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lden ring

14361浏览    971参与
幻

旧圆桌的tomato之歌【

拖了很久终于做完了【

没有什么区别总之我要到处发,

以及在B站也有传!bv号是:BV1TY411q7xw【】

旧圆桌的tomato之歌【

拖了很久终于做完了【

没有什么区别总之我要到处发,

以及在B站也有传!bv号是:BV1TY411q7xw【】

下水道清洁器
诚挚的祈求 aka疑似欺负惨妈...

诚挚的祈求



aka疑似欺负惨妈咪

诚挚的祈求






aka疑似欺负惨妈咪

暗暗暗暗暗

皮蛋,猎犬,剩下不知道在画啥

皮蛋,猎犬,剩下不知道在画啥

觥木叁
艾尔登之王终于回到了他的王座。...

艾尔登之王终于回到了他的王座。


时隔很久的一个坑,填了。

艾尔登之王终于回到了他的王座。


时隔很久的一个坑,填了。

幻

旧圆桌相关,猫狗、春节、兔女郎和疯狂星期四【。

虽然有些时间不太对但是我摸的时候时间是对的【你

旧圆桌相关,猫狗、春节、兔女郎和疯狂星期四【。

虽然有些时间不太对但是我摸的时候时间是对的【你

眼之魔法(请看置顶

【艾尔登法环同人】罗杰尔中心短打6-10

写给罗杰尔厨朋友的短打合集。有褪色者第一人称也有第三人称。CBCP向自由心证。


[图片]


写给罗杰尔厨朋友的短打合集。有褪色者第一人称也有第三人称。CBCP向自由心证。



眼之魔法(请看置顶

【艾尔登法环同人】罗杰尔中心短打1-5

随便写写,哄我朋友玩的。都是短打。攒了一些所以放出来混更。大量罗杰尔和褪色者的互动,全都是褪色者第一人称。CBCP随心。作者没有任何倾向。


1

罗杰尔身边,嗡嗡环绕在荆棘旁的黑色蝇虫有些循着亮光飞向我手中的提灯,一下又一下,不懈地冲击烛火外那层干净结实的玻璃罩。从它们不间断撞击的咚咚声中,我感受到了痛苦,于是沉默不安地打量它们,仿佛聆听一场来自黑夜的恶意前奏。


2

他声音很慢,憔悴、沙哑、虚弱,却面容坚定。我从他脸上,还有他竭力挺直的脊背中读出了一丝坚强忍耐的意味。那是出自求知的坚毅,不应该存在于交界地,而来自交界地之外,来自褪色者战斗至死的域外蛮荒。我对交界地外的世界一无所知......

随便写写,哄我朋友玩的。都是短打。攒了一些所以放出来混更。大量罗杰尔和褪色者的互动,全都是褪色者第一人称。CBCP随心。作者没有任何倾向。


1

罗杰尔身边,嗡嗡环绕在荆棘旁的黑色蝇虫有些循着亮光飞向我手中的提灯,一下又一下,不懈地冲击烛火外那层干净结实的玻璃罩。从它们不间断撞击的咚咚声中,我感受到了痛苦,于是沉默不安地打量它们,仿佛聆听一场来自黑夜的恶意前奏。


2

他声音很慢,憔悴、沙哑、虚弱,却面容坚定。我从他脸上,还有他竭力挺直的脊背中读出了一丝坚强忍耐的意味。那是出自求知的坚毅,不应该存在于交界地,而来自交界地之外,来自褪色者战斗至死的域外蛮荒。我对交界地外的世界一无所知,但我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一个祖辈来自交界地的人,背井离乡,长大,回到这里发现自己拥有的尽是些不属于家乡的东西。我就从罗杰尔脸上看到了这样一种不该属于我们的坚强。一阵风吹过。铁匠在工作,调灵师在祈祷。我听见了风中女孩几不可闻的细密呢喃。我仿佛是因为听到了真相而心脏怦怦跳个不停。但我知道,那是恐惧,对这种执着的恐惧,以及我敏锐的直觉百分之百确定,他就快死了,到死之前都看不到真相。我想说这一切不值得,不值得付出这么多,不值得付出生命。但他看着我,眼神平静,似乎已经接受了他即将到来的痛苦命运。我们中足够幸运的人会发现一个值得用任何来交换答案的问题,不要浪费在答案值不值得上了,能去付出就已经是种幸运。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仿佛他就是我,我就是他。风是真相,真相是风。铁匠还在打铁,调灵师仍在低语。他向我无声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3

“我不该是记忆的宫殿。”我在想,同时手里拿着火,情不自禁把心中所想脱口而出。没有哪个傻子会想要把一段不可改变的事情经历一次又一次;没有哪个傻子会想要一次又一次回到过去,却什么都改变不了;更没有哪个傻子愿意在脑海中搭建记忆的宫殿,只是为了创造其中十个一模一样的房间,记录十段一模一样的记忆。宫殿永远是史东威尔城的样子,沐浴在夜色中、晨光里、正午的太阳下,有金色纹路的挂饰随风飘舞,仿佛舞者脖颈上的丝巾。骑士和卫兵昂首挺胸走在城防严备的大街小巷,一个是被放逐的拿长斧的骑士,另外两个是无家可归的士兵。这是一座军事堡垒。我和人躲在门后的阴影里。原来这是个教堂。他算是我的老师和朋友,和我在城门外并肩作战过,教过我战技,后来死了,我目睹了死亡缓慢发生的全过程,却错过了遗言。我迟到了。这个世界死了。

“所以接下来是什么呢?”一无所知的我走在宫殿里,推开下一扇门走进大赐福。如今一切都打扫干净了。屋外点了火,烟雾弥漫,树在燃烧,我的记忆在褪色。我想去的只剩下一个地方,我想过去一个人坐坐,或者只是看一眼。罗德莉卡在哭。这次铁匠什么都没说,只是目送我在烈火中举着火把离开,走向阳台。点燃记忆很好,一切都很好。我站在阳台上,火焰很亮,从未有过的轻松,一切都很好。很好。


4

死亡是不能浪费的。很久之后,我这样想到,于是心安了,终于开始像正统游戏玩家那样,像我在任何一个游戏里做的那样,当着周围其他NPC异样的眼神去扒死者的装备。

“谢谢你。”我心中充满感激,在收好东西离开之前我一直保持着这种虔诚的干净情绪。可能这行为听起来很差劲,但我坦白,从见到NPC第一面开始,我想的就只有这些了。如今我愿望成真,总该高兴些才是。毕竟,死亡是不能浪费的。


5

那一刻,我想到的只有自己第一次拿到刺剑时的犹豫。我躲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用左手手指去戳刺剑尖端,于是指肚破开一个几不可闻的小口,一点血流了出来。我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看着罗杰尔的刺剑发呆。剑尖一点血都没沾,我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看不见疤痕,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在赐福旁休息的时候做过很多次,每次伤口都迅速恢复,每次刺剑都没有留下任何血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我可从来没怀疑过这把剑的威力。就算后来有了更趁手的武器,我也喜欢把它带在身边,有时候挂在腰侧,有时候背在身后。有人好奇地问我,它不会是一把长相特别的魔法弓而非刺剑吧?不是,我回答,那是我朋友的遗物。总而言之,我带着罗杰尔的刺剑经历了很多场战斗。而在此刻之前,我以为自己在猎杀过大赐福两个前辈之后,杀人再也不会犹豫了。可我现在正在迟疑——准确来说我因为惊讶丧失了战斗能力——接着想起刺剑除了可以贯穿敌人的躯体外,还可以用剑尖去干扰对方的防守,以至于,用它划破对手的喉咙。我对这把刺剑始终用得不如罗杰尔熟练,也不如他的幻影。我突然有点惭愧,因为在刺剑战斗的艺术上自己远远比不上他。我看到血液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半圆,无形的空气嗡嗡作响,金属刺剑寂静无声。我右手的刺剑被罗杰尔幻影的刺剑击飞了。蓝色的魔法剑阵在我头顶飞旋,血液穿越他们飞向无目的的深空。我右手空着,血流不止,左手即将失去温度。刺剑银白色的剑身浸满了血。幻影身上一点血都没沾。我想自己是因为犹豫才被刺剑钉在地上的,如果再来一次,也许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我很想拿起罗杰尔的刺剑和罗杰尔再较量一次。我准备好再死一次了。

我的身体不再动弹,手臂不再挣扎,眼前只有黑压压的天空,或者大地。随后,一场头脑风暴席卷了大地,看,我当初就是这样犹豫着,轻轻把刺剑尖端没入指肚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