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eam

18.7万浏览    3603参与
DK
出太阳不等于吃雪糕w 【滤镜教...

出太阳不等于吃雪糕w

【滤镜教我画画

出太阳不等于吃雪糕w

【滤镜教我画画

秋田犬真的很惨一只

是dk的小漫画

不要问我怎么吃上这对的

问就是和我对戏的killer太可爱

是dk的小漫画

不要问我怎么吃上这对的

问就是和我对戏的killer太可爱

叶子翻糖

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就这样吧。┏( .-.  ) ┓

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就这样吧。┏( .-.  ) ┓

福乐斯

论Dream对死亡的态度

我觉得我好像写ooc了

上面那我不要你觉得我就要我觉得我就是写ooc了

有一种问答的感jio(觉)?

短打,无聊写的

有那么一丢丢cream向和nmd亲情向,但可能前者看不出来,猜猜cream向在哪条?

幼儿文笔


1.Dream对死亡是什么态度

“其实死不死对我来说无所谓的,但我不能死。世界上有两大类情绪,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而我,作为积极情绪本身,没有办法去死。如果我死了,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的?悲伤,恐惧,整个世界都会笼罩在黑暗之中。所以作为积极情绪本身,我不能死,坚决不能”


2.Dream怕死吗

“按理来说,我其实每天都有可能死掉,但我对此觉得无所谓。我会尽我最大...

我觉得我好像写ooc了

上面那我不要你觉得我就要我觉得我就是写ooc了

有一种问答的感jio(觉)?

短打,无聊写的

有那么一丢丢cream向和nmd亲情向,但可能前者看不出来,猜猜cream向在哪条?

幼儿文笔


1.Dream对死亡是什么态度

“其实死不死对我来说无所谓的,但我不能死。世界上有两大类情绪,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而我,作为积极情绪本身,没有办法去死。如果我死了,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的?悲伤,恐惧,整个世界都会笼罩在黑暗之中。所以作为积极情绪本身,我不能死,坚决不能”


2.Dream怕死吗

“按理来说,我其实每天都有可能死掉,但我对此觉得无所谓。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守护他们,守护到我无法守护他们为止”


3.如果Dream最喜欢的人或骨死了Dream会怎么样

“我应该会很伤心,但我不会因此颓废而停滞不前,因为我的责任很大,我要维护的是这个世界的正面情绪。相信那个人也会理解我的吧?而且,他应该不会希望我伤心”


4.如果按曾经的Dream的角度去想,Dream会选择哪种方式去死

“曾经的我根本不会想去死。因为曾经的我一直很幸福、快乐的,我有一群‘好朋友’,还有一个最喜欢我的哥哥。但他们现在全部都不见了”

耶嘿这里鲨鲨

各种各样的摸鱼哈哈哈,第一张其实是女装(小声)

P2邪骨

P3是dream

后面全是自己家孩子啦www

各种各样的摸鱼哈哈哈,第一张其实是女装(小声)

P2邪骨

P3是dream

后面全是自己家孩子啦www

福乐斯

小Dream后院的玫瑰

极咕警告,我被某个受逼憨憨成天在我面前VatyDream叉叉猹的睿智鸽子精传染了

ooc到亲妈不认识

cream向

是糖

我爱cross


“cross?后院的玫瑰开了”

“我已经很久没给他们浇水了,这是真的吗?”

“嗯,我打算把他们涂黄”

“如果你喜欢黄玫瑰的话,我们当时选玫瑰品种的时候,可以选那种,不是吗?”

“别生气,cross,我们当时还彼此相爱不是吗?”


我好好肝


“cross?后院的玫瑰开了”坐在窗边的dream沐浴着晨光,轻声说。cross抬头望着他,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说:“我已经很久没给他们浇水了,这是真的吗?”

“嗯,我打算把他们涂黄...

极咕警告,我被某个受逼憨憨成天在我面前VatyDream叉叉猹的睿智鸽子精传染了

ooc到亲妈不认识

cream向

是糖

我爱cross


“cross?后院的玫瑰开了”

“我已经很久没给他们浇水了,这是真的吗?”

“嗯,我打算把他们涂黄”

“如果你喜欢黄玫瑰的话,我们当时选玫瑰品种的时候,可以选那种,不是吗?”

“别生气,cross,我们当时还彼此相爱不是吗?”



我好好肝


“cross?后院的玫瑰开了”坐在窗边的dream沐浴着晨光,轻声说。cross抬头望着他,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说:“我已经很久没给他们浇水了,这是真的吗?”

“嗯,我打算把他们涂黄”

听到这句话,cross皱起眉,带些怒意的盯着望着窗外的dream,用写埋怨的声音说:“如果你喜欢黄玫瑰的话,我们当时选玫瑰品种的时候,可以选那种,不是吗?”

dream低下头,表情变得十分惋惜、悲伤,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又重重的吸了口气,用力的皱起眉头,带着不用仔细分辨就能听出的清清楚楚的哭腔说:“别生气,cross,我们当时还彼此相爱不是吗?”















“只是一天腰疼没下床而已,至于吗…?”

“至于!!被ink看到了!!!”

草莓团子🍓

鸟笼中的爱(第十章)婚礼前夕

c:“senpai…”

cross的气息全部倾泻于nightmare的脖颈上,他贪恋nightmare石油的味道,却不得不放开手

c:“senpai,您真的,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n:“当然,我都怀上了,不然我还能逃婚吗?还是你想抛弃我?”

c:“我,我不会对senpai那样做的”

n:“哈哈,开个玩笑,看你紧张的”

nightmare坐在床边从后方搂住cross,挂在他身上

c:“senpai,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再也承受不起任何你的伤痛了,我不想再看到你的泪水”

n:“如果我背叛你呢?”

c:“我相信senpai,不会的,senpai肚子里的小家伙也不会的”

n:“哼,可...

c:“senpai…”

cross的气息全部倾泻于nightmare的脖颈上,他贪恋nightmare石油的味道,却不得不放开手

c:“senpai,您真的,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n:“当然,我都怀上了,不然我还能逃婚吗?还是你想抛弃我?”

c:“我,我不会对senpai那样做的”

n:“哈哈,开个玩笑,看你紧张的”

nightmare坐在床边从后方搂住cross,挂在他身上

c:“senpai,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再也承受不起任何你的伤痛了,我不想再看到你的泪水”

n:“如果我背叛你呢?”

c:“我相信senpai,不会的,senpai肚子里的小家伙也不会的”

n:“哼,可都是你的种,未婚先孕,我要吃苹果”

c:“我这就去削苹果”

cross小心翼翼的把nightmare平放在床上,连忙削了几个负面苹果

c:“senpai,啊,张嘴”

cross举着苹果块,递到nightmare嘴边

n:“等等!cross,先…先把苹果拿走…我想吐…”

nightmare刚挪步到浴室,捂着嘴的手松开后,吐个不止

一阵狂吐后,nightmare几乎把今天吃的饭都吐出去了,他饿了,但很奇怪,他现在闻着负面苹果就想吐,还很想吃金苹果

n:“…我想吃金苹果”

c:“senpai别开玩笑了,我去做饭,senpai想吃什么?”

n:“说真的,想吃金苹果”

c:“好”

“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c:“请进”

dream歪着头,从门后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袋苹果

d:“哥哥,我来看你了!cross打电话跟我说你要吃金苹果,刚好,我灵魂分裂的一部分的种子上个月刚种下去,看,我给你带了一兜金苹果!想不到啊,我的侄子居然喜欢吃金苹果!哥哥,可以让我摸摸侄子嘛?哥哥……”

nightmare丢过去一个黑苹果,正中drean的笑脸

n:“dream你太吵了!”

nightmare咬了一口金苹果,细细咀嚼着,不喜欢积极情绪的味道,但还是很想吃,刚要开口说什么,一转头,看到蹲在床边的dream,正用金色星星眼卖着萌

d:“哥哥,求你了,我就摸一小下…”

签订了协议,nightmare也恢复了之前的记忆,让世界的情绪平衡,看着撒娇卖萌的弟弟,忍不住扶额

n:“我才怀孕一个月,dream,你摸不到他的,灵魂还没有完全凝结在一起”

d:“啊…”

看着失望的弟弟瞬间沮丧的小脸,nightmare有些于心不忍

n:“你可以看看我盆骨里快凝结的灵魂”

d:“太好了!谢谢哥哥”

说着dream激动的掀开nightmare肚子上的衣服

c:“senpai我也要看”

后知后觉的爸爸

c/d:“哇哦,好可爱啊”

紫色的小小灵魂互相碰撞,挤来挤去的

d:“哥哥早点睡吧,明天就是婚礼了,还得早起换婚纱呢,cross我明天3点到,你准备准备,killer和blue他们说要闹洞房呢,晚安两位”

c:“好,知道了,晚安dream”

n:“晚安闹腾鬼”

d:“嘻嘻,哥哥明天见”

送走了dream的cross回到房间床上,替nightmare盖好被子

c:“senpai 快睡吧”

n:“先给我一个吻”

c:“senpai…”

cross捧着nightmare的脸,细细的吻洒在nightmare嘴边,唇压着唇,互相品尝对方舌头的时候,是软嫩又湿乎乎的感觉,带着温度,非常舒服

(由于怀孕期,nightmare收起了全身的石油)





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呢?

(在下面)

画面一转,我们的救人小队,error醒来就把ink抱走了

d:“哇哦,等等,你这么着急?”

e:“我要和他好好道歉”

d:“就完了?”

e:“就完了,不然怎样?”

error把ink接到自己的空间养伤

ink在error的床上醒来,他惊喜的发现error枕着他的腿睡着了

i:“啊…是error,不过我为什么在这?好奇怪”ink看看自己身上有很多伤痕

i:“是error救的我吗?”ink尝试挪开退,轻微的震动把error弄醒了

i:“嘿…error,你好呀,你还在因为我私自画你的画而生气吗?”

ink拿被子遮住半张脸,只露出眼睛看着error

e:“你…不记得伤是怎么回事?”

i:“嗯…你知道的,我的记忆力差,三秒忘”

error在这之后说了一大堆废话,只有一句有用的,ink听困了,但因为这一句话差点兴奋的弹起来

e:“ink…我爱上你这家伙了,我都不知道你好在哪里,就随便爱上你了…”

ink的手按在error的嘴上,继而拥抱住error,惊喜的发现,error没有出现错误代码,证明了一切

i:“嘘嘘嘘,别说出来,你知道吗?我也爱你”

e:“来喝药,伤好的快”

i:“好,可以喂我嘛”

e:“当然”

i:“嘻嘻,error你真好”

我们狡猾的小画家没告诉error,他可以拿自己的画笔修复自己,而error其实也知道这件事,他们只是想以此为由,和对方多待几天

ink躺在error怀里,拿手戳着他的脸

i:“呐,error别骗我啊,你不销毁AU,我也阻止更多的AU被创造,说好了呀”

ink的星星眼在闪烁

e:“我不会的,毕竟有个可爱的小骷髅把他赔给我了,终生!”

error流氓的拍了ink的屁股,朝他眨眨眼

i:“哼唧”

ink往error的怀里钻了钻,听到了他因为开心而跳动的灵魂

ink想他可能以后都用不着喝墨水来获得情感了


海豹布丁

我来搞Dream(╭☞´ー∀ー`)╭☞


突然觉得Dream穿女仆装一定好好看,因为裙子长,只露出了鞋子,加上个子小巧,只能勉强掂掂脚才能抹到窗户的一角...


明人不说暗话,我有个很危险的想法


想操,狠狠地上他:(´◉ᾥ◉`):

我来搞Dream(╭☞´ー∀ー`)╭☞


突然觉得Dream穿女仆装一定好好看,因为裙子长,只露出了鞋子,加上个子小巧,只能勉强掂掂脚才能抹到窗户的一角...


明人不说暗话,我有个很危险的想法


想操,狠狠地上他:(´◉ᾥ◉`):

Sieka

NMD ||久逝 (1)

1月26:


(清秀的字迹)


  很不容易熬到春节放假,我这才敢扔下卷子,好好写一点日记。实际上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二了,初一那天我在家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后忙着打游戏,所以没有记日记。这方面我是真的很笨,翻了半小时的游戏测评,才找到个剧情小游戏,玩了一下午就通关了,觉得很无聊。今年过年还是没有人陪我,不然我们也许可以一起玩点别的,热闹更有趣些。


  我今年高三,今天查App上距离高考还剩133天,其实不剩多少了,高考已经迫在眉睫。我想起假期前的那个学期,上课老师都敲着讲桌让同学清醒点,懒虫都爬起来,好好听课。时间的短暂双方都心知肚明,其实除了...

1月26:


(清秀的字迹)


  很不容易熬到春节放假,我这才敢扔下卷子,好好写一点日记。实际上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二了,初一那天我在家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后忙着打游戏,所以没有记日记。这方面我是真的很笨,翻了半小时的游戏测评,才找到个剧情小游戏,玩了一下午就通关了,觉得很无聊。今年过年还是没有人陪我,不然我们也许可以一起玩点别的,热闹更有趣些。


  我今年高三,今天查App上距离高考还剩133天,其实不剩多少了,高考已经迫在眉睫。我想起假期前的那个学期,上课老师都敲着讲桌让同学清醒点,懒虫都爬起来,好好听课。时间的短暂双方都心知肚明,其实除了彻底放弃的学生没有人睡觉,可是老师仍然愿意敲,学生仍然听凭老师骂,大家应该都很焦虑吧。


  确实,觉都是不够睡的,学习的时间也都不够用,没有闲心思每天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记这种琐事。但我欢喜记,我希望我以后某一天偶然整理笔记时翻出这本日记,找到它就相当于找到了回忆的一个小把柄。


  私以为最近记忆力衰退得厉害,补足觉了也是一样,但这个仅是对于日常生活来说。嗯……就比如,我现在就回忆不起来中午饭吃的什么?好幼稚——不过我不必忧心课本知识,睁眼闭眼,眼前出现的都是满满当当的公式和基础知识点。有时午夜梦回,耳畔还隐隐能捕捉到老师上课时念诵的必备诗词。这是农历新年伊始,我以为这不是个好兆头。但如果这样能让我记诵更清晰,倒也没什么了。


  不是好兆头的不仅仅是这个,而且是班主任突然病倒,目前住院。正好春节,今天上午我去看他,就在路边水果店买了几斤苹果略表心意。他住二人病房,那位白发苍苍的恩师很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师娘陪坐在一边。同病房的另一位老人病态要轻些,我到的时候他儿女在,还带了孙子孙女围在一边笑闹。钟表声和点滴一点一点地走着,显得我老师这边有点冷清。医生说他操劳过度需要静养,我在一旁坐了一小会儿便走了,离开时便觉心酸。


  过几天就提前开学。班主任住院了自然需要另外的老师补替,他教语文,学校主科教师本来就少,还都是班主任,从中找出教语文的老师来管班级就难上加难,或者不如说是干脆找不到了。校方请隔壁班级班主任来代语文课,管理学生和处理事务的担子就交给了实习老师。


  哎,我确实很好奇我的同学都是哪里来的渠道——这就把老师简历弄到了?同学发给我一份,我略略扫了眼。果不其然是隔壁师范院校的中文系学生,还在读大三,应该是在准备考研。


  实习老师人长得干净清爽,连拍证件照都像是沐浴在日光下,有种神采奕奕的味道,看起来像是好相与的那类人。我扫视,特意在名字的位置多停驻了一会,毕竟这是开学要相处一段时间的老师。他的名字,Dream,令我无端想到夜长梦多这个词,但没头没尾,只有这一点联想。


  今晚很累了,明天再写。


                              很困的Night

草莓团子🍓

鸟笼中的爱(第九章)融合的人格

e:“我…这是?怎么了?”

error猛的醒来,他从缓慢又绵长的恶梦中脱离

d:“诶嘿?error你怎么掉队了,快点,我们还得去救ink呢”

e:“开什么玩笑!那彩虹混蛋不是好好的吗?”

一脸震惊的众人

d:“我知道了…”

b:“知道什么了?”

d:“先把他打晕再说”

e:“喂!你们…”被小绿打晕了

b:“怎么回事啊?”

d:“我猜是这里花的作用”

b:“幻象?”

d:“不管了,先把error拖走,离开这里再说”

挪动中…

e:“这是哪?嘶…头好痛”

error看向前方,很明显,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站在那里

e:“哇哦,看哪,又是一个AU的废渣,你有什么遗言吗?”...

e:“我…这是?怎么了?”

error猛的醒来,他从缓慢又绵长的恶梦中脱离

d:“诶嘿?error你怎么掉队了,快点,我们还得去救ink呢”

e:“开什么玩笑!那彩虹混蛋不是好好的吗?”

一脸震惊的众人

d:“我知道了…”

b:“知道什么了?”

d:“先把他打晕再说”

e:“喂!你们…”被小绿打晕了

b:“怎么回事啊?”

d:“我猜是这里花的作用”

b:“幻象?”

d:“不管了,先把error拖走,离开这里再说”

挪动中…

e:“这是哪?嘶…头好痛”

error看向前方,很明显,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站在那里

e:“哇哦,看哪,又是一个AU的废渣,你有什么遗言吗?”

g error:“我并不是哪个AU里的error,我是你分裂出的人格,你才苏醒来,不是么?这里不是什么其他AU,而是你的灵魂,你的心”

e:“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是我!”

g error:“扪心自问,谁当初因为抉择不了,而出问题昏睡过去,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e:“切…”(怂了)

g error:“你不敢面对ink,对吗?你害怕承担责任!”

e:“有什么不敢的!”

g error:“那你现在在干嘛!既然苏醒为什么还不去救他?”

他的人格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瞪着他

e:“什……发生了什么?”

g error:“看来你还不知道,我给你讲讲这一个月来,你的另一个人格都干了些什么,(…一番解释,已经知道ink被关在哪)因为他,ink已经奄奄一息,他想霸占整个AU的力量和你自身想毁灭的欲望”

e:“……”

g error:“无话可说,是吗。我早该知道,你根本就不爱ink,你个懦夫!”

e:“不…不!我爱他,很爱他!”

g error:“那就去证明啊!去救他!你还待在这干什么,我会送你回去的”

error一阵眩晕,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人格good error替他完成了赌约

g error:“我的赌约赢了,他爱ink”

他的人格以销毁自身的意识来抵消另一个坏人格使他们合二为一,error 回来了,回到了现实

e:“what the fuck!你们为什么在拖着我的脚?还有…”

error的接触恐惧症犯了,身上滋啦作响,错误的代码从被拎着的那只脚遍布全身,几近覆盖,暂时死机,需要重启

error缓了好一阵子,慢慢的,眼前的景象清晰了

e:“是你们…该说再见了,我自己会去救ink的”

d:“…醒了连句谢谢都不说?”

b:“嘿!真正的error回来了”

e:“是你们让我苏醒的?”

d:“不然呢”

dream无奈的摊开手 ,在那之前,是good error的道别

g error:“dream,我可以借用您的力量吗?我想完成这场赌约,和另一个人格融合,把真正的error归还回来”

d:“没问题,去吧,你是个勇者”

g error:“谢谢您”

e:“别废话了,我知道ink被关在哪了,跟我走”

一行人再次穿越代码门,几乎是瞬移过去的,这次没上一次那么难受了

e:“ink!哦,不!我都干了什么”

error懊恼的抓住自己胸骨前的衣服,揉成乱糟糟的一团,他们向上看,巨大的金色笼子被粗壮的锁链吊起,笼中是被锁链困住的ink,头低的很沉,不知生死,但他的脸血糊糊的,分辨不出表情,他没有力气再抬头看清笼外的情况,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静静的聆听这一切

一支金色的剑混合着蓝色的骨头攻击,向着锁头进攻,但好像是徒劳的,“叮叮!”攻击被笼子外的魔法屏障弹开了

d:“事情变得棘手了”

b:“可恶!”

error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他可能疯了,爱上ink,是的,他疯了,他是个疯子,在他的线缠上笼子栏杆时他不在意那些他碰触笼子而被电流过击到,他忽略掉疼痛感,靠蛮力硬生生的把笼子开出一个口,完整的笼子像被咬了一口的果子,然后error因为过多的错误代码而僵硬的保持拉扯栏杆时的姿势

d:“快,把error推开,我去把ink从那鬼地方弄出来”

b:“好!”

“啪嗒”锁链被砍断

ink觉得他听到了自由的声音

月欣

dnm

dream病娇系列

——————分界线——————————

“哥哥...”dream看着远处与cross聊的很好的nightmare,“哥哥....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这么开心过呢……”看着这场面,dream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越来越用力,找虐似的一直盯着那看“明明...明明我才是那个最想拯救你人!要是..要是只让你在我身边就好了,就像以前一样。”突然眼睛一转,定格在旁边cross的身上“啊~是这样,都怪这怪小虫子!要不是他!要不是他!哥哥就会在我身边多一点了!都是他!我一定要除掉他!”

      “可恶!今天差点就射到他了!哥哥居...

dream病娇系列

——————分界线——————————

“哥哥...”dream看着远处与cross聊的很好的nightmare,“哥哥....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这么开心过呢……”看着这场面,dream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越来越用力,找虐似的一直盯着那看“明明...明明我才是那个最想拯救你人!要是..要是只让你在我身边就好了,就像以前一样。”突然眼睛一转,定格在旁边cross的身上“啊~是这样,都怪这怪小虫子!要不是他!要不是他!哥哥就会在我身边多一点了!都是他!我一定要除掉他!”

      “可恶!今天差点就射到他了!哥哥居还然保护他!难得哥哥真的那么在乎他吗?不...不行!哥哥他不可以这么做”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地下来了“哥..哥哥..”


———————————————————

“你这个疯子!放我走!”nightmare朝着dream吼道,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呆在这满是阳光的私人空间中了“哥哥~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我制造的消极情绪可是比那个cross强多了呢”“cross?对!cross呢?你把他怎么了”dream听到nm在这里了都想着cross,马上就掉眼泪了“cross?哥哥...你怎么就这么在乎他吗?呜呜呜哥哥..不行!”dream停止了哭泣转为病态笑容“哥哥..哥哥是喜欢我的对吧,除了我不能想其他人哦,哥哥忘了他!只能想我!”nm看着手里拿着针筒的dream步步紧逼“你这个疯子离我远一点!”“哥哥..马上就是我的了,只想着我”............

———————————————————

“dream!dream!你在哪?”nm抱着腿在哭泣,dream感到nm的情绪立刻到nm身边“nighty!我在这我在。”nm看见dream后就立刻跑到他怀里“dre...dream!你到哪里去了!呜呜呜别离开我”看见这样的nm,dream弯起了嘴角

*终于,哥哥只会依赖我了,哥哥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

伸出手把nm抱在怀里拍拍他的背“好啦nighty我不是在这吗?不哭了!...”

*嘻嘻,真好

“呜呜...”

dream眼睛看见远处黑暗中被截肢的骨架

*真是的,还没处理掉那个小虫子,不过去处理的话nighty又会哭了,毕竟那个药效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要是哥哥不见了我会很伤心的.....嗯……还是待会再想吧……嘻嘻


“nighty,你是我一个人的,不可以想别人哦”




cross粉不要打我

大家注意安全

曦月无关

除夕

除夕夜啦!!!(对不起我又咕了一天)

希望大家都能够开开心心的,不管现在有多少困难,我们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快来吃糖!!!

注意:又自己捏造的梦兄弟往事。ooc注意!

这一篇送给我超喜欢的几个小可爱,希望你们喜欢!!@退堂鼓演奏家 @某只卡尔的约瑟夫 

cp:梦兄弟


[图片]


     nightmare不喜欢除夕很久了,具体要追溯的话,大概就是到他正式成为负面情绪的那一天吧。

   从那天开始,他不再是守护者,他就是负面情绪本身。...


除夕夜啦!!!(对不起我又咕了一天)

希望大家都能够开开心心的,不管现在有多少困难,我们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快来吃糖!!!

注意:又自己捏造的梦兄弟往事。ooc注意!

这一篇送给我超喜欢的几个小可爱,希望你们喜欢!!@退堂鼓演奏家 @某只卡尔的约瑟夫 

cp:梦兄弟

 


     nightmare不喜欢除夕很久了,具体要追溯的话,大概就是到他正式成为负面情绪的那一天吧。

   从那天开始,他不再是守护者,他就是负面情绪本身。

   而除夕这样一个就连怪物也会团聚的节日对nightmare来说是在算不上什么好事。

   在这一天他的力量被削弱至极,与一个普通怪物无异。

    当窗外的烟火炸开时nightmare坐在床上,准备像过去的所有日子一样静静的等待这一天的过去。

    而突然闯进来的dream却将他的那点小情绪撞了个粉碎。

    “night!!我们出去玩吧!!”dream推开门一脸的兴奋。

    “今天吗?抱歉小英雄,只有今晚,不行。”nightmare看着dream的笑脸勉强压下心里的烦躁露出了一个笑脸。但身后无精打采的触手却暴露了他的状况。

   “你看起来很不好,night,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dream走过来看着nightmare,眼里的神情很是认真。

   “也许……少掉今晚的睡前故事?我真的没事的,明天就好了,我只是,不太习惯今晚的情绪,好吗?”nightmare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这么别扭。

    “可你你看起来很难受……”dream看了一眼窗外的烟花,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口说了一句“我们离开这里吧。”

    “离开?抱歉我说了我今天不想出去。”

    “不是离开这里,”dream难得没有了笑意,一脸严肃的看着nightmare,“我们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去人类世界吧。如你所说,只是今晚。”

   dream看着nightmare愣住的样子,笑了一下,“以前我说过的啊,如果有什么事情会让night不开心但又无法改变的话,那我们就一起逃出去吧。”

   “顺便我这几天找到了去人类世界的一条捷径,正好试试不是吗。不过要过去的话我们还要变成人类的样子,night你想变成什么样呢?衣服也要换一下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去找蜘蛛小姐,她们应该很擅长这方面吧……”

    night看着dream在原地开始自言自语,不禁哑然失笑。 

    这不是第一次了,dream总是这样,能用一句轻飘飘的话说出许多令人惊讶的事情。就连那句“让我们离开这里”,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第一次是在花园,刚开始学习魔法的nightmare被冗长难懂的魔法书气得直哭,还没开始学习的dream不知道哥哥在为什么哭,但他知道哥哥不喜欢。所以他走过去,拿走了nightmare手里的书,然后拉着nightmare的手向山上的森林走去。“我们离开这里吧!night不喜欢的话我们就不要了!我们去和小动物玩吧!”

     他被dream敢于违背父母的命令偷偷跑到他学习的地方还带着他离开的气势惊到了,然后两个尚未学会魔法的小家伙跑到了森林里,最后被皇家守卫找到时两人在山洞里相拥着睡得正香。虽然最终两个人都没有逃脱一顿关于“两个连魔法都不会还敢往全是魔法怪物的后山跑”训斥。

     但当晚上dream挂着亮晶晶的眼泪来向nightmare预约下次的冒险时,nightmare还是答应了。

     第二次是在做出选择的时候。面前摆放着两个象征着“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的苹果,说是选择,其实也没得选。年长的nightmare选择后,dream也就只能选择剩下的一个。可你让他怎么选?人人都知道积极情绪所带来的荣耀与负面情绪所带来的痛苦。nightmare从没有像那时一样厌弃自己的身份。就在他直接准备放弃选择离开那里时,dream闯了进来,身上带着与看管他的守卫搏斗的伤痕。

     他带着哭腔护在了nightmare面前对着那群彼时他们无力反抗的上位者们呐喊,然后转头哭着对nightmare说我们离开吧去其他的地方,我们不要做选择了。他的话说得很大声,眼神却很小心,像是nightmare的一句反驳就能轻而易举的将他击碎。

    可是他们怎么能走?这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开的东西。于是他让dream出去等等他,他在最后说几句话他们就一起离开。

     dream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他的笑容在殿门关闭的一瞬间消失。

     “我要一个保证。”他对着那些怪物说。“dream永远都不会受到你们的威胁。”

      然后他吃下了黑色的苹果。

    

    其实第三次听到这句话和第二次相隔的时间并不长。

    那时dream刚刚得到了属于他的金苹果。举国上下都笑着为他祝福,说他是太阳,是au宇宙中的新的希望。

   只有nightmare知道其中的代价。

   他们一起去熟悉自己的力量,用魔法杀死怪物以此来为他们的力量打下基础,让他们在无法感知情绪时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力量。

    可他们还是遇到了不可预知的危险。

     nightmare是被一股强大的负面情绪吸引过去的,在一个山洞里,他本以为也许是某个怪物不小心被困在了那里。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个山洞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但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太晚了。他被那个怪物包裹住,只能模糊的看到外面的情况。

    他看到dream哭喊着他的名字,却始终没有看见被困在中心的他。

     他的本能告诉他他应该赶紧告诉dream,让他离开这里。而那个怪物却突然开了口,“外面那个是你亲爱的兄弟对吧,看起来是积极情绪的守护者?”

    “你……为什么会知道?”nightmare挣扎着,那怪物却笑了起来,“我为什的不知道呢?我们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那怪物见nightmare愣住了,笑得越发开心,“哪里有什么守护者??我们才是真正的情绪本身,你们的作用也不过就是载体,帮助我们换一个形态存在罢了。”

    “你当然可以喊,而你的兄弟也能够听到,但只要他跨过了这个结界,我觉得,如此多的负面情绪,应该不是他一个刚刚吃下金苹果的小守护者所能抵抗的吧?”

    nightmare跪在地上面对着结界,dream看起来离他很近,仿佛只要伸出手就能够拉到对方。

   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跪在那里,感受着他的灵魂被那怪物一寸寸吞没,有一种渗透进骨髓的寒冷。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不想去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dream就在他的面前,那怪物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其他怪物,dream感受到nightmare的气息就在附近,于是他不肯离开,只是死死地守在结界前,抵挡着每一个怪物。

   “night在里面!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进去伤害到他的!!!”

   “啪。”听到这句话的nightmare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断掉了,他猛然抬头,一直顽强抵抗的眼神却变得绝望。

    他的小英雄就在那里,他的身前有许多怪物的尸体,他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就连头箍上都溅上了鲜血。

    如果这一切都早已被安排好,那么他的反抗是否也毫无意义?

   “我应该……怎么做……”nightmare颤抖着说。

     “很简单,”那怪物见nightmare终于放弃,也十分开心,“只需要放轻松,我的孩子。”

    一个触手飘到nightmare的面前,指着眼前的场景,对他说“你猜猜你的小兄弟还能撑多久?只要你放松,我保证,我很快就可以与你融合,到时候你自然有足够的力量带着他离开。”

     那怪物的声音也轻快了起来,“是不是很划算的一笔买卖?这是你们身在这个世界的宿命。”

      “呵,”nightmare嗤笑一声,“到了那时候,我还是我吗?”

      “聪明的孩子,”那怪物鼓了鼓掌,“这可说不准,不过最有可能的是——你将不再是你,不过你放心吧,我不会完全占有你的灵魂,我依旧会给你留下一部分神志,这就算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吧。”

     那怪物似是想起了什么,说的很慢。

     “那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nightmare站起来面对着怪物,他的背后是dream。

    dream在哭喊着:“night!快跑!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啊。nightmare这样想着。

     “我要你救出dream后离开并且杀死那个与你相同的积极情绪的怪物。让dream永远遇不到他。”

     “这个要求……”那怪物有些不满,“未免太过了吧。”

     而nightmare将手里的匕首抵上了自己的颈骨,笑得猖狂,“你快死了对吧,好巧,如果不答应,我们一起死。”

 

   后来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那个怪物带着他的灵魂干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怪物应当是履行了承诺。

   他再次获得神志时那个怪物分离出了另一个身体在他旁边,看着他醒了后对他笑了一下,说:“你那兄弟……我和他做了点交易,你的身体现在还给你,有一些东西已经融合太久我取不出来了,你尽快适应这个力量吧。”

    说完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nightmare出去后没有见到dream,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这也让他忘记了“交易”这件事。

   而那个怪物也再也没有出现过,nightmare开始适应这个世界,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轨。

     经历了这么多,幸好他们现在在一起。

   “嘿!”dream伸手在nightmare面前晃了晃,“别发呆啦!看看我这个样子怎么样?人类是长这个样的吧?帅不帅?”

   nightmare拍开了他的手,“我看不出来,你别晃了。”

   “啊?啥呀?情绪还会影响视力??”dream奇怪的看着nightmare。

   nightmare翻了个白眼,“我只看得到你灵魂的样子,其他样子我都看不到。”

   所幸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你。

    “那night眼里的我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很高大跟papyrus一样?”

    “瘦瘦小小一只看起来就从不长个子还一整天上窜下跳像个猴。”

     “喂,你过分了啊石油章鱼!”

    闹了一会儿之后两骨终于往结界处走去,结界在某个au的雪镇的一个山洞里。

    山洞对于现在的nightmare来说不是什么好地方。

     于是快要到山洞时dream蒙上了他的眼睛。“别看,我们就要离开啦!我叫你摘下来的时候你再摘下来!”

     失去了视觉之后其他感官异常敏锐,nightmare听到了很多声音。他们踩在积雪上的“嘎吱”声,他自己的心跳声,dream的呼吸声。

    他和dream牵着手走在山洞里,他眼前尽是黑暗,但他却不害怕,因为他的光在他的手中。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感受到dream松开了他的手,跑到他的面前,兴奋的说:“我们到啦!把布条摘下来吧!”

    于是他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dream的手上提着一盏小小的灯,不算很亮,只能照亮nightmare走向dream的路,dream站在交界处向他挥手,他的面前是黑暗和nightmare,他的背后是光明和整个人间。

     

     到达人类世界时人们正在狂欢,他们从旁边的小巷子里牵着手跑出来,享受着藏匿再人群中的独属于他们两人间的爱。

     他们跳进舞池离随着节拍跳舞。dream喝了酒,看起来很兴奋。nightmare也放下了所有的戒备融入其中。

     他们逛起了街,买了一对项链,一个戒指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皇冠。不算很华丽,但他们都很喜欢。

     当除夕的钟声想起时dream已经喝醉了。

     但他觉得自己没有醉。

     以钟声,烟火声和人们的欢呼为背景,dream在nightmare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啊。”

     这句话是这么的轻,几乎下一秒就消失在了人群里。但nightmare却听得很真切。

     像是怕说完了nightmare还不理解他究竟是那种喜欢,有多喜欢,dream捧着nightmare的脑袋亲了下去。

     与骷髅亲吻时的牙碰牙不同,人类得亲吻总是嘴唇相接,在接触的一瞬间才知道原来彼此的嘴唇都是如此冰冷。

     nightmare无奈的推开dream,一脸认真的问:“谁教你的?”

     “没有谁!”dream看起来气呼呼的,“你为什么推开我?”

     “因为啊,”nightmare将dream抱起来坐到旁边的栏杆上,“你太矮了,这样亲起来我累。而且,要这样亲才对。”

     dream瞪大眼睛看着nightmare,很快就被弄得喘不过气。

     身边的声音也变了,人们在他们的身边欢呼起哄,祝他们幸福。

     烟花在他们头顶炸开,金色与紫色混杂在一起,像极了他们。

     但和他们不同,nightmare笑着,他们永远不会消逝,永远不会分离。







如果看过我之前删掉那篇的小伙伴可能会注意到我原本想写很多对cp的,因为之前想的是一对一个小段子,结果,唉……

其他几篇也会尽快的!!

大家新年快乐啊!!!!

这一篇有刀有糖相当于我一次性写了两篇嘻嘻嘻

想要评论!!!欢迎找我玩!!!

对不起我好菜
「没关系的,就算变得无法再见面...

「没关系的,就算变得无法再见面,我也一直在你身边。」


摘自by your side这首歌,很好听,lof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对不起我太菜了,我这就回炉重造,但歌很好听!!

DRNM亲情向或者爱情向,怎么看都可,反正就Dream单人。其实主要是我不会画同框,草。想不到吧,我更新了。


「没关系的,就算变得无法再见面,我也一直爱着你。」——by your side

「没关系的,就算变得无法再见面,我也一直在你身边。」


摘自by your side这首歌,很好听,lof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对不起我太菜了,我这就回炉重造,但歌很好听!!

DRNM亲情向或者爱情向,怎么看都可,反正就Dream单人。其实主要是我不会画同框,草。想不到吧,我更新了。


「没关系的,就算变得无法再见面,我也一直爱着你。」——by your side

芝麻怪QAQ

第五章 修罗场

ooc注意 如果模仿,纯属巧合

最近病毒传染的厉害,出门一定要带口罩啊,当然我是卧在家里给你们更新(๑❛ᴗ❛๑)

分界线…………………………………………

你慌张看向别处,难道要说自己穿越过来的吗,那他们会不会把自己当成疯子


“你们之前不是有说对方的名字吗”

你露出僵硬的笑容


nightmare:“算了”其实他知道你没说实话,但他觉得你一个小小的人类能做什么呢?不如留在身边观察


就在你觉得问题解决时,你突然意识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衣食怎么办


你想想以前的生活,与其回去不如还是留在这里好


不过为什么这里有一股硝烟的味道?


ink:“好了,现...

ooc注意 如果模仿,纯属巧合

最近病毒传染的厉害,出门一定要带口罩啊,当然我是卧在家里给你们更新(๑❛ᴗ❛๑)

分界线…………………………………………

你慌张看向别处,难道要说自己穿越过来的吗,那他们会不会把自己当成疯子


“你们之前不是有说对方的名字吗”

你露出僵硬的笑容


nightmare:“算了”其实他知道你没说实话,但他觉得你一个小小的人类能做什么呢?不如留在身边观察


就在你觉得问题解决时,你突然意识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衣食怎么办


你想想以前的生活,与其回去不如还是留在这里好


不过为什么这里有一股硝烟的味道?


ink:“好了,现在谈正事吧,我不认为你们照顾得好她”


error:“那你们就照顾的好吗”


ink:“你说什么呢乱码怪物!”

error:“墨水混蛋你想打架吗!”


dream:“大家,还是让她自己决定好比较好”


nightmare:“也对,你选谁”

nightmare这句话很坚定,似乎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我能自己一个人吗”

你颤抖地说着,毕竟夹在这中间实在难受,都快被他们的眼神穿透了,而且还有随时开战的样子˃᷄⌓˂᷅


全员:“不行!


你吓到了,你没想到他们反应会这么激烈,你没办法,但如果跟这群人住在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管你怎么拜托他们,就是不行


但好在你最后终于想到了方法


没错,那就是你居然要住在他们房子中间


你问他们

“你们房子不是不在一起的吗,而且我没房子啊 !”


nightmare:“没事,房子建一个就好了,以前的,不要了”


(卧槽,这么有钱的吗∑(°Д°))


于是各位开始了愉快的建房子之旅~


*三天后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快,有ink那货会缺房子吗


房子建好后,你可算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三天建一个,哦不,是三个的时间里

你一边帮忙工作,一边帮忙设计房子

不得不说你的艺术天赋是真的很好,连ink都夸赞你

之前在ink和nightmare家里的时候你就学到了不少,但结合后,就像一家人



至于这三天睡哪:

dream邀请你来的时候,你想起之前的场景,好奇委婉问他不是战斗后变的很糟糕,他居然说修好了

但你还是干脆的拒绝了

nightmare的话,他知道你会拒绝便不在纠缠反而安静的干活去了,意外的乖巧呢

于是你就提议去undertale的frisk和她一起睡,可是frisk一起是开心,但你

也终于体会到了papyurs意面的恐怖,再想想blue的塔可饼,还是……算了吧



小伙伴们一定要勤洗手,戴口罩,注意安全啊!







































叶子翻糖

有生之年我终于更新了。

名字我也终于想好了(虽然非常随便)

设定我大概以后会放出来?

注意:这是dreamtale的衍生au,人物性格与原著有所出入。

有生之年我终于更新了。

名字我也终于想好了(虽然非常随便)

设定我大概以后会放出来?

注意:这是dreamtale的衍生au,人物性格与原著有所出入。

点墨墨

p1是@茶杯底下的芋缘点的nightmare

p2是@盐腌虾子的迫害图(虽然只有dream😌

签收一下👌

p1是@茶杯底下的芋缘点的nightmare

p2是@盐腌虾子的迫害图(虽然只有dream😌

签收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