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ream

131.4万浏览    13339参与
Arco
梦子睡觉直播时的速摸

梦子睡觉直播时的速摸

梦子睡觉直播时的速摸

nightdream

RESET DreamTale的摸鱼

(发这张图时我叫的像个憨憨)我通宵了艸

总之,我找不到全身图

烂诶,Reset nightmare画的像憨憨

[图片]

(发这张图时我叫的像个憨憨)我通宵了艸

总之,我找不到全身图

烂诶,Reset nightmare画的像憨憨



此时一只鸡表示我可以

☆双nightmare5.20☆24h☆


《Fake night/虚假之夜》主题


篇.三


5.20——02:00


全程预警,有草稿,拟人,场景,人体崩坏,意义不明的单图

☆双nightmare5.20☆24h☆


《Fake night/虚假之夜》主题


篇.三


5.20——02:00


全程预警,有草稿,拟人,场景,人体崩坏,意义不明的单图

一团黯紫色的不明物

星空下的梦与黑暗[3]

缩写:梦巡


oM现代世界  cross x nightmare   ooc属于我

写的时候卡住了,拖了几天……

dr成分更少了来着……

故事大部分理顺了,我努力写。


————


10

第二天,直到下午nightmare才一只骨默默来到会场。


他来到原来的位置时,座位上放着一瓶饮料和一份午饭,旁边的位置只有一瓶水……nightmare的眸子暗了暗,迈步走向更加后方的位置,挑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下,闭上眼睛养神。


………有东西靠近了……


nightmare警觉地睁开眼睛,触...

缩写:梦巡


oM现代世界  cross x nightmare   ooc属于我

写的时候卡住了,拖了几天……

dr成分更少了来着……

故事大部分理顺了,我努力写。


————



10

第二天,直到下午nightmare才一只骨默默来到会场。



他来到原来的位置时,座位上放着一瓶饮料和一份午饭,旁边的位置只有一瓶水……nightmare的眸子暗了暗,迈步走向更加后方的位置,挑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下,闭上眼睛养神。



………有东西靠近了……



nightmare警觉地睁开眼睛,触手高高竖起,全身进入戒备状态……但眼前的……谁啊………



“nightmare先生您好!昨天晚上非常感谢你对dream的帮助,我们…………”



……哦想起来了………经纪人………



“……其他什么感谢的不用了……谢谢……我只是乐于助人而已………”



nightmare稍微松了一口气,触手慢慢塌下。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您帮了大忙,我们当然要好好感谢您……”


“……不用………”



nightmare烦闷地闭上眼睛,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推辞着……啊好烦………平时都是那小鬼帮我沟通的………



“…经纪人先生,我们Boss已经很累了……您来和我说就行,我会转告的……”



nightmare再一次睁开眼睛,入目的挡在自己身前的熟悉身影……cross。



………这是…想干什么………故意把人调开……



nightmare再次烦躁地闭上眼。



“…哦哦好的好的,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时间,nightmare先生……”



那个家伙一边说,一边跟着cross远去。



十多分钟后,cross就回来了,自然地坐在他右手边,手里拿着一瓶饮料和一份午饭………



“………前辈……我和dream的经纪人已经谈好啦,帮你把他们安排大部分的活动都推了……”


“……嗯………”


“………前辈……吃过午饭了么……”


“………没………”


“……我刚刚正好去买了饭,先给前辈吧?……”


“…………………不要……”


“……哦……那我把饭放在这里,前辈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还有什么想要的前辈用手机联系我就好………可以吗前辈…?……”



cross语气里明显的失落下来。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走开……就等nightmare答应。



“…………………行…你能走就走………”



cross完全看不到nightmare的脸……不知道前辈在想什么……



“……好…………呃…………”



cross呆滞地看着缠上自己脚踝的触手,还在慢慢收紧……挪了挪脚,甚至直接勒紧……诶诶诶别别别别别脚要断了脚要断了疼啊啊啊啊前辈……!



“…算,算了……我就待在这里吧前辈……前辈有什么事直接开口叫我也方便很多………”



cross疼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肌肉。



他默默坐回原来的位置,专门留给前辈的饭被他好好放在腿上,nightmare的触手也慢慢放松,只是一直停留在他脚踝上………



……我真的不会去哪里啦……




11

大概是一直闭着眼睛的缘故……睡着了吧。



nightmare醒来时身上盖着cross的外套,会场外很吵,嘈杂的声音嗡嗡地回荡在整个室内。



……那臭小鬼呢……丢下我了?……



nightmare用触手把衣服往上盖了盖,又把脸缩在毛茸茸的帽兜里,闭上眼睛。



“…………咦…前辈醒了吗?……”



cross突然的声音从旁边响起。nightmare一把扯下帽兜,盯着cross,死水一样的眸子里仿佛有漩涡要把小后辈整个卷起撕碎……



“……呃,呃…我,我去签名了……dream和一堆明星在会场外面给粉丝签名………”



cross慌乱地给nightmare解释着自己刚刚不在的原因……手里拿着两个签名板,白色的板子上用金色的水笔漂亮地写上了dream的名字。



“……我…我也给自己要了一张来着………”


“…………嗯……做得不错……”



……限量签名…还可以………



nightmare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把签名板好好地重新给了cross。cross也会意地好好装进袋子里。



“……前辈……前辈还睡觉吗…?……”


“………不知道………”



nightmare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紧急消息。



“……前辈想看看dream吗?……”



nightmare抬头看着已经坐在自己旁边的cross。小后辈正在乖乖巧巧的看着他,然后大概是被看得有些紧张了,把目光偏向别的地方不安地晃动着……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用………”


“……哦…………”



nightmare把手机关上,也递给cross,思索了一下还是把cross的外套盖在身上。




12

……nightmare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快到演出开始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cross身上,被叫醒的时候还正好对上他红白的眸子。



nightmare慢慢坐正,意识还有些浑浊,顶着睡眼惺忪的脸打了个哈欠,整理衣装,又默默把cross的外套拉了拉,抱在怀里。



“晚上好呀大家!!我是dream,今天晚上是我来做主持人哟——”



舞台中间活力满满的dream仿佛在发着光,聚集了全部焦点的他对着观众们眨了眨眼,举起了手——



“让我看到你们手里的应援棒——”



台下万千星星众起,填满夜空………




13

classic的小品和冷笑话,dream的歌,还有舞蹈,游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



台下的狂热粉丝们仍旧精力满满地欢呼着,挥舞着应援棒,大概只有nightmare要睡着了……



撑不住了想靠着cross时,他猛地发现刚刚一直在自己旁边坐的cross不见了………去哪了……



nightmare的困倦瞬间烟消云散。但正好又到dream在舞台上………他烦躁地把cross的外套抱在怀里,又意识到什么猛地把它从身上扒开,任那件外套皱皱地盖在cross的座位上……拖在地上的触手尾尖使劲卷曲起来,身体甚至已经开始有些轻微地融化……无论如何都等着dream的表演结束再走。



……臭小鬼……!……烦死了……手机在他那里………联系不到…………



nightmare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会场外走去。剩下的演出也没有任何心情去看了……



………他妈的……



…那么大个骨呢………还想不想挖我信息了……



………怕我?…应该怕才对……但谁允许他走了…



…………我看就是想要我的钱吧……哼……



……东西全部在他那里……他也知道怎么拿……



………随便………他妈的先找出来再说……



nightmare转悠到了后台。



别的地方几乎都转了一遍,就差这里。如果这里还不在,那大概就真的是他想的那样。



守在后台门口的两位保安被nightmare一个触手劈在脖子上,瞬间两眼翻白昏倒过去。nightmare畅通无阻地走了进去,顺便一路上把看得到的监控全部捏碎。



………人意外的少……还以为进来会遇到一堆工作人员……那小鬼呢……在不在这………




14

某个拐角处,熟悉的黑白色围巾的尾巴飘过去。



“……cross…!……”



那个有黑白色围巾尾巴的家伙重新出现在拐角处,穿着黑色的高领衣,手里拿着的正是nightmare的手机……cross。



“……咦,前辈……?前辈你怎么进来的………”


“…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自己走了……”



cross暗叫一声不妙。前辈这会的语气听起来很生气……像是在审问一样的语气……OMG。



“……你拿着我几乎所有的财产………就打算这么跑了?…很难不让我怀疑你有什么别的目的……”


“……不是…前辈……我没有………”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似乎并不是可以让随便什么人都进来的吧………嗯?……”


“…………”


“……那么就是dream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也想为他做事?…………”


“……我…”


“……对dream一见钟情?……还是什么?……”


“………”


“……所以你打算离开……离开我?…”


“…我没……”


“………否则你来这里干什么……对吧……”



nightmare突然就笑了出来,周身几乎要暴动的魔法波动逐渐把他身边的空间扭曲翻转……触手示威一样地高高立起,变得尖锐而极富攻击性。



cross几乎梦寐以求想天天见到的前辈的笑……居然是这么出现的……低着头,像犯错的小孩一样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指尖不安地搓碾着衣角,呼吸也近乎停止一样,伴随着逐渐泛起的轻微眩晕和耳鸣,那些诡异的念头又重新蠢蠢欲动,等着一个信号将他狠狠咬碎。



眼眶里似乎有什么要出来一样……



“………前辈……”


“……被我的魔法影响到然后暴露出最黑暗一面的家伙……不在少数………一般都会自以为是地从我这里捞点好处然后逃掉……如果你也变成这样……我保证我会……”


“…前…前辈,有人过来了…我们得躲一下……等等再和我说好吗前辈……我保证我不会走的……真的……”



cross猛地清醒过来。



是真的。从身后nightmare刚刚过来的转角口那边传过来的,dream的声音。哦还有他的经纪人。



他上前一步走近几乎在暴动边缘的nightmare,毫不在乎他身上因为魔法而融化下的粘液……cross触碰到他,低垂下来的眸子里水莹莹的……



……哭了…?………为什么…?……



nightmare的气势突然就塌了下去……任由cross把他纤细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dream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疲倦,和经纪人在说着什么……难得的在厌倦诶……



……主要是这小鬼居然慌了……cross快速环顾了一下,紧张地拉着nightmare毫不犹豫就钻进一边走廊里侧放有电箱和工具的小隔间里……手心都是汗。




————

意思很明确了,哪都不许去。就算自己不吃也不许别人吃(指cr君)

是一个nm重新信任cr的过程,感情升温喽。

dream成分很少我知道啦(擦汗)……


是520诶……怎么办我没时间写非礼勿视,那个我得写很久,可是要作为节日特辑假期特辑的话那就写非礼勿视比较好啊?(?)

此时一只鸡表示我可以

【Fake night/双nm】序章(完)

☆双nm主题衍生AU《Fake night》

☆也称《虚假之夜》

☆主cp月饼石油

☆是与亲友对戏对出来的AU

☆序章有大量使用亲友戏中原句


“你们的提议与抉择或许会改变这个世界最后的结局。”


★————————☆————————★


Dream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在他眼前自己踢掉了脚下的椅子,悬在半空很快便不再动弹的孩子,他马上掷出一块石片切断了绳索。第二眼,看到了正从高处落下的nightmare。


  “pufff…将你引出来是多么容易。”


“不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早该习惯了,不是吗,更何况这一次我...

☆双nm主题衍生AU《Fake night》

☆也称《虚假之夜》

☆主cp月饼石油

☆是与亲友对戏对出来的AU

☆序章有大量使用亲友戏中原句


“你们的提议与抉择或许会改变这个世界最后的结局。”


★————————☆————————★


Dream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在他眼前自己踢掉了脚下的椅子,悬在半空很快便不再动弹的孩子,他马上掷出一块石片切断了绳索。第二眼,看到了正从高处落下的nightmare。

  

  “pufff…将你引出来是多么容易。”


“不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早该习惯了,不是吗,更何况这一次我为你准备了‘大礼’——为你再次因为自己所谓的英雄主义,踏入陷阱。”


“…nightmare,你已经惹了够多麻烦,或许我们已经不需要交谈,那已经没有用了。”


   Dream轻轻叹出口气,将那个怪物小孩用传送门送去那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再从一小片金辉里抓出连接了双线的双刃,压低重心同时向nightmare俯冲来拉近距离,以刁钻角度劈切袭来触手。刀尖堪堪滑过就令其崩裂瓦解,同时也前进,触腕几乎交横着袭击,在触手间隙之内向下滑铲翻身又奔跑,在身体之际擦边带出血花却无法阻止靠近,速度很快,很灵活,几乎踏雪无痕。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飞碟扑火一般


  黑色触手狠力挥动破坏了一旁房屋的承重柱和墙壁,楼层倒塌,压向那些已经无法行动的怪物们。罪魁祸首——nightmare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但这并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一道带出金色流光的身影翻身侧倒滑进即将完全倒塌的墙内,支起了一道防护罩,从废墟中散发出浅浅的光。本来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怪物们抱作一团,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金色骷髅。


  Dream胡乱摇摇头试着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向身后的怪物们还以一个微笑,手扶在防护罩上抽出一部分能量变回双刀中的一把,盾变小了一点,但依旧坚持的挺立在那里,他转身爬起来顶着疲倦无比的身体翻越烂墙,不那么轻松的在破碎的残骸里飞跃穿梭,飞速的拉近与nightmare的距离。


Nightmare无所谓的暼了一眼废墟中明显被支撑起来的那一块,视线转移到dream身上,或者说,在看他的“灵魂”。nightmare身后的触手似乎突然静止——下一秒便划出破空之声刺向站在高处的dream。


  消耗dream的体力。这才是他的目的。


  上风处,一块延伸出来的破梁,dream站在背光处,就像是黑暗里的唯一一丝光站在那里,希望和痛苦交融之处。他的手紧紧握住了刀柄。


“nightmare!!!”


  Dream咬紧牙关俯身一跃而下,披风在狂风里乱滚跳舞,一只手伸出做出伸向他的姿态,另一只手拎着刀。


  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像这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但这样的姿态和动作没有办法完全躲开nightmare的攻击。


dream想都没想艰难变位狠狠劈开向金苹果灵魂袭来的触腕,侧脸被触手几乎剥开一层壳子,骨渣和血横飞,被甩在后面的半空绽出一片血腥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痛的几乎晕眩。


也是因为攻击而找到办法再靠近他,没有握刀的那只手一把搭住刚才穿脸刺过的触手,咔哒一声,肩膀处骨点发出因为过大的突然作用力的错位响声,接着用腿撑一踩接力换一个方向突刺,眼都没眨一下,空中触手狂暴的全部攻来,依照刚才的方法一边主动受伤一边寻找着力点,逐渐熟练攻击的方向后,刀尖从上而下改砍为削——直到!面对面。


没有一点能量被用到愈合上,伴随骨头破碎和血液泼洒的声音,一把刀,一个人,像是刚从血里捞出来那样金红色的就杀到他面前。


一种不爽的感觉盘旋在nightmare心底,他并没有因为触手击中dream而产生什么反应。那更像个套。刚才向dream发起攻击动用了所有的触手,现在,他几乎完全暴露在攻击之下。


“无谓的抵抗,你以为这种方式能对我造成多大的损害?你只会因为自己一贯的思维迎来失败。”


“错了!nightmare!只要我们活着,我们就能重整旗鼓!”


他瞄都没瞄,几乎把所有正面的能量在刀锋上裹了一层,对着那漆黑的身体劈砍下去!


  nightmare来不及做出应对,也因为这一瞬的迟疑,被dream凝聚了几乎所有能量的攻击劈开了身体,追在他身后的残破触手也突然半路消散。


nightmare不得已收起部分屏障并借助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修补身体,但那些凝聚着积极情绪的能量不停在体内与液态负能碰撞,炸开,破坏着本就恢复缓慢的残躯。


他抬眼看向正在原地大喘气的dream。


“ha…干的不错,但这也于事无补。你什么都无法改变。”


“…做出决定是残酷的,但是你知道么,腐叶之下是勃勃生机,掀开苦难的屋顶,随之伴生的希望和生存欲望就会充斥出来。”


“这是灾情,而灾情见人情,绝境下祈愿,痛苦下求生,亲情、友情,复杂的集合体们在这复杂的场景里随之起作用。就算有限,就算只是一瞬间。”


就像是黑压压的负面内薄而锋利的金色穿刺,浮现,挣扎。


可能连他都没注意到自己,甚至是什么都没有管直奔目的的一路砍冲到nightmare面前,或者说,没有如他所料去管别人,dream一手挥刀后反抓刀刃,刃面切入骨掌引出血滴在洁白雪地,侧身从nightmare身边擦肩滑过,举手一刀抛穿过脖旁边的空间,形成一圈时就绕到身边抓住,后双刀连接的长绳缠上他脖颈又在一瞬不可阻拦的收紧,因为此时自己紧握刀刃的手,越用力,血越多,切入的更深,可这样才能运用长度。


nightmare一惊,下意识抬手触碰那能量凝结的线却是传来强烈的灼烧感,包括颈脖和与之接触的触手。


“你总能,给这些东西带来,所谓的‘希望’。咳…但这次,你没算到。”


他声音不可控的有些嘶哑,目光避开那些过于晃眼的金辉直视dream。像这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他带着那些恶心的积极情绪出现。


这种自取灭亡的行为显得多么无知,令人生厌…


“这一次。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你拯救不了任何人。”


周围建筑被nightmare唤出的更多由液态情绪凝聚的黑色肢体肆意破坏,它们听从最后的指令搅碎了尚还存活的那些怪物的整个下半身,却又避开了胸腔那些能够维持生命的器官。


你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死去,就算现在松开这些碍事的绳子也赶不上,它们几分钟内就会死去…包括精神。


那些并不与本体连接的临时造物很快就同之前一样消失,刚才的破坏似乎也只是“回光返照”。


他们脚下是打开的传送门,闪耀着温暖的金辉,长绳晕染出恰当好处的正面情绪的能量阻止了nightmare液化逃离,他们一起下坠入。


“现在就让我们离开,为了做出这样的事我忽略了一切机会,只要有人敢于去做,希望就会源源不断的再生,一路来我把它们砍的很碎,来吧,生命们因你流逝,现在他们要你离开!那就离开!连同我一起!等你离开后,充斥的正面情绪会盖过你试图散发出的绝望,别想回去!”


——就算我也在此破碎。



nightmare勾着嘴角不做多余反抗随着dream一同坠落,却也收到了刚才那些家伙临死前的最后一点绝望。


金色的传送门像是被什么蚕食了一般染上些许黑色,空间逐渐不再稳定。


dream落在了一片草坪,他攥着刀立马爬起,但眼前的景象并不是他刚才需要将nightmare带去的地方。他回到了omega时间线。


nightmare睁开眼,身上缠绕的那些金线已经消失,他环顾四周只觉得这里格外得…熟悉。熟悉到刻入灵魂。


他转身看着那颗巨树,触手伸到半路却像是被什么不可跨越的规则限制了一般,无法靠近树上的果实半分。触手回到他身后服服帖帖,静待下一次指令,nightmare绕到树后,那里有一个捧着书的小骷髅。他知道了。


这里是“dreamtale”。或者说…这里是“过去”。



但不是他的“过去”。


——————————————————


☆双nightmare5.20☆24h☆


《Fake night/虚假之夜》主题


篇.二


5.20——01:00


全程预警,有草稿,拟人,场景,人体崩坏,意义不明的单图


本篇为序章重置完整版

猫玖29想吃炒肉丝

梦兄弟/nmd 短漫《糖果》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梦兄弟短漫《糖》一部分 

乐了 感觉鸽了蛮久(←?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画技依然没有进步反而退步 人体比例日常错乱 嗯

第三部分可能要等到暑假了 要中考...

乐死 nightmare你就给我宠他吧

另外我紧急宣一下梦兄弟6.1  24h活动 亲情、爱情nmd dnm都可以 现在还差几个人真是急死我了...想参加的请加群:656790999

梦兄弟/nmd 短漫《糖果》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梦兄弟短漫《糖》一部分 

乐了 感觉鸽了蛮久(←?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画技依然没有进步反而退步 人体比例日常错乱 嗯

第三部分可能要等到暑假了 要中考...

乐死 nightmare你就给我宠他吧

另外我紧急宣一下梦兄弟6.1  24h活动 亲情、爱情nmd dnm都可以 现在还差几个人真是急死我了...想参加的请加群:656790999

焦糖圆滚滚

一边啃腐肉一边杀杀杀的D

一边啃腐肉一边杀杀杀的D

大土豆子

死亡 DREAM/TECHNOBLADE

  • BE

  • dream/technoblade

  • 有死亡

  • enjoy babe


死于爱人之手

处刑台上,一个少女被压了上去,周遭的人们都皱起了眉头。她是统治者的爱人,而现在的她双眼通红,满脸的不可置信,而她的爱人呢?高高在上,完全有了统治者的模样,白色的面具被掀开,绿色的双瞳中所蕴含的是无尽的欲望,而那团欲望也渐渐的将他的爱人推上了处刑台,他站在那个少女的面前,嘴角的弧度逐渐上升,在他的脸上,少女所看到的,是他无尽的欲望和野心,他不择手段的控制,操控,毁灭着整个服务器,而现在呢,她跪在地上,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跪拜着他的神明,“”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我的 爱 ......

  • BE

  • dream/technoblade

  • 有死亡

  • enjoy babe


死于爱人之手

处刑台上,一个少女被压了上去,周遭的人们都皱起了眉头。她是统治者的爱人,而现在的她双眼通红,满脸的不可置信,而她的爱人呢?高高在上,完全有了统治者的模样,白色的面具被掀开,绿色的双瞳中所蕴含的是无尽的欲望,而那团欲望也渐渐的将他的爱人推上了处刑台,他站在那个少女的面前,嘴角的弧度逐渐上升,在他的脸上,少女所看到的,是他无尽的欲望和野心,他不择手段的控制,操控,毁灭着整个服务器,而现在呢,她跪在地上,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跪拜着他的神明,“”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我的 爱 人”她故意地将那两个字咬的很重,那是在羞辱她“我爱你”跪在地上的少女流下了眼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眼眸中闪过一丝怜悯,像是仅仅在地狱存活一刹的雪花一般,连水滴都没有落下“砍掉她的头”男人的嘴角上终于没有挂着他那副招牌的笑容,仅是一瞬间,邢台上血光乍现,犹如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他转过身去笑了起来,这下,他再也没有弱点了。

 

我爱你何止好几年

从那天把你从雪原捡回来到今天,已经过去14年了啊....techno这样想着,把笔记本默默的合上,今天暴雪,他坐在病床上,拿着他的笔记本翻看着,那是关于他和Y/N的记忆,一年又一年,这本笔记已经成了一本厚厚的书,里面还夹杂着几张泛黄的照片,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他的字迹“今天我捡到一个孤儿”“bruhhh”“她会种土豆欸”“她给我编了头发”“她今天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bruhhh”每一张都是和她的记忆,他叹了口气,拔下那根可恨的滞留针,披上披风,从窗户上翻了下去,他知道他时日不多,可是他真的好想再回去一趟。他又看了一眼他带出来的唯一一张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好,揉了揉发酸的胳膊,朝着雪原深处走去。而这一去,大家再也没找到他,直至有一日雨水冲刷了大地将洁白的雪原彻底融化,在悲伤之中的Y/N终于被phil叫了出来,她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那是她的爱人,她看着那个原来保护了她无数次的健壮身躯,被雨水冲刷的,不成样子。神经彻底被麻痹,phil拿出了一张纸放进了Y/N的手中,那是一张已经被雨水泡的褶皱泛黄的相片,而在这张相背后,只写了一句话“我爱你何止好几年”


playerCEN233
我是圈外人是我流梦子哥不要骂我...

我是圈外人是我流梦子哥不要骂我呀呀呀呀同学叫我画的。

我是圈外人是我流梦子哥不要骂我呀呀呀呀同学叫我画的。

鱼FISHN

帅哥拍照✌✌(远方不知名物体爆炸)

帅哥拍照✌✌(远方不知名物体爆炸)

🛏️ 我的天国

阿骰 又在泥塑欧 休息一下好不好

阿骰 又在泥塑欧 休息一下好不好

半缘君

梦境生成器APP又叫DreamAPP,是一款非常优质的图像生成软件,在这个大家可以自由创作,制作出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图像,也可以分享给家人或朋友。以上画作都是我用这个软件制作完成,请勿搬用

梦境生成器APP又叫DreamAPP,是一款非常优质的图像生成软件,在这个大家可以自由创作,制作出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图像,也可以分享给家人或朋友。以上画作都是我用这个软件制作完成,请勿搬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