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dge

3688浏览    111参与
HHH

【无授权搬运 侵删】makein' up

Cp包括CE,centon

有微量CE车暗示

都是很简单的嘤文读起来应该没什么障碍所以就不汉化了汉化也没人看

以及原文链接见上条


The Raw and Smackdown superstars were bone tired. Tour after tour after tour, none of them got a break, until tonight as ...

Cp包括CE,centon

有微量CE车暗示

都是很简单的嘤文读起来应该没什么障碍所以就不汉化了汉化也没人看

以及原文链接见上条



The Raw and Smackdown superstars were bone tired. Tour after tour after tour, none of them got a break, until tonight as they piled into various bars and night clubs, restless.

"Come on John, let's go in here, this is the place Vince rented out" Randy dragged John into the bar, finding a seat in front. Vince, feeling bad for his superstars, rented the place out for the night to throw a party.

Everyone was having a good time, drinking, TRYING to dance, laughing, trying to get laid; most of the guy were anyways.

"Adam you can't go in there, he's there" Zack Ryder tried to pull Adam back by his arm.

"Yeah you told us what happened between you two" Curt grabbed his other arm.

"So, he won't stop me from having a good time, I need to get laid, I mean after this meaningless storyline with Vickie" Adam gagged. "I need some real action. Raw has all the hot guys anyways."

"Not True!" They both exclaimed as Adam grinned.

"Well the single hotties, You guys are dating each other so yeah, you don't count." Adam laughed pulling his arms free.

"We have Matt" Curt pointed out.

"I hate Matt, and don't consider him attractive in the least." Adam muttered bitterly.

"Raw doesn't have much" Zack muttered.

"Raw has Jeff, John, Randy, Phil, Shawn and h" Adam muttered as they stepped in.

It seemed as if the whole room stood still as Adam walked in. All eyes either on Adam, or 'Him'. Adam walked over to the bar and took a seat, ignoring all the stares in his direction.

John walked over grabbing Zack and Curt dragging them outside as the music resumed and everyone continued dancing.

"I thought you guys were gonna keep him outta here" John muttered glaring at the two.

"We tried he wouldn't listen" Zack insisted shrugging.

"Alright well try to keep him at the bar." John muttered walking back in the two Edge heads behind him.

"Hey Adam mind if we go dance?" Curt asked as Adam shrugged as if saying he didn't care.

Randy glanced over to see him starring in Adam's direction.

Randy cleared his throat wrapping an arm around John. "You know Chris, you should go talk to him if all you're gonna do is stare at him."

"No he wouldn't want to talk to me; I tried before, a month after I left. Hell if I was him, I wouldn't wanna talk to me either" Chris muttered staring into his drink. "Yeah well before you were with your wife, now you're single , so go talk to him, both you and Adam are my friends, and I hate seeing my friends hurting, so move it" Randy gave motions with his hands for Chris to go.

"No I-I can't,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Chris murmured running a hand over his hair.

"Well i'll say this, you better hurry, as one this may be the only time you'll be in the same town as him unless a joint pay per view comes around, the next one is the Rumble, in which he'd be busy, two the sooner the better, three you better get your ass up before one of those new guy chumps get's to him first" John counted off thrusting his thumb in Santino and Evan's direction.

"But I-"

"Go!" Randy gave him a shove as Chris stumbled to wards Adam, who stood and walked into the bathroom.

"He 's avoiding you! I know Adam! Follow him" Randy hissed as Chris nodded walking towards the bathroom.

"Finally!" Randy literally attacked John's throat, with licks, kisses, and nibbles as John chuckled kissing Randy back.

---------------

Adam pretended to wash his hands, eyes in the sink as Chris walked in.

"Adam-"

Adam spun around walking into the stall, intending to slam hit shut but Chris grabbed it, forcing his way in, locking it behind him.

"Please Adam, Don't avoid me" Chris murmured placing a hand on Adam's back.

"Leave me alone Chris, why'd you have to come back like this, what about your family?!" Adam growled refusing to look at Chris.

"My Wife, left me a year ago Adam, I came back for you" Chris murmured slipping his arms around Adam's waist. "Why, am I the conciliation prize?" Adam asked bitterly. "No Adam I-"

"No it's not your fault Chris, It's mine" Adam started as Chris looked at dumb folded. "Mine for always choosing men who aren't available. It's my fault I never should've slept with you 7 years ago! It was a mistake on my behalf, so Chris I'm sorry, I never should've had sex with you! I never should've accepted your help after the match, I never should've wanted you, I never should've fallen in love with you! I never should've trusted you with my heart!" Adam sobbed turning, pushing Chris aside.

Adam went to pull the door open only for Chris to spin him around, grab his head and pulling him into a tight lip lock. Adam began shoving at Chris's chest, at first, but soon wrapped his arms around Chris's shoulders, returning the kiss.

"Mm Adam I ... Adam I love you" Chris moaned kissing him again.

"Yeah I love you too, now shut up and kiss me" Adam growled wrapping his legs around Chris's waist.

"You got it sexy" Chris claimed Adam's mouth again, beginning to unbutton his silky white button down shirt.

Outside the bathroom, nobody was partying. They were either eavesdropping on Adam and Chris in the bathroom, or watching John and Randy go at it on the pool table.

A Half an hour later John and Randy had redressed, Randy sitting on John's lap as they sipped their drinks watching the rest of the roster dance. Their attention turned to the bathroom door, as it swung open, and Chris and Adam emerged.

Adam's arm around Chris's shoulders, Chris's arm around his waist helping him walk. John could tell immediately what they'd been doing when Chris winked at Randy who winked back, and Adam was grinning like an idiot, his white shirt hung open to expose his sweaty( well damp) chest.

Chris sat down pulling Adam on his lap as John grinned. "Feel better guys?"

Adam grinned back. "Well my ass is throbbing but it 's a good kind of pain".

Randy laughed. "You needed help walking?"

Adam glared. "Well Mr. loose asshole it's been awhile"

John and Chris burst out laughing as Randy narrowed his eyes.

"Hey It isn't my fault the Mac truck can't wait" Randy nudged John. "Tell the 'Mac Truck' the parking garage is close" Adam laughed.

"Why is Santino winking at you guys?" Adam asked lying back against Chris.

John and Randy shared a grin as if they knew something. "Oh who knows that dude has issues" they all laughed.

与奇葩共舞

心情太低落了!IDM还是没有搞定,无法和网盘助手联动

昨天安装了绿化版的IDM,IE模式,裁剪板监控都没有问题,但是就是无法和Edge的扩展联动,而且,助手链接拷贝到IDM也出现403错误,无法下载,搞不定,心情太差!

昨天安装了绿化版的IDM,IE模式,裁剪板监控都没有问题,但是就是无法和Edge的扩展联动,而且,助手链接拷贝到IDM也出现403错误,无法下载,搞不定,心情太差!

HHH

约的稿

因为那位老师不了解WWE所以可能有丶ooc


“甲虫有坚硬的壳,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

但要碾死它们仍旧轻而易举。”


兰迪看向那个背影。

专挑人少的地方穿行,外套随意地一披,帽檐压得很低,估计在正面也几乎看不见脸。按理说仅凭背影很难认人,但是兰迪知道那是谁。

那人仍然像他见艾吉打的第一场比赛那样。在台上撂倒对方,被对方撂倒,疯狂殴打,喝彩和击打,倒地再起,看不见拳脚的伤痕,低吼、撕扯和泛红的眼睛。下场之后他捏着水瓶不换气地往下灌,甩一把汗,把气喘匀了就披一件外套低着头往外走,挑人最少的通道,不怎么答话,被搭讪了就会耳尖略红试图翻出一个合适的词...

约的稿

因为那位老师不了解WWE所以可能有丶ooc





“甲虫有坚硬的壳,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

但要碾死它们仍旧轻而易举。”

 

兰迪看向那个背影。

专挑人少的地方穿行,外套随意地一披,帽檐压得很低,估计在正面也几乎看不见脸。按理说仅凭背影很难认人,但是兰迪知道那是谁。

那人仍然像他见艾吉打的第一场比赛那样。在台上撂倒对方,被对方撂倒,疯狂殴打,喝彩和击打,倒地再起,看不见拳脚的伤痕,低吼、撕扯和泛红的眼睛。下场之后他捏着水瓶不换气地往下灌,甩一把汗,把气喘匀了就披一件外套低着头往外走,挑人最少的通道,不怎么答话,被搭讪了就会耳尖略红试图翻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或许顺路去面包店买一包甜甜圈。他场上场下不像是一个人,让人怀疑有沉睡的狮子或者魔鬼会在他上场之后觉醒,下场则再度沉睡,呼唤不醒。

可是时光一转,如今只剩下人还是当年的人——不,人也不是当年的人了。

限制级RKO已经解散了多年。艾吉已经退役了多年。一复出便是搭档反目,老友厮杀。

时过境迁,物也非,人也非。

 

那场最后站立者比赛过去已经有几天。兰迪身上的新伤旧伤叠在一块抽丝剥茧般地疼,尤其太阳穴更是烧灼痛辣百感俱全,估计艾吉也没好到哪去。

然而现在他们相对而坐,桌上摆着两杯白兰地。

其实职业运动员大多应该戒酒。毕竟酒精会麻痹他们的神经,使人暴躁易怒或者精神恍惚,器官和肌肉会被一点点腐蚀钝化,导致在风华正茂的巅峰时期却过早地坠落。

但或许他们这些摔跤手是例外。人们爱好残暴和打斗,而他们不过是这种文化的符号。他们应该被看到的,就是血性、狠厉、燃烧,越戏剧、越残酷、越炸裂越好。所以一点酒精反而更有用,灼红的双眼、沸腾的血液,像是供人玩弄和屠宰的斗牛。多么令人满意啊。

周遭来往的人多少还是多了些,艾吉不怎么好意思主动开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火一样的液体从喉管咆哮着流下去,一路滚动到尚且空着胃里,辣的他哈出一口气。兰迪顺手从旁边拎过来水壶倒了杯七分满的水,敲两块冰进去,伸手一推,水杯不偏不倚地停在艾吉面前,一滴不洒。艾吉咬唇颔首,拿过水杯灌下去两口,吊着的那口气总算放出来。

虽然这根本不对。他们似乎并不被允许拥有温情的一面,至少不能被看到。这不是人们想看的,私交再好也没有拳脚相向来的刺激。他俩并肩,就给人家看默契看疯狂;如果当了对手,就得给人家看不念旧情撕破伪装——反感也没用。然而猎奇的目光恨不得将其他人的底裤都看的清清楚楚,最好是能知道不为人知的隐私,来给自己乏味无聊的生活加上点转瞬即逝的调剂。这事对于别人有趣,对于他们却是过于有趣,以至于令人麻木了。

可能就是那个什么马斯洛需求理论的意思。那是他俩曾经一起在杂志上看到的名词,兰迪好奇着去搜索了一下。如今也就只记得第一层是叫生理需求,说白了就是没法吃饱睡好什么都别提,往下才是安全尊严自我表达。所以那点在跤场上一点不能表露的感情似乎也得到了解释,就只是为了那种叫生理需求的东西而已。生活没给他们留下反感的余地。

“据说虫子都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几杯白兰地下肚,酒精或许点着了艾吉的蒙着的面纱,他不着边际地提了一句,“但是要弄死它们不过也就动动手指的事。”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但是兰迪听懂了。

生活是把他们揉圆捏扁的大手,像是玩弄棋子般摆布他们。他们这些看似强壮的人呢?

不过几只甲虫而已。

“但是虫子永远都在。”兰迪又给他递了杯冰水,“被捏死了不少,但是永远都有。”

他们搭过档,闹过矛盾,当过队友和对手,拳脚击打在别人和对方的身上,被掼在角柱上或者边绳上再扑回来以牙还牙。他们熟悉对方身上的每一处暗伤明伤,有些是自己造成的,更多来自于其他人如狼似虎的攻击。

他们一起走了太久了。久到记不住,久到忘不掉。

比如兰迪上场之前自创的拉伸教给了艾吉,比如艾吉下场之后每次都会有干净毛巾备着,比如他们在擂台上恶语相向、擂台下勾肩搭背,比如……

还有什么可举例的?比比皆是。

所以虫子不会灭绝。不管洪水飓风还是什么灭虫剂,虫子一直活着,卑微却不容忽视地活着。

兰迪和艾吉无声地碰了下杯,剩余的滚烫的液体一口一口咽下去。像是有什么烧了起来,燎尽了原野上满天枯草,一回首就是烈火连天漫地,耀眼光芒刺激出眼泪却留恋到不愿闭眼,。

为了个第一层的需求把后面的全放弃了,不可笑吗。毕竟生理是生物一贯的需求,就剩这个,那不是自己真就把自己降格成了玩物了?

所以去他妈的虫子还是什么——

都一样,什么人什么玩意在生活面前都是一样,要是虫子大家也分不出来个高低贵贱,都是。就是自己不能把自己当成了节肢动物,要不就没人看你是人。多简单一个事,又纠结又矛盾个屁。

“还想干多久?”

“到干不动为止吧。”

其实问得也废话答得也废话,他俩都知道。

他俩已经不是限制RKO,但他们还是兰迪和艾吉,还得在跤场上厮杀,为了谁都行,反正不为了那些看热闹的无聊的人。就算谈不上为了梦想或者热爱,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勉强可以说是随了心意,不问他事。

而虫子依旧会在虫子的世界里活得热热闹闹潇潇洒洒,哪怕自诩“高级动物”也没资格指手画脚,得做退避三舍无足轻重的东西。

 

 

 

HHH

截图

摔角届实力偶像派

盛世美颜,盛世美颜

截图

摔角届实力偶像派

盛世美颜,盛世美颜

HHH

〖转载〗welcome back baby

约翰艾吉,车,豪车

约翰艾吉,车,豪车

代数式
这是小时候在三星手机玩到的《边...

这是小时候在三星手机玩到的《边缘方块》。我给两个主角娘化了😂😂😂设定来自游戏内容,要是想玩,可以去搜edge或是边缘方块。真的很难,但很有意思。

这是小时候在三星手机玩到的《边缘方块》。我给两个主角娘化了😂😂😂设定来自游戏内容,要是想玩,可以去搜edge或是边缘方块。真的很难,但很有意思。

Hiice

时代的结束 – Adobe 闪存的后续步骤

[更新 2019 年 8 月 30 日– 我们发布了从 Microsoft 浏览器中删除闪存支持的计划的更新,包括基于铬的新版本的 Microsoft Edge。

今天,Adobe 宣布Flash 将在 2020 年后不再受支持。微软将在此日期之前逐步取消对微软边缘和互联网浏览器中的Flash的支持。

Flash 引领了 Web 上丰富的内容、游戏、动画和各种媒体,并激发了许多支持 HTML5 的当前 Web 标准。Adobe 与微软、谷歌、Mozilla、Apple 等许多公司合作,确保开放网络能够满足并超越 Flash 的传统体验。HTML5...

[更新 2019 年 8 月 30 日– 我们发布了从 Microsoft 浏览器中删除闪存支持的计划的更新,包括基于铬的新版本的 Microsoft Edge。

今天,Adobe 宣布Flash 将在 2020 年后不再受支持。微软将在此日期之前逐步取消对微软边缘和互联网浏览器中的Flash的支持。

Flash 引领了 Web 上丰富的内容、游戏、动画和各种媒体,并激发了许多支持 HTML5 的当前 Web 标准。Adobe 与微软、谷歌、Mozilla、Apple 等许多公司合作,确保开放网络能够满足并超越 Flash 的传统体验。HTML5 标准在所有现代浏览器中实现,可提高这些功能,提高性能、电池寿命和安全性。我们期待继续与 Adobe 和我们的行业合作伙伴合作,在无需插件的情况下丰富开放网络。

我们将逐步淘汰微软边缘和互联网浏览器的Flash,最终在2020年底完全从Windows中删除Flash。此过程已经开始为 Microsoft 边缘与点击运行闪存在 Windows 10 创建者更新。这一进程将在以下阶段继续进行:

  • 到 2017 年底到 2018 年,Microsoft Edge 将继续要求用户在首次访问网站时在大多数网站上运行 Flash 的权限,并记住用户在随后的访问时的偏好。在此期间,Internet Explorer 将继续允许 Flash,无需特殊权限。

  • 在 2018 年中到后期,我们将更新 Microsoft Edge,以请求每个会话运行 Flash 的权限。2018 年,Internet Explorer 将继续允许所有站点使用 Flash。

  • 在 2019 年中到后期,我们将在 Microsoft 边缘和 Internet 资源管理器中默认禁用 Flash。用户将能够在两个浏览器中重新启用 Flash。重新启用后,Microsoft Edge 将继续需要逐站点批准 Flash。

  • 到 2020 年底,我们将取消在 Microsoft 边缘和 Internet 资源管理器中跨所有受支持版本的 Microsoft Windows 运行 Adobe Flash 的功能。用户将不再具有启用或运行 Flash 的任何功能。

这个时间表在浏览器之间是一致的,包括谷歌,Mozilla苹果。我们期待继续与 Adobe、其他浏览器供应商和出版社区密切合作,为每个人发展 Web 的未来。

• 约翰·哈森,微软边缘首席项目经理主管

HHH

〖无授权翻译 侵删〗宠物(兰迪艾吉)

他是我的。

不只是现在,直到永远。

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但偶尔有一些新人,像埃文·伯恩,桑提诺,哈斯这些人,甚至我的队友泰德和科迪,都曾试图接近他。但他们一旦发现我躲在暗处观察他们,他们就会很快理解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并果断放弃。

虽然总有些人像愚蠢的青蛙一样决定跳下去,认为他们有机会可把握。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和想象——事实是他们永远比不上我。我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不喜欢新来的人对我的宝贝动手动脚,亲爱的。他很英俊,我知道;他们太年轻,什么也不知道,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太放在心上。但真正让我恼火的是兽医,那些知...

他是我的。

不只是现在,直到永远。

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但偶尔有一些新人,像埃文·伯恩,桑提诺,哈斯这些人,甚至我的队友泰德和科迪,都曾试图接近他。但他们一旦发现我躲在暗处观察他们,他们就会很快理解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并果断放弃。

虽然总有些人像愚蠢的青蛙一样决定跳下去,认为他们有机会可把握。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和想象——事实是他们永远比不上我。我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不喜欢新来的人对我的宝贝动手动脚,亲爱的。他很英俊,我知道;他们太年轻,什么也不知道,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太放在心上。但真正让我恼火的是兽医,那些知道艾吉是我的的人。像戴夫·巴蒂斯塔、Triple H、送葬者、肖恩·迈克尔斯、约翰·塞纳、克里斯·杰里科和约翰·莫里森这些人。

他们都无耻地与我的宝贝调情,但艾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红着脸,满脸尴尬。他对我很忠诚,他像我爱他一样爱我,这点我很清楚。他讨厌别人跟他调情,他只在乎我,我只在乎他。

我真心地、疯狂地、深深地爱着他,尽我的一切爱他,如果有人敢动他下,我就杀了他们。那些家伙只是想上他的床,他是每个人的梦中情人。他是我十几岁时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

那些家伙都不是真心爱他,如果让他们碰我的艾吉我一定会死的,一定会的。更别说和他上床了!尤其是亨特和戴夫。那些混蛋想把我炒了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贪婪的爪子伸向我的宠物。但你可以看到他们惨败,而我还在这里屹立不倒!

他们不敢靠近我的宠物,他们害怕我。我知道他将永远属于我。当我轻轻地进入我的艾吉时,我缓慢而小心地推送着他,以确保我没有伤到他。我慢慢地移动,他把他的腿锁在我的腰上,然后我们慢慢地进入并保持着一个稳定的节奏,他的胳膊放松地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宠物轻声地呻吟着,让我微笑着知道我让他高兴了。我们加快了节奏,没过多久,我的宝贝就哭着让我放开他。我继续抽动着,他的东西溅到我们的肚子上,不久我便释放出来。

我仰面躺着,把我的宝贝抱在怀里,他把头靠在我的胸前。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他一直害羞地对我微笑,几乎像小猫一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样的行为总让我我称他为我的宠物。当然丝毫不带恶意和贬低的意味。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他是我的宠物,我的宝贝。我的爱人;我的一切。

“但最重要的是,亚当·柯波兰德是我的!”兰迪·奥顿想,当他们在情欲中缓缓分开时,他应该紧紧地抱住亚当。

HHH

〖无授权汉化 侵删〗总有一天(约翰艾吉)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3633  (需翻墙)


注:艾吉原名亚当·科波兰德(Adam·Copeland),原文中使用亚当称呼他。


我输了。我真的输了。我不再是WWE的冠军。艾吉才是。当我被迫离开擂台,重重摔落在黑色垫子上时,这种想法还没有出现。但这无伤大雅。

当我半爬上坡道时,我意识到被他的攻击打个正着一点都无法激起我的怒火。我落在垫子上,没有受伤,两发飞冲肩也没那么痛。

然而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当我转过身时,我看到他手中拿着他的第一个也是最近赢得的WWE冠军腰带,艾米站...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3633  (需翻墙)


注:艾吉原名亚当·科波兰德(Adam·Copeland),原文中使用亚当称呼他。



我输了。我真的输了。我不再是WWE的冠军。艾吉才是。当我被迫离开擂台,重重摔落在黑色垫子上时,这种想法还没有出现。但这无伤大雅。

当我半爬上坡道时,我意识到被他的攻击打个正着一点都无法激起我的怒火。我落在垫子上,没有受伤,两发飞冲肩也没那么痛。

然而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当我转过身时,我看到他手中拿着他的第一个也是最近赢得的WWE冠军腰带,艾米站在他身边,为他庆祝。

我单膝跪在坡道上敬畏地看着,沉默地注视他,心情突然沉重起来。他正为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庆祝着。他的梦想实现了。

我感到一丝微笑爬上了我的脸。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继续呆在这里,是在剥夺他的荣耀,是在为他人生中的重要时刻画上污点。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后台,去找教练缝合我的伤口。

手术针并没有刺痛我,他在几秒之内处理好了我的伤。于是我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到我的化妆室,弯下腰,清理我脸上的血迹。

我在被人看着。出于这种直觉,我回头向后看。然后我看到艾吉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傻笑。WWE的目前属于“EDGE”的冠军腰带此刻正挂在他的肩膀上。

“我——做的好吗?”他问我。我微笑着:

“嗯,你做得很好。”我喃喃道,转过身去接着洗我脸上的血迹。

“……你——你还好吧?”他问道。我拿起毛巾擦干脸,抬头一看,只见他俊美的五官因担忧而扭曲。我再次微笑。

我告诉他:“是的,我很好,亚当。”事实上我想告诉他事实如何,我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我完全爱上他了。

我想成为他的爱人,或者让他成为我的爱人。我渴望吻他。

艾吉注意到我眼神无光,一直在盯着空气看。

当我感到他伸出双臂环住我的脖子,将我向他拉进时,我简直震惊到不能再震惊了。

我搂着他的腰,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过了一会他抽离了,我前所未有地感到空虚。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约翰。”他对着我喃喃自语,然后露出一个微笑。他的微笑总能融化我的心。

“Ames,Nitro,兰迪要和我去猫头鹰酒吧庆祝他加入我们吗?我们可以一起看《辣妹》,还可以拿兰迪和Nitro当大都会乐队的主唱来开玩笑。”

“抱歉亚当,也许要改天了,我累坏了。”我撒了个谎,艾吉听罢叹息。“啊,约翰尼——我们可以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像上次那样让艾米的人难堪。”他微笑着恳求我。

“当然可以。”我叹息着,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拒绝他。

“太棒了”艾吉笑了,他再次伸出双臂拥抱我,然后微笑着转身离开。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但遗憾的是,那一天不是今天。

CoCo水君

CPAU comic

1. UnderfellSans与Science Sans

2. UnderSwap Sans与Aftertale Sans

3. UnderSwap Sans与Underfell Sans

4. UnderSwap Paps与Underfell Paps

5. Aftertale Sans与Underfell Sans

6. Regular Sans与Science Sans

7. Underfell Sans与Aftertale Sans

8. Underfell Sans与Underfell Paps

9. 友谊俱乐部

10. 别后悔

11. 罪人,罪人,无处不在

12. 买星巴克迟到了15分钟

13. 敲敲门笑话 (Part 1) 

14. 敲敲门笑话 (Part 2) 

15. 哒战Death

16. 友谊俱乐部...?

17. 用暴力解决问题

18. 是你干的!

19. 我为你加油哦

20. Death

21. 圣诞气氛

22. 你看上去不太好的亚子!

23. 都要复活节了为什么这个沙雕圣诞漫画还在继续

24. 崭新的兄弟俩

25. 别让我看起来像个沙雕

26. 做好得不到回答的心理准备

27. 永远不要忘记本心,即便显而易见你是个刽子手 老兄,看来又有人在教唆别人了

28. Blueberry的人设:搞定

29. 就像Marina and the Diamonds唱的:Oh no, oh no! Oh NO! OH NO NO

30. 本期的CPAU由i为您呈现

31. Taco事故 Part 1

32. 猜猜是谁又双叒叕回来了

33. 世界运转靠兄弟情碎骨拳

34. 有一说一,确实

35. 啥

36. 我敢肯定Sci已经厌倦了Classic对他指手画脚,既然Sci类似于中二少年时期的Sans,Classic就像...稳重的成年Sans,那么理所当然的Sci最终会厌烦再被指手画脚,并对成年人的压迫发起叛逆

37. 虽然你不是成心要当个混蛋的,但还是给我过去道歉

38. 鱼唇,更加鱼唇 

——————————

原作者:Crayon Queen【汤地址

冰涵

一眼万年

没有想到仅仅一次的露面,你就完全捕获我的心。edge

可能是高中的压力太大了,或是经历了生死离别,又或者是没有和我喜欢的人不再是同班吧。我居然爱上了wwe。我爱上了JC,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认为我最爱的是jc,但是你在raw的退役演说,更准确的是你的忧伤不甘的眼神打动了我,一眼万年。我只能无奈的接受你的退役,疯狂的查找和你有关的一切,补课的途中让我更爱你。爱上那个有魅力的限制级巨星,爱上放荡不羁的你,疯狂的机会主义者,最有魅力的反派。

你在女性面前有着无限魅力,你的情侣剧情是我看过最好的,不被吐槽的。你在男性面前是值得信任的兄弟,魅力队长,兰迪把你视为知己,尤其是魅力队长在你不能进行比赛时努...

没有想到仅仅一次的露面,你就完全捕获我的心。edge

可能是高中的压力太大了,或是经历了生死离别,又或者是没有和我喜欢的人不再是同班吧。我居然爱上了wwe。我爱上了JC,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认为我最爱的是jc,但是你在raw的退役演说,更准确的是你的忧伤不甘的眼神打动了我,一眼万年。我只能无奈的接受你的退役,疯狂的查找和你有关的一切,补课的途中让我更爱你。爱上那个有魅力的限制级巨星,爱上放荡不羁的你,疯狂的机会主义者,最有魅力的反派。

你在女性面前有着无限魅力,你的情侣剧情是我看过最好的,不被吐槽的。你在男性面前是值得信任的兄弟,魅力队长,兰迪把你视为知己,尤其是魅力队长在你不能进行比赛时努力的保护你,对抗墨西哥选手(抱歉忘记他叫什么了)。

你在当选手时喜欢创造历史记录,退役后依然创造历史记录,从退役到进去名人堂时间最短的记录,我们为你自豪,我们的巨星,当然你也很浪漫,在没有公布恋情时,就在进名人堂演讲时大胆浪漫的喊出爱人的名字与她共享荣耀,表达爱意。不知情的我们还在揣测是哪个贝思,能够征服你,却万万没想到这个贝思就是台下的凤凰女贝思。

从此你就成为我心里的朱砂痣,炫目而又妖艳。不是那种完美的人设,你是敢于直面对自己不足的人,你会使用一些手段获得胜利,满足你的野心,我就是喜欢这样真实的你,做自己就好。

你有你的不完美,但是我就是不可救药的迷上你了。

一摊烂肉

【Edgepuff】意大利面加番茄好吃还是加辣椒好吃-13

Chapter 13. His Theme

 

        -存档已读取-


        当那个金色的闪光点出现在视野中央时,Flowey还没有从亲手撕碎自己的决心中缓过神来,泪水的感觉仍然残留在眼角。它花了点时间思考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的这块雪地过于熟悉,那只灰鼠的尸体还躺在冰冷的角落,它一时分不清自己是身至于走马灯的其中一幕,还是在命运的摆弄下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Chapter 13. His Theme

 

        -存档已读取-

 

        当那个金色的闪光点出现在视野中央时,Flowey还没有从亲手撕碎自己的决心中缓过神来,泪水的感觉仍然残留在眼角。它花了点时间思考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的这块雪地过于熟悉,那只灰鼠的尸体还躺在冰冷的角落,它一时分不清自己是身至于走马灯的其中一幕,还是在命运的摆弄下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他为什么这么做?」它在嗡嗡作响的耳鸣中听到那个熟悉的低语,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混浊不清,又确确实实近在耳旁,振聋发聩。明明应该只是有几分钟时间没听见的声音,它却觉得恍若隔世。

        当它回过头看到那只骷髅完完整整地站在面前时,它的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不是心脏,它没有这种东西。但是在这之前它掩埋于深处的悲恸和自责与再次相见后的巨大欣喜杂糅在一起,随着这一下悸动彻底决堤。它屏住呼吸,泪水在眼眶里徘徊了只一刻便随着闭合的双眼流下,「Papyrus......」


        「嗯?你在说什么吗Flow——咿!!」

        这只骷髅被他的朋友紧紧抱住的时候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在他的认知中,上一秒这朵小花还在用麻木不仁的语气告诫他这个世界的残酷规则,下一秒却冲进他怀里大哭着一遍又一遍地呼喊他的名字,悲伤得像是被生生撕碎了心脏,这让他一时间手足无措,「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感觉哪里痛吗?」

        「不要再往前走了,Papyrus,不要再往前走了!」这朵金色的小花抓着他的围巾哭得难以自抑,喊出这些话像是要花掉它全身的力气,「他知道了!他要来了!我们得马上走,躲到森林里去!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又会......」

        「冷静下来,Flowey,冷静!谁知道了?谁要来了?」Papyrus并没有立刻理解它话里的意思,这朵小花看起来完全惊慌到乱了分寸,只是不断重复着要他逃跑的话,他的生存本能比他更早从这些警告的话语里探知到危险的信号,他为此感到脊骨发寒。

        「是“Papyrus”!是我这边的“Papyrus”!他要来了,你不能跟他见面!他会杀了你,他真的会杀了你!」Flowey的语速更加急切了,它现在只想带它的朋友离开这里。

        「wowie......你的意思是说,这边的“我”知道了我的存在并且正为此而来,是这样吗?」不好的预感得到了印证,Papyrus感觉有冷汗正从自己的颅骨滑落。虽然尚未与对方见面,但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正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知道那位骷髅的灵魂会是什么样的颜色——这可能吗?

        「我想这会是个坏消息......但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因为我......」我亲眼看见你在我面前化成了骨灰。

        Flowey突然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它应该把真相告诉他吗,关于重置的事,关于他已经被杀害过一次的事。它迟疑地低下头,它该如何告诉这只善良骷髅,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敌人是他自己。

        「总之你听我的话......我们先离开这里。」

        它试图岔开话题,但这只骷髅似乎并不认可逃跑这种做法。「我是说,如果他真的知道了,那么我想逃跑是没有用的......整个雪域都在皇家守卫的管辖范围,他最终还是会找到我们。为什么我们就是不能跟他好好谈谈?或许他会理解的......」

        「你疯了吗!他那种杀人凶手才不会理解受害者的感受!」突然拔高音量的大吼让这只骷髅下意识缩起了脖子,Flowey才发觉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么恐怖,它痛苦地用叶子捂住脸,「抱歉,我不该对你大吼......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算我求你了,Papyrus,你听我的话吧......」


        气氛凝固到近乎沉重,深深的无力感几乎要击垮这只身心俱疲的怪物小花,它突然感觉好倦。自从这只骷髅从高空坠落并单方面与它“成为朋友”以来,它每一刻都活得胆战心惊。这个世界不欢迎外来人,伊波特山就像是低伏在黑暗中的巨兽,将所有落入其中的无知生物悉数吞噬。它一直以来都拼尽全力地想要阻止这只骷髅被世界的规则所抹杀,但Papyrus耿直的性格使本来就不太可能的事情变得毫无希望,而它甚至找不到自己为此拼命的理由。

        是因为这只骷髅称呼它为“朋友”,而它舍不得失去它人生中的第一份友谊,亦或者是它这种始终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底层怪物对的本能趋近,它觉得都无关紧要了。现在它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看着这只骷髅再一次在它眼前化为灰烬,那种心脏都要撕裂的感觉比肉体上的疼痛更要让它窒息。它真的不能再承受一次了......

        「......Flowey,你相信我吗?」

        当Papyrus以这样的开场白打破沉默时,它几乎已经预料到他要说些什么——也是,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啊,是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原因,是它不惜与世界规则对立也要守护的“从山谷顶端落下的光”。它试图摆出一个笑脸让对方感到安心。

        ——然后这只骷髅紧紧地拥住了它。

        「Papy......?」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认为我一定会被杀死,但我知道你真的很担心我......伟大的Papyrus不会辜负他朋友的信任,因为这次我会使用我的特殊攻击!」

        Flowey有些发怔地抬起头,它在这只骷髅的眼里看见了他闪烁的橙色灵魂。

 

        「这次我会赢的,我保证。」




        上一章            下一章

=======================

写在最后:

我非常喜欢Handplates里关于「骷髅的眼睛发光是在表现自己的情绪」这样的设定。

顺带一提每一章的标题基本都代表着本章的BGM,感兴趣的可以去搜索undertale的OST来听ww

一摊烂肉

【Edgepuff】意大利面加番茄好吃还是加辣椒好吃-12

Chapter 12. Bonetrousle

        铺天盖地的骨头狂潮,红色与橙色魔法在空中对撞碎裂又凝聚,利骨撕裂的风声奏成战争的狂响曲。

        Flowey远远地避在一旁,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只宛如镜像的骷髅在雪地中缠斗。它是说——看在这只骷髅从头到尾都表现得一脸无害的份上,它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Papyrus能强大到跟那位「Edgelord」不分胜负。...


Chapter 12. Bonetrousle

        铺天盖地的骨头狂潮,红色与橙色魔法在空中对撞碎裂又凝聚,利骨撕裂的风声奏成战争的狂响曲。

        Flowey远远地避在一旁,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只宛如镜像的骷髅在雪地中缠斗。它是说——看在这只骷髅从头到尾都表现得一脸无害的份上,它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Papyrus能强大到跟那位「Edgelord」不分胜负。

        它低头躲开一支射偏的红色利骨,那位残暴的骷髅队长显然已经在这场短时间内难以取胜的战斗中感到焦躁,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以致于当他的攻击无法如同预想中那样起到作用时,他的怒气像是被扼在咽喉般发出按捺不住的低吼——要知道上一个能招架他这么久的对手还是作为皇家守卫队长的Undyne。

        即使在那个时候,面对他曾经的同伴,他的导师,他都能以悬殊的优势压制对方逼她臣服。而现在,他的对手不过是天真愚蠢到和花朵交朋友的另一个自己,这个在他眼中几乎等同于免费EXP的瘦高骷髅,居然从头到尾格挡住了他所有的进攻,并且至今都不肯认真反击。何等屈辱!

        他以试图击碎对方臂骨的力道挥出一击,异色的骨棒碰撞在一起,他们的灵魂在那瞬间短暂交融又对抗分离。

        「为什么不反击!」他的质问里饱含怒火,而另一只骷髅艰难地招架住他的怒气,臂骨在与蛮力的抗衡中轻轻颤抖。他们现在无比地靠近对方,近到Edge可以看到这只骷髅头骨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他听到对方气息不稳但态度坚定的回答,「我说过了,我只是想谈谈......我们没有必要以自己为敌!」

        「别再假装你是“另一个我”了,你愚蠢到让我作呕!我不会承认像你这样弱小的家伙是我的另一个版本。和我战斗,不然就接受死亡!」这位骷髅队长感到前所未有的恼怒,他将自己的怒火和始终无法取胜的焦躁转化成实际的魔法攻击向对方袭去。此时他已经不剩多少理智了,他现在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胜于这只和平主义的骷髅,为此他可以不顾一切。


        Flowey旁观着他们之间的魔法争斗,这两位骷髅的骨头魔法虽然类似,但显然来自Edge的红色魔法更加凌厉并且充满杀意,而Papyrus的橙色魔法则更倾向于被动防守。它不是对它的朋友没有自信,Papyrus做得很好,他的防御牢不可破,但那些红色的骨头魔法来势迅猛而且招招致命,他光是招架这些攻击就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眼下Edge不管不顾的贴身进攻更是让他无暇分神。

        只是防御无法赢下这场战斗,反而会进一步激怒那只残暴的骷髅队长。Flowey的内心隐隐感到不安,它注意到Papyrus喘息的频率比之前快了很多,体能与魔法的双重消耗几乎快要达到他能负荷的极限。得想个办法才行,再这样下去Papyrus会输!

        白色的魔法颗粒在这朵金色的小花周围浮现,它放缓了呼吸,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只身处在骨头狂潮之中的黑色骷髅。Papyrus太过善良而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但它不一样,它一直生活在这个肮脏的底层社会,连根都深扎在这污泥里。如果这个世界只有「杀与被杀」,那它可以为他杀人。

        魔法颗粒发射出去的瞬间,Flowey几乎以为它要得手了。那只骷髅队长看起来还沉浸在眼前的战斗中,似乎对场外的偷袭毫无防备,但下一秒,他的瞳光瞥向这边,Flowey神情一滞,红色的尖骨已经近在眼前。

        ——会死?

        它在被贯穿的前一刻陷入短暂的头脑空白,死亡的走马灯在它眼前倒退,它在幻象的最后一幕看到了那片金色的花海。下个瞬间,白色的身影挡住了它的全部视线,恍惚间它以为有雪花落进了眼里,却不知为何感到异常温暖,它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眼泪。那条鲜艳的红色围巾在它的余光中最后飘扬了一下,卷着漫天的尘埃缓缓坠落在地。

        雪停了。





        「......Papyrus?」




        上一章            下一章

========================

写在最后:

游戏结束。

一摊烂肉
-GAME OVER- ===...

-GAME OVER-


=====================

写在最后:

突然就500fo了。没有拖更的理由了。

那就,做个下章预告吧_(:з」∠)_

-GAME OVER-




=====================

写在最后:

突然就500fo了。没有拖更的理由了。

那就,做个下章预告吧_(:з」∠)_

一摊烂肉

        苏打水的味道会是恋爱的味道吗?

        Papyrus低头看着手中的易拉罐,想了想,用力摇晃了两下,气泡在小小的空间里上升泡腾,一如这只骷髅看似平静的内心底下暗流涌动的强烈情感,等待被撬开伪装的瞬间喷涌而出。

        他弯起嘴角,把汽水递给倚靠在路灯下等候他的Edgy。...


        苏打水的味道会是恋爱的味道吗?

        Papyrus低头看着手中的易拉罐,想了想,用力摇晃了两下,气泡在小小的空间里上升泡腾,一如这只骷髅看似平静的内心底下暗流涌动的强烈情感,等待被撬开伪装的瞬间喷涌而出。

        他弯起嘴角,把汽水递给倚靠在路灯下等候他的Edgy。

        「给,你的饮料。」

一摊烂肉
前辈,这是性骚扰。 =====...

前辈,这是性骚扰。


================

写在最后:

这篇其实是Edgepuff的番外x

是Honey乱入fell世界后被Papy捡回家的故事2333

目前三人同居中。


Edgy:家里吃白饭的人变多了。

前辈,这是性骚扰。




================

写在最后:

这篇其实是Edgepuff的番外x

是Honey乱入fell世界后被Papy捡回家的故事2333

目前三人同居中。


Edgy:家里吃白饭的人变多了。

一摊烂肉

【Edgepuff】意大利面加番茄好吃还是加辣椒好吃-11

Chapter 11. Kill or Be Killed

        「所以,他们说的是真的。确实有一个“天真愚蠢”的我在这附近闲逛。」那只身着黑色护甲的骷髅收回他的骨头魔法,松动的开关彻底失去作用,拦在他身前的尖刺缓缓下降。

        Flowey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喊道,「Papyrus,快跑!」

        Papyrus第一次没有对朋友的指令产生疑问,...

Chapter 11. Kill or Be Killed

        「所以,他们说的是真的。确实有一个“天真愚蠢”的我在这附近闲逛。」那只身着黑色护甲的骷髅收回他的骨头魔法,松动的开关彻底失去作用,拦在他身前的尖刺缓缓下降。

        Flowey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喊道,「Papyrus,快跑!」

        Papyrus第一次没有对朋友的指令产生疑问,他头也不回地转身向后跑去,一道骨墙拔地而起瞬间阻挡了他的去路。

        「!」

        「如我所料,你就是个懦夫。」他听到背后那只骷髅发出一声轻蔑的鼻息,傲慢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对他的鄙夷,「你甚至不敢直面你的敌人,冒牌货。」

        「等等,请不要这么做,我们没有恶意!」Papyrus不得不再次转身去面对他的“邪恶版本”,说真的这种感觉有点奇妙,当你开始把自己当做敌人的时候,你会连反抗都觉得不是那么对劲。

        Papyrus不是傻瓜,他或许是天真了点,但是当对方的敌意已经具现到几乎要凝成实体,他也该明白来者不善。于是他抬起手试图让对方明白自己无意战斗——很显然他失败了,另一位“Papyrus”屈起指骨,红色的骨头魔法在他手中延展开。

        「我很好奇你到底从何而来。」那只黑色的骷髅向前踏出一步,「根据Alphys的监控显示,你最早出现的地点是在遗迹大门。巧合的是,在你出现之后我那位懒惰而又一无是处的兄弟便消失无踪了。所以,以防万一我需要再确认一遍。」他将手中的骨头转了一圈,尖端对准另一个自己,「这不是Sans的什么愚蠢计划,对吧?」

        「什么,不是!我甚至还没有见到过他......」

        「很好。」黑色的“Papyrus”握紧了他的武器,「那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杀死你了。」


        Papyrus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对面那只骷髅几乎在话音落地的同时欺身而近,红色的骨头魔法直直地刺向他的脖颈。

        「小心!」Flowey眼疾手快将他按倒在地,但他们甚至没有喘息的机会,下一波攻击已经逼到跟前。Papyrus比Flowey更敏感地察觉到魔法波动,他抱紧他的小花朋友翻滚着躲开地底窜出的骨刺,气息不稳地退后两步。

        「拜托,我们只是想谈谈!」

        「谈谈?你身上那朵花就是这样教你的?」另一只骷髅杀意十足地转过身来,红色的灵魂在他眼眶深处跃动,「让我教你点别的。这个世界,只有杀和被杀!而我很遗憾你将属于后者。」

        Papyrus在听到那句熟悉的“规则”后静默了几秒,他的表情松动了一下,然后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徒劳地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现在看起来悲伤极了。


        「好吧,如果你坚持要这样的话。」他伸手将他的小花朋友从肩上拉下来,轻轻将它放到地上。

        「Papyrus,你要干嘛!」Flowey感到很不安,这只骷髅露出了不属于他风格的表情,它隐约感觉到他的内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发生变化,而它对于这种无法预料的事情充满了恐惧。

        但Papyrus只是拍拍它的脑袋耐心地安抚道,「待在这里,好吗?」

        接着他站起身来重新面对另一位骷髅,对方的战斗欲望依旧没有减弱的趋势。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橙色的灵魂波动跳跃在他漆黑的眼眶里,对应着他灵魂颜色的骨头魔法在他手中凝聚。

        「老实说我真的不愿意与你战斗,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这只骷髅深深地叹了口气,越来越多的骨头魔法出现在他身边,一片橙色的荧光照亮了他身后的整块雪地,「但如果你只是“另一个我”,我想我不会因为伤害到你而感到抱歉。」

        他留给对方最后一次选择仁慈(mercy)的机会。

        「你依旧不想谈谈,是吗?」




        上一章            下一章

=========================

写在最后:

生气的Papyrus超A的XDD


以及这里有个私设。

虽然游戏里Papyrus的骨头魔法是蓝色的,但是这里为了让他们的魔法对应灵魂的颜色,我就写成橙色的了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