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mil

1109浏览    15参与
常磐津

【NieR:the Replicant】海玻璃(CP:Nier x Emil)

被wb排版气死,那边不重发了……


【Notice】

*Nier:尼尔,Emil:埃米尔,Yonah:约拿,Kaine:凯尼,Sebastian:塞巴斯钦

*给尼尔写的生贺,尼尔生日快乐!……但是晚了。

*约拿被魔王带走到凯尼石化解除的五年间发生的事情。床戏(不是)



海玻璃(CP:尼尔x埃米尔)


  “对不起,尼尔先生。我觉得不太舒服。”

  尼尔的视线透过烛光,望向桌子对面的少年。

  在此之前,他正同小白为午后的行程争论不休。白之书主张他们不该在恶劣天气下出行,并坚称自己在雨天一步都走不动。但尼尔则认...

被wb排版气死,那边不重发了……


【Notice】

*Nier:尼尔,Emil:埃米尔,Yonah:约拿,Kaine:凯尼,Sebastian:塞巴斯钦

*给尼尔写的生贺,尼尔生日快乐!……但是晚了。

*约拿被魔王带走到凯尼石化解除的五年间发生的事情。床戏(不是)



海玻璃(CP:尼尔x埃米尔)


  “对不起,尼尔先生。我觉得不太舒服。”

  尼尔的视线透过烛光,望向桌子对面的少年。

  在此之前,他正同小白为午后的行程争论不休。白之书主张他们不该在恶劣天气下出行,并坚称自己在雨天一步都走不动。但尼尔则认为那不过是毛毛细雨,构不成障碍。只要加快脚程,就能勉强在酒馆打烊的时间抵达下一个目的地。

  正当他们的争论往“小白本来就不需要走。而且小白是魔法书,一两个防水魔法总不成问题。”“笨蛋,这是心情问题。吾等白之书的高贵魔法,可并非为这类矮小之事……”之类怎样都好的方向进展时,原本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埃米尔却突然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埃米尔向来礼仪周正,极少在他人交谈时从中打断,因此这更令他感到诧异。说罢男孩将勺子柄慢慢搭到餐盘边缘,里面是喝了一半不到的燕麦粥。

  尼尔见状用餐巾擦了擦手――尽管没这个必要,因为他甚至没有动过餐具――扶着桌子站起来,快步走到埃米尔身旁。多年照顾体弱妹妹的经验使得尼尔习惯性地摸了摸男孩的额头――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对方蒙在眼上的绷带,将其柔软的前发向上拨了拨,随后令整个手掌贴在对方的脑门上。

  “应该没发烧。”不但不烫,反倒有些冰。

  埃米尔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

  “哪里不舒服?”

  “脑袋感觉晕乎乎的,还有……”埃米尔咳嗽了两声。

  “奇怪。一直待在屋子里,应该也不会突然感冒。”不过――尼尔想到――这洋馆里向来不缺些奇奇怪怪的生物,要是魔物所造成的影响就糟了。

  “这可头痛了。”白之书慢腾腾地飘到埃米尔身边,上下浮动,“那位执事,这种关键时刻却不在呐。”

  “塞巴斯钦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早上……我想。”

  这又是件蹊跷事。至少在尼尔的记忆中,塞巴斯钦此前从未有过将主人放置家中,独自出门过夜的情况。当然,他并非时时刻刻都能把握埃米尔家的状况,也有可能仅仅是他没有遇到过罢了。至于现在他们的午餐,似乎是塞巴斯钦提前准备好的冷盘,多是无需加热便能食用的。

  “总不好把生病的埃米尔一个人丢在家里,万一有什么问题……”

  “唔……”尼尔陷入沉思。埃米尔则仰着脸,尽管有绷带遮着,尼尔却有种正被对方凝视的感觉。末了他答道:“我知道了,今晚就暂时留宿观察吧。如果还是没有好转,明早再和塞巴斯钦商量办法。”

  “尼尔先生……对不起。”男孩小声说道。

  “别在意。” 尼尔瞥了眼餐桌,“你先去休息。这些餐具……”

  “啊!”

  “怎么了?”

  “没,没什么。尼尔先生,清洗餐具请交给塞巴斯钦吧。他似乎不太喜欢别人接近厨房……”

  “是吗。”尼尔总觉得埃米尔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没有深入去想。今天这栋洋馆似乎异常寒冷――有时又异常燥热,令人难以思考。“我送你回房间吧。”

  “嗯,谢谢。”

  用一旁提前备好的玻璃器皿中的柠檬水清洁过手指,并用餐巾擦拭过后,埃米尔站起身。

  “走吧。”

  “尼尔先生?”

  “怎么了。”

  “可以……握着您的手吗?”

  尼尔愣了愣,缓缓颔首,说“好”。


  青年牵着男孩的手,在密不透风的走廊中前行。白之书似乎本就惧怕这让人发毛的洋馆,寸步不离地贴在二人身后。他们走得很慢。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天的走廊显得比以往更长。肖像画中的人脸扭曲变形,四壁如活物般朝他们扑来,尼尔因这比以往更胜一筹的压抑感而感到些许晕眩。

  他突然感到自己握住的那只小小的手突然紧了紧。

  后来――仿佛走了许多年――他们才终于抵达埃米尔的卧室。

  尼尔问要不要帮埃米尔换睡衣,这遭到了男孩的强烈反对。他心想也是,埃米尔也许正处于不愿别人把自己当孩子的年纪。在埃米尔摸索着慢腾腾地解开衣扣时,尼尔将视线移向别处――比如房间角落翻起的印花壁纸。

  等埃米尔换好睡衣,他打算离开房间时,男孩却突然开口了:

  “尼、尼尔先生。”

  “怎么了?”

  “我希望尼尔先生也……一起……”

  最后的声音轻得几不可闻。

  “……我知道了。我会在这里一直陪你到睡着为止。”

  “不是这样。”

  尼尔从未见过如此固执的埃米尔。在印象中,埃米尔从不会要求――甚至很少请求他做些什么,总是把“担心给尼尔先生添麻烦”挂在嘴边,任性二字更是与男孩无缘。

  “又不会少块肉。就陪陪他吧。”白之书在一旁说道。

  “不过我没带换洗衣物。”

  “没关系。”埃米尔回答。

  于是尼尔褪去护甲和手套之类的防具,只留下贴身衣物,身体因寒冷而颤了颤。埃米尔站在一旁等他换完――期间似乎和小白说了些什么,声音模模糊糊的,进不到脑中――随后又像刚才那样牵起他的手,将他拉到床边。

  床很大,两人平躺也显得绰绰有余。埃米尔有些费力地爬上床,接着往内侧缩了缩,为尼尔腾出尽可能大的空间。尼尔起先有些迟疑,随后还是跟着来到床上。他给男孩拉好被子,随后躺下身。埃米尔也学着尼尔的样子,“嘿咻”一声替他将被子拉到鼻子下。睡在这么柔软的床上似乎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触到枕头的瞬间,头脑瞬间变得昏沉起来,如同陷入泥沼中。

  “睡吧。”他低声说道。

  “嗯。尼尔先生……对不起。”

  烛火不知何时熄灭了,只剩下一团暧昧不清的灰色空间。埃米尔正面向他侧躺着,露出有些局促的神情。

  “别在意。” 

  尽管行程确实因此推后,但他无法放着身体不适的同伴不管,因此他并不感到麻烦。

  “说起来,以前我生病的时候,总会有人躺在我的身边,紧紧握住我的手。每当那时我会觉得很安心,会觉得明天身体一定能好起来。”

  “……是嘛。”

  他的眼皮开始打架。朦胧中,他想起自己体弱的妹妹,自己唯一的亲人。尽管以往约拿总是对他时常出门在外表示理解,并乖乖看家,但发病时却常常比往常粘人许多,并试图用各种方式挽留他。尼尔对此多少能够理解,人在生病时总是脆弱的,不仅身体,心灵也是。无论是谁,在生病时总归更希望有人能留在身边。是的,无论是谁……

  “那个人是谁呢……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总觉得是很重要的人,却完全想不起来。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多大……”

  “……”

  在印象中,他总认为埃米尔是小孩子,和约拿一样。约拿在他心中停滞在七岁的时候,至于埃米尔――埃米尔,今年究竟是……

  一波接着一波的睡意接连涌上,他从未感到如此困倦。


  “尼尔先生。”

  “……嗯?”

  “可以让我握着您的手吗?”

  “嗯。”

  

  尼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他无法确定天是亮着还是暗着,毕竟这宅子永远都是昏暗的――先前那种异样的压迫感已经消失,脑袋也轻快了不少。他感到自己右手的温热触感,向那边看去时,发现自己的右手正被男孩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包在中间。

  至于埃米尔本人,由于绷带遮挡,他无法确定对方是醒着还是沉睡。他轻轻勾了勾手指,于是便见男孩维持着侧躺的姿势,对他微笑起来。


  ――“早上好,尼尔先生。”

  他知道,天一定是亮了。


  二人更衣时,他询问埃米尔身体状况如何,结果却被不知何时回到房间的白之书骂道,“笨蛋,总该有所察觉了吧。”接着便听埃米尔在一旁慌慌张张地打断说“啊哇哇白先生,不可以――”

  尼尔微微怔了怔,先是看看自己仿佛尚还残留着余温的右手,接着便理解了一切。小白说得没错,他该早些察觉的。

  “……尼尔先生,对不起。”

  尼尔望向男孩。

  “尼尔先生不肯留给自己时间休息,可能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没察觉――但是我知道您很温柔,一定会为我而留下……对不起,对尼尔先生说了谎。”

  “……”

  “喂。就别责备他了吧。”白之书在一旁帮腔――它虽总和凯尼吵得不可开交,却对埃米尔格外温柔。

  “……我知道。”

  尼尔的沉默不是出于愤怒,而是如梦初醒般的错愕。他仿佛刚刚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处,自己面前的人是谁。就像置于神话之森,甚至不知自己是何时入梦。

  是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约拿刚刚失踪时,他去往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和村庄,然后每当他回来,都会将那些地方的见闻讲给无法外出的埃米尔听。那时他虽焦虑,却心怀希望,总相信明天就能打听到魔王的消息,带妹妹回家。但是一周过去,一个月过去,一年过去……他依然没有打探到丝毫关于妹妹的线索。他变得失落,变得沉默和偏执,很少再与埃米尔或者其他人交谈。有时,他能够感到埃米尔试图向自己搭话、调解他心中的苦闷,至于自己是如何作答的,早就没有印象了。  

  他想,自己一定有什么正在被消磨。约拿下落不明,凯尼和时间一同被封印在石下。只有他一直在成长,在改变。某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不受控制地飞速长高,面庞显出成年男性的冷峻线条。死在他剑下的魔物无以计数,而月泪花已经漂满了整个池塘。


 “我知道,我能为尼尔先生做的事情很少很少。”埃米尔低着头,握着衣襟的手紧了紧又松开,“我既不像凯尼小姐一样擅长战斗,也不像白先生一样会不可思议的魔法,调查一直没有进展……也清楚尼尔先生一直在勉强自己。但是,尼尔先生,请多依靠我一些吧。别看我这样,身体可是很结实的,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得过病,说不定比尼尔先生还健康――啊,不过这样的话,下次那个谎话就用不上了呢。还有,虽然看不见,但是感觉很灵敏,并不亚于常人。还有还有,尽管控制起来有点难,不过我的眼睛姑且也算很强力的武器,如果遇到危险,请让我……”

  如今他从梦中醒来。那时的自己究竟在看着谁?自己将那个影子与谁重叠在了一起?――自己的妹妹,年少的自己,和凯尼的回忆?不,都不对。那一定,只是……


  “埃米尔。”

  尼尔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埃米尔的头发。

  “尼尔先生?”

  “谢谢。”

  “不,不客气。当然,我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如果――”

  “谢谢你,”青年说,“握住我的手”

  男孩先是一脸讶异地抬起头,看上去像要哭了。但是最终只是撇了撇嘴,强忍着把眼泪憋了回去,努力对青年微笑起来。

  “不客气!尼尔先生……”男孩回答。


  那一定,只是自己无法继续承受失去的东西。


  塞巴斯钦已经回到馆中,并为他们备好了早餐。当然,塞巴斯钦的离去也是埃米尔的安排。因为若执事留在这里,尼尔便没有理由留下。也许是因为昨天没有胃口,加上从中午起便没有进食,导致尼尔早餐时胃口大开,吃得比平日还要多上一些。直到埃米尔说要将蛋黄派让给他,并说“今天的尼尔先生,像凯尼小姐一样能吃呢”,他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了嘴。

  用过早餐后,尼尔和白之书一同与二人告别。执事在门内向他们行礼,埃米尔则卖力地向他们挥手道别,说自己一定会继续努力寻找接解除石化的手段。

  尼尔点点头,正打算离去。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叫了男孩的名字。

  “埃米尔。”

  “是,尼尔先生?”

  “你觉得我和以前……不同了吗。”

  “在吾看来,还是一如既往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呐。”

  “小白闭嘴。”

  “这就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埃米尔被二人的对话逗笑了。

  “虽然不知尼尔先生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在我看来,尼尔先生一直是尼尔先生。啊!不过……”

  “不过?”

  “一定……变得比初遇时更帅气了吧。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感觉一向很准!”埃米尔一脸得意,“说不定凯尼小姐看到现在的尼尔先生,会被迷倒呢!真好啊,我也想看……”

  “嗯。……是嘛。原来如此。”

  青年垂下眼帘,无声地弯起唇角。


  “小白,接下来我们要去的,是怎样的地方?”

  “根据记述,是个工艺品相当发达的城市。尤其是以加工海玻璃为主的海边工艺品集市――”

  “是嘛。那么,等打听到约拿的消息,就顺便绕去那里看看吧。”

  “可以是可以。怎么?”

  “给埃米尔带点谢礼回去。那家伙,喜欢漂亮的东西吧?”

  “嗯……说的是啊。就这么办。”

  

  待推开铁门,发现果然如他所想,是万里无云的晴天――一个适合踏上旅途的好日子。


-FIN-


【2自】

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尼尔的埃米尔,和约拿失踪、凯尼被石化后,第一次看到埃米尔的尼尔的故事。

不管是认为失去凯尼和约拿后不能再失去埃米尔也好,还是对埃米尔和那些形象重叠也好,都来自于公式。

海玻璃是,经过海水和时间的打磨而变得光辉灿烂的事物。但是本质却没有改变。

点阅愉快!


别管这文儿怎么样了有同好的话来找我聊一聊吧!当然如果给我感想我会很开心。那么下篇再见XD

閑事燒紙,要事挖墳

[NieR RepliCant] 世界正在崩毀

目錄

本文已收入同人誌

I.

他好像忘記了很多東西。

隨著時間流逝,記憶也漸漸遠去。

一點、一點的消失,無影、無蹤。

面對著失去重要的事物,他無法阻止,只能無力的讓本已經空蕩的心更加空虛。

他彷彿記得,在初次失去那時,很悲傷,很悲傷。

但是,現在他連名為悲傷的心情也失去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仍然活著。

——無法挽留。

II. 

他走到早己毀滅的村子,在進入的路口處,通道己然倒塌,他連追憶那空無的深谷也不能。

石塊下隱約見到一小段路軌,沒有伸延。

他轉身,看向那片無邊際的天空,昔日陰天時的淺灰,相對如今,竟然是那麼的討好。

天空是深灰色的,好像積壓著什麼,快要壓下來似地,奪走這個不堪的世界。

他有個模糊的印象,...

目錄

本文已收入同人誌


I.

他好像忘記了很多東西。

隨著時間流逝,記憶也漸漸遠去。

一點、一點的消失,無影、無蹤。

面對著失去重要的事物,他無法阻止,只能無力的讓本已經空蕩的心更加空虛。

他彷彿記得,在初次失去那時,很悲傷,很悲傷。

但是,現在他連名為悲傷的心情也失去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仍然活著。

——無法挽留。





II. 

他走到早己毀滅的村子,在進入的路口處,通道己然倒塌,他連追憶那空無的深谷也不能。

石塊下隱約見到一小段路軌,沒有伸延。

他轉身,看向那片無邊際的天空,昔日陰天時的淺灰,相對如今,竟然是那麼的討好。

天空是深灰色的,好像積壓著什麼,快要壓下來似地,奪走這個不堪的世界。

他有個模糊的印象,過去,這裡好像生活著什麼兇猛的生物,白色的。

他突然有點懷念。

啊,原來懷念的情感依然存在。


金屬的高聳支架橫躺在地上,他記得上面有個由金屬構成的世界。

無機的生命也許繼續存在著。要去確認麼。

但他害怕著。

——害怕發現原來他跟那些無機物是相同的。



III.

他走過山麓的小路,往左,一直被石頭堵塞的通道再次出現,他沿路向前行,水中心那座神殿崩塌成一堆瓦礫,那連接往不知名地方的空間大概也不見了吧?

他沒有走下石梯進一步確認,回到剛剛的山間,水潭已經乾涸,龜裂成一幅破碎的圖畫。

草漸漸稀疏,變為遍地黃沙,一片荒涼的景象。

沙裡再沒有蝎子跳出來,墓地和塔也埋沒有沙土下。

那個沙漠中的堡雕,鎮守的大門失去蹤影。他站在入口不遠處的石階上,看著眼前沒有人聲的城市,乾燥的風夾雜著細粒的沙子吹來,他隱約想起,好像有誰在這裡失去了重要的人。

是誰呢。

他想了很久很久,也想不起來。

不繼續逗留在這半淹沒了的地方,他往暴風中走著,趁還記得沙塵後還有一個地方,過去看看能不能憶起什麼。

入口宏偉依然,帶著一點不詳的氣氛。門內的沙瀑布停止了流動,本來已經有點崩塌的建築,現在甚至看不出它的原形。

這裡,以前到底是什麼。

他不知道,他的記憶就如這裡一般,拼不回一幅景象。

——也許自己也失去了什麼。



VI. 

他走到海邊純白的街道,以往一幢幢連綿海岸的房子殘破不堪,蒙上一層灰色的塵埃;街上的水道和小池流著腥紅,黑褐色的污穢灑在牆上,卻不見任何屍體。

他抬頭,塔的主人己逝,建築物終於隨她而去。

沙灘彷彿未曾改變,然而失去生氣的感覺卻難以言明。

水平線上的淡藍和下的深藍,已變成一片死寂的灰,不能分辨。

不知哪方會先被吞噬。

——正如他這個苟延殘喘的軀體。



V.

他走到這個讓他充滿思念的村子,雖然記憶已失去泰半,但在這裡,卻可以喚起一點點殘餘的感情。

一點感動,一些開心,一絲溫暖的、無以名為的什麼。

也許往日這裡是一個美麗的地方,綠草如茵青蔥氣息配上規則的水車運轉聲。

這裡有一座紅磚房子殘骸,他在那旁邊,看到了一朵白色的花。

彷彿是在這個邁向死亡世界中,僅餘的一點美好。

他突然有點想哭,可是,淚水卻流不出來。

他記得有些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存在,可是,他卻想不到那是什麼。

他好希望能夠記起來,那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可是,已經失去太久了,時間抹去了他的所有。

他甚至忘記了自己活著多久。

如果能跟隨他們而去,那多好。

如今卻只剩下自己一個,一切都消失了、壞掉了。

那麼,就讓一切都毀滅吧,那麼,被世界遺下的自己也能消失吧。

若還要從他手中奪去什麼,請奪去自己的存在。

不論是世界毀掉自己,還是自己毀掉這個世界。

崩 壞 殆 盡。



END





看到公式書說就算世界所有人死光,但EMIL都不會死有感而發……



另,求勾搭勾搭勾搭勾搭勾搭勾搭勾搭勾搭!!!

无色透明

[NieR RepliCant]白之书的烦恼[Emil]

#虽然看起来像是白之书XEmil,但本质上还是NierXEmil的,真的(真诚)#

#严重OOC注意#

仔细想想,六号事件是在2026年,当时Emil和姐姐是10岁。

而游戏开头、Nier他们相遇是在3465年……

……………………………………

1400岁的老正太啊!!!(';°;e;°;)

千年萝莉的设定见了不少也觉得很带感,可是放到Emil身上我真的有点……捂脸

虽然表面上怎么看都是个体贴又懂事的少年(?)罢了。(´;ω;`)


1.

睿智而伟大的白之书最近有了一个烦恼。

“白さん……”Emil坐在断了一半的石墙边缘,百无聊赖地荡着...

#虽然看起来像是白之书XEmil,但本质上还是NierXEmil的,真的(真诚)#

#严重OOC注意#

仔细想想,六号事件是在2026年,当时Emil和姐姐是10岁。

而游戏开头、Nier他们相遇是在3465年……

……………………………………

1400岁的老正太啊!!!(';°;e;°;)

千年萝莉的设定见了不少也觉得很带感,可是放到Emil身上我真的有点……捂脸

虽然表面上怎么看都是个体贴又懂事的少年(?)罢了。(´;ω;`)




1.

睿智而伟大的白之书最近有了一个烦恼。

“白さん……”Emil坐在断了一半的石墙边缘,百无聊赖地荡着腿。“¥#%@&这种事,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看到白之书的反应,Emil转动圆圆的脑袋,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白さん?没事吧!”

“没、没事……”白之书有点尴尬地抖了抖书页,下意识地往后飘了一点点。“Emil你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

Emil也终于到了这种年龄了吗!白之书感觉自己并不存在的胃袋缩成了一团。可是一般不是该从“爸爸妈妈我从哪里来啊?”开始问吗…… Emil你的初始等级会不会挑战得高了一点啊?

“唔……因为之前Kaineさん说……”Emil困惑地垂下头,看起来心情有点复杂。

“——内衣女你这混蛋……”

都教了小孩子些什么啊!!!你的脑袋里也长着@*¥#@吗?!

“诶,不是Kaineさん的错啦!”Emil慌慌张张地否认。“白さん先不要生气了……”

“哼……”白之书看着Emil不知所措的神情,无可奈何地放软了态度。“嘛……总之这不是什么好事,是只有内衣女那种无耻的大人才会做的,Emil你千万不要学她!”

“可是……”Emil迟疑了一下。“Kaineさん说,¥#%@&是和喜欢的人做的事……原来是不好的事吗?”

“啊……”白之书一时语塞。内衣女倒难得做出了点负责任的发言——可这种教育从根本上就错了好吗!“恩……总之,这种事对你来说还太早了,等你找到喜欢的人了再做吧~”

“诶、找到喜欢的人以后就可以做了吗!”Emil的眼睛里放出兴奋的光彩,一脸憧憬。

“这……”白之书一头冷汗。“呃,也、也没什么不好吧?”

“太好了!”Emil像是得到了什么奖励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会努力的!”

等……你这家伙,不会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2.

高贵而威严的白之书最近有了一个烦恼。

Nier和Kaine去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据说任务地点是一个被诅咒的村子,会吸噬一切魔法,哪怕只是和魔法扯上关系的东西,只要踏上那片土地,变会化成沙土一般的灰烬。

于是它和Emil两个魔法要员难得地留下看起了家。当然,说是看家,可Emil连村子都进不去,他和Kaine的家也没什么好看,所以现在白之书和Emil只不过是坐在路边发呆罢了。原本Nier要Kaine也一起留下来,可是她坚称自己的能力是来自于魔物,和她本人没什么关系,硬要和Nier一起去……也罢,那个内衣女像不死之身一样强悍,一点点诅咒应该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吧——白之书没头没尾地想着。

……不不不、现在可不是烦恼什么诅咒的时候!白之书瞄了瞄旁边的Emil,少年——至少内在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这里的“未经人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正跟没事人一样地读着Nier帮忙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至少现在安全了。白之书在心中松了口气。总之现在就趁着Emil看书的时候好好休息一下,等Nier他们回来再说……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原本看得聚精会神的Emil从书里抬起了头,似乎在困扰什么一般地叹了口气。

…………………………

“白さん……”该来的还是会来。Emil把脸转向白之书这边,毫无意外地开了口。

“恩?”白之书秒答,努力无视自己刚刚一瞬间高到几乎破音的语调。

“白さん有喜欢的人吗?”

“…………”

——Nier你都借了什么奇怪的书啊?!爱情小说吗?

“这个……可能有过吧。你也知道,我被Nier那臭小子胡乱叫醒之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啊,也是呢,抱歉。”Emil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什么啦,不用在意。”白之书心不在焉地回答道。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个纤细却坚强乐观的身影,让他感到心烦意乱。

回过神来Emil已经把脑袋埋回书里去了,白之书这才想来起去思考他刚刚的问题。

诶,不、不会吧…………

Emil,你小子……

 

……难道喜欢我吗?!

 

 


3.

神圣而不败的白之书最近有了一个烦恼。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漂浮在空中的云已经变成了金黄色,Nier和Kaine还是没有回来。

Emil的书似乎已经读到了最后几页,而且一味逃避也不是个办法——白之书焦躁地思考着。虽然很想把这事推给Kaine和Nier,但是那两个笨蛋不知道会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为了Emil的心理健康考虑,也应该把该说的话先说清才对。

而且,他刚刚的问题……

——不不不不不。白之书抖了抖浮在空中的身体,飞快地否定着自己。这太荒唐了,先不说性别问题,反正我们这里除了Nier也没有正常人……

……可我是本书啊!!!!!!!!!!

白之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与此同时,Emil也终于读完了书的最后一页。他合上膝盖上的书,抬头刚好看到在一边像着了魔一样抖来抖去的白之书。

“诶,怎么了白さん?”Emil一脸疑惑,担心地问道。“这样飞来飞去的很危险哦,当心撞到……”

墙。白之书吓了一跳,还未等他说完便用自身行动补完了这句话。

“咳咳。”白之书从慌乱中镇定过来,定了定神,理了理凌乱的书页,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下作为大人岌岌可危的尊严——

“Emil,关于你之前问我的问题……”

“哦哦,白さん喜欢的人吗?”Emil再次兴奋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等着接下来的对话。

“呃,不是,是那之前……”

“诶,¥#%@&的事吗?”听到不是关于恋爱的故事,Emil多多少少有点失望。

“咳、对,就是关于这个。”白之书拼命保持着镇定。

……原来教育小孩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我之前啊……虽然跟你说¥#%@&是件坏事。但是……咳、怎么说呢。我之后不是说,要找到你喜欢的人……恩……总之就是那个、如果是和喜欢的人做,那其实是件好事吧。只要对方是可以信任的人就行了……”白之书吞吞吐吐地絮叨着,感觉自己正透支着接下来整整十年的威严。

“恩,我知道啦,嘿嘿。谢谢你白さん。”Emil天真无邪地笑起来。

接着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若有所思地看着Nier和Kaine离开的方向。

“白さん,你说,Kaineさん是不是喜欢Nierさん呢……”

……等等。

“Nierさん应该也是喜欢Kaineさん的吧?Kaineさん那么漂亮,又总是很可靠……”

……你给我等等啊啊啊啊!

“他们两个,应该是彼此信任的吧。”

那一刻白之书在心中默默发誓,他愿用接下来二十年的威严,来换Emil停止接下来的提问。

正千钧一发的时刻,事情的始作俑者却表情一变,兴奋地弹了起来,对着远方挥起了手:

“Nierさん——!Kaineさん——!欢迎回来!”

白之书没有心情去眺望归来的二人,只是狼狈地舒了一口气。

“啊,对了,白さん。”Emil突然笑眯眯地把头转回这边,一脸纯真。“如果我找到了这样的人……”

……不要……

“你……”

……不要用这样纯洁无垢的眼神看着我啊啊啊!

 

“可以教我¥#%@&的方法吗?”

 



——睿智而伟大,高贵而威严,神圣而不败的白之书,最近突然为自己是个不堪的大人这件事,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之中。


无色透明

[NieR RepliCant]肖像画[Emil]

虽然看起来像是KaineXEmil……但实际上应该还算是很没有存在感的NierXEmil吧(笑

在翻过去的制作人访谈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说到这个游戏净是坏结局,齐藤评价道:

“但也有一些被拯救的人呢……特别是Emil。”

记者:“Emil那个样子,应该是获得永生了吧?”

横尾:“没有去死的理由的话,应该不会死的吧。”

记者:“在Nier和Kaine不在了以后也会一直活下去呢……多少有点难过啊。”

横尾:“硬要说的话,那家伙看起来更像是‘会增殖’的样子吧(笑“

——读到这里的我,在因为横尾对”晴天娃娃“Emil开出的玩笑喷笑之后,一瞬间产生了杀意寄刀片的念头。

真谢谢...

虽然看起来像是KaineXEmil……但实际上应该还算是很没有存在感的NierXEmil吧(笑

在翻过去的制作人访谈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说到这个游戏净是坏结局,齐藤评价道:

“但也有一些被拯救的人呢……特别是Emil。”

记者:“Emil那个样子,应该是获得永生了吧?”

横尾:“没有去死的理由的话,应该不会死的吧。”

记者:“在Nier和Kaine不在了以后也会一直活下去呢……多少有点难过啊。”

横尾:“硬要说的话,那家伙看起来更像是‘会增殖’的样子吧(笑“

——读到这里的我,在因为横尾对”晴天娃娃“Emil开出的玩笑喷笑之后,一瞬间产生了杀意寄刀片的念头。

真谢谢你啊Emil真粉横尾桑!(╯‵□′)╯︵┻━┻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梗……与其说是梗,不如说是单纯的发泄吧。

游戏结束之后NieR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1.

Emil第一次仔细环顾Kaine家里的模样,是在认识她的第五年。

从前虽然也来找过她几次,可那时的他还……

——不,现在不应该想这个。Emil攥紧手杖,第一时间赶跑了心中消极的念头。

你看,变成这样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啊……Emil像个找到宝藏的孩子一样,兴奋地把目光扫过帐篷内的每一个角落,细数着那些自己曾经在黑暗中暗自描绘过细节。

“你以后都要睡在这里的,有的是时间观察,到时候可别嫌腻了啊。”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Kaine语气轻松地说道。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鼓励他吧?

“恩,谢谢你Kaineさん。” Emil习惯性地牵动嘴角,这才想起现在的自己大概做不出微笑的表情,于是他在空中打了个轻快的旋,来表达自己受到安慰后愉快的心情。

——这也太浮夸了。他旋即后悔起来。又不是什么法系使魔之类的跟宠……

Kaine毫不在意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不再去管Emil,坐下来自顾自地擦拭起了她的双刀。

——Kaineさん虽然嘴上总是很不饶人,其实非常细心,是个体贴的好人呢。Emil充满感激地想着。看来要适应这个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

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某个东西,让他暂时忘记了刚刚的尴尬。

那是一副奇妙的、朝气蓬勃的画,画画的人生涩地在纸张上涂抹着各种艳丽的色彩,几乎分辨不出画的内容,笨拙却不可思议地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画的边上是一个白色的花环。被小心风干的花朵仿佛刚刚绽放一般闪着晶莹的光泽,优雅地盘在一起,安安静静地搭在画的一角上。

“画是个好东西。”原本正聚精会神地检查刀刃的Kaine突然开口了。她放下双刀抬起头,和Emil看向同一个方向。“可以把重要的东西一直留在身边。”

“有点不像是Kaineさん的风格呢。”Emil圆圆的脑袋上依然没什么变化,不过他的语气已经充分表达了惊讶之情。

“哼。”Kaine也有点别扭地把头扭向了一边。片刻之后她突然站起来,弯着腰在柜子里翻找了半天,然后把一个盒子塞到了Emil手里。

“诶,这是……?”

“蜡笔。很久之前别人给我的,反正我留着也没用,你拿去打发时间吧。”说完Kaine便飞快地转身回到之前的位置,以惊人的手速磨起了刀,整个房间顿时充满了铁块“噌噌”的摩擦声。

……是在害羞吗?Emil一时摸不着头脑。              

Kaine依旧抿着嘴,表情上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啊……是我的错觉吗。Emil歪歪头,仿佛没察觉到Kaine的窘迫一般,用一如既往的明朗声线问道:

“Kaineさん……”

“噌……噌……噌……”

Kaine的脸似乎更红了。

“那幅画,是你画的吗?”

“…………”

Kaine的动作停下了。原本被尖锐的磨刀声充满的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房间里的两个人一动不动,好像时间和空气一起凝固了一样。

“反正没有任务的时候也没什么事做,机会难得,尝试一下新的爱好也没什么不好吧?”

话题发生了微妙的转变,Emil很快就意识到了Kaine指的是什么。从前他还在那个洋馆里蒙上眼睛生活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事情可做,便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琴房里,用弹琴来消磨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的时间。

不过他并不讨厌钢琴——不如说,那时的他近乎沉迷地依赖着那种感觉:手指按下琴键时踏实而充满活力的触感,每一个动作都会产生不同的旋律,交错排列,宣泄着不同的故事,简直像某种语言一样。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些音符从指间缓缓流出的时候,他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想很多——那些或美好或悲伤的、与他无关的故事。

这片刻的遗忘,让他感觉无比安宁。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

有人温柔地对他说,Emil就是Emil。还有人坚定地告诉他,他的能力绝不是罪恶。

而且……

Emil再一次转着脑袋,带着近乎感激的心情环视着周围的一景一物。

以前他曾无数次幻想,某一天,可以用不会再伤害他人的双眼,去看各种各样的事物。

——那么就从今天开始……

Emil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打开手上的盒子。五颜六色的蜡笔整齐的排在一起,长短不一,那些使用过的痕迹让他莫名地有点感动。

——培养新的爱好吧?

 

 

 

2.

绘画这件事,似乎比Emil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开始的时候,Emil看着自己笔下歪歪扭扭、完全看不出本体的“图形”,总是会沮丧得撅起嘴来。他还没有完全习惯用双眼去观察世界,更不要说把眼底映出的景象记录在纸上了。

听说Emil开始画画,Nier也开始在帮他从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捎上几本绘画相关的书籍。不过他自己也不是很懂绘画,所以带来的大多是一些复杂难懂的专业书,或是令人咂舌的精美画集。

Emil不是不理解他在选书时“这本书好像很厉害,一定能帮到Emil!”的那种心情,每次收到新书的时候也会从心底泛起甜蜜的喜悦之情——可他不得不承认,书本和现实那种隔着次元之壁一般的差距,多少让他更加沮丧了。

“我觉得你很有天赋啊。”Kaine这样安慰Emil。“对于初学者来说画得已经很好了。”

Emil感动得拼命点头,虽然他也不知道从家里摆的那幅画来推测,Kaine标准的“画得已经很好了”到底算不算正面评价。

“……画画这种事,本来就急不得的。”终于看不下去的白之书这样开导Emil,并给出了决定性的建议。“先从最基本的线条开始一点一点练习,再到简单的东西,观察他们的形状,每一部分之间的关系,光线带来的颜色变化……总之先从小东西开始画起吧?”

“不愧是白之书さん,谢谢你!”Emil飞快地打起了精神,恢复了平时那种开朗的语气。

“循序渐进,慢慢来吧。”白之书对自己的这份沉稳可靠感到十分满意。“你还有的是时间呢。”

 

 

 

3.

从那之后,Emil就养成了每天画一幅画的习惯。

白之书的建议确实十分有效。开始的时候Emil只是画一些最简单的东西——一朵落了单的野花,桌子上摆着的陶制杯子,中午吃过的颜色有点奇怪的苹果……

接着他发现,就连稍微复杂一些的东西,自己也能画到及格的程度了。是不是和弹琴也有点相似呢?手腕在不知不觉间记住了那些动作,即使不刻意去思考身体也会熟练地动起来。

某天在他对着远处的断桥画到快结束的时候,Kaine不声不响地走进了帐篷,在他身边放了一个大大的盒子。

“Kaineさん,这个是……?”Emil不解地抬头看她。

“随便捡来的,那些画过的画,不收起来的话有点可惜吧?”

“哇……”Emil激动得声音微微颤抖,这回是真心实意地弹了起来,开心地抱住了Kaine:

“谢谢你Kaineさん!”

“哼,少占便宜了你这小鬼。”Kaine并没有掩饰脸上的笑意。

 

 

 

4.

从那天开始,Emil开始有意识地选择自己所画的内容。

画是个好东西,可以把美好的东西留下来——于是他也想记录那些他所见到的美好的、重要的东西。

在那之后的一天,当白之书无意中瞄到Emil笔下的自己的时候,惊得在空中连晃了两圈:

“Emil这是你画的吗?!进步得也太快了吧!”

洋馆中的小少爷难道都自带了什么隐藏的艺术加成Buff吗?!

“嘿嘿……”Emil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只是静物比较好画的关系啦……”

——静、静物……白之书决定无视这种微微受伤的感觉:“真的,你很有天赋啊,比某个粗鲁的内衣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Kaine在一边狠狠地瞪了过来:

“信不信我把你剪成#¥%@*样式的窗花贴到村口的大门上去啊?你这个*$¥*&%#!”

听到这边的骚动,Nier也好奇地把头探了过来,然后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画得真好啊!Emil你以前真的没有学过吗?”

“嘿嘿,谢谢你Nierさん!”Emil害羞地笑起来,所幸现在的他并没有脸红这个功能。

“画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肖像画也没问题了吧?Emil真是厉害呢。”和一边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位不同,Nier一脸真诚,坦率地称赞道。

“肖像画啊……”Emil若有所思地重复着Nier的话,语气中透着一丝憧憬。

——把重要的东西一直留在身边……吗。

Emil的脸又不存在地红起来了。

——好像也不错呢。

 

 

 

5.

又是某个安详的中午。

连着下了三四天的雨,正当Emil担心这样下去纸张会不会受潮的时候,阳光适时地穿过云层照了进来。Emil探出头去,这才发现乌云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雨后新鲜的湿气和正午阳光的温度混合在一起,让他感到十分惬意,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Emil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坐到了凳子上。

——今天画点什么好呢?

他懒洋洋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Emil到现在依然保持着每天画画的习惯。积攒下来的画作越来越多,最后简直到了占地方的程度。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处理”掉一部分……可不管哪一张记录的都是十分宝贵的人和事,无从选择也无法割舍。

画得多了,有时候也会产生今天这种“到底该画点什么好?”的烦恼。

不过他依然十分热爱绘画。这让他多少想起了从前、自己整天坐在琴房里的时候——不过跟那时的感觉完全相反。比起当时那种逃避现实一般的遗忘自我,画画的时候他可以感到回忆正一点一点地从脚底涌上来,缓缓地堆积直到头顶,整个人都被温暖的亲切感包围着。手中的笔在纸上留下各式的痕迹,渐渐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描述着某个令人怀念的故事,或是某个无比重要的人。

——就像某种语言一样呢。

专注于绘画的时候,他满心所想的只有自己所描绘的美好事物,这种幸福感让他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新的依赖。

Emil对着画布发了一会儿呆,脑中还是一片空白。是不是天气太好,人也变得困倦起来了呢?他茫然地环顾四周,想要找出一点灵感。

Kaine正一如既往地擦拭着她心爱的双刀。旁边坐着的Nier似乎在和Yonah下棋的时候陷入了苦战,正纠结地皱着眉头。坐在他对面的Yonah刚好迎上Emil的视线,笑嘻嘻地向Emil挥着手……

Emil也忍不住在心中微笑起来。

接着他把目光转向自己的另一边。白之书靠在墙边,应该是不小心睡着了,正没形象地半敞着书页,好像还在打呼噜。

——恩,不如今天就画……

Emil放下笔,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画到深夜了。他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肩膀——或者说肩胛骨,再次伸了个懒腰……

再不睡可不行了呢。

于是他站起来,最后一次依依不舍地环顾四周——

各式各样的画作像图书馆里的书籍那样高高地堆积排列着,层层叠叠围绕在他身边,多得看不到尽头。所有的画都被防雨布小心地遮盖起来,颜色不一的布料彼此拼接连在一起,从上方看去,仿佛一片令人炫目的海洋。

哪怕只是一张一张翻过去,也要花掉一个人一辈子的时间吧。

——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Emil一边这样想一边打着哈欠爬上了床。

“晚安。”

他向着画中的伙伴们、这样自言自语地说道。

有风从堆积成山的画作中穿过,发出细细的呜咽声,像是在回应他。

 

半梦半醒之间,Emil又想起了Kaine曾经对他说过的那番话。

 

 

——“画是个好东西,可以把重要的东西一直留在身边……”

 

——“可以让重要的人永远活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