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SC

666浏览    52参与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再也不拖更了对不起…前段时间换手机忘记了LOFTER的存在…吓得我连更两章…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Chapter 8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第二天一个大早,吴世勋就起床了。他在衣柜里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一条自己觉得既合适又好看的衣服,磨蹭了半天,才勉强在白色体恤套了一条牛仔外套,然后就是运动裤搭配运动鞋。


他又照了半天的镜子,把自己昨天才刮过的胡子又刮了一遍。再是细细的拨棱着自己的头发,搞出了个中分的发型。


最后他又觉得空着手去不好意思,在厨房里鼓捣半天做了四份便当装在袋子里。


忙好了一切就检查了一圈房子。水电,煤气,电闸…吴世勋觉得自己完...

再也不拖更了对不起…前段时间换手机忘记了LOFTER的存在…吓得我连更两章…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Chapter 8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第二天一个大早,吴世勋就起床了。他在衣柜里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一条自己觉得既合适又好看的衣服,磨蹭了半天,才勉强在白色体恤套了一条牛仔外套,然后就是运动裤搭配运动鞋。


他又照了半天的镜子,把自己昨天才刮过的胡子又刮了一遍。再是细细的拨棱着自己的头发,搞出了个中分的发型。


最后他又觉得空着手去不好意思,在厨房里鼓捣半天做了四份便当装在袋子里。


忙好了一切就检查了一圈房子。水电,煤气,电闸…吴世勋觉得自己完全像个家庭主妇,他扶了扶额,这时收到了朴灿烈发来的语音。


「世勋,我到楼下了,你好了吗?」


吴世勋听得出来他语音里略带兴奋的调子,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回了句。


「这就下来。」


等他到车上的时候才发现朴灿烈早把金钟仁接来了,哦对,还有金钟仁口中的那个“伴儿”。


金钟仁坐在后座,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又指了指旁边的女孩儿。


“世勋,我朋友,林溪。”


吴世勋回头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你好。”


身后的女孩挽了挽头发害羞的低着头:“你好。”


吴世勋回过身才意识到自己最后上车却还坐在副驾驶,破有一种女主人的气势。想着又被自己吓到了,为什么最近脑子里都是这种奇怪的东西。


“吃过早饭了吗?”


吴世勋扭头,发现朴灿烈带着笑眼看着自己。


“好像…忘了。”


朴灿烈笑出了声,又顺手揉了揉了把吴世勋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从车旁的暗格里拿出一份麦当劳递给他。


“就知道你没吃,笨蛋,怎么这个习惯还不改改?”


吴世勋一时间忘记了恼怒,只是感到朴灿烈指尖的温度还留在他此刻凌乱的发梢间。


“嗯?怎么了?”朴灿烈伸出大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吴世勋这才回过神来,接过早饭。


“没…没事,谢谢。”


“嗯,没事我们就出发啦。”朴灿烈发动汽车。


“耶嘿!出发咯!”后桌的金钟仁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叫一声,到时候很好的活跃起了气氛,朴灿烈打开车载音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


只有吴世勋红着耳根,怀揣着少男心事啃着油条。


而浑不知身旁的朴灿烈将一切尽收眼底后扬起了一抹不易发觉的弧度。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Chapter 7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昏黄的灯光倾斜的洒在吴世勋敲打着键盘的指缝间,洁白的墙面上映射出他无与伦比的下颚线。


虽说实习生在实习期是无需在公司早晚打卡,而西式集团这样大公司,却仍然会在实习期给实习生发布一定指标的任务,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的实习生就会被pass。


吴世勋最后敲下回车键,伸出修长的手指摘下了鼻梁上的银框眼镜,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


他放下电脑正要起身准备洗漱,却正巧收到了一条信息。吴世勋猜八成又是什么软件的推送消息,就兀自走进了洗手间。


-视角切换


朴灿烈合上了手里的文件,...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Chapter 7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昏黄的灯光倾斜的洒在吴世勋敲打着键盘的指缝间,洁白的墙面上映射出他无与伦比的下颚线。


虽说实习生在实习期是无需在公司早晚打卡,而西式集团这样大公司,却仍然会在实习期给实习生发布一定指标的任务,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的实习生就会被pass。


吴世勋最后敲下回车键,伸出修长的手指摘下了鼻梁上的银框眼镜,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


他放下电脑正要起身准备洗漱,却正巧收到了一条信息。吴世勋猜八成又是什么软件的推送消息,就兀自走进了洗手间。


-视角切换


朴灿烈合上了手里的文件,身旁的秘书恭敬道:“朴总,今天的合同就这些,还有明天和边总的会议推迟了,原因是他身体不适。”


朴灿烈转了转手腕上的表,“嗯,那我明天就是没有行程了?”


“是的,朴总。”秘书再次恭敬的弯下腰。


“好,你可以下班了。”


等到秘书离开了办公室,朴灿烈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点开吴世勋的微信对话框。


「世勋,明天我休息,一起去露营野炊怎么样?」


……


等了五分钟没有回应,朴灿烈以为是吴世勋觉得和自己单独相处不自在,又紧张的加了一句。


「叫上钟仁一起吧。」


……


依旧没有回复。而彼时的吴世勋正愉快的淋着浴。


朴灿烈烦躁的抓了把头发,拎起西装走出办公室准备回家。


-时间切换


等到吴世勋终于洗完澡,和周围冷空气格格不入的热的水蒸气从他的臂膀之间飘散出来,像从画报里走出来的水仙之神纳西索斯。


他拿起手机,这才发现之前收到的信息是朴灿烈发的,他急忙擦干手上的水珠来回信息。


「好,去吧。」


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太妥当,着急的在脑子里构造解释,打了又删,最后只是直白的发了一句。


「刚才在洗澡。」


发完便一边趴着用毛巾擦着没有干的头发,一边盯着手机等回信。


而朴灿烈在家门口停下车后就看见了回信,尤其是看见他的小孩后面那句明明很急切在意又装作无所谓态度的苍白解释,他更是笑的眼睛都没有了。


他笑着回道。


「记得带件换洗衣服,和钟仁联系一下,明天早上八点我去你家门口接你。」


「好。」


吴世勋息屏手机后翻了个声躺在床上,放空的看着天花板。


露营的意思…就是会睡在一个帐篷里了吗…?


想着想着不由得耳根燥热,他回过神来给了自己一巴掌,拿起手机给金钟仁发信息,金钟仁秒回。


「好啊!我能不能带个人一起去?」


吴世勋也没多想,就转告了朴灿烈,毕竟要征得主办方的同意,也没想到朴灿烈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其实朴灿烈心里求之不得金钟仁找个伴儿,本来他就是因为怕吴世勋不适应,不得已才拉出来的,这样倒好,没有人会打扰他和他的小孩独处了。


(官方吐槽:朴灿烈你个心机boy)










EXO图片资源

【吴世勋】ins 更新:기도하겠습니다

【吴世勋】ins 更新:기도하겠습니다

Asuncemb

我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我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EXO图片资源

【EXO-SC】

200105 Golden Disc Awards唱片部门 EXO-SC本赏获奖VCR

大家好 我们是世勋 灿烈

多亏了粉丝们给予很多的喜爱

《What a Life》在金唱片专辑部门获得奖项

真的非常感谢

以后也会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给大家

请大家多多喜爱,多多期待

谢谢大家

【EXO-SC】

200105 Golden Disc Awards唱片部门 EXO-SC本赏获奖VCR

大家好 我们是世勋 灿烈

多亏了粉丝们给予很多的喜爱

《What a Life》在金唱片专辑部门获得奖项

真的非常感谢

以后也会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给大家

请大家多多喜爱,多多期待

谢谢大家

Dawn

【EXO–SC】前辈,我有后台①

(非竹马cp向同人)(流水账文体)(时间线超乱)(虽然是娱乐圈背景但不是现实向)

我可能是SM有史以来背景最吓人的练习生吧,毕竟是制作人李秀满先生的亲侄女啊。

由于从小家里就和叔叔家走得近,受到影响的我也从小练习唱歌跳舞,要说实力的话一点也不比现役练习生们差,父母也很支持我的idol梦想,但是由于兴趣的原因是已经上完了大学才走后门进入公司的,22岁超高龄练习生。

说实话,我的实力已经足够出道了,做练习生只是为了学习一些必备的技能,比如找镜头找角度之类的。即使是这样,歌舞的练习也是不能停的。

练习室

我练习时很喜欢用同公司前辈们的歌,毕竟是秀满叔中二之魂的极致体现,节奏感强烈的歌很适合...

(非竹马cp向同人)(流水账文体)(时间线超乱)(虽然是娱乐圈背景但不是现实向)

我可能是SM有史以来背景最吓人的练习生吧,毕竟是制作人李秀满先生的亲侄女啊。

由于从小家里就和叔叔家走得近,受到影响的我也从小练习唱歌跳舞,要说实力的话一点也不比现役练习生们差,父母也很支持我的idol梦想,但是由于兴趣的原因是已经上完了大学才走后门进入公司的,22岁超高龄练习生。

说实话,我的实力已经足够出道了,做练习生只是为了学习一些必备的技能,比如找镜头找角度之类的。即使是这样,歌舞的练习也是不能停的。

练习室

我练习时很喜欢用同公司前辈们的歌,毕竟是秀满叔中二之魂的极致体现,节奏感强烈的歌很适合做训练的背景音。今天就选用了EXO前辈的Tempo。

由于特殊的身份,叔叔给我留了一间单独的练习室,大家只知道是上面划出来的,却不知道是来自最高层。我正好也没什么负担了。

正在和着节拍卷腹的时候,有什么人进入了练习室。

“喂,你出去吧。”来人的声音还算好听,有点前段时间刚出道的Wendy前辈(虽然论年龄是我的妹妹)的感觉,但是初次见面就叫我从练习室里出去,而且也不用敬语,究竟是什么人啊。

我按下音响的暂停键,回头朝门口看去。

那是一个留着金色大波浪发型的女人,眼尾吊着,而且是大双眼皮,颧骨高高的,脸上肉很薄,看上去有些凶狠之相,如果没有风格独特的女团来匹配的话,应该很难出道的。这人现在是素颜的状态,看得出保养得不太好,应该有25岁以上了,公司很少会留25岁以上的练习生的,难道这人的实力很强?

“不好意思,不过,请问您是谁?”我特意咬重了敬语的发音。

“难道还有人不知道我吗?”那女人甩了甩头发,“行,我告诉你,我是张月霞。”

张月霞?我险些笑出了声。

这不就是那个盼着爬叔叔的床出道结果只是搭上了副部长的那位吗?

秀满叔有时候也会提起她,张月霞搭上的那位副部长能力不错,所以叔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随她留在公司,等那位副部长什么时候玩腻了再随她离开。

“您觉得13号练习室怎么样呢?如果没看错的话我看到那里刚走了几个人。”我虽然还是维持着礼貌,但是语气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呀,你没听懂吗,小丫头,我就要你这间!”

我皱了皱眉,不明白她为什么对我有这莫名其妙的敌意,明明是初次见面啊。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冷笑一声走到我面前,直接用手指指着我说:“我知道你年轻,想勾引张副部长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劝你省省,就算他能给你弄来一间独立练习室,那也不过如此而已。你不要以为仗着年轻就可以把我挤下来!”

呵,居然以为我和她一样想靠那个油腻男上位。

“不好意思,如果您真的觉得那位张副部长很厉害的话,麻烦去问问他社长的侄女叫什么名字。”

我把她推出门外,拿起放在角落的毛巾和水,锁上门走了——叔叔给了我这间练习室的钥匙。

今天就当认识一下这个张月霞吧,反正我是没那个心情继续练习了,也并不想和那种人多纠缠。


题外话:练习生时期应该只有这一章,还有这种讨厌的角色也不会多出现的,很快就可以出道谈恋爱啦!

朴西西CHANYEOI的小迷妹

恭喜灿烈获腾讯音乐最受欢迎海外歌手~​🎉🎉🎉
来给大家song福利啦
评论yeol,聊天si我,就可以免费获得灿烈同款帽子 ,exo-sc签名照,小六专辑,爱丽棒,快来评论si我吧,免费领取哦❤
而且灿烈全程用中文和粉丝发布感谢视频和获奖感言。真的让喜欢EXO、喜欢灿烈的粉丝们非常的感动😄
灿烈在获奖感言中还说,感谢EXO--L,团魂炸裂~💞
希望灿烈之后能够带来更好的作品啦~🌹🌹🌹

恭喜灿烈获腾讯音乐最受欢迎海外歌手~​🎉🎉🎉
来给大家song福利啦
评论yeol,聊天si我,就可以免费获得灿烈同款帽子 ,exo-sc签名照,小六专辑,爱丽棒,快来评论si我吧,免费领取哦❤
而且灿烈全程用中文和粉丝发布感谢视频和获奖感言。真的让喜欢EXO、喜欢灿烈的粉丝们非常的感动😄
灿烈在获奖感言中还说,感谢EXO--L,团魂炸裂~💞
希望灿烈之后能够带来更好的作品啦~🌹🌹🌹

独角兽国王

侠客行

我又开坑了T T

架空

我也不知道啥人设

随便写写,大嘎随便看看

0.

元衡七年,九州动乱,妖魔横行。

 

吴世勋奉师命下山斩妖除魔,以护九州安定。

 

1.

“呼——”吴世勋哈了口气搓搓冻红的指尖,巴巴望着朱红大门,等那人将自己接进府去。

 

“世勋!”人未至,呼声便已传了出来,朴灿烈裹着披风快步走了出来,明眸璀璨,一如当年。

 

多年未见,再见面却是毫无生疏之感,只觉时光当真走的太快,当初并肩的少年都已然长成了一副新模样。

 

朴灿烈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带着吴世勋走。一边走一边念叨,“来了直接进来就好,...

我又开坑了T T

架空

我也不知道啥人设

随便写写,大嘎随便看看

0.

元衡七年,九州动乱,妖魔横行。

 

吴世勋奉师命下山斩妖除魔,以护九州安定。

 

1.

“呼——”吴世勋哈了口气搓搓冻红的指尖,巴巴望着朱红大门,等那人将自己接进府去。

 

“世勋!”人未至,呼声便已传了出来,朴灿烈裹着披风快步走了出来,明眸璀璨,一如当年。

 

多年未见,再见面却是毫无生疏之感,只觉时光当真走的太快,当初并肩的少年都已然长成了一副新模样。

 

朴灿烈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带着吴世勋走。一边走一边念叨,“来了直接进来就好,他们不会拦你的……怎么穿这么少?快进屋暖暖。”朴灿烈把吴世勋推到火炉旁,用自己的披风把人包起来还顺带塞了一个汤婆子。

 

吴世勋脸埋在披风上的皮毛里,眯着眼笑,说没必要。朴灿烈瞥他一眼哼哼着说:“到时候又要我跑出跑进地照顾你!”

 

朴灿烈的确照顾了吴世勋很多年,从8岁相遇到16岁吴世勋上山修炼,把吴世勋从瘦瘦小小的甘蔗一棵照顾到风华绝代,名动京城的小公子,从整天只会喊哥哥的跟屁虫照顾到能独当一面在争鸣台一鸣惊人被国师收作关门弟子的天才少年,整整八年,似兄似父似友。

 

“此次下山可是为了南疆之事?”朴灿烈用一双大掌将吴世勋的手握住,又搓了搓。

 

吴世勋由着他摆弄,懒懒靠在摇椅上,先前在寒风中略显得苍白的脸已被捂得泛起了薄薄的红,“嗯……师父说,近来异象频出,有天下大乱之兆。”

 

朴灿烈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一眼吴世勋,停顿了一会儿,问道:“何时出发?”

 

“待师兄回京,我与师兄一道出发。”吴世勋明白朴灿烈方才是想挽留他,担心他受伤,最后还是放手任他去了,于是又添一句安慰,附赠一张明媚笑脸,“会没事的,哥哥别担心。”

 

2.

“哥哥别担心,我定能降服城中大妖的。”

 

小小少年怀抱着剑与理想,驾马向那座已然变为人间炼狱的城池赶去,单薄的背影淹没在火光里。

 

朴灿烈在军营里等了许久,等到天光乍破也没等到吴世勋回来。他站在城外,紧紧盯着城内,火烧的比原先更旺,张牙舞爪的晃得朴灿烈心慌。

 

突然火光中冲出一道白色的影子,满月驮着满身血的吴世勋向朴灿烈奔来。去时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是满身伤痕昏迷不醒,白马身上都染了不少血。

 

 

朴灿烈猛地睁开眼,梦中吴世勋浴血的模样仿佛还在眼前,梦中的心悸也犹在。

 

随手抓一件披风披上,朴灿烈走到吴世勋的房门外,抬手示意守夜的护卫噤声,推开门悄悄地走了进去。梦中重伤的人还在安睡,朴灿烈站在床边看了很久,伸出手轻轻摩挲吴世勋的脸颊,目光眷恋。

 

“咔哒。”朴灿烈将门合上,叮嘱了守卫几句,回了房。吴世勋睁开眼,摸着自己的脸叹了口气。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

还是缘更

我是挖掘机鸽子精我有罪

咕咕咕

move.pcyy
exo-sc冲冲冲!!

exo-sc冲冲冲!!

exo-sc冲冲冲!!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灿勋

Chapter 6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吴世勋不对劲。


金钟仁最近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自从上次和朴灿烈三人一起吃过晚饭后,吴世勋每天都满面春光。


“你为什么实习期不用去上班还能拿工资?你是不是走后门了?”


“放你的屁。”吴世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架,给了金钟仁一个鄙夷无比的白眼。


“我们这是正经公司,聘用的都是高学历,待遇比公务员都好,所以当然轻松。”


金钟仁露出一副吃了煤球的表情:“啧啧,你瞧瞧,还没正式进公司呢就开始一口一个我们公司了...你跟我说说,朴灿烈送你回去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吴世勋明显一滞,敲键盘的手指微微...

Chapter 6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吴世勋不对劲。


金钟仁最近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自从上次和朴灿烈三人一起吃过晚饭后,吴世勋每天都满面春光。


“你为什么实习期不用去上班还能拿工资?你是不是走后门了?”


“放你的屁。”吴世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架,给了金钟仁一个鄙夷无比的白眼。


“我们这是正经公司,聘用的都是高学历,待遇比公务员都好,所以当然轻松。”


金钟仁露出一副吃了煤球的表情:“啧啧,你瞧瞧,还没正式进公司呢就开始一口一个我们公司了...你跟我说说,朴灿烈送你回去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吴世勋明显一滞,敲键盘的手指微微僵在原地。


他突然想起那天在车里朴灿烈伸手想要抚摸他脸的模样,不禁脸红漫上耳梢。


吴世勋那时根本就没睡着。


他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或许也正期待着朴灿烈有所作为,只是这小心机是永远被这狐狸藏在眼底的。


“喂!”吴世勋猛然被拉出思绪。


“我喊你四遍了哥哥?你想什么龌龊呢耳朵这么红?”金钟仁愤愤的踹了一脚吴世勋的椅子。


“想你妹。”吴世勋浮上脸颊的两朵粉红被他毫无痕迹的掩盖。


“朴灿烈刚才给我发信息让我把你的微信推给他,我已经推了。”金钟仁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我还有策划没写完,我先溜了,哎我这把老腰啊...”


金钟仁走出吴世勋的房间,冷静持续到他关上门的那一刻,下一秒,吴世勋猛的起身找手机。


果然,打开微信,通讯录一个小红点。


点开。


ID:Cx30


什么奇怪的id....吴世勋汗颜。


随及点开头像。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头像就是朴灿烈本人。


吴世勋点开大图,照片上的朴灿烈梳着狼奔头,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外套敞开,内衬的马甲尽显腰身,他双手环着,手腕上是他从上学时就爱戴的劳力士水鬼系列。面无表情,皱着眉头,任谁看了一幅冷峻的模样。


吴世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勾起了嘴角,伸出右手食指点击。


通过。


-视角切换


“叮咚。”


朴灿烈划开屏幕。


Id:吴熏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朴灿烈迫不及待的打起字。


【世勋啊,是我,灿烈啊。】

【表情包】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发来的那只扭屁股的小鸡的表情包笑出了声,咧着嘴打字。


“嗯。”


嗯???


朴灿烈看着手机抓狂。吴世勋那小子都不开心一下吗?他不甘心的继续发信息。


【以后就再也不怕找不到你了,一定要给我发信息啊。】


【好。】


朴灿烈啪的把手机甩在办公桌上。


“好你个兔崽子,行,我不急,欠了我这几年的感情,看我怎么慢慢收了你!”





灰机大总攻

首先
真的很感谢他们能做出这样的音乐
治好了困扰了我很久的焦虑失眠

前段时间
生活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大
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眼泪流干了一样
之前哪怕是很难过很难过的事情
我都没什么感觉
但是心里又堵得慌
食不下咽味同嚼蜡
寝不安眠思虑过度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精神极度虚弱
当然身体也没好到哪去
一个月病了三次

在第一次听that's okay
我哭完了半打抽纸
或许是真的找到了一个情感的宣泄口
或许我也仅仅是想有个人能跟我讲一声没关系

那以后我精神好了很多
睡不着的次数也变少了
虽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躺下就睡
但起码不会再睁着眼睛等到天亮

后来我在某天晚上循环灿勋专辑的时候
听到梦
莫名地感受到很久都没感受过的困意
关灯以后过一会我就睡着...

首先
真的很感谢他们能做出这样的音乐
治好了困扰了我很久的焦虑失眠

前段时间
生活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大
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眼泪流干了一样
之前哪怕是很难过很难过的事情
我都没什么感觉
但是心里又堵得慌
食不下咽味同嚼蜡
寝不安眠思虑过度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精神极度虚弱
当然身体也没好到哪去
一个月病了三次

在第一次听that's okay
我哭完了半打抽纸
或许是真的找到了一个情感的宣泄口
或许我也仅仅是想有个人能跟我讲一声没关系

那以后我精神好了很多
睡不着的次数也变少了
虽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躺下就睡
但起码不会再睁着眼睛等到天亮

后来我在某天晚上循环灿勋专辑的时候
听到梦
莫名地感受到很久都没感受过的困意
关灯以后过一会我就睡着了
刚开始以为是巧合
连续几个晚上以后
我在睡前都会听梦

真的真的很感谢他们能做出这样的音乐
他们是很棒的音乐人
音乐的力量能治愈一个人
很神奇

61___Chunni

2019/9/28

EXplOration in Taipei

伴隨著EXO也默默的六年了

巡迴到現在都第五場了

每一次見到他們還是會再一次心動💓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褲子鞋子無一倖免的濕透(雖然我中途有回家換了襪子)

但是在看到燦烈站在舞台上

朝著我們的方向笑著走過來的瞬間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值得了!

迷妹的心靈很容易填滿也很容易感到富足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能這樣持續的喜歡著吧!

生活中那些不如意糟心的事情

見到他們後都煙消雲散了~


掰惹位因為看到新聞滿叔說了之後想跟漫威合作⋯

導致我看VCR怎樣都能帶入漫威情節!

漫威即視感重到爆的VCR啊!!!

這次演...

2019/9/28

EXplOration in Taipei

伴隨著EXO也默默的六年了

巡迴到現在都第五場了

每一次見到他們還是會再一次心動💓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褲子鞋子無一倖免的濕透(雖然我中途有回家換了襪子)

但是在看到燦烈站在舞台上

朝著我們的方向笑著走過來的瞬間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值得了!

迷妹的心靈很容易填滿也很容易感到富足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能這樣持續的喜歡著吧!

生活中那些不如意糟心的事情

見到他們後都煙消雲散了~


掰惹位因為看到新聞滿叔說了之後想跟漫威合作⋯

導致我看VCR怎樣都能帶入漫威情節!

漫威即視感重到爆的VCR啊!!!

這次演唱會的舞台設計真的很讚👍

有種小型MAMA的感覺(雖然沒有MAMA那麼浮誇)

然後終於看到What A Life的現場😭

終於聽到漢南洞UN Village😭

真的滿滿感動!今夜徹底被治癒被救贖❤️

在忙亂的生活裡我還有你們啊🥰

엑소 사랑하자 ❤️

独角兽国王

双视角

神经病x神经病

讲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有囚禁play

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康康

[灿烈视角]

0.

我又看见他了。

还是如往常一般的白袍,黑色的发又张长了,赤裸着双足在月光下奔跑,留下一串血迹。

我嗅嗅空气里残留的味道,只觉得心脏被诱惑得快要爆掉。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手枪,背上背包,循着命定的救世主的味道而去。

日出前我追上了他,在无人小巷里。他气喘吁吁,汗水濡湿了头发,睫毛被泪压得下垂,摇摇晃晃。

“带我走……带我走……带我走吧。”他祈求我说。白皙手腕上的手环泛着冷光,红色的警示灯闪烁,显示屏上的警告信息不停弹出。

“警告:åƒ�å�‰æ...

双视角

神经病x神经病

讲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有囚禁play

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康康

[灿烈视角]

0.

我又看见他了。

还是如往常一般的白袍,黑色的发又张长了,赤裸着双足在月光下奔跑,留下一串血迹。

我嗅嗅空气里残留的味道,只觉得心脏被诱惑得快要爆掉。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手枪,背上背包,循着命定的救世主的味道而去。

日出前我追上了他,在无人小巷里。他气喘吁吁,汗水濡湿了头发,睫毛被泪压得下垂,摇摇晃晃。

“带我走……带我走……带我走吧。”他祈求我说。白皙手腕上的手环泛着冷光,红色的警示灯闪烁,显示屏上的警告信息不停弹出。

“警告:åƒ�å�‰æœ¬è0094,请你于自毁装置启动前迅速返回嘷菕j&K?。”

“警告……”

我凝视他的眼,看到了一个世界正在迅速崩塌。

“好。”

我举起了枪。



[世勋视角]

0.

我又出逃了。

我一路追着月亮,跑了很久,很久,直到天光乍破,月亮再不见踪影。

然后我遇见了他,几乎是在看到他的那瞬间我就知道,他爱我。

他眼中的爱意实在太明显,他此时出现的意图也很明显,于是我对他说:带我走吧。

甚至没有回答,我们的思想在此刻达到某种共鸣。我伸出手,任由他将手腕处的定位器打烂,再换上精美的手铐,蒙上我的双眼,将我带走。

拯救我

顺便再

拯救你自己。




——————————

先放一点试试水

世勋的设定是双相情绪障碍

灿烈的先不说了

西西公主的浩浩王子
有没有人换吊牌的,我想用灿烈的...

有没有人换吊牌的,我想用灿烈的吊牌换一个灿勋双人的😂😂我全开出来的都是灿烈的吊牌,想换一个🤣🤣

有没有人换吊牌的,我想用灿烈的吊牌换一个灿勋双人的😂😂我全开出来的都是灿烈的吊牌,想换一个🤣🤣

lssss-ok

dd各位小姐妹这里出专啦!!!

因为chen的二辑要上线了

资金链协调不过来

决定要出专啦

k老爷我决定要出了
三版都有
其中一本是中文版
无小卡无海报也无明信片
还有一本SC灿烈单封
有小卡是麋鹿贴纸那张
带标签还有明信片
如果有双人封面想换也可
呜呜呜救救孩子吧

有意者请dd我!!!

因为平时住宿差不多一个星期上一次线

各位姐妹

切拜!!!


因为chen的二辑要上线了

资金链协调不过来

决定要出专啦

k老爷我决定要出了
三版都有
其中一本是中文版
无小卡无海报也无明信片
还有一本SC灿烈单封
有小卡是麋鹿贴纸那张
带标签还有明信片
如果有双人封面想换也可
呜呜呜救救孩子吧

有意者请dd我!!!

因为平时住宿差不多一个星期上一次线

各位姐妹

切拜!!!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我的老板是个别扭怪」- 灿勋

 Chapter 5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吴世勋坐在舒适的真皮车座上,双手却随着心情不自在的紧攥着自己的衣角,他恍惚的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又看向身边驾驶位上的男人。侧脸在微黄的灯光下好看的有些不太真实。


朴灿烈忽然就转过头来,咧开了他的大白牙。


“世勋不再生我的气了吧?”


吴世勋连忙闪躲开他突如其来的笑意,扣了扣自己的指甲,支支吾吾道。


“嗯..本来也没生气..”


朴灿烈将他的一系列小动作尽收眼底,他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揉了揉吴世勋的头发,笑的更灿烂。


“真好,我们又回来了。”


低哑又富有磁性的声线直直的传达到吴...

 Chapter 5 


*有没有不酸的草莓


吴世勋坐在舒适的真皮车座上,双手却随着心情不自在的紧攥着自己的衣角,他恍惚的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又看向身边驾驶位上的男人。侧脸在微黄的灯光下好看的有些不太真实。


朴灿烈忽然就转过头来,咧开了他的大白牙。


“世勋不再生我的气了吧?”


吴世勋连忙闪躲开他突如其来的笑意,扣了扣自己的指甲,支支吾吾道。


“嗯..本来也没生气..”


朴灿烈将他的一系列小动作尽收眼底,他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揉了揉吴世勋的头发,笑的更灿烂。


“真好,我们又回来了。”


低哑又富有磁性的声线直直的传达到吴世勋的心窝上,心脏不合时宜的漏了一拍,朴灿烈的动作无疑让吴世勋的耳边浮上一层红晕,而在这样旖旎的气氛中显得更暧昧。


吴世勋终于抬起头。


“朴灿烈,你想我了吗?”


“当然想了!”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


吴世勋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显眼的弧度,但随即又被他压下去。


“哪种想。”


吴世勋冷静的看着窗外的天空,三个字只是未经思索的脱口而出,而当下便后悔了。但也夹杂些许期待。


或许...他看见了呢?


他应该看见了吧。


那封夹在毕业纪念册里的信。


朴灿烈笑而不言,却将身边人的思绪尽收眼底,他温柔的看了一眼吴世勋,手指有节奏的一下一下叩在方向盘上。


吴世勋有些泄气的打开车窗,有些好闻的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把头靠在一边,任调皮的风将他的发丝吹的凌乱。


朴灿烈皱了皱眉,伸手将他捞了起来安安稳稳的靠在靠背上,关上车窗。


“会感冒的。”


吴世勋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目不转睛。


“应该看见了吧。”


“?”


朴灿烈疑惑的扭头看了他一眼。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吴世勋闭上了眼睛。


“到了喊我吧。”


朴灿烈向来是个急性子,本想着逗逗吴世勋以解一解他一年来不给出自己联系方式的气,结果这下倒好,吴世勋明显的失望了,朴灿烈却把自己急的团团转。


扭头刚想解释些什么,却发现身旁的人早已沉睡过去,竟还微微的打起了鼾。



这是有多累啊……


朴灿烈心疼了起来,这个他以前护在手心里的小孩在没了他的一年多里到底是怎么过的呢。


想到这他也竟有些自责起来。


其实知道真相后的他是生气的,他气吴世勋意气用事不肯让金钟仁告诉自己他的联系方式,让他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朴灿烈的生活中。朴灿烈本只是父亲正巧在他毕业时将他叫去英国分公司熟悉业务以便将来的管理,却在打开毕业纪念册的时候无奈的看着上面的十位数号码叹了口气。


现在看着男孩刚才失望的表情,自己却比谁都难过自责,气早就消了。


车驶入一座低调的公馆,而他按金钟仁给的地址停在了一座小型双层公寓前。朴灿烈解开安全带,看了看窗外,门前的房子一片寂静,看样子吴世勋是一个人居住。


他将视线转回吴世勋身上,他看着吴世勋安详的睡颜,不禁想起到两年前小两岁吴世勋在班级门口等他下课等睡着了的样子,又忍不住勾起嘴角。



还真是不可意思。


有吴世勋在的地方总能让朴灿烈变得开心。


他情不自禁的抚上吴世勋已棱角分明的脸颊,却也惊醒了梦中的少年,这下朴灿烈手拿回来也不是,放着也不是,他尴尬的咳了咳嗽。


“到了怎么不喊我。” 吴世勋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想让你多睡会...”


朴灿烈的声音越来越小,试图掩饰自己的心虚,而他只是想再多看看吴世勋罢了。


吴世勋站在门口转过身。


“今天谢谢你送我回家,那..再见。”说罢就扭头要走。


“等一下!”朴灿烈急了。



吴世勋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回头,似乎在等朴灿烈开口。


朴灿烈缓了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我看到了。”


“?”吴世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朴灿烈看到吴世勋的身体明显僵硬,他却如释负重的笑了起来,回答起吴世勋在车上的第二个问题。


“是日思夜想的想。”


“是出现在梦里的想。”


“是居心不轨的想。”


“是希望再次见到的欲望。”


“世勋。”


“欢迎回来。”

叉烧糯米藕

壁纸3p.


“你真好,我真爱你。可惜我不是诗人,说不出再动人一点的话了。”


图禁一切。

壁纸3p.


“你真好,我真爱你。可惜我不是诗人,说不出再动人一点的话了。”


图禁一切。

梦魇。

想去现场
啊!啊!啊!!
🍋🍋🍋🍋

想去现场
啊!啊!啊!!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