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

37457浏览    1473参与
女alpha扶桑棠

都官宣了好吧

拉克丝和伊泽是官配啊!!!官配!!真的官方承认,有图有真相石锤啊!图在微博啊!情侣皮肤还需要解释吗!伊泽对话彩蛋还要说吗?!还有,拳头亲女儿是安妮,亲儿子是伊泽,拉克丝是亲儿媳,,之前什么垃圾言论瞎扯淡说拉克丝是亲女儿,乘早脱粉吧

拉克丝和伊泽是官配啊!!!官配!!真的官方承认,有图有真相石锤啊!图在微博啊!情侣皮肤还需要解释吗!伊泽对话彩蛋还要说吗?!还有,拳头亲女儿是安妮,亲儿子是伊泽,拉克丝是亲儿媳,,之前什么垃圾言论瞎扯淡说拉克丝是亲女儿,乘早脱粉吧

尚可

密尔根森林,临近凛冽刺骨的弗雷尔卓德,寒风透凉,高大魁梧的树枝也经历岁月沧桑蹉跎变得粗糙干枯,偶有悬上黑色乌鸦的嘶哑叫喊—这在某本古老书籍上素来视为不详征兆,颇有番死寂沉暗之景。


一身轻装便行的年轻探险家,腰间牛皮制成的皮革腰带挂着一个稳当的水壶,宽敞的帽子笼罩住他的细密发丝,鲜有的湖蓝色的双瞳熠熠发光,修长的指尖一抹额上的虚汗,那张虽灰尘弥漫,却仍遮掩不了容颜的帅气俊逸。


伊泽瑞尔停顿下脚步,趁歇息片刻喝会儿水的功夫,听觉敏捷的他自是听到了身后那颗粗壮树根后同样停滞的脚步声,以及晨曦露光的照耀下,来不及隐藏的一抹衣摆。


他唇角饶有兴趣的弯起一抹幅度,作为瓦罗兰大陆最年轻的探险家,赫然知...

密尔根森林,临近凛冽刺骨的弗雷尔卓德,寒风透凉,高大魁梧的树枝也经历岁月沧桑蹉跎变得粗糙干枯,偶有悬上黑色乌鸦的嘶哑叫喊—这在某本古老书籍上素来视为不详征兆,颇有番死寂沉暗之景。


一身轻装便行的年轻探险家,腰间牛皮制成的皮革腰带挂着一个稳当的水壶,宽敞的帽子笼罩住他的细密发丝,鲜有的湖蓝色的双瞳熠熠发光,修长的指尖一抹额上的虚汗,那张虽灰尘弥漫,却仍遮掩不了容颜的帅气俊逸。


伊泽瑞尔停顿下脚步,趁歇息片刻喝会儿水的功夫,听觉敏捷的他自是听到了身后那颗粗壮树根后同样停滞的脚步声,以及晨曦露光的照耀下,来不及隐藏的一抹衣摆。


他唇角饶有兴趣的弯起一抹幅度,作为瓦罗兰大陆最年轻的探险家,赫然知晓身后有人,不是明目张胆的跟踪,只是迷失了方向想跟随他的步伐走出这片死寂之森罢了。


拉克丝躲避在树后的身影有些微颤,她今日也是一身轻装出行,本想甩脱暗卫寻找一片净土好好磨练一下尚未掌握的光魔法,但途中那浓郁的光之暗影一下失去控制,戛然间便被送到了这个看上去阴森恐怖的荒芜之地。


鬼知道她在森林里漫无目的的盘绕许久,才终于察觉到有个身影同样匍匐前行,那行进的步伐不是她那般迷茫无神,反而极其有规律,斟酌再三,拉克丝套起了帽子,将自己独特闪耀的金发笼于帽里,单只露出那张清丽出尘的小脸,小心翼翼的跟上那少年的脚步。


未曾想那少年后面来却是不断走走停停,害得她狼狈不堪地到处寻找庇护之身。
平稳了下呼吸,深深吸了一大口空气,不同于喧嚣城市的灯红酒绿,这里是全然自然的清香扑鼻。拉克丝偷偷探出头,想要看看那位少年正在做什么,恍然前方无了任何身影,枯黄的叶片疏疏下落。


拉克丝俏脸上一丝疑惑。她微侧了侧身体,以便更好的览视前方,但...她揉了揉眼睛,前方那块地上,确实空无一人。


难道她跟丢了?


拉克丝不禁有些懊恼,跟丢了人,她还怎么出这个阴气森森的鬼森林!偏偏自己的魔法还使不出来。


“你在找我吗?”


娇嫩的耳垂猛然一颤,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属于少年独有的潺潺之感。


拉克丝回头,果然方前应该正在歇息的少年郎驻在自己身后,距离近得那股淡淡的不知是何香味都能闻到,灼热的气息喷涌在她秀雅的面颊,一下一下。


伊泽瑞尔湖蓝色的双眸却含着少有的震惊。这一细看,面前这灵动的少女虽装扮有些带尘,只露出的那张秀气的小脸是何等倾国倾城的容貌,但更令人震撼的是,她也与他一般,拥有着世上最明亮澄澈的湖蓝畔色的双瞳。


只是她的似一泓清水,潺潺流淌,当属耀眼夺目的光芒,圣洁而不可侵犯。
“你...你!”


面前这陌生少年肆意扫视自己容貌的目光,遥想出身高贵的自己从未遇到过如此无礼的男子直视自己的容颜,面色晶莹如玉,微微羞红,似涂了上好的胭脂般。拉克丝急忙想退后几步拉开距离,然一下脚步失稳即将与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密的拥抱接触时,一个温暖如春的拥抱紧紧的贴着她,少年身上独有的淡淡幽香,使得从小礼仪至全的拉克丝一下失了神。


帽檐掉落,亦露出她的一头熠熠金发。


少年眸底的玩味愈浓,一手揽着软玉娇躯,另一修长的手亦扯掉了他的帽檐。


夺目迷人的金发,飘逸优雅,清河明朗的蓝眸,互相照耀出彼此的身影。


他的爱情,从第一刻见到那似小鹿般慌乱的拉克丝时,已然开始征途。


“贾洛·轻羽。”他灼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少女娇嫩纯洁的耳垂,清润的声音仿佛蛊惑般,一字一句轻轻说道。

 

 


头骨先森养鸽子
又是我,我又来发群宣了(?请磕...

又是我,我又来发群宣了(?
请磕茄面的老师们加入组织(?

又是我,我又来发群宣了(?
请磕茄面的老师们加入组织(?

被子太短盖不住脚

【EL】《雪路六千里》十一章

时隔两年(?)的更新~其实如果没有欧拉大大,我估计就站了拉格朗日跟柯西了,柯西对小拉也是够痴迷的,养成之后扑倒小拉似乎也不错,不过文弱弟子扑倒强硬老师虽然好吃,也比不上在外硬如铁在欧拉大大面前温顺如绵羊的小拉的痴情~~~

第十一章

勒皮纳斯读完这封信转眼看了看达朗贝尔,果不其然,他脸色有点发青。这封信虽然只有短短几个词,但任谁来看都能看到字里行间透漏出的不耐烦。她想,达朗贝尔可是很少碰壁的,即便是《百科全书》的副主编,有时候与主编狄德罗之间的意见不合,每次争吵,也没有见他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这次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嫌弃了,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她有点期待接下来达朗贝尔的回信了。

达朗贝...

时隔两年(?)的更新~其实如果没有欧拉大大,我估计就站了拉格朗日跟柯西了,柯西对小拉也是够痴迷的,养成之后扑倒小拉似乎也不错,不过文弱弟子扑倒强硬老师虽然好吃,也比不上在外硬如铁在欧拉大大面前温顺如绵羊的小拉的痴情~~~

第十一章

勒皮纳斯读完这封信转眼看了看达朗贝尔,果不其然,他脸色有点发青。这封信虽然只有短短几个词,但任谁来看都能看到字里行间透漏出的不耐烦。她想,达朗贝尔可是很少碰壁的,即便是《百科全书》的副主编,有时候与主编狄德罗之间的意见不合,每次争吵,也没有见他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这次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嫌弃了,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她有点期待接下来达朗贝尔的回信了。

达朗贝尔现在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要说不气吧,那不可能,要说怒极吧,也没到那个程度。

不过他算是知道了,这个拉格朗日亚也就对欧拉有点崇敬之心,对他或者其他人怕是都爱搭不理的。话说回来,欧拉也真够人缘好的,自己就不用说了,约翰那么偏心,吉尼拉和丹尼尔竟然还能和他成为挚友,特别是丹尼尔,俩人甚至一起在圣彼得堡工作了那么多年,更惊奇的是,欧拉在圣彼得堡那个鼻头都要冻掉的地方,找到了女人!那个女人竟然还跟着他去了柏林!在达朗贝尔看来,欧拉长那个样子这辈子是找不到女人了,最多找个“夜不闭户”的情人也就过了这一生了,谁知道竟然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这让达朗贝尔对欧拉深感佩服。

 再来说说这个拉格朗日亚, 要说年轻人对名人的崇拜可以理解。但据他所知,拉格朗日亚给欧拉的第一封信可不是多么的恭敬,那么欧拉是给他回了什么,使他变得让欧拉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寄给他,还助他成名呢。不用说,肯定是欧拉拿手的那一套温和鼓励的语言,他甚至能想到欧拉写那封信的神态,一副关爱后辈的样子。

哼,若是拉格朗日亚是写信给他,他才不会这么好脾性,肯定要说的他无脸再拿笔写数学题,更不会让他现在出头,最后给他回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信!归根到底,都是欧拉的原因,才会导致他现在受这种气!

达朗贝尔前后这么一想,感觉很有道理,接着在睡觉之前,他就开始写信抱怨欧拉。可怜的欧拉,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自己的好朋友劈头盖脸地埋怨了一通。

月上中宵,朦胧的月光为喧闹的巴黎披上一层旖旎的薄纱,置身其中的人如流沙一般流入各个沙龙剧院,勒皮纳斯的沙龙今晚依旧热闹非常,但是很少缺席的达朗贝尔却不知所终。勒皮纳斯对过来询问的人笑道,“这个,你们得问他本人,不过,做为他的情人,我想他应该在思考某个古老问题。”

 其他人一脸茫然,“古老问题?”

 “关于达芙妮为什么不爱阿波罗。”

有人笑了,“这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不就是丘比特搞的鬼么。”

立刻就有人反驳,“如果不是因为阿波罗对丘比特的轻视,丘比特怎么会那样做。”

最后勒皮纳斯说,“达朗贝尔是纯正的阿波罗派。”

我们纯正的阿波罗派的达朗贝尔现在在做什么呢,当然是在给可恶的丘比特欧拉写信了,看他奋笔疾书的样子,我们瞧瞧他都给纯正的丘比特派的欧拉写了什么。

 开头略过,我们直接切入正题。

“新登王位的国王陛下有跟你说过他很忙碌吗?哦,这样说你或许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是说,那位本世纪最伟大的青年,你说的那位数学需要的人,拉格朗日亚先生在给你写信的时候是否提起过他很劳累呢,毕竟他那个年纪,能达到如此高度,每天一定废寝忘食吧。

 你不必回答我,我知道你会说什么,你肯定会说,研究数学肯定都是劳碌命,你的眼睛就是很好的证明条件,请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戳别人痛处的习惯,当然,你要那么想我也无法辩驳。

我亲爱的朋友,我敢肯定你一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我会写这样一封信,而且还会感觉我浪费了你的时间,哦,得了,难道非得有问题讨论我才能给你写信吗?如果你给出的是肯定的回答的话,那我有必要好好想一下我们的友情了。

 好了,就让我这个喜欢叨扰忙碌的国王的下层百姓,来给我亲爱的数学教授解答一下我为什么会给你写这封信吧。

 很简单,相信你也看出来我生气的源头是谁了,你没看出来我就跟你说一下!

 那个约瑟普•洛德维科•拉格朗日亚,我给他写过两封信,显然,那是在你一再的在我们交流高贵的数学问题里提到这个名字的原因!你知道的,国王很忙碌,第一封信当然是石沉大海,嗯,就是说我没有得到回信。怀着对国王的崇敬之情,我又写了第二封信,那时候因为好心的你,善良的你,慈善的你,国王的丰功伟绩已经人尽皆知了,忐忑之下,我还是把第二封信寄了出去,并且心中极尽表达了我的歉意,对于鲁莽的第一封信的歉意。

在一天天的等待中,也不能说是等待吧,因为相比较第一封信的时候,国王更加忙碌了,所以我真的没有期待国王的回信。但是当国王的信送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兴奋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快速的拜读了国王的信,你可能不相信,读完那封信我用了不到两秒钟。我不能独享这份喜悦,你知道,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我把这封信分享给了最爱的勒皮纳斯,用她迷人心魂的声音,那封信再一次在我心中贴下烙印,我甚至能背读下来,不信,我写给你看。

‘谢谢您的来信。’

落款也写的很潇洒,‘像国王一样忙碌的拉格朗日亚’。

 你不要怀疑,就这两句话,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要称这位先生为国王了吧。你坚强的朋友并没有受到打击,我喜欢事情都往好的一方面想,所以我冷静下来好好思索了一下,是什么导致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竟然敢跟前辈这样说话,我今天就是要‘倚老卖老’了。

我思前想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在他给你写第一封信的时候就鼓励他,而没有像正常人一样嘲笑他的无知,给了他勇气;因为你后来帮他出版论文,让他现在在数学界如日中天,最后导致他目中无人。这可不是好现象,一个好好的青年因为你品质出现了问题,你应该反思,我也是教学的,对教育这方面还是懂一点,这个你听我的,你好好想一下,是不是因为你,他才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一口气,洋洋洒洒写下来,四张大纸。写完达朗贝尔才感觉自己胸闷好了点,但也不是完全疏散了,要想完全好了,还得那位国王亲自疏通才行。

再说被达朗贝尔添油加醋埋怨了一番的约瑟普,那天从卡莫拉西内家回来之后,想比较其他学生,跟斯库莱扎的关系亲近很多。每次回家都跟斯库莱扎一起,有时候斯库莱扎也会到他家里吃饭,自然,他不会做饭,都是斯库莱扎做,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比他做的好多了。

斯库莱扎很乐意为新来的数学老师做饭,他还专门跟母亲学了做紫苏蛋糕,经过这几天实验,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今天他跟老师说父母出去参加宴会了,他不想吃仆人做的饭。结果当然是又跟着老师回了家。

不过今天老师的表情不像往常那么高兴,透着一股子阴郁,像是有什么心事。不仅是今天,这几天都是这样。他抱着和面的盆,走到坐在书桌前的老师身后,看他拿着一本关于几何的书籍在读,很投入,连他到了身后都不知道,忍不住问道,“老师有什么烦恼吗?说出来,或许学生有办法解决呢。”

约瑟普叹了一口气,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这段时间天气一直很好啊。”

斯库莱扎不懂什么意思,看了看窗外的红霞,“是一直不错。”

 “那从柏林到这里的信早该寄到了吧。”

一瞬间,斯库莱扎知道他什么意思了,也知道他为什么闷闷不乐了。

 “老师有柏林的朋友与您通信吗?”

约瑟普放下手中的书,缓缓说道,“有一个......”说着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杜松子酒,倒了一杯,喝一口,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也不知道他当不当我是朋友了,他的信一直没来。”

看着老师一杯杯往肚子里灌酒,斯库莱扎不禁出言劝道,“老师,一会儿还有紫苏蛋糕呢,您这样喝下去就吃不成蛋糕了。”约瑟普摊在沙发上,嘟囔,”你自己吃吧,我睡一会儿,如果邮局的人来了叫我。“说完倒身闭上眼。

 停下手中搅动面汁的手,斯库莱扎深深地看了一眼躺倒的约瑟普,想到那封约瑟普很期待的信,还在他手里。当初他只不过是想看一下,过几天就还回去,但是那天过后他与老师相处的很愉快,还信的事早被他抛在脑后了。今天见老师这么惦记,他才又想起来。老师是惦记信呢,还是惦记写信的人呢?斯库莱扎突然心里闷闷的,紫苏蛋糕也不想做了,反正做了也没人吃。

直到夜幕降临,门铃没响,约瑟普也没醒。斯库莱扎坐在窗下,望着窗外,手里拿着之前约瑟普喝酒的杯子,回想起与老师的第一次见面。他的姓不是贵族的姓氏,这点,每个新来的老师点到他的名字都会有所停顿,让他感觉老师与其他老师不同也不是因为这个。年轻,这是他对约瑟普的第一印象。再就是老师那故作镇定的神态,一看就是新老师,让人不禁怀疑他是怎么进来的,当然,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这位新老师是现在数学界炙手可热的新星。让斯库莱卡感到惊奇的是新老师动不动就脸红,这在那些老学究脸上可一次都没看到过。或许是对他有所愧疚,那节课老师接二连三的让他解答问题,每次答完都会收到老师毫不吝啬的赞赏,这让本来对数学不感兴趣的斯库莱扎突然喜欢上了数学。

想到这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斯库莱扎去开门,邮局的人不会现在来送信吧。开门一看,是自家的车夫,看看天色,是该回去了。让车夫在外面等着,斯库莱扎回身进屋拿衣服,走到门口想起还睡在沙发上的约瑟普,又进卧室抱了被子给他盖上才放心走了。

斯库莱卡回到家,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欧拉,一会儿是约瑟普,还有那封被他藏起来的信,折磨的他不能入睡,转身之间看到墙上他与母亲的照片,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词,巴黎。

 第二天一早,卡莫拉西内家的餐桌上。斯库莱卡说出昨晚做的决定。

“怎么突然又想去巴黎了。”卡莫拉西内夫人对儿子的突然转性很好奇,她的丈夫也停下进餐等儿子的答案。

斯库莱卡无奈笑道,“你们之前不是一直想我过去么。”

“你是为了让我们高兴去的吗?”卡莫拉西内夫人童心说道,“我最爱的孩子,你不用顾忌我们,如果你不幸福,我和你父亲也不会高兴的。”

“其实去巴黎我很早以前就在想了,小时候不想离开你们,害怕一个人。以前感觉都灵很大,怎么走都走不完,现在长大了点,就感觉都灵的空间是这么的逼仄,整个人都饱受挤压,不仅是心理上的,学业上的也是,都灵这个小地方,有点成就的人都走了,往柏林,往巴黎,在这里我不会有什么发展的。而巴黎,是世界学术中心,在那里,我一定会接受更好更前卫的思想。”歇了一口气,斯库莱卡接着说,“所以,我想去巴黎,我不想一辈子在你们的保护下默默无闻,连与自己喜欢的人比肩的资格都没有。”

都灵,斯库莱扎因为一个人要离开的城市,几十年后,一名享誉世界的数学家因为同样一个人,宁愿永居于此。

季培风

#屠屏戏凑文发,填充主页让我看起来是个勤快人。

#Leonardo视角

#丢失的日子如融化在人群里的好姑娘,我看她沿途美丽下去,嫁给别人。——《月亮与六便士》


  威尼斯的下午。


  光穿过玻璃投射过来,半明半暗的木墙上光和影界限模糊地各据一方。不大的工作室被对楼遮挡了大半,只有这面墙还能看到些太阳光。尘埃从其中显现出来,伸手过去带起的细微气流就能把它们吹散。


  自己没有午睡的习惯。意志也抵抗不住午后困倦的时候,就会把农夫那买来的动物尸骨拿来观察。只要投入一件事,就没办法不全神贯注。也因为这个习惯,...

#屠屏戏凑文发,填充主页让我看起来是个勤快人。

#Leonardo视角

#丢失的日子如融化在人群里的好姑娘,我看她沿途美丽下去,嫁给别人。——《月亮与六便士》



  威尼斯的下午。



  光穿过玻璃投射过来,半明半暗的木墙上光和影界限模糊地各据一方。不大的工作室被对楼遮挡了大半,只有这面墙还能看到些太阳光。尘埃从其中显现出来,伸手过去带起的细微气流就能把它们吹散。



  自己没有午睡的习惯。意志也抵抗不住午后困倦的时候,就会把农夫那买来的动物尸骨拿来观察。只要投入一件事,就没办法不全神贯注。也因为这个习惯,常常在解开密文之后发现ezio已经不知道跑去哪儿了,留下我一腔喜悦找不到人发泄,兀自拿着卷轴对着满桌草稿发愣。



  好吧。比起跟人分享,单是学习知识就足够让我欣喜了。



  一开始自己就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事。可能奥迪托雷家族血统里有天赋的使命,即使我的朋友是个完全不像冷酷杀手的公子,他仍然不可避免地踏上了我无法涉足的路途。只有透过这些密文,能够触摸到他未尽的事业。甚至于自己在被迫制作武器的那段时间里,要同他见上一面都必须小心翼翼,对话里大半都是密文。密文。全是密文。



  我一心投入自然,妄想挑战上帝。但我除了坐在这个狭小的工作室里埋头计算和作图,什么也没能做成。有了助手之后变本加厉,只有ezio还能让我不算太过与世隔绝。



  最终我还是抵抗过了上帝给人类安排的住所,把飞行器制作成功了。可它没把我送上天空,却把我的好友携去了我无法触及之处。



    我衷心地为他能够为理想而奔波于世感到快乐。如果有那么一点可能的话,我是否更希望他能一直留在佛罗伦萨,时不时把玫瑰的香味带来我的工作室,给它添上人间的香气?



  助手过重的呼吸打断了我的思考。显然他的鼻腔有一些小问题。Ezio的睡眠安静地像只小猫,如果我在做别的事,根本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并且他的鼻梁更加立体,睫毛会随着呼吸和心跳微弱地颤动。棕色的头发里混杂着几根纯金的发丝,单凭这个就能让整个人在阳光底下散发着光亮,让他的姑娘们一眼就能从人群里认出他来。



  后来他脱下了那套英气的少年装束,换上了更加成熟厚重的刺客长装,唇上的一笔细长疤痕把过去的轻浮磨得一干二净。我告诉他,我想试试看伤疤的触感,以便作画时能够参考。他开着玩笑,低头凑过来展示他作为勇士的殊荣。我触摸他的嘴角,然后移到疤痕的末端往下滑动,用指腹的触觉去感受他深浅变化的凹槽。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知到他的呼吸,安静但是平稳。所有的迹象都涌到我跟前,告诉我Ezio已经从大男孩变成一个能够冷静处事的男士了。



                   Ezio,my friend.



  我的创作能堆满我工作室所有的书架,我的画作和机械让所有有识之士大加赞赏。我穷尽精力去计算上帝的尺度,最后我丢失了作为一个平凡人的认真的生活。



  我献上真诚的祝愿,希望你能够在最后完成所有责任。然后过个常人的美满日子,在打理好苗圃的间隙里,携一支路边的野花到工作室看望我。我会把它放进旧笔筒里,就在有太阳的那一面窗户边。

猪脚Dobbyelf

整理所有完结的中短篇(持续更新)

因为病毒,这是我过得最无聊的一个大年初一,待在家里非常闲,于是作个汇总。(原来作过一个汇总但是更新的时候被老福特屏了)

绝大多数是魔戒的同人,但也会写点别的CP比如狼鹿藕饼这样确实是很好吃的,连我也没办法拒绝。

本人产出过ET,AL,瑟莱莱瑟,EL。除此之外还有瑟基,另外ET和AL是我中学时期的主阵地,现在已经没写过ET了(遗产在贴吧的旧账号里),但是AL我还在写。

我习惯同时多对CP给产粮,这不代表我花心,每一对我都爱得掏心掏肺,我就是魔戒同人圈里的中央空调。所有魔戒里的CP我基本都磕,所以理论上任何CP我都有可能给它产粮。

PS:我现在通常写中短篇的文(短篇泛指三千字到一万字的文,...

因为病毒,这是我过得最无聊的一个大年初一,待在家里非常闲,于是作个汇总。(原来作过一个汇总但是更新的时候被老福特屏了)

绝大多数是魔戒的同人,但也会写点别的CP比如狼鹿藕饼这样确实是很好吃的,连我也没办法拒绝。

本人产出过ET,AL,瑟莱莱瑟,EL。除此之外还有瑟基,另外ET和AL是我中学时期的主阵地,现在已经没写过ET了(遗产在贴吧的旧账号里),但是AL我还在写。

我习惯同时多对CP给产粮,这不代表我花心,每一对我都爱得掏心掏肺,我就是魔戒同人圈里的中央空调。所有魔戒里的CP我基本都磕,所以理论上任何CP我都有可能给它产粮。

PS:我现在通常写中短篇的文(短篇泛指三千字到一万字的文,中篇就是那种两三万的),以及它们绝大多数是限制级的(ง ˙o˙)ว  另外还有相当数量的零碎短文这里就不整理了。


以下完结文章按照CP和时间归类排序:


【瑟莱】

 《时光旅行者的爱人》 (2017)

鬼父《我的小公主》 (2018)

鬼父《baby you don't have to rush》 (2018)

《沙漠里的爱情》 (2019)

《香水》 (2019)

《父亲》 (2019)


【莱瑟】

《Harlot》 (2018)

《Virgin》 (2018)

《still here》 (2019)

《水蛭》 (2019)

《钢琴教师》 (2020)

《罗曼史》 (2020)


【AL】

《I do》 (2020)


【EL】

《下半夜情人》 (2019)


【瑟基】

《黑发缪斯》 (2018)


【藕饼】

《诺言》 (2019)


【狼鹿】

《in a heartbeat》 (2019)


——未完待续——


本人比较低产,写一篇文周期很长,有的甚至要酝酿半年,反正感觉不到我就一直等,感觉来了我就三两天连轴转一口闷写完,其实真正写文的时候我速度是很快的,万字左右的文可以一天写完🌚


新年了我也想听听读者评价嘛(星星眼( ˘•ω•˘ ))

好奇你们最喜欢的是哪篇文章

潼关
退坑出本 霍比特同人本 走咸鱼...

退坑出本 霍比特同人本 走咸鱼😂
派对王两本 60r
密林日常 40r
A little fairy tale 影法师60r
全部淘宝正版购入,可以发截图
一起买包邮赠送中土世界欢乐多和中土牛郎店 ​​​
占tag 抱歉😂😂😂

退坑出本 霍比特同人本 走咸鱼😂
派对王两本 60r
密林日常 40r
A little fairy tale 影法师60r
全部淘宝正版购入,可以发截图
一起买包邮赠送中土世界欢乐多和中土牛郎店 ​​​
占tag 抱歉😂😂😂

哦我的Катя⭕️

平安果和圣诞礼物(bu(对不起我把伊甸苹果画得好像阿育球草

平安果和圣诞礼物(bu(对不起我把伊甸苹果画得好像阿育球草

哦我的Катя⭕️
amico mio - “ 还...

amico mio -



“ 还是我来唱给你听吧 ”

amico mio -




“ 还是我来唱给你听吧 ”

水宝

出欧美本

锤基


匿名爱人 50


奥丁森夫夫 70


捕噬 50


kingdom 60


盾铁


小料本 15


密林相关


中土世界欢乐多 40


瑟莱  背德之戒  20


影法师EL 70


密林父子本  危险的密林  100

锤基



匿名爱人 50


奥丁森夫夫 70

 

捕噬 50


kingdom 60



盾铁


小料本 15



密林相关



中土世界欢乐多 40


瑟莱  背德之戒  20


影法师EL 70


密林父子本  危险的密林  100

苏生

【刺客信条】

朋友圈里有个男生,讲了这么一件事。


他自己一个人去罗马,马背上昏睡过去了,等被马甩下来,懵了,找不着路。


他平时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出门只顾着选衣服做发型了,攻略自然是没做的。落脚点倒是定了,就在台伯岛附近,但他不知道要怎么过去。


地图找不到了,问路也不是很想问,因为路边多是油腻大叔,要是有漂亮的小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加上他以前在老家佛罗伦萨就不怎么喜欢走大路,总是在屋顶爬高上低的,所以看到罗马的阡陌交通更是无从下脚。


这个时候他的男朋友,猜到他会不知所措,派了只鸽子让他别慌,先让他去街边找最近的座椅,看到椅面上用粉笔画着的构图精准比例协调令人啧啧称奇的手型后,顺着食...

朋友圈里有个男生,讲了这么一件事。


他自己一个人去罗马,马背上昏睡过去了,等被马甩下来,懵了,找不着路。


他平时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出门只顾着选衣服做发型了,攻略自然是没做的。落脚点倒是定了,就在台伯岛附近,但他不知道要怎么过去。


地图找不到了,问路也不是很想问,因为路边多是油腻大叔,要是有漂亮的小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加上他以前在老家佛罗伦萨就不怎么喜欢走大路,总是在屋顶爬高上低的,所以看到罗马的阡陌交通更是无从下脚。


这个时候他的男朋友,猜到他会不知所措,派了只鸽子让他别慌,先让他去街边找最近的座椅,看到椅面上用粉笔画着的构图精准比例协调令人啧啧称奇的手型后,顺着食指的指向前行。遇到正常的座椅被正常的路人用来正常休息的时候,他便会冲上去把人赶走,并且不正常地盯着被赶走者的屁股。


就这么一张椅子一张屁股地把他安全“护送”到酒店。


虽然不明白他男朋友为什么宁愿费劲巴拉地在椅子上画手也不愿意直接现身带他去台伯岛,但我仍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可能这就是艺术家撩汉的方式吧,顺便还能磨炼画技。


前些年我自己独身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也是下了马后云里雾里,背着大包小包到处问路,好不容易赶到落脚点,结果发现里面住着圣殿骑士——我说我要来耶路撒冷休养生息,朋友却自作主张给我列了人头名单。这附近也没有别的地方能住了,我只好干掉了在场所有的圣殿骑士。


场面很惨的。我,一个缺了手指的阿萨辛,在耶路撒冷的街头,钻进一个又一个臭烘烘的干草堆里干着掩人耳目的勾当。


其实我很应付不来的,差点想跳进河里的。


那个时候,我很希望有一个成熟的爱人,一个让我安心的人,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我可以傻里傻气地问他“我该怎么办哦”。


他让你不用动脑筋,他说他来解决,办法有的,都有的,你不急。


他会笑我蠢、笨,遇事只知道跳河自溶,他会训我,会说 “你出现在这里就让我心神不宁”。可是我知道,他还是会张开仅存的右手臂,把困难棘手,都挡在我外面。


人这一生摇摇晃晃,而一个成熟的爱人,在你遭遇任何境地时,都是你最好的依赖。


想多了,毕竟我的男朋友不是那样的人啊。


他只会对我说“naive”。


罐头黑贝雷

赠他玫瑰

@桥小草 点梗

艾吉奥/达芬奇

角色死亡警告

ooc请原谅

对不起鸽太久了真的对不起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DwgQYKD8rhGdcC6Y/

@桥小草 点梗

艾吉奥/达芬奇

角色死亡警告

ooc请原谅

对不起鸽太久了真的对不起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DwgQYKD8rhGdcC6Y/


KK

之前重玩了第二部,有一段是达芬奇要抱抱结果我按错键了没抱到,想起来好可惜哦😢

之前重玩了第二部,有一段是达芬奇要抱抱结果我按错键了没抱到,想起来好可惜哦😢

猪脚Dobbyelf

【EL】下半夜情人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89365

其实我七夕情人节是写了东西的……

但是谁踏马情人节会写这种东西……

我不骗你们其实我什么都可能写……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89365

其实我七夕情人节是写了东西的……

但是谁踏马情人节会写这种东西……

我不骗你们其实我什么都可能写……

 

之铮.

【lol】誓要写遍所有文梗!

看到的梗都想写所以开了合集


主el吧 没办法我太喜欢这俩了!


有的梗el不合适的会写别的cp


有的梗el写过了你想看我也会写的!!!


评论告诉我你想看哪对儿什么梗!


告诉我我就写的!!


我会努力的!


(顺便疯狂求梗


最后我永远喜欢伊泽瑞尔


———————————————

(时刻都在更新的病症文梗⬇️


【花吐症/赤花症】


【飞鸟症】


【苏萨克氏候群症】


【情蛊】


【忘爱症】


【改变瞳色,十天之内逐渐失明除非在一起】




看到的梗都想写所以开了合集


主el吧 没办法我太喜欢这俩了!


有的梗el不合适的会写别的cp


有的梗el写过了你想看我也会写的!!!


评论告诉我你想看哪对儿什么梗!


告诉我我就写的!!


我会努力的!


(顺便疯狂求梗


最后我永远喜欢伊泽瑞尔


———————————————

(时刻都在更新的病症文梗⬇️


【花吐症/赤花症】


【飞鸟症】


【苏萨克氏候群症】


【情蛊】


【忘爱症】


【改变瞳色,十天之内逐渐失明除非在一起】





哦我的Катя⭕️
可恶的草稿流我又来了(…) 动...

可恶的草稿流我又来了(…)

动作有参考

可恶的草稿流我又来了(…)

动作有参考

yumenalaba
占tag致歉,出买本捆的一些漫...

占tag致歉,出买本捆的一些漫本

魔戒
Star 影法师 EL every way to you  55r
Star 影法师全员 forest in the fall   75r(已出)

Unlight
牛鱼 灰烬之荒(已出)
牛鱼  余留之温   85r

都按收价出(有图),有意可以私聊(不包邮)。

占tag致歉,出买本捆的一些漫本

魔戒
Star 影法师 EL every way to you  55r
Star 影法师全员 forest in the fall   75r(已出)

Unlight
牛鱼 灰烬之荒(已出)
牛鱼  余留之温   85r

都按收价出(有图),有意可以私聊(不包邮)。

不知道你抖抖抖会抖出兔子吗

【LETTERS】

生日快乐,艾吉奥

(微量EL和EAE,想自己排版但效果不佳,但总之就这样吧)

【LETTERS】

生日快乐,艾吉奥

(微量EL和EAE,想自己排版但效果不佳,但总之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