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aid

3807浏览    5577参与
逆声_时生

Ex-Aid同人-花九:遗落中的交缠者们

点梗人: @汤圆君_冷门选手试图白嫖 

要求:龙与龙骑士。【虽然说要床上,但是我写的不是床...】


来,骑龙

点梗人: @汤圆君_冷门选手试图白嫖 

要求:龙与龙骑士。【虽然说要床上,但是我写的不是床...】



来,骑龙

逆声_时生

Ex-Aid同人-九梦:远征的前一夜

【我对不起汤圆,我把汤圆的点梗看错了orz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瞎了吗!!!!但是就当作吃一口肉,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吧!!!! @汤圆君_冷门选手试图白嫖 】


龙与龙骑士设定。许久没写OOC严重。

就只是一个红烧肉

【我对不起汤圆,我把汤圆的点梗看错了orz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瞎了吗!!!!但是就当作吃一口肉,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吧!!!! @汤圆君_冷门选手试图白嫖 】


龙与龙骑士设定。许久没写OOC严重。

就只是一个红烧肉

钟宁

 动 作 玩 家 

(指很会跳舞的小医生)

 动 作 玩 家 

(指很会跳舞的小医生)

鵺
很久之前画的无敌娘

很久之前画的无敌娘

很久之前画的无敌娘

白徹.

入坑了有段时间了

来交个党费

(对不起,我来给各位丢个人

入坑了有段时间了

来交个党费

(对不起,我来给各位丢个人

半月骑士

我们是超级无敌の邪恶修卡·005

005

泽田真央与分子兽是来自异世界的存在。

他们把来自异世界的不合常理的事物带到了这个世界,即:Bugster病毒。

只能感染计算机的病毒,却感染到了人体,甚至能够让人类患上游戏病,最后肉体彻底消失,化为数据存在。

物质的存在能够化为数据,那么相反,数据的存在亦能够化为物质。

如果借助Bugster病毒的力量,的确有可能让他的幻想降临现实。

——这是可行的道路,所以他的选择是顺理成章的。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依然是红玉宫,茅场晶彦重新登录了游戏,在见到真央的那一刻,他如此直接了当的发问。

“现在该说‘我们’了,茅场君,你已经是修卡的一员。”首领纠正他,分子兽没有消灭这个...

005

泽田真央与分子兽是来自异世界的存在。

他们把来自异世界的不合常理的事物带到了这个世界,即:Bugster病毒。

只能感染计算机的病毒,却感染到了人体,甚至能够让人类患上游戏病,最后肉体彻底消失,化为数据存在。

物质的存在能够化为数据,那么相反,数据的存在亦能够化为物质。

如果借助Bugster病毒的力量,的确有可能让他的幻想降临现实。

——这是可行的道路,所以他的选择是顺理成章的。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依然是红玉宫,茅场晶彦重新登录了游戏,在见到真央的那一刻,他如此直接了当的发问。

“现在该说‘我们’了,茅场君,你已经是修卡的一员。”首领纠正他,分子兽没有消灭这个人,男人的选择已不言而喻。

真央看着他:“先说清楚好了,你可以自由利用Bugster病毒来实现自己的渴望,但必须要以我们的计划为优先。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这是合理的交换。”

“的确,很合理。”他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

在无数水晶簇构筑的璀璨殿堂中,少女的声音回荡着:“至于修卡现阶段的目标…简单的说,就是「征服世界」”

很坦然,很理所当然,就像说起自己的早餐要喝牛奶吃面包。

男人单手插兜,即便听到这样的话面上依然波澜不惊,他细细的打量真央:“这么说,我这是把灵魂卖给恶魔了?”

真央笑了:“计划的具体内容,我们可以找个更合适的地方坐下来详谈,站着说话挺累的。”

茅场晶彦左手一挥,在出现的窗口中操作,象征着转移指令的幽蓝光芒亮起,笼罩住他、真央以及分子兽。

场景迅速切换,随即,咖啡厅温馨典雅的装潢映入真央眼帘。

不知道这是哪一层,透过窗户看去,可以看到远处一望无际的森林与天边洁白的云彩。看不到太阳的存在,但来自天穹的光却给皮肤带来真实的暖意。

金色的光照在真央眼睛里,在深黑的双瞳中点亮一抹灿金。

他们在靠窗的位置落座,沐浴在阳光中,暖风吹动窗帘,耳边轻轻旋转着不知名的悠扬小调。然而少女淡定吐出来的字眼却与这惬意悠闲的氛围完全不搭。

檀黎斗已经给出了示范,修卡的计划完全可以参考一部分。

培养病毒,然后通过大规模感染来加速病毒计划,促使Bugster完全体诞生,然后创造骑士系统,并在战斗中收集数据,最后完成行星编年史。

骑士系统关乎真央能够掌握的力量,行星编年史则关乎是否能彻底掌控这个世界,两者的重要性是等同的。

EX-Aid系的骑士,力量与游戏卡带息息相关,游戏设计师的存在对于开发卡带不可或缺。

“计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会尽快把病毒卡带交到你的手中。”真央双手交叠,支着下巴,“还有一个问题——你我的身份都不适合出面,所以有必要找一个人充当幕前傀儡才行。”

“人选可以由我来挑选,不过需要分子兽的技术作为辅助。”

“没有问题。”分子兽做出肯定的回应。

“这样就太好了。”修卡首领满意的微笑起来,“茅场君,请为我贡献你的才能吧。”

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松散的编成三股辫,发尾从脖子处绕下来。阳光照着着她,就像给她戴上了小小的王冠。

男人端起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放下:“下次再见了,首领大人。”

于是,咖啡馆内只剩下了分子兽与真央,还有NPC侍者在一边走来走去。

真央端起咖啡杯,放松的靠向柔软的椅背。光洒在她的睫毛上,在脸上打下细微的影子,她歪头看向窗外,欣赏着难得的风光。

分子兽严肃的说:“这样真的好吗?这么快就信任他,这个男人所渴望的事物始终都只有这片风景而已。或早或晚,他会背叛我们的。”

在现实中,男人的回答太快了,太轻易了,仿佛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这让分子兽升起怀疑,无法全然相信这个人。但真央,却那么直接了当的把计划全盘托出。

“想太多的话,做事起来就会束手束脚。”首领好整以暇的面对自己的部下,“茅场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你有很长一段时间要与他合作,分子兽,好好看着他吧,然后用自己的思考得出结论,把你的判断告知我。”

分子兽沉默着,电子眼静静的发着红光,半响,他像考虑好了一般说道:“明白了,我的首领。”

他会好好观察这个人。

于是真央很放心的不再考虑这个问题,她用勺子在咖啡杯里无意识的搅拌,皱起了眉头:“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把手提箱送到茅场君那边了。”

……

分子兽可以自由通过网络端口出现,但没办法带着手提箱转移。

真央还不打算离开游戏,她的身体就和众多玩家一样,在医院接受着监护与照料,所以很多现实中的事她不能亲自动手做。

游戏这边已不需要太多关注,分子兽腾出手来,开始入侵全球网络;这个世界在信息方面的技术比之前经过的一些世界要先进很多,分子兽占据了数据生命体的优势,依然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

它很快就确定了手提箱的位置,然后有用的帮手也适时到来了。

这个人是在茅场晶彦答应加入超级大修卡的第二天出现的。

她叫神代凛子,是茅场晶彦曾经的恋人,不知怎么的居然找到了茅场晶彦隐居的地方。

这个女人是抱着杀意前来的,分子兽如此判断,也做好了消灭她的准备,然而令它意外的是,凛子在见到茅场晶彦以后,只是擦了擦眼泪,就默默的开始帮着男人照顾身体。

人类,真是复杂啊。

分子兽感叹着。

就这样,比起形体微小的分子兽、被警方通缉的茅场晶彦、呆在医院不能动的真央,一个更适合作为执行者的人选出现了。

神代凛子带着一种奇异的坦然接受了分子兽的存在,然后依照指引来到了SAO事件发生之前真央的居所。

保存了病毒卡带、故障驱动器与玩家驱动器的手提箱依然好好的放在那里,没有被移动,也没有招过小偷。

没有使用门禁卡,电子锁却在自己面前自动打开,房间里亮起来灯,凛子跟随着灯光的指引,拿到了手提箱。

黑色的手提箱有着冰冷的触感,她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样的东西,更不明白为什么茅场晶彦会在这种时候拜托她来取走这个箱子。

手机的屏幕在震动之后亮了起来,显示出一条新的路线,终点是附近的一家大型医院。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神代凛子把手机塞回口袋,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神情有些疲惫。无法控制情感的握紧了拎着箱子的手。

她是抱着杀掉自己的恋人、结束他的罪恶的想法找到了那座深山里的庄园。然而却在看到茅场晶彦的那一刻彻底被动摇了,就连手中的匕首也冰冷沉重得无法握紧。

茅场晶彦是罪人,而自己,是帮凶。

我的罪恶已无法洗清。

抱着这样的负罪感,凛子依照着茅场晶彦的心意开始了行动。

她很快来到了医院,然后收到了短信,里面是楼层与病房号。

那里是收治被困SAO人员的区域,凛子不明白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但还是按照短信的指示以病人姐姐的名义登记了探视。

“泽田…真央。”走在去往病房的走廊上,她轻轻的念出这个名字,尽管心灵一直承受着折磨,但女子敏锐的观察力没有受到影响。

她想起了刚刚那间豪华公寓,如果没有记错,门牌上标注的也是泽田宅。那公寓里缺乏生活气息,连照片都没有,根本无从推断主人的身份。

病房门打开了。

名为泽田真央的女孩子正安静的躺在全看护病床上,被仪器的管线包围着。在她头上,NERvGear亮着绿色的LED指示灯,象征着头盔正与服务器保持着连接,显示出她的灵魂也如众多SAO玩家一样,被困在了那个虚拟的世界。

「关上门。」

号码不明的短信再一次发了过来。

门扉发出一声轻轻的声音,彻底闭合。病房里彻底安静了,只有仪器的极有规律的‘滴’声。

眼前沉睡的少女,仿佛在逼迫她直视自己的罪恶一般。凛子不堪忍受的咬住嘴唇,心脏在耳边剧烈的跳动。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细微的摩挲声。

“!”

凛子骇然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过去——

躺在床上的少女不知何时抬起了一只手,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是神代小姐么,请把箱子交给我。”

“为什么,你……”凛子喃喃着,这个少女为什么能从游戏里登出呢?她和茅场君的计划又有什么关系?

她拎着箱子上前,终于看清了少女的样子。漆黑的头发铺散在床垫上,她躺着不动,眼睛却睁开了,瞳中反射的高光,看起来像是两颗小星星。

真央伸手摸上了箱子的冰冷表面,伴随着指纹解锁的咔哒声,手提箱打开了。凛子无言的看着里面的东西,无法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那是什么。

硬要说的话,这奇怪的造型与配色,更像是小朋友的玩具。

在她的注视下,真央摸索着,然后抓住了故障驱动器。

“请帮我把卡带插进来。”她说。

凛子注意到了少女手中拿着的装置上的凹槽,然后拿起箱子里唯一大小符合描述的东西,把它插入了凹槽。

“这样就可以了。”少女轻轻的说。

她慢慢的举起故障驱动器,把驱动器形似插头的一端对准了自己,红色的金属头抵上了锁骨部位——

她小小的吸了一口气,真心实意的露出了笑容,然后决绝的按动了驱动器。

伴随着微不可闻的按键声,Bugster病毒注入了她的身体。

“神代小姐,请把它们收好,然后交到茅场君手中吧。”她这么说着,放下手,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头盔的绿色LED灯再次亮起,显示少女正在义无反顾的坠向那个名为Sword Art Online的虚拟世界。

凛子不明白她的举动究竟有何意义,如果刚刚没有看错,她仿佛看到有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光粒子进入了少女的身体。

重新把驱动器与卡带放进手提箱,女人带着重重疑惑,踏上了归程。


半月骑士

我们是超级无敌の邪恶修卡·001

银色的次元壁在无人的巷子里张开。

泽田真央提着手提箱踱步而出,随即便被繁华的街景吸引了注意力。流光溢彩的都市,喧嚣热闹的人群,在她面前拉开一副近未来的场面。

“好像是个不错的地方嘛。”黑红的身影汇入人群,悠闲自得的步伐就像是在漫步在自家保险库里欣赏收藏。

漫步了十余分钟后,真央已然有了决定,双瞳中浮现满意的微笑:“决定了,就是这里了——”

“我要将这个世界据为己有。”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首领大人……这种事,光靠我们两个可不行。”

细微声音的源头,是真央肩头一个药丸形状的小巧机械体。它一左一右的伸出两条微型机械臂,前端的机械爪张了张。

看过数码宝贝的人应该对它的形态应当不陌生...

银色的次元壁在无人的巷子里张开。

泽田真央提着手提箱踱步而出,随即便被繁华的街景吸引了注意力。流光溢彩的都市,喧嚣热闹的人群,在她面前拉开一副近未来的场面。

“好像是个不错的地方嘛。”黑红的身影汇入人群,悠闲自得的步伐就像是在漫步在自家保险库里欣赏收藏。

漫步了十余分钟后,真央已然有了决定,双瞳中浮现满意的微笑:“决定了,就是这里了——”

“我要将这个世界据为己有。”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首领大人……这种事,光靠我们两个可不行。”

细微声音的源头,是真央肩头一个药丸形状的小巧机械体。它一左一右的伸出两条微型机械臂,前端的机械爪张了张。

看过数码宝贝的人应该对它的形态应当不陌生,这是分子兽,是真央参加一次名为皇家骑士在线砍树的大型活动时结识的伙伴。

它的编程能力以及身为数码宝贝的独特存在形式,让它在有网络的世界里几乎是无往不利。

虽然不是动画里出现的那一只,不过这只分子兽也是个喜欢搞事的家伙。

当真央邀请它加入自己麾下,一起踏上征服世界的旅程,分子兽毫不犹豫的欣然答应了。

“在看到檀黎斗的时候,我就差不多明白该怎么做了。至于现在——”真央仰头看向街道转角处的大型显示屏,如选定命运一般伸手指向它,“就从那里开始好了。”

显示屏上影片的视角,正从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拉,森林,城镇……随即像是突破了某个界限,镜头无限拉远,最后映出事物的全貌。

一座恢弘的浮空城静静漂浮在白茫茫的虚空中。

分子兽念出了随着画面定格,以剑光形式斩出的预告词:“「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正式发售倒计时——3天”

“这是什么呢?”数码兽的电子眼闪烁起了红光。

————Link Start————

三天后,2022年十一月六日,周日下午一点十分。

泽田真央成功登入了名为刀剑神域的完全潜行网游。

最大的功臣应当是分子兽,接入网络的数码兽发挥了自己极其优异的性能。

无论是在短时间内搞到充足的金钱,还是搜集大量情报,又或是成功在游戏发布即售罄的瞬间抢到了游戏,它都功不可没。

而现在,利用自己的方法,分子兽接入了真央正在使用的头盔,和自家首领一同进入了游戏。

感觉有些奇妙。

走在石板路上,泽田真央如是想着。

起始之城镇的风貌类似中世纪的街道,不过归根结底,依然是美术设计的作品,无法给真央带来更多的实感。

假想体也是如此。

真央停住脚步,伸出自己的双手,随着她的凝视,细部聚焦系统开始运作,更多的计算资源被调用。白皙的肌肤,淡青的血管,细细的汗毛等诸多细节迅速呈现在她眼中,让这双手变得栩栩如生。

但,还是不够真实。

现在的五感,是来自NERvGear向大脑特定区域传递的电讯号,无法完全覆盖真央在正常状态下以感官所接受的讯息。

毕竟,她已经不是什么普通人啦,旅行很多年了,遭遇了很多失败,也同样收获了很多东西。身体素质全面提升之后,真央感知世界的方式已不仅仅局限于五感。

NERvGear的所传递的假想五感情报量不足,身体向大脑传递的信号又被截断。就像是正常人被蒙上了眼罩,带上了耳塞。

这种某一部分感官被限制的缺失感、因为无法把握环境所有情况自然而然生出的不安感。时刻提醒着她,这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感觉和数码世界完全不一样嘛。”泽田真央看着一片落叶化为光的碎片消失。

“那么,您下一步想做什么呢?”分子兽跟在她身边,隐藏了自己的存在,用只有真央能听到的声音发问。“要在这里投放Bugster病毒吗?”

它觉得自己好像了解了首领的想法。病毒以网络游戏为载体扩散的话,就能直接感染到每一个游戏终端。而在完全潜行模式下,连结装置直接对人体输入讯号也为病毒感染人体大开方便之门。

SAO完美符合这些要求,而且人气火爆,在封测玩家中几乎是众口一词的封神之作,这样的数据无疑能进化创造出更强大的Bugster(崩源体)。

“我可没这么说。”泽田真央抽出来在路过的武器店买到的新手剑,“怎么看都是先享受游戏的乐趣比较优先吧。”

果然…跟不上这个人的想法。

但正因如此,它才选择了这个人,和她一起离开了自己的世界。

分子兽宕机了一秒钟,马上恢复了正常:“那我应该做什么呢?”

“我可不是那种喜欢手下规规矩矩按命令做事丝毫不逾越的控制狂老板,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分子兽。”

“明白了。”

分子兽目送着真央走远,少女兴致勃勃的乱挥着武器,轻快的步伐让她身具一种奇妙的活力。

把这个世界闹到天翻地覆吧,首领。

它想着。

起始之镇的西边,是十分开阔的草原,头顶上看不到天空,而是笼罩在一团浓雾中的第二层底部。

欣赏着虚拟的风景,真央的视线掠过三三两两正在练级打怪的玩家,随意选了一个路线开始进发。

“为什么草原里面刷新的怪物是野猪啊。”看着那些被围殴的怪物,真央心里嘀咕着。

就像是在回应她,如玻璃碎了又重新聚合,一只怪物刷新在她面前。

「Lv1.狂躁山猪」

她突然想起刚刚踏上旅途的自己,被各种动物追都是家常便饭。

真央开心的拔出了剑,摆出了架势。

很奇怪,很随意,稍微学过剑术的人要是看到了大概会觉得十分变扭。

她没有正统的学过什么剑术,都是从瞎几把乱砍开始,一路打败敌人练出的野路子。

“诶诶诶诶诶?”

志在必得的剑差点落空,最后歪斜的打在山猪的脑门上。怪物的HP条象征性的减去了一丝。

对了,这里是游戏世界。敏捷也好,力量也好都被假想体的数值决定着。

那么,为什么打中了扣血也这么少呢?明明是等级一的小怪,防御那么高吗?

真央往旁边一跳,躲开山猪的冲撞。

“那个…要用技能啦,做动作就可以发动剑技。”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真央灵活的闪开怪物的攻击,顺势扭头看去,看到了不远处的二人组。出声的是个穿着铠甲带着头巾的红发青年,他的同伴是黑发的剑士,正用沉稳的目光看过来。

“剑技?这是什么不存在的新手指南里面内容吗?”真央对此一无所知,“看样子你很懂,可以给我示范一下吗?”

她溜着怪物跑过去,看他们的装备应该已经刷了不少怪了,对付一级怪不成问题。

红发青年迅速慌张:“等等啊,我也还不熟练呢!”

他的同伴上前一步,手按住了剑柄:“我来吧。”

满足前置条件,系统判定通过。黑发剑士手中的长剑亮起了漂亮的虹光,他向前突刺,光也在山猪身上连闪。

刷刷刷——

怪物的身形化作流光破碎。

“不管看多少次,桐人你都好厉害啊。”红发青年赞叹。

“我只是占了封测的优势啦……”对方有些腼腆的挠了挠脸颊。

奇妙的感觉在真央心中扩张,就好像她当初遇到那个麻烦的秃头男一样。她端详着两人,然后注意力集中在桐人身上。

黑发玩家有一张端正而俊朗的脸,给人奇幻故事里的勇者一样一身正气的感觉。

如果他是勇者的话,那我正好就是魔王。

真是奇妙的巧合。

“两位高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教我两手呢?”泽田真央眼睛亮晶晶的问。

“那个,桐人……?”红发玩家询问似的看向同伴。

后者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说:“那么,一起吧。”

真央开始和他们组队刷怪,然后很快的学会了剑技的发动。

刷刷刷刷刷,她很快化身成为无情的刷怪机器。很少玩这种游戏的真央已经陷入了刷怪的乐趣中。明明只是虚拟的数据,可看着金钱栏里越来越多的柯尔和逐渐填满的背包,她就感觉快乐一层层的向上叠加。

“哇,克莱因,你好贫弱呀!”真央又收割掉一只怪物的生命,笑嘻嘻的冲着还在桐人指导下打怪的红发青年说。

“你是哪里来的讨厌小鬼啊!”克莱因觉得自己之前完全是被那幅可爱的面孔欺骗了。

没有捏脸,用着本来相貌的真央在他们两的对比下完全就是一个小姑娘。就算清楚游戏时间再漂亮的角色下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操控,克莱因还是忍不住把她当小鬼看待。

时间就这么在刷刷刷中过去了,眼看泽田真央即将成为网瘾少女,分子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眼前弹出了一个通讯界面,显然是分子兽搞得鬼。

“首领,这个游戏有问题。”

“你发现了什么bug吗?”

“不是游戏本身的bug,游戏有问题,头盔也有问题。”分子兽的声音严肃起来,不详的气息弥漫开来。

作为具有编程能力的数码兽,分子兽可以在网络中自由倘翔,但对于人类世界的很多知识他都需要学习,导致他发现问题的时间晚了一些。

“我在游戏里提取到了特殊的指令,当玩家的假想体死亡,头盔就会接受指令,然后启动其中的微波装置。”分子兽开始还不明白这个有什么用,在网络上检索了相应的资料才发现这种微波装置足以破坏人的大脑。

“首领,在这个游戏里死亡的话,玩家在现实的大脑也会被破坏的!你需要尽快下线。”

“不。”真央居然笑了。不是之前那种轻松,毫无忧虑的笑容。而是一种让人发自内心感到不妙的,充满兴味的笑容。整个人字面意义上发出魔王般的气场。

“有趣的事情这不是来了嘛,分子兽…先告诉我除了假想体死亡,还有什么样的情况会触发微波破坏装置?”

“假想体死亡、外部电源切断十分钟以上、网络断线两小时以上、尝试破坏NERvGear本体或是解除固定锁,这四个条件满足任何一个都会触发。”分子兽报告。

真央眼瞳微微睁大,这些描述、这些条件,简直就像是——

“哈哈哈哈哈哈!”她开怀的大笑起来,“我开始好奇这幕后的策划者是谁了,不管是谁,我要他成为我的部下!”

“分子兽,我不会下线的,我就在这个世界等待,等待这个人出现,等待他向所有人揭示自己的身份。我有预感——做出了这一切的人,绝对会来一个华丽的登场。”

她在大石头上坐下,望向遥远的风景,虚拟的风吹动了她的头发。

“只有这里,才是最佳的观景台。”

既然是首领的决定,分子兽表示服从。然后,它微微一顿。

在发现了问题之后,它就一直监控着真央的角色数据,就在这一刻,无数个0与1发生的变动没有逃过数码兽的观察。

“首领…玩家的主动登出指令被删除了。”它用低沉而平静的语气宣告了不详的消息。

“如果我直接黑入系统的话让你登出的话,可能会被系统监测到,直接向你的头盔发送破坏指令。如果你要做什么的话,只有等我设法拿到管理员权限之后了。”

“那就这么做吧。”

真央呼出了主画面窗口,发现下方的登出键果然消失了。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距离游戏开服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的时间足够让几乎所有的玩家都登入游戏了,而已经进入的玩家,多半仍在这个新奇的虚拟世界里流连忘返。

她站起来,朝远处的队友挥手,朝他们跑过去。

现在是堵上性命的游戏了…就像她的旅途一样。


火狐会咕咕咕

最  凶  恶  兔

哈哈哈迷你腰带这么搭配真的挺好

最强!安洁丽娜兔

GASSHAT!

嘿嘿还有我自己做的品红纸腰带

最  凶  恶  兔

哈哈哈迷你腰带这么搭配真的挺好

最强!安洁丽娜兔

GASSHAT!

嘿嘿还有我自己做的品红纸腰带

慵懒的夏洛君(高三ing)
我也就只能搞搞这个了

我也就只能搞搞这个了

我也就只能搞搞这个了

关爱空山老栗

sweet+zombies💓
以後可能會把這套做出來

禁止轉載!抱圖請留言!

sweet+zombies💓
以後可能會把這套做出來



禁止轉載!抱圖請留言!

Flamme

是一些镜医生的鱼头u

我好喜欢他喔

是一些镜医生的鱼头u

我好喜欢他喔

星河上的猫

突然有一个脑洞,就是在虾饺变身丧病x那集中,忽然有一个纯黑色的ex-aid出现打断虾饺的解说,并单手制住他,另一只手迅速将虾饺强制解除变身 ,然后开始吐槽┐(‘~`;)┌(黑色的ex是另一个时空的M,什么都没有的M,在种种原因下变得冷漠的M,连帕拉德都没有的,不对,是有过帕拉德但是又失去帕拉德的M。)

突然有一个脑洞,就是在虾饺变身丧病x那集中,忽然有一个纯黑色的ex-aid出现打断虾饺的解说,并单手制住他,另一只手迅速将虾饺强制解除变身 ,然后开始吐槽┐(‘~`;)┌(黑色的ex是另一个时空的M,什么都没有的M,在种种原因下变得冷漠的M,连帕拉德都没有的,不对,是有过帕拉德但是又失去帕拉德的M。)


孝先
“危险意面战士!”变身装备套件...

“危险意面战士!”变身装备套件
着装者:Papyrus [...](姓氏 数据丢失)
驱动器:“白色和红色的大魔王”驱动器(简称“白红机”或者“大魔王”驱动器)
启动匙:LV-0 《危险意面战士》,启用后可提供相对应的装甲并提升魔法使用效率。
装甲:危险意面战士 二阶装甲(A级)
详细清单;红色番茄头(崭新出厂)、意面披风(略有磨损)、不死生物护目镜(久经沙场)、肉丸护具系列的手套和护裆装甲(略有磨损)、肉桂战靴(略有磨损)、餐盘铠甲系列的肩部盔甲和臂铠(崭新出厂)、混合皮衣(崭新出厂)、“白红机”驱动器生成胸甲(略有磨损)。

装甲效果:增幅使用者的魔法效果,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训练用装甲,不携带攻击...

“危险意面战士!”变身装备套件
着装者:Papyrus [...](姓氏 数据丢失)
驱动器:“白色和红色的大魔王”驱动器(简称“白红机”或者“大魔王”驱动器)
启动匙:LV-0 《危险意面战士》,启用后可提供相对应的装甲并提升魔法使用效率。
装甲:危险意面战士 二阶装甲(A级)
详细清单;红色番茄头(崭新出厂)、意面披风(略有磨损)、不死生物护目镜(久经沙场)、肉丸护具系列的手套和护裆装甲(略有磨损)、肉桂战靴(略有磨损)、餐盘铠甲系列的肩部盔甲和臂铠(崭新出厂)、混合皮衣(崭新出厂)、“白红机”驱动器生成胸甲(略有磨损)。

装甲效果:增幅使用者的魔法效果,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训练用装甲,不携带攻击模块。

栉森叶藏

M根本不M
parado就是猫猫啊!
法医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不会画😂他的镜头好少啊

M根本不M
parado就是猫猫啊!
法医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不会画😂他的镜头好少啊

被生活打鸭
太太的徽章我太爱了呜呜呜好后悔...

太太的徽章我太爱了呜呜呜好后悔没入全套 @SAE。(不要日lof超过十条)

太太的徽章我太爱了呜呜呜好后悔没入全套 @SAE。(不要日lof超过十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