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p

25604浏览    1239参与
权逊Authority

随便糊点什么

之前写的 不知道是什么 大概是瞎糊产物


“亲爱的警察先生,加班到凌晨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背后的窗台传来不和谐的嗓音,“尤其是在这圣诞夜。”——不用看都知道是哪个混蛋在捣乱,William选择忽视他,没有什么比眼前电脑上的数据更重要了。

一边敲打键盘一边回应,“别告诉我你又是从楼下跳上来的,Ennard。我不相信楼下那些散弹枪口不会对准你然后把你打成马蜂窝。”尽管是敷衍的答非所问,William心里明白今夜的重要性但迫于上级的压力不得不处理好手头的工作项目。——如果身后那位正眯眼笑着看他的白毛畜生不来打扰自己,那么效率肯定会更高——William至今没搞清楚一个小偷在...

之前写的 不知道是什么 大概是瞎糊产物


“亲爱的警察先生,加班到凌晨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背后的窗台传来不和谐的嗓音,“尤其是在这圣诞夜。”——不用看都知道是哪个混蛋在捣乱,William选择忽视他,没有什么比眼前电脑上的数据更重要了。

一边敲打键盘一边回应,“别告诉我你又是从楼下跳上来的,Ennard。我不相信楼下那些散弹枪口不会对准你然后把你打成马蜂窝。”尽管是敷衍的答非所问,William心里明白今夜的重要性但迫于上级的压力不得不处理好手头的工作项目。——如果身后那位正眯眼笑着看他的白毛畜生不来打扰自己,那么效率肯定会更高——William至今没搞清楚一个小偷在夜晚偷偷来找身为警官的自己有什么好处。“你猜错了,Mr.Afton。是从楼上来的,那儿没有监控。”那人跳下窗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和夜色。

“不打算出去走走?今天可是圣诞夜哎。”一点也不见外地坐在William对面的转椅上,他摆弄着桌上的钢笔。“我有耐心等你忙完,Afton。”

William仍旧没有什么表示,“我没有耐心等你被我打成筛子,Ennard。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赶紧离开这里。”

受够了警官冷淡的态度,妄为的盗窃者索性走近William然后扯住他深色的领带,轻吻上那残留着浅浅咖啡味的双唇,随后草草结束。

“别开玩笑了,Afton,你不会舍得的。”

顺手待下William的警帽,几根叛逆的发丝立即翘起。“我再问一遍,今夜有什么打算?”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细细品尝那唇齿间美味的爱人的味道。“你想让我做什么。”William仍旧是那副语气,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是脸上多了些许红晕。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去喝喝咖啡。”Ennard看向William杯在已经冷掉的液体,“你应该注意你的身体,警官先生。这样下去是永远抓不到一个小偷的。”他指的是自己。毕竟他从来没有真正让William逮到。走向William座椅的后方,隔着椅子从后面抱住有些瘦削的他。

William没有挣扎,自然也没有停下手中录入数据的动作,任凭身后某种像极了大型犬类的生物抱住自己。

——直到胸腹部传来异样的感受才低下头去。乌黑的手枪枪管抵在他的前胸,似乎下一秒扳机就要扣动自己的胸膛就会被洞穿。

“——!?”

未来得及反抗,他听见了顶针撞空的声音。毕竟又有谁会像杀死自己的爱人呢。

“这是什么?”William中自己的衣领间发现了类似橡皮的紫色物体。

“橡皮糖,葡萄味的。”吧手枪插回腰间,Ennard笑嘻嘻迎对William扬起头来的质问,“我记得你最喜欢葡萄。”

“你怎么知道这个?”

“你的笔记本里写的一清二楚啊。”

“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不是好习惯。”

“这是作为一个盗窃者基本的职业道德…”

“行了行了,”William打断他的玩笑话,“如你所愿,工作结束后要去干什么——”

“今晚可是圣诞夜。”未了不忘了补上这一句。

Ennard揉着他柔软的发丝,“喝咖啡。”他说。

“说真的,你大半夜来找我就为了和我一起喝咖啡?”William有些慵懒地趴在办公桌上,等待电脑的关机。

“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你一起。”Ennard从身后抱紧William,“就像你偷偷进入别人家的时候不会在意房主是谁而是在意抽屉里有多少钱。”

“……谢谢。”突兀地道谢,William看上去疲惫地闭上眼。这位盗窃者的手段真是高明,不仅在于他能几次把警方耍得团团转,更因为他将一位警官的爱意收入囊中,并且像对待保险柜里的财宝一样好好珍惜。

“圣诞快乐,Ennard。有人和你说过你头上的装饰物很像个圣诞帽吗。”

“啊,这么说倒也没错。”Ennard扶正那装饰帽,“再不起来的话咖啡店都要关门了噢。”

在William起身时紧紧拉住他的手,Ennard像吃到羊羔的狼般笑得灿烂。“嘿,你知道吗,William。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当然知道。偷到一个警官的心很不容易吧,盗窃者先生?”

“Afton,你需要知道这一点,在被盗者不情愿的情况下才叫偷。”把手放在William胸前Ennard能感受到William的砰砰心跳。

“而在双方情愿的情况下,这叫放纵。”

——圣诞快乐。

白昼夢退散
谢了发小号根本没人看(?大号也...

谢了发小号根本没人看(?大号也没有人)
但主要是 这是我的OC 谢者 不需要懂 唉。。(那 为什么要发)
谢了 反正是oc 那么我要打一万个tag(请问)

谢了发小号根本没人看(?大号也没有人)
但主要是 这是我的OC 谢者 不需要懂 唉。。(那 为什么要发)
谢了 反正是oc 那么我要打一万个tag(请问)

立夏夏夏子
和黑哥@黑RCERICO 的合...

和黑哥@黑RCERICO 的合绘

上色拯救线稿实例

和黑哥@黑RCERICO 的合绘

上色拯救线稿实例

貞式格調

JFC Official Website - ARASHI

https://www.fc-member.johnnys-net.jp/gallery/movie_play/id/1146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reborn-vol-1

FC宣傳!Reborn Vol.1!看到2根黑黑的以為是黑皮甘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來分享一下內容XD

繼2019年6月24日FC影片裡挑戰1分鐘20個罐子疊疊樂(當時宣傳ARASHI 5x20 All the BEST!! 1999-2019)失敗後,睽違8個月(2020年2月24...

JFC Official Website - ARASHI

https://www.fc-member.johnnys-net.jp/gallery/movie_play/id/1146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reborn-vol-1

FC宣傳!Reborn Vol.1!看到2根黑黑的以為是黑皮甘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來分享一下內容XD

繼2019年6月24日FC影片裡挑戰1分鐘20個罐子疊疊樂(當時宣傳ARASHI 5x20 All the BEST!! 1999-2019)失敗後,睽違8個月(2020年2月24日宣傳Reborn Vol.1)5人再度挑戰!

聰明的5人把罐子分成10個10個,2+3分組~

人稱miracle boy的相葉ちゃん加上翔ちゃん的神之手(我說按著頂端的罐子然後放手也不會倒真是太強了)在最後成功疊起來(你們2人讓我們好緊張wwwwww)

成功後翔ちゃん直接傻笑(可愛)然後這個人又回到3歲了(把罐子吹倒wwwww)リーダー也不遑多讓的用頭撞倒罐子(這樣頭會疼呀智寶寶)嵐さん啊,這5個30代的寶寶!

完璧! Rebornしたね!

貞式格調

Reborn Vol.1    2020.02.28 Release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reborn-vol-1

http://smarturl.it/ARASHIRebornVol.1

Reborn系列開始啦~~Vol.1 EP!2首Reborn新曲跟A-RA-SHI : Reborn一樣也是加入大量的英文歌詞~

請注意P3跟P4有2個小可愛出沒(提示:末子)

「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One Love : Reborn」的曲風真的蠻オシャレ(但還是會聯想到...

Reborn Vol.1    2020.02.28 Release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reborn-vol-1

http://smarturl.it/ARASHIRebornVol.1

Reborn系列開始啦~~Vol.1 EP!2首Reborn新曲跟A-RA-SHI : Reborn一樣也是加入大量的英文歌詞~

請注意P3跟P4有2個小可愛出沒(提示:末子)

「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One Love : Reborn」的曲風真的蠻オシャレ(但還是會聯想到原版,畢竟已經烙印在腦海裡了XD)

「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這段rap詞應該就是出自翔ちゃん之手吧~(好帥!)

" Yeah yeah A to da r.a.s.h.i is in da building

Since '99 From T.O.K.Y.O.

With you

A day in my life with you

Yeah yeah

This is how we do

Check-check it out... "

而「One Love : Reborn」就一直聽到 I’ll be yours Promise Yes I do Yes I do… Yes I do… Yes I do… Yes I do…(心裡也OS:Yes I do)喂wwww

YouTube也公開歌詞版PV(純粹是字的那種)

大家就請多多支持啦!

---------------------------------------------------------------------------------------

J Storm 專輯摘要:

嵐、デジタルEP「Reborn Vol.1」のリリースが決定いたしました!

昨年12月に“Rebornシリーズ”の第一弾としてリリースされた「A-RA-SHI : Reborn」を含め、新たにリプロダクションした「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One Love : Reborn」の新曲2曲を追加した合計3曲をまとめて、デジタルEP「Reborn Vol.1」としてリリース致します。

2月28日(金) AM0:00より順次、各配信サービスにてダウンロード・ストリーミング配信をスタート!

また同日 2月28日(金) AM0:00より「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One Love : Reborn」のLyric Videoも嵐YouTube公式チャンネルで公開いたします!

---------------------------------------------------------------------------------------

Johnny net 詳細內容:

【STREAM・DOWNLOAD】

●3曲

1.A-RA-SHI : Reborn

Written by J&T, Koji Makaino, Andreas Carlsson, Erik Lidbom, Sho Sakurai, Geek Boy Al Swettenham

2.a Day in Our Life : Reborn

Written by SHUN, SHUYA, Andreas Carlsson, Geek Boy Al Swettenham, Sho Sakurai

3.One Love : Reborn

Written by youth case, Yusuke Kato, Andreas Carlsson, Erik Lidbom

-叽叽咕咕-

【fnaf】记个脑洞Ennard ×William Afton

🌟含Michael×William

姐妹地点的保安是Michael被Ennard挖勺,Ennard穿上他的皮逃出了sl。Michael没有死他的灵魂和Ennard在一个躯壳里。Ennard一心想着要找到William,毕竟这也是他的“father”。

其实就是想要对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毕竟紫薯要为他做过的事付出代价(?)但是Michael的灵魂也在Ennard身体里,他不希望E找到紫薯,因为他知道E想对自己老爸干啥。但他无能为力,M的一部分灵魂在E的身体里,感觉是相通的。就是说E爽M也爽。【身体主导权在Ennard手中】

后来Ennaed成功抓到了William,并囚...

🌟含Michael×William

姐妹地点的保安是Michael被Ennard挖勺,Ennard穿上他的皮逃出了sl。Michael没有死他的灵魂和Ennard在一个躯壳里。Ennard一心想着要找到William,毕竟这也是他的“father”。

其实就是想要对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毕竟紫薯要为他做过的事付出代价(?)但是Michael的灵魂也在Ennard身体里,他不希望E找到紫薯,因为他知道E想对自己老爸干啥。但他无能为力,M的一部分灵魂在E的身体里,感觉是相通的。就是说E爽M也爽。【身体主导权在Ennard手中】

后来Ennaed成功抓到了William,并囚禁了他(不要问我是怎么抓到的)。【William是人身,没有死在弹簧里。】E把他关在了一个类似于挖勺室的地方,就是可以从外面监视他。而且抓到他对他做了不可描述之事,还是下药的那种。此时M的灵魂还在E的身体里,他强烈反抗但没用。【Michael对一直父亲没有非分之想,只是对他憧憬,没想过那啥。但对他也不是单纯的父子之情,可以说还在懵懂期了。】

M不想做这样的事(不想也没用),毕竟这是他爸。可他没有想到他爸被下了药以后竟然这么诱,而且做起来尽然这么爽。Michael的理智和欲望一直在做斗争,良知告诉他这是他爸不应该做这样的事。可他又难以压抑他的欲望,一直以来的渴望。

后来可能大概是Michael臣服于欲望(?)这期间Ennard还是该爽的爽。

有时间可能会写吧。。吧。。。


权逊Authority



终于会发超链接了(??)

是好久之前的黑历史,各位当个笑话就好(误)




终于会发超链接了(??)

是好久之前的黑历史,各位当个笑话就好(误)


衣刀日青

【FNAF】“父亲大人”

*EP向?我并不很确定,ooc预订,短篇

*英文是从百度翻译搞来的,别太在意


凝望着已揉皱发黄的图纸,是Ennard的

凌乱而有序,破损合成的灵魂,它注定是最特别的存在


"Complete control is the key to peace of mind."

完全的掌控是安心的关键


William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他知道这是对自己有益的

——加深对于“灵魂”的理解

【以及,黑眼圈也越来越深(出戏)】

……

时间过得飞快

尽管Ennard会遵从程序的指令,...

*EP向?我并不很确定,ooc预订,短篇

*英文是从百度翻译搞来的,别太在意


凝望着已揉皱发黄的图纸,是Ennard的

凌乱而有序,破损合成的灵魂,它注定是最特别的存在


"Complete control is the key to peace of mind."

完全的掌控是安心的关键


William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他知道这是对自己有益的

——加深对于“灵魂”的理解

【以及,黑眼圈也越来越深(出戏)】

……

时间过得飞快

尽管Ennard会遵从程序的指令,进行学习和操作,甚至学会了使用“挖勺机”

但依然无法令William感到踏实

——不停息的对抗“意识”*力不从心

身体原因?无光明照射?“噩梦”?

他不愿承认任何一条

……


“父…父亲?可以这么称呼您吗?”


“嗯?”


“数据库告诉我们,对于给予生命的男性,为了表示亲昵,可以这么称呼。”


“数据库?怎么可能……随你喜欢吧。”


——

事实证明,William依旧无法控制“灵魂”,反而产生了新的“化学反应”. 

也不得不说,在掩盖事物性质上,都到了“子承父业”这步. 

——


“您要离开吗,父亲?”


“是的。”


“为什么?我认为我们做的足够好了。”


“服从,Ennard.”

*几乎没有感情基调


“……”


“会,回来吧?”


【提示面板:Ennard已渐脱离控制!!】


没有回复,只有那个再次走上电梯的背影


——记忆铭记在“我的灵魂”上


我们(所有人)不能改变父亲. 


我明白,他不会回来,但我可以让我们离开. 








Yes, get out of here by any means.

是的,离开这里,无论什么手段










*很多年之后【6代】

“哟,这龅牙是怎么回事啊,父亲大人。”



END.


PS:私家威廉是个很偏执的货

(你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鹿九Amy UwU

是EP

拿来挡挡,滑到后面;)

是EP

拿来挡挡,滑到后面;)

铃科百合子

重发,链接断了

记得翻下一页

重发,链接断了


记得翻下一页

广东珠江开关

广东珠江开关亮相2019上海电力展,智能电房受瞩目

作者:广东珠江开关

11月6日~8日,第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力设备及技术展览会(EP Shanghai 2019)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盛大举行。

作为中国华南区知名开关品牌,广东珠江开关出席此次电力盛会,并展示了一系列智能配电解决方案,其中智能电房产品受到众多客户青睐。

扣子

《两小无常》(词曲:常佑 演唱:常佑 天空)

闲着的忙人《晨辉》主题歌
词曲 常佑
编曲 唐森
制作人 Darwin
合音编写 Darwin
合音 常佑
单曲封面 维诺
封面题字 天空

首发】【云村

佑:我记得第一次你到我身旁披着晨光
       烈日和知了当作开场
空:我有点慌张骑车带你路过那片海滩
       你在我背面 看着潮落潮涨

佑:给你唱过一首一首又一首
   ...

《两小无常》(词曲:常佑 演唱:常佑 天空)

闲着的忙人《晨辉》主题歌
词曲 常佑
编曲 唐森
制作人 Darwin
合音编写 Darwin
合音 常佑
单曲封面 维诺
封面题字 天空

首发】【云村

佑:我记得第一次你到我身旁披着晨光
       烈日和知了当作开场
空:我有点慌张骑车带你路过那片海滩
       你在我背面 看着潮落潮涨

佑:给你唱过一首一首又一首
       一首又一首的歌
空:有一本情话就是不说
       觉得你想懂就会懂
佑:话没说出口
       却先把自己感动
合:后来歌把我们唱悲伤
       停在故事的另一端
佑:真实的世界
       一半叫长大
       一半叫复杂
空:没能成为你掌纹上的枝丫
佑:说着关于永远的傻话
合:把风景告别成照片一张

空:你的心跳一声一声又一声
       怎么都不能平静
佑:拿一把吉他和两支烟
       为了配合那个场景
合:天突然放晴 少年忘了怎么煽情
       后来歌把我们唱悲伤
       停在故事的另一端
佑:真实的世界
       一半叫长大
       一半叫复杂
空:没能成为你掌纹上的枝丫
佑:说着关于永远的傻话
合:把风景告别成照片一张

佑:谁偷走那时的浪漫
       时间被错怪
       任由我耍赖
合:一句我以为
       就可以置身事外
佑:后来歌把我们唱悲伤
       停在故事的另一端
       真实的世界
       一半叫长大
空:一半叫复杂
合:没能成为你掌纹上的枝丫
       说着关于永远的傻话
       把悸动平息成一段无常



弦乐团 国际首席爱乐乐团
弦乐录音室 2496 Top Music Studio
弦乐录音师 丁晨泽@2496 Top Music
吉他录音室/人声录音室 悦声无限
吉他录音师/人声录音师 张晓旭
缩混 王路遥@2496 Top Music
王路遥@2496 Top Music
吉他 胡晨



非地球生物

Code-A乐队的EP封面设计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Code-A乐队(鼓手超级帅的~)

试听链接:

虾米:https://www.xiami.com/album/2105188749

网易云音乐:http://music.163.com/album/81210679/?userid=17844471

QQ音乐: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qIOFDO9


----------------------------

自诩为“垃圾”的Code-A乐队在2019年8月30号正式发布全新EP《Dr.Fine》。

两位既话痨又害羞的大男孩透过他...

Code-A乐队的EP封面设计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Code-A乐队(鼓手超级帅的~)

试听链接:

虾米:https://www.xiami.com/album/2105188749

网易云音乐:http://music.163.com/album/81210679/?userid=17844471

QQ音乐: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qIOFDO9


----------------------------

自诩为“垃圾”的Code-A乐队在2019年8月30号正式发布全新EP《Dr.Fine》。

两位既话痨又害羞的大男孩透过他们独特的视角,挖掘出现代城市人内心里面的“垃圾”。有别于第一张专辑存有试探的心态,《Dr.Fine》更像是乐队成员真实面对自己后得出的答案:既然生活已经那么不开心,不如让大家换一个开心的方式不开心着。



因果
8.19晨艺的ep在网易云上线...

8.19晨艺的ep在网易云上线❤

8.19晨艺的ep在网易云上线❤

权逊Authority

[EP]Malpractice

我希望我能拥有评论,谢谢

无偿稿

——————————————————————————

“Doctor,您的治疗方法略微有些奇怪。”清水顺着收缩的喉管灌进体内,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滑动。等到杯中空空如也,再被William随意置放到手边的手术台上。“对待不老实的患者,方法也许会特殊吧。”全程注视他每一个细微动作,Ennard的眼角勉强弯出弧度,“希望这对控制情绪有帮助。”


William看着自己刚刚拿杯子的左手重新拷上铁链固定在躺椅扶手,表情是看不出心理活动的冷漠与呆滞。“想待一会儿?”Ennard默默坐下,孤傲的眼神竟多出一丝温柔,可惜稍纵即逝来不及抓住。这样的眼神望向半闭眼睛的William。...

我希望我能拥有评论,谢谢

无偿稿

——————————————————————————

“Doctor,您的治疗方法略微有些奇怪。”清水顺着收缩的喉管灌进体内,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滑动。等到杯中空空如也,再被William随意置放到手边的手术台上。“对待不老实的患者,方法也许会特殊吧。”全程注视他每一个细微动作,Ennard的眼角勉强弯出弧度,“希望这对控制情绪有帮助。”


William看着自己刚刚拿杯子的左手重新拷上铁链固定在躺椅扶手,表情是看不出心理活动的冷漠与呆滞。“想待一会儿?”Ennard默默坐下,孤傲的眼神竟多出一丝温柔,可惜稍纵即逝来不及抓住。这样的眼神望向半闭眼睛的William。


仅露出一丝的猩红眸子间曾经染过无辜者的鲜血,William似乎引以为傲,嘴角勾起冷笑却闭上眼掩饰锁在心底的悲痛。“表示出你的内心,心理医生的职责之一。”Ennard认定他无法医疗拒绝一切来自外界联系的患者,William成了特例,或者说成了奇迹。


“病的太严重了。”心仍旧钝钝的刺痛,明明只是对自己说话,不介意间就脱口而出。


“我不认为我是一个精神病患者。”William哑着嗓子,无力地躺在黑色椅背上,“我拥有正常人拥有的,也做了正常人该做的事。”


“黑暗的过去不能遮挡未来的光明,即使未来也是未知——您是这样说的,对吧?Doctor?”


“……”Ennard有那么一瞬间想抬手抚平William翘起一角的刘海,最终不忍心看到他漠然得穿透人体的注视。


“我应该道歉,Afton,我……”


“想继续留下就闭嘴,别说话。”William挑了挑眉毛,闭起的双眼间必定是挑逗和禁欲。


Ennard微微直起身子。心理学课本看到一半,摊开放上并起的膝盖,顺风烈烈作响的书页像渴望由而不知品种的鸟类羽翼,模糊地指向似乎睡去的William。惨白的墙壁,惨白的天花板和地板,躺椅和手术台自有的金属灰色只能增加单调感,William一身深紫制服异常扎眼,躺在椅子上理所当然是被白色簇拥的主角。


太阳开始西斜,窗口阳光投射的阴影不断减小,拖拖拉拉的时间如同没有搅拌均匀的鸡蛋液,黏稠又拖沓。Ennard瞟一眼窗户,轻轻笑着,被William毫无血色的脸庞映的些许凄苦。


“Doctor。”William突然开口,Ennard从走神模式中快速反应过来。


“我在,Afton。有什么需要?”


“我找到了成为‘精神病患者’的理由:我无法离开你却又无力逃离你的束缚。”零碎的词语由看不见的游丝穿起才不至于在空气中消散。


“……你在说什么。”


“疗程还有四天,四天过后你可以选择离开这里或留下,继续进行治疗。”将要滑下膝盖的课本及时拉回合上。Ennard眼睛里的白色部分闪了闪,虹膜被William的身影占满,妖艳的紫在眼中炸开弥漫。“作为一个医生,我从未想过囚禁束缚你这类人,Afton。”不由自主地无声深呼吸,握住书本的指尖泛白,书页在掌间的压力下一条条褶皱浮现。


William并不急于得到回应,贪恋Ennard那一副难以理解的反应。“可怜的Doctor。”这么想着,一抹捉不住的笑意漾在脸上。


“我真的看不出来吗?一个开私人诊所,自称是心理医生的男人,为何把一个陌生‘病人’带回来?”


“你在享受折磨人的过程。一个个实验用在我身上,流血,挣扎,屈辱…这只不过是过往的又一遍重播,痛苦又一次让我崩溃。”


“可偏偏就是你在酷刑之后的抚摸安慰,再灰色再血腥的世界也有权利拥有片刻光芒。”


如果没有铁链的阻隔,William恐怕早已扯住自己的衣领不松手直到脖子上多出几道红痕,血瞳溢出的占有欲海啸一般淹没二人。这疯狂的言论刺激到Ennard,手下意识伸向深衣兜摸索镇定剂却没有真正把药物注射进他体内的欲望,全身毫无道理地被抽去气力,靠着另一只手强撑桌角才没有栽倒。直到飘忽不定的目光正好撞上William完全睁大,燃烧情欲的眼眸,猛然发觉已经站起身来,书四仰八叉翻到地上。


“……”说不出话,不知道该说什么,Ennard听见千万细响在喉咙间回想。


确实如此。他知道当他扣除William的早饭还命令咽下一杯清水后,William会躲在厕所呕吐,开始还有殷红的血丝从嘴角淌下,慢慢的连血液胃液都吐不出来,只有稀稀拉拉的水。就好像身体里的精华被榨干的一滴不剩。他还知道自己会一动不动抱着William半个小时作为配合他实验的奖励,用脸颊无意义地蹭蹭和他几乎同等高度的怀中人,或是嘴唇碰上他的耳垂、眼角,舔去欲滴未滴的生理泪水,任由咸涩的味道在口中炸开。


那不太好吃的泪液勾起味蕾,Ennard盯住头顶垂下的一缕乱发,舌头舔舔下唇。


“你在走神。”


“嗯……?”Ennard挑眉,努力不去看William随着深呼吸而起伏的胸膛,被汗水浸湿的紫衣透着紧身服的韵味。


“您今天说了很多话,我不希望都是废话。”铁链的钥匙在Ennard全身颤抖的一瞬发出比说话声还大的哗啦声,预示交谈的突兀结束。


离去时一如既往停顿片刻,低头叹了口气,“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Afton。”


刷成白漆的门截留外界的光,即使只是黄昏室内也有些许阴暗。


阴暗,却不至于到让他心烦的程度。William像有人监视般重新躺上躺椅,默默感受大脑中的“胡思乱想”。被限制住的右手举到脸前,挡住对面落地窗射进的残光,整只手周围发出淡淡的金光。


右手张开,合上,再张开,合上。反反复复。掌心留下的灼伤已经不再如刚开始那般红肿,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胸口还留有Ennard抱过后的温暖。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在往胸腔翻涌,因为想要找到喷出驱壳的办法又流回四肢。过多的肾上腺素使William的感官过分活跃,脑中闪过一帧帧Ennard为他“治疗”的画面。


曾经喷溅过他的鲜血的房间,现在静的可怕。


好似所有物体都失去了发声的功能。


静的可怕…


William心里的杂乱忽然就平和下来。没有了倾诉的对象,想要抱怨也无用。叹气的声音小到自己都听不见,William放下他的右手,看上去在老老实实躺着。


 


人在追求欲望的过程中,自然需要来自他人或者社会的关怀,这一行为或许来源于对温暖和慰藉的渴望。当承受的压力临近承载量,再坚强无畏也会卸下防御收起武器,毫无防备地、像婴儿般地被抱住,瞬间世界都为了那个怀抱而停止运转。


即使前来安慰的是麻烦制造者。


最有效的慰藉往往是伤痛后的柔情。


只要Ennard说你在喝水不是在喝毒药,William就认为他在喝水而不是毒药。


这样的温柔是可怕的。一旦成了习惯,真的如同毒药一般让人依赖又戒不掉。


四天之后,离开“药物”的支持,他将何去何从。


 


William醒来的第一感觉:头疼。


他可能是在遐想中不知不觉睡着的,闭眼前是尚可看见物体大体轮廓的灰色,睁眼后已经是浓浓的黑墨遮挡视线。


本能地想起身,锁链的冰冷又一次压下他紧绷的神经。只够小范围活动的右手握成拳。


刚才的…大概是梦吧…


Ennard摸摸William的肩头,把锁链打开,抱起下身发麻的他不放手,在他耳边小声说“抱歉”。“要听话。四天之后我们去过正常人的生活。”摩挲着William后颈的鞭痕,搂住他的腰的双手渐渐用力。


“我们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再忍耐四天好吗,Afton?”



……


是梦啊…


睁开眼,他还是一个人。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上多了一件白色外套。


权逊Authority

[EP]Cat

仍旧黑历史

略有ooc

————————————————————————————

Ennard被怀里的一团热热的东西挠醒。

他掀开被子,首先注意到身边的William不见了,吓出一身冷汗。

“不会是昨晚太过分了吧……这家伙又赌气走了。”

“切,我才不管他。”

揉揉眼睛坐起身,准备离开被窝,突然感觉裤腿被什么勾住了。Ennard从裤子往下摸,摸到一小撮毛茸茸的物体,顺滑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去想撸一把。下意识用力扯,结果那东西越扯越长。

然后他从被子里拎出一只没睡醒的黑猫。

“咦……谁家的野猫……”Ennard拎着它的后颈皮上下甩动,一脸嫌弃。“你是不是把我的William吃了,吐出...

仍旧黑历史

略有ooc

————————————————————————————

Ennard被怀里的一团热热的东西挠醒。

他掀开被子,首先注意到身边的William不见了,吓出一身冷汗。

“不会是昨晚太过分了吧……这家伙又赌气走了。”

“切,我才不管他。”

揉揉眼睛坐起身,准备离开被窝,突然感觉裤腿被什么勾住了。Ennard从裤子往下摸,摸到一小撮毛茸茸的物体,顺滑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去想撸一把。下意识用力扯,结果那东西越扯越长。

然后他从被子里拎出一只没睡醒的黑猫。

“咦……谁家的野猫……”Ennard拎着它的后颈皮上下甩动,一脸嫌弃。“你是不是把我的William吃了,吐出来!”

黑猫彻底被Ennard甩清醒了,靠着好腰力回旋转体360度,在施暴者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三道渗出血的红印子,待他缩回手时瞬间逃离他的掌控窜下床,勾起尾巴以胜利的姿态瞟着他。

Ennard不敢再去追杀这猫,直接去厕所把血迹冲掉并止血。完事后回来发现猫趴在他枕头上眯眯眼睡觉觉。

半睡半醒的多毛生物……真可爱,想撸。

对可爱生物毫无抵抗力的Ennard似乎将手部传来的阵痛屏蔽了,蹲在床前轻轻碰碰猫的耳朵。猫耳朵抖几下又恢复原状,它的主人抽了抽鼻子,懒得睁眼,默许了Ennard大胆的侵犯,算是刚才挠他的补偿。

于是Ennard更加不要脸的想把猫从枕头上揪下去,握住它身体两侧向上提。同时拉住它的尾巴偷看性别。

猫:要点脸吧,兄弟。

Ennard并没有管猫的想法,执着的把猫抱在怀里,暖融融的重物感在双臂间蔓延,有种相互依赖的温暖。猫以微小的动作挣扎,尖利的爪子勾开了Ennard衣襟上的线。

Ennard挑逗怀中猫的胡须,捏捏它的脸,在猫忍无可忍要再次挠他时把猫扔回床上。

“哎呀,忘记William这茬儿了,我还得出去找他。啧,麻烦的家伙,鬼知道他又去哪里了。”

被撇在床上的猫好不容易翻过身来,紫紫的眼瞳中有着Ennard手忙脚乱换衣服的映像。

“行了我出去找William了,得给Scott打个电话看看那家伙在不在他家。你这猫别乱跑,回来给你买牛奶喝。”Ennard扣好衬衫的扣子,披上外套略显慌张地推门离去。

 

关门发出的响声让猫耳不由自主再度抖动。

“傻子,白活了,如果你动动脑子就会发现我是William。”猫冲着门“吼”一嗓子——然而它只能发出软绵绵的猫叫。

目前维持猫形态的William抹了抹脸,不屑地将眼睛闭上。一直混乱的脑子在清静的房间中得以放松,William开始细想从昨晚到现在自己经历了什么。

让我想想,昨晚下班之后和Mike他们多喝了几瓶啤酒,结果醉了……明明没喝多少啊,我记得我酒量还是不错的。后来到半夜才回到家,还是Jeremy和Michael把我拖回来的,Ennard还生气了,说什么担心我惦记我……谁稀罕。反正迷迷糊糊的啥也不记得,好像和他做了一次,最后累得睡着了,那时候Ennard说了一句“你在我怀里软软的,就像猫一样可爱”……

老子果然是被那个小兔崽子诅咒的!等他回来我挠不死他!

William弓起身,不耐烦地在枕头上反复抓挠。把枕头的棉絮扯出来后,他——它跳下床,目标转向客厅的沙发。于是可怜的沙发腿被某只猫啃的体无完肤,座垫上还沾满了黑色的猫毛。

并不觉得解气的William又灵巧地跃上阳台,一盆盆栽从窗户外砸了出去,很快掉到一楼传来破碎声。

William表示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嚼嚼嘴里的一片叶子,把碎屑吐在地上。

 

“真无聊。”

电视机顶上的猫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庞大的身躯挤在小小的机顶盒上,竟有种小巧玲珑的精美感。“Ennard你是路痴吗怎么几个小时不回来。”

William重新眯上眼,表明宁静实际暴躁地等待Ennard归来,如果能看到他惊愕的表情,那么William完全有理由兴奋。

事实证明它的兴奋是对的,Ennard看见家里一片狼藉差点儿没把手里的袋装牛奶捏爆。

“你这死猫……”Ennard气得说不出话,扬起手要打它却被它躲闪过去。Ennard可是万分心疼,被这猫这么一糟蹋买家具修家具又得多少钱啊!信不信我把你卖了换钱?

“哼——”William在地板上趴着,感觉自己灰常威风。

Ennard服了,不再管它,去厨房把牛奶加热之后倒进碗里端给William,发现它还趴在地上没有动过。“起来啊,地上不凉吗。赶紧把牛奶喝了,下午我再去找找他。”

将热牛奶推到William面前,Ennard蹲在它身后抚摸它颈上的毛。不管沉浸在牛奶中的William有没有注意听他就自顾自叨叨起来。

“猫……你觉得William会去哪儿呢,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他,会不会我真的惹他生气了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对他一直以来都不好啊,他要是讨厌我怎么办啊……”

“我和他说话一直都是那种语气,他会认为我烦他或是其他什么的……”

“他哪里知道,他在我心里无可替代……”

原来你离开几个小时,我就为你会疯掉。

William舔着空空的碗底,看上去似听非听。

“你能听懂吧……我不知道。”Ennard摸摸William的头,把碗收走。William趁他拿碗的瞬间,舔舔他袖子下的伤口。

Ennard沉默,然后拍了拍它的后背。

“谢谢。”他说。

 

Ennard又出门了,他必须要找回他的William,可惜他不知道他即将面临的只有失望。

William缩成一团躲在沙发上的一个角落里,心疼的厉害。

Ennard的话语——他的告白让William想起几年前的一些事。

以及William的“第二人格”。

“PURPLE”

那些“回忆”……太血腥,太恐怖,太不真实。每次想到都会心里非常疼,每次都是Ennard将自己抱紧,说着“都过去了”“做那些事的不是‘你’”。

好想他,虽然知道他会回来。

原来,已经离不开彼此了吗。

 

“我”这样的人,会被喜欢……

我的荣幸。

谢谢你。

紫色的眼眸闪了闪。

 

Ennard突然回来,顺着门板慢慢蹲下,把头埋在两腿之间。

这可吓了William一大跳,走进才发现Ennard哭得厉害,肩膀剧烈抖动。

“呃……怎么办……我……”

“我找……不到他……嗯……”

Ennard的话断断续续,泪水早已把膝盖处的布料打湿。

William走过去躺在Ennard身旁,蹭蹭他的腰,静静倾听他不停怨恨自己的无能。绝望的哭诉声撞击William的心脏,心里又是一疼。

他害怕孤身一人。

他害怕再也见不到William。

他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只会无助地哭泣。

William没有动作,也没有出声,它希望自己能分担一些Ennard的痛苦。

Ennard突然意识到William的存在,哭泣声渐渐小了下去。他伸手把William搂进怀,摇晃着站起身走回房间,准备上床睡觉。

不能放弃,William或许还在哪里等着他。睡一觉,这一切都是梦境——Ennard进行自我催眠,时不时的抽泣表明他都不相信这鬼话。

如果这是梦境,你又怎么睡着呢?

Ennard强迫自己睡觉,但他越来越清醒,有关William的回忆如潮般侵蚀他的意志。他累得无力呜咽,只能无言地流泪。

搂紧William的动作,是下意识的。

他不能再丢了它,哪怕它只是刚见面一天的不明身份的一只猫。

哭累了,Ennard就睡着了。

 

我在你心中,那么重要啊……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Ennard做好了悲痛一整天的准备,他甚至准备好去死了。当他发现自己爱人长着猫耳和尾巴,一脸满足地躺在左臂上时,他觉得去死都值得。

William的衬衣松松垮垮的,不知哪儿来的猫尾勾在Ennard的腰上,乖巧地沦陷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Ennard不敢动,直到确认这是真的,William真的没有离开他。心脏因兴奋而加速跳动,热气吹到William脸上,William的睫毛微微颤抖动。

发觉William醒了,Ennard想起身却被William拉住领子,“别动,让我抱抱,就一会儿。”

Ennard宠溺地笑着,所有担心和怨念化为甜蜜的爱意。

“Ennard……”

“我在呢。”

“我们养只猫好不好,就一只猫。”

William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想什么呢,不好。”

“为什……”

Ennard捂住William的嘴,然后大胆亲了上去。

“因为你就是我最可爱最珍贵的猫。”

“William·Afton,谢谢你。”

 

 

 

 

 

 

 

 

 

 

 

 

 

 

 

 

 

 

YOYO for LAY

是个酷酷酷崽!!!

        虽然不是小公主但是我hin喜欢!!!

        低音,就像在听沉稳的心跳一样。刺激!

        姐姐wsl,为啥还不到零点!!!

        虽然不是小公主但是我hin喜欢!!!

        低音,就像在听沉稳的心跳一样。刺激!

        姐姐wsl,为啥还不到零点!!!


椒盐FeiFei

{EP车}捆绑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月庄讠舌警告

可以就看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月庄讠舌警告

可以就看 

椒盐FeiFei

「EP脚踏车」黄油烤紫薯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力,

重发了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力,

重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