。

  我无法去追问他会不会放弃我之类的话,毕竟我们随时都会再也没有明天。

  我想到这里,不禁开始小声地啜泣。

  环在腰上的手臂收缩起来,把我又往他怀里带进了一些。

  “没事的,快睡吧。”

  我转过身缩进他怀里,闭上眼睛,贪婪地吸取他身上熟悉的香气。

  当阳光洒满整个房间的时候,我缓缓地睁开眼,看到眼前的金道英后又再次舒服地闭上眼。

  金道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观察到我的小动作,便轻声笑了,伸手捏了捏我的脸。




  那天下午,我和金道英约好要一起吃午饭,

 在等金道英来的时间里,我便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看看书。

  我习惯性地用手指划过一段段文字,以便清楚地阅读。

  刚要伸手翻下一页时,身体的某处突然猛烈地抽动了一些,

  手也使不上力气,手上的书掉在地上,厚重的外壳和地板撞击时发出很大的声响。

  我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床边的呼叫键是再怎么试探也触不到的,我想叫人来帮忙,却除了喉咙里的嘶哑,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也渐渐模糊,只能听见病房的门被缓缓拉开的声音。

  

  金道英手里的饭盒掉在地上,精致的饭菜也一并撒在地上,

  我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随后便没了意识。

  死在金道英怀里,也值了。我闭上眼的那一刻是这么想的。


  我再睁开眼时,还是在熟悉的病房,如果不是脑里的记忆在不断提醒我,或许我会以为我只是昏睡到了傍晚。

  房间里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都是昏暗的。

  我刚坐起身来,床边握着我的手的金道英便马上反应过来。

  “还好吗?有没有很难受?”他凑上前来,急促地问我。

  “没有...”我低下头,小声地说。

  “那就好,那就好。”金道英呆呆地重复了一次,魂不守舍地又坐回原位,握着我的手却没有松开。

  我轻轻地推开他的手。

  “金道英,我想放弃了...”

  他立马又抓回我的手,用他平常哄我吃药时的语气说着,

  “一定会有方法治好的,以后一定可以的。”

  “我等不了了...”说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哽咽了。

  “太痛了...”我一头撞进他怀里,眼泪全都留在他的白大褂上。

  “为了我可以吗?就算只是一天也好...”金道英的声音里也带着颤抖,

  我哭着回应他,抱得更紧。




  三天后,金道英带着饭菜来找我,

  我和他一起吃完午餐后,他才告诉我他被医院安排去外地学习了。

  我笑了笑,

  “那你放心去就可以了,我等你回来。”

  金道英故作矫情,皱着眉看着我,

  “你都不留我吗?”

  我轻轻扣住他的手,

  “你的自由本身就不能完全由自己支配,能浪费你那么多时间我已经很满足了,可不能太自私啊。”

  金道英伸手刮刮我的鼻子,

  “每天都要打电话。”

  他余光瞥到我刚翻看的那本旅游杂志,

  “等我回来我们就去玩吧,去你想去的地方。”

  我顺着金道英的目光看去,望见刚才打开的书,

  “好。”我笑着说。



  金道英出发后的第二天,有一个长得同样帅气的医生来到我的房间里,

  据郑在玹所说他是被金道英远程派来陪我聊天的。

  我抱歉地朝他笑笑,他也没在意,把手机上的一些视频放给我看。

  “我和道英大学时还组过乐队,他当时对音乐可有天分了,但是后来还是做了医生。”

  “他当时写了首歌,说要在未来的婚礼上唱给爱人听。”

  “我当时还在想象那个场面,看来离得不远了啊。”

  郑在玹语气里带着笑意,我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

  

  后来我找郑在玹要了金道英当年唱歌的视频,无事可做的时候就喜欢听着他的歌声一边翻开那本旅游杂志,标注下每一个我想去的地方,在旁边用笔写下我想和金道英做的每一件事。

  比如在樱花树下拥吻。

  

  .....

  一阵熟悉的感觉袭来,我咬着牙从床上爬起来,

  我伸手想要按呼叫键,明明身子只要再往前倾一点就可以了,我却怎么都无法移动。

  我忍着痛苦,艰难地挺直身子按住了呼叫键,随后重力作用摔下床去,

  头撞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痛得皱紧了眉,

  眼里的好像是和金道英紧紧抱住我的那个夜晚一模一样的灰色天花板,只是现在没有他在身边。

  我突然有些想哭,却又觉得自己无助的处境有些可笑。

  刚才在房门外讲话的声音戛然而止,门猛地被拉开,一个人影快速地闪进来,

  郑在玹冲过来扶起瘫在地上的我,

  “醒一醒!清醒一点!”

  我头晕目眩,但仍努力地辨认着这张脸,

  果然不是金道英啊...

  我笑了笑,就连眼中勉强睁开的一条缝也合了起来,身旁所有呼喊的声音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弱。

  好像五脏六腑都被压抑,嘴里也吐不出任何一句话,身体渐渐沉入暗黑的海底。

  原来死是这种感觉。

  

  我不会知道他在打开我的床头柜看到满柜子的纸飞机后哭成泪人,也不会知道他看了多少次我脑后一热给他写的长篇情书,更不会知道他后来独自一人走过我曾经梦想过的所有地方。

  我只是很不负责任地在桌上的笔记本上留下了一句敷衍的话,

  “金道英,很抱歉来过你的世界。”

猪辛迪
厌学人士本意读课本地打开one...

厌学人士本意读课本地打开one note,结果撸了一张帅哥。

花了很大的勇气来po画,第一次po,也不是专业的,多多谅解!

厌学人士本意读课本地打开one note,结果撸了一张帅哥。

花了很大的勇气来po画,第一次po,也不是专业的,多多谅解!

坚韧+淡定=煎蛋

李泰容鲨我千千万万遍 卒
李东赫的小发饰豪可爱♡♡
是说 我一直觉得李盒这次回归照更像东淑😆😆😆

李泰容鲨我千千万万遍 卒
李东赫的小发饰豪可爱♡♡
是说 我一直觉得李盒这次回归照更像东淑😆😆😆

EJLee
妹子寄养的嘤嘤🐰 快点恢复正...

妹子寄养的嘤嘤🐰


快点恢复正常吧…

好想出门拍娃片(╥﹏╥)

妹子寄养的嘤嘤🐰


快点恢复正常吧…

好想出门拍娃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