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xo

530万浏览    14.8万参与
地团写梦家
“真的不带人家回家吗🥺” 宠...

“真的不带人家回家吗🥺”


宠物站。

因为一个人太孤独所以想要领一只狗狗回家,你在宠物站转悠了好久。

“可以给我推荐一条狗狗吗?”

“好的,您跟我来”,导购员指了指前边,“这一条狗狗很受欢迎呢,不过因为狗狗一直对来这里的主人不满意,所以没能被领走。您去试试运气吧。”

导购员把你带到一间屋子里,里边的小狗正低头玩弄着玩具,见到你便哒哒哒地蹭了上来。

可怜的星星眼委屈巴巴地注视着你:

“人家一直都在等你来🥺你终于来领人家了🥺”

“真的不把人家带回家吗🥺”

“不喜欢人家吗?嘤嘤……”

“真的不带人家回家吗🥺”


宠物站。

因为一个人太孤独所以想要领一只狗狗回家,你在宠物站转悠了好久。

“可以给我推荐一条狗狗吗?”

“好的,您跟我来”,导购员指了指前边,“这一条狗狗很受欢迎呢,不过因为狗狗一直对来这里的主人不满意,所以没能被领走。您去试试运气吧。”

导购员把你带到一间屋子里,里边的小狗正低头玩弄着玩具,见到你便哒哒哒地蹭了上来。

可怜的星星眼委屈巴巴地注视着你:

“人家一直都在等你来🥺你终于来领人家了🥺”

“真的不把人家带回家吗🥺”

“不喜欢人家吗?嘤嘤……”

十贰.

“伯贤,别打游戏啦”


“唔,来啦”


你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把最后一道菜端到桌子上。


抬头就看到他眼睛亮晶晶的跑过来,穿着你给他买的黄色睡衣。


边伯贤坐到椅子上,咬着筷子问你:


“可以吃了吗,老婆大人”


你无奈的笑了,像哄小孩子一样摸了摸他的头。


“吃吧,伯贤小朋友”


“谁是小朋友啦,唔唔唔!这菜好好吃!”


回忆结束。


边伯贤走到寺庙门口,手里拿着要上的香。


你已经消失四个月了,你与他最后的时光便是那次晚饭。


吃完那顿饭后你出去散步就再也没回来。


他发了疯一样找了你一个月,后来的三个月,他每天都来上香。......


“伯贤,别打游戏啦”


“唔,来啦”


你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把最后一道菜端到桌子上。


抬头就看到他眼睛亮晶晶的跑过来,穿着你给他买的黄色睡衣。


边伯贤坐到椅子上,咬着筷子问你:


“可以吃了吗,老婆大人”


你无奈的笑了,像哄小孩子一样摸了摸他的头。


“吃吧,伯贤小朋友”


“谁是小朋友啦,唔唔唔!这菜好好吃!”





回忆结束。


边伯贤走到寺庙门口,手里拿着要上的香。


你已经消失四个月了,你与他最后的时光便是那次晚饭。


吃完那顿饭后你出去散步就再也没回来。


他发了疯一样找了你一个月,后来的三个月,他每天都来上香。


只为保你平安。



边伯贤跪坐在垫子上,虔诚的拜了三下。


他回家之后就倒在床上,抱着你的照片愣神。


他深知找到你的希望接近于没有,所以他多希望失忆。


失去关于你的所有。


可他做不到。



所以呀,回忆是惩罚,惩罚念旧之人。

  

  











怎么说呢,看我文章的人好少。但是没关系,至少我是不后悔的。把心中所想写出来真的会感到满足。

好啦,阅读愉快。

Sweet Lies
建议改成全球偷我的人生 惨遭乌...

建议改成全球偷我的人生

惨遭乌兹别克斯坦背刺T_T

220808 MOKKOJIKOREA 推特更新 钟仁 相关一则

【Mokkoji Korea Concert

📆 2022.9.25

🎙KAI

📍Uzbekistan】


建议改成全球偷我的人生

惨遭乌兹别克斯坦背刺T_T

220808 MOKKOJIKOREA 推特更新 钟仁 相关一则

【Mokkoji Korea Concert

📆 2022.9.25

🎙KAI

📍Uzbekistan】


Sweet Lies

220808「soy._.y」ins更新 俊勉相关合照一则「http://t.cn/A6S7Bbin」   

【金俊cotton..非常棒呢...再来出演<裴Camp>吧

(签名内容:To.朴素英(音)作家❤

感谢您的邀请❤)】

220808「soy._.y」ins更新 俊勉相关合照一则「http://t.cn/A6S7Bbin」   

【金俊cotton..非常棒呢...再来出演<裴Camp>吧

(签名内容:To.朴素英(音)作家❤

感谢您的邀请❤)】

Poison

浅浅清一波我的库存啦~

浅浅清一波我的库存啦~

伦敦甜桔
“夏日的热情终将迎来秋风的温柔...

“夏日的热情终将迎来秋风的温柔 ”

“夏日的热情终将迎来秋风的温柔 ”

新晋居民宣传君

司马屯语擦宣传

司马屯语擦新群,有tx和mp两个分群,mp定期组织联戏,欢迎想要磨皮和积极活跃唠嗑找对象的同事们加入!

[图片]


司马屯语擦新群,有tx和mp两个分群,mp定期组织联戏,欢迎想要磨皮和积极活跃唠嗑找对象的同事们加入!



Reallyyyyy.吴世勋老婆🤫
“我轻轻抚上照片 这样 也算与...

“我轻轻抚上照片 这样 也算与先生相见了吧 ”

“你们未曾谋面 为什么还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算是照片 我也会心动啊💗”

“我轻轻抚上照片 这样 也算与先生相见了吧 ”

“你们未曾谋面 为什么还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算是照片 我也会心动啊💗”

Renaissance

蘑菇不会开花,但小鹿会想他

  2022.08.07

  时间线:0328

  是二十岁的鹿晗遇见了吴世勋,是二十岁的吴世勋失去了鹿晗。

  “都这么久了。。。”鹿晗看着手机上的日期,由于疫情防控他已经很久没有飞韩/国找世勋了。鹿晗颓废地躺在床上,扒拉了一下自己浓密的头发,用微信会着吴世勋的信息。

  “sehun呐,요즘 시간 있어요?”(最近有空吗?)

  “형이 찾아가잖아.”(哥去找你啊)

  “사슴아, 우리는 10주년 콘서트를 준비하고 있어. 나는 매우 피곤해.ಥ_ಥ”(肖卢,我们最...

  2022.08.07

  时间线:0328

  是二十岁的鹿晗遇见了吴世勋,是二十岁的吴世勋失去了鹿晗。

  “都这么久了。。。”鹿晗看着手机上的日期,由于疫情防控他已经很久没有飞韩/国找世勋了。鹿晗颓废地躺在床上,扒拉了一下自己浓密的头发,用微信会着吴世勋的信息。

  “sehun呐,요즘 시간 있어요?”(最近有空吗?)

  “형이 찾아가잖아.”(哥去找你啊)

  “사슴아, 우리는 10주년 콘서트를 준비하고 있어. 나는 매우 피곤해.ಥ_ಥ”(肖卢,我们最近在准备十周年演唱会,好累啊ಥ_ಥ)

  “아, 그럼 나 안 갈래. 너희들 힘내, 너무 피곤하지도 말고.(ง •̀_•́)ง”(啊,那我就不去了,你们加油,也不要太累了(ง •̀_•́)ง)

  “사슴 형, 네가 해라~”(鹿哥,你来嘛~)

  “打滚卖萌.jpg”

  “그래, 그래, 할아버지가 반짝반짝 등장하기를 기다린다”(行吧行吧等着小爷闪亮登场)

  结束了聊天,鹿晗随手打了个电话出去“喂,老高最近有没有行程,有的话帮我推了,我要去一趟韩国。谢谢嗷!”不等对面说话便挂了电话,起身准备行李。

  我累了,下次再说吧

希恒

【all兴】性转后我还是团宠


    *laylay的一日性转实录

    *漂亮蕾蕾和他八个豺狼虎豹的兄弟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短篇速打,激情码字。


    正文:


    向上天许愿,讲究一个心诚则灵。

    由于最近只有朴灿烈一个人临近生日,在所有人(不知情laylay......

【all兴】性转后我还是团宠


    *laylay的一日性转实录

    *漂亮蕾蕾和他八个豺狼虎豹的兄弟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短篇速打,激情码字。


    正文:


    向上天许愿,讲究一个心诚则灵。

    由于最近只有朴灿烈一个人临近生日,在所有人(不知情laylay除外)的强烈要求下,朴灿烈增加了一个生日愿望……

    他为此真挚祈祷了很久。


    当年11.28


    张艺兴从睡梦中被自己柔软的长发戳醒(吓醒),发出一声娇俏的惊呼。


    所有人都对蕾伊宝贝的紧,一个个也都挤到了他的卧室里,然后--所有人都看见了漂亮的蕾宝贝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吴世勋在最后面,看见他哥朴灿烈刚喝的水都沿着嘴边流下来,嫌弃的把他拨到一边,自己走上前...然后他下巴掉在了地上。


    “我靠...”


    “愿望成真了!”


    “什么愿望?”蕾伊被自己发出的甜美声音整害羞了,红着脸躲避他们的眼神。


    “嘿嘿...妹妹...我有妹妹了……”金钟仁傻笑着,嘴巴都要咧到天上去了。


    “我是你哥!”金开自动忽略了lay的喊声,继续傻笑。


    “lay呀,哥哥抱抱。”金俊勉刚要冲出去,就被身后好几个崽子拽住了,气的他原地跺脚。


    “你们!你们快出去!”张艺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变成女孩让他十分慌张,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愿望!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几个大男人守在他门前,抓耳挠腮面面相觑。


    “呀、玩笑开大了吧,lay好像都要哭了。”


    “别看我,是你们让我许愿的。”朴灿烈瞪大眼睛辩解。


    “那你小子还真心这么诚啊,lay怎么真的变成女孩了。”


    “我,我哪知道...”


    “现在重点是我们宿舍可没有女孩用的东西...要不我们去买点吧。”边伯贤看似冷静思考,实则心里乐开了花,变成女孩子的lay,嘿嘿嘿嘿嘿......


    张艺兴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门口只剩下都暻秀一个人守着了,原因是--他们说只有都暻秀反应最正常,不会吓到lay...


    “你...”张艺兴想问他在这干嘛,都暻秀眼神飘忽,耳根子红到了后脑勺,整个人像是熟了一样。


    “我怕你饿...我去做饭了。”都暻秀扭捏地跑走了。


    隔壁的卧室门打开,吴世勋若无其事的走出来。


    现在吴世勋在张艺兴眼里的危险指数就是五颗星,绝对不能独处!张艺兴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邦--”来自吴世勋挡门的声音。


    挡门,然后关门,然后锁门...


    张艺兴被困在墙边。


    “你,你离我远点!”张艺兴红着脸推他。


    吴世勋反而靠近了一些。


    “我!我现在是女孩!”


    “你是男孩的时候我都不在意,现在我在意什么?”吴·义正严辞·脸不红心不跳·勋。


    张艺兴还在推搡他。


    吴世勋心情大好,忍不住笑成月牙眼。


    “lay啊,叫声哥哥我就放了你。”


    “休想!!”


    吴世勋把脸埋在他颈间,还不怀好意的蹭了蹭。


    “漂亮极了,我们lay。”


    “吴世勋!我记住你了!”


    吴世勋在他的怒呵声中退场。


    出去购物的大部队回来了,边伯贤夸张地把一大堆漂亮裙子摆在lay床上。


    “好看吧?都是哥给你买的!”


    这一个两个都是什么毛病,明明我才是哥!张艺兴快气死了。


    闻声而来的金俊勉一巴掌呼在虎子的头上“大言不惭,明明刷的我的卡!”


    “我不穿裙子!”张艺兴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种委屈的心情扑面而来,他坐在床上呜呜的哭。


    哭碎了在场所有男人的心。


    都暻秀端着他做好的饭走过来,张艺兴闻到了好香的味道,突然就不哭了。


    他抱着饭吃的香甜。


    都暻秀耳朵又红了...


    朴灿烈拿来了自己好多乐器,几乎是哄着他一样陪他玩了好久,全程--笑的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金珉锡倚在门上,看着房间里的lay美人,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呀,哥,我头一次看你这么痴迷。”金俊勉说他。


    “你不懂,我从前看lay也是这样的。”


    什么?好你个金珉锡,原来也是潜在情敌,金俊勉在心里给他打了个叉,抢lay的都不是好人!我是不是得再去给他买点东西...想到这的金俊勉准备去给lay买品牌高定......


    边伯贤最会变出些哄人的小玩意儿,这会儿张艺兴正抱着他买的奶茶喝的开心。


    从前怎么没感觉到,喝奶茶能让人这么高兴呢?难道这就是女孩儿的快乐?


    金钟仁狠心把自己卧室里的小熊递给laylay,张艺兴来者不拒,他看上那只熊很久了,可惜金钟仁总是藏的好好的,不给别人玩,原来这也是当女生的好处啊~


    金钟大学习了很久扎头发,他细心的帮张艺兴编了个发型,手巧的受到了张艺兴的夸赞,但被其他狼崽子虎视眈眈了很久。


    “lay,别有负担,他们只是喜欢你,”天使chen还是那个天使chen,让人心安。


    “那你不喜欢我吗?”


    张艺兴懵懵懂懂一句话,震惊钟大三百年。


    张艺兴还是头一次看见chen脸红。


    稀奇的很。


    他走到厨房里去。


    “我记得上次放这了...”张艺兴之前藏过一盒曲奇,在柜子的最上面,他登着凳子翻找着。


    可惜力气好像突然也变小了,张艺兴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下来--


    他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都暻秀眼睛里的担忧快要溢出来了,好在稳稳地接住了他,并把他慢慢放下来。


    “小心。”


    “谢谢你。”


    边伯贤在一旁跺脚,因为他平常也是调戏lay比较多的成员,因此在张艺兴心中也是敲警铃的存在,他还没有对自己这么笑过呢!


    “lay呀,快来,我教你一个好玩的东西。”


    张艺兴被边伯贤招手唤走,现在乖乖坐在他对面。


    “教什么?”lay眨巴着大眼睛。


    “教kiss怎么样?”(bbh亮晶晶小狗眼)


    “......”

    

    恭喜边某喜提半边青色眼眶(盲猜被揍了)


    鸡飞狗跳又伴随着神奇气压的一天。


    张艺兴一个人在厕所待了好久,久到大家都要敲门了,最后还是虎子忍不住去问了。


    “lay呀,你没事吧?”


    “...我不方便出去,你帮我拿一下...那个.....毛巾!”


    很可惜...边某没听见毛巾,也没听见张艺兴变回去的声线。


    张艺兴接过一个四方形的东西,原地石化...


    “边伯贤!!”


   河东狮吼引来了刚睡醒的吴世勋,因为他怕自己醒着会对lay哥图谋不轨,干脆狠狠心睡觉去了。


   “lay哥?”吴世勋听出来了,他的lay哥回来了。


    太好了,变成女孩子的lay都不能贴贴抱抱了,一点也不方便,想到这,吴世勋又弯起了月牙眼。


    边伯贤还一脸娇羞的躲在旁边,还在为他自己准备了女孩子的用品而感到自豪(自己真贴心)


    当晚听宿舍里的哀嚎可能能推断出来,边某的另一只眼睛可能短时间内也得肿了😆



    所以说,下次别轻易许愿了🤫

    *小剧场end

食用愉快~    

    



     


    


    


    

    


hee

试图走进边伯贤的精神世界

试图走进边伯贤的精神世界

小羊

一龙暻秀文的脑洞

  地府的阎王爷说 都暻秀的这一世就是没有姻缘线的,如果想要姻缘,必须要付出其他情感,后来重生后的都暻秀才明白,他不仅仅变成了女孩子,并且还是遗腹子,在五岁时,身为钢琴老师的母亲,远离家乡,嫁到了武汉,因二婚丈夫是散打教练,并且和朱一龙的父亲是朋友,而被引荐成了朱一龙的钢琴老师,而他跟着爷爷奶奶在日山生活着,但每隔一个月就会自己跨个小水杯坐飞机去武汉看妈妈,有一次在妈妈家里认识了来上钢琴课的朱一龙,小时候的嘟嘟大眼睛,因重活一世,平时表现的沉稳不闹人又有礼貌,而这落到大人眼里像是装大人的小孩,故作老成,特别招朱妈妈的喜欢,还开玩笑的想要订娃娃亲。

  (各位小可爱觉得我这个脑洞怎么......

  地府的阎王爷说 都暻秀的这一世就是没有姻缘线的,如果想要姻缘,必须要付出其他情感,后来重生后的都暻秀才明白,他不仅仅变成了女孩子,并且还是遗腹子,在五岁时,身为钢琴老师的母亲,远离家乡,嫁到了武汉,因二婚丈夫是散打教练,并且和朱一龙的父亲是朋友,而被引荐成了朱一龙的钢琴老师,而他跟着爷爷奶奶在日山生活着,但每隔一个月就会自己跨个小水杯坐飞机去武汉看妈妈,有一次在妈妈家里认识了来上钢琴课的朱一龙,小时候的嘟嘟大眼睛,因重活一世,平时表现的沉稳不闹人又有礼貌,而这落到大人眼里像是装大人的小孩,故作老成,特别招朱妈妈的喜欢,还开玩笑的想要订娃娃亲。

  (各位小可爱觉得我这个脑洞怎么样啊,求评论啊)

落笙

和小🐻男友的日常

和小🐻男友的日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