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xo-l

10.1万浏览    3612参与
地团写梦家
  “他回来怎么办?”   ...

  “他回来怎么办?”

  

  “那就让他好好看看。”

  “自己老婆被其他男人**的样子有多漂亮。”

  

  (图是@PA是失踪人口 的图!)

  “他回来怎么办?”

  

  “那就让他好好看看。”

  “自己老婆被其他男人**的样子有多漂亮。”

  

  (图是@PA是失踪人口 的图!)

地团写梦家
边伯贤:我要做最会拍照的那一个...

边伯贤:我要做最会拍照的那一个,帅死小爱丽

金钟仁:好害羞〃∀〃捂住脸嘤嘤嘤,这样显得可爱一点


金俊勉:🥺世勋世勋世勋我的世勋宝贝世勋好帅世勋好白世勋好高呜呜呜呜好喜欢世勋

吴世勋:🤤俊勉哥腰好软搂着好舒服,想抄抄啊啊啊啊啊俊勉哥给我抄抄

边伯贤:我要做最会拍照的那一个,帅死小爱丽

金钟仁:好害羞〃∀〃捂住脸嘤嘤嘤,这样显得可爱一点


金俊勉:🥺世勋世勋世勋我的世勋宝贝世勋好帅世勋好白世勋好高呜呜呜呜好喜欢世勋

吴世勋:🤤俊勉哥腰好软搂着好舒服,想抄抄啊啊啊啊啊俊勉哥给我抄抄

地团写梦家
  是的我又梦到地人了   就...

  是的我又梦到地人了

  就往常梦到的剧情都是浪漫的帅气的可爱的……反正就是青春偶像剧的感觉|ू・ω・` )

  然而这回梦到的是陈正……

  没错就是那个拎着木剑顶着炸毛一口一个“粗卡嘿你完蛋了”的不良检查官陈正。。。

  

  梦里都怪我手欠帮了陈正一个忙(具体是什么忘掉了),然后不出意外我被陈正牵连了。。。

  于是一群人追着我和陈正跑,而且还是逮人的那种劲头,真的很吓人∑(っ°Д°;)っ

  

  对面的人太多了,跑是肯定跑不掉了,但那是陈正哎,肯定有办法(微笑)

  然后他抓住我的手嗖一下从窗户飞了出去。。。你没看错,是飞出去的。。。......

  是的我又梦到地人了

  就往常梦到的剧情都是浪漫的帅气的可爱的……反正就是青春偶像剧的感觉|ू・ω・` )

  然而这回梦到的是陈正……

  没错就是那个拎着木剑顶着炸毛一口一个“粗卡嘿你完蛋了”的不良检查官陈正。。。

  

  梦里都怪我手欠帮了陈正一个忙(具体是什么忘掉了),然后不出意外我被陈正牵连了。。。

  于是一群人追着我和陈正跑,而且还是逮人的那种劲头,真的很吓人∑(っ°Д°;)っ

  

  对面的人太多了,跑是肯定跑不掉了,但那是陈正哎,肯定有办法(微笑)

  然后他抓住我的手嗖一下从窗户飞了出去。。。你没看错,是飞出去的。。。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五层的高度,而且就这么安全着陆了居然?!

  

  出去之后我问陈正怎么办,然后……

  这小子把我带到了温泉山庄的那种地方,说不着急先泡一会儿……

  

  虽然但是我感觉这是陈正能干出来的事情

地团写梦家

(飞奔)怒那!怒那抱~~~

(傻笑)怒那……怒那好漂亮……

(皱眉)怒那?你在跟谁聊天?

(举刀)怒那爬墙,鲨掉

  

(怒那倒地)

(飞奔)怒那!怒那抱~~~

(傻笑)怒那……怒那好漂亮……

(皱眉)怒那?你在跟谁聊天?

(举刀)怒那爬墙,鲨掉

  

(怒那倒地)

白鹿

【开度ABO】山中夜来月(二)

古代ABO,架空偏宋,没读过历史,不太会写古风

闲散皇子乾元金钟仁 × 和亲公主坤泽都暻秀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

本文cp大乱炖,本章涉及:开度,勉兴

全章2.9k,今晚开学后就不两日一更啦。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一) 

  

  都暻秀醒的还算早,但是也比不上每日上朝的金钟仁,醒过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了。

  

  他没有立马唤人来伺候,而是闭眼假寐细细思考昨晚的事。


  他俩都沐浴完后,他不死心地问金钟...

古代ABO,架空偏宋,没读过历史,不太会写古风

闲散皇子乾元金钟仁 × 和亲公主坤泽都暻秀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

本文cp大乱炖,本章涉及:开度,勉兴

全章2.9k,今晚开学后就不两日一更啦。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一) 

  

  都暻秀醒的还算早,但是也比不上每日上朝的金钟仁,醒过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了。

  

  他没有立马唤人来伺候,而是闭眼假寐细细思考昨晚的事。


  他俩都沐浴完后,他不死心地问金钟仁:

  “殿下,是臣妾哪里做的不好么,您为什么不碰我,大姐姐说新婚夜得不到夫君的宠幸,证明新妇被厌弃了。”

  

  金钟仁只是盯了他几秒,然后温和的笑了:“我很满意你,大可放心。你也不必再这么客套,一口一个殿下的,私下里可以直呼我名或唤我的表字,我字开济,开清平盛世,济天下万民。”

  

  都暻秀嘴角也勾起了几分弧度,高兴地答到:“好的,我明白了。”

  

  金钟仁让他睡在里侧,都暻秀知道这是体谅他,也没有推辞,两人并肩躺了半晌,都有些别扭,各怀心事也睡不着觉。

  

  “钟仁殿下,你给我配的翻译还是留用吧,有些场合,听不懂汉话比听得懂要好。”金钟仁知道他的意思,转过身来盯着他看,有几分纳罕:“小机灵鬼,这种话你也能大大方方地同我说。”

  

  “暻秀来自高丽,在京城举目无亲,连底下伺候的人都不知道能不能信任,只有您是我的夫君,自然不会瞒着您。”

  

  金钟仁似乎对他的话很是受用,揉了揉他的头,温声道:“睡吧,明早还要入宫拜见爹爹和孃孃呢。”


  

  都暻秀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起身唤人给自己梳妆。

  

  “殿下呢。”开口是高丽语,后头便有一个婢女走上前来答话。

  

  “回娘娘,今日殿下不用上早朝,早起练了一套剑法,此刻在书房。”

  

  都暻秀仔细打量着她,“你便是殿下给我配的翻译?叫什么名字。”

  

  “回娘娘,婢子名清霜。娘亲是高丽人,所以通习高丽语,殿下知道我的身世,特意从皇后娘娘那把我要来的。”

  

  那个婢女问一句能说一堆,都暻秀并不喜欢,想着要一直带着,便提点她一两句“我话少,替我翻译可能会憋着你啦。”

  

  清霜似懂非懂,琢磨不清主子的意思。

  

  都暻秀也没再管,看着镜子里自己细细的眉毛,突然笑得很甜,心情很好地说:“去秉殿下,可以出门了,我在前厅等他。”

  

  清霜刚要去,被他拉住,“换别人去,你往后跟在我身边,不得稍离。”


  

  金钟仁从书房匆匆赶来,见都暻秀身着粉紫色齐胸襦裙,搭的是浅橘色的披帛,头上戴有一顶有翠钿博鬓的花钗冠子。

  

  金钟仁抚了抚都暻秀的额角,“这上面簪的是什么花。”

  

  都暻秀假装听不懂,只是对着他行了一礼。

  

  “回殿下,这是金达莱花,高丽以此为国花。”清霜替他回答道。

  

  “我问的是四皇妃,并非是你,让你替主子翻译,不是让你替他说话,若有下次,我便把你发卖出府。”金钟仁此言一出,周围奴才跪了一片。

  

  都暻秀自是会察言观色,拉了拉他的手,大大的眼睛盯着他,金钟仁本就没有要发作的意思,反手牵住他,往府外走去。

  

  

  二人同乘一辆马车,下人们则坐在后面一辆。


  金钟仁仍旧没有松开都暻秀,反倒是把他的手翻来覆去的揉捏,都暻秀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钟仁……”

  

  金钟仁假装没听懂他的意思,从手心到指尖,玩的不亦乐乎,

  “你怎么不穿那套男式的常服,束玉冠,想来也是极好看的。我们没有硬要男子穿女装的规矩,即使你是我的皇妃。

  “还有,下次眉毛也别剃了,不好看。”

  

  都暻秀神色一黯,低着头,掩去眼中的情绪,下一秒便又被金钟仁抬起了下巴,“没有嫌你,你这样自然是好看的,只是不希望你委屈自己。”

  

  都暻秀的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抓着金钟仁的手,认真地说,“不委屈的,你喜欢我穿什么我便穿什么。”

  

  金钟仁也很满意,果然小孩还是得靠哄。


  

  二人在延福宫给帝后敬了茶,都暻秀被皇后娘娘留了下来,金钟仁则被赶去陪皇上下棋。


  皇后孃孃是个端庄优雅的女子,这是都暻秀对她的第一印象。

  

  “好孩子,你坐到我旁边来。”话音刚落,边有宫人端上来一张矮凳。

  

  清霜与都暻秀耳语两句,他福了福身算是谢过孃孃赐坐,便上前坐上了矮凳。

  

  皇后细细打量他,“真标致的人,只是太瘦了,要好好养着才好。”

  

  待清霜翻译给他后,都暻秀乖巧地点点头,皇后又叫人抬上来四五个大箱箧。

  

  “这里面有孃孃小一半的嫁妆,除了少了一只祖传的玉镯,与你嫂嫂是一样的。”

  

  都暻秀觉得这份见面礼有些过于贵重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皇后拉着他的手继续说,“放宽心,钟仁那个孩子心实,只领朝廷的死俸禄,他那几个哥哥都知道借别的由头做些生意,偏他不屑于干这些,私库并不充盈。

  “一个皇子的府邸,上下百来口人,要花钱的地方不少,你得好好操持。”

  

  既然并不是单给自己的,而是给一整个家的,那都暻秀就没有推辞的理由,乖乖应下了。


  

  出了延福殿,都暻秀便看见金钟仁在殿外等候,他迎了上去,金钟仁自然地牵上了他的手,“孃孃可有为难你。”

  

  虽说皇后是个宽和的人,但是若是自己儿媳是个不能生育的,大概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不曾,孃孃还赏了我很多东西呢!”都暻秀白净的小脸上总是挂着笑,招人喜欢的紧。

  

  金钟仁刮了刮他的鼻子,“我们要去东宫拜见太子哥哥,是否要给你叫架步辇,其实并不远的。”

  

  “不用,”都暻秀生怕他误会,“远也不用的。”

  

  于是二人相携行至东宫。

  

  刚到宫门口,便有太监迎上来行礼,“殿下,娘娘,太子爷与太子妃刚刚移驾偏殿了,您二位随我来吧。”

  

  金钟仁眉头皱起,有些担忧,步子不自觉的跨大了些,都暻秀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一进偏殿,都暻秀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淡雅的竹香。

  

  只见一人侧卧在塌上,清俊贵气,虽在病中,但周身气度不凡,想来便是太子金俊勉。

  

  旁边有一男子扶着太子给他喂药,高大俊朗,气质脱俗,但着装似乎只是个高品阶的侍卫。

  

  而有另一人侧身坐在塌边,用手轻拍太子后背,身上穿的青绿色的袖袍与都暻秀早上看见的另一套衣服形制相似,这位大抵就是太子妃张氏。

  

  “二哥,你前阵子的风寒还未好清么。”金钟仁半跪在塌前,拉着金俊勉的手,关切地问道。

  

  “咳咳,早就好了,这咳疾是老毛病,我现在喝的是调理信素分泌的药。”

  

  金俊勉先回了金钟仁的话,拉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对一旁刚刚给他喂药的男子温声说到,“世勋,你下去吧。”

  

  那个被称为世勋的男子似乎有些犹疑,但还是乖顺的退下了。

  

  金钟仁换了位置,让金俊勉靠在自己身上,却被他推开,转身搭上太子妃的手。

  

  “艺兴,扶我去坐着吧。”他好像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都暻秀,向他招招手,“过来给二哥看看。”

  

  又给了一旁的太监一个眼神,便有一群宫女端着盘子上来,粗粗扫了一眼,是些玉如意金元宝之类的贵物。

  

  都暻秀乖乖上前,低着头,这回才到太子妃开口,他的声音如玉石般清脆,“这是我和你二哥哥赠予你和钟仁的新婚礼物,我们不讲究那些虚礼,你跟着钟仁一样叫我哥哥便好。”

  

  “咦——兴哥。”都暻秀模仿着金俊勉,略带口音的叫他,张艺兴笑了,都暻秀看见了他深深的酒窝,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尔后兄弟二人开始叙话,张艺兴偶尔插两句进去,都暻秀则在一旁安静听着,让清霜不要再翻译了。


  

  出了东宫,都暻秀本以为他们要出宫去大皇子府,没想到金钟仁反倒又调头往宫里走。

  

  “钟仁,我们要去哪。”

  

  “别的听不懂,你说我名字还算清楚。”金钟仁故意这么说,都暻秀也就假装恼了要打他,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顺势牵着往前走。

  

  “我们先去看珉锡哥哥,嗯,就是我真正的二哥。

  “叫了十几年的二哥,却因为他分化成了坤泽,便把二皇子改为大公主,大家似乎都刻意遗忘了不去提起这件事呢。”

  

  金钟仁的声音夹杂着点不明的意味,在寒风中不太清晰。

  

  都暻秀看不懂金钟仁眼里的复杂,他斟酌了一下,终究没说什么,安静地跟着他走。

地团写梦家

“啊!边叔叔……”

“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啧,这是什么?”


“边叔叔你……!你乱动人家东西!”


“乱动?”

“放在床头,一眼就看到了,不算是我乱动哦。”


“边叔叔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

“小丫头,年龄大了是吧?”

“原来喜欢背着我用这种小玩具吗?”


“边叔叔,我没有,不是那样的……”


“玩得很开心吧?小玩具上边都是水。”

“床头还摆着叔叔的照片吗?”

“是喜欢这种吗?用小玩具的时候看着叔叔的照片?”


“不是的边叔叔,你听我……”


“为什么要用玩具啊?”

“叔叔这里明明有真的**可以满足你。”

“啊!边叔叔……”

“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啧,这是什么?”


“边叔叔你……!你乱动人家东西!”


“乱动?”

“放在床头,一眼就看到了,不算是我乱动哦。”


“边叔叔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

“小丫头,年龄大了是吧?”

“原来喜欢背着我用这种小玩具吗?”


“边叔叔,我没有,不是那样的……”


“玩得很开心吧?小玩具上边都是水。”

“床头还摆着叔叔的照片吗?”

“是喜欢这种吗?用小玩具的时候看着叔叔的照片?”


“不是的边叔叔,你听我……”


“为什么要用玩具啊?”

“叔叔这里明明有真的**可以满足你。”

𝓛𝓾𝓵𝓲𝓷𝓰♡
新鲜珉宝太好看辣,让妈妈香一个...

新鲜珉宝太好看辣,让妈妈香一个😘

新鲜珉宝太好看辣,让妈妈香一个😘

白鹿

【开度ABO】山中夜来月(一)

古代ABO,架空偏宋,没读过历史,不太会写古风

闲散皇子乾元 金钟仁  ×  和亲公主坤泽 都暻秀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文cp大乱炖,本章涉及:开度

本章3.3k,全文大概中短篇,能写多少看我勤快程度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朝堂之上,气氛微凝。


  半晌之后,上位者做出决断,“既然如此,便将那高丽公主赐予四皇子钟仁为正妃。”


  “父皇——”三皇子金钟大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弟弟拉住...

古代ABO,架空偏宋,没读过历史,不太会写古风

闲散皇子乾元 金钟仁  ×  和亲公主坤泽 都暻秀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文cp大乱炖,本章涉及:开度

本章3.3k,全文大概中短篇,能写多少看我勤快程度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朝堂之上,气氛微凝。


  半晌之后,上位者做出决断,“既然如此,便将那高丽公主赐予四皇子钟仁为正妃。”


  “父皇——”三皇子金钟大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弟弟拉住,四皇子金钟仁上前两步跪接圣上口谕,“谢父皇隆恩。”


  下朝后,金钟大追上自家弟弟,“你为何要接,你若娶了高丽公主,在朝内若无岳家帮扶,大哥要是想拿捏你不是手到擒来。”


  “那皇兄你就愿意娶么,三嫂还着身孕,要是把那高丽公主接回家做平妻,为了高丽皇室的颜面,你也不能干晾着她,白惹嫂嫂心烦。”金钟仁的语气带着几分无奈,“你别跟我说你要让给大皇兄,他一心想要那个位置。高丽王的支持只能在我们这边。”

  

  “平日里叫他一句皇兄,不过是碍于礼法。他金希澈的生母不过一介宫女出身,位分品级连母后宫中的掌事女官都不如,要不是得父皇宠幸,他能害得你一辈子上不了战场,我就能让他一辈子坐在轮椅上。”金钟大提起这事眉宇间一片郁郁之色,平时多情的眼睛里也全是狠戾。

  

  金钟仁退开一步,向金钟大正色道:“皇兄慎言。”


  “怎么远远听到两位弟弟在挂念我呀。”

  金希澈负手跟上二人,把金钟大挤开,一只手揽上了金钟仁的肩膀,“恭喜啊四弟,听说那位高丽‘公主’相貌不凡,虽然是个中庸,但是也不比坤泽差,你也替哥哥尝尝这高丽人是不是比咱们中原女子更会伺候人一些。”

  

  “她是个中庸?!高丽王连个坤泽都不肯送么?”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三弟呀,这人好歹是四弟的皇子妃,四弟都没反应,你干嘛那么激动。”金希澈故意激他,

  

  “你猜大哥我怎么知道的?哎呀,猜对了,我派了几个乾元去试。

  “哎呀,放心,就是用信素逼了逼他,他是真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我还以为高丽王是故意要给我们个惊喜呢,可惜了。

  “哦对了,这位‘公主’还是个男子呢。”金希澈笑里藏刀。

  

  金钟大嘴都要气歪了,憋了半天只说了句“真是荒唐至极”便甩袖离去。不知道是在说金希澈无耻行径还是在说高丽公主是个中庸男子之事。

  

  金钟仁心里也是气愤不已,若那公主真是坤泽,他一人面对几名乾元哪还有还手之力。

  此刻这位公主高低也算自己的人了,金钟仁再软的脾气也不免的生气,冷冷道:“父皇在上,我也不愿意与皇兄计较那些陈年旧事,只是若是皇兄还是执意要找钟仁麻烦,钟仁自不会不敢还手,等公主来朝,我会亲自带他来拜访皇兄皇嫂。臣弟告退。”潦草作了一揖,也离开了。


  

  这边金殿之下的动静不一会儿便上达天听了,总管安公公扶着皇帝慢慢向他汇报。

  

  却见皇帝只是深沉地笑笑,“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之间都喜欢打打闹闹的,看来还是太年轻了。”

  

  安公公连忙陪笑道:“三殿下确实还是有些浮躁。”

  

  皇帝撇了他一眼:“你这人精。”


  

  高丽送亲的队伍掐着日子进城,在使馆稍作整顿,第二日便是约定成亲的日子,金钟仁虽然略有不满,但是各种礼数和体面还是在的。


  不过才二十岁的少年,第一次成亲总归是高兴的,从皇子府骑马出门再到驿馆接亲,一路上锣鼓喧天,身着红色喜袍的新郎官嘴角擒着微笑。

  

  因为高丽公主没有高堂兄姐,所以人很快就被婢女簇拥着送了出来。金钟仁看着自家新妇一身华彩婚服,大抵是高丽那边的装扮,不过却是按照中原规矩举了个团扇挡在脸前。

  

  从婢女手中接过新妇的手,将他扶上了马车,金钟仁感受着自家新妇手上的薄茧,心里却有几分思量,看来他在高丽王庭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想象般养尊处优。


  而此刻马车里的都暻秀把手里的团扇攥的紧紧的,想着自己透过团扇看见的未来夫君的影子,身材高大但不会过于魁梧,手心热热的手掌也很宽大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在半路听闻自己被赐给了四皇子,就听来接待的官员夸他是如何如何丰神俊朗、文韬武略。这些都暻秀其实不大关心,最重要的是这位皇子还未娶妻,自己嫁过去便是正妃,而不是别人的平妻,这点便让都暻秀高兴且满足了。


  

  到了皇子府,二位新人按照礼仪一步一走完流程,拜了天地和亲临的帝后,最后一礼夫妻对拜完成,二人便成为夫妻,荣辱一体了。


  金钟仁去外面接客了,留都暻秀一人独自坐在拔步床上,规规矩矩地等着夫君回来,旁边的嬷嬷劝他吃些东西,他摆手拒了。脑子里不断复习着先前学习的内容,热意爬上耳朵和脸颊,全都红彤彤的。


  都暻秀等的腰疼腿麻的,刚想稍微动一动,就听见前面小门传来见礼的声音,他连忙举起扇子挡住自己的脸。

  

  金钟仁三步跨作两步走上脚板,立在都暻秀面前,有点晃荡,招手想让旁边的仆人先下去,却被旁边的嬷嬷提醒到:“殿下,您还未和娘娘共饮合卺酒。”

  “嗯,端上来。”

  两人又规矩的饮了交杯酒,这回下人们是真的全部退了出去。


  金钟仁不动声色的端详着都暻秀,都暻秀只敢低着头绞着手里的帕子。

  

  只见眼前人有着一翦秋水般的眸子,小巧挺翘的鼻子,艳丽的嘴唇现在正无意识的咬紧,皮肤很白,确实比一些坤泽还要美上几分,只是有点瘦,脸上基本上没什么肉。

  

  金钟仁受了蛊惑,抬起右手用大拇指指腹辗了辗他的嘴唇,逼他松开自己,一边用食指在他的下巴摩挲,微微抬起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听得懂汉话么?”

  “回殿下,臣妾听得懂。”

  “嗯,平常交流没问题吧,我给你配了个翻译,看来不需要了。”金钟仁觉得挺满意的,这样至少不用担心语言不通。

  

  都暻秀也乘机打量了两眼金钟仁,看他连眼角都带着绯红,想来是喝的有些醉了,便接话到:“殿下,臣妾伺候您沐浴吧。”

  

  都暻秀此刻又恢复了紧张的状态,金钟仁站起来比他高了不少,显得他更加瘦小了。

  他有些急,连系带都解不开了,金钟仁轻笑,一把握住他的手,解开了那个结,“会脱么。”

  “回殿下,臣妾会。”被兀地握住手,都暻秀的耳朵又红了起来,被金钟仁发现,抬手揉了揉他的耳垂,真可爱。

  

  两个人越靠越近,都暻秀感觉到男人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脸上,气氛有了几分旖旎,都暻秀帮金钟仁脱到只剩个中衣,便解脱般引他到后头净室去。

  

  “您洗吧。我在外头候着。”

  “你是我的皇子妃,又不是什么婢子,不必这样事事躬亲,下人也可以做的事,不必累着自己。”金钟仁觉得他有点太客气了。

  

  “可是您刚刚把她们都遣出去了。”都暻秀委屈地小声说。

  金钟仁有点哭笑不得,“她们你也是使得的,在这府里,除了我,你便是最大的。

  “还有,这水温还合适,你要不下来一起洗了吧。”

  

  都暻秀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大了,疯狂摇头,却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毕竟这是自己的夫君,又咬住了下唇,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不碰你,你放心好了,你是中庸,又没要求你要留下喜帕。”金钟仁愈发觉得他可爱,存着逗弄他的心思,假装要去解他的胸前的系带。

  

  “臣妾自己来就可以了。

  “还有,臣妾,臣妾不是中庸,臣妾还未分化。”都暻秀往后退了两步,撞在了屏风上。

  

  这回轮到金钟仁愣住了:“你十八岁了还没有分化么。”

  “回殿下,臣妾今年十五岁,是王上——呃,父王,他虚报了臣妾的年龄。因为之前约定是臣妾的四姐送来和亲,但是被契丹使臣看上送给契丹了,才派臣妾来的。”都暻秀边观察着面前人的脸色,讨好地说:“臣妾知道这是欺君之罪,希望殿下能念及夫妻名分,别告诉圣上。”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秘密,自然不会到父皇面前去说,那往后那些官夫人之间的应酬你如何去,万一在别家宴席上突然分化,群狼环伺,我不一定能帮你瞒得住。”金钟仁有些头疼,这意味着在自家皇子妃分化之前,都得把他拴在身边了,“你身边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若是你分化成了个乾元,你难道当得这个皇子妃么。”

  

  “臣妾在高丽王庭时并无婢女嬷嬷服侍,这些人都是后来随和亲车队来的,大抵都不知道内情。至于会分化成什么,大姐姐给我吃了很多药,大概会是坤泽的,再不敌也是中庸,他们说我的长相看起来就不像乾元……”

  

  都暻秀并非故意卖惨,事实如此,他在高丽王庭里甚至连个粗使宫女都不如,高丽王把他翻出来扔给大公主将将养了两年多,才养出来这副还算水灵的样子。不过这些大抵没必要告诉眼前人,怕他会嫌弃自己的出身。

  

  “罢了,你先出去吧,我洗好会叫人来换水。”金钟仁酒醒了一大半。

  

  别说他对于床第之事本就不热衷,面对着十五岁的小男孩,也下不去手,怪不得这么小小一个,脸还没自己巴掌大,看来以后得好好养着,小家伙还在长身体呢。

我想当校长

一些手下和大嫂 的前情😋


头马第一次见到小姐的时候还不是头马,还爱穿白衬衫,扣子系到最顶上,头发乖顺地垂在额前。小姐也并不是小姐,那条街很乱,里面有龙潭虎穴和朝开夕落的玫瑰。


他走错房间撞见小姐换裙子,漫不经心地叫住正要夺门而出的人,说你跑什么,过来帮我拉下拉链啊。锁边慢慢咬合,掩住蝶骨上那枚刺青靛蓝色的纹路,他用两根手指捏住锁柄,觉得自己抖得厉害,小姐穿好裙子转过身,懒懒挑起眉眼笑他磨蹭,是不是存什么坏心眼儿偷看呢。


他涨红了脸,收紧拳头想阻止指尖颤抖的余韵,垂下眼争辩说谁要看你,你又不好看。可小姐天生便知道自己好看,她举起酒杯就有无...............

一些手下和大嫂 的前情😋



头马第一次见到小姐的时候还不是头马,还爱穿白衬衫,扣子系到最顶上,头发乖顺地垂在额前。小姐也并不是小姐,那条街很乱,里面有龙潭虎穴和朝开夕落的玫瑰。

 

他走错房间撞见小姐换裙子,漫不经心地叫住正要夺门而出的人,说你跑什么,过来帮我拉下拉链啊。锁边慢慢咬合,掩住蝶骨上那枚刺青靛蓝色的纹路,他用两根手指捏住锁柄,觉得自己抖得厉害,小姐穿好裙子转过身,懒懒挑起眉眼笑他磨蹭,是不是存什么坏心眼儿偷看呢。

 

他涨红了脸,收紧拳头想阻止指尖颤抖的余韵,垂下眼争辩说谁要看你,你又不好看。可小姐天生便知道自己好看,她举起酒杯就有无数男人和她相碰,叼起烟所有人便为她点火,只有他两手空空,坐在角落一杯一杯地喝酒。于是小姐伸出手指挑他的下巴,很暧昧的姿势,但用在十几岁的孩子身上却又缺了点味道,最终变成了对小猫小狗的逗弄。

 

“傻小子。”

 

他觉得自己不傻,甚至于是太过聪明,小姐对他的嘴硬不屑一顾,他也对小姐的嗔怪不以为然。在他心里小姐不是一个“好看”就能形容的。出格的夜店里舞姿大胆,挂在钢管上解开衬衫,光影交错模糊蝶骨上的纹身,狂欢的浪潮怂恿得人不知天高地厚,带他来这里玩的哥哥跟揽过他竞猜女人的台价,他眨眨眼睛突然说,你像个白痴一样,你是不会睡到她的。

 

 

 

 

 

地团写梦家
“丫头,你这样的力度太轻了哦…...

“丫头,你这样的力度太轻了哦……”

“这样吸是不能让叔叔爽的。”

“往深一点……真乖。”

“丫头,你这样的力度太轻了哦……”

“这样吸是不能让叔叔爽的。”

“往深一点……真乖。”

地团写梦家
“小丫头,你长本事了?” “都...

“小丫头,你长本事了?”

“都敢去外边找男朋友了。”

“叔叔对你不好吗?”

“叔叔每天都接送你上下学,叔叔还给你选了那么多漂亮的小裙子。”

“你不喜欢吗?”


“边叔叔,我不喜欢那些小裙子……”

“我,我不想穿女仆裙,也不喜欢黑丝袜和猫耳朵……”

“边叔叔,你放我走好不好🥺”


“不喜欢吗?”

“你不喜欢叔叔吗?”


“喜欢去外边找男人啊……”

“叔叔对你不好吗?”


“啊为肾莫!肿莫样!”(破坏气氛)

“小丫头,你长本事了?”

“都敢去外边找男朋友了。”

“叔叔对你不好吗?”

“叔叔每天都接送你上下学,叔叔还给你选了那么多漂亮的小裙子。”

“你不喜欢吗?”


“边叔叔,我不喜欢那些小裙子……”

“我,我不想穿女仆裙,也不喜欢黑丝袜和猫耳朵……”

“边叔叔,你放我走好不好🥺”


“不喜欢吗?”

“你不喜欢叔叔吗?”


“喜欢去外边找男人啊……”

“叔叔对你不好吗?”


“啊为肾莫!肿莫样!”(破坏气氛)

地团写梦家

当红男爱豆吴世勋拿着大筐子的购物现场(bushi)

当红男爱豆吴世勋拿着大筐子的购物现场(bushi)

白鹿

【开度ABO】百香果柠檬茶(下)

百香果Alpha KAI × 柠檬Omega D.O. 有生子

全文2.7k,大纲文

本来昨晚想重新合在一起发过,但不想辜负宝宝们的粮票和红心蓝手,所以还是分开发啦。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文涉及:开度,灿白

兴起产物,没有主旨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前文请戳 

  

  落地窗外灯火通明,点亮了无边夜幕,都暻秀撑起身子,发现自己被金钟仁接回了他的公寓里。

  

  抱着被子闻了闻自家Alpha...

百香果Alpha KAI × 柠檬Omega D.O. 有生子

全文2.7k,大纲文

本来昨晚想重新合在一起发过,但不想辜负宝宝们的粮票和红心蓝手,所以还是分开发啦。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文涉及:开度,灿白

兴起产物,没有主旨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前文请戳 

  

  落地窗外灯火通明,点亮了无边夜幕,都暻秀撑起身子,发现自己被金钟仁接回了他的公寓里。

  

  抱着被子闻了闻自家Alpha熟悉的味道,都暻秀的鼻子竟然有点发酸,什么啊,怀了金钟仁的孩子就会变得像他一样爱哭么。

  

  但都暻秀好歹是都暻秀,调整完情绪之后,他下床走出房间,看见金钟仁正在做饭,话里有话地刺了他一句。

  

  “小金总今天倒是有空,肯纡尊降贵为我做饭吃,果然是沾了我肚子里孩子的光了。不知道过段时间我把它生下来了,是不是还有机会抱着它跪在你金家门前,求正室夫人放我进门呀。”


  “怎么一觉睡醒又翻脸不认人了,我妈之前是不知道你,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金钟仁关了火,把炒饭从锅里盛出来,端上餐桌,想搂都暻秀却被他躲开,只好继续说道,“而且我也没去啊,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Omega是男是女姓甚名谁。”


  “那你之前告诉你妈妈不就没这些事了么。”都暻秀其实也知道金钟仁根本没按家里意愿去相亲,也明确跟他妈说了不想联姻。

  

  但是当对方助理电话打到自己手机上,问他是不是小金总助理,想问他为什么小金总没来赴约的时候,他脑袋里的弦是崩了的。

  

  金钟仁一般会给别人留两个联系电话,一个是他本人的,一个是都暻秀的,遇到朋友都会介绍说是自己对象,第一次被问是不是金钟仁助理,都暻秀毛都要炸开了。

  

  更别说当时金钟仁出差小半个月,之前根本没有提过自己要相亲,对方还不死心地说自己家少爷是金夫人亲自定的相亲对象,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人,希望小金总能上点心。

  

  啊,这是在阴阳怪气谁是杂七杂八的人,什么少爷小姐封建死了。

  

  都暻秀内心已经在喷火了,但是仍旧保持着自己良好的教养,礼貌地回复到:“好的先生,我会帮您转告金总的。”

  

  然后他想给金钟仁打电话,却被无情挂断了,虽然知道可能并不是故意的,但是正在气头上的都暻秀根本无心思考,一心就是觉得金钟仁故意不理他,和佳人共赴约会了。

  

  此刻好巧不巧刚刚那个助理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跟都暻秀说不用他联系小金总了,都暻秀更是觉得自己Alpha似乎已经搂着别的Omega了。

  

  立马出门去约定的餐厅准备捉奸,谁知道到那里以后服务员说人早就走了。出门的时候又碰到下暴雨淋成落汤鸡,一进车里就头脑发昏。

  

  打电话叫边伯贤来接,又因为没告诉他自己谈恋爱了,心虚不敢告诉边伯贤自己在男朋友家住,任由他把自己带回了自己原来的房子。

  

  为了防止露馅还不让边伯贤进去照顾自己,结果就是自己一晚上晕晕乎乎吐了六回一整晚没睡着。

  

  直到第二天早起,都暻秀还是没收到金钟仁发的消息,连个电话都没有,万念俱灰(误)的都暻秀火速给金钟仁发了个分手快乐的短信,然后把金钟仁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单方面宣布他俩已经分手了。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孕期信息素失调又缺乏安全感敏感多疑又身体不舒服容易孕吐。


  “不是你不让我说么,你说还没做好见我家里人的准备,还说希望你的朋友也不知道,还是我好说歹说你才答应我在我圈子里小小的官宣了一下。

  

  “还有那个人明显不是从我这要到你联系方式的,我那天晚上根本没去你不是后面就知道了么,你回来收拾行李的时候不就发现了我当时还在上海甚至没回国么,你不会以为我当时是和别人共度良宵了吧。

  “那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样给你打视频你没接,我还以为你因为那天下雨睡得比较早,就给你发消息说了晚安,结果你是回了你原来那个家,连网线都拔了的荒废许久的家。

  

  “你说分手就直接消失了,我敲了多少个人才敲到你是因为我妈给我定的相亲——还是我根本没去的相亲跟我分手,我当时都…哇我当时又是易感期……”

  

  金钟仁说着说着就哭出来了,“我觉得你一点也不信任我,然后我到处找你,到你原来的家找你,恰好就碰上朴总从你家出来,他和我擦肩而过,满身都是你的柠檬味,我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呜呜呜……

  

  “我还以为你立马就找了下一个,还比我高比我帅比我壮,幸好后面酒会别人搭桥加上了朴总联系方式,才知道他有Omega了。

  

  “但我当时差一点点就死心了,所以连敲你家门的勇气都没有,灰溜溜的跑去喝酒。”

  

  虽然悲伤的Alpha是没有意识的释放了信息素,但是这样高浓度的信息素一下子充满了餐厅,此刻的都暻秀绝对说不上好受。

  

  只是金钟仁哭的太过于投入并没有发现自己暻秀哥的脸色似乎不太妙,而是因为没听见他的回答,哭得更狠了。

  

  于是都暻秀光荣地腿一软倒地上了,差点没给金钟仁吓傻了,抱着都暻秀不知道怎么办,就一直掉眼泪。

  

  他哭的都暻秀心都要碎了,本来冷静了快一个星期心里就没剩什么气了,只是一直在等金钟仁主动来联系他,而且本来这件事也是因为都暻秀突发奇想闹出来的。

  

  所以现在都暻秀张口语气便软了一半:“我没什么事,你把信息素稍微收一收,太浓了我闻着也很难受,你知道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可能是怀孕了人真的会变得情绪不稳定。

  

  “啊,好荒唐啊,我们俩竟然还因为这点事闹了这么多天。

  

  “你碰到朴灿烈那天是我妊娠反应很不舒服,当时我啥也不知道,就叫边伯贤来陪陪我。结果当时我一闻他身上朴灿烈的味道反应特别大,信息素直接失控了,所以在客厅等边伯贤的朴灿烈也染了一身味道,边伯贤就把他赶下楼了。”

  

  “对不起哥,我应该主动来找你的,易感期也不是借口。得感谢伯贤哥和灿烈哥替我照顾你,所以我们现在算正式和好了对叭。”自家Alpha眼睛大大的,还挂着几滴没干的泪珠,都暻秀真的很容易心软。

  

  “是哥不好,让我们钟仁受委屈了,”然后对着他的嘴巴狠狠亲了一口,“盖个章,就算和好啦。但是现在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心急的Alpha抢先说到:“当然是生下它啊,哥,你不会不想要它吧。”

  

  “我是说我能不能别坐地上了,有点凉。”都暻秀捏了一把金钟仁脸颊肉,“瞎想什么呢,孩子是很好的礼物啊,怎么会不要它,不过你也是够厉害的呀小金总,甚至都没有成结我就直接怀上了。”

  

  金钟仁一把把都暻秀捞起来放在沙发上,“是哥比较厉害才对。啊,为什么要聊这么羞耻的话题,总之,总之——

  

  “都暻秀先生,您知道我很爱您的对不对,所以,您愿不愿意便宜我这个干什么都比较迟钝喜欢睡觉没有那么完美信息素还酸酸的Alpha,和在一起过一辈子么。”

  

  “那就希望金钟仁先生不要嫌弃我的无聊我的内敛我偶尔偶尔的无理取闹和我特别酸的信息素,和我这个平平无奇的Omega度过一生咯。”

  

  “瞎说,哥明明很甜,他们没尝过才说你酸,我尝过我才有资格说是什么味的。”

  

  “差不多得了你。”

  

  “哥我好爱你啊。”

  

  “我也是哦钟仁。”

  

  “孔苏哥,我们明天去领证吧,你爸和你哥真的不会打我的对吧。”

  

  “那这说不准,你妈妈说不定也不答应我俩在一起哦。”

  

  “才没有,我跟我家里人都介绍过你了,他们都很喜欢你的。”

  

  “我记得我们之前还保持着分手的状态吧。”

  

  “我知道孔苏哥肯定不会不要我的,我一定能把你追回来的。”

  

  “真的呀,下次试一试。”

  

  “啊,哥不要了,再也不分开了。”

  

  “好噢好噢”

  

  ……

  

  FIN

白鹿

【开度ABO】百香果柠檬茶(上)

百香果Alpha KAI × 柠檬Omega D.O. 有生子

全文1.6k,很短,私心想写来爽爽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篇涉及:开度,灿白

兴起产物,没有主旨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边伯贤僵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单,又看了眼上面的患者姓名,又看看了自己旁边的人。


  消化不了,拍给灿烈看看。


  几秒钟过后边伯贤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来电显示是“Yeolove!!”

  

 ...

百香果Alpha KAI × 柠檬Omega D.O. 有生子

全文1.6k,很短,私心想写来爽爽

前排提示,本人杂食党,此合集下文章cp很多样,注意看标题,本篇涉及:开度,灿白

兴起产物,没有主旨

OOC勿上升,故事是假的,感情是真的

————————————————————————————


  边伯贤僵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单,又看了眼上面的患者姓名,又看看了自己旁边的人。


  消化不了,拍给灿烈看看。


  几秒钟过后边伯贤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来电显示是“Yeolove!!”

  

  边伯贤盯着身旁的男人一动不动,接起了电话,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里就吵闹起来。

  “啊白白你别害怕!我在来医院的路上了!你先找个椅子坐着别累着自己!放心好了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们下午就去领证!啊啊啊!”

  边伯贤把电话拿的离耳朵远了一点,“我该夸夸你还有心能看的见医院名字,还是该骂你看不见这不是我的检查单啊,看名字啊,这是暻秀的!怀孕的是他!”

  

  电话里一阵沉默,边伯贤继续说,“总之你还是来一趟吧,小心开车。”


  边伯贤叹了口气,把都暻秀按进自己怀里,用信息素温柔地包裹着他,“孔苏啊……”

  “伯贤哥,我……我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但是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边伯贤在心里暗暗骂娘,这种狗血的事还真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啊。“但是,我们还是得联系他啊,就算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你现在这样脆弱敏感的状态也需要你的Alpha陪在你身边。”


  在边伯贤的记忆里,好友都暻秀从来是个洁身自好的小O,家里人也把他保护的很好,因为性格内向安静(误)的原因,他的感情经历基本为零。

  结果现在不仅有一个看上去就恨海情天的前男友,而且还未婚先孕了,边伯贤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和灿烈二人世界过的太多了,忽略了周围的朋友。


  “孔苏啊,听哥哥的话,给他打电话吧。”边伯贤乘着现在都暻秀仍然没缓过来的机会,狠狠占他的便宜,啊,自己本来就是哥哥啊,平时被欺压惯了,可恶。


  “我们俩双向拉黑了。”都暻秀的头压得更低了,因为他情绪的低落,周围的柠檬味突然浓郁了起来,溢出了临时病房,影响到了很多外面的Alpha,边伯贤赶紧对着他的腺体来了一张隔离贴。


  此刻门被敲响了,边伯贤放开了都暻秀,他以为是朴灿烈,于是直接开了门,结果发现面前是一位陌生的Alpha,他有些戒备的开口:

  “先生,您如果是受到刚刚那些信息素的影响,我替他向您表示道歉,但是我朋友孕前期非常脆弱,希望您能远离这里,他的Alpha马上就要来了。”

  

  结果面前的人只是打开了手机,给他看了一张图,并且几近谦卑地说到:“想来您就是边先生,我是金钟仁,这是我无意中看见的朴总发的朋友圈……然后,我就是暻秀的Alpha,可以让我见见他么。”

  

  边伯贤接过手机,一句粗口差点爆出来了,朴灿烈真是大聪明啊,以为怀孕的是自己所以把报告单发朋友圈了,还没分组。

  看共友点赞,面前这位似乎是自家公司的一个合作对象,边伯贤张张嘴想说话面前的人就预料到了。

  

  “您可以退出,查看我的桌面。”——是一张合照,面前的男人搂着暻秀偏过头吻他,暻秀笑得一脸幸福的自拍。


  还留着没换,看来这不是虐恋情深这是余情未了啊,边伯贤咂吧咂吧嘴,还没说话,里面就传来了都暻秀闷闷的声音,“我才不想见你!”

  阿西巴,你们小情侣让不让人说话了还,都暻秀从来没用这种语气跟自己和朋友们说话,呃,传说中的三分哀怨三分撒娇三分甜蜜还有一分楚楚可怜么,嘿嘿嘿。

  

  边伯贤不至于那么没情调,看着眼前眼神里全是乞求的Alpha,给了他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出了临时病房,还贴心地帮他们关上了门,蹦蹦跳跳地下楼去接朴灿烈了。


  金钟仁慢慢走近床边,看到都暻秀用被子蒙住自己,好像这样就可以让金钟仁看不见自己。

  

  好像个企鹅啊,好可爱哦,想…,金钟仁轻咳一声,把都暻秀一把捞进怀里,用自己的信息素一层一层的裹上Omega的身体,轻柔的吻印上了都暻秀的唇,含糊不清的说:

  

  “孔苏哥,要不要考虑让孩子爸上岗呢。”都暻秀被吻的迷迷糊糊的,胡乱嗯嗯两声,周围熟悉的百香果香味让他的全身心都放松下来,他竟然睡着了。

  

  

  Maybe tbc.

地团写梦家

EXO×你|是新年!

一早就被耳边烦躁的声音吵醒。昨晚熬夜看春晚嗑瓜子儿,今天上午根本起不来。

“一咯那~一咯那~一咯那!”


听声音就知道是朴灿烈干的好事,这家伙正拿着小喇叭放在你床边喊着,精神得根本不像正常人。


“哎西……朴灿烈你烦死了!”你从被窝里爬起来,狠狠捶了他一下,“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嘛🥺超级困的😭”

“快起床啦,孔苏和艺兴哥都在准备午饭呢”,朴灿烈放下小喇叭,嘴角咧到了耳根,“我给你热了粥,啧啧啧不用谢我嗷~”


刚起床的小丫头脸红扑扑的,毛绒绒的兔子睡衣还没摘掉帽子,兔耳朵垂到肩膀上,头发也乱糟糟,显得有点可爱。朴灿烈站在原地看呆了,不好意思地捂住爆红的脸。


“真可爱……”...

一早就被耳边烦躁的声音吵醒。昨晚熬夜看春晚嗑瓜子儿,今天上午根本起不来。

“一咯那~一咯那~一咯那!”


听声音就知道是朴灿烈干的好事,这家伙正拿着小喇叭放在你床边喊着,精神得根本不像正常人。


“哎西……朴灿烈你烦死了!”你从被窝里爬起来,狠狠捶了他一下,“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嘛🥺超级困的😭”

“快起床啦,孔苏和艺兴哥都在准备午饭呢”,朴灿烈放下小喇叭,嘴角咧到了耳根,“我给你热了粥,啧啧啧不用谢我嗷~”


刚起床的小丫头脸红扑扑的,毛绒绒的兔子睡衣还没摘掉帽子,兔耳朵垂到肩膀上,头发也乱糟糟,显得有点可爱。朴灿烈站在原地看呆了,不好意思地捂住爆红的脸。


“真可爱……”

“Σ(ŎдŎ|||)ノノ朴灿烈你你你!干嘛!”你这才意识到朴灿烈已经盯着你看了很久,推着他往外边走,“快出去快出去!我还没换衣服呢!”

“不是,我只是……”


“朴灿烈闹够了快出来,人家女孩子换衣服呢,你乱看什么啊。”门外传来金俊勉的声音,“出来帮暻秀切菜,厨房还忙着呢。”

“啊啊知道了……”朴灿烈不满地嘟囔着挪了出去,只留下你一个人。


嘶~今天穿什么好呢?新年第一天穿红色的比较喜庆吧?

不行不行,浑身都穿红色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看了看衣柜里的针织裙,就这个啦!上回珉锡欧巴说喜欢这个来着,嘿嘿……


满心里都是金珉锡的小丫头洗漱完之后,哒哒哒几步跑到客厅里打算拜年(要压岁钱)


“啊,爱丽醒啦,快来喝粥”,金俊勉守在餐桌旁,见你走来笑嘻嘻地推过来一碗热热的粥,“对胃好的。”

“啵啵啵^3^欧巴贴贴~”你接过勺子呼噜呼噜地喝起来,“欧巴最好啦!”

“其实是灿烈热的粥啦……”金俊勉害羞地抓抓脑袋,兔子脸粉红一片,两只手也捧住了脸颊低下头。

在厨房帮忙切菜的朴灿烈闻言,放下菜探出脑袋,“就是!粥是我热的!你怎么不谢我……”

“朴灿烈滚回来切菜。”厨房那边的都暻秀不满地咳嗽了一声,伸手薅住朴灿烈的卷毛拽了回去,“一天天没正经样子,做饭不好好做干嘛去了……调戏人家有对象的小爱丽,像什么样子……”


都暻秀最后一句话像是故意说给你听的,语气显而易见有些不开心。自从上回你和金珉锡心照不宣地在一起之后,所有成员都自觉地保持着距离。本以为最平淡的应该是都暻秀才对,没想到平日里温柔体贴的都暻秀这下彻底坐不住了,话里话外都有些闹脾气。


“大过年的说什么呢这是”,一边的张艺兴暗戳戳地揪揪都暻秀的衣角,“发脾气不吉利的。”

都暻秀暗自闭上了嘴,低头继续铛铛铛切菜。张艺兴悄悄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示意你过去。


“你看这是什么”,张艺兴带着手套从案板上拿起一片肉肉喂到你嘴边,“张嘴,啊——”

吧唧吧唧嚼了几下,香香的味道立马唤起了你的味蕾:

“啊啊啊!腊肉!就知道艺兴哥最爱我啦!”

“就知道你想吃,特意从中国带来的”,张艺兴笑着转过身继续切菜,“一会儿我用辣椒炒着吃,可香了。”

“安怼,我不能吃辣椒的”,朴灿烈一边洗菜一边插嘴。

客厅里晃荡着的边伯贤也开了口:

“我也不能。”

“又不是给你俩做的。”张艺兴捏捏你的小脸,“是给我们小爱丽做的。”


边伯贤:🥺我不是蕾伊哥最喜欢的那个了吗


“行了吧你,快出来,别给人家做饭的人捣乱了”,边伯贤咋咋呼呼地溜过来拉着你的袖子往客厅拽。

“边伯贤你干嘛!我刚进……”

话音未落边伯贤就冲你疯狂使眼色,小嘴儿往客厅那边努嘴:

“大哥快坐不住了,去哄哄。”


偷偷看了一眼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金珉锡,因为不会做饭所以插不上什么手帮忙,只好坐在沙发上等你。没想到自家的小丫头居然去找其他成员打情骂俏的……这像话吗?


“见到好吃的就走不动路了吧”,金珉锡提溜住你的小耳朵,“还让别人喂你吃肉肉……”

“啊啊啊,金珉锡放手,疼,好疼的……”小丫头捂住耳朵哭唧唧,你知道金珉锡吃撒娇这一挂的。

果然,前一秒还醋意满天飞的金珉锡立马绷不住了,噗一下笑出来:

“之前还叫个欧巴来着,现在都直接叫名字了吗?”

“欧巴抱🥺”你咬咬牙扑到他怀里,“最喜欢你啦,以后再也不敢胡闹了……”


内心:不怪我,是你的成员们太帅了🤤


厨房里的都暻秀听到客厅里腻腻歪歪的声音,轻飘飘地哼了一声。

“酸臭的小情侣……”


“欧巴新年快乐~”眼珠转转,伸手去做要红包的动作,“欧巴,钱钱,饿饿~”

“都多大了还要压岁钱”,金珉锡把你抱到大腿上,“小孩子脾气。”

“不行不行,红包!”

金珉锡吧唧一下亲在你脸上,手掐住你的小脸:

“够不够?”

脸被他掐住,小嘴儿只能被迫嘟起来,显得无辜又可爱:

“呜呜,欧巴耍赖😣”


另一边刚从卧室里出来的金俊勉手里还拿着红包和小礼物:

“爱丽,你刚刚要的红包我刚拿出来,你……”

话音未落就撞见了和金珉锡腻腻歪歪卿卿我我的你,金俊勉立马手足无措地咳嗽了一声,红包和小礼物放在沙发上:

“额,先放这里了,记得收起来……我先走了……”


“你看人家俊勉欧巴”,你拿起红包在金珉锡眼前晃晃,“我就说了一句,人家就记在心里了。你都不给我红包呜呜~”

“小财迷。”

“不是!”

“那就是小色鬼。”


这边打打闹闹,另外一边也热闹得很。游戏房里传来吴世勋和金钟大震耳欲聋的笑声,两个人正抱着游戏手柄玩得上头;刚起床的小熊金钟仁揉着眼睛抱着抱枕被吵醒,哭唧唧地怨恨打游戏的两个人把他吵醒。

……当然了后续就是没一会儿游戏房里传来了三个人的笑声。


金钟仁:我也不想就这么上钩,但是游戏真的好好玩🥺


香喷喷的烟从厨房里飘出来,朴灿烈嘿嘿傻笑着从厨房端着菜:

“吃饭啦!钟大快来!还有钟仁别打游戏啦~吴世勋滚出来快点!”


“你凶我😭”吴世勋委屈巴巴地坐在饭桌跟前,“朴灿烈你区别对待😭”

“闭嘴,趁热吃吧”,朴灿烈朝你这里挑挑眉,转头对着吴世勋挤眉弄眼,“要不一会儿就被小爱丽吃没了。”

“朴!灿!烈!”

“啊啊啊孔苏你看🥺爱丽欺负我……”一米八几的朴灿烈缩成一团躲到都暻秀背后,大大的眼睛还挤出几滴眼泪。

“朴灿烈吃饭,讨厌死了”,都暻秀拍掉朴灿烈的爪子,“再闹晚上不给你抱了。”


你:?晚上?抱?!


所以……这是吃到了什么瓜……😨


堵柜门的金俊勉悄悄拉过你到角落里嘀嘀咕咕起来:

“你还不知道,灿烈和暻秀早就在一起了。”

“?!我怎么不知道……”

“哪能让你都知道”,金俊勉神神秘秘地笑了一下,“不然你这样的小嘴儿又该乱说了。”

“那不对啊”,你想了想,“既然这样,我跟珉锡欧巴在一起之后,迪欧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他是在伤心你不告诉他”,金俊勉摊开手,“人家一直把你当成最喜欢的妹妹,结果你谈恋爱了还瞒着人家。”

“没了?”

“还有就是,灿烈总是找你,暻秀才不开心的……”


“哼💢原来这么多事情瞒着我”,你叉着腰,挺起小胸脯瞪着金俊勉,“你说,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金俊勉小心翼翼地戳戳手:

“确定要听?”

“嗯嗯!”


“那啥,其实XIUMIN喜欢你这回事,我们都知道,还一起给他出谋划策怎么追到你来着……”


你:终究是我被蒙住了


不远处的金珉锡死死盯着你和金俊勉,饭都吃不下去了。

“啧,说什么了,还瞒着我?”

“没什么”,你看看一旁的都暻秀又看看朴灿烈,小声在金珉锡耳边回答,“一会儿告诉你。”

“啊,连男朋友都瞒着,真讨厌……”猫猫委屈地撇撇小嘴。


剩下一半的成员们压根没这么多小心思,都着急着吃饭,吧唧声不绝于耳。

“哥,这不公平🥺”金钟仁哼唧一声,看着金珉锡不断给你夹菜的样子,不满意地反抗,“爱丽都吃多少炸鸡了,我一口也没吃上……”

“就是就是”,吴世勋附和着发牢骚,“还有鱼,半条都是爱丽吃掉的 我才吃了这么一点……”

“不吃可以不用吃。”


“你偏心!见色忘友!”吴世勋不甘地拿起勺子喝汤,故意把声音弄得呼哧呼哧响。

“哎西烦死了,吴世勋小点声,别吧嗒嘴……”坐在一边默默吃饭的都暻秀啪一下打在吴世勋的后脑勺,“再烦人打歪你的小脑袋。”


吴世勋:😭他们欺负我


饭后。

“刚刚要说什么?”金珉锡抱起你放在大腿上坐好,“说吧。”

“啊啊啊金珉锡放我下去”,你的小手乱晃着拍他胸口,“不行不行,还在客厅不可以这样搂搂抱抱的……”

“说不说?”金珉锡伸手去痒你的小肚子,敏感的小丫头立马被弄得咯咯直笑:

“痒死了!金珉锡放开我!哈哈哈哈哈好痒哈哈哈哈哈哈~”

“那还说不说?”

“我说我说,金珉锡讨厌”,你顺势搂住他的肩膀,“俊勉欧巴告诉我,灿烈欧巴和迪欧早就在一起了?”

“是啊,我们都知道。”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

“连你也不告诉我?!”


“不闹了不闹了”,金珉锡亲亲你的小脸,“我觉得迪欧不开心的事情,你应该去跟人家聊聊。”

“你不介意吗?”

“不会的”,金珉锡捏捏你的脸,“如果你不随便动手的话。”


找到都暻秀的时候,他还在逗朴灿烈开心呢。见你在门口等着,起身对着朴灿烈眨眨眼。

“爱丽有事要跟我说,你一个人待会儿嗷。”

“有什么事情还要瞒着我……”朴灿烈不开心地撅起小嘴儿。


都暻秀啪叽一下把门关上,靠在墙上低着头。

“对不起迪欧哥哥,我不该瞒着你谈恋爱的事情。”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的”,都暻秀支起下巴。“我没生气。”

“你明明就是生气了”,你咬着嘴巴,“最近都不理我了……”


“大哥那么喜欢你,你总是跟其他成员打打闹闹的,他心里会不好受的。”

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不管怎么说误会都解除了,不然晚饭就没机会缠着迪欧做饭吃了……这样想着,你哒哒哒走到游戏房抓起打游戏的三个人:

“别打游戏了,快去陪我放烟花!”


“不行不行,打完这盘!”

“啊喂~~吴世勋你认真点!都打歪了!”


金钟仁看看游戏又看看你,还是决定陪你出去。

“爱丽,我陪你去吧。”


“还是钟仁最好!”小丫头故意放大了声音给剩下两个人听,“钟仁我们走,顺便去吃炸鸡!”

“什么?炸鸡!”吴世勋咕噜一下爬起来,“我来啦嘿嘿🤤”

“炸鸡!我也来啦!”金钟大也爬了起来,“我想吃蜂蜜芥末酱!”


哼,还是吃的重要。


“汤好啦”,都暻秀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是爱丽想喝的哦!”

“啊啊啊欧巴啵啵啵!”

“原来有好吃的就随便亲亲吗”,金珉锡拎起你往沙发上坐,“是胆子大了吧?”

“疼😣不许捏了呜呜🥺”


“要喝酒的举手?”吴世勋打开冰箱,“我要喝冰的。”

金珉锡也开口点餐:

“两瓶烧酒,如果可以的话再带一罐白兰地。”

“我我我我也想喝!”你从金珉锡身上跳下来,“就一罐!”

“安怼”,金珉锡把你逮回来,“不可以喝酒。”

“就一点,就这么一点……”你鼓起腮帮子撒娇,“求求你🥺”

“不行,撒娇也不行。”


“好吧……”你咬着牙,“那我跟伯贤欧巴走了嗷!伯贤欧巴也不喝酒,我们两个去喝果汁!”


边伯贤:大哥你听我说,我是被迫的我没有抢你对象


“啪嗒🎆”

“你们看,外边的烟花好漂亮!”


“新年要许什么愿呢?”


几个人在心里默默地许愿。


金珉锡:喜欢爱丽,想和爱丽永远在一起

金俊勉:接下来的一年,大家也幸福下去吧

张艺兴:染色体的小花盆早日出道!还有EXO的各位永远在一起永远幸福

边伯贤:想快点学好中文

金钟大:一直唱歌就够了

朴灿烈:嘿嘿我的嘟嘟嘿嘿嘿🤤

都暻秀:希望灿烈少说点话

金钟仁:新的一年可以有人请我吃炸鸡!

吴世勋:想焯到俊勉哥切拜


你:EXO的所有人都要好好的呀❤️


烟花爆开,愿望会实现的吧?

耿耿
  看见这张里的osh,   ...

  看见这张里的osh,

  好想成为他手里的玩物啊!😭😭😭😭😭😭😭😭😭😭😭😭

  好想被他supermarket一下下(⑉꒦ິ^꒦ິ⑉)

  不对,是很多下😭😭😭

  看见这张里的osh,

  好想成为他手里的玩物啊!😭😭😭😭😭😭😭😭😭😭😭😭

  好想被他supermarket一下下(⑉꒦ິ^꒦ິ⑉)

  不对,是很多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